•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道家精神专一

《顶批金丹真传》之我见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高帅     时间:2015-03-05 09:28:51      繁體中文版     

本来《金丹真传》的篇幅不算很长,内容也不算多,后来有了济一子金溪傅金铨的顶批、圈点、醒要后,该书的内容有所增加。

《顶批金丹真传》的内容,大致由三部分构成,一是原作者的文章,二是孙氏兄弟的序言,再就是济一子金溪傅金铨的穿插其中的顶批。

《金丹真传》正文,含有钟吕派、三丰派的金丹真传内容。而《顶批金丹真传》的顶批者,其杜撰意图显然。

本文择要分析《金丹真传》的正文大意,试图对《金丹真传》正本求源,告诉大家一些传统金丹文化的基本道理。

一、《金丹真传》正文作者与其金丹文化思想传承溯源。

《金丹真传》署名是长冶孙汝忠、以贞著,济一子金溪傅金铨顶批、圈点、醒要。也就是说《顶批金丹真传》一书的内容,主要出自孙、傅二人之手。而我们通过仔细阅读《顶批金丹真传》的内容,发现该书的序言与正文,在遣词造句、语气及文学素养上,很容易看出,序言和正文,不是出自一人之手,不能相提并论。

我们知道,真正一篇好文章的序言,一定是围绕正文来介绍其中的基本思想的。可《顶批金丹真传》的序言,意在编排神秘的家传衣钵故事,根本不能对其正文,做出合理的、有突破性的陈述,他们串用了正文的一些金丹术语,却无法解释这些术语的简单含义。且序言的语句,显得粗糙不堪,对比正文,简直可以说是俗不可耐。还有傅金铨氏的所谓顶批,更是隔靴搔痒,荒谬的很。

也就是说,《顶批金丹真传》的正文,如果是孙汝忠写的话,则其序言,当是书成之后,对原著的着重介绍,它们的文笔、风格应该一致。且文章的序言,理应是一种文章摘要,遗憾的是《顶批金丹真传》的这些序言,是无力解释正文的大意的。这不得不让人疑窦丛生,怀疑《顶批金丹真传》的顶批是一个人,序言作者跟顶批者,他们的文化水平相当,或是同一人。正文作者,当另有其人。

带着这样的疑问,让我们产生对《顶批金丹真传》的原著者的情况的探寻兴趣。

目前,我们只有从《金丹真传》序言的陈述,以及正文阐释的金丹文化思想,这两个方面,去窥探作者的基本传承和修真经历。

《顶批金丹真传·玄珠第八》说:“若问玄珠妙用,神仙复做神仙。广施阴德满人间,勅赐金书玉简。玄座宝珠一颗,吞来羽化翩跹。潇然脱迹武夷山,飞入蓬莱阆苑。”。作者在讲羽化飞身的丹诗中说:“潇然脱迹武夷山,飞入蓬莱阆苑。”。这句“潇然脱迹武夷山”印证了原作者的生活地点——福建武夷山。

《顶批金丹真传·修真大略》中说:“夜来枕上细思量,春去花前忙警醒。读《仙佛同源论》,始识正途;玩吕祖《敲爻歌》,庶知序次。若差一纸,应隔万山;谨布片言,用规同志。”。原作者说自己是“读《仙佛同源论》,始识正途;玩吕祖《敲爻歌》,庶知序次。”的。

这段话,既道明了他的修真经历,先是糊涂学道,后因读赵友钦《仙佛同源论》,而获得真知灼见的修真转变过程。他的金丹文化的修真次序,说是通过透彻理解了吕祖《敲爻歌》后,才明白的。在这里,作者对他的识别正途,也就是真传,知火候次序的出处,都作了明示,这些经历,是值得当代喜爱金丹文化的朋友们,去细细咀嚼,慢慢品位的。

《金丹真传》的思想源泉,主要得益于赵友钦。历史上的赵友钦,字子恭,号缘督,人称缘督先生,江西鄱阳人,元代数学家、天文学家、道学家、古代卓越的科学家。史实记载,赵友钦有注《周易》数万言,著《革象新书》、《金丹正理》、《盟天录》、《推步立成》、《仙佛同源论》等书。

因赵友钦是一个学识渊博的传统文化大家,《金丹真传》的金丹文化思想,才有了这样的学术渊源,也足以说明《金丹真传》的文化价值还是相当的高的。

从这些分析,大略可以判断出《顶批金丹真传》的作者的生活年代,是晚于元代赵友钦。文化传承主要源于《仙佛同源论》和钟吕派。文章间接告诉我们,他早期的修真,是落于常见的二流丹道的道术层次上去了,只因后来读了赵友钦的《仙佛同源论》,才有了跟吕祖“因看崔公《入药镜》,令人心地转分明”一样的印心经历。

故《金丹真传》的金丹大道修真次序,修真的层次结构,是直接源于吕祖《敲爻歌》的“三铅”思想。

《金丹真传》原作者的生活年代,金丹理论源泉,在他的正文中,都有十分清晰的、真实的钟吕派金丹文化痕迹。

《顶批金丹真传·葫芦歌》中还这样说:“修行人,要识货,赤县神州选九个。骊山老母整坛墠,无生老母登宝座。赐灵丹,珠一颗,吞入腹中命在我。”。这里的“骊山老母”一说,也是指的钟吕派的修道地点,“无生老母”的口号,相传跟白莲教有渊源。这里意在表达作者的金丹文化源头,是源于终南山、骊山的钟吕派一系。

《葫芦歌》中还说“这葫芦,价千金,自古仙佛不敢轻。有缘若遇真传授,共作龙沙会上人。”。《金丹真传》有两处在讲“共作龙沙会上人。”。大家知道,道教龙沙派,属于历史上的道家金丹文化钟吕派传承的分支,正文有几处都隐隐约约都告诉了我们,《金丹真传》这一支,似乎跟龙沙派有直接的关系。

由此看来,《顶批金丹真传》的作者的生活年代,是在元代赵友钦之后,他的修道地点,是在福建武夷山,他的金丹文化传承,属于钟吕派的分支——龙沙派。而龙沙派一支鲜为人知的原因,或许跟宋以后的白莲教有关。

二、关于《顶批金丹真传》中的钟吕龙沙派金丹修真次序节要。

《顶批金丹真传》的金丹文化源头,从“玩吕祖《敲爻歌》,庶知序次。”一句,已经明确告诉我们,吕祖《敲爻歌》的金丹内容,才是《金丹真传》修真次序的源头。

《修真大略》说:“道有三候三关,法用九琴九剑;筑基须进气补血,炼己则烹汞成砂。”。这句话的重点,在于理解“三候三关”、“ 九琴九剑”的金丹隐语含义。

张三丰先生说:“修道者,其层次要知三关三候。大抵不外四言,无为之后,继以有为,有为之后,复返无为而已。”(《道言浅近说》)。

张三丰先生对“三候三关”的解释是:先是无为炼性,是一关;再从无到有的结丹,又是一关;再从结丹的有,进入到虚无的了性,也是一关;合为三关,也叫三候,属于三丰派的金丹修真次序。

《顶批金丹真传》中的修真次序,跟张三丰先生所讲的“三关三候”相同,但《金丹真传》没有张三丰先生在《道言浅近说》中讲解的全面而具体。

“九琴九剑”隐含的意思,是真心、道心,是源于河洛文化的西方庚位,河洛对应的阳数为9,预示的是真铅。故说:“法用九琴九剑”,也就是张三丰先生说的:“筑基时需用槖籥,炼己时还要真铅”的道理。

故作者接着说:“筑基须进气补血,炼己则烹汞成砂。”。这里的汞砂,也有内丹学特定的含义。

《金丹大略》:“采后天中先天,延年益寿;采先天中先天,证圣为仙。”一句说,“采后天中先天”的作用,是实现延年益寿;“采先天中先天”的成就,是黍米玄珠,可以证圣为仙。实际上比较清晰的讲解了金丹“了命、了性”是不同的两个修真阶段。

《金丹大略》:“丹本一乘,药分九品;结丹与还丹有异,癸铅与壬铅不同。”这一句,是承接上文的 “采后天中先天”是指的还丹。“采先天中先天”是指的结丹,前者叫“癸铅”,后者叫“壬铅”,分明指出了钟吕派“癸铅”、“壬铅”与“还丹”、“结丹”的区别,二者是我们修真过程中的两个不同层次的铅,修法、用法、过程均不一样。

《金丹大略》:“结丹之功,不在彼而在己;还丹之法,不由我而由人。”这句,是先要明白“彼我”这个常见金丹隐语,才能理解这句的含义。作者特别明示还丹是“以性求情”的道理,结丹是“情来归性”的道理。还丹先在彼,彼指白虎;结丹后在我,我指青龙。是讲解的取坎填离、龙虎交媾的结大丹层次。

《金丹大略》:“药论癸壬,癸不采而壬可采;丹分内外,内结丹而外丹还。”这句,讲了内丹与外丹的用法,直言得药与采药的层次是不同的。

《金丹大略》:“丹药玄珠,休猜一种;铅汞火候,不离三家。”这句,有批评某些人的强猜,不懂得还丹和结丹的层次的意思。故说“丹药玄珠,休猜一种。”,紧接着讲的金丹“三家相见”的结丹道理。

《金丹大略》:“修人仙,不过筑基得药,修地仙,必须炼己还丹。行满功完,玄珠始得;御空绝景,天仙乃成。口诀不载于丹经,火候难书于竹帛,得之者,即愚夫蠢子,立见丹成;昧之者,虽上智大贤,难凭臆度。细微节次,非真师不明;蹊径错杂,恐正法难遇,瞿昙不从地涌,钟吕岂自天来?电中光,石中火,何可久也?蜂之蜜,蚕之丝,焉用为之?夜来枕上细思量,春去花前忙警醒。读《仙佛同源》论,始识正途;玩吕祖《敲爻歌》,庶知序次。若差一纸,应隔万山。谨布片言,用规同志。”

这段话很清楚的讲解了人仙、地仙、天仙是不同等级的仙,明明白白的讲解了这三种仙的划分,是按照修真的具体实证为标准的。

这里还强调了金丹修真的真师之重要,道明这一传承属于佛道双融的金丹大道文化。

这些“细微节次,非真师不明;蹊径错杂,恐正法难遇,瞿昙不从地涌,钟吕岂自天来?”等语言,均是比较浅显易懂的,故不逐一解读。

通过解释《修真大略》上面这段话,我们能够较清楚的看出,钟吕派分支——龙沙派的金丹文化思想,一是源于赵友钦的《先佛同源论》的;一是源于吕祖《敲爻歌》的修真次序的。文章还这样说:如果没有真传、真修,怎么实现龙女献宝珠,天仙驾翔鸾呢?(瞿昙不从地涌,钟吕岂自天来)?”

《金丹大略》的这些内容,完全跟张三丰先生的金丹文化思想相吻合。除了绝大多数金丹术语是相同外,龙沙派和三丰派的金丹内容,也是相同的。

三、《顶批金丹真传》顶批的“男女阴阳双修”内容,是对钟吕派“阴阳载接之功”隐秘思想的臆度。

《金丹真传》最吸引人的内容,是对那些穿插书中的“其用之时,神交体不交,气交形不交,男不宽衣,女不解带,敬如神明,爱如父母,寂然不动,感而遂通者,此也。”等隐含的金丹术语的猜测上。

顶批者臆度《结丹真传》蕴涵有一种独特而神秘的男女双修内容,这是极易让修真者去贪恋的男女阴阳互补捷径,故尤显神秘而神奇。经某些人推波助澜,导致《金丹真传》的内容,在近当代养生界,悄然兴起,而名声大噪。

我们认为,道家金丹文化的栽接之功,只要明白这些基础金丹术语,是很容易理解的。由于后世邪师,不得真传,出现顶批之类的男女栽接内容,是导致一些金丹文化爱好者,由于难以理解《道德经》、《阴符经》、《周易参同契》、《悟真篇》、《吕祖全书》等传统金丹文化经典的大道思想,受《金丹真传》顶批之流的暗示,而堕于男女双修的邪说淫辞中不能自拔。

《金丹真传》一书,就文章的整体内容来看,不算完整的金丹典籍,其中有精华也有糟粕,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特征,完全不是出自一人之手,可以看出,其中有三种语气的人,在自说自话。

《顶批金丹真传》的丹诗内容,是远不及《悟真篇》的丹诗思想的。就凭这几首比较朴素的丹诗,再加上著者的几篇批判旁门的文章,是无法传承钟吕派的金丹大道思想的。

《金丹真传》并没有济一子金溪傅金铨的顶批、圈点、醒要那样的神秘,如果从文章的金丹术语特征来判断的话,诸如:三候三关,橐籥玄关,鼎炉琴剑,采金花,器皿丹房,九琴九剑等术语,都是最常见于《张三丰先生全集》的金丹术语。可惜顶批者们,并不懂这些金丹基础术语的含义,是故胡乱一通的顶批,雷声大雨点小,以至于《金丹真传》的研究,走向虚玄神秘的歧途。

张义尚先生对《顶批金丹真传》情有独钟,他在《丹道薪传》一书中,对《顶批金丹真传》的评价,大有超越《周易参同契》和《悟真篇》的意味。以张义尚先生皓首穷经的金丹文化研究毅力,却无法对《金丹真传》作出适当的梳理,甚至有这样的过誉之词,足见当代道家金丹文化研究的模糊与艰难。

张义尚先生在《丹道薪传》中说:“道宗金丹之重要书籍,惟是《参同》、《悟真》,与吕祖、丰祖之作。但皆只言其理,从来举出首位层次者,惟此《真传》打破陈规,历历指示,故为金丹一途已得真师口诀者之唯一印证要籍。即未得口诀者,如能熟读深思,亦可作为访道寻师之指南,不致陷入盲师之胡乱指引而无法自拔也。”又说:“《参同契》、《悟真篇》、《入药镜》、吕祖、三丰著作,这些著作大都满纸铅汞水火,比喻说理的多,而未谈实事,且节次不明。惟孙汝忠《金丹真传》,把整个金丹功夫如画龙一般将全龙画出,只欠明师口诀指出实事,作最后之点睛而已。所以此道高明的老前辈说:‘若能经高人指示,了解《金丹真传》的内容,许你是人元金丹功夫的真知者。’”。

张义尚先生上面的一段话,让我们产生了这样的疑问:一是《顶批金丹真传》有假道真传的嫌疑,他未能将顶批者的东西剔除;二是他好像不清楚我国的修真文化的基本结构,故将《金丹真传》一书,说的比《周易参同契》、《悟真篇》、《三丰全书》还重要,这不符合常规。

张义尚先生说其它丹书没有讲明白真正的金丹文化,只有《金丹真传》讲清楚了,这在我们看来,这样的结论是值得商榷的。关于道家金丹文化,《金丹真传》的内容,是远没有张三丰先生等金丹文化大家讲的那样的具体,《金丹真传》中,一定是没有十分具体的下手工夫。

可以肯定地说,《悟真篇》里面讲解的金丹文化道理,跟《金丹真传》要丰富的多,《吕祖全书》对金丹大道的讲解,比《金丹真传》尤为细致完整,《张三丰先生全集》里面,就更是理法了。

通过以上分析,大家可以发现,《金丹真传》中对金丹火候次序知识的解释,相对其它二流丹书,是有价值的修真文化。而《顶批金丹真传》的序言和顶批内容,属于执着己身的伪劣部分。张义尚先生说的:“所以此道高明的老前辈说:‘若能经高人指示,了解《金丹真传》的内容,许你是人元金丹功夫的真知者。’”他这样看待《金丹真传》的价值,是有失偏颇的。要知道《金丹真传》的内容,不在于讲所谓的“人元”金丹,而是三元丹法、栽接之功,均已贯彻其中。若明白了《金丹真传》的隐语,理应读其它丹经,也是可以语一悟百的。其重点在于,大家如何正确理解那些金丹隐语的基础含义,才能理解其中的金丹文化大意,就不会有张义尚先生这样的故作惊人之语了。

四、道教金丹文化史上的“假道真传”和“真道假传”现象刍议。

历史上我国金丹文化,主要表现为“假道真传”和“真道假传”这两种常见现象。例如冒名张紫阳的《青华秘文》一书,就是为了达到假道真传的目的,著者欲以假的丹法,依傍真道,来实现沽名钓誉、欺世盗名的目的。

我们发现这篇《金丹真传》跟《青华秘文》的“假道真传”不一样,而是极有可能是某个后人,将钟吕派或张三丰先生的丹诗,稍作添加、修改或拼凑,从而改头换面,据为己有,成为一种“真道假传”的迷惑。因为丹诗的内容是真实不虚的,而序言和顶批内容,却是无关痛痒的。

《金丹真传》序言,虽然编排了一些故事,从这些自序中的钟吕派金丹文化语言的串用来看,孙氏与顶批者,对道家金丹文化,均是糊涂的。

纵观《金丹真传》的正文,饱含了吕洞宾陈抟、张三丰等钟吕派传承的大道痕迹,明确走的是仙佛同源、佛道双融之路。

《金丹真传》的这些金丹道理,对大家理解我国传统金丹大道文化,有较高的参考价值。

值得警示的是,修真者若沉浸于《金丹真传》有什么男女双修的捷径可走,只能是自欺欺人,害人害己。

张伯端在《悟真篇》中说:道因言而后显,言因道而返忘。对于我国神秘的金丹文化,大家不要祈求片言只语的口诀,就能够弄明白我国千万年的金丹大道文化是什么样子的。也不要企图从个别无从考据的正宗传人身上,能够获得张义尚先生夸张的一蹴而就的真传。这种不切实际、痴心妄想之心,对于金丹文化的修真,是万万要不得的。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道教中国化

热门图文

更多
道教养生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