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刘嘉平:师父往事 永远缅怀尊师王信安道长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刘嘉平     时间:2016-10-26 22:15:48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一、回忆师父往事

岁月匆匆,时光荏苒,二十四年仿佛弹指一瞬,师父王信安道长的音容仿佛就在昨日,训诫仍在耳边。在我的心中,师父是一个十分伟大的人。他是湖南省道协第一、第二届的会长。在文革以后,落实国家宗教政策,一切百废待兴,在如此艰难的时刻,师父放弃了在北京白云观的安逸生活,回到了湖南,本来就多病的身体,却毅然一肩挑起了湖南省道协的天下。

我从1986年8月初出家,来到了玄都观,第一次见师父时,心中有些忐忑。当我走进他老人家的丹房,看到师父他老人家穿着宽大的长袍,显得有些清瘦,但却是仙风道骨、器宇轩昂,十分精神,他慈眉善目的样子打消了我心里的怯懦。记得当初他问我为什么出家,我回答说:“从小听说了很多神仙故事,对此十分向往,所以毅然决定出家。”师父听了笑着说:“出家可不容易,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如果你有此决心,可以先留下来,考验一段时间。”当时我感到十分高兴,因为感觉离神仙的道路越来越近了。自此后,我先在庙里做一些打杂的事宜,经过一段时间,我就留在师父身边,并正式拜他为师,成为全真道华山派第22代弟子。

那时的玄都观已经修好灵官殿,正在修玉皇殿。因为大多数人不懂古建筑,里里外外全要靠师父一人监工查验,发现不对的地方就令人重新返工,对待修庙的事宜,师父一丝不苟,不容许任何偏差。他经常起早贪黑,吃不上饭更是常事,眼见他如此疲惫,我们却无能为力,心中十分愧疚。也正因为师父的严格监察,庙里才能挽回数十万元的经济损失,玉皇殿才能在1987年顺利竣工。

师父的身体不好,先后有几位道友在他身边照顾。我也有幸于1987年正式在他老人家身边照顾他,更是亲眼目睹了他的艰辛历程,写报告、拟文件经常工作到深夜。为了让师父解除疲劳,我请师父泡泡脚,早点休息,可端到他面前的洗脚水凉了热,热了凉,也不见他有休息的打算,他一直全神贯注地写文件。师父从不晚起,每每天还未亮便起床,开始他又一天的忙碌。

二、忆师父出家至文革前后回北京白云观

师父是河北省宽成县(原青龙县)人,10岁开始习武,12岁开始寻访名师准备出家学道。他从当地长辈处得知李智山道长是得道高人,便意欲拜访。师父第一次去李道长皈依弟子家拜访,得知李道长打坐不见人,从早上等到午饭后也没见着。师父第二次去李道长皈依弟子家拜访,得知李道长打坐入静,一星期都不见人。师父第三次去李道长皈依弟子家拜访,从早上等到下午四点半,终于等到了出来散步的李道长,可李道长却对师父说:“你是个小孩子知道什么出家,我不收童年弟子,等你满了16岁,再到青龙县找我,我在那里建庙。你先回家去。”

四年之后,师父正式到青龙县大同观出家。之后,师父照顾了李道长三年,便拜李至山道长为师,成为华山派第廿代弟子,赐名王信安。听师父说,师爷是山东人,收徒和皈依弟子千余人,出家吾是最小,师爷脾气大,喜欢打人,好多弟子有功夫都被打跑了。师爷打师父时,师父马上跪下,师爷便不打了。师爷看师父虔心,多次免打。师父那时也很忙,一天要发三次香,要念功课经,上午念三观经,下午念北斗经,采购、做饭等杂事都要做。信士劝说师爷不要再打人,再打徒弟都跑光了,师爷不听。最后,只剩下我师父这位小徒弟,还要搞建设。师父坚持修炼,建庙时跑来跑去、身手快、效率高。有一次师爷早晨叫他去买东西,不一会儿师父就买回来了,当地人都说这孩子健步如飞,脚下像有一股气推着他走,信士们都好奇地问李道长教了徒弟什么功夫。那时师父得到功夫,师爷说:“不要打坐,修行打坐没有功劳会出魔碍,要立功培德,功满三千果才可修,你祖上有那么大德,先要把师父照顾好,三年出家辛苦、行功、立德,三年当家,三年参访,九年已满才有资格修行。”

有一次,师爷出外散步,看见一条蟒蛇,他说:“你这个畜生,今天是见到我,如果是别人就会被吓坏了,收你为徒,做我的护法神,师爷他老人家打坐念清静经,蟒蛇慢慢变小虫一样,钻到耳朵眼里,随身护法清凉舒服。师父有一次讲一条蛇精作怪害师父,被师爷整治的故事。有一条蛇精看到师爷功夫深,赖何不了,就找上我师父啦,让我师父脑袋痛。师爷知道后说,这条蛇精耐我不何,就为难我的徒弟!好吧,给你念清静经超度你,好好修行吧,过后,师父好啦。

师爷平常不吃饭菜,他仙逝前100天都不吃不喝,讲祖师爷要惩罚于我,教弟子们要珍惜饭菜,不要像我一样,以此为例。师爷好久不吃不喝照样自然红光满面,信士来看望师爷,劝师爷要吃点东西,可他还是不吃。有些好奇师爷功夫的人问师爷,你能一次喝完三大碗水吗,师爷说行,又问你能喝完水不小便吗,师爷果然喝完三大碗水也不上厕所,那些人称赞师爷有功夫。

师爷仙逝前给信士、皈依弟子和徒弟送信,说我明年某月某日要走了,徒弟们都来了。师爷教弟子们用心练功夫,光大教门,立功立德,弘扬道教,三千功,八百果,功德圆满,自然有祖师接引昇入仙宫。他嘱咐弟子将他安葬于八卦亭里,不许打开看他。说完闭眼打坐仙逝。一年后有位当大官的弟子来看师爷,说师爷仙逝时有要事在身,不能及时回来,希望能看师爷一眼。师父先是听从师爷的嘱托不让他看,后来师父答应让他看一眼。打开一看不见人,只见床铺棉袄翻后,好像人起床一样出外有事去了,师父说,了却了你的心愿,皈依弟子说:“今天来看您老不见,当时没有送您老一程,请您老原谅弟子,求师父保佑我一生平安!”

还有一次,当地天晴四十天没下雨,大家就到师爷坟前祷告说,李师父你老有道,求你老显灵,下雨救救我们的庄稼吧。老百姓求完后,当天中午就下起倾盆大雨,大家烧香感谢李神仙显灵,当地老百姓许愿给师父建庙,可因为抗日战争时期无法建庙,这样情况师父出外参访,在千山无量观受三坛大戒,后到沈阳太清宫挂单,有一位军官的女儿追他老人家,师父不答应,便离开沈阳太清宫,到北京白云观挂单当知客。之后,师父又游历了崂山太清宫、楼观八仙宫、杭州抱朴道院、上海白云观等处,均任过执事。

1949年时,师父来到南岳玄都观挂袇任账房执事,后来在紫竹后山坡搭茅棚自种自吃,晚上打坐有老虎护法,还经常有野猪、野狗、獐狗绕茅庐一圈就走了。三年后,因玄都观当家还俗,观内无住持,道众要走,九仙观当家龙爷便邀请师父到玄都观当住持并向南岳区政府领导报告,区领导亦邀请师父出茅庐到玄都观任住持,师父觉得人生地不熟,故不答应。区领导劝师父说:“区里会协助你,有事就向区领导报告,搞建设需要什么材料都会给你支持,慢慢你就熟悉了。如果不出茅庐来当家,玄都观道士都走了,玄都观就让佛教占住,和尚也不会让你再住在山上的茅庐里,南岳也会失去道教。”师父听了领导的劝说,便答应到玄都观当住持。师父在南岳区当过副社长、互助组组长。

师父给我说过他守护桃园果子的事迹。一天中午,几位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来到桃园要摘桃子。师父告诫他们不要摘,可他们不听。师父上前抓住一个大个子,像抱小孩一样,吓唬着要把他扔进池塘,那小伙子大吃一惊开始求情,师父便放过了他们,他们立马跪下谢谢师父宽恕。

师父给我讲过文革的事。文革时期的领导召集佛道宗教人士参加开会,要大家发言。师父说:“你们口口声声说实现宗教信仰自由,可你们把神像毁掉、把经书和法场烧掉,把我们宗教人士赶下山,这就是你们共产党贯彻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吗?”文革时期的领导说:“你这样说就是对我们共产党不满意,就是现行反革命分子,要老实接受批判,是犯右倾主义的错误。王道长你是道教头领,从明天起上街游行。”有两位道士为师父求情,说师父虔心修行,一心为了教门,协助政府办合作社,搞互助组的工作并任过职。领导听后说:“你俩是包庇王道长,是一伙的右派分子,你们俩明天到办公室来老实交代。”第二天,其中一位道友便不见踪影了,师父说:“没见过大世面的人,害怕挨整。”文革领导说:“王道长你是道教头领,要带头上街游行。”师父说:“佛教头领上街游行挨打了你们知道吗。”

文革时,宗教人士都被赶下山还俗,师父被迫回河北老家,俗话说,十道九医,师父继承道教技术,当起了赤足医生,搞针灸,化符化水治病救人,为老百姓解除病痛。十年之后,拨乱反正,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落实党和政府宗教政策,召集全国道士在北京开会,号召道士回庙观,恢复宗教场所。师父接到通知回北京白云,做恢复中国道协的筹备工作,并成为中国道协理事会成员。1985年五月回到南岳玄都观任住持。

三、忆念罗浩明师父请师父回南岳和修玉皇殿、三清殿

师父他老人家说本打算不回来,因湖南道教工作进展很慢,没有搞起来。有几位老道长,龙教正、罗明義、李崇真等人说:“我们已经老了,没有人才,随便和佛教住在一起好了。”长沙市罗浩明来南岳看望各位老道长及道教落实情况,听说没有人才,便想到师父文革前在玄都观担任住持,回去马上找省统战部、宗教局兰局长,商议请王道长回来住持南岳工作,省领导说:“他在北京能回来吗?”罗会长讲:“我和这位道长打过不少交道,开会办公务,在紫竹林旁边山坡住过茅庐、不图享受。”听了这番话,省领导才有信心,便去北京中国道教协会及白云观管委会找协商请师父回南岳。可工作人员说师父是中国道协理事及白云观管委会人员之一,他们没有权力答复,需要找宗教局才行。后来他们到宗教局找局长,局里的工作人员向局长汇报说:“有几位湖南省的领导来找您,其中有一位叫罗浩明的道长。”听说这位道长不好打交道,局长便告知工作人员不见。工作人员便告知罗道长一行人,局长外出不在。罗道长说局长总会回来的,便要求在这里等。工作人员便向局长汇报了此种情况,后来他们见到了局长,并向局长表达了此行的目的。局长说:“请王道长会湖南需要局里商议,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解决的,你们先回去等消息。”可等待了许久都没有消息,打申请报告后,等到年底也没有音信。第二年,罗浩明道长又和省领导一起去北京请王道长,她找到宗教局局长说:“这件事事关重大,南岳是五岳名胜古迹之一,南岳缺少人才,落实宗教政策没有起色,工作开展不了,如果有人才就不会来打扰宗教局局长了,这事关系全国道教名山宫观恢复,请局长顾全大局同意王道长回南岳住持工作。”局长说:“中国道协及白云观也缺少这样的人才,不过局里会重新慎重考虑这件大事,不过,也不会很快决定,你先和省领导回去等消息。”第三年三月已过,还是没有等到宗教局的消息,罗浩明道长又找到省领导、统战部部长及兰局长商量,请求领导为了湖南道教事业再次赴京邀请王道长。省领导看到她这份毅力和决心便同意了。到了北京,罗浩明道长对局长说:“再次请求局长批准王道长回湖南,今天不见批示,我不会回去。”省领导也积极劝说:“为了湖南道教的发展,为了落实国家宗教政策,确实需要王道长回湖南担此重任,请局长也同情罗道长不辞劳苦,千里迢迢,数次来京向您申请,您就答应了吧。”局长看情况是留不住王道长了,便批准了。罗道长一行人立马前往北京白云观告知师父:“局长批准你回湖南了。”

1985年五月,师父由北京白云观调回南岳,随即组建了湖南省道教协会,并担任湖南省道教协会首任会长,兼玄都观住持,统帅南岳道众,依靠国家拨款及各中国道协方善信乐捐集资于86年到87年修了玉皇殿。因为几位老道长年岁已高,并不能帮上忙,而年轻人又不懂老建筑,所以里里外外全要靠师父一人,师父起早贪黑,经常忙得顾不上吃早饭。1987年10月4日,玉皇殿盖瓦,师父大清早起来检查质量,前后上下察看,屋顶的瓦裂缝质量不过关,事情太多难免出差错,他老继续检查出里面方料压完了,古殿建筑是两层木料结构,里面一层是方木料钉木板,上面一层是圆檀屋上托椽子木条盖瓦的,查出偷减圆檀没有放上,马上找工头翻工,把瓦放下来,重新加上圆檀木材。这次挽回了经济损失10万余元。这天做的饭菜热了三次,到了十点钟师父才吃早饭。像这样的情况有好多次他都不顾一切地继续坚持干下去,边落实边搞建设。

1988年到1989年,师父主持扩建三清殿。三清殿是水泥钢筋结构,黄琉璃瓦盖顶,采用宫殿形式构造,两层造型。三清殿有些地方设计不够细致,柱子、基脚就出现了问题,两层基脚要加倍数量,他老人家发现数量不足,就找工头讲,工头却说他是照着图纸行事的。师父马上与其商议,要求重新加宽加深加固,可以加材料费和工钱。这件事又把师父忙得顾不上吃饭。

1988年12月22日下了场大雪,三清殿屋顶受到冰雪灾害损害严重,眼看就要过年了,师父赶紧找到工头商议加工加材料,可工头要价很高,而资金又紧张。师父白天忙着找领导,晚上给建设部门、监督部门、统战部门的领导领导打电话反映情况。好几晚的深夜,我睡醒了都听到师父和领导打电话,商量解决相关的问题。经过不懈努力,三清殿终于于1989年十月底建成,装修殿内供奉三清神像为北京方山上等汉白玉雕像,每尊座高三米,重一万四千斤,请来的神像是毛胚子,需要加工,但请来的雕塑师傅加工技艺不高,师父便亲自动手加工,精心细致地雕塑神像,昼夜加工,废寝忘食。还有左右供奉的四天师神像也是他老人家亲自动手塑造完成的。1991年玄都观锅炉房落实,建车库,重建西配房,维修东配房,1992年灵官殿山门重建竣工,历经八载,斥资百万,玄都观焕然一新。

四、忆1990年收回大庙

1987年师父落实了紫竹林、黄庭观,1990年落实南岳大庙、注生殿、东八宫。师父收回大庙是精心策划的。他亲自率领全山道众和佛教刘会长释维正、秘书长释大岳等和尚、道士李崇真、罗明义、刘永明、邓松柏、邓至慧、李圆益、李园命、谭亦心、朱清桃、黄至安、曾高清、金定常、李定忠、谭衡山、肖太正、姚嘉玺、谢光、李翠英、王信忠、莫秋月、顾阳嘉、刘永存、蒋坤连、周玲、刘嘉平、涂振旺、郭小元、孙山川、蒋权友、李春泉、唐建新、刘清连以及皈依弟子于建荣等。两教组织几十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地进入大庙、摆功德箱、照料香火、念经、进行宗教活动。大庙里的工作人员嚷嚷着:“这是怎么回事,还讲不讲道理了,这不是你们的地方,这是我们文管所管辖的,你们快出去,不然的话就对你们不客气。”一会儿大庙派出所的人来了,说:“这是属于文物部门管理的,你们得撤走。”我们说:“圣帝爷本来就是宗教信仰的圣地,你们不是宗教的信徒,文物部门是国家发工资的,要走的是你们,凭什么要我们撤走,我们不撤!”他们听完便开始搬功德箱,搬桌案时发现搬不动,才发现师父在后面用手压住桌子,随后他们用电棍把师父打倒了,道众开始闹起来,说:“你们竟然用电棍打了我们省道协的王会长,你们是违法违纪、无法无天、侵犯人权,我们跟你们没完,要和你们就纠缠到底。”之后,双方便打了起来。区领导听到消息后,马上来看望师父,又劝说佛教刘会长退出去,佛教听劝说就退出去了。接着又来劝说师父退出去,师父坚决不退,师父说:“佛教退出去是因为他们有地方去,他们有辖神殿、八寺,我们道教没有地方可以去,如果区领导马上帮我落实地方,我就退出去,我们是不会白来的。”领导又耐心劝说师父先退出去,去医院治疗身体,师父坚决拒绝。道众说:“王会长被派出所打了,手上很严重,请领导马上来处理凶手,不然我们就反击自卫。”师父说:“坚决守下去。”说完便自己便一闭气,瘫倒在地上。领导说:“王道长受苦了!”要道士快扶起王会长,把他送到医院去医治,并安慰师父先养好身体再说。我们把师父抬到大庙派出所办公室,陪着他。之后,统战部苏部长、公安局栗局长来看师父。苏部长见师父脸色不太好,便说:“派出所把王会长打成这样,你们等着处分把。”又说:“赶紧把王会长送到医院医治。”后来,师父到医院检查后发现身体没事,回到白云观便写了一份报告送到中央。继续计划着安排人进入注生殿。师父打算着:如果大庙没占住,就要占住注生殿。之后,区委康书记、杨区长来看望师父,说:“王会长对不起,您老养好身体。”

后来我们把注生殿文物部门的东西都丢到外面、打扫干净、同时摆功德箱、念经。不一会儿文物部门来了说:“这样不行,还是你们自动搬出,没有文件通知,哪有随便占用的。”不久,派出所的人也来了,说:“没有文件落实,这还是文物部门管理的,你们先退出去。”道众说:“落不落实跟你们没关系吗,那是领导的事情,你们解决不了,待一边去。”师父说:“坚决不退,退了就真的得不到落实了。”话音刚落,派出所的人进入殿内开始搬功德箱、桌案和神像。他们搬出去,我们又搬进来,就这样来来回回好几天。师父叮嘱:“没有我的口令,谁都不准退,等着领导落实。”师父回到玄都观又写报告送到省政府。区领导派手下各部门干部白天晚上不停地轮流来劝说师父退出去,并言语施压。师父毫无畏惧,回答说:“共产党应是认真、讲信用、按政策办事的。我多次打报告,你们都置之不理,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我催了一次又一次,你们是不断推卸责任。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全面贯彻落实党和政府的宗教政策,你们为何不给落实,这不是共产党的做法。现在必须落实,再也不能推卸了。”有几位道士在一旁补充说:“王会长是省领导从北京邀请回湖南协助党和政府落实宗教政策的,你们领导白天晚上轮流不停地给他老人家施加压力,折磨他老人家,影响他老人家的正常休息,太不讲理了!”师父接着说:“区领导是我们的父母官,这件头等大事领导需要当成首要任务,务必尽快解决,我等你们的好消息。”领导说:“尽全力,请您老放心!夜深了,您早点休息!”师父说:“各位领导慢走!”

不久,中央领导李铁映首长给湖南省委打电话说:“你们怎么还不落实宗教政策?”省领导回话:“一定马上好好落实!”省委领导给衡阳市委领导打电话要求好好落实宗教政策,市委领导给区委领导打电话要求好好落实宗教政策。之后省、市、区领导和五大宗教头领组织团体进行调查。通知师父参加开会。佛教刘会长释维正,省、市、区领导,公安民警、五大宗教都到场参加。领导讲话:“今天关于落实南岳大庙方案,落实给宗教管理,成立佛道管委会,道教为主管,王信安任主任,佛教为副管,释维正任副主任,落实注生殿、东八宫道教管理、门票管理归政府。”师父发言道:“这还是换汤不换药,实质上还是归原来的部门管理,这不行,必须按照政策办事。”区领导说:“对于门票管理,三七开,政府管七,佛道管委会管三。”师父说:“不行,佛道管委会主管却成了副管,政府成了主管。佛道管委会要管七,因为我们要搞建设,政府只能管三,并设立账目参加管理。”佛教刘会长释维正法师赞同师父的意见,便就此决定下来。再提到朱陵宫、南天门祖师殿同时要落实给道教管理,佛教则提出要求落实大善寺、湘南寺、高台寺。最后通过会议决议都一一落实了。1991年到1992年,完全得到落实,进行修整。南岳大庙圣帝匾额“圣帝殿”三个字是师父五月写好的,下半年做好匾敬立。

师父于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初四日羽化归仙,师父一生过着清贫的生活,为道教事业呕心沥血、殚精竭虑、鞠躬尽瘁,一直在无私地奉献着,成就了一番丰功伟绩。

今年是师父的百年诞辰,他老人家在我心中永远可恭可敬!永远缅怀尊师王信安道长!

更多链接:

纪念王信安道长诞辰100周年活动专题报道

(南岳紫竹林提供,本文收录于朱嘉诚道长主编的《王信安道长百年诞辰纪念文集》)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