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朱嘉诚道长:我与我的恩师王信安道长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朱嘉诚道长     时间:2016-10-28 17:20:13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一单明月,两袖清风,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光明磊落。政治上爱国守法,生活上粗茶淡饭,食不求饱,居不求安,有何不可。”这熟悉的笔迹、铭记在心的箴言瞬间唤醒了我对恩师的记忆,珍藏了24年的小小记事本,今天我又小心翼翼地把它拿出来,饱含崇敬地一页一页的翻着,他工作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一一浮现在我眼前,他为中国道教事业奉献毕生的精神以及对我的谆谆教诲,如同泉水般从我的脑海里涌现出来。

出家学道

恩师是十六岁在河北清河县大同观出家,拜全真华山派第十九代宗师李智山道长为师,入道修真。师父侍奉师爷七年有余,并一一通过了师爷的各种考验,最终得到了师爷的认可,继承了师爷的大道真传。

我时常听师父讲起他入道门学道的故事。记得,某日师爷下山访友,师父将庙务忙完后,便想舒展筋骨,检验一下自己的所学功课,不料被前来朝拜的信士看见。见他飞檐走壁,健步如飞,能一跃而上两重高岩,几丈高的庭松飘然飞过,信士们都鼓掌叫绝。怎料师爷突然回庙,见到了这番情景,便训斥道:“才一点点功夫,就在人前显摆!为师罚你面壁思过,从此不允许再练这些功夫了!”自此,师父每天干完自己的活,就去面壁打坐,不敢违抗师命。渐渐地,师父悟到了师爷并非是在罚他,而是要让他把心性完全定下来,以完成最上层道教玄功修炼,是在真正地栽培和爱护他。师父之后问师爷:“师父,我明白您的严厉其实是在磨砺我们,那您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师兄弟您的良苦用心,而任由他们误会您,埋怨您,离开您呢?”师爷回答他说:“大道都是择人而传,由缘分而定,从不普及,一路传来都是按照大道无私赏于善人,我岂能徇私呢?你能彻悟大道,乃三世广结道缘,才得此福果,应加倍珍惜,克勤修功才是。”自此,师父他更加敬重师爷,侍奉七年如一日。

某日,师爷突然吩咐师父:“从今天起,不要给我任何食物,百日真功圆满,我就要走了。你已学有缩成,只是差些火候和历练,以后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等到师爷禁食的第99天,师爷的弟子都回来了。次夜,师爷吩咐弟子们为他香汤沐浴更衣,后送入丹房盘膝而坐,见众弟子分左右侍立,问道:“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师父见师兄弟们面面相觑,默不作声,便问道:“师父,需要请您的友人前来吗?”师爷答道:“不要,该来的自然会来。我希望你们师兄弟以后要齐身修德,清静自然,体无为之道,勤勉不怠,相互扶持,我去了。”次日辰起,庙里的一些大护道居士与师爷的友人陆续来到庙里,说是五更时分接到师爷的吩咐前来帮忙。众弟子百思不得其解,诧异道:“师父子时已与我等道别,登仙而去,怎么会黎明前到了你等家中呢?”唯有师父镇定自若,像是一切都在他老人家的意料之中。自此,恩师告别了师徒两人世界的神仙生活,而萌生起到名山宫观参学访道的念头。

北道南传

1942年,师父离开了久居七年的“大同观”,带上他的银针匣,正式开启了外出参学访道的生涯。他踏遍了整个中国的名山宫观。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他;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他;哪里有病人,哪里就有他在医治;哪里的道观需要建设,他就在哪里贡献力量,立功修德,培育道根。师父历经七年的游历生活后,1949年来到了南岳。他觉得南岳是个风景秀丽、颇具灵气、适宜修行的好地方,便在南岳紫竹林后山搭起了“清虚”茅棚参玄悟道。师父以自种蔬菜、红薯、芋头,采摘到的黄精、玉竹笋为食。每日诵真经时,山中野兽、飞禽都会前来闻经听法。静定无有时辰,老虎侧旁为他护法。师父他与宇宙万物和谐共生、融为一体。心若太虚时,胜似九天仙。就这样,他在那生活了三年。

位居紫竹林不远的十方玄都观住持某日突然不知了去向,当地政府领导得知师父住在紫竹林后山,便多次前来邀请他出山主持玄都观的庙务工作,师父他都婉言回绝。但是玄都观的几位老修行恳请师父出任住持,师父实在不忍心拒绝几位老人家的请求,便只好答应。在师父的管理下,几年时间玄都观便道业兴隆,但是好景不长,几场历史性的事件让师父历经了南岳佛道合作社的副社长、佛道生产队的队长、文革中的右派分子等身份。文革期间,师父在南岳饱受磨难与精神摧残后,为防止被逼迫还俗结婚而破戒,无奈只好回老家当起了赤脚医生,为父老乡亲行医治病。但是师父始终不忘初心,坚持自己的道心,不断树立信心。

1979年中国大地迎来了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大地回春,师父也沐浴着这股春风被招回阔别十年的北京白云观。师父回到白云观后,首先是看管白云观的道教经典和文物,陆续落实白云观的宗教政策。之后师父和几位老道长将白云观修缮如初。1981年10月,他老人家为了培养道教人才,起草了道教知识专修班计划。该计划之后在中国道教协会三届二次常务理事会议上通过。1982年春季,道教知识专修班正式开班,师父负责教学等事宜。师父通过对第一期专修班的教学总结,作出了开办第二期专修班的提议,并定在1984年内开办第二期专修班。就这样,师父为中国道教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人才,推动了中国各地道教事业的发展。现在很多地方的道协会长、宫观当家都是他的学生。

1985年,湖南省政府欲落实国家宗教政策,恢复正常的宗教活动场所,但却苦于无人能担此重任。在湖南省罗浩明等几位老道长的推荐下,省政府极力邀请古稀之年的师父回到湖南来配合政府落实国家宗教政策。师父回到湖南后,在南岳玄都观成立了湖南省道教协会,并担任第一、二任会长。当时省道协没有资金,也没有人力。即便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师父依然坚定地带领湖南的道教界人士陆续恢复了省内的一部分重要道观,协助各地方成立地方道教协会,并带领道众开荒耕地,劳动自养。1991年,为了维护宗教的合法权益,师父用他的智慧和生命安全落实了南岳大庙的管理权属,并担任了南岳大庙佛道管委会的主任。到1992年12月,他把自己也累倒在了病床上,他拖着病体,坚持写完了南岳圣帝殿的牌匾,那也是他人生中书写的最后一块匾。

初识恩师

记得我初次见到恩师时,他面带慈容,用柔和的声音亲切地对我说:“你这么小的姑娘出什么家呀?赶紧回家去,别让父母担心了,出家学道可不是好玩的。我问你啊,你真正了解出家学道么?”我怯怯地说:“我想应该是学习和传承中国最古老的文化,修炼养生与长生不老之术吧?”他笑着说:“长生不老哪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啊!你真是个天真的傻姑娘。出家学道是一种宗教的信仰,是一种净化众生心灵的正能量,是要能吃苦耐劳、恪守清规,要能苦常人之不能苦,要能忍常人之不能忍,要能放下常人之不能放,要具备大智、大勇、大刚,又要至柔至顺、至孝至贞,你能做到这些吗?”当时我以为老道长是想把我吓跑才把学道说得那么困难,便回答说:“能!我一定能做到。”入道之后,我才真正理解恩师当初说的那番话,那是真正出家修行人要上的第一堂课,更是修道成真的基础课。

受益恩师

记得有一次,我和几位小道友在玄都观的玉皇殿边走边哼着儿时的小调,全不知恩师跟在我们后面,见我们回头后,他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哼的啥呀?要多唱唱道教经咏,要把心思放在学习道教文化上。你们可以一起研读经书,互相学习,共同提高。诚心研读经书,可获天人感应:上可结神缘,得神明庇佑;中可与人消灾解厄,普结善缘,才有十方供养;下可超度鬼神,接引五音十类,宗亲阴灵,结鬼缘,阴德常护,是谓道教结‘三缘’。平时可以抄写经书,既练了字、磨了心性,又加深了记忆与理解。须知明解经书是道士的日修晚练课。对于道教的基本知识、三官、北斗真经、早晚功课经,不仅要熟读背诵还要能向广大信众讲经说法,普渡众生,树立良好的道教形象。你们现在还年轻、精力充沛,正是发奋学习的好时候。只有不断汲取知识,才能开悟智慧,不要浪费了大好光阴。出家离开父母不容易,更要好好珍惜。今生能出家修行,乃多世与道结缘,要立勇猛精进之志,体悟大道,才能够称得上是一名道士。”听完他老人家的教诲与指点,我像是徘徊在十字路口的迷路人,顿时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恩师解经

六月的玄都观夜晚明月高挂,满天星斗,微风和煦。让人心旷神怡,我和几位师兄伴着月色散起步来,享受着这上天的恩赐。当我们走过师父的窗前,顺着月光,依稀看见古稀之年的师父还在伏案办公,便一起来到师父的房间,劝说师父休息一会儿。可师父一边继续写一边答复我们说:“白天琐碎事情多,我必须趁着晚上这点清静的时间写完这些文件,要不然会延误道教工作的开展。”我给师父倒了一杯水,希望他能停笔歇息。几个师兄就趁机指着墙壁上挂着的老子《道德经》第一章,说:“师父慈悲,请您给我们讲一讲这里面的意思吧!”师父看着我们微笑着说:“中啊(河北方言)!这是《道德经》的总纲,开篇就阐明‘道’是不可说的,没有名的。如果可以说出来的‘道’就不是大道,也不能永恒存在。老子的‘道’是我们的最高信仰,本来至简至易,因‘道’无形、无名、无情、无象,混元沌一之际,阴阳未分之时,说有看不见,说无又能生育天地万物。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太上老君说常清净经》中提到,‘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常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连老君爷自己都说不知其名,是强字之曰道,故口难言其微。读《道德经》八十一章之中,纵横顺逆,宇宙万物,隐喻良多,老子为的是阐释‘道’的体用,愿生民清其心,豁其目,认得源头,无教虚度。心悟有、无生化,劈顽空而归静界,物我两忘,体性中之命,悟生死之奥,穷理尽性。‘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这是道教的最高概念与原理。我国自伏羲、神农、黄帝以来,群众心里最高的概念在‘道’,本此以孕育整个中华文化,奉此教义。”我和几位师兄听得津津有味,全然未觉夜已阑珊,即便回到房间,师音仍然萦绕耳边,余味无穷。

师释三清

还记得那是1990年春天的一个上午,我正在玄都观看守三清殿,恩师手里拿着一张纸条,神采奕奕地来到我面前,吩咐我写表文,见恩师高兴,我赶忙问师父:“师父,您能否给我讲解一下三清神像两边的对联?前一阵有学者问到我,我才发现自己一知半解。”恩师对着三清神像连打三个稽首,便对我讲解起来:“道教三清是代表三个时期,就是宇宙起源的一个形象体系,根据《道德经》哲理分析,可以简单概括为无极、太极、三才等三个阶段,共六个字,包括了全体大用。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也可以说道生一,道生二,道生三。道生一,即玉清无始,代表无极时期,无极是指宇宙混沌未分时期,即《道德经》第一章所说的‘无名天地之始’,所以玉清元始手虚拟太无‘先天混元宝珠’,其珠大如黍米,内藏世界,正如《内经图》所说的‘一粒粟中藏世界’,这是指大道包罗天地万象的意思。道生二,即上清灵宝代表天地阴阳初分时期,所谓天灵地宝;斯时,天有风云雷雨(忽晴忽阴,忽风忽雨),地有雾露、雪霜、土石植物,一切万物生于地,即‘有名万物之母’,所以灵宝上清手捧‘太极阴阳图’就是此意。道生三,即太清道德天尊,代表三才时期,手持五行八卦扇。象征三才、五行、八卦万物之意,所谓一生阳,二生动,三阳开泰,一为体,二为用,三为造化;体用不出阴阳,造化皆因交媾,上中下列为三才,天地人共得一道,道生二气,二气生三才,三才生五行,五行生八卦万物……无有穷尽。人禀道而生,亦是个小宇宙,顺着来时的路,再返回去,这就是我们要悟的‘道’。我把它写成了四句话,共二十八个字,你记下并好好参透,‘道凭一字立根基,造化由心妙转移,待到无为恍惚处,黄庭独坐伴希夷。’若有不明之处,再来问我。”我用笔记下后,向着三清祖师与恩师,躬如满月深深一揖,说道:“谢师父慈悲,您老人家真是解得太妙了,弟子嘉诚定铭记于心,谨遵恩师教诲!”自此,我对道教的三清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与理解。

承师参玄

在紫竹林前坪,放眼望去,满山的翠竹摇曳在春风中,发出“沙沙”的声响,像是谁吹奏了一支动听的竹林曲,令人心旷神怡、飘飘欲仙。清风拂面之时,忽然发现竹林小路上一位仙风道骨的老道长徐徐走来。我定睛一看,“哦,原来是师父。”师父是来慰问观里的老修行,询问她们的身体状况及生活情况并尽力加以解决和帮助。之后,师父说要去看看我们的菜园,我便陪师父在菜园里走了一圈。见师父额头微微冒汗,我便指着旁边的一块大石,说:“师父,请坐这儿歇会儿吧。”我用手拭去大石上的泥灰,笑着说:“请师父上座。”师父坐下后,我便侍坐在旁。因修道遇到了困惑,想恳请师父解答,我便问师父说:“师父,前些天晚上,我根据您的指点我自然调息,入静。突然感到异常畅快,口中津液香甜无比。似乎身体里阴阳两气凝聚在中宫,良久,身体里忽然出现一种奇异的景象,如此这般给师父述说了一番。”师父便说:“身体出现的这些景象与变化,就是丹经上所说的玄关窍开,此窍一开,窍窍即开,窍窍光明。这就是发光的原因,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更不能着象。《玉皇心印妙经》中所云,‘七窍相通,窍窍光明’就是这种景象。气冲至后脑勺,疼痛难忍,是因为大药过关要冲开玉枕穴所产生的反应,每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这都是正常现象。心生恐惧,一是你功德不圆满;二是药物火候还没能完全掌握准确得当,此时应静定自然,任其有、无反复,雷雨风涌,只候一点落黄庭;三是还未能真正放下生死,所以有恐惧产生;前面我让你深入钻研《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和《玉皇心印妙经》,参透其中之奥,是因为《清静经》、《玉皇心经》分别是我们道教的性功、命功的揭秘宝典。若你能将性、命解读透彻、勤修苦练,并积满功德,那么成道不远矣。”师父起身,边走边念道:“上極無上妙中境,玄之又玄境里仙。虚極静笃神光见,点落黄庭不夜天。”如今,时过境迁,师父石上谈玄成为我终生难忘的美好回忆。

道医仙师

恩师不但道学渊博,而且医术也出神入化。有人称他为“道医仙师”,慕名前来求医问药的人数不胜数。恩师总是不厌其烦地为病人们祛除病痛。记得有一名瘫痪了两年的北方中年男子,不远万里来到玄都观,请求师父施医。因为已过最佳治疗期,此病颇难治愈,但师父不忍看他及家人丧失生活的希望,便答应试一试。师父每天给他施针、用药,教他用道教的调息静养打通经络,并每天用言语鼓励他,还教他的家人穴位点按以辅助治疗。在师父的精心治疗下,不到三个月,他已能行走自如。一家人感动得热泪盈眶,要支付给师父巨额的医药费,但师父分文不取,只是告诫他以后要行善积德以消除魔孽,集福于将来。师父就是以他自己救世济人的行动默默去感化众生。

师父治病救人的事迹不计其数。还有一次,有个叫李园空的道长,患了几十年的气痛病犯了,痛得死去活来。道友们见状,连忙把师父请来。师父对其施以银针,一针下去,疼痛即止。至今,李道长的气痛病都未曾复发。为此,李道长常常与人提及此事,听者无不对师父敬佩不已。

而我也有幸亲身见证过师父的医术。那是1989年夏天,我突发高烧,三天不退。几位师兄多次要我找师父看病,我怕耽误师父的工作,便回绝了。高烧第三天的晚上,我在院子里行走,怎料忽然晕倒了。一位叫黄秋月的道友赶紧请来师父。而我在朦胧中听见师父说,赶快把我的银针匣拿来。师父用手按住我的“人中”、“内关”等穴位,随即银针便扎了上去。我瞬间感到全身血脉畅通,一身轻松,迅即醒了过来,睁眼见师父满头大汗。师父马上问我是否还有不适。我擦了擦在眼睛里打转的泪珠,哽咽地说:“师父,辛苦您了,不好意思让您担心了,您快去休息吧,我感觉很舒适,已无大碍。”师父严厉地说道:“你有病怎么不早说?你看把大家吓成什么样儿了!”我愧疚地望着师父说:“师父,对不起!我见您每天忙到都没有时间休息,我真不忍心再让您为我操心。谁知反而给您添了更大的麻烦,真是该死!”师父和蔼地说:“人命关天,累算什么!你们现在离开父母成为我的弟子,我就要对你们负责。以后不能再这样胡闹了!好好休息吧!若有不适,随时叫我。”师父离开半小时后,又来看望我,见我病情稳定,才安心休息。当时的情景现在仍历历在目,每每想起都令我感动不已!

陶熔鼓铸

在道途中,无论我遇到怎样的困境、打击、委屈、艰辛、恐惧、无助,还是无端被人嫉妒,只要我想到恩师他老人家两度南传弘道的艰苦历程,总会有一股无形的精神力量引导着我冲破难关,踏上幸运的征程。

1993年冬天起,我正式接任南岳紫竹林道观住持。那时,紫竹林道观里还有几位七十多岁的老坤道和一名新来的叫田端的年轻坤修。那年的农历十月初五的早上,地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七十三岁的老坤道黄明性起床去上厕所,怎料因冰冻路滑,不幸摔倒,右腿骨插进了右髂骨。因伤情严重,三个有名的骨科医院都未能治愈她,她还是在农历十二月二十九日羽化了,但这却花费了两万余元,那几乎是当时紫竹林的全部积蓄。她的后事办完后,紫竹林账户上仅剩8.3元。残酷的现实不仅这些,紫竹林的住房已破败不堪,亟待修缮;另外几位老道长禁不住风寒侵袭,都感冒咳嗽需要打针吃药。田端见此状况,拉着我的手说:“朱师兄,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们走吧,离开这个地方。”我理解她的难处,只好对她说:“你还没正式拜师,可以重新选择,你回家去吧,我不会阻拦你。”那夜我通宵未眠,想起紫竹林目前的状况,想起眼前种种困难,不觉悲从中来,刹那间心灰意冷。我不断问自己:“朱嘉诚,你难道有能力改变紫竹林的现状?你拿什么来改变?恩师离开尘世一年,你本已无任何牵挂,可以好好外出参学访道,况且你本来就已经出去了,为什么还要回来?”正当我迷茫、动摇时,我突然想起恩师他刚到玄都观时生活环境的艰苦——厨房就是残败屋檐下一口由几块砖头架起的锅,其它情形可想而知。而当他古稀之年再回南岳,配合政府落实宗教政策时,由他落实恢复的玄都观、紫竹林、大庙注生殿及东八宫,哪一座不是残垣断壁,倒的倒,塌的塌。但即便在这种艰苦的形势下,他都不畏艰难困苦,脚踏实地,一座一座道观地去修复。紫竹林是恩师1986年收回的,之后做过简易修缮才勉强能住人,1991年师父又带领大家历经千辛万苦完成了对紫竹林慈航殿的扩建重修。而今,你遇到这么些困难,难道就要逃避了吗?你对得起恩师他老人家的关爱与教导吗?你还配做师父的弟子继续修道吗?想到这里,我感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给了我无限的勇气与信心,那时我心中俨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继承恩师的遗志,发扬恩师艰苦奋斗的精神,完成他老人家未完成的心愿,让紫竹林焕然一新,让观里的老坤道过上安乐日子,让后学之辈不再有后顾之忧,将道门发扬光大。

第二天清晨,我就开始一边绞尽脑汁做规划,一边四处找资金。最后我向大庙借了四万元,其中两万元用于修建恩师的墓塔,两万元用于启动紫竹林丹房的修建。半年,我便自筹资金还清了紫竹林的外债。之后,我用了十年时间让紫竹林面目一新,真正成为广大信教群众的精神家园。而我所依靠的就是恩师那种爱国弘道,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精神力量。

特别是后来我在茶陵云阳仙所经历的险阻,更是依靠这股力量走过来的。那时我刚把云阳仙观的南岳宫和灵官殿修建完毕,准备举行开光活动。个别唯利是图的人企图利用八十多岁的老人去观音岩打架闹事,故生事端,以给我制造麻烦。可是那天老天爷和祖师爷都在帮我——大清早,一场风沙把会场的凳子都弄脏了。那时,茶陵县统战部的刘某与罗某赶到云阳仙观,要我带几个人和他们俩去清洁会场的凳子。正当我们在打扫时,一些好心的信士找到我说:“有位老太太在观音岩被推倒,头部撞到了石头上,他们说是你推的。你赶紧离开这儿,好汉不吃眼前亏。”而我想起师父曾经说过,“出家人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既然我已出家修道,那就把生死交给祖师爷安排。想到这,我便对信士说:“我都不在现场,即便她说是我打的,也空口无凭,不能把我怎么样。我要是真走了,那才是畏罪潜逃,我不能走!”到了下午四点多,茶陵县派出所的民警找我了解情况,他们调查清楚后,确认我并未在现场,故没有为难于我。虽是虚惊一场,但这却让我明白,每当我迷茫时,每当我遇到难关时,恩师的箴言与教诲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像沙漠中的一片绿洲,给我希望;像黑夜里的一盏明灯,引我前进;像泥潭中的一双大手,助我脱险。

作为弟子,报答师恩最好的方式就是发扬恩师的精神,继承恩师的品德,发展恩师为之奋斗一生的道教事业,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因此,无论遇到什么艰难险阻,我都会像恩师一样坚持自己的初心与道心,坚守自己的身份,尽毕生之力投身于弘扬道门的事业中去!千言万语难以言尽仙师之恩,真情切切难以诉尽仙师之情。唯有借仙师百年诞辰之际,抒怀一首。

追师

一单明月赤子心,生死铭志化清风。

光明磊落人中圣,爱国守法立教宗。

粗茶淡饭由知足,食不求饱居自安。

道医悬壶济南北,留得青史传人间。

有何不可啟问天,龙虎姣来和合仙。

几番云雨春已过,电闪雷鸣复又起。

本来回归黄金屋,白鹤飞来不见仙。

大地苍茫何处去,无为自然返太虚。

更多链接:

纪念王信安道长诞辰100周年活动专题报道

(南岳紫竹林提供,本文收录于朱嘉诚道长主编的《王信安道长百年诞辰纪念文集》)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