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晚上睡不着白天起不来,教你如何应对睡魔天天起得早?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蓬莱外史     时间:2017-02-08 10:23:00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早期全真道修炼中的战睡魔

全真道是金元时期由王重阳祖师在山东创立的新道派,以性命双修的内丹修炼为核心,建立十方丛林的宫观制度,追求全其本真的超越状态。除了内丹及传统道教养生术之外,全真道还形成几种特殊的修行方式:乞讨、远游、坐環、战睡魔、打尘劳1。其中战睡魔独具特色,又称战睡、炼睡、消阴魔等,就是克制不睡,消除睡眠对于修行的消极影响。本文将介绍邱处机白玉蟾张三丰等早期全真道祖师的战睡魔思想和实践,并且尝试分析战睡魔的观念来源。

早期全真道修炼中的战睡魔

一、早期全真高道的战睡魔

在早期全真道中,由邱祖最先采用这种修行方式,并且影响到了其后的门人弟子2,包括尹志平在内的弟子们都尝试用这种方式进行修炼。此外,金丹南宗的白玉蟾祖师,武当山的三丰祖师也都有关于战睡魔的诗文流传。

早期全真道修炼中的战睡魔

1.邱祖及其弟子

邱处机(公元1148-1227年)字通密,道号长春子,山东栖霞人,被奉为全真道龙门派祖师,以远赴西域“一言止杀”而名垂千古,他所开创的龙门派是全真道最重要的支派。传为宋德方弟子的秦志安(公元1188-1244年)字彦容,号通真子,编写的五祖七真传记《金莲正宗记》(林间羽客樗栎道人编)中记载邱处机:“乞食于磻溪太公垂钓之所,战睡魔,除杂念,前后七载脸不占席,一蓑一笠,虽寒暑不变也,人呼为蓑衣先生3。”邱处机在磻溪一带修行传道,排除杂念,前后有七年没有睡觉,冬夏只穿戴蓑衣斗笠,人称蓑衣先生。《金莲正宗记》还记录邱祖的师兄玉阳真人王处一祖师(公元1142-1217年)“夜则归于云光洞口,偏翘一足独立者九年,东临大海,未尝昏睡,人呼为铁脚先生4。”清代道教类书《重刊道藏辑要》所收《懴法大观》也有:“长春邱祖为诸真之领袖,作王祖之高徒……初进步于昆嵛山,继累功于烟霞洞,战睡魔于五夜,胁不近席者七年5。”与《金莲正宗记》说法类似。

石刻史料中较早提及邱处机践履“战睡魔”的一种文献为《清虚子刘尊师墓志铭》,作者系蒙元时期的全真高道李志全,其中引用邱祖本人的言论:“吾(邱处机)昔于磻溪、龙门,下志十三年,险阻艰苦,备悉之矣!日中一食,歉而不饱,夜历五更,强而不眠。除涤昏梦,剪截邪想。常使一性珠明,七情冻释6。”邱祖自述在磻溪、龙门每天只吃一餐,至五更而不睡。此外,史志经《玄风庆会图说文》、李道谦《全真第五代宗师长春演道主教真人内传》等全真文献也对此作了载述。可见此事的真实性不容怀疑7。

早期全真道修炼中的战睡魔

邱祖的弟子尹志平祖师(公元1169-1251年)也有过战睡魔的实践。尹志平,字大和,道号清和子,山东莱州人,全真教第六任掌教,曾随邱祖到撒马尔罕会见成吉思汗,掌教10年,退位归隐,谥号“清和妙道广化真人”。

在《北游语录》中,他曾追述自己早年于山东玉清观炼睡的经历:“吾在山东时,亦尝如此,稍觉昏倦,即觅动作,日复一日,至二十四五日,遂如自然,心地精爽……他人只知纵心为乐,殊不知制得心,有无穷真乐8”。

尹志平通过肢体运动制服睡欲,坚持了二十多天大有成效。他还有相关诗文流传《道友索茶》:“爽气自生常洒落,睡魔战退得清凉,有为终是归生灭,无事天然定久长9”。另外还有李志明祖师连续十年不沾席。于志可祖师从在道门以来五十余年衣不解带胁不沾席。这些全真道的早期修道者通过战睡魔这样一种特殊的修行方式,对抗睡眠这种日常生活行为,彰显异人之处。

早期全真道修炼中的战睡魔

2、白玉蟾与张三丰祖师

白玉蟾祖师(公元1194-1229年),字如晦、紫清,号海琼子、武夷散人。南宋道士,道教金丹派南五祖之一。著作经后人编撰为《海琼玉蟾先生文集》、《海琼白真人语录》、《海琼问道集》等,提出以精、气、神为核心的内丹理论,并且建立道团,树立教派规戒。关于战睡魔一事,白祖专门写作《屏睡魔文》一篇,首先感慨人生短暂,说明昏睡状态影响修炼,并在文末说:“吾虽曰睡魔之精,乃汝自身之一灵,神清则睡魔去,神昏则睡魔生,但睡其形而不睡其神可也,聚之为元精,蓄之为一灵,融之为太虚,放之为太清,令子住舍而留形,可以不死,可以长生。予笑曰:不知我之屏睡魔乎?睡魔之屏我乎10?”说明睡魔是自己身体精神中生发的恶念,需要通过保持精神清醒来驱逐睡魔,并且通过战睡魔可以实现个体的超越。

张三丰祖师(生卒年不详),元末明初道士,名君宝,字全一,文始派传人,武当派祖师。《重刊道藏辑要》收李西月编的《张三丰先生全集》包括两篇相关诗文,一为《力敌睡魔》:“气昏嗜卧害非轻,才到初更困倦生。必有事焉常恐恐,只教心要强惺惺。纵当意思形如醉,打起精神坐到明。着此一鞭须猛醒,做何事业不能成。”说明睡眠的危害以及保持清醒的好处。二为《鹧鸪天》:“战魔需战睡魔先,此是修行第一鞭。目下辛勤熬一夜,壶中日月换千年。筑基事,志要坚,须凭玄牝觅玄玄。神归气复体成丹,然后开炉讲炼铅11。”这首诗歌说明战睡魔的基础作用,只有先战睡魔才能展开之后的内丹修炼。

早期全真道修炼中的战睡魔

二、战睡魔的观念来源

战睡魔这样修行方式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重阳教化集》中就有一篇诗歌《丹阳继韵》:“不论赵州几椀,更不卢仝请唤。祷告太原公,免了睡魔厮翫。明灿,明灿,得见长生道岸12。”提及了修炼长生需要消除睡魔。考察战睡魔的观念来源,大概以下四个方面:

1.做梦、睡欲与咒法

在先民的观念里,做梦被认为是危险可怕的事情,梦中产生的幻影促成了宗教的产生。关于仙真与梦境的关系在《庄子·大宗师》中就有出现,“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不忧。”意为上古修习有成的真人睡觉时候不做梦。《钟吕传道集》总结了修行路上的十魔,其中做梦排在第二等,“所谓十魔者,凡有三等:一曰身外见在,二曰梦寐,三曰内观13。”做梦不仅会让人们陷入虚无的迷惑,而且也会影响身体,传统中医中就有鬼交的说法。

早期全真道修炼中的战睡魔

不仅做梦给修行者带来困扰,睡眠这样一种放松的状态本身也是一种诱惑,尹志平祖师认为人生有三种最基本的原始欲望,其中以睡欲为最,乃其他众欲之根源,因此,通过炼睡就可达到制欲。《清和真人北游语录》认为这是学道者入道之门径,其云:

“况修行之害,三欲为重(食、睡、色),不节食即多睡,睡为尤重,情欲之所自出。学人先能制此三欲,诚入道之门14。”《性命圭旨》的《卧禅图》也说:“古人有言,修道易,炼魔难,诚哉是言也。然色魔、食魔易于制伏,独有睡魔难炼,是以禅家有长坐不卧之法。盖人之真元常在夜间走失,苛睡眠不谨,则精自下漏,气自上泄,元神无依亦弃躯而出,三宝各自驱散,人身安得而久存哉?”以说明睡魔的危害。为了应对睡魔,早期道教中就出现了各种咒法,如上清经派的九宫隐咒寝魂之法,《云笈七签》收录的存礼安神度厄之咒、厌恶梦咒、太帝寝神灭鬼除凶咒,以及宋代神宵派的天民临卧咒等15。唐宋道教的内在转向,尤其是内丹修炼的兴起,促成了从咒法向战睡魔的转向。

早期全真道修炼中的战睡魔

2.追求纯阳

在传统观念中,道教崇尚阴阳平衡,阴阳平衡是生命的根本。但是唐宋时期道教在阴阳观念方面发生了转向,似乎开始出现了追求阳、贬斥阴的观念。炼睡又被称之为“炼阴魔”。全真教有时以阴阳理论解释战睡修行,认为睡眠属阴,醒觉属阳,所谓修行就是消阴存阳,最终达至纯阳。这一术语较早见于元好问《紫虚大师于公墓碑》,其云:“吾全真家禁睡眠,谓之炼阴魔,向上诸人,有胁不沾席数十年者16”。又王恽亦言:“全真家禁睡眠,谓之消阴魔,服勤劳而曰打尘劳,以折其强梗骄吝之气17”。“消阴魔”的说法当然出于文人之口,但无疑是得之于全真教徒,因为这与全真教内丹道中的“尚阳贱阴”观念若合符契18。

阴魔的观念还可能是来自佛教,在佛教中阴魔又称五阴魔,五阴是色、受、想、行、识,因此五者与烦恼,都是迷惑人的,五阴能毒害众生的佛性,故喻之为魔19,在各类楞严经中多次出現。另外在宋人诗文笔记中也有关于佛教战睡魔的说法,苏轼《赠包安静先生茶三首》中说:“建茶三十片,不审味如何。奉赠包居士,僧房战睡魔。”

早期全真道修炼中的战睡魔

3.苦修

早期全真高道通常采用苦修的方式,乞讨、远游、坐環、战睡魔、打尘劳都是苦修,由于早期全真道士并没有建构组织严密的教团,北七真施行的修炼方式往往各有特色,如前文所提的玉阳真人王祖就是苦修的代表,就酷爱苦修,曾经在悬崖峭壁上,单脚站立数年,或在沙石中长跪,膝磨烂至骨,又或者赤脚行走在山多砺石荆棘之中。另外广宁真人郝祖曾经在石桥下面打坐修行,不管河水涨落都不管,不言不语、一动不动六年。

后来随着全真教团的发展,早期的苦修方式在戒律中得到保留,战睡魔与坐環结合,成为坐環中的一个修持法门,保留在《全真清规》之中。《坐钵规式》中有“子时歌咏,教演诗词,以敌睡魔20”。说明在深夜的时候通过歌咏诗词的方式来抵挡睡意。《钵室赋》中有“妄心灭而寂照元神,真息调而融冲慧命。入坐时含光默默以虚心,开静时返视徐徐而出定。睡魔倏至,人人不觉头点身摇;昏障忽来,个个鲜知口开气迸。巡行专在于警提,挂牌务存于救正。当自返以谦柔,休昧己而强硬。本为生死修持,毋生人我辩竞。切宜起离昏散,抖搜精神。”这篇文字中说明了坐環时的艰苦,尤其是要抗拒睡意坚持修行。

早期全真道修炼中的战睡魔

4.心性学的发展

宋元以后儒释道三教合一的观念大为流行,出现了全真道、宋明理学、禅宗三个高峰,心性学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全真道围绕心性观念展开内丹修行及各种炼养方式,战睡魔就是一种修炼心性的方式,以保持性灵不昧。白玉蟾祖师的《屏睡魔文》中说:“元神离舍,涣散无归,真气去体,呼吸无主,云掩心天,波浑性海,慧镜生尘,智剑无刃,以兴为寝,以明为晦,冥然如鬼山,黯然如鬼谷。其酣兮如酒醉不醒,其暝兮如药酘酩酊,其滋味兮如旱鱼入网罗,其意思兮如饥鼠贪画饼,其鼾兮如雷霆搅万山,其竞兮如波涛落崖井。”在这里,睡眠导致心性的蒙蔽,元神涣散,不能守一归静,白玉蟾祖师用了几个比喻来说明其危害。那么战睡魔保持清醒实际上就是要回到原本的清静清醒状态,然后才能进行接续的各种修炼活动。

早期全真道修炼中的战睡魔

三、结语

通过上文可以看到,在早期全真道中,不仅有邱处机及其弟子关于战睡魔修炼实践的记录,而且有白玉蟾、张三丰等高道关于战睡魔的诗文流传。考察战睡魔的观念来源,道教传统中关于梦境与睡眠的观念与咒法处理方式,宋元以后对纯阳的追求和佛教的影响,苦修的修炼方式,以及新兴学的方式,这些因素都可能促成了全真道的战睡魔的修行方式。

战睡魔虽然只是全真修行中的一个小法门,但是可以由此窥见当时全真道士的修行观念,他们尝试打破日常生活的惯常状态,通过不睡、不食等特殊方式达成现实人生和生命主体的自我超越。

注:

1张广保,《全真道的创立与历史传承》,北京:中华书局,2015.8,页176。

2张广保,《全真道的创立与历史传承》,北京:中华书局,2015.8,页192。

3秦志安,《金莲正宗记》卷四至七,收入《正统道藏》。

4秦志安,《金莲正宗记》卷四至八,收入《正统道藏》。

5《懴法大观》卷五,收入《重刊道藏辑要》。

6 陈垣,《道家金石略》,第537页。

7张广保,《全真道的创立与历史传承》,北京:中华书局,2015.8,页192。

8《清和真人北游语录》卷一,收入《正统道藏》太平部。

9尹志平,《葆光集》,收入《正统道藏》太平部。

10白玉蟾,《修真十书上清集卷之四十二》,收入《正统道藏》洞真部方法类。

11《张三丰先生全集》,收入《重刊道藏辑要》毕集。

12王嚞《重阳教化集》,收入《正统道藏》太平部。

13《修真十书钟吕传道集》,收入《正统道藏》洞真部方法类。

14《清和真人北游语録》卷一,《正统道藏》正一部。

15万法勇,《道教的睡眠术》,山东大学硕士论文,2006年,页8-9。

16陈垣,《道家金石略》,第463页。

17王恽,《提点彰德路道教事寂然子霍君道行碣铭并序》,陈垣,《道家金石略》,第692页。

18张广保,《全真道的创立与历史传承》,北京,中华书局,2015.8,页194。

19陈义孝编,《佛教常见词汇》电子版。

20陆道和,《全真清规》,收入《正统道藏》正一部。

(本文为道教之音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图片来源自网络)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