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肖海明:《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类图画的比较研究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肖海明     时间:2017-03-21 10:14:19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摘要]本文将北京国家图书馆藏《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正统《道藏》所收《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藏外道书》所收《武当嘉庆图》和佛山祖庙博物馆藏《真武灵应图册》等文献中所见《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类图画进行集中的比较研究,以釐清这些图画的来龙去脉和传承关系。认为北京国家图书馆藏明永乐《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是此类图画的母本或最接近母本的版本,其后的各种媒材都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有所发展。

[关键词]玄天上帝瑞应图比较研究

一、四套《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类著作、图画简况

本文选取北京国家图书馆藏《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正统《道藏》所收《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藏外道书》所收《武当嘉庆图》和佛山祖庙博物馆藏《真武灵应图册》四部收录《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类图画的著作进行比较研究,首先对四部著作和图画简介如下:

(一)、《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

封面书名为《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全书共一百面,前十八面前图后文,所绘为明代永乐皇帝大修武当山时的灵应事件。其余八十二面为上图下文,所绘为真武生平和灵应事件。分前、后、续、别四集,书名为《新刊武当足本类编全相启圣实录》。该书文字与正统《道藏》所收《玄天上帝启圣录》一书相同,每两卷为一集,共八卷四集。《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应刻于明永乐年间大规模营造武当山宫观时期,“图刻极精,字作软体,白棉纸印,作蝴蝶装。因背脊散裂,被人从书脑处以线重钉,而由书口处两分之,遂使全书无一整叶,经重新修复,始得恢复原貌。”1

《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前十八面内容与正统《道藏》所收《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相似,具体目录如下:

1、黄榜荣辉,2、黑云感应,3、骞林应祥,4、榔梅呈瑞,5、神留巨木,6、水涌洪钟,7、玄帝圣号,8、天真显现(永乐十一年五月二十有五日),9、天真显应(永乐十一年五月二十有五日),10、圆光显应(永乐十一年五月二十有六日),11、天真显应(永乐十一年六月二十有一日),12、天真显应(永乐十一年八月十有七日),13、天真显应(永乐十一年八月十七日前光中再现),14、天真显应(永乐十一年八月十七日日光中三现),15、天真显应(永乐十一年八月十七日日光中四现),16、天真显应(永乐十一年八月十七日日光中五现),17、天真显应(永乐十一年八月十九日),18、天真显应(永乐十一年八月十九日复现)。整套图线条流畅自然,刻印精美,代表了明初高超的刻印水平。

(二)、《武当嘉庆图》

《武当嘉庆图》,又名《启圣嘉庆图》、《玄武嘉庆图》,该书由元代武当山天一真庆宫提点张守清主持编写,其弟子唐中一、刘中和绘图而成,于元武宗至大三年(1310)以前刊印。至大三年至延佑元年(1314),张守清在元大都建醮祈雨期间,邀请当时著名道士张与材、吴全节、赵汴,著名文人赵孟頫、虞集、张仲寿、鲍思义为《武当嘉庆图》作序,序文现存于《道藏》本《玄天上帝启圣灵异录》一书中。可见当时该图册的影响确实很大,是元代一次影响广泛的整合历代玄帝瑞应事迹的努力。张仲寿序云:“复取《启圣记》中数十图,加之圣朝高粱河示现龟蛇之瑞继其后,因曰《嘉庆图》。”1鲍思义序云:“思惟《玄帝实录》流布未广,作《嘉庆图》形诸有相而叙其事,自初至终,至为周悉。募工锓梓以传于世。”2元版《武当嘉庆图》原书已佚,现存明版《武当嘉庆图》收入1992年巴蜀书社出版的《藏外道书》第三十二册,由明代宣德七年(1432)真成道人徐永道重刊。该书的序言名为“重刊武当嘉庆图序”,既为“重刊”,那必然会依据以前的版本。因而笔者认为元版《武当嘉庆图》应在徐永道重刊的明版《武当嘉庆图》中保留了下来。

明版《武当嘉庆图》前半部分收录了《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中的所有十七幅图文和一张来自不同传统的“玄帝圣号”图文3,后半部分收录了其它六十幅曾收于元代《武当嘉庆图》的历代玄帝事迹。

(三)、《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

《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收于《道藏》洞神部纪传类,共一卷,十七幅图和十七条题记。该书不著撰人及成书时代,从故事内容来看,应为明朝永乐年间武当山道士奉旨编辑而成。明朝永乐皇帝曾大规模修建武当山宫观,本书正是汇集大修武当宫观时出现的各种祥瑞故事,如“神留巨木”、“水涌洪钟”、“榔梅呈瑞”等,绘成图画,进献给永乐皇帝,因而书名为《瑞应图录》。该书汇集了当时大修武当山的敕谕和碑文等资料,书末还附有《御制真武庙碑》,赞扬玄帝的功德。

(四)、《真武灵应图册》

《真武灵应图册》是描述真武大帝出生、修道、成仙和灵应故事的一批纸本彩绘工笔画。原件实物由八十二幅单页工笔彩绘图画和八十三条题记纸页组成,前者为传说中的真武大帝修道成仙、因果报应事迹画面,后者为同一故事或长或短的题记。八十二幅工笔彩图已托裱为镜心片的形式,镜片画心呈正方形,高宽相同,均为29厘米,精工绘制,设色鲜艳,富丽堂皇。画面风格基本一致,据几位当代工笔画家推测,应为数人联合完成。图右上侧画边写有泥金榜题,除个别彩图的边脚有点不影响画面的缺损外,绝大部分彩图保存完好。与工笔彩图相配的题记,书写在明代绵纸上,整纸纸面比对应的彩图画心稍大,除个别纸面存有漫漶水纹外,大多数都完整无损。《真武灵应图册》属传世无款宗教画,不署作者姓名和创作时间。原物现收藏于广东佛山祖庙博物馆。经笔者研究是明代作品。4

《真武灵应图册》中有四幅图属于《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类图画。

二、四套《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类图画的微观比较

从上文可知《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和明版《武当嘉庆图》均有18幅图和18条题记,《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有17幅图和17条题记,《真武灵应图册》有4幅图和5条题记属于《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类图画。本文选取黄榜荣辉、神留巨木、圆光显应三幅图画和题记,以《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图文为比较基准,与其它三套图中的相似图画和题记进行微观比较研究。

《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黄榜荣辉”图(图1),描绘了万民争睹永乐皇帝关于敕建武当山宫观之黄榜的场面。图中正中是一座亭子,上有“黄榜亭”匾额,並且用细小如蚁的正楷字將此道黃榜全部内容抄写在亭壁上。亭子的两旁各有一位手执棍棒的士卒在看守。亭前的通衢上,有官员、士卒、儒释道人士、平民、妇女儿童等各界人士,生动地象征了当时全国各族人民争睹黄榜的热烈场面。画面周围祥云缭绕、仙鸟飞舞,更烘托了这种热烈的气氛。

该图与明版《武当嘉庆图》“黄榜荣辉”图(图2)相比,明版《武当嘉庆图》画面比较模糊局促,亭前的人物也少了很多,画面较为简化。

该图与《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黄榜荣辉”图(图3)相比,《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图像更为简化,最大的变化是将“黄榜亭”三字以及永乐皇帝的圣旨都省去了,画面也模糊不清。

该图与《真武灵应图册》“黄榜荣辉”图(图4)相比,《真武灵应图册》充分利用绘画作品的长处,画面富丽堂皇,尤其是对万民争睹黄榜的描绘十分生动传神。从建筑风格来看,《真武灵应图册》该图与武当山的宫观建筑有许多类似之处,如屋脊上的龙吻,栏杆上的莲华柱头等。

《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黄榜荣辉”图题记共二十行,主要描述了永乐皇帝敕建武当山宫观的目的以及万民争睹黄榜的生动画面。其文为:

1、黄榜荣辉

2、国朝

3、敕命隆平侯张信、驸马都尉沐昕统率军夫二十余万,

4、敕建武当山宫观,

5、圣谕详明,具载

6、黄榜。永乐十年秋九月庚子之吉兴工,首以黄榜揭于玄天玉虚宫前通

7、衢之上,覆以巍亭,护以雕栏,丹漆绚耀,照映山林,使凡官员军民过于亭下,莫

8、不肃敬,伏睹

9、敕谕,则知兴建宫观之盛,发于

10、皇上诚心,特以昭答

11、神明,显佑

12、国家之惠。上荐

13、太祖高皇帝、

14、孝慈高皇后在天之灵,下为天下生灵祈福,岂不重且大哉!于是州之人民扶老携幼,

15、骇而聚观,盈街塞途,传闻一方,虽深山穷谷之民以及僧道亦皆相率争

16、睹,其长老莫不嗟叹,以为自有生以来所未尝见。是后亭上常有荣光

17、烛天,祥云旋绕,霞彩交辉,珍禽仙鹤,飞鸣翔集。侯与附马下逮士庶,于是

18、咸相庆曰,历代兴建宫观,无若今日之盛,宜其天人协应,祯祥若此,诚为

19、圣朝之盛事,万世太平之休征。谨因图其实,并誊写

20、敕谕于其上,使万代之下有所敬仰云。

该题记与明版《武当嘉庆图》“黄榜荣辉”图题记相比,主要差异为:该题记第二至第三行“国朝敕命”,《嘉庆图》为“永乐十年秋,皇帝命”;第五至第六行“圣谕详明,具载黄榜。永乐十年秋九月”,《嘉庆图》为“□帝御制祭文,致告于北极真武之神,是年七月”。第十五行“传闻一方”,《嘉庆图》为“传闻四方”。

该题记与《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黄榜荣辉”图题记相比,主要差异为:该题记第十五行“传闻一方”,《瑞应图录》为“传闻四方”;“僧道”,《瑞应图录》为“道释”;第十九行“并誊写”,《瑞应图录》为“并以誊写”;第二十行“敕谕于其上”,《瑞应图录》为“敕谕于其亭上”。

该题记与《真武灵应图册》“黄榜荣辉”图题记相比,主要差异为:该题记第十五行“传闻一方”,《瑞应图录》为“传闻四方”。

总体来看,《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黄榜荣辉”图题记与《武当嘉庆图》差异最大,与《真武灵应图册》差异最小。

《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神留巨木”图(图5),是描绘永乐年间修建武当山宫观过程中,在武昌黄鹤楼前江水中发现堪为栋梁的巨木,被认为是神留之材而准备运往武当山的场面。图中江水翻滚,有一根神木竖在江水中,两条船正在划向神木。岸上远处所见右边的楼阁建筑当为题记中提到的黄鹤楼,岸边有儒、释、士卒、平民等各类人围观,一位骑着白马的官员正在挥鞭指挥,此人有可能就是督运木材的主管工部侍郎郭琎。

该图与明版《武当嘉庆图》“神留巨木”图(图6)相比,除了黄鹤楼的建筑形制,“神木”的颜色等外,颇为相似。

该图与《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神留巨木”图(图7)相比,《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图像更为简化,画面模糊不清,巨木上也没有“神木”二字,但总体上图像较为相似。

该图与《真武灵应图册》“神留巨木”图(图8)相比,《真武灵应图册》在局部构图上,差别很大。如题记云“大木一根”,而在《真武灵应图册》中却绘大木两根,并且两根巨木横浮于江水之中,而不是立于江水之中。在运木情景的描绘上,《真武灵应图册》描绘的运木情景十分费力,而不是“亦不劳力”。《真武灵应图册》中将黄鹤楼等背景建筑隐去,增加许多人物形象,场面描绘更为丰富细腻。

《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神留巨木”图题记共十二行,主要描述了神留巨木于黄鹤楼前江水中,此木后来成为武当山玄天玉虚宫正殿大梁的故事。其文为:

1、神留巨木

2、国朝

3、敕命隆平侯张信、驸马都尉沐昕

4、敕建武当宫观,材木采买十万有奇,悉自汉口江岸直抵均阳,置堡协运。永

5、乐十年十一月初十日,工部侍郎郭进同吏部郎中诸葛平等督运木植

6、经过武昌,见有大木一根立于黄鹤楼前江水中,上露尺许,若石柱焉。奔

7、流巨浪,昼夜冲激,不假人为而屹然不动。随复探视,水深五丈五尺,而木

8、止长四丈,下又虚悬,众皆奇异。缆系于船,亦不劳力,而随至岸下,岂非

9、神留以需大用?遂令护运至山,沿江军民见者莫不咨嗟起敬,以为灵异。

10、侯与驸马于是具鼓吹迎送

11、玄天玉虚宫,复上闻于

12、朝,以为正殿之梁,使万代有所瞻仰。仍图其事附著于《启圣录》云。

该题记与明版《武当嘉庆图》、《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以及《真武灵应图册》“神留巨木”图题记内容完全相同。

《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圆光显应”图(图9),是描写永乐十一年五月二十六日,武当山大顶天柱峰圆光中圣像现形的情景。图中群峰耸立,中间一峰顶有金殿。天空中祥云缭绕,有三圈圆光,圆光内玄帝为古圣贤形象的文神真武,拱手在前,有两位天神双手执圭,侍立于后。

该图与明版《武当嘉庆图》“圆光显应”图(图10)相比,《嘉庆图》由于画面右侧附有题记,使图画变得狭长,看起来颇为局促,画面也较为模糊。

该图与《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玄帝应现图”第三图(图11)相比,两图最大的不同是《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没有榜题,在人物形象方面也有差异。

该图与《真武灵应图册》“三圣现形”图(图12)相比,基本构图相同,只是《真武灵应图册》图像更为清晰、美观,可见手绘本的优势显而易见。

《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圆光显应”图题记文字很少,只有两行,描述了永乐十一年五月二十六日,大顶天柱峰顶玄帝显灵现身的故事。其文为:

1、永乐十一年五月二十有六日,大顶天柱峰圆光再现,光中复有

2、圣像,二天神随立于后,下有白云拥护。

该题记与明版《武当嘉庆图》“圆光显应”图题记和《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玄帝应现图”第三图题记均相同。

该题记与《真武灵应图册》“三圣现形”图题记相比,主要差异为:该题记第一行“圆光再现,光中”,《真武灵应图册》为“圆光中”。

三、四套《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类图画的整体考察

从上节四套《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类图画的微观比较,再结合四套图的整体风格来看,我们发现这四套图无论在构图方面,还是在题记文字方面都非常相近,同出一源,北京国家图书馆藏明永乐《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是此类图画的母本或最接近母本的版本。《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所收图画构图精美,线条流畅,刻画细腻,人物众多、表情丰富生动,在三套版画中无疑是内容最丰富、刻印水平最高的。明版《武当嘉庆图》所收图画,画面整体布局比较局促,线条柔弱,图画较为模糊,有些图画上还有折痕,影响了画面的美观和完整。明版《武当嘉庆图》题记文字也模糊不清,时有文字脱漏,版本质量不高。《道藏》所收《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由于适应整体刻印体例的需要,所收图画较小,画面也多有模糊之处,有些内容还因为版面的问题而删去,影响了整套图画的质量。《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题记文字清楚、精美,充分体现了官修《道藏》的水准。《真武灵应图册》虽所收此类图画只有四幅,但设色鲜艳,绘制精细,有着较高的艺术水准。从画面内容来看,《真武灵应图册》绘画内容丰富,甚至比《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画面更为丰富。但在具体的图像表现上,《真武灵应图册》与其它三套版画有较为明显的不同,如神留巨木、榔梅呈瑞等图,这主要是因为《真武灵应图册》是纸本彩绘工笔画,比较版画而言,无论从构图、色彩上,还是人物描绘上,作者有着更大的艺术加工空间,当然《真武灵应图册》的那些无名作者的大胆创造,也是《真武灵应图册》能够成功的重要因素。由上可见,虽然四套《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类图画来源于同一个母本,但在各自实际的发展过程中都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与风格,并不是完全照单收录,反映出了图像发展的多元化趋向。

从四套《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类图画中的真武形象看,总体上都属于古圣贤模样的文神真武形象,真武身着袍服,作拱手状,谦恭内敛,与玄天上帝的威严显赫身份相应。在具体四套图的真武形象表现上又各有差异,《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和明版《武当嘉庆图》的真武形象大都披发长及后腰,并向外飘出,有临风飘逸之感,如《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天真显应(永乐十一年八月十九日复现)图(图13)、明版《武当嘉庆图》“天真显应”十七图(图14)等。两套图中都出现了真武头戴冕旒、天帝图形象的“玄帝圣号”图。《正统道藏》所收《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和《真武灵应图册》真武形象较为内敛,头发也不会向外飘出,更强调真武的文神特性。如《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玄帝应现图”第一图(图15)、《真武灵应图册》“三圣现形”图等。

《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和明版《武当嘉庆图》都有18幅图和18条题记,而《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有17幅图和17条题记,《真武灵应图册》只有4幅图和5条题记属于《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类图画。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差异呢?从《大岳太和山启圣实录》来看,明永乐最初流行的版本中应该就是18幅图和18条题记,明代宣德七年(1432年)真成道人徐永道重刊《武当嘉庆图》时也同样收录了18幅图和18条题记,但是到了正统《道藏》所收《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时,删去“玄帝圣号”图和题记,林圣智先生认为“玄帝圣号”图,“当是引用了版画以外的《天帝图》之类的科仪画像。在承继版画图像的同时,却又加入科仪系统的玄帝像,并且无碍地被何合为一体。”1《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在编入正统《道藏》时,编者可能认为将类似科仪画像的“玄帝圣号”图收如不合适,故将其删去。其实“玄帝圣号”图在本套图画中发挥着架设地上与天上瑞应故事沟通桥梁的独特作用,《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的前六篇黄榜荣辉、黑云感应、骞林应祥、神留巨木、水涌洪钟瑞应事迹都发生在地面上,而后十一篇应现图则以武当山为定点,全部发生在武当山的上空,这种从地面到天空的空间变化应该有一个仪式来过度,明版《武当嘉庆图》这样编排的目的正在于此。2从这一角度来看,正统《道藏》所收《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删去此图显然不妥,由于正统《道藏》的刊行影响巨大,也造成了后世的极大误解。至于《真武灵应图册》只有4幅图入选的原因是《真武灵应图册》的作者以太上老君八十二化为玄武之数为选择的数量标准,《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类图画和《玄天上帝启圣录》类图画两部分一共选择八十二幅,因此,《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类图画仅入选了四幅。由于整体入选数量很少,“玄帝圣号”图亦未能入选。

此外,北京白云观藏有一卷明代重彩绢本《太和山瑞图》,描绘了武当山在明初永乐时期出现了祥云、皂旗、宫观和真武大帝形象的过程,据说永乐皇帝就是依据此图在武当山大兴宫观。此图后由明代帝王赐给北京白云观珍藏。《太和山瑞图》也应属于《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类图画的范畴,但因与前述四套图差异很大,且该图至今没有公开全部图画,仍有待以后的深入研究。

更多链接:首届中国(吉林市)道教文化艺术周专题报道

(论文出自“北极镇天•万类咸亨”真武论坛”)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