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玄门说“玄”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王西平     时间:2019-03-22 13:59:06      繁體中文版     

《老子》书中,“玄”字出现有12次之多,大都作名词或形容词用,如“同谓之玄”、“玄牝”、“玄牝之门”、“玄览”、“玄德”、“玄同”,等等。第一章中的“玄之又玄”,两个“玄”,则作动词用。“玄之又玄”,就能进入“众妙之门”。这众妙之门,无疑即为“玄门”。玄门,后来成为道教的称谓之一。这“玄门”之称,究竟最早起于何时?我们现在无从确考。但就这一“玄”字,却有无尽的说头。

一、“玄”之由来

《说文》曰:“玄,幽远也。黑而有赤色者为玄象。幽而入覆之也。”玄象,即指天象。古人观天象,观到极远处,黒古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了。故而,将黑色与玄连在一起。《易· 坤》有“天玄地黄”之句,《诗·小雅·何草不黄》有“何草不玄,何人不矜” 、《诗·豳风·七月》有“八月载绩,载玄载黄”之句,这都是从颜色的角度用“玄”的。老子所说的“玄”,是“玄”的本有义,即“幽远”。浩邈的宇宙,幽远无尽,潜藏着神秘莫测的玄机奥妙,所以老子说“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有人从隶书“妙”字(图一)的偏旁,找到了甲骨文的“玄”字的象形根据。一个署名“心智玩家”写了一篇《老子写〈道德经〉的时候,“妙”字不是女字旁,而是“玄”字旁》的文章,载于“百度百家”,说:“请看后世写的篆书‘妙’字”(图二),“左边字符中的小点消失了,这两个小点是有大内涵了,后世书家已经不知其中的深意,就抹去了。但是,老子写《道德经》的时候,之所以会用到这个‘妙’字,看中的就是这两个小点。”“这两个篆书‘妙’字中的‘玄’字都点了小点,表示的意思就是‘认识到了隐性世界’

“心智玩家”的分析,非常精到!老子说“见小曰明”,这“两个小点”,何尝不是代表老子所“观”、“阅”到的微观世界,即“心智玩家”所说的“隐性世界”中的“小”呢?我所根据的《说文解字》,是中华书局1963年12月第一版印本,“玄”字条目最后有“古文‘玄’”(图三)字,与篆书中的“妙”字偏旁的“玄”是一样的。只是下面的圆圈下多了一个尾巴,与隶书相同。这完全可能就是甲骨文中的“玄”字。说明汉时许慎在著写《说文解字》时,见到过甲骨文中的“玄”字。

甲骨文是殷商时代文字,距今约有3600多年。还有人从“三星堆”的七个字符中的“S”形字分析认为:“S符近似甲骨文的‘玄’字(8),三星堆神-树上的神出鬼没鸟的嘴上就叼一铜丝,尾羽穿孔系有‘8’字形的铜丝钮。8形如绞丝、悬丝,其实也是宇宙气旋符,代表玄、神秘;……S如绞丝,如气旋,在此具有‘玄’的含意。什么人具有通天地与通玄的能力,自然是具有神灵的人了,……”①

这虽是一家之言,却能见出“玄”字起源的蛛丝马迹。“三星堆”在四川广汉平原,属彝地文化,一般认为,早于殷商一千多年,相当于汉族的夏朝。再往上溯,传说中的人文始祖太昊伏羲氏创立八卦,开启了中华民族的文化之源。《易经》八卦,玄奥无比,虽有难以计数的研究著述,至今没有人能够说清八卦预测的道理。中华文化,从源头上说,是玄奥文化。先民对宇宙万物的感知所显现的智慧,都深藏在神话传说和历史遗迹之中。“玄”的脉络和印迹,从起始就十分清晰。但,人们对“玄”的认识,一直处在感性层面。只有老子,才从理论上,也是从哲学的高度,对“玄”做出了系统、全面、深入具有说服力的准确把握和概括。

二、老子所说的“玄”

第一章的“玄之又玄”,如前所述。

第六章说:“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关于“谷神”,一般认为指脑泥丸。至于“玄牝”,历来注家,大都说不清楚。全真教南宗始祖张伯端《悟真直指》云:“谷神之动静,即玄牝之门也。这个门在人身为四大不着之处,天地之正中,虚悬一穴,开阖有时,动静自然,号之曰‘玄关一窍’,又号之曰‘众妙之门’、‘玄牝之门’,是为天地之根,盗机妙用,须从此处立基。”“玄关窍并无真位,但能修得其境,自能见得此窍,此窍能开能合,故曰门。”②这是我所看到的有实修体验的比较准确的解释。“玄牝”这个概念,自老子始。“玄牝之门”,就是“玄门”。修炼之“盗机妙用,须从此处立基”。所以,老子在第一章之后,首涉修炼,点出了“玄牝”,指出了“玄门”。第十章:“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婴儿乎?涤除玄览,能无疵乎?……”这里的“玄”,是讲修炼过程、修炼功夫的。何谓“玄览”? 就是“内观”,即静坐中的反观内照,不断排除杂思妄念,不留疵痕。也就是像一面镜子一样,无疵无瑕地反观内照。第十章的后半段说:“生之蓄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玄德,是天之德、道之德,非上德、大德可比。圣人通过苦修,而具有玄德。对于一般人,修炼要积功累行,所重的就是道德。老子从圣人修炼的高度,给一般人提出了“德行”高标准要求。

老子第五十一章“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重复出现。第六十五章曰:“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民之难治,以其智多。故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知此两者,亦知楷式;常知楷式,是谓玄德。玄德深矣远矣,与物反矣,然后乃至大顺。”又对“玄德”,再次作解,再次强调,说明老子对修炼者的“德行”的要求,是何等的重视!说到底,就是第一章的“常无欲,以观其妙”。修炼者能不能做到“常无欲”?说起来容易,真正能够做到,实在太难了!有人说“人皮难脱,人欲难泯。”这是真知真见啊!第十五章开头说:“古之善为士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是说修到较高层次,通玄啦!接着是对达到“玄通”层次的“善为士者”作了形象的描述:“夫唯不可识,故强为之容:豫兮若冬涉川,犹兮若畏四邻,俨兮其若客,涣兮若凌释,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浑兮其若浊。”以上老子“强为”描述了“有道之士”(即“善为士者”)七个方面的德性:谨慎、小心、庄重、松弛、敦厚、虚怀若谷、深不可测。这些品性是老子对“有道之士”的赞美,也是对执政者理想人格的期盼,对自我形象的表述。因为老子有修道的切身感受,所以才描写得如此真切形象。

此章最有名,也是常被误解的是“孰能浊以静之,徐徐自清。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几句。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将其写成对联式的条幅,悬挂墙壁,横批是“天道”。他的理解是:“谁能宁静下来并通过和出自这宁静将某些东西移动给‘道’,以使他放出光明?谁能通过成就宁静而使某些东西进入存在?天道。”(转引自《海德格尔思想与中国天道观》P352)这当然是隔靴搔痒。我们国家自古以来的诸多注家,也都没有将这几句真正读懂,解释五花八门。其实,这真正是讲修炼的过程和境界的。谁能以静定使浑浊渐渐变清,谁又能在长久的安静中渐渐生出动来,那他就会成为“有道之士”、“善为士者”,具备上述七种品格和德性。修炼者在安静而深定的层次中,必然有静极生动的过程和结果,就是体内气机发动,不一定在动态中,也可能是睡眠中。此后,你就会经常感到体内要窍有气机不停地回旋。这就是佛家说的“法轮常转”,道教所说的“胎息”,即“内丹”。这种修炼过程中动与静的关系,可以扩展到宇宙间万事万物发展变化过程中动与静的辩证关系;这种发展变化的过程、动静关系,就是规律,就是“道”。变化过程中的“静”是暂时的,而“动”是恒久的、根本的。

第十六章紧接着老子就说“至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云云,那是达到了“见小曰明”,“明白四达”,通天通地,通宇宙,通神明的至高境界。这就是第五十六章的“塞其兑,闭其门,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玄同”,在科学高度发展的今天,该如何作解?现在一般学者普遍认为,“玄同”就是同道。究竟怎么个同法,没有下文。修炼层次再高的人也不能等同于“道”。“道”是宇宙的总根源、总根据,谁能等同得了?只能是“和其光,同其尘”。用现代科学的概念来说,就是修炼到极高层次的人,性空了,心性所变化、发射出的声能、光能的波段、频率与道所生的大自然信息发生共鸣、共振了,这才“同”了,“合一”了。难道这些不是太玄妙了吗?玄妙之同,不就是“玄同”吗?老子所说的“玄”,是指科学能探测得到和探测不到的微观世界的一切的一切,无限远,无限大,无穷尽,难以言说,难以描状。但老子都观到、阅到了,也言说、描状了。现在我们看,老子关于“玄”的论述多么系统!层次多么分明!由此也可以看出《老子》一书的编排多么缜密精到!许多学者认为《老子》的分章,只是“大致的安排”,或者要将“德篇”放在“道篇”之前,都是没有真正读懂《老子》而所作出的妄断!

三、后世对“玄”的解说

《老子》将“玄”的意蕴、境界,已经阐发到了极致,后世的诠解,大多难尽其义。河上公曰:“玄,玄天也。谓有欲之人与无欲之人同受气于天。”张衡说:“玄者无形之类,自然之根。”(《御览》引《玄图》)《广雅》曰:“玄,远也。”《释名·释天》:“天,又谓之玄。”杨雄《玄天·玄樆》曰:“玄者,幽樆(lí)万类而不见形者也。”……说“玄”,不能不涉及“玄学”。这是魏晋时期出现的一种崇尚老庄的思潮,以《老子》、《庄子》、《周易》为“三玄”,被称之为“新道家”。玄学家在多方面论证了道家的“自然”与儒家的“名教”的一致性,一改汉代“儒道互黜”的思想格局,主张“祖述老庄”,以道家为主,来调和儒道。达官名士,多宗老庄,而使之成为“官学”。这也可以说是道家思想的复兴。然而,他们并没有真正领悟老子所说的“道”之真谛,虽然风行于魏晋,也断续延绵至宋代中叶,但却产生了不可忽视的流弊。鲁迅在《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一文中说:“何晏、王弼、阮籍、嵇康之流,因为他们的名位大,一般的人们就学起来,而所学的无非是表面,他们实在的内心,却不知道。因为只学他们的皮毛,于是社会上便多了很没意思的空谈和饮酒。许多人只会无端的空谈和饮酒,无力办事,也就影响到政治上,弄得玩‘空城计’,毫无实际了。”

为什么会产生“空谈误国”的流弊?这与玄学的代表人物对老子所说的“道”的领悟有偏差关系甚大。即以影响最大的王弼来说,他认为:“玄者,冥也,默然无有也。”其实,按甲骨文的“玄”字本义,不是什么都没有。前文已经说过,古“玄”字两个圆圈中的小点,有人认为“表示的意思就是‘认识到了隐性世界’”。《说文》、河上、张衡、《广雅》、杨雄对“玄”的解释,虽然不能做到精准,但却不是直言“无有”。作为“玄学”的代表人物之一的王弼,将“玄”却完全虚无化了!离开了老子所说的“道”,而偏重于谈“玄”,且无视于“道”的实质,这就不可能不产生流弊。西晋末年至东晋初颇为活跃的葛洪,曾经批评过“玄学”,但也深受“玄学”影响。他所著《抱朴子》首章“畅玄”,1500余字,洋洋大观,专题论玄。开头说:“玄者,自然之祖,而万殊之大宗也。”后文又提出了“玄道”这个概念,将“玄”与“道”等同起来。老子没有“玄道”这个说法。老子对人类思想、哲学,最大的贡献,就是给中华文字的“道”字,赋予了特定的内涵。古今中外,高人如林,没有人能否定老子关于“道”的高论。只能是无尽的探索,研究,论说!《老子》第二十一章,言之凿凿“道之为物”,是说“道”是物质性的存在,“惚兮恍兮”中有象、物、精、信。不是什么都没有。“玄”,主要体现的是“道”的形而上方面的内涵、状态,并不是“道”的全部。“道”,还有实在性的一面,古往今来,大多研究者依从《易经》“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的说法,普遍忽视了“道”的物质的实在性这一面,将“道”说得过分玄虚,使“道之为物”的物质性这一面架空了,消解了。

葛洪认为“玄”是自然、万殊“之祖”、“之大宗”,这夸大了“玄”的作用,是受了魏晋“玄学”之时风的影响,极力“畅玄”所作的判断。葛洪的《抱朴子》,在道教“丹学”方面是一部成就卓著之作。有人认为:葛洪的“畅玄”与《庄子》,“都是其接续老子天道自然观的协变之声。是道家道教共有的交响乐。”其说甚是。但葛洪对“玄”的过分畅扬,却表现了他对老子所说的“道”,缺乏深入的理解。这也是魏晋“玄学”,流弊不断延续的原因之一。玄学的内涵被不断扩充,产生了包括山、医、命、卜、相在内的五种体系,内容十分庞杂,也可说是丰富,但却以“术”见长,为历代众多爱好者所热衷追寻,至今亦然,自有其存在的社会空间和土壤。存在就是合理的,我们不必去认真讨论。

四、玄学与科学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1923年中国学术界曾经发生过一场“科学与玄学”的大讨论。这场讨论由张君劢③在清华演讲“人生观”问题,说道:“科学无论如何发达,而人生观问题之解决,决非科学所能为力,惟赖人类之自身而已。”此一观点,立即引起科学家们的反驳。第一个站出来的是作为科学家之表率的丁文江④,写了万言《玄学与科学》的长篇大论,在报刊发表。接着,陈独秀、吴稚辉等名流,也参加进来,影响很大。这场论战前后历时5个多月,波及3、4份报纸,各方的文章近30篇,洋洋洒洒约25万字。

这场论战的时间,在“五四运动”之后不久,那时,科学就代表着进步。结果是丁派大获全胜。1925年,亚东图书馆将双方的文章结集,以《科学与人生观》为题出书以志纪念。梁启超、胡适为之作序。此书最近由辽宁教育出版社重印,收于《新世纪万有文库》,有兴趣者可以研读。关于这场论战,我们无法做出准确的评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单独以“玄学”与科学对垒,“玄学”会无有招架之力。如果以“道”来对科学,那将会是怎样呢?整部《老子》,把“道”放在至高无上的地位,“道”是宇宙万物产生的总根源、总根据。是人类学、社会学、哲学、政治学、经济学、生命学、天文学等多学科的思想库、智慧仓、百科全书。美国《纽约时报》把老子列为全世界自古及今最有影响力的十大作家之首。据“百度贴吧·《道德经》对世界的影响与古今中外名家评价汇总”所载:“在西方《道德经》的销量已经超越了《圣经》,跃居所有经典之上,现已荣登世界书籍排行榜榜首之位。”老子天下第一,名副其实。特别是老子关于“道”的论述,具有鲜明的现代科学意义:

一位德国科学家获得一项最新科学成果,他几乎翻遍所有哲学书籍,都没有找到他的科学成果原理的哲学依据。最后,在老子《道德经》上找到了。他异常兴奋地说:“现代科学的尖端,无非是老子在几千年前写的哲学著作的具体例证而已!” 美国从事高能物理研究的卡泼勒博土,惊奇地发现了老子哲理与高能物理现象的吻合。他感到“中国古代哲学思想的‘道’暗示着‘场’的概念、‘气’的概念与‘量子场’的概念。”有人在爱因斯坦家里的一个书架上发现了一本已经被翻烂的德文版《道德经》。1998年1月,诺贝尔奖巴黎宣言指出:“二十一世纪世界科技、文化命题要到2500年前的中国老夫子那里去寻找。”“老夫子”就是指老子。笔者撰写了《<老子>的现代科学意义》一文,发表于香港道教学院主办的《弘道》2016年第一期;又撰写了《老子所说的“道”之科学性》一文,发表于广州道教协会主办的《恒道》2017年秋季刊。“道”包含着科学,《老子》书中预言了现代科学。对于“玄”与“道”的关系,我还没有搞得十分明白,只能说些抛砖引玉之谈。

道,是玄的升华,涵概着玄。玄是道的形而上方面的内容和作用,是性灵、精神、思想、意识一类的无形的存在。这就是老子所说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这是成仙成道的路径和归宿。对于道教来说,玄门,这是毫无疑问的名、实两归。这个“玄”,是一个永远难以说透的话题,也是一个永远要做无尽探索的奥妙!“道”,是思想、精神、意识与物质的高度统一,是实在性与玄奥性的完美统一。(笔者撰写了《老子所说之“道”新解》一文,台湾《宗教哲学》作为首篇,发表于2017年9月号(总81期),对“道”作了较为全面的新解说。)但是,“玄”,对于世俗社会来说,总是会引起这样那样的误解。修道、术数之类,尽管屡禁不绝,却总是名不正,言不顺。然而,“道”,就大不一样了。它是具有科学内涵的哲学概念,得到古今中外政治界、学术界普遍的高度评价和认可。凭着《老子》文本在全世界崇高的声誉,广泛的流传,将会对人类社会发生更为深远而巨大的影响。美国著名学者蒲克明肯定地说:“《老子》是未来大同世界家喻户晓的一部书。”

注释:

① 草民眼里“三星堆”的那七个神秘的符号  百度快照  2016年6月22日

②《气功传统术语辞典》 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1988年8月第一版  第460页

③ 张君劢(1887—1969),政治家、哲学家,中国民主社会党领袖,早期新儒家的代表之一。江苏宝山(今属上海市宝山区)人。曾留学日本、德国,学习政治经济与哲学。国民党入台后,张君劢在海外组织“中国自由民主战斗同盟”,以“第三势力”自居。一生仅靠稿费与少量养老金维持,生活清苦。

④ 丁文江(1887—1936),字在君,江苏泰兴人,地质学家、社会活动家。中国地质事业的奠基人之一,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地质机构——中国地质调查所。《独立评论》的创办人之一。丁文江的身上,恰到好处的集合了专门科学家、科学事业的组织者和科学思想的传播者等多重角色。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道德经礼品订制

热门图文

更多
黄信阳道长书法作品纪念邮票
学道入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