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明代茅山隐士闵龄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赵 华     时间:2015-02-07 18:47:13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自展上公、郭四朝以来,直至陶弘景创立上清派茅山宗,将茅山隐士文化发展到极致。后来各代最著代表性的人物有唐代顾况、宋代周文璞、元代张雨、明代闵龄、清代笪重光,大多有过官宦生涯,具有博学多才、人脉通达的优势。他们隐居茅山期间,广交社会贤达,整理道教典籍,传播道教文化,为茅山道教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元代、清代两版《茅山志》就出自张雨、笪重光之手。闵龄前后隐居茅山十余年,各类典籍均没有详细的记载,大家对他不是很熟悉,笪重光《茅山志》中仅仅收录其《山居即事》诗作一首。闵龄《华阳编》湮没三百余年,直到1939年被民国时期藏书家王立中从贾贩之手购得,将此书转归志在乡邦文献的收集和整理许承尧,才开始对其人、其诗进行研究。这一珍籍现藏安徽省博物馆。

闵龄,字寿卿(?-1608年),歙县岩镇人,曾为茶商,万历间诗人。明代戏曲评论家、诗人潘之恒在《闵寿卿传》中介绍了闵龄的生平:“少谈剑术,既而习制举艺,则曰:此不过一人敌,一代名尔,何足多慕。且吾无上人心,敢掺上人技乎?由是学为诗若文,不问家人生产。故艺成而业日削于兄唐,仅存一室,犹不能容载。速之讼,致公元配吴孺人方娠,忧愤以殁。公叹曰:是尚可与处乎!则之宣城,就诸梅结词社。有嫠妇积厚而姿艳,因诸梅愿得赘公。公谢曰:糟糠人与罹难,吾不忍复有室。况二子能负薪矣,何以室为?遂飘然为三山游:结庐金山、采真句曲、招隐武夷……”--里社友弟潘之恒著。潘之恒自称“里社友弟”,表明与闵龄同里,二人均为歙县岩镇人。再见朱之蕃《闵君传》:“……殆长,卓荦不群。业儒,鄙于占毕章句;习韬钤骑射,又谓非太平美事。乃挟重资,侠游江淮间,喜狭斜行……弃而工诗,垂数载,诗名籍甚。所交皆荐绅贤豪,递相倡和……”(《我宇集》卷首,引自《手札七百通考释》第664页)。受江南中心城市商业文化的影响,万历年间岩镇社会风俗已不同于穷乡僻壤 ,此时私塾遍地,书院林立,文风昌盛、崇尚科举,由科举而入仕求取功名以遂治国平天下之志者,更是中国文人心目中享有崇高社会地位的帝国栋梁。诗人方弘静(1516-1611)曾云:“世际休明,邑之应试者几三千人,其与进于庠者七十人耳,而有力者求之且数倍,窭人子幸遇者,间亦什一,非卓尔不群,神明所助,不可冀也。”(方弘静.《素园存稿》卷十八《题黎秘书书陶诗册后//《四库全书存目丛书》“集部”121册,齐鲁书社1997:323.》)。此言形象反映了科举之难及徽人对举业的热衷。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世人都不遗余力地汇入科举洪流,而闵龄放弃举子之业,肆力诗文,结社里中,周游四方。

闵龄出游后之踪迹,林世徽万历乙卯(1615年)《挽诗序》说:“弃家学道于金山,结一沤庵以居。又入华阳洞朝三茅君。既而闻武夷幔亭之胜,复杖履而游。七闽流峙,先生题咏殆遍。居武夷数载,与吾乡陈司马孔震、洪水部懋文、徐孝廉惟和、曹宪长能始交最习,酬唱无虚日。晚年归老京口,箧中仅有遗稿数千言而已。其冢嗣太初君汇已杀青者为一帙。又丐诸名公传志赠言并余稿付之剞劂”。 可见,三十余年间,闵龄主要行踪是:从歙县到宣城—金山—茅山—武夷山,后又从武夷回到茅山、金山。于万历三十六年病故,葬于金山。

明代诸帝都对道教采取了尊崇的态度,在全国各地建设了成千上万座庙宇,使道教逐渐世俗化和民间化。受到道教文化浸染,闵龄对道教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他经黄山、武夷山、庐山至金山。历史上的金山寺由于历经朝廷的信仰不同,曾两度由寺改观。一次是在唐朝,曾把金山寺改为龙游观,将近二百年。又一次是宋朝政和四年,因徽宗赵佶奉道教,又将龙游寺改为神霄玉清万寿宫(道士观),为天下神霄第一。在此闵龄终完夙愿,皈依道教,这不仅对他的一生产生极大的影响,而且为他的文学创作增添了几分仙风道韵:天门阊阖翠云对,上帝玄都梵气重。珠殿森严当北极,金炉瑞霭耸孤峰。灵旗钟鼓空中建,羽珮箫笙月下逢。却忆逍遥香案吏,也应酌酒对芙蓉。(《我寓集》卷三)。诗中表现了对道教神仙世界以及心性养炼生活的强烈向往。

茅山原名句曲山,因传说西汉时茅氏三兄弟来此修道成仙而成名,历代宗师魏华存、杨羲、许谧、许迈,都曾在此修炼传道,自陶弘景开创了上清派茅山宗后,茅山历代传人,如王远知、潘师正、司马承祯、李含光等,都是声名卓著的道教宗师,更使得“茅山为天下学道之所宗”(颜真卿《有唐茅山元靖先生广陵李君碑铭》),甚至有“道门华阳,亦儒门洙泗”(柳识《唐茅山紫阳观玄静先生碑》)之说。在这种影响下,当闵龄游至茅山,便栖息隐居、修炼养生,研读《庄子》、《道藏》,成为“道侣”,道名合微,意为契合玄微,表明了其宅心山林之志,一心向道决心。其作《偕李育真入茅山》(《华阳编》)云:采真结伴入华阳,山色崟嵜一径长。踏破苍烟寻地肺,五云地洞百花香。就是闵龄一心向道的真实写照。

闵龄在茅山不仅研读道家经典,而且研习斋醮法事经韵,参加道教仪式: 葱葱瑞蔼绕神君,绛蜡金庐翳紫氛。建礼醮坛随羽珮,步虚仙乐奏玄云。(《朝三茅君》,《华阳编》)。

明朝帝王在茅山的崇道活动非常频繁,道侣成群,明廷颁赐《道藏》,道士阎希言游金陵募资以成殿阁,并引山泉灌溉稻田数十亩盛极一时。闵龄作诗志之,有《圣恩特旨命中贵赍送〈道藏〉乾元观,恭赋六韵纪胜,兼示诸霞侣》(《华阳编》)载:中使承恩下九霄,霓旌仙仗拥金貂。缄縢扃固群真簶,奉勅江南万里遥。句曲名山已字形,乾元古观毓仙灵。神碑仆立符昌运,特旨恩崇赐藏经。

闵龄又筑华阳馆以居,享受着谈玄论道、诵诗作对、煮酒饮茶、登临山水、游览胜景的休闲生活,其《山居咏怀》(《华阳编》)云:嘉树翳吾庐,茆茨不剪除。庭柯闲听鸟,盆岛闲观鱼。容于忘炊累,逍遥咏步虚。云霞真可托,岁月任居诸。是其归隐田园,超脱世俗的生活实录。肃驾从师适,披云礼玉宸。龙池闻上古,仙蜕自高辛。叱石羊群起,驱车鹿队驯。长歌逢桂父,同醉洞中春。(《从李师游玉宸观回至窍妙洞小饮》,《华阳编》),更是反应出“道侣”生活的适意。

闵龄在茅山先后居住十几年,年及至五旬,作《五旬咏怀简诸亲故知己》:年运既知非,行歌拾蕨薇。尘氛销骨傲,裘马谢轻肥。矢志归玄漠,凝神契道机。形臞犹野鹤,长与世情违。(《华阳编》)。表明了对现实社会的深切感慨和对自然淡泊的隐逸生活的向往,情致深长。六十岁时,二子上山为之做寿,期间他到武夷山三年,后又回华阳,可见茅山道教对闵龄的影响一直到其晚年。明代徐熥《送闵寿卿从武夷还金山兼隐华阳洞》记载了这段经历:“历遍清溪九曲深,麻衣随意住云林。阴符一卷蛟龙护,秋笛数声猿鹤吟。玉洞烟霞通地肺,金山台殿影波心。怀五岳平生志,未得从君学向禽。”期间有《步虚词三首》云:夙根禀灵姿,幽抱希真仙。内景凝吾神,弗婴物欲迁。元英守中黄,帝乙居上玄。炼液鼓太和,虚夷返象先。手把南华经,逍遥咏大年。结习厌尘坌,玄心抗云霄。采真武夷曲,览胜金山椒。修药华阳洞,浴丹明月瓢。日驭茅君鹤,远寻王子乔。悠哉恣所适,八景何峥嵘。朝吸吉云露,暮餐神瀵英。澡沦伐毛髓,衰颜返胎嬰。托兹汗漫游,仿佛凌蓬瀛。长啸昆仑巅,振衣芙蓉城。左招羡门子,右揖安期生。飘摇入郁罗,步虚谒玉清。(《华阳编》)。

闵龄诗歌植根于徽州,中年出游茅山,以至名不见载于徽州史志。潘之恒在《闵寿卿传》云:“三十年间,不复一诣城市。所居有集行于世,如一沤、蝉脱、华阳、我寓诸草是。已序者为张见洛、屠长卿、张涵一、邓孝孺文,咸当其才”。 现存诗作有《我寓集》、《一沤集》、《武夷集》、《华阳编》共诗五百四十九首,是目前所见闵龄诗歌的全部。在其所处的那个年代,茅山作为道教圣地,既是文人仕途失意时安身立命之处,也是他们世俗生活之余的消遣与精神寄托场所。闵龄“逃世”是一种人生价值取向,是其追求“情适”的本质,也和晚明变动的时代主题有关。他选择茅山作为栖息之地,虽然身处世外,但与世俗社会仍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与世俗文人的诗文唱合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这些都可以视作对茅山道教文学的间接影响,这种影响虽是无形的,却是非常深远的。

(本文作者:句容市道教协会   赵华)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道德经

道教访谈

更多
携手合作共建二级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