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清初苏州道士李朴其人其事


来源:中国道教协会网站     作者:黄新华     时间:2016-11-03 10:25:04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明末清初,苏州道士李朴“善画工诗”,不仅精于道教正一派斋醮法事,且精熟全真南宗心法,著有《火候宗源》、《还丹宗旨》等丹道修炼著作。此外,他还为康熙年间(1662-1722)刊刻的道教内丹学集大成之作——《性命圭旨》撰写序,而康熙刊刻版《性命圭旨》中所收入的《紫中道人答问》一篇,更是出自他之手。

李朴其人

李朴,字天木,号雪斋,又称紫中道人,吴县人。乾隆《长洲县志》、同治《苏州府志》等苏州地方史志对其有简略记载。《吴郡甫里志》收录的许虬撰《冲白先生传》中,则较为详细地记载了李朴的生平。

李朴“家世浙之龙邱,大父荣鈇徙于吴,遂为吴人。先是母梦月影入怀,觉而有娠,于万历庚戌二月二十日生先生于金阊里”。1万历庚戌为1610年,这与清代嘉兴人朱德滋《寿天木李炼师六秩次雪樵韵》诗中所署“己酉二月二十日诞辰”2相一致。对于李朴的羽化,苏州地方志记载称:“康熙庚戌秋,梦青衣谓曰上帝召汝,遂凝坐而化。”3对此,许虬的记载则更为详实,称“先是先生拜章金阙,恍睹戌年戌月清河开化八字。及偶示微疾,自知时至,嘱咐诸弟子勤修大道,励以五性九患之说,未几遂卒,实康熙庚戌九月初二也”。许虬还记载说:“先生窆藏日,诸弟子攀号追慕,私谥曰冲白先生云。”4李朴卒于紫微庵5,据《吴郡甫里志》记载,他的墓在吴县何山。

李朴自幼博闻强识,偶阅《黄庭经》等道教经典便能“心领神会”。因此有志于道教,年龄稍长,便厌弃尘嚣,“屏荤血,屡思弃家求道”,并最终于13岁入道苏州朝真观,拜月莲邹真人弟子朱凤源为师。

朝真观在苏州阊门外义慈巷,由道士沈道祥于宋景定(1260-1264)中建。明宣德元年(1426),张真人遣龙虎山道士杜文瑞居之,此地遂成为张天师途经苏州的驿站。正统十一年(1446),徐洞辉奏赐今额。“入清,法师施道渊、李朴皆居此,相继修葺。”6对此,《吴郡甫里志》称,李朴“幼与施亮生同受异人金丹火候性命宗旨”。7

施道渊是清初苏州著名高道,创立了穹窿山道派,续添天师正一滴血派谱系后十字,建名胜170余所,塑像8720有奇,对苏州道教的传播和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据彭定求《穹窿亮生施尊师墓表》,施道渊生于万历丙辰(1616)年,卒于康熙十七(1678)年,较李朴小6岁,他13岁入道朝真观,拜沈念常为师。8可见,两人相隔6年进入朝真观,虽所拜师父不同,但曾一起在朝真观学习。另据《玄妙观志》记载,施亮生“童真出家朝真观,遇异人张信符授以丹诀”。9方志所言李朴所受金丹火候性命宗旨,很可能即为张信符所受。

朝真观属于正一派宫观,“沈法师道祥开山以来,法席相传,类精科教祈禳斋醮之事”。10李朴虽随师学习斋醮科仪,却立志不群,究心大道,对道教内丹修炼念念不忘,他多次向师父询问修行的法门,但并没有得到任何答复。虽然如此,他并未放弃,殚精竭虑,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因此史志称其“笃志金丹大药,胁不贴席者三十年,顿悟玄妙”。11

李朴所顿悟的为紫清洞玄秘法,地方志称其“精熟紫清洞玄秘法”。紫清即是白玉蟾,据《道法会元·洞玄玉枢雷霆大法》称,白玉蟾从雷霆猛吏辛天君受洞玄玉枢雷法,后又付洞玄之法于泉州马居士之女马君,并形成了泉州蒲左丞、建宁翁雷室的传承谱系,至翁羽化时,嗣法者已有500余人。12朝真观有白紫清洞元法,自徐洞辉之后,不得其传。李朴深悟秘法不懈,最终得以顿悟。白玉蟾曾云游至苏州,并留有《诏建三清殿记》、《平江鹤会升堂》等文字。白玉蟾在《平江鹤会升堂》后的《结座云》中描绘了宋嘉定十四年(1221)苏州纯阳会的情况13。苏州的吕洞宾信仰以福济观为尊,而朝真观与福济观联系紧密,明朝时就曾被作为福济观下院,加之白玉蟾一脉入元以后道法兴盛,因此,朝真观中有白玉蟾留下的修真秘法也合常理。

李朴改修全真之后,独善其身之外,还不忘以道教法术济世利人,许虬称其“既宗全真之教,又自念非积功累行济世悯人,未免近于杨氏为我之学,乃更受拔幽度寘,祈晴祷雨,五雷斩勘之法,常于陈溪通神道院设荐亡道场。时经鼎革,为罹乱最苦之地,行法时有黑冥从地躍躍起;又常祈雨,雨霡霂而不骤,知其为冲和之应也”。14度亡荐拔、祈晴祷雨历来是道教法术泽被苍生的重要手段,李朴以通神道院为道场,开展济世利人活动。通神道院,据《苏州府志》记载,“顺治间道士李天木重修,在苏城东五十里,南通嘉禾,北接甫里,东连松江”,15为苏州的交通要道,也是受鼎革之乱祸害最严重的地区,李朴在此拔幽度寘,常有黑冥从地升起,祈雨时又能使降雨霡霂而不骤,足见其法术之高超。

除通神道院之外,许虬称“先生法幢所树,自朝真而外,在郡曰守中堂,先生结茅栖息处也,在甫里曰元白堂,受箓弟子汤天颖筑室以延先生。里人张仲琏、陆天佑又助田供众”。对此,《吴郡甫里志》等寺观卷中也有记载。李朴结茅栖息之地在甫里元白堂,与许虬所居较近,许虬“常从先生问至道之要,往复应答,倒峡靡穷,及远宦贵筑垂问,时时往来承示不动心之道”。16苏州史志皆称李朴“与人语,随机开示,使之了悟”。17陆解升天翼有《偶遇溪上同陈子三卿顾子弘一谒天木李炼师次韵和赠岁丰邜》,也称其:“一著机先传幻化,数言指点尽精微。倏然觉出尘嚣境,始信荷衣胜紫衣。”18可见李朴常能以简易平实的语言为人排忧解惑。

对于李朴的学识,昆山人归庄也是大为赞赏。康熙二年(1663)十一月,归庄途经甫里,久闻李朴大名,前去拜访,向其叩以玄理。在与柴集勋的信中,归庄记述了拜访的经过和感受。归庄称自己弱冠时,读程朱之书,对于二氏之书屏而不观,二氏之人拒而不交,近年来虽有接触四五位学道之人,但都是崇尚有为之辈,唯独李朴与之不同,对于有为之法不以为善,认为“当末劫之世,宜以静镇之,一切有为之法,皆所不尚”。归庄说自己对玄门书“止取凝神入气穴”几字,李朴也是大为首肯。而李朴在与归庄探讨玄理时,语言“简易平时,大抵谓道不离日用饮食,不必绝俗离世,长往深山也”,19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冲白先生传》记载李朴的从游弟子甚众,除上文提到的受箓弟子汤天颖等之外,有朝真钱自宁、白鹤张自某、回真周自弘、守中吴自恒、崇宁龚某、福济沈某、通神孙自杲、元白张自震、魏正冲。而其中最负盛名者,曰吕仙翁毖,世所称贞九先生者也。20吕毖,字贞九,明朝崇祯年间吴县人,明亡后隐居灵岩山小桃源为道士。著有《事物初略》三十四卷、《明宫史》等书。《苏州府志》等释道人物中有载21,归庄在记述自己拜访李朴一事时也提到“贞九之师李天木先生”。此外,还有“魏有恒,字元常,甫里人。玉藩之子也。幼好玄教,从学李冲白先生,为徒孙,精专其教,道术颇称神奇,为天师府法官。昆令程侯给有‘德孚泽沛’、‘道有真传’二匾额”。22魏有恒所得“道有真传”匾额,可以说也是对李朴的间接肯定。

明朝逸民身份

《吴门表隐》“朝真方丈”条称“真人名朴,善书画,明亡入道,不剃发,盖胜国逸民也”。23李朴“明亡入道”的表述虽不准确,但“胜国逸民”之说却有据可查。《吴门表隐》所录朝真观留存的李朴三件遗物中,有李朴“自绘真像”。《陈墓镇志》收有《朱士柽通神院谒冲白李大师像》24,说明朝真、通神道院等李朴所在的宫观都曾收有其画像。现存有禹之鼎画“明季李天木真人像”,画上题“甲辰二月廿二橅,原本在朝真观,禹之鼎画。略失笑意,余皆得韵”。可见该画为禹之鼎按照李朴自画像摹写。画中李朴留发着黄衣倚坐。

《百城烟水》收录王弘撰《臞庵过访守中堂有诗赋答》一诗也可间接证明此点。王弘撰,华阴人,字文修,一字无异,号太华山史,曾长期寓居江南。他持反清复明之志,康熙十七年(1678)荐博学鸿词,坚辞不就,顾炎武称其为“关中声气之领袖”。25其诗云:“落日秋江上,相看白发同。飘零怀故国,潇洒见高风。草履心常适,梅檀路转通。新诗多近道,合在布衣中。”26臞庵即徐崧,王弘撰曾为其著《起信录》作序。27徐崧也曾与李朴相熟,并在李朴羽化十一年后作《辛酉秋过守中堂访王山史征君兼忆昔友归玄恭李天木》追忆李朴28。王弘撰在过访守中堂时发出“飘零怀故国”的感慨,自然是因为有所触动,而触动的原因即是相似的明朝逸民情怀。此外,与李朴有所交集的文人也多为明朝遗民,如李朴的弟子吕毖,明亡后拜入其门下为道士,隐居灵岩山;康熙二年(1663)赴甫里拜访李朴的归庄,一名祚明,字尔礼,入清后更名祚明或称归藏等,顺治年间(1644-1661)曾暗中与顾炎武联系谋划抗击清朝统治,一生矢志不忘反清复明。

也正是因为李朴胜国逸民的身份,才使得他虽道术精湛,能随机开示,使人了悟,但《苏州府志》、《长洲县志》等官方编撰的地方史志对其都是简略带过,仅《甫里志》等乡镇一级地方志有较详细记载。《甫里志》等所收录的与之相关的诗文,也多是地方隐逸或同是对明朝怀有旧情之人所著,如《陈墓镇志》收有许云龙《挽天木李炼师》29,许云龙还写过《招载南陌游邺山》一诗,诗中有“一别近三月,相怀几度秋。……年年频到此”等诗句,表明其与邺山讲堂黄道周关系紧密,而黄道周曾自请募兵抗御清军,兵败被虏后对清廷数次绝食,拒绝投降,最终壮烈殉国。与之相反,在清初苏州具有道教信仰或与施亮生等道教人物交往频繁的彭定求、汪琬等苏州士大夫的诗文中,却鲜见有关李朴的记载。

李朴的绘画

李朴以“清初诗画家”入选《中国历史人物辞典》,辞典称其“善画工诗,顺治间作品流传甚多”。《苏州府志》、《昆新两县续修合志》等史志均记载其“善诗画,工书法”30,“临池挥翰,尤遒逸过人,至今尺蹏片纸犹为人间宝惜也”31。《陈墓镇志》还收入其《题松鹤图》诗一首:

不将踪迹浑鸡群,自向松巢伸白云。

清唳九皐天咫尺,此声宁许俗流闻。32

李朴的画存世较少,其中较为人所熟知的是署款“李朴指写”的纸本中堂。该幅画以麋鹿、山石、松树为题材,高170厘米,宽94厘米。画幅右侧偏下印有“朴印”(白文)和“口襃”(朱文)。徐石桥曾就此画作《指画创始人新说》一文,对潘天寿先生“指头画创始于高其佩”的论点,提出质疑。

指头画,又称指画、手指画、指墨画、手掌画等等,是以指头、指甲、手掌和手背作为工具,蘸水墨或颜色在纸绢上作画,是中国画的一种独特表现方法。徐石桥在文中认为,李朴卒于康熙九年(1670),而高其佩生于康熙十一年(1672),从署款“李朴手写”的画可以看出,潘天寿“指头画创始于高其佩”并不是历史事实。33由此,也足见李朴绘画的重要地位。

李朴与《性命圭旨》

相传出于尹真人高弟之手的《性命圭旨》是道教阐述义理及丹道法则的典籍之一,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全书分元、亨、利、贞四集,有图54幅,可谓图文并茂,理法兼备,被誉为内丹学集大成之作。该书刻本众多,清朝守一子(丁福宝)《道藏精华录》第七集、徐兆仁《东方修道文库》中《天元丹法》及台湾萧天石主编的《道藏精华》第一集之三中所收录的都为清康熙初年钱羽振监督再版刊刻的版本,这一版本所依据的则是明万历邹元标、佘永宁版本。

康熙初年版本《性命圭旨》中,有《〈性命圭旨〉序》一篇,署名“康熙上章阉茂病月谷旦紫中李朴书于守中堂”34。守中堂是李朴修行所在,在郡庙东长安弄内,康熙九年(1670)春,里士朱厚寰倡缘,道士李朴建。葛芝有“遂为千载乘云之人,敢忘三年筑室之义”刻于楹柱。35该篇序文之后,又有署名“康熙乙酉孟夏吴门尤侗”所撰的《序》。尤侗,字展成,一字同人,号悔庵、良斋、西堂老人、鹤栖老人、梅花道人等,苏州府长洲人,明末清初著名诗人、戏曲家,曾被顺治誉为“真才子”,康熙誉为“老名士”。据乾隆《长洲县志》“许虬”条称,“(许虬)与汪琬、尤侗辈相善”36,许虬曾为李朴立传,显然,尤侗与李朴之间也肯定存在着联系。可见《〈性命圭旨〉序》当为苏州李朴所著无疑。

比对明清两个版本的《性命圭旨》,除增加了李朴和尤侗的序之外,基本相同,但在清版的《性命圭旨》“亨”集与“利”集之间多出了《紫中道人答问》一节。尤侗在《序》中曾称,“周子修而广之,鼓聋发昧,功亦巨矣!”37说明再次刊刻时,周子(舆闲)加以扩充,而扩充的内容,即为序言和紫中道人的一段答问语录。

《紫中道人答问》是针对“客问:坐禅一事如何”而作的回答。在此文之前,《性命圭旨》中有《坐禅图》一篇,言坐禅的好处,认为“无事此静坐,一日如两日。若活七十年,便是百四十”。而“持孔门心法”是坐禅的首要窍门,文中称:

所谓孔门心法者,只要存心在真去处是也。盖耳目之窍,吾身之门也。方寸之地,吾身之堂也。立命之窍,吾身之室也。故众人心处于方寸之地,犹人之处于堂也,则声色得以从门而摇其中。至人心藏于立命之窍,犹人之处于室也,则声色无所从入而窥其际,故善事心者,潜室以颐晦而耳目为虚矣。御堂以听政,而耳目为用矣。若坐时不持孔门心法,便是坐驰,便是放心。坛经曰:心念不起名为坐,自性不动名为禅,坐禅妙义端不外此。38

即从耳目之窍、方寸之地(心)和立命之窍来阐释坐禅,认为坐禅即是身居室中而非堂中,以能够排除由耳目之门所受到的外界干扰。

《紫中道人答问》篇显然对《坐禅图》中的阐释并不认同,他首先提出“咽津纳气,是人行有药,方能坐化生鼎内。若无真种子,犹将热火煮空铛”,认为“若言守静兀坐,乃最下小乘之法,外道惑人之邪径耳”。在他看来,坐禅只是排除外界干扰,守静兀坐,那是最下乘的修行功法,道教的打坐修行,是因为“人行有药”,才能起到修行的效果,否则,就如同火烧空铛,不仅无法炼精化气,对身体也是有害无益。因此,真正的坐禅应该是精气神内外兼修,“夫精、气、神三宝,则撑持宇宙,总括阴阳。天地得之而含盖乾坤,人心得之则修仙做佛。唯有内有外,知之者可以兼而修之,不知者独修一物。独修者,乃顽冥之汉也;兼修者,能证仙佛之果也”。认为精气神是宇宙之精髓,是人修行的根本。对此,篇中提出了精气神不同的称谓、习性及在身中不同的修炼方法,并提出“自云:慧觉复,称道成,实所失。然可谓谬矣。若言坐禅之士,予所厌闻,故上古圣仙之贵,当于人类中修之”。39

此外,《性命圭旨》其他章节中,凡提到白玉蟾的8处,都直呼其名,仅《紫中道人答问》一章中称其为“白祖”。李朴自幼出家朝真观,得“白紫清洞元法”,属于白玉蟾门下,故称白玉蟾为“白祖”。可见,李朴不仅为康熙版《性命圭旨》作序,且《性命圭旨》中《紫中道人答问》一篇,也为其所著无疑。

注:

1、4、7、10、14、16、20、22、31.彭方周:《吴郡甫里志》,《中国地方志集成·乡镇志专辑》(6),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2年,第128、128、107、128、128、128、129、108、128页。

2、18、24、29、32.陈尚隆:《陈墓镇志》,《中国地方志集成·乡镇志专辑》(6),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2年,第352、351、352、352、352页。

3、17、30.金吴澜:《昆新两县续修合志》,台北:成文出版社,1970年,第619页。

5、15.李铭皖:《苏州府志》,台北:成文出版社,1970年,第3214、1228页。

6.吴秀之:《吴县志》,台北:成文出版社,1970年,第570页。

8.彭定求:《穹窿亮生施尊师墓表》,《四库存目·集部》246册,济南:齐鲁书社,1994年,第768页。

9.《藏外道书》20册。成都:巴蜀书社,1992年,第467页。

11.李远国:《神霄雷法》。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133页。

12.《道藏》29册,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1986年,第763-764页。

13.白玉蟾:《白玉蟾全集》,《道藏精华》第十集之二,台北:自由出版社,1983年,第1269页。

19.归庄:《归庄集》,北京:中华书局,1962年,第309页。

21.李根源:《吴县志》,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586页。

23、35.顾震涛:《吴门表隐》,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9年,第40、72页。

25.顾炎武:《顾亭林诗文集》,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第244页。

26、28.徐崧、张大纯:《百城烟水》,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第106页。

27.王弘撰:《山志》,北京:中华书局,1999年,第250页。

33.徐石桥:“指画创始人新说”,《东南文化》,1988年,第6期。

34、37、38、39.萧天石:《道藏精华》第一集之三,台北:自由出版社,1983年,第2、5、199、208-212页。

36.李光祚:《长洲县志》,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313页。

(本文作者:黄新华,单位:苏州市道教协会)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道德经

道教访谈

更多
携手合作共建二级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