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fw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道家精神专一

叶法善的故事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李宇林     时间:2020-08-11 15:43:35      繁體中文版     

《太平广记》中高道叶法善的神异故事

据《太平广记》记载:叶法善,字道元,唐代人。祖上是河南叶县人,后来迁居浙江丽水以南,四代人研修道学,行善救助疾苦而从不宣扬,不为人所知,还善于用符法弹劾或召致鬼神,奉道济物利人。母亲刘氏,一天昼寝,梦到天上流星飞入口中,随即吞咽下去,从此怀孕。至到十五个月才生下叶法善。七岁之时因玩耍掉到江中,三年后才回来,父母问他去哪里了,他说:“青童接引我,去他哪里饮了些云浆,因故停留了一会儿”另有说:“是青童接引,朝谒太上老君,太上老君喜欢我,因而多待了一会儿。”不到二十岁,身高九尺,额部有二个午字形的纹路。性格淳厚谦和,不吃荤腥辛辣。经常独处室中,有时游历山林川泽或者到山巅云雾缭绕之处;或者寻访山涧泉水之地。自他从神仙洞府回来后,已经有了驱使鬼神的法术。于是他便进卯酉山居住,他居位的地方临近大山,有一巨石正档路上,每次回来必须要环绕而避开它行走。觉得不便,就书写一道符,投到石上,不大一会,哪块巨石就飞走了,路也变得平坦了,众人都很惊奇。曾经游历括苍山白马峰,在一个石室内遇到三位神仙,都穿锦衣头戴宝冠,对叶法善说:“我们奉太上老君之命用机密的言语告诉您。你本是太极紫微左仙卿,因为校对道箓不认真,被贬谪到人间。应该快点立功救济百姓,辅佐国政,功德圆满,应当再复旧职。话说完后三位仙人走了。从此以后诛荡精邪鬼怪,扫除妖酋,所到之处勤力而行,以济物救人作为他的志向。他的叔祖叫叶靖能,是高宗朝的道士,也颇有点神力道术,高宗时在翰林院供职,做国子祭酒。武则天皇后临理国事,被贬到南方,终老在那里。当初高宗征聘叶法善到京城来,要他做高官,他却不应诏。后来自己请求做道士,这才到京城,出入宫禁。等到他主持的封禅中岳典礼事宜快结束时,随从车驾的人多数都得了重病,凡是受到他噀水念咒治病的人都痊愈了。西京长安,东京洛阳接受道箓的人不论文武官员,中外男女弟子有一千多人,受箓所得金银财物,都用在修缮宫观,资助贫困上,他对钱财从不爱惜。在京城待久了又辞归故里。路经之地,救济病困人等,无以数计。蜀地张尉之妻,死而重生,两人再结为夫妻。叶法善立即识别说:“这是尸媚之病”,若不赶快除掉她,那张蔚就要死了!叶法善书符一道,投符过去,其妻即化为黑气消散了。宰相姚崇,已经死亡的女儿,因为生前钟爱想念的很历害,叶投符就让她又活过来了。钱溏江常有巨大的蛤蜊,时常有人被它所害。渔民行旅乘船因而被淹死。叶即投符江中,役使鬼神斩灭它。除害灭凶,边远的地方都沾了他仙法道术的光。他遍游四海八方,名山洞天,也都是他喜欢的地方。叶法善十五岁时,中毒将要致死,看到青童对他说:“是天台山的苗君,用仙印飞去救您的”,这才得以毒解人安。又拜青城山赵元阳为师,学习遁甲之术;又和嵩阳韦善俊学习道书;向东到蒙山,遇到神人传授秘函;又抵达嵩山,神仙传授他剑法。曾经旅行徒步渡水,忽然沉入水波之中。对人说:“我差点淹死,七天后从水里出来,衣帽等都没被水浸湿,说是暂且和河伯游蓬莱呢。”

《太平广记》中高道叶法善的神异故事

武则天征聘他到京都长安,请求他对于几座名山用龙壁祭奠。中宗复位后,武三思尚且操持国政,叶法善因此屡次访察妖邪和吉祥之事,暗中保护中宗。这时中宗的兄弟相王(睿宗),睿宗的儿子李隆基(后为玄宗),都遭到武三思疑忌,处境危险,叶法善此时暗助相王,被武三思贬谪广州。广州百姓平素仰慕他的名声,都等待着见他一面。他乘坐白鹿,从海上而来,到了龙兴新修的观宇,远近来访的人都向他礼拜,敬仰他,给他带来很多的财物全都用于修缮观宇了。一年多后到洪州(南昌)西山,养神修道。景龙四年,辛亥三月九日,括苍山三位神人再次下降,传达太上之命说:“你应当辅佐我们睿宗以及开元圣帝,不能就此隐居山岩,以免耽误了您的重任。”说完就离去了。当时二位皇帝尚未确立,然而庙号年号,都已经事先知晓。这年的八月,果然有诏征入京城,等到平了韦后之乱,确立相王睿宗登帝位,后又玄宗承继大统。叶法善就在京城居住,辅佐玄宗皇帝,只要是些许吉凶动静,他一定会事先奏报皇上知道。刚好一次赶上吐蕃国遣使进贡宝合,自称内藏珍宝,说:“请陛下自己开启,不要再让他人知道其中的机密。”文武大臣们都默不作声。只有法善说:“这是凶函,请陛下不要开启,让蕃使自己打开,”玄宗答应了。等到蕃使把它打开,函中机关射出一箭,射中番使而死,果然如法善所说是凶函。

不久皇帝授给叶法善银青光禄大夫,鸿胪卿越国公,景龙观观主等职。他的祖父叶重,精通数术易理,会使用考刻召唤鬼神,在江湖间功德卓著,人们很敬重他。去世后皇帝赐为:“有道先生”。父亲叫叶慧明,死后追封为歙州刺史。叶法善请求把他的旧宅改为道观。皇帝又赐他道号叫“淳和”,有御制的碑和扁额,用以荣耀乡里。第二年的正月二十七日,忽然有鹤数百,从北方到行而至,翱翔云集在他的旧宅,徘徊三天,有祥瑞的五色彩云,覆盖着他的住地。庚申年的六月三日,甲申,报告说他在上都景龙观羽化。他的弟子们目睹天上仙真下降,都保守这个秘密不对外宣讲。二十一日,皇帝下诏追封金紫光禄大夫,越州都督。叶法善活了一百零七岁。他所居住的庭院仍然香气朴鼻,常闻仙乐之声。还有青烟直上若灯烛在天,多日方才熄灭。他事先就请求自己归葬故乡,再请皇上允许度他的侄子润州司马叶仲容做道士。皇上下诏:衢、婺、括三州协助安葬,并供给一切需用支出。临行引葬那天,皇上又下令百官穿白衣服在城门外给他送丧。

时在开元初年,正月十五日夜晚,玄宗移驾上阳宫观灯,尚方的工匠毛顺心精心设计架构彩楼三十多间,金翠珠玉,摆设在内。楼高二百五十尺,微风一吹,触动楼房彩灯佩饰,琳琅振响,如同新谱乐曲。灯饰多为龙、凤、螭、豹腾跃之状,好像并非人力所能及。玄宗看到非常高兴,急忙召请叶法善在楼下观看,人们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叶法善说:“灯影的盛况,的确没有能和它相比的,然而西凉府,今夜观灯盛况,也不亚于这里。”玄宗说:“您曾经去看过了吗?”回答说:“这很容易!”于是让玄宗闭目,相约说:“一定不要睁眼看,如果随意睁眼看,一定会有非常吃惊的事情。”如叶法善所说的办法,闭目的瞬间已在霄汉,不大一会儿两足已着地,叶说:“可以开目观看了!”刚看到灯影,就觉得蜿蜒曲折连绵有十多里远。车马人物填塞道路,男妇老少纷至灯下。玄宗一再称赞其盛况空前,无与伦比。于是即便请回,又闭目腾空而上。一会儿功夫,自身已经又到了楼下,而且刚才的歌舞曲调尚未结束。玄宗在凉州时,用镂刻的铁如意换酒喝。第二天让宫中使者,托嘱以其它事到凉州,因故寻找那铁如意回来,得以验证此事并非谬妄。又曾经在八月十五夜晚,叶法善和玄宗同游月宫,聆听月中天乐之声,询问曲名,回答说叫:“紫云曲”。玄宗平时就通晓音律,默记其声。回来后演奏天宫之音,起名叫“霓裳羽衣”。从月宫回来,路过潞州城上空,俯视城中寂静无人声,而天月之光照如白昼。叶法善见此美景请玄宗用玉笛吹奏曲子,当时玉笛还在寝殿之中,叶又命人去取来,顷刻就拿来了。曲子奏罢又投到城中一枚金钱就回去了。十天后,潞州上奏说:八月十五夜,有天乐降临潞州城,并且又获得一枚金钱,现在把这枚金钱进献给皇上。玄宗经常和近臣试察叶法善的道术,是否灵验,而他的道术无穷无尽,所经历的事情又都是如此的显而易见,几乎没有一个虚假的,所以皇上对他特别敬重。其他诸如追赶岳神、呼风唤雨、烹龙肉、祛妖伪等灵验之事都在他的传记中,此处不再详述。

有一次燕国公张说曾经到观里谒见他,叶法善请他吃酒,张说说:没有其他客人一同喝酒吗?叶法善说:“还有一位处士因久隐山林,性情过于谨慎,说话有点迟钝,颇好饮酒,一钟一石没有问题。”张说说请他过来饮酒,不一会儿处士就到了。看他的外形不到三尺高,然而腰部却有几围粗。让他坐在下手,双方行了拜揖之礼,那人也不大懂得应酬的礼节。送酒过来,怀盂之中的酒,即可饮尽,而且那人却神情气色不变。燕国公将要回去,叶法善忽然奋力起身拿着处士呵叱,说:“一点也不会高谈阔论,就知道沉溺在酒里,你有什么用呢?”因此斩杀了他,原来处士只是一个巨大的酒器罢了。

《太平广记》中高道叶法善的神异故事

叶法善经常对他的弟子们说:“一百六十年后,应当会有道术比我高的人,来卯西山居住。”当初叶法善居住四明山下,在天台山的东面。几年后,忽然在五月初一日那天,有一位老人到门口哭泣喊叫着求救,看门的人以为他有病求治,法善即引领向他询问,回答说:“我是东海的龙。玉帝敕令我主管八海的宝物,一千年,更换一次主管,没有过错的,就会超升证为神仙品位,我已在任九百九十七年了,这点小功德就要圆满了。有一位印度僧人施展他的幻术在此逞能,他住在海山的峰巅,昼夜使用咒语禁制,已经有三十年了。他的法术倘若成功后,海水就会被卷到天半空去,即在五月五日那天海水就会枯竭。这些宝物都是上帝用来控制生灵(生物、及人)的东西,一定会被使用幻术的僧人取走。五月五日午时,请求你用丹符救我。”到了日期叶法善敕令丹符飞往救治,海水恢复如故。那位僧人惭愧悔恨,跳海而死。第二天,主管宝物的龙,用车载着宝货奇珍来谢,叶法善谢绝说:“山林野外之地,本是修神养性的处所,用不着这些名贵的珠子和宝贝。”一点也没接受。因此对龙说:“这崖石之上,离水较远,只要给我们弄一汪清泉,就是替我们做了一件好事。”当天夜晚,听到风雨之声,等到天明一看环绕山头四面成了一道石渠,泉水流注其间,经历冬季也不枯竭,至到现在还称它叫天师渠。

又一说是:显庆年间,叶法善奉命在天台山修建黄箓斋这样的大活动,路过广陵(杨州),明天早晨将至瓜州,这一天,江边渡船上的船夫,都把船靠在岸边等候。时令正当季春三月,江岸日晴春暖。忽然有穿着黄白衣服的两位老人,相互交谈说:“乘此机会下一盘围棋,消遣一下吧!”随即向空中打召呼,不大一会,有一位把头发梳成两个小角的童子,分开波浪从水中出来,衣服不沾湿,一位老人说:“把棋具和席垫拿来。”瞬间,那童子就拿来了。在沙土上垫席,相对而坐,并约定说:“赌胜的就吃明天从北方来的道士。”两人为此话哈哈大笑,接着下棋子。下了很久,穿白衣的老人说:“您已经输了,只是没有美味的东西让我吃罢了!”抬头观望了好一阵子,漫步碧波,走到远处就没在水中了。那些船工们知道他们将要加害法善,为此都惶恐不安,等到第二天天亮,有宫中宦官驰马前来,督促置备舟船。船工们就把昨天看到的情形都告诉了他们,宦官们惊慌害怕。叶法善不久也到了,宦官们又把船工们的见闻禀知法善。法善微笑着说:“有这样的事吗?你们不必为此事担心。”当时叶法善的符咒道术都很神验,老少妇孺皆知。然而这些宦官及船工随行的人无不忧虑恐惧,法善知他们所想,催促他们解缆开船。离岸边不远,突然刮来暴风,风捲狂浪,天日昏暗。船中的人们相顾惊惧变色。法善平静地对侍者说:“把我的黑符取来,投掷到船头”。刚投下去,波浪即平静,又一会儿,恢复如常。法善回头对船工们说:你们招呼所有船工,沿江流十里上下,或者在芦苇滩头或者在水中小渚旁,那里会有一个巨大的鱼。你们把它拿来,可以卖很多钱。船工们听了他的话,走了几里小路,果然有一条大白鱼,身长一百多尺,周身有三十多围宽,僵死在沙滩上。走近发现,鱼脑部有个小洞,还从里面流出汁液来。船工们把鱼分割装船运载回来,左右临近的村庄里巷分吃鱼肉,将近一个月才吃完。

(李宇林道长整理)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上一篇:临水夫人陈十四:比妈祖还早的保护神
下一篇:没有了

道教中国化

道教访谈

更多
道教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