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江苏省道协副会长、金坛市道协会长、茅山乾元观住持尹信慧道长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时间:2011-05-25 17:01:00      繁體中文版     

乾元观里的飘飘仙乐 

来源:‘常州晚报 2011年5月23日


茅山乾元观住持尹信慧道长

重建后的乾元观  

 

文/本报记者 徐丹 通讯员 高清  图/本报记者 唐磊 通讯员 李燕良
 

茅山上有个仙姑村,村子附近某个山头上,坐落着茅山道教历史上著名的“五观”之一,乾元观。今天要向大家介绍的,就是省级非遗项目乾元观的道教音乐。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耳边萦绕的是古朴幽深的道教乐曲,观中住持尹信慧临别时赠送给我们的“乾元观坤道仙乐团”乐曲合集,其实不适合边工作边听,那种好像要把人引入飘渺仙境的音乐,时常会叫你走神。

住持尹信慧:

“那一年的雪景,一辈子不会忘记”

乾元观

1991年乾元观恢复重建之时,尹信慧就回到了她的出生地茅山,担任观中住持。在此之前,她已在杭州西湖畔葛岭抱朴道院修道多年。第一次来到乾元观,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眼前的景象还是让她久久难以平静:两块倒在草丛中的石碑,一口荒芜的古井,几间在夜晚能望得见星星的茅屋……

尹信慧答应回到家乡的道观当住持,和老道长朱易经的支持是分不开的,“他是文革之后第一届江苏道教协会的会长,从小就在乾元观入道的。1938年日寇烧杀乾元观时,他因为正好外出而幸免遇难。正是由于朱道长的积极奔走,乾元观才得以恢复。”尹信慧是朱易经道长叫过来当乾元观新住持的,“道长知道我在杭州,并且当时已经是抱朴道院的副当家了,问我愿不愿意回来,我答应了。老道长很开明,很信任我,当我提出是否可以组建坤道修炼场所(院中只有女性)时,他爽快地同意了。”

尹住持是个做事极有条理而韧劲十足的人,恢复道观的工作在她的主持下有条不紊地展开:在社会上吸收一批年轻的坤道徒,给她们传道授业,下文所提及的鞠崇学道长,就是那一批最早入道的;带领大家起早摸黑,开荒砍柴、拾砖拾瓦,重建道观;四处奔波,为道观建设筹集资金;成立“乾元观坤道仙乐团”,购置古琴、二胡、笛子、琵琶等多种乐器,培养道教音乐人才。

抱朴道院

尹信慧入道,是在高中毕业后,21岁。经家中一个当道长的远房亲戚介绍,她得知杭州的抱朴道院在招小道士,并且要求是高中生,于是就去了。对于这个影响一生的决定,尹住持现在解释为:“去的时候也是一知半解的,一定是我与道有缘,一切都在缘分之中吧。”

彼时的抱朴道院,恢复不久,与尹信慧一同入门的年轻人,共有6个。他们跟着各自的师傅,学习道教科仪、义理、音乐、书法、武术、医学……尹信慧无疑是这几个年轻人中最出色的,《茅山乾元观》中这样回顾她在抱朴道院的学习和生活:“她平时沉默寡言、埋头学道;处事持戒专一、落落大方;做事一板一眼、有条不紊;待人尊老爱幼、谦逊不傲……深深得到了前辈们的喜爱,各方面都表现得出类拔萃,以致朝山进香的信徒们要做斋醮,俱指明请她为大家祈福。尹道长诵经时所表现出的凝神、威仪、宁静,引领众多善男信女心灵深处对真善美的皈依……”

“老道长们都是多才多艺,但是每人都有自己最擅长的东西,我对什么都感兴趣,一项项跟在他们后面学习。”在抱朴道院的学习中,尹信慧最擅长最喜欢的,是道教音乐。“我记得那是1985年的2月17日,下着大雪,我们道院的住所,推窗就可看见西湖,老道长们散落而坐,弹古琴、拉二胡、吹笛子,雪安静地落着……那年的雪景,我一辈子不会忘记。直到现在,这个场景还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乾元观坤道仙乐团”

因为心中留存着那一年西湖的“雪景”,在乾元观的恢复工作中,“乾元观坤道仙乐团”的建立对于尹住持来说,是件非常重要的事。尹信慧当年在杭州学习道教音乐时,每天晚上,师傅教一句,徒弟唱一句,没有乐谱,全靠师傅们的口口相传。来到乾元观,因为弟子众多,加上百废待兴,在请示了朱易经师傅后,尹住持做了创新,一开始是她原唱,用录音进行教学。后来,观中请来了精通音律的张洪海老师,帮助整理、记录了100多首道教音乐的乐谱和唱词;尹住持还请来古乐老师们授课,派弟子到杭州学习古琴与古筝。

近几年,因为喜爱者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响,乾元观道教音乐在音乐会、出访交流中时常以单独的表演形式出现;实际上,道教音乐是道教文化与仪式中很重要的内容之一,在做道场、法事等各种道教仪式中即被广泛运用。

大弟子鞠崇学:“站在冬天的西北风口吹笛子”

每天学习音乐

有关年轻道长们在“乾元观坤道仙乐团”研习的经历,从观中大弟子鞠崇学的口中,我们又听得一些小故事。

鞠崇学和尹住持一样,从小都生长在茅山脚下,20岁那年,原本在常州市区某纺织厂打工的鞠崇学来到乾元观入道,她解释说:“相对于城市的生活,我更喜欢这里的清净。”在道观恢复建设之初,事事都得道长们自己动手,鞠崇学回忆:“早晨5点起床,5点半,师傅教我们练武,7点做早课一小时,之后挑水、砍柴、协助造房子。晚上每天我们都要学习乐器的。”    

与笛子的缘分

鞠崇学是“乾元观坤道仙乐团”中笛子吹得最动听的,与笛子的缘分,她也看作是注定的:“我还在上学的时候,班级里有同学带笛子来玩,怎么吹都吹不出声响,我说:能吹响不是很简单嘛!他们大笑起来,笑话我说大话,我不服气,就拿过来吹,还真给我吹响了!” 

“到了乾元观,师傅让我们每人挑件乐器来学,我想都没想,就挑了笛子。一次,我听师傅们说,只有站在冬天的西北风口吹笛子,才能练好,从此就照做了。那一年冬天,天天站在西北风口练习,大概一年不到的时间吧,就能吹奏得比较流畅了。有一次,师傅(指尹住持)和师爷(指朱易经)来了兴致,拉着二胡解闷,因为需要笛子的伴奏,我就不知天高地厚地加入了他们——从那一次之后,我就敢当着众人面演奏了。”   

 

心系众生不了缘――记江苏金坛乾元观举行道教文化广场落成庆典仪式暨第十届全国道教音乐汇演

作者:若宽法师   来源:慈云佛学院    2010-11-15 

11月6日上午,享有中国道教“第一福地、第八洞天”美誉的茅山东麓人山人海、热闹非凡,金坛茅山乾元观在此举行道教文化广场落成庆典仪式。来自中国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中国台湾及中国大陆各大名观近千位高道的拜贺,并用各自道派的科仪向这座千年古观的复建完工表达庆贺。 

国家宗教局副局长蒋坚永、中国道教协会会长任法融等出席庆典并讲话。中国道教协会常务副会长张继禹及省、常州市相关领导、金坛市领导出席庆典并为广场落成剪彩。 

金坛茅山乾元观历史悠久、远近闻名,迄今已有两千多年,是茅山道教历史上著名的“三宫五观”之一,同时也是江苏省唯一的坤道院,在中国道教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史称“秦汉神仙府、梁唐宰相家”。乾元观饱经沧桑、几度兴衰。1938年,陈毅率新四军第一、二支队挺进茅山,开辟茅山抗日革命根据地,得到乾元观住持惠心道长及全观道众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乾元观后遭日寇焚毁。1993年4月,经金坛市人民政府批准恢复乾元观道场,随后又相继建造了大罗宝殿、道众生活区等殿堂房屋近百间,乾元观开始了复兴的步伐。此次道教文化广场、玉皇殿的落成,标志着乾元观三期工程基本告成。 

“白云黄鹤道人家,一琴一剑一杯茶……”6日晚,随着国家宗教事务局副局长蒋坚永宣布开幕,以“道坛清韵、中华和风”为主题的第十届道教音乐汇演在金坛市体育馆精彩上演,来自新加坡、台湾、香港及大陆的8支道乐团同台献艺。两个半小时的演出高潮迭起,令4000多名海内外观众如痴如醉。省政协副主席张九汉、省宗教事务局副局长沈祖荣、市政协副主席赵敖祥等领导一起观摩了整场演出。 

歌者长袍加身,乐者一袭青衣,舞者白衣飘飘,茅山乾元观坤道仙乐团以一曲柔美的《道情》开场。当晚南京艺术学院专业舞蹈队首次倾情加盟,集歌、乐、舞为一体,更加形象地传达出道教清静无为、逍遥自在的教义思想,江南丝竹的韵味,透出温婉清雅。 

台湾松山慈惠堂的《曲牌联奏》,揉合了民间音乐,在展现中华文化的同时,让人们感受到阿里山的热情洋溢和悠扬流畅。 

湖北武当山道教武术音乐团,向人们展示了飘渺的仙乐和绝妙的神功,养生功、武当拳、武当剑,伴合着乐声一一亮相,赢得全场一阵又一阵掌声。 

整场表演在苏州姑苏仙乐团激昂的《将军令》中结束,将军升帐、士兵出征、全军凯旋……乐曲气势磅礴,令全场观众精神大振。在演出现场,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历届道教音乐汇演总导演刘红博士介绍说,道教音乐因伴随道教文化仪式存在于宫观之中,受世俗影响较少,所以保留了很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有着其他音乐不可替代的作用。 

金坛山清水秀,人文荟萃;金坛人重视文化、品味高雅;金坛人热情好客,情系众生。此次能参加如此盛大殊胜的法会与盛典,让人大开眼界,惊喜之余,又可重温旧梦,共叙旧缘,实乃缘于金坛乾元观的主持尹信慧的创举与盛情邀请,让我们这些游子共赴胜会。尹道长真正是一位女中强人,她舍已家成大家,舍一已之我成就无限的大我,从原来上无片瓦下无立锥的一片茅草之地,发展成现今规模庞大、气势辉煌、庄严巍峨的一座座殿堂,覆盖整座青龙山;从原来的崎岖不平的唯一的泥泞小路,开辟成为山上山下四通八达的一级公路,让人叹为观止,成为江南第一座坤道院,名震中外。不但硬件如此发达,内部建设也是飞速成长,1995年成立经乐团,从最初不到六七人的打拼,到现在发展成二三十人的坤道经乐团,培养高功、经师、乐师于一体,个个都有看家本领,其音乐从虚空、清远中透出深沉、典雅、令人肃然起敬。15年间,多次受邀赴山西、江西、浙江等几十个宫观展示交流,并16次出访台湾、香港、新加坡等地,在东南亚地区颇具影响力。 

一个女众放弃青春年华,舍弃享受人生的优越条件,毅然承担起恢复乾元观的重担,自认上这片土地开始,从此就在山里垦荒,怀着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对宗教的执着,对祖师的承诺,铁肩担道义,风雨无阻,从青龙山上下往返几十里,一个孤寂而骄健的身影时常隐梭于山间巷陌中,渐渐附近山里乃至城里的信徒感召而来,共同建设茅山而不遗余力。想当初我受邀于尹师兄与当地政府,从杭州过来,一起打拼两年,上山砍柴、下山开地,吃着自己种的萝卜白菜,咬得菜根香,道情浓浓长。闲来跟道徒们练琴读书,山涧清泉,松风明月,与天地精神相往来,自认为自己是山里一樵客,天地一闲人,那份清淡,让人怀念。山里的乡人好客,见到我们很是热心,远远就“陈师父好!”喊起来,那份情谊,永久不忘。道友之间,相处融洽;官员来访,自然亲切,毫无衙门之气,只觉得这片土地那么的自然纯净,大家都是为了挖掘文化,追寻先人足迹而奋斗。两年后,因家乡居士与老师太的召唤,返回故里,临别依依,挥泪而去。之后,身在佛门,心系道伴,唯有纯朴的情谊埋在心头。

时光流逝,大家各自忙碌,也没有时间来这片土地重温,不想这次法会却将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子召集一起,让人意外惊喜的是,分别几十年的朋友道伴却在这里重聚,说不出的欢喜与感叹。来自杭州的友人居多,有古琴老师,有道友居士;还有全国各地的道友,好多人还认得我,我却在记忆里搜索,直至道出名姓,大家重聚,都是受尹住持的恩惠。大家都说感恩她,能记得我们,将故人一个个邀请回来,看她现在的事业家大业大,依然是一袭道袍,事必躬亲,亲切温和,质朴大方,满腔热情。她经常跟我说,自己没有水平,做得不好,只能一步一个脚印,总是那么谦虚谨慎。我想只有如她这般的谦卑,才能成就如此的伟大;只有她如此宽阔的心胸,才能容纳海内外的游子聚集;只有她愿力的深广,才能完成这么大的道场,这就是她个人的魅力所在。自我走出道门,一直认为道教人才凋零不景气,从今天的气象看来,道教内涵无穷,大有前景,事在人为,相信将来的道路更加宽广。特别是在尹道长的带领下,茅山道教让人振奋,相反我们佛教队伍参差不齐,多了一份浮躁,应该在根底上下手,回归当下,重归自然,才能拥有宁静与祥和。 

法会结束,我在家人的带动下,去了常州天宁寺、扬州高?寺、大明寺,无锡灵山大佛,观太湖,看到江苏的土地广阔、道路平整、环境优美,大为赞叹,生在这一方的人有福报,真是人间天堂。“心净国土净”,依报庄严,但愿正报更庄严。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道德经

道教访谈

更多
携手合作共建二级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