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葛仙翁肘后备急方卷之七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葛洪     时间:2014-03-09 13:34:02      繁體中文版     

葛仙翁肘后备急方卷之七

治为熊虎爪牙所伤毒痛方第五十三

葛氏方,烧青布以熏疮口,毒即出,仍煮葛根令浓,以洗疮,捣乾葛根末,以煮葛根汁,服方寸匕,日五夜一则佳。

又方,嚼粟涂之。姚同。

又,煮生铁令有味,以洗疮上。姚同。

凡猛兽毒虫皆受人禁气,将入山草,宜先禁之,其经术云:

到山下先闭气三十五息,存神仙将虎来到吾前,乃存吾肺中,有白帝出,把虎两目塞,吾下部又乃吐肺气,白通冠一山林之上。於是良久,又闭气三十五息,两手捻都监目作三步,步皆以右足在前,乃止,祝曰:李耳,李耳,图汝非李耳耶,汝盗黄帝之犬,黄帝教我问汝,汝答之云何。毕便行,一山之虎不可得见。若逢之者,目向立,大张左手五指,侧之极势跳,手上下三度,於跳中大唤#1咄虎,北斗君汝去,虎即走,止宿亦先四凹#2如此。又,烧牛羊角,虎亦不敢近人。又,捣雄黄、紫石,缝囊贮而带之。

附方

《梅师方》:治虎伤人疮。

但饮酒,常令大醉,当吐毛出。

治卒为#3猘犬凡所咬毒方第五十四

疗猘犬咬人方。

先嗍却恶血,灸疮中十壮,明日以去,日灸一壮,满百乃止。姚云忌酒。

又云,地榆根,末,服方寸匕,日一二,亦末傅疮上,生根捣傅佳。

又方,刮虎牙、若虎骨,服一匕,已发如猘犬者,服此药即差。姚同。

又方,仍杀所咬犬,取脑傅之,后不复发。

又方,捣薤汁傅之,又饮一升,日三,疮乃差。

又方,末矾石,内疮中裹之,止疮不坏,速愈神妙。

又方,头发、猬皮,烧末,水和饮一杯,若或已目赤口噤者,折齿下之。姚云:二物等分。

又方,捣地黄汁饮之,并以涂疮,过百度止。

又方,末乾姜常服,并以内疮中。

凡猘犬咬人,七日一发,过三七日不发,则脱也,要过百日,乃为大免耳。

每到七日,辄当饮薤汁三二升,又当终身禁食犬肉、蚕蛹,食此发则不可救矣。疮未差之间,亦忌生物、诸肥腻及冷,但於饭下蒸鱼及就腻气中食便发。不宜饮酒,能过一年乃佳。

若重发疗方。

生食蟾蛛鲙,绝良验。姚同。亦可烧炙食之,不必令其人知,初得啮便为之,则后不发。姚剥作绘吞,蒜齏下。

又方,捣姜根汁,饮之即差。

又方,服蔓菁汁亦佳。

又,凡犬咬人。

取灶中热灰,以粉疮,傅之。姚同。又方,火炙蜡以灌疮中。姚同。

又方,以头垢少少内疮中,以热牛屎涂之,佳。姚同。

又方,挼蓼以傅疮上。又方,乾姜末,服二匕。姜汁服半升亦良。

又方,但依猘犬法,弥佳,烧蟾蛛,及末矾石傅之,尤佳。

得犬啮者难疗,凡犬食马肉生狂。

及寻常,忽鼻头燥,眼赤不食,避人藏身,皆欲发狂,便宜枸杞汁,煮糜饲之,即不狂。若不肯食糜,以盐伺鼻,便忽涂其鼻,既舐之则欲食矣,神验。

附方

《梅师方》:治狂狗咬人。

取桃白皮一握,水三升,煎取一升服。

《食疗》:治犬伤人。

杵生杏人,封之差。

治卒毒及狐溺棘所毒方第五十五

马嚼人作疮有毒,种#4热疼痛方。

刺鸡冠血,沥着疮中三下。若驳马用雌鸡,草马用雄鸡。姚同。

又方,灸疮及肿上,差。

若疮久不差者。马鞭梢长二寸,鼠矢二七枚烧,末,膏和傅之效。

又方,以妇人月经傅上最良。姚云神效。

人体上先有疮而乘马,马汗若马毛入疮中,或但为马气所蒸,皆致肿痛烦热,入腹则杀人。

烧马鞭皮,末,以膏和傅上。

又方,多饮淳酒取醉,即愈。

又,剥死马,马骨伤人手,毒攻欲死方。

便取死马腹中屎,涂之即差。姚同。

又方,以手内女人阴中,即愈。有胎者不可,令胎堕。

狐尿棘刺刺人,肿痛欲死方。

破鸡榻之,即差。又方,以热桑灰汁渍,冷复易,取愈。

《小品方》:以热蜡着疮中,又烟熏之,令汁出,即便愈。

此狐所尿之木,犹如蛇U也,此下有鱼骨伤人。

附方

《图经》云:治恶刺,及狐尿刺。

捣取蒲公草根茎白汁,涂之,惟多涂,立差止。此方出孙思邈《千金方》,其序云:余以正观五年七月十五日夜,以左手中指背触着庭木,至晓,遂患痛不可忍,经十日,痛日深,疮日高大,色如熟小豆色。尝闻长者之论有此方,遂依治之,手下则愈,痛亦除,疮亦即差,未十日而平复。杨炎《南行方》亦着其效云。

效方,治狐尿刺螫痛。

杏人细研,煮一两沸,承热以浸螫处,数数易之。

《外台秘要》:治剥马被骨刺破,中毒欲死。取剥马腹中粪,及马尿洗,以粪傅之,大验。绞粪汁饮之,效。

《圣惠方》:治马咬人,毒入心。马齿苋,汤食之,差。

《灵苑方》:治马汗入疮,肿痛渐甚,宜急疗之,迟则毒深难理。

以生乌头,末,傅疮口,良久有黄水出,立愈。

王氏《博济》:治驴涎马汗毒所伤,神效。

白矾飞过,黄丹炒令紫色,各等分,相衮合,调贴患处。

治卒青蛙蝮虺众蛇所螫方第五十六

葛氏,竹中青蜂螫人方。

雄黄、麝香、乾姜分等,捣筛,以麝罔和之,着小竹管,带之行。急便用傅疮,兼众蛇虺毒之,神良。

又方,破乌鸡,热傅之。

蛇,绿色,喜缘树及竹上,大者不过四五尺,皆呼为青条蛇,人中立死。

葛氏,毒蛇螫人方。

急掘作坑,以埋疮处,坚筑其上,毒即入土中,须臾痛缓,乃出。

徐王治蛇毒方。用捣地榆根,绞取汁饮,兼以渍疮。

又方,捣小蒜饮汁,以滓傅疮上。

又方,猪耳垢着疮中,牛耳中垢亦可用之,良。

又方,嚼盐唾上讫,灸三壮,复嚼盥,唾之疮上。

又方,捣薤傅之。

又方,烧蜈蚣,末,以傅疮上。

又方,先以无节竹筒着疮上,熔蜡及蜜等分,灌筒中。无蜜,单蜡亦通。

又方,急且尿疮中,乃拔向日闭气三步,以刀掘地作小坎,以热汤沃坎中泥,作丸如梧子大服之,并以少泥,泥之疮上,佳。

又方,桂心、栝蒌分等,为末,用小竹筒密塞之,以带行,卒为蝮蛇,即傅之。此药疗诸蛇毒,塞不密,则气歇不中用。

一切蛇毒。急灸疮三五壮,则众毒不能行。

蛇毒。捣鬼针草,傅上即定。又方,荆叶袋贮,薄疮肿上。

又方,以射罔涂肿上,血出乃差。

又方,以合口椒并叶,捣,傅之,无不止。

又方,切叶刀,烧赤烙之。

附方

《梅师方》:治蛇虺螫人。

以独头蒜、酸草,捣绞,傅所咬处。

《广利方》:治蛇咬方取黑豆叶,锉,杵,傅之,日三易,良。

《广济方》:治毒蛇啮方。

菰蒋草根灰,取以封之。其草似燕尾也。

《兵部手集》:主蛇、蜴、蜘蛛毒。

鸡卵轻敲一小孔,合咬处,立差。

刘禹锡《传信方》:治蛇咬竭螫。

烧刀子头令赤,以白矾置刀上,看成汁,便热滴咬处,立差。此极神验,得力者数十人,贞元三十二年,有两僧流向南到邓州,俱为蛇喷,令用此法救之,傅药了便发,更无他苦。

治蛇疮败蛇骨刺人人口绕身诸方第五十七

葛氏,凡蛇疮未愈,禁热食,食便发,疗之依初螫人法。蛇螫人,九窍皆血出方。取虻虫初食牛马血腹满者二七枚,烧,服之。

此上蛇疮败及洪肿法方,蛇螫人,牙折入肉中,痛不可堪方。

取虾蟆肝以傅上,立出。

又方,先密取荇叶,当其上穿勿令人见,以再覆疮口上,一时着叶当上穿,穿即折牙出也。

蛇骨刺人毒痛方。

以铁精如大豆者,以管吹疮内。

姚同。

又方,烧死鼠,捣,傅之疮上。

蛇螫人,疮已合,而余毒在肉中,

淫淫痛痒方。

取大小蒜各一升,合捣,热汤淋取汁,灌疮中。姚同。

蛇卒绕人不解方。

以热汤淋即解,亦可令就尿之。

蛇入人口中不出方。

艾灸蛇尾即出。若无火以刀周匝割蛇尾,截令皮断,乃将皮倒脱,即出。《小品》同之。

七八月中,诸蛇毒旺不得泄,皆啮草木,即枯死,名为蛇蚳,此物伤人甚於蛇螫,即依蛇之螫法疗之。

附方

《广利方》:治蛇咬疮。

暖酒,淋洗疮上,日三易。

《圣惠方》:治蛇入口,并入七孔中。

割母猪尾头,沥血滴口中,即出。

治诸入山草禁辟众蛇药术方第五十八

辟众蛇方。同前姚氏仙人入山草法。

辟蛇之药虽多,唯以武都雄黄为上,带一块,右称五两於肘间,则诸蛇毒莫敢犯。

他人中者,便磨以疗之。又带五蛄黄丸良。丸有蜈蚣,故方在於备急中,此下有禁法云,不受而行,则无验。

蛇毒勿渡水,渡水则痛甚於初螫。亦当先存想作大蜈蚣,前已随后渡,若乘船渡,不作法,杀人。

入山并不得呼作蛇,皆唤为蛇中之者,弥宜勿误。辟蛇法:

到处烧羖羊角,令有烟出地,则去矣。

附方

《广利方》:治诸蛇毒螫人欲死,兼辟蛇。

乾姜、雄黄等分,同研,用小绢袋贮,系臂上,男左女右,蛇闻药气逆避人,螫毒傅之。

治卒蜈蚣蜘蛛所螫方第五十九

葛氏方,割鸡冠血涂之。

又方,以盐缄疮上即愈。云蜈蚣去远者,即不复得。又方,盐热渍之。

又方,嚼大蒜,若小蒜,或桑树白汁,涂之。亦以麻履底土揩之,良。

娱蚣甚啮人,其毒殊轻於蜂,当时小痛而易歇,蜘蛛毒。

生铁衣,醋研取浓汁,涂之。又乌麻油,和胡粉傅上,乾复易,取差。取羊桃叶,傅之立愈。

附方蚯蚓、蝼蛄、蚕咬、蠼T尿及恶虫咬人附

《梅师方》:治蜈蚣咬人,痛不止。

独头蒜,摩螫处,痛止。

又,《经验后方》:烧鸡屎,酒和傅之佳。又,取鸡屎和醋傅之。

《圣惠方》治蜈蚣咬方。

用蜗牛擦取汁,滴入咬处。

《兵部手集》:治蜘蛛咬,遍身成疮。

取上好春酒饮醉,使人翻不得,一向卧,恐酒毒腐人,须臾虫於肉中小如米自出。

又《谭氏小儿方》:以葱一枝,去尖,头作孔,将蚯蚓入葱叶中,紧捏两头,勿泄气,频摇动,即化为水,点咬处差。

刘禹锡《传信方》:治虫豸伤咬。

取大蓝汁一碗,入雄黄、麝香,二物随意看多少,细研,投蓝中,以点咬处,若是毒者,即并细服其汁,神异之极也。昔张员外在剑南为张延赏判官,忽被斑蜘蛛咬项上,一宿,咬有二道赤色,细如箸,绕项上,从胸前下至心经;两宿,头面肿疼,如数升碗大,肚渐肿,几至不救。张相素重荐,因出家资五百千,并荐家财,又数百千,募能疗者。忽一人应召云:可治。张相初甚不信,欲验其方,遂令目前合药,其人云:不惜方,当疗人性命耳。遂取大蓝汁一瓷碗,取蜘蛛投之蓝汁,良久方出,得汁中甚困不能动,又别捣蓝汁,加麝香末,更取蜘蛛投之,至汁而死,又更取蓝汁、麝香,复加雄黄和之,更取一蜘蛛投汁中,随化为水。张相及诸人甚异之,遂令点於咬处,两日内悉平愈,但咬处作小疮。痂落如旧。

《经验方》:治蜘蛛咬,遍身生丝。

羊乳一升饮之。贞元十年,崔员外从质云:目击有人被蜘蛛咬,腹大如孕妇,其家弃之,乞食於道,有僧遇之,教饮羊乳,未几日而平。

又方,治蚯蚓咬。

浓作盐汤,浸身数遍,差。浙西军将张韶,为此虫所咬,其形大如风,眉须皆落,每夕蚯蚓鸣於体,有僧教以此方愈。

又方,治蚯蚓虫咬,其形如大风,眉须皆落。

以石灰水浸身,亦良。

《圣惠方》:主蛐蚁咬人方。

以鸡屎傅之。

又方,治蝼蛄咬人。

用石灰,醋和涂之。

《广利方》:治蚕咬人。

麝香细研,蜜调涂之差。

《千金方》:治蠼T尿疮。

楝树枝皮烧灰,和猪膏傅之。

又方,杵豉傅之。

又方,以酢和粉傅之。

又方,治蠼T虫尿人影。

着处,便令人体病疮,其状如粟粒累累,一聚惨痛,身中忽有处燥痛如芒刺,亦如刺虫所螫后,细疮S作丛,如茱萸子状也,四畔赤,中央有白脓如黍粟,亦令人皮急,举身恶寒壮热,极者连起,竟腰胁胸也。治之法,初得磨犀角,涂之止。

《博物志》:治蠼T虫溺人影,亦随所着作疮。

以鸡肠草汁傅之良。

《外台秘要》:治蠼T尿疮,绕身匝即死。

以燕巢中土,猪脂、苦酒和傅之。

又方,治蠼T尿疮。

烧鹿角,末,以苦酒调涂之。

钱相公方:疗蠼T尿疮黄水出。

嚼梨叶傅之,乾即易。

《胜金方》:治蠼T尿人成疮,初如糁粟,渐大如豆,更大如火烙浆庖,疼痛至甚,宜速用草荼,并腊茶俱可,以生油调,傅上,其痛药至立止,妙。

《圣惠方》:治恶虫咬人。

用紫草油涂之。

又方,以酥和盐傅之。

治卒虿螫方第六十

以玉壶丸及五蛄丸,涂其上并得。

其方在备急丸散方中。

又方,取屋溜下土,水和傅之。

治卒蜂所螫方第六十一#5

蜂螫人。

取人尿洗之。

又方,谷树、桑树白汁,涂之并佳。

又方,刮齿垢涂之。又,破蜘蛛,又煮蜂房涂之。烧牛角灰,苦酒和涂之。又断葫,揩之。又,嚼青蒿传之。

附方

《千金方》:治蜂螫人。

用露蜂房末,猜膏和傅之。《杨氏产乳》:蜂房煎汤洗,亦得。

又,《外台秘要》:挼薄荷贴之差。

又,《圣惠方》:以酥傅之愈。

沈存中《笔谈》云:处士刘汤,隐居住屋山,尝於齐中,见一大蜂鼠,为蛛网丝缚之,为蜂所腾坠地,俄顷,鼓腹欲裂,徐徐行入草啮芋梗,微破,以疮就啮处磨之,良久,腹渐消,轻躁如故。自后人有为蜂螫者,挼芋梗,傅之则愈。

治卒蝎所螫方第六十二

竭螫人。温汤渍之。

又方,挼马苋、大蒜。又,嚼乾姜,涂之,佳。姚方以冷水渍螫处,即不痛。水微暖便痛,即易水。又,以冷渍故布,拓之,数易。

新效方,蜀葵花、石榴花、艾心分等,并五月五日午时取,阴乾,合捣,和水涂之螫处,立定。二花未定,又鬼针草,挼汁傅之,立差。又,黄丹醋涂之。又,生乌头,末,唾傅之。嚼乾姜,涂之。又,射罔封之,温酒渍之,即愈。

附方

孙真人《食忌》:主竭螫。

以矾石一两,醋半升煎之,投矾末於醋中,侵螫处。

又,《胜金方》:乌头末少许,头醋调傅之。

又,钱相公《箧中方》取半夏,以水研,涂之立止。

又《食医心镜》:以醋磨附子,傅之。

又,《经验方》:以驴耳垢傅之差。

崔给事传。

《广利方》:治竭螫人,痛不止方。

楮树白汁,涂之立差。

治中蛊毒方第六十三

葛氏方,疗蛊毒下血方。

羖羊皮方三寸,得败鼓亦好、蘘荷叶、苦参、黄连、当归各二两,水七升,煮二升,分三服。一方加犀角、升麻各三两。无蘘荷根,用茜根四两代之,佳。

人有养畜蛊以病人,其诊法:

中蛊令人心腹切痛,如有物啮,或吐下血,不即疗之,食人五藏则死矣。欲知蛊与非蛊,当令病人唾水中,沉者是,浮者非。《小品》、姚并同。

欲知蛊毒主姓名方。

取鼓皮少少,烧末饮病人,病人须臾自当呼蛊主姓名,可语便去,则便愈。亦有蛇蜓合作蛊毒着饮食中,使人得瘕病,此一种积年乃死,疗之各自有药。又,蘘荷叶,密着病人外席下,其病人即自呼蛊主姓名也。

疗中蛊毒吐血或下血,皆如烂肝方。

茜草根、蘘荷根各三两,□咀,以水四升,煮取二升,去滓,适寒温,顿服即愈。又自当呼蛊主姓名。酋草即染绛草也。《小品》并姚方同也。

又方,巴豆一枚,去心皮,熬,豉三粒,釜底墨方寸匕,合捣为三丸,一丸当下毒,不可者,更服一丸,即下。

又方,盥一升,淳苦酒和,一服立吐,即愈。《小品》同。支方,苦酒一升,煮令消,服愈。又方,取蚯蚓十四枚,以苦酒三升渍之,蚓死,但服其汁。已死者,皆可活。

又方苦瓠一枚,水二升,煮取一升服,立即吐,愈。《小品》同。支方,用苦酒一升,煮令消服,神验。

又方,皂荚三梃,炙,去皮子,酒五升,渍一宿,去滓,分三服。《小品》同。

疗饮中蛊毒,令人腹内坚痛,面目青黄,淋露骨立,病变无常方,取铁精捣之,细筛,又别捣乌鸡肝以和之,丸如梧子大,服三丸,甚者不过十日,微者即愈。别有铁精方。

又方,猪肝一具,蜜一升,共煎之,令熟,分为二十服,秘方。《小品》同。支方分作丸,亦得。

又方,取枣木心,锉得一斛,着釜中淹之,令上有三寸水,煮取二斗,澄取清,微火煎得五升,宿勿食,日一服五合,则吐蛊毒出。《小品》、姚同之。

又方,雄黄、丹砂、藜芦各一两,捣末,旦以井华水服一刀圭,当下吐蛊虫出。

又方,隐荵草汁,饮一二升。此草桔梗苗,人皆食之。治蛊已食下部,肚尽肠穿者。取长股虾蟆青背一枚,鸡骨,支方,一分烧为灰,合,内下部令深入。

《小品》同。支方屡用大验,姚方亦同。

又方,以猪胆沥内下部中,以绵深导内塞之。

又方,五蛊黄丸 最为疗蛊之要,其方在备急条中。

复有自然飞蛊,状如鬼气者,难。

此诸种得真犀、麝香、雄黄,为良药,人带此於身,亦预防之。

姚氏疗中蛊下血如鸡肝,出石余,四藏悉坏,唯心未毁,或鼻破。

待死方。

末桔梗,酒服一匕,日二。葛氏方也。

支太医有十数传用方。

取马兜零根捣末,水服方寸匕,随吐则出,极神验。此物苗似葛蔓,缘柴生,子似橘子。

凡畏已中蛊,欲服甘草汁。

宜生煮服之,当吐疾出。若平生预服防蛊毒者,宜熟炙煮服,即内,消不令吐,神验。

又方,甘草炙,每合咽汁。若因食中蛊反毒,即自吐出,极良。常含咽之,水不虑药及蛊毒也。

又有解百毒散,在后药毒条中,亦疗方。

桑白汁一合服之,须臾吐利,蛊出。

席辩刺史传效二方云:并试用神验。

斑猫虫四枚,去足翅,炙,桃皮五月初五采取,去黑皮,阴乾,大戟,凡三物并捣,别筛,取斑猫一分,桃皮、大戟各二分,合和枣核大,以米清饮服之,讫,吐出蛊。一服不差,十日更一服,差。此蛊洪州最多,老媪解疗一人,得缣二十疋,秘方不可传,其子孙犯法,黄花公若於则为都督,因以得之流传,老媪不复得缣。席云:已差十余人也。

又方,羖羊皮方寸匕,蘘荷根四两,苦参、黄连各二两,当归、犀角、升麻各三两,七物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蛊即出。席云:曾与一人服,应时吐蜂兄数升,即差。此是姚大夫方。

附方

《千金翼方》:疗蛊毒。

以檞木北阴白皮一大握,长五寸,以水三升,煮取一升,空腹分服,即吐蛊出也。

又,治蛊毒下血。

猬皮烧,末,水服方寸匕,当吐蛊毒。

《外台秘要》:教急治蛊。

以白鸽毛、粪烧灰,饮和服之。

《杨氏产乳》:疗中蛊毒。

生玳瑁,以水磨如浓饮,服一盏,自解。

《圣惠方》:治小儿中蛊,下血欲死。

捣青蓝汁,频频服半合。

治卒中溪毒方第六十四

姚氏中水毒秘方。

取水萍曝乾,以酒服方寸匕,差止。又云:中水病,手足指冷,即是。若暖,非也。其冷或一寸,极或竟指,未过肘膝一寸浅,至於肘膝为剧。

葛氏,水毒中人,一名中溪,一名中洒东人呼为苏骇切,一名水病,似射工而无物,其诊法:

初得之恶寒,头微痛,目注疼,心中烦懊,四肢振浙,骨节皆强,筋急,但欲睡,旦醒暮剧,手逆冷,三日则复生虫,食下疮,不痛不痒不冷,人觉视之乃知。不即疗,过六七日,下部脓溃,虫食五藏,热极烦毒,注下不禁。八九日,良医不能疗。觉得急,当深视下部,若有疮,正赤如截肉者,为阳毒,最急。若疮如蠡鱼齿者,为阴毒,犹小缓。要皆煞人,不过二十日。欲知是中水毒,当作数升汤,以小蒜五寸,□咀,投汤中,莫令大热,热即无力,捩去滓,适寒温以浴。若身体发赤斑文者,又无异证,当以他病疗之也。

病中水毒方。

取梅若桃叶,捣绞汁三升许,以少水解为饮之。姚云:小儿不能饮,以汁傅乳头,与之。

又方,常思草,捣绞,饮汁二升,并以绵染寸中,以导下部,日三过,即差。

又方,捣蓝青汁,以少水和涂之,头面身体令匝。

又方,取梨叶一把,熟捣,以酒一杯和绞,服之,不过三。

又方,取蛇莓草根,捣作末,服之,并以导下部,亦可饮汁一二升。夏月常行,欲入水浴,先以少末投水中流,更无所畏。又,辟射工,家中虽以器贮水浴,亦宜少末投水中,大佳。

今东闲诸山县,无不病溪毒,春月皆得,亦如伤寒,呼为溪温,未必是射工辈,亦尽患疮痢,但寒热烦疼不解,便致死耳。方家用药与伤寒温疾相似,令施其单法。

五加根烧末,酒若浆水饮之。荆叶汁,佳。千金不传,秘之。又方,密取寥捣汁,饮一二合,又以涂身令周匝。

取牛膝茎一把,水酒共一杯,渍,绞取汁饮之,日三。雄牛膝,茎紫色者是也。

若下部生疮,已决洞者。秫米一升,盐五升,水一石,煮作糜,坐中即差。

又方,桃皮叶,熟捣,水渍令浓,去滓,着盆中坐渍之,有虫出。

又方,皂荚烧末,绵裹导之亦佳。

又服牡丹方寸匕,日三服。

治卒中射工水弩毒方第六十五

江南有射工毒虫,一名短狐,一名蜮,常在山间水中,人行及水浴,此虫口中横骨角弩,唧以射人形影则病,其诊法:

初得或如伤寒,或似中恶,或口不能语,或恶寒热,四肢拘急,旦可暮剧,困者三日,齿间血出,不疗即死。其中人有四种,初觉则遍身体视之,其一种正黑如墨子而绕四边,囗囗囗,犯之如刺状。其一种作疮,疮久即穿陷。一种突起如石,囗囗囗其一种如火灼人,肉熛起作疮,此种最急,并皆煞人。居囗囗囗地,天大雨或逐人行潦流,入人家而射人,又当养鹅鸭,囗囗食人,行将纯白鹅以辟之,白鸭亦善,带好生犀角佳也。

若见身中有此四种疮处,便急疗之。

急周绕遍,去此疮边一寸,辄炙一处百壮,疮亦百壮,则差。

又方,赤苋茎、叶,捣绞取汁饮之,以滓傅之。姚云:服七合,日四五服。

又方,胡蒜,令傅以拓疮上,灸蒜上千壮,差。

又方,白鸡矢白者二枚,以小饧和调,以涂疮上。

又方,鼠妇虫、豉各七合,巴豆三枚,去心,合猪脂,但以此药涂之。

又方,取水上浮走豉母虫一枚,置口中便差。云此虫正黑,如大豆,浮水上相游者。

又方,取皂荚一梃,尺二者,槌碎,苦酒一升,煎如饴,去滓,傅之痛处,差。

又方,马齿苋,捣,饮汁一升,滓傅疮上,日四五遍,则良验。

又方,升麻、乌翣各二两,水三升,煮取一升,尽服之,滓傅疮上,不差更作。姚同,更加犀角二两。

云此虫含沙射人影便病,欲渡水,先以石投之,口边角弩发矢,言口息两角能屈伸。

冬月则垫。

有一长角横在口前,弩檐临其角端,曲如上弩,以气为矢,用水势以射人,人中之便不能语,余状如葛氏所说。

治卒中沙虱毒方第六十六

山水间多有沙虱,甚细略不可见,人入水浴,及以水澡浴,此虫在水中着人身,及阴天雨行草中,亦着人,便钻入皮裹。其诊法:

初得之皮上正赤,如小豆、黍米、粟粒,以手摩赤上,痛如刺,三日之后,令百节强,疼痛寒热,赤上发疮,此虫渐入至骨,则杀人。自有山涧浴毕,当以布拭身数遍,以故帛拭之一度,乃傅粉之也。

又,疗沙虱毒方。

以大蒜十片,着热灰中,温之令热,断蒜及热柱疮上,尽十片,复以艾灸疮上,七壮则良。

又方,斑猫二枚,熬一枚,末服之,烧一枚,令绝烟,末以傅疮上,即差。又,以射罔传之,佳。

又方,生麝香、大蒜合捣,以羊脂和,着小筒子中带之行。今东间水无不有此,浴竟中拭RR如芒毛针刺,熟看见,则以竹叶抄挑去之。

比见岭南人初有此者,即以茅叶、茗茗刮去,及小伤皮则为佳,仍数涂苦苣菜汁佳。已深者,针挑取虫子,正如疥虫,着爪上映光方见行动也,若挑得,便就上灸三四壮,则虫死病除。

若觉犹惛惛,见是其已太深,便应依土俗作方术,拂出,乃用诸汤药以浴,皆一二升,出都尽乃止,亦依此方并杂囗囗。溪毒及射工法,急救,七日中宜差。不尔,则仍有飞虫囗囗囗啖人心藏便死,慎不可轻。

治卒服药过剂烦闷方第六十七

服药过剂,烦闷,及中毒多,烦闷欲死方。刮东壁土少少,以水一二升和,饮之良。

又方,於屋溜下作坎,方二尺,深三尺,以水七升,灌坎中,以物扬之,令沫出,取一升饮之,未解更作。

又方,捣蓝取汁,服数升。无蓝,只洗青绢,取汁饮,亦得。

服药失度,心中苦烦方。

饮生葛根汁大良。无生者,乾葛为末,水服五合,亦可煮服之。

又方,吞鸡子黄数枚即愈。不差更作。

服石药过剂者。

白鸭屎,末,和水调服之差。

又方,大黄三两,芒硝二两,生地黄汁五升,煮取三升,分三服,得下便愈。

若卒服药,吐不止者。

饮新汲水一升即止。

若药中有巴豆,下痢不止方。

末乾姜、黄连,服方寸匕差。

又方,煮豆汁一升,服之差。

附方

《外台秘要》:治服药过剂,及中毒烦闷欲死。

烧犀角末,水服方寸匕。

治卒中诸药毒救解方第六十八

治食野葛已死方。以物开口,取鸡子三枚,和以吞之,须臾吐野葛出。

又方,温猪脂一升,饮之。

又方,取生鸭就口断鸭头,以血沥口中,入咽则活。若口不可开者,取大竹筒洞节,以头注其胁,取冷水竹筒中,数易水,须臾口开,则可得下药。若人多者,两胁及脐中各与筒,甚佳。

又方,多饮甘草汁佳。

姚方,中诸毒药及野葛已死方。

新小便,和人屎绞取汁一升,顿服,入腹即活。解诸毒,无过此汁。

中耽毒已死者。

粉三合,水三升,和饮之。口噤,以竹管强开灌之。

中射罔毒。

蓝汁、大豆、猪犬血,并解之。

中狼毒毒,以蓝汁解之。

中狼葵毒,以葵根汁解之。

中藜芦毒,以雄黄、葱汁,并可解之。

中踯躅毒,以栀子汁解之。

中巴豆毒。

黄连、小豆、藿汁、大豆汁,并可解之。

中雄黄毒,以防己汁解之。

中蜀椒毒,中蜈蚣毒。二毒,桑汁煮桑根汁,并解之。

中矾石毒,以大豆汁解之。中芫花毒,以防风、甘草、桂,并解之。

中半夏毒,以生姜汁、乾姜,并解之。

中附子、乌头毒,大豆汁、远志汁,并可解之。

中杏仁毒,以蓝子汁解之。

食金已死者,取鸡屎半升,水淋得一升,饮之,日三服。

又方,吞水银二两,即裹金出,少者一两,亦足。姚云:一服一两,三度服之,扶坐与之,令入腹即活。

又方,鸭血及鸡子亦解之。

今取一种,而兼解众毒。

取甘草,□咀,浓煮,多饮其汁,并多食葱中涕,并佳。

又方,煮大豆,令涌,多饮其汁。

无大豆,豉亦佳。

又方,蓝青蓝子,亦通解诸毒,常预畜之。

又方,煮荠苨,令浓饮一二升,秘方。卒无,可煮嚼食之。亦可作散服之。此药在诸药中,诸药则皆验。

又方,凡煮此药汁解毒者,不可热饮之,诸毒得热更甚,宜使小冷为良。

带#6辩刺史云:岭南俚人毒,皆因食得之,多不即觉,渐不能食,或更心中渐胀,并背急闷,先寒似瘴。

微觉,即急取一片白银含之,一宿银变色,即是药也。银青是蓝药,银黄赤是Q药,久久者入眼,眼或青或黄赤,青是蓝药,黄赤是菌药。俚人有解疗者,畏人得知,在外预言三百牛药,或云三百两银药,余久任,以首领亲狎,知其药常用,俚人不识《本草》,乃妄言之,其方并如后也。

初得俚人毒药且令定方。

生姜四两,甘草三两,炙,切,以水六升,煮取二升,且服三服,服讫,然后觅药疗之。

疗方

常山四两,切,白盐四钱,以水一斗,渍一宿,以月尽日渍,月一日五更,以土釜煮,勿令奴婢鸡犬见,煮取二升,旦分再服,服了,少时即吐,以铜器贮取,若青色以杖举五尺不断者,即药未尽,二日后更一剂。席辩曾饮酒得药,月余始觉,首领梁坟,将土常山,与为呼为一百头牛药,服之即差,差后二十日,慎毒食,唯有煮饭食之,前后得差凡九人。

又方,黄藤十两,岭南皆有,切,以水一斗,煮取二升,分三服,服讫,毒药内消,若防己俚人药,常服此藤,纵得,自然不发。席云:常服之,利小便。

亦疗数人。

又方,都淋藤十两,岭南皆有,土人悉知,俚人呼为三百两银,其叶细长,有三尺微藤,生切,以水一斗,和酒二升,煮取三升,分三服,服讫,毒药并逐小便出,十日慎毒食。不差,更服之,即愈。

又方,乾蓝实四两,白花藤四两,出隽州者上,不得取野葛同生者,切,以水七升,酒一升,煮取半,空腹顿服之,少闷勿怪。单乾蓝捣末,顿服之,亦差。

又,疗腹内诸毒。都淋藤二两,长三寸,并细锉,酒三升,合安罂中,密封,以糠火烧四边,烧令三沸,待冷出,温服,常令有酒色,亦无所忌,大效。

若不获已食俚人食者。

先取甘草一寸,炙之后,熟嚼吞之,若食着毒药即吐,便是得药,依前法疗之。席辩云:常囊贮甘草十片以自防。

附方

《胜金方》:治一切毒。

以胆子矾,为末,用糯米糊丸,如鸡头实大,以朱砂衣,常以朱砂养之,冷水化一丸服,立差。

《经验方》:解药毒上攻,如圣散。

露蜂房、甘草等分,用麸炒令黄色,去麸,为末,水二碗,煎至八分一碗,令温,临卧顿服,明日取下恶物。

《外台秘要》:治诸药石后,或热噤多向冷地卧,又不得食诸热缅酒等方。

五加皮二两,以水四升,煮取二升半,候石发之时,便服。未定,更服。

孙思邈论云:有人中乌头、巴豆毒。

甘草入腹即定方,称大豆解百药毒,尝试之不效,乃加甘草,为甘豆汤,其效更速。

《梅师方》:蜀椒闭口者有毒,误食之,便气欲绝,或下白沫,身体冷,急煎桂汁服之,多饮冷水一二升,忽食饮吐浆,煎浓豉汁服之。

《圣惠方》:治硫黄忽发气闷,用羊血,服一合,效。

又方,治射罔在诸肉中有毒,及漏脯毒。

用贝子末,水调半钱服,效。或食面臛毒,亦同用。

初虞世方,治药毒秘效。

巴豆去皮,不出油,马牙硝等分,合研成膏,冷水化一弹子许,服差。

治食中诸毒方第六十九

蜀椒闭口者有毒,戟人咽,气便欲绝,又令人吐白沫。

多饮桂汁若冷水一二升,及多食大蒜,即便愈。慎不可饮热,杀人。比见在中椒毒,含蒜及荠苨,差。

钩吻叶与芥相似,误食之杀人方。

荠苨八两,水六升,煮取三升,服五合,日五服。又云此非钓吻。

食诸菜中毒,发狂烦闷,吐下欲死方。

取鸡屎烧末,服方寸匕,不解更服。又煮葛根饮汁。

茛菪毒,煮甘草汁,捣蓝汁饮,并良。

苦瓠毒,煮黍秾令浓,饮汁数升,佳。

食马肝中毒。

取牡鼠屎二七枚,两头尖者是,水和饮之。未解者更作。

食六畜乌兽。

幞头垢一钱匕,《小品》云:起死人。又,饮豉汁数升良。

凡物肝脏自不可轻啖,自死者,弥勿食之,生食肝中毒。

捣附子末,服一刀圭,日三服。肉有箭毒,以蓝汁、大豆,解射罔毒。

食郁肉,谓在蜜器中经宿者,及漏脯,茅屋汁沾脯为漏脯,此前并有毒。

烧人屎,末,酒服方寸匕。

又方,捣薤汁服二三升,各连取,以少水和之。

食黍米中藏脯中毒方。

此是郁脯,煮大豆一沸,饮汁数升,即解。兼解诸肉漏毒。

食自死六畜诸肉中毒方。

黄檗末,服方寸匕。未解者,数日代。

六畜自死,皆是遭疫,有毒,食之洞下,亦致坚积,并宜以痢丸下之。

食鱼中毒。

浓煮橘皮饮汁。《小品》云:冬瓜汁最验。

食猪肉遇冷不消,必成虫症,下之方。

大黄、朴硝各一两,芒硝亦佳,煮取一升,尽服之。若不消,并皮研杏子

汤三升,和,三服,吐出神验。

食牛肉中毒,煮甘草,饮汁一二升。

食马肉,洞下欲死者。豉二百粒,杏子二十枚,□咀,蒸之五升饭下,熟,合捣之,再朝服,令尽。

此牛马,皆谓病死者耳。

食鲈鱼肝及鯸鮧鱼中毒。

锉芦根,煮汁饮一二升良。

解毒,浓煮香苏,饮汁一升。

饮食不知是何毒。

依前,甘草、荠苨,通疗此毒,皆可以救之。

食菹菜误吞水蛭,蛭啖脏血,肠痛,渐黄瘦者,饮牛羊热血一二升许,经一宿,便暖猪脂一升饮之,便下蛭。

食菌遇毒死方。

绞人屎汁,饮一升即活。服诸吐痢丸,亦佳。又,掘地作土浆,服二三升则良。

误食野芋欲死,疗同菌法。

凡种芋三年不取,亦成野芋,即杀人也。

附方

《梅师方》:治饮食中毒鱼肉菜等。

苦参三两,以苦酒一升,煎三五沸,去滓服之,吐出即愈。或取煮犀角汁一升,亦佳。

又方,治食狗肉不消,心下坚,或腹胀,口乾,发热妄语,煮芦根饮之。

又方,杏仁一升,去皮,水三升,煎沸,去滓取汁,为三服,下肉为度。

《金匮》方:治食蟹中毒。

紫苏煮汁,饮之三升。以子汁饮之,亦治。凡蟹未经霜,多毒。

又,《圣惠方》:以生藕汁,或煮乾蒜汁,或冬瓜汁,并佳。

又方,治雉肉作臛,食之吐下。

用生犀角末方寸匕,新汲水调下,即差。

唐·崔魏公云:铉夜暴亡,有梁新闻之,乃诊之曰:食毒。仆日:常好食竹鸡。竹鸡多食半夏苗,必是半夏毒,命生姜擂汁,折齿而灌之,活。

《金匮》方:春秋二时,龙带精入芹菜中,人遇食之为病,发时手青肚满,痛不可忍,作蛟龙病,服硬糖三二升,日二度,吐出如蜥蜴三二个,便差。

《明皇杂录》云:有黄门奉使交广回,周顾谓曰:此人腹中有蛟龙。上惊问黄门日:卿有疾否?曰:臣驰马大庾岭,时当大热,困且渴,遂饮水,觉腹中坚痞如杯。周遂以硝石及雄黄,煮服之,立吐一物,长数寸,大如指,视之鳞甲具,投之水中,俄顷长数尺,复以苦酒沃之,如故,以器覆之,明日已生一龙矣。上甚讶之。

治防避饮食诸毒方第七十

杂乌兽他物诸忌法。

白羊不可杂雄鸡。羊肝不可合乌梅及椒食。堵肉不可杂羊肝。牛肠不可合犬肉。雄鸡肉不可合生葱菜。鸡、鸭肉不可合蒜及李子、鳖肉等。生肝投地,尘芥不着者不可食。暴脯不肯燥,及火炙不动,并见水而动,并勿食。乌兽自死,口不开者,不可食。

水中鱼物诸忌。

鱼头有正白连诸脊上,不可食。鱼无肠胆,及头无魫勿食。鱼不合乌鸡肉食。生鱼目赤,不可作脍。鱼勿合小豆藿。青鱼鲊不可合生胡荽。鳖目凹者不可食。鳖肉不可合鸡鸭子及赤苋菜食之。妊娠者不可食鲙鱼。

杂果菜诸忌。

李子不可合鸡子及临水食之。五月五日不可食生菜。病人不可食生胡芥菜。妊娠勿食桑椹并鸭子、巴豆藿。

羹半夏、菖蒲、羊肉、细辛、桔梗忌菜。

甘草忌嵩菜。牡丹忌胡荽。常山忌葱。黄连、桔梗忌猪肉。茯苓忌大醋。

天门冬忌鲤鱼。

附方

《食医心镜》:黄帝云:食甜瓜竟食盐,成霍乱。

孙真人《食忌》:苍耳合猪肉食害人。又云:九月勿食被霜瓜,食之令人成反胃病。

治卒饮酒大醉诸病方第七十一

大醉恐腹肠烂。

作汤於大器中以渍之,冷复易。大醉不可安卧,常令摇动转侧。又当风席地,及水洗,饮水,最忌於交接也。

饮醉头痛方。

刮生竹皮五两,水八升,煮取五升,去滓,然后合纳鸡子五枚,搅调,更煮再沸,二三升,服尽。

饮后下痢不止。

煮龙骨饮之,亦可末服。

连月饮酒,喉咽烂,舌上生疮。

捣大麻子一升,末黄檗二两,以蜜为丸服之。

饮酒,积热遂发黄方。

鸡子七枚,苦酒渍之,封蜜器中,纳井底二宿,当取各吞二枚,枚渐尽,愈。

大醉酒,连日烦,每不堪方。

蔓青菜,并少米熟煮,去滓,冷之便饮,则良。

又方,生葛根汁一二升,乾葛煮饮,亦得。欲使难醉,醉则不损人方。捣柏子仁、麻子仁各二合,一服之,乃以饮酒多二倍。

又方,葛花,并小豆花子,末为散,服三二匕。又,时进葛根饮、枇杷叶饮,并以杂者乾蒲、麻子等,皆使饮,而不病人。胡麻亦煞酒。先食盐一匕,后则饮酒,亦倍。

附方

《外台秘要》:治酒醉不醒。

九月九日真菊花,末,饮服方寸匕。

又方,断酒,用驴驹衣,烧灰,酒服之。

又方,鸬鹚粪灰,水服方寸匕。

《圣惠方》:治酒毒,或醉昏闷烦渴,要易醒方。

取柑皮二两,焙乾为末,以三钱匕,水一中盏,煎三五沸,入盐,如茶法服妙。

又方,治酒醉不醒。

用嵩菜子二合,细研,井花水一盏,调为二服。

《千金方》:断酒法。以酒七升着瓶中,朱砂半两,细研着酒中,紧闭塞瓶口,安猪圈中,任猪摇动,经七日,顿饮之。

又方,正月一日,酒五升,淋碓头杵下,取饮。

又方,治酒病。

豉、葱白各半升,水二升,煮取一升,顿服。

葛仙翁肘往备急方卷七竟

#1唤:原作『噌』,据万历本改。

#2凹:万历本作『向』。

#3为,原作门『有』,据目录及万历本改。

#4种:疑当作『肿』。

#5六十一:原作『六十』,据万历本改。

#6带:据前后文义当作『席』。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