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抱朴子·内篇》卷 一 · 畅 玄的校 释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0-11-01 12:59:11      繁體中文版     

〔一〕 玄者自然之始祖而万殊之大宗也 此所谓玄,原自汉代扬雄之太玄,非魏晋玄学之玄。此论玄为宇宙之本体,尤着重于玄道。玄道亦即玄一之道。下文所谓得之乎内,守之者外,用之者神,忘之者器,此思玄之要言也。由此可见抱朴子所谓玄,实为神秘主义之本体论。
〔二〕 其高则冠盖乎九霄 九霄,即九天,指天之极高处。

〔三〕 其旷则笼罩乎八隅 八隅,犹言八方。山海经海内西经云:“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百神之所在,在八隅之岩”。

〔四〕 飘滭而星流 孙星衍校(以下简称孙校):“滭”一本作为“飖”。

〔五〕 沦大幽而下沈 山海经海内经:“北海之内,有大幽之国”。大幽犹大冥,北方极阴之地。本书地真篇云:“一在北极大渊之中”。

〔六〕 凌辰极而上游 辰极,即北辰,一名北极星。尔雅释天“北极谓之北辰”。

〔七〕 胞胎元一 刘歆三统历说: “经元一以统始,易太极之首也”。又云:“太极元气,涵三为一”。即天、地、人混合于一元。元一,指元气。胞胎元一,后汉书郅恽传“含元包一”之义也。

〔八〕 范铸两仪 两仪,指天地。周易系辞:“易有太极,是生两仪”。

〔九〕 吐纳大始 大始,元气开始形成万物之状态。列子天瑞篇云:“太始者,形之始也 ”。大太古通用。

〔一十〕佪旋四七 “佪”一作“徊 ”。四七,指二十八宿,东南西北四方各七宿,见淮南子天文篇。

〔一一〕吹嘘四气 慎校本、宝颜堂本“四气”并作“咀吸”。四气,春夏秋冬四时之气。礼记乐记云:“动四气之和”。

〔一二〕舒阐粲尉 原校:“尉”一作“郁”。校勘记:陈其荣案卢舜治本“粲尉”作“湮郁”。明案慎校本、柏筠堂本并作“湮郁”。舒阐,抒发。粲,鲜明。尉读作郁,浓盛。

〔一三〕五声八音 五声,宫、商、角、征、羽。八音,金、石、土、革、丝、木、匏、竹八种乐器之音。见周礼春官大师。

〔一四〕彧丽炳烂 校勘记:荣案卢本“彧丽”作“辉煌”。明案慎校本、宝颜堂本亦作“ 辉煌”。敦煌“彧丽炳烂”作“丽昺粲烂”。彧丽炳烂,言艳丽粲烂。

〔一五〕铅华素质 “铅”,敦煌作 “朱”,意林作“红”。铅华,铅粉,用以擦面。后汉张衡定情赋:“思在面而为铅华兮”。魏曹植洛神赋: “铅华不御”。

〔一六〕可与为永 “为永”敦煌作 “推求”。

〔一七〕不知玄道者 孙校:句下刻本有“难与为存”四字,非。

〔一八〕虽顾眄为生杀之神器 “眄 ”藏本、鲁藩本、慎校本皆作为“盻”。“生杀”孙校云:藏本作“杀生”。明案敦煌、鲁藩本、慎校本亦作 “煞生”。

〔一九〕唇吻 “吻”敦煌作“喙” 。

〔二十〕绮榭俯临乎云雨 “绮榭” 原作“椅榭”。明案敦煌作“绮榭”。“绮榭”,华美之台榭,与下句“藻室”对语,作“绮榭”是,今据改。“云雨”,校勘记荣案卢本作“云汉”。今案慎校本、宝颜堂本亦作“云汉”。

〔二一〕藻室华绿以参差 “华”敦煌作“朱”。“华绿”慎校本、宝颜堂本作“华椽”。

〔二二〕罗帱云离 “帱”敦煌作“ 帏”。帱亦是帐。

〔二三〕西毛陈于闲房 “闲”藏本作“闲”,慎校本、柏筠堂本讹作“闭”。西,西施,春秋时越国美女。毛,毛嫱,越王美姬。庄子齐物论:毛嫱丽姬,人之所美也。慎子威德篇:毛嫱西施,天下之至姣也。

〔二四〕金觞华以交驰 “华”敦煌作“晔”。“以”慎校本作“于”。金觞,金属制之酒器。

〔二五〕清弦嘈囋以齐唱 敦煌无“ 囋”字。嘈囋,喧闹声。

〔二六〕郑舞纷●以蜲□ 敦煌无● 字。纷●,纷纭杂沓。蜲□,舞步曲行。

〔二七〕哀箫鸣以凌霞 敦煌“哀箫鸣”作“鸣哀箫”,“凌霞”作“凌云”。

〔二八〕羽盖浮于涟漪 “羽盖浮” 敦煌作“浮羽盖”。

〔二九〕弄红葩于积珠之池 孙校: “葩”藏本作“蘤”。

〔三十〕临深则俯揽以遗朝饥 “揽 ”敦煌、慎校本作“览”。揽,手采取。

〔三一〕入宴千门之焜熀 明案“焜 ”原作“混”,疑误。“熀”孙校:一本作“燿”。敦煌作“晃”。诘鲍篇:“金象焜晃乎清沼”。慎校本、宝颜堂本并作“焜熀”。当作“焜熀”,今据改。焜熀,光耀夺目。

〔三二〕出□朱轮之华仪 “□”同 “驱”,藏本作“驱”。朱轮,古时贵官所乘车。

〔三三〕燕罢则心悲也 孙校:“燕 ”藏本作“宴”。明案“燕罢”敦煌作“宴彻”,敦煌无“也”。

〔三四〕彼假借而非真 孙校:“彼 ”藏本作“欺”。明案“彼”敦煌作“斯”,藏本讹作 “欺”,慎校本、宝颜堂本作“岂”。

〔三五〕得之乎内守之者外 校勘记:荣案卢本作“得之者内,失之者外”。明案慎校本、宝颜堂本与卢本同。

〔三六〕用之者神忘之者器 敦煌作 “归之乎神,忘之乎器”。

〔三七〕此思玄道之要言 慎校本、宝颜堂本无“思”字。

〔三八〕凌六虚 六虚,上下四方。列子仲尼篇:用之弥满六虚。

〔三九〕咽九华于云端 九华,日月之精华。云笈七签八:上清真人呼月日为太宝九华。

〔四十〕咀六气于丹霞 六气之说不一。楚辞远游:“□六气而饮沆瀣兮”。王逸注引陵阳子明经言,“春食朝霞,朝霞者,日始欲出赤黄气也;秋食沦阴,沦阴者,日没以后赤黄气也;冬饮沆瀣,沆瀣者,北方夜半气也;夏食正阳,正阳者,南方日中气也,并天地玄黄之气,是为六气”。庄子逍遥游:“御六气之辩”。李颐云:“平旦朝霞,日午正阳,日 入飞泉,夜半沆瀣,并天地二气,为六气也”。余说从略。

〔四一〕翱翔希微 翱翔,飞行。希微,言无声无形。老子云:“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

〔四二〕履略蜿虹 履略,践行。蜿,屈曲状。虹,彩虹。

〔四三〕践跚旋玑 敦煌作“蹑践旋机”。校勘记:荣案卢本跚作为“蹋”。明案“践跚” 似当作“践蹋”,践踏之意。旋玑,北斗之星名。春秋运斗枢云:北斗七星,第二璇,第三玑。旋同璇。

〔四四〕其次则真知足 敦煌“真” 作“有”。

〔四五〕肥遁勿用 肥,优裕;遁,隐遁。一说“肥遁”作“飞遁”。肥遁勿用,言隐遁不用于世。易遯卦上九爻:肥遯无不利。

〔四六〕颐光山林 颐,养。颐光,颐养精神。

〔四七〕于细介之伍 “细介”原作 “细分”。孙校:“分”当作为“介”。细分之伍,敦煌作“细介之位”。曲园云;细,疑●字之误;分,疑魵字之误;魵即□也,细分即●□。明案俞说失之凿, “细分”当依敦煌作“细介”,指微小之甲虫,金丹篇所谓“见巨鲸而知寸介之细也”。今据订正。“伍”,敦煌讹作“位”。

〔四八〕养浩然之气于蓬荜之中 浩然之气,所谓至大至刚正直之气。孟子公孙丑上:“我善养吾浩然之气”。蓬荜,蓬户荜门,谓陋室。礼记儒行篇云:“荜门圭窬,蓬户瓮牖”。

〔四九〕不以贸龙章之暐晔 贸,交换。龙章,龙纹绣饰之衣服。礼记明堂位云:周服龙章。暐晔,指服饰文彩鲜明。

〔五十〕藏夜光于嵩岫 夜光,宝玉名。战国策楚策:楚王献夜光之璧于秦王。嵩岫,高山崖穴。

〔五一〕沈鳞甲于玄渊 “鳞”,敦煌作“灵”。明案鳞甲或灵甲皆指龟,传说龟为神灵之物。玄渊,深潭。

〔五二〕动息知止 “息”敦煌作“ 思”。

〔五三〕吟啸苍崖之闲 “苍崖”敦煌作“崖谷”。

〔五四〕万物化为尘氛 “尘氛”敦煌作“埃芥”。

〔五五〕怡颜丰柯之下 孙校:“怡 ”一本作“收”。案敦煌仍作为“怡”。

〔五六〕朱户变为绳枢 朱户,喻富贵人家。绳枢,以绳系户枢,喻贫贱人家。汉书陈胜项籍列传:“陈涉瓮牖绳枢之子,甿隶之人”。

〔五七〕握耒甫田 握耒,耕作。甫田,大田。

〔五八〕麾节忽若执鞭 麾节,指持符节之将帅。执鞭,指仆从。

〔五九〕啜荈漱泉 孙校:“荈”一本作“粟”。案敦煌荈作“叔”,叔即“菽”字。

〔六十〕太牢同乎藜藿 “藜藿”敦煌作“荼蓼”。太牢,牛羊豕三牲之肉。藜藿,贱菜。

〔六一〕恢恢荡荡 恢恢荡荡,广远貌。

〔六二〕与浑成等其自然 浑成,喻大道,犹言自然。老子云:“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六三〕浩浩茫茫,广大貌。

〔六四〕与造化钧其符契 造化,指天地。

〔六五〕如闇如明如浊如清 孙校:刻本“如明”“如清”二“如”字作“而”。明案敦煌、慎校本、宝颜堂本两“如”字亦皆作“而”。

〔六六〕岂肯委尸祝之坐 明案“尸祝之坐”原作“尸祝之尘”,义不可通。敦煌“尘”作 “坐”,甚是,今据改。坐通座。盖“尸祝之坐”与下句“大匠之位”相对。“尘”或写作“●”,浅人误以 “坐”为“●”耳。

〔六七〕越樽俎以代无知之庖 越樽俎代庖,言不适当地代人作事,故事见庄子逍遥游篇。

〔六八〕而为庸夫之忧乐 孙校:藏本无“而为”二字。明案敦煌、鲁藩本亦无此二字。

〔六九〕藐然不喜流俗之誉 “藐” ,敦煌作“莞”。

〔七十〕坦尔不惧雷同之毁 “坦” ,藏本作“怛”。

〔七一〕其余何足以悦之乎 案慎校本、宝颜堂本“其余”作“称颂”,敦煌无“足”字。

〔七二〕直刃沸镬 “直”,敦煌作 “白”。直刃,刺杀。沸镬,烹杀。

〔七三〕谤讟何足以戚之乎 此句敦煌作“谤言何以戚之矣”。讟,诽谤。

〔七四〕若夫操隋珠以弹雀 庄子让王篇云:“以随侯之珠,弹千仞之雀,世必笑之。是何也?则以其所用者重,所要者轻也”。

〔七五〕舐秦痔以属车 “秦”,敦煌作“创”,藏本作“疮”。庄子列御寇篇云:“秦王有病召医,破痈溃痤者得车一乘,舐痔者得车五乘。所治愈下,得车愈多”。

〔七六〕登朽缗以探巢 “缗”,敦煌作“条”。

〔七七〕泳吕梁以求鱼 庄子达生篇云:孔丘观于吕梁,县水三千仞,流沫四十里,鼋鼍鱼鳖之所不能游也。案吕梁有二说:一说在西河,一说在彭城。

〔七八〕栋挠餗覆 栋挠,栋梁摧折。左传襄公三十一年:“栋折榱崩”。餗覆,鼎中食物倾覆而出。周易鼎卦云:“鼎折足,覆公餗”。

〔七九〕世人之所为载驰企及 敦煌无“之”字,“企”上有“而”字。案当有“而”,观下文语法便知。

〔八十〕达者之所为寒心而凄怆 敦煌无“之”字,凄怆作“怆恨”。

〔八一〕故至人嘿韶夏而韬藻梲 孙校:“梲”当作“帨”。明案:“梲”慎校本、宝颜堂本作“彩”。嘿同默。韶、夏,古乐章名。韬,包藏。藻帨,有文彩藻饰之佩巾。此句言美乐彩色皆弃而不用。

〔八二〕奋其六羽于五城之墟 奋其六羽,飞翔之意。司马贞三皇纪云:“人皇九头,乘云车,驾六羽”。本书地真篇:“昆仑五城之内”。又袪惑篇云:“昆仑山上,一面有四百四十门,门广四里,内有五城十二楼”。

〔八三〕而不烦衔芦之卫 淮南子脩务篇云:“夫雁衔芦而翔,以备矰弋”。高诱注:“衔芦,所以令缴不得截其翼也”。

〔八四〕翳其鳞角乎勿用之地 王嘉拾遗记云:“员峤山有冰蚕长七寸,黑色,有角有鳞,以霜雪覆之”。

〔八五〕不恃曲穴之备 淮南子脩务篇:“螘知为垤,□貉为曲穴”。盖□貉造曲穴以备患。

〔八六〕俯无倨□之呼 □,鸱。倨 □亦作踞鸱。说文:鸮,鸱鸮,宁□也。段玉裁注:鸟名多自呼,鸱鸮正是鸟声。

〔八七〕仰无亢极之悔 周易干卦:上九,亢龙有悔。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