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梅仙观记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杨智远     时间:2015-07-16 08:55:36      繁體中文版     

经名:梅仙观记。南宋场智远编。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玄部记传类。

梅仙观记

梅仙事实

仙坛观道士杨智远编

昔梅仙君,河南寿春府人,名福,字子真。乃西汉成帝时受命洪州南昌县尉,居官清节,志厌浮华,每以恤民为念,未尝加鞭朴於民。时值王莽作乱,僭窃神器,王凤专政浸盛,灾异数见,群下莫不言。福不忍天下生灵坐於涂炭,乃奋忠义之气,上《灾异书》以陈治乱。书日:臣闻箕子佯狂於商而为周陈洪范,叔孙通遁秦归汉,制作仪品。夫叔孙先非不忠也。箕子非疏其家而畔其亲也,不可与言也。昔高祖纳善,如不及从谏,若转园,听言不求其能,举功不考其素。陈平起於亡命而为谋主,韩信拔於行陈而建上将,故天下之士云合归汉,争进奇异。知者竭其策,愚者尽其虑,勇士极共节,怯夫勉其死。合天下之知,并天下之威,是以举秦如鸿毛,取楚如拾遗,此高祖所以无敌於天下也。孝文皇帝起於代谷,非有周召之师,伊吕之佐也。循高祖之法加以恭俭。当此之时,天下几平,县是言之,循高祖之法则治,不循则乱,何者?泰为无道,削仲尼之迹,灭周公之轨,坏井田,除五等,礼废乐崩,王道不通,故欲行王道者,莫能致其功也。武帝好忠谏说,至言出爵,不待廉茂庆赐不须显中,是以天下布衣各厉志竭精以赴阙庭,自街斋者不可胜数。汉家得贤於此为盛,使武帝听用其计,升平可致。於是积尸暴骨,快心胡越,故淮南王安绿间而起。所以计虑不成而谋议泄者,以众贤聚於本朝,故其大臣势陵,不敢和从也。方今布衣乃窥国家之隙,见闻而起者,蜀郡是也,及山阳亡徒苏令之草蹈名都大郡,求党与索随和而无逃匿之意。此皆轻量大臣,亡所畏忌。国家之权轻,故匹夫欲与上争衡也。士者,国之重器。得士则重,失士则轻。《诗》云:济济多士,文王以宁。庙堂之议,非草茅所当言也。臣诚恐身涂草野,尸并卒伍,故数上书求见,辄报罢。臣闻齐桓之时有以九九见者,桓公不逆,欲以致大也。今臣所言非特九九也,陛下距臣者三矣,此天下士所以不至也。昔秦武王好力,任鄙叩关,自斋缪公行伯由余归德。今欲致天下之士,民有上书求见者,辄使诣尚书,问其所言,言可采取者,秩以斗升之禄,赐以一束之帛,若此,则天下之士发愤懑吐忠言嘉谋,日闻於上,天下条贯,国家表裹,灿然可睹矣。夫以四海之广,士民之数,能言之类至众多也。然其俊杰指世陈政,言成文章质之先圣而不谬,施之当世合时务。若此者,亦无几人。故爵禄束帛者,天下之砥石,高祖所以厉世磨钝也。孔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至秦则不然。张诽谤之钢以为汉,欧除倒持太阿,授楚其柄,故诚能勿失其柄。天下虽有不顺,莫败调其锋,此武帝所以辟地建功为汉世宗也。今不循伯者之道,乃欲以三代选举之法,取当世之士犹察伯乐之图,求麒骥於市而不可得,亦以明矣。故高祖弃陈平之过而获其谋,晋文公召天王,齐桓用其佛,无益於时,不顾逆顺,此所谓伯道者也。一色成体谓之醇,黑白杂合谓之驳,欲以承平之法治暴秦之绪,犹以乡饮酒之礼理军市也。今陛下既不•纳天下之言,又加戮焉。夫戴鹊遭害,则仁乌争逝,愚者蒙戮,则知士深退。闻者愚民上疏多触不急之法,或下廷尉而死者众。自阳朔‘以来,天下以言为讳,朝廷尤甚。群臣皆顺承上旨,莫有执正,何以明其然也?取民之所上书,陛下之所善,试下之廷尉,廷尉必日:非所宜言,大不敬。以此卜之一矣。故京兆尹王章,资质忠直,敢面引廷争,孝元皇帝擢之以厉,直臣而娇曲朝,众至陛下戮及妻子,且恶,恶止其身,王章非有反畔之辜而殃及家,折直士之节,结谏臣之舌,旱臣皆知其非,然不敢争。天下以言为戒,最国家之大患也。愿陛下循高祖之轨,杜亡秦之路,数御十月之歌,逸之,戒除不急之法,下无讳之诏博。

谋及疏贱令深者、,不隐远者,不塞所谓辟四门明四目也。且不急之法,诽谤之微者也。往者。不可及,来者犹可追。'方今君命犯而主威夺,外戚之权日以益隆。陛下不见其形,愿察其景。建始以来,日蚀、地震,以率言之三倍,春秋水灾妄兴比数,阴盛阳微,金铁为飞,此何景也。汉兴以来,社稷三危,吕霍上官,皆母后之家也。亲亲之道,全之为右,当与之贤师良传,教以忠孝之道。今乃尊宠其位,授以魁柄,使之骄逆,至於夷灭,此失亲亲之大者也。自霍光之贤,不能为子孙虑,故权臣易世则危。《书》日:无若火始庸庸,势陵於君。权隆於主,然后防之,亦无及已。又言:国舅王曼事,帝俱不纳,复建三统。《书》曰:臣闻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政者,职也。位卑而言高者,罪也。越职触罪,危言世患虽伏质横分,臣之愿也。守职不言.’没齿身全,死之、日,尸未腐而名灭,虽有景公之位,伏柜千驷,臣不贪也。故愿壹登文石之陛,涉赤墀之涂,当户牖之法坐,尽平生之愚虑,无益於时;有遗於世,此臣寝所以不安,食所以忘味也。愿陛下探省臣言。臣闻存人所以自立也,壅人所以自塞也,善恶之报各如其事。昔者秦灭二周,夷六国,隐士不显,逸民不举,绝三统,灭天道,是以身危子杀,厥孙不嗣,所谓壅人以自塞也。故武王克殷,未下车存五帝之后,封殷於宋,绍夏於杞,明着三统,示不独有也。是以姬姓半天下,迁庙之主流出於户,所谓存人以自立者也。今成汤不祀,殷人无后,陛下继嗣久微,殆为此也。《春秋经》日:宋杀其大夫。《谷、梁传》言其不称名姓,以其在祖位,尊之也。此言孔子故殷后,虽不正统,封其子孙以为殷,后礼亦宜之,何者?诸侯夺宗,圣庶夺嫡。《传》曰:贤者子孙宜有土,而况圣人,又殷之后哉?昔成王以诸侯礼葬周公而皇天动威,雷风着灾,今仲尼之庙不出阙里,今孔氏子孙不免编户以圣人而饮匹夫之祀,非皇天之意也。今陛下诚能据仲尼之素功以封其子系,则国家必获其福。又陛下之名与天无极,何者?追圣人素功,封其子孙,未有法也。后圣必以为,则不灭之名可不勉哉。帝亦不报,於是有归休之志。乌乎!.所谓臣之於君再三谏而不从则逃之,此岂虚言哉。遂解衣挂冠束都门,纳官弃妻子,去九江,恐国舅摄之,易姓名为昊门市卒,以保其身。厥后求师慕道,访山采药,多隐名山广谷之间,尝与张留侯子房,执版唱《无生曲》,以快其情也。访鸦荡诸山,即会稽之南也。游南闽,入支提山修炼数年未就,为尼所触,愤然曰:灵丹九转,愈久愈精,何厌成功之晚。遂入仙霞山即武夷之东也。彷徨乎无人之境,逍遥乎尘埃之外。猿啼古木,虎啸幽岩,有竹曰瘦腰,有草名黄芽,灵苗异种,杂然莫能尽识,遂依岩结庵,坚心苦志,辟谷餐松,慕学神仙,积有年矣。每望闽粤问有紫气,颇异,复往建城立坛修炼。未几,一日山色淇蒙,烟霞满室,瑞气浮空,紫云盖覆於山顶。天乐嘹晓,有一神人语福日:空洞仙君至。须央,仙乐近,仙君临,福拜而迎之。仙君日:念子学道志坚,吾故下临,授汝外烧内炼还返大丹之法,九老仙都济世之文,汝可择名山依法修炼,方得成仙。言竟而梅君谢焉。彩云散空,天乐自呜,仙君乃隐隐而去,梅君精视天文数目,下山行济世之法,无不灵验。初至鹦笼山修炼被尸鬼相魔。次至毛竹洞,夜梦神人日:此山非先生修炼之所。遂入演仙山修炼,又为野火所烧。继往玉华山修炼,昔神人居焉。方欲修炼而旱贼四起。次至乌石山修炼,樵妇触之。梅君叹日:道缘浅博,障魔掌起。遂再行济世之法数年,至剑江西岭修炼。一日祥云瑞气,覆於山巅,开房视之,乃道师空洞君降。梅君拜而迎之,告道师日:弟子恭依师旨,广行济世之法,游历名山修炼,多为魔苦,适至於此。道师日:汝之道绿在飞鸿山也。再授汝八神却魔灵丹。乃召二光童子,控赤骊白马於山前,君可急乘马领童,至飞鸿山精修,成功之日,吾当举汝,使汝骨像同升也。言讫,道师隐於云中。梅君遂乘马领童,至飞鸿山卓庵修炼。千日,神游体外,丹光烛天而道成矣。遂开炉出丹,一丸祭天,天神收之;一丸祭地,地神护之;一丸自服,服讫拜谢天地毕,地神奏於三官,三官奏闻天阙,言西汉梅福成道於飞鸿山。梅君乃乘白马领童欲回九江,二童马前抚掌吟诗。隐於山溪巨石之下。须臾,红光射日,紫雾漫'空,甘露天花,一时飞降。云中仙乐嘹晓,金童持节,玉女执婶,力士控鸾,侍仙捧诏,向梅君日:天阙诏下,令汝乘鸾上升。梅君拜谢天恩,弃马乘鸾升天而去,白马坠於水中。自后飞鸿山号日梅仙山是也。山之西有坠马州,三十里有遗鞭曹山,山之下有登仙里,山之东溪有逃童石、胶马波.山之侧有甘露源,山之后有天,花岭,石上有花迹。自后乡人号日岭石岭是也。至今丹光隐伏犹存山根,有梅看道院,崇奉香火?自后浮屠占之为居址,弃仙像塑佛像,改名观音院,将梅仙像移入开山堂。安奉郡之民相传只呼梅仙院,不从其额。其院中有护法五圣公显灵立庙院侧,人只呼作梅君庙。梅君同其名乃仙圣迹也。自汉至今,一历二十二丙寅矣。自元始中至今,真元二年丙申计壹千二百五十九年不泯矣。'时依建宁府梅仙堂传本,彼有梅山炼丹之所,故云尔。

碑文

梅先生碑

唐浙钥东道观察判官检校户部郎中兼御史中丞赐紫金鱼袋罗隐撰

汉成帝时,纲纪头壤,先生以书谏天子者再三。夫火政须去,而剑履问健者犹数百位,尚不能为国家出力以断佞臣头,复何南昌故吏,愤愤於其下。得非南昌远地也,尉下僚也苟触天子纲,突幸臣牙,止於趣一狂人侳一单族而已。彼公卿大臣.有生杀喜怒之任,有朋党蕃愆之大,至於出一言,作一事,必与妻子谋。-苟不便其家,虽妾人婢子亦樱挽相制,而况亲戚乎?况骨肉乎?故虽有忧社穗心,亦噤而不吐也。乌乎!宠禄所耻劝功,而位大者,不语朝廷事,是以天下有道则正人在上,天下无道则正人在下。予读先生书,未尝不为汉朝公恤很。今南游复过先生里,吁何为道之多也。

书梅先生碑阴   大山萧山明

丰城梅仙山道观、有梅先生碑,唐诗人罗隐文也。昨观与碑俱会,道士熊应祥升力鼎新之,碑再立。、友罗永之来,委予书之。问之日:君昭谏远孙,扬前文人文勤如是为楷书,竟思汉事,追叹之。乌乎!天欲枫亡汉之天下,故生一福之贤界之。汉弃天福,乃弃人之福,两自弃,是自祸也。金铁交飞,天无如汉何?老凤变妖,汉亦无如新之移汉何?乌乎!.失士则亡,得士则存,存以从诤,亡以玩言。壮哉气节,贯于乾坤,视我泥土,藏我琪墦。辞汉去坐,隐昊市门,驰迹仙路,诉情帝合。泯泯者刘,长空无痕,永永者梅,褊祠共尊。祠碑可灰,仙道不墦,青瑶重镌,可字可扪。昭谏有知,醒如冰魂。子真如生,日月不昏。咸淳六年岁在庚午六月朔。

书梅先生碑后   小山荒泰来

读昭谏碑,非惟得先生心,抑增先生气。今梅坛在处有之,尊其人故多其祠。苏长公有云:神在天下,如水之在地中,无所往而不在耶。

宋勃诰

尚书省牒

中书省奏尚书省送到柯部奏:据太常寺状、准送下镇南军奏状,据丰城县申勘会到宣风乡南岐里梅仙坛观,委是国家逐年祭醮,每遇水早,人民祈梼,皆有感应。委得诣实州司检会。昨据梅仙坛观道士杨智远状,本观元系汉朝梅福遗迹之所,古坛、丹井、庵基见存,观宇已是汉代兴建,名垂典祀,乞奏闻赐真君名号。州司所据前项申述,切以福之伟节忠论,布在史策,可考而见。晚避逆莽,弃妻子,去一九江,全性昊市门,世传以为仙,今遗迹具存,观宇严饬,水旱疾疠,有梼即应。伏望特赐宠号,以称远民祈报之意。会到本州自来只称呼梅真人,当寺参详,汉朝梅福真人加封申候指挥。本部今据太常寺状伏候劫旨。元丰年。

加封

牒奉劝:梅福在汉之际,数以孤远极言天下之事,其志壮哉。晚而家居,读书养性,卒於遗俗高蹈,世传为仙。今大江之西,实存庙像梼祠,辄应能泽吾民。有司上闻,是用锡兹显号,光灵不泯其服。朕恩宜特封寿春真人,牒至准劫,故牒。元丰五年七月。

尚书礼部

勘会近据尚书省送下录黄镇南军丰城县梅仙观汉朝梅福劫:特封寿春真人,其劫牒令本观收掌及差官往彼,精虔祭告,及造牌额安挂,已符本处,具已施行及收管。劫:牒文状申省去讫,今来多日未见回申。须议催促镇南军主者,详前去今来符内事理,疾速回申,不管准前稽迟,符到奉行。元丰五年八月士百。

洪州

元丰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准本年七月二十九日太常寺牒,准尚书礼部符,准元丰五年七月十八日尚书省送下画黄,中书省奏尚书省送到祠部奏,据太常寺状,准送下镇南军奏状,据丰城县申勘到宣风南岐里梅仙坛观,委是国家逐年祭醮,每遇水旱,人民祈梼,皆有感应。委是诣实州司检会。昨据寿圣梅仙观道士杨智远状,本观元系汉朝梅福遗迹之所,古坛、丹井、庵基见存,观宇乃是汉代兴建,名垂典祀,乞奏闻赐真君名号,州司所据前项申述,切以福之伟节忠论,布在史策,可玫而知,晚避逆莽,弃妻子,去九江,全性昊市门,世传以为仙。今遗迹具存,观宇严饰,水旱疾疠,有梼辄应。伏望特赐宠号,以称远民祈报之意。会到本州自来只称号梅真人,当寺参详。汉朝梅福真人加封申候指挥,本部今据太常寺状,伏候劫旨,今月十四日奉圣旨,如前应有合行事件检会旧例施行,奉劫如右牒到奉行前批已降劫命封号,讫七月十八日未时付礼部。依圣旨,指挥施行仍关合属去处,太常寺主者详画黄指挥应有合行事件,疾速施行,符到奉行,牒到请详前项,尚书礼部符内圣旨指挥施行者。劲梅福在汉朝之际,数以孤远极言天下之事,其志壮哉,晚而家居,读书养性,卒於遗俗高蹈,世传为仙。今大江之西实存庙像,祷祠辄应,能泽吾民,有司上闻,是用锡兹显号,光灵不泯其服,朕思宜特封寿春真人。元丰五年九月。

洪州

所准尚书礼部符内详画黄指挥差官往丰城县寿圣梅仙坛观,精虔祭告,劫封寿春真人,及造牌额安挂。其所降到劫牒,令本观收掌,讫具已施行收管文状申省者,右具上件牌额,州司制造,用金贴字号,已於今月十九日了当,交付本观道士归观及差人责祭文,一道前去外帖。丰城知县张长官仰照会候到依时尚书礼部符内前项指挥,速便前去本观,精虔祭告及安挂牌额,讫具事状申州。元丰五年十月九日。

劫:朕向巡狩於南国,以豫章为束,朝母后率掖庭而行舟楫,冒风波之险,凡所经涉,必有护持,爰锡褒恩,以答神既。洪州丰城大江北岸梅福升仙坛观寿春真人,正谏不用,高名独存,悯汉室之不纲,去昊市而不返,既严祠馆亦赐封名,兹复益於美称,益少敷於新渥,其饮异眷,用慰平生,可特封寿春吏隐真人,奉劫如右牒到奉行。绍与二年闰四月十八日。

题咏

梅先生赞

梅仙子真补吏南昌,去求假传爰贡早囊,指世陈政,厉志竭精,美高绌秦,斥凤伸章,谓当察景亡,失其柄允矣。多士为国重器,众贤聚朝,人斯畏忌,何以徕之,道在砥砺。戏鹊遭害,仁乌增逝,毋为按图求骥於市,爰述孔裔,宜后成汤。绵嘉崇德,自我推明,由凤及莽,遂解汉纲,防之无及,吾言有征,逝将远游,乘云帝乡。

题梅仙馆   孟水部宾于

仙界路遥云缥缈,古坛风玲叶萧骚。后来岂合言淹滞,一尉升腾道最高。

梅先生故居  黄太史庭坚

昊门不作南昌尉,上疏归来朝市空。笑拂岩花问尘世,故人子是国师公。

寄梅仙观杨道师  苏黄门辙

道师住在真人峰,欲往见之路无踪。去年许我入城市,尘埃暗天待不至。

莫往莫来劳我心,道书寄我千黄金。奋衣肉食虑谋短,文字满前看不见。

口传指授要有时,脱去罗网当见知。梅翁汉朝南昌尉,手摩龙鳞言世事。

一朝拂衣去不还,身骑白麟翳红鸾。我今虽复堕尘土,道师何不与我语。

他年荣足投名山,相逢拍手一破颜。

题梅仙馆    杨次公杰

天下人心爱至忠,天心还与世人同。自生羽翼三清去,不独丹砂九转功。

汉代变名游越国,道家遗像立萧公。石坛正是飞升处,老鹤一声松桧风。

题梅仙观    洪龟父朋

炎灵夫其御,四海无安税。乌乎梅南昌,脱屦元始岁。

小臣披肝胆,宫掖事严秘。上书竟渺茫,弃掷江湖外。

一朝厌蜗角,万里寄鹏背。向来杀青上,此事美无对。

到今瑶池地,风露翔孔翠。仰瞻神界游,干载想生气。

愿为龙鳞婴,勿学蝉骨蜕。

题梅山        陈阐

先生吏隐寄南昌,千里来寻物外榔。汲水尚怜春井喋,藏丹犹发夜坛光。

鹤归华表人何在,犬吠深云日自长。我拟重来访遗迹,手折竿杖少徜徉。

题梅仙馆   朱令粹

书投北阙盲无用,吏隐南昌寄此问。身陆九霄归紫府,名垂千古寄青山。

夜坛星斗谁瞻仰,晓殿云烟自往还。赛迭高峰人罕到,分明真境异尘寰。

乙卯梼雨梅坛   严令桩龄

大隐清名格帝合,真人新宠集王言。南昌补吏官虽小,北极通斑道更尊。

谏疏不容强汉室,仙风聊复做昊门。我来物色朝元处,山违星坛水违杖。

题梅坛     临川令吕防

封事悠悠即挂冠,苍烟古木锁空坛。当时不识蓬莱客、祇作南昌一尉看。

题梅仙观

尝读子真传,掩卷屡长叹。如何忠正资,适在元成间。危言论时政,条畅穷根源。,直节破奸胆、愤气冲儒冠。上书辄报罢。九九常齐枫。是时公卿辈,普不为厚颜。雄文灿方册,至今日星臜。一探机识祸搞,拂衣‘九江千。一辑弃妻子,变姓抱昊关。位车而言高,自古为尤难。斯人能保身,出处何其艰。繁子偶得邑,驾育揭仙坛。坛侧千丈松,冻凛清风还。寿春下新韶,高蹈翠瑛啊。壁问罗隐记,中理极可观。当年康乐公,游览逼名山。云何此佳迹,未被金石言。飞鸾。

题梅仙观    马内翰子才

汉纲懈宏纽,国命移权臣。太阿有神锋,斯倒柄在人。公卿雊满前,有语各自吞。张禹为帝师,此是摄乱根。天子辟左右,决机在一言。不为社棱计,祇乞儿女恩。上方斩马剑,当时负朱云。谷永对直言,天庭策夹氛。阴谋助元恶,归咎昭阳嫔。豺狼自此纵,白昼当路蹲。先生当是时,上书叩帝合。耿耿祸枫烦,皎皎星与辰。天门锁九重,一门万夫屯。小臣江湖心,何由达至尊。贼莽果盗国,忠烈遭烹焚。先生变各姓、为卒昊市门。浮云去无踪,世人甘为仙。蓬山在何处,此事且勿论,但爱清风高,凛凛久益新。我来拜遗像,旧宅荒基存。元丰发新韶,玉牒封寿春。老松益劲色,岁饱霜当痕。直上绝顶坛,天风吹衣巾。细读壁问书,颇喜罗隐文。恨叹有粳语,使我气益振。回视饱食徒,茫茫如埃尘。

寄题梅坛   御史蒋之奇

昔我承乏江西官,豫章圣迹无不观。如何复有此遗恨,独我不到梅仙坛。

梅仙坛在丰城界,真风爽气埃尘外。当年补尉向南昌,才誉虽高官未大。

汉成帝时纲纪壤,先生谏书至于再。前擢王章娇曲朝,戮及妻子仇党快。

辜臣知非不敢争,遂令天下言为戒。乌乎此语诚甚危,讥切权强何慷慨。

借令触突幸臣牙,嗜一羁单未为害。公卿大臣噤不吐,彼为私谋安足怪。

正人在下吁可悲,变名昊市复谁知。元丰劫书为旌表,故庵丹井存遗基。

寿春真人锡显号,称其高蹈与俗遗。先生虽不遇於昔,而遇於今蒙奖饬。

令丞作书誉忠直,潜德幽光婵无极。

题梅山   天师张景先

作尉南昌日,投书北阙频。忠言不悟主,直节耻为臣。

汉室多灾异,昊门念隐沦。挂冠忘宠辱,蒙袂出埃尘。

虹屈英雄气,鸥旱自在身。永怀三洞诀,高谢九江春。

择地开仙馆,看云剪寿巾。玄台秋步月,虚室夜凝真。

无梦生芳草,留年养大桩。碧茸香不断,青马性偏驯。

太液刀圭就,中黄道路新。武夷空坠马,郁木竟栖神。

绛节虽朝帝,灵波尚济民。一石传旧史,千古事严里。

瑞气生仙药,清风付羽人。坛遗金鼎像,井锁玉华津。

地接洪崖府,溪通剑水滨。鹤归云抖擞,龙起石鳞皴。

已悟身为患,元期德有邻。青山不忘我,今日是天亲。

题梅山二首    范仁仲

袖凛摧奸剑拂霜,奈何不报疏三章。南昌一尉孤忠日,西汉诸王百沸汤。

便觅赤松为伴去,何求青史把名扬。想疑九转丹成后,愤吐精裹诉玉皇。

说到神仙事渺茫,寿春亘古此灵场。松边白隐千年鹤,岭外红拖几夕阳。

霞驭月寒时弄影,斗坛风玲夜闻香。先生不必真人号,自与乾坤共久长。

题梅仙观      陈藏一

进了忠言隐姓名,万年香火此山灵。可怜沉醉功名者,血染咸阳唤不醒。

题梅坛      左蜀王时彦

梅尉孤忠揭,芳名千古传。官卑奚意隐,心正即神仙。

敢谏忧时切,为臣愿主贤。旌阳称令尹,对峙是丹泉。

题梅仙坛    清江刘霆午

吏隐清风几百年,长松修竹满坛前。汉皇若听三书谏,未必先生便肯仙。

题梅坛       王伯范

火德中微否未倾,朝阳一疏凤先呜。如公忠论能旋听,彼莽奸谋未可成。

万古仙名香宇宙,几人遗臭腐公卿。至今风吼松声怒,似为先生诉不平。

朝暗仗马夕笺天,汉事于今已几年。一片孤忠应尚在,定须耿耿斗牛边。

宿梅仙坛    张广泱

夜宿梅坛境,山寒万籁空。无才供吏隐,有梦忆仙爷。

石齿含残雪,松髯奋急风。宠烟如可舐,跨鹤问鸿蒙。

题梅坛        锺就

万松护岭与天齐,中有真人旧隐栖。井玲尚留丹汞暖,坛高近拜斗星低。

回思汉事成惆怅,浪费今人为品题。我欲从之无路去,同升不似许仙鸡。

胡发

忠肝一点炳如月,世事难将道眼看。驾取云饼升斗府,惟遗岩壑拱仙坛。

游梅坛有感   临川吴季光

小立仙坛抱斗箕,着身高处觉天低。南昌吏隐清风在,唤醒时人局面迷。

赓梅山壁问韵  古吁邓梦杰

愧我身名堕褐冠,无因安得到仙坛。子真虽隐名难隐,万古高风凛凛寒。

题梅山     束嘉赵叉撞

一隐昊门访此山,深怜汉鼎尚多艰。片言倘得回天听,未必仙名满世问。

题梅坛      曹仙家

汉代梅君此炼丹,古坛翠驳藓花斑。目穷乌道青天远,榻转松阴白日闲。

烟隔楼台分象外,风吹锺磬落人问。不知乘韶冲升后,几度飞鸾到旧山。

新昌张异

上疏归来日已西,山中旋制薜萝衣。谋身岂为金丹秘,去国应知火祚移。

风露满林蝉几蜕,松杉远屋鹤孤飞。瓣香仆仆非公愿,自有忠诚天地知。

古树枯藤知几年,衣冠来此岂徒然。波涛平地难回首,风雨深山旦熟眠。

吾道有灵终用世,此心无愧可通天。功名分定从吾好,未许驱驰效执鞭。

立春寄梅坛杨逸老  范太中

仕路蹉跎又见春,区区深厌走红尘。未能解脱无穷事,长忆逍遥自在人。

瓦缶汲泉朝灌药,羽衣檬露夜朝真。洒然物外清虚境,呼吸淳元养气神。

题梅坛毛庆甫云悦楼  萧泰来

楼立梅峰最上头,日随元气与浮游。道心快活云心似,飞去飞来得自由。

一收二百里问云,诗几琴窗总向君。独乐何如同乐好,阑子欠着老夫分。

题梅山云悦楼   约山朱行父

和衣高外白云堆,门倩云封不妄开。留向山中自娱悦,莫教一片出山来。

自堂陈杰

白衣苍狗无情物,翻手悲惧变古今。输与道人长快活,看渠起灭不关心。

后林李义山

云本无心悦者谁,华阳去后少人知。欲分半席无因到,一片飞来是觅诗。

蜀人王时彦

一生活计一身闲,日与白云相往还。五百年问知此味,华山去后到梅山。

林隐罗永之

曾读杨诗识懒云,只今云悦即云孙。龙无怒色常归匣,鹤有惧颜独守门。

春态乐寻吟客伴,心闲喜共野人言。要知出岫晴方好,楼外蒙蒙烟雨昏。

初堂胡宏子

世人之所悦,多在纷华问。毛仙得趣处,白云满青山。

飞楼俯空旷,登眺长始颜。边与云俱高,心与云俱闲。

八极梅真人,乘云相往还。我亦懒出岫,时归坐云关。

清吟抱幽独,何当共托阗

崔次周

仙人好楼居,天上多琼楼。祥氛结紫黑,磅砖常周流。

道人仙之裔,居然梅山头。山头耸百尺,日与云从游。

静嘿观内景,缭绕云气浮。轩豁抱西爽,天冷云影收。

倚阑畅今情,笔砚云烟稠。领客谭又玄,满吸云腴瓯。

不用分半问,盘结任相谬。怡然自可悦,澹然亦何求。

悦则动静随,呼吸听去留。我欲乘之叩,太虚相与上。

下追仙婷鞭,鸾笞凤汗漫。去下视八表,挥斥浚九州。

锺说

我匪悦云云悦我,云兮与我一无心。知君只爱云中隐,不肯出山无处寻。

李君式

无心出岫道人闲,身在虚无飘缈问。可惜云霓人在望,卷将云雨入梅山。

题梅山        薛修竹

薜荔坛高秋十分,汉时笙鹤杳无闻。平明一觉西风梦,吹落人问半是云。

梅仙观记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