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要修科仪戒律钞卷之十四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朱法满     时间:2016-05-14 18:53:17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要修科仪戒律钞卷之十四

三洞道士朱法满编

饮酒缘

经云:断酒节行,调和气性。《太平经》云:真人问曰:天下作酒以相饮,市道元据。凡人饮酒,洽醉狂咏便作,或即斗死,或则相伤贼害,或缘此奸淫,或缘兹高堕,被酒之害,不可胜记。念四海之内有几何市,一日之间消五谷数亿万斗斛,复缘此致害连及县官,或使子孙呼嗟,上感动皇天,祸乱阴阳,使四时五行之气乖反。如何故作狂药,以相饮食,可断之以否?神人曰:善哉。饮食,人命也。吾言或有可从,或不可从,但使有德之君教勑言:从今以往,敢有无故饮酒一斗者,笞二十;二斗,杖六十;三斗,杖九十;一斛,杖三百。以此为数,广令天下,使贤人君子知法畏辱,必不敢为。其中愚人有犯,即罚。作酒之家,亦同饮者。真人曰:或千里之客,或家有老弱,或祠祀神灵如何?神人曰:若千里君子,知国有禁,小小无犯,不得聚集,家有老疾,药酒可通。

《千真科》曰:出家之人,不得饮酒,或托天寒,诈称腹痛,饮后色变,或

斗乱尊卑,或应供赴斋,或施行章醮,或游道路,或应对公私。非唯自失礼仪,抑亦秽辱道众,是灭道法,无生弘赞。然应人就请,本以清洁为先;出公入私,皆用端严为首。有如此例,皆犯律论。《灵宝经》云:生而饮酒者、死则连汲溟波水灌沃四渎中,或曰道法之中,听许饮酒。《灵宝经》云:置酒浮云观,高饮玉清台,此何顿隔?答曰:何见之谬。《太清经》云:化金玉为三十六水,以金为水则为金浆,赤玉为水则为琼浆,白玉为水则为玉浆,或云玉液。《定志经》云:五者不醉,常思净行,何有许法五岳图序云。

断谷服药缘

丹蜡神方断谷,可千岁不食,自肥不瘦,能力作负重。方:真丹一斤、芒硝半两、茯苓一斤,皆捣合之,以白蜡二斤中合煎之,九上九下可丸,便尽丸之,如梧桐子。服十丸,解一月不食也。

老君守中赤丸法;用白蜜一斤、真丹一斤、一方三两、白蜡一斤,先细切蜡,以铜器煮酒令沸,乃投於蜡,安酒中。蜡消,下器着玲水中,蜡凝复下。如此三上三下,蜡凝出之,弃酒,乃独以蜡着铜器中火上使沸,九沸九下,后下之内白蜜;复上火一沸,下之内真丹,搅令相得,欲凝,便急丸之如弹丸。欲断谷,服之。初服,一日服一丸,二日服二丸,三日服三丸。复从一丸始,凡九日,服十八丸为一剂,便守中。四十年不饥,颜色气力如故,可负担远行,渴者饮少冷水,亦饮少酒,勿复有所食,令人不畏毒,但不能延年长生耳,辟谷轻身,气力不减,山行不极也。若不能吞大丸,亦可分作小丸,计之合药。斋七日,王相建满定日合,勿令小儿、女人、鸡犬见之。后若欲还食谷,当煮葵子一升,作薄粥饮之。药即下,乃先稍稍食糜,勿便顿饱也。此沈君所用以与牛马服,皆不复食草而肥徤如故。秘验一方,直洋蜡三上三下,乃内蜜一沸,内丹挠之冷,便成守中。诸镇丸法:茯苓、乾黄、精木、楮实、人参各一两,捣筛以白蜜五合、白蜡二两,合前和药,更捣千杵。服如小儿拳一丸,然后可服大小四镇。服丸后,又应长将前件栢叶丸、狭苓丸为佳。小镇丸法:丹沙半斤、狭苓半斤、禹余粮半斤、麦门冬一升、白蜜三两,凡五物。丹沙、余根、狭苓,下稀和以蜜,捣三万杵,麦门冬去心,三两作四丸,手摩令有光。以满日平旦,东向服一丸,却十日服一丸,却十日复服一丸,是为三十日服四丸止,服此药得度世者有三十余人。合药时,用王相满日,当斋戒,勿令小儿、妇人见之,不得食葵菜、生菜及至死丧生产家,此方长史书。

守中径易法:取大豆必生者三升,手挼令光明雨体暖,先美食竟,乃顿吞之,可解五十日、百日。渴则饮水,勿余食。欲去之,服热粥二升,豆即下。一云:每向日再拜,一服一升於口中,展转诵六甲通,乃咽之,三日明日,乃分一升为三过,小儿则半之。又赤豆肉、吞二升单三升,亦支一岁,又取大豆、黄米三升,一顿餐之,亦可十日、五日不食。后欲食,当服葵茎灰,方寸七,即下服猪膏及酪苏亦善。

又法:先嚼蜡大如慱,景极令柔,乃内猗氏肥枣,并含嚼之,即皆消而咽之,入腹正气,除病断谷。又但食一方寸蜡,辟一日。

又法:取檀榆皮白者各一斤,酒一斗,渍之出乾,复渍尽酒止。一服二两,十日行三千里。

又法:桑椹黑者,暴乾捣之,水服三合,日三则不饥。

又法:三月三日,若十三日、二十三日,取白茅根净洗、细切、水服,亦可暴末并备之。日服五六止,勿大饱。长服,令人美色不老二伏鬼神。

又法:趣白五斤、稻米一斗、豉一斗、盐半合,以水三斗煮,令熟烂。初饱食,后稍稍进,不饥,除寒热,延年。

服松根法:取东行松根,剥白皮细锉,暴燥捣筛。饱食之,可绝谷,渴则饮水。

又法:但取栢叶,暴燥为散蜜丸,服之则不饥。亦可水服,亦可酒服,以白酒和散暴乾。又捣服益佳。

服松叶法:四时随王方面,采近上去地丈余者,细切如粟,水调若薄粥汁,服二、三,合日三。亦可捣碎,暴乾更末服之。亦可捣末酒溲,暴乾更捣筛,以酒饮及水调。无在千服,久服并令人轻身延年,体香少眠,身生绿毛还白,绝谷不饥。服之,当使有恒,栢叶亦然。

服气断谷法:先闭口咽内气,勿吸外气也。一日三百六十咽以上,为但欲多耳,能至千,尤快以渐。断谷十日后,自不用食。谷断三日,或稍稍饥,或小便赤黄无苦,可啖两三乾枣,日中九枚。酒,日中可一、二升,初小极后转好也。

食十二时气法:常从夜半九九咽,鸡鸣八八,平旦七七,日出六六,食时五五,禺中四四,日中复从九九起。皆当合口大咽之,令气入腹,每咽一时足,辄漱鼓津液。吞之数过,各转向其辰之方面益佳。十四、五日中,当头眩瘦极,过此渐佳。

服符水断谷

书此六甲阴阳符,皆各随其日支干书内方中也,可豫口内函中,至其日取以祝水而服之也。

服此阴阳符,平旦东向,左手持符,右手持水器,祝曰:真人某甲好乐真道,服食中和之气。甲子太玄玉女承翼给侍某,用行厨所在,去所当得,无令饥渴,军无大小,人无多少,皆当得饱。毕,以符着口中水送之,唯在人多耳。若欲断他人谷,千人、百人,皆东向列,再拜自称名,各为书符与之,共饮一器水耳。

甲子旬,太玄玉女承翼。

甲戌旬,黄素玉女飞廉。

甲申旬,太素玉女琼石。

甲午旬,降宫玉女云龄。

甲辰旬,拜精玉女灵素。

甲寅旬,青要玉女惠精。

此六旬玉女名,当其呼之,勿误也。玉君绝毅符,满日丹书纸烧,以神水北向再拜服之,执水向月建三祝曰:金木水火土,五星之气,六甲之精,三真天仓,清气常盈,黄文赤子,守中无倾。毕辄三叩齿、三啄杯,乃以服符,并饮水一升。右并出太清下卷。

老君服水断谷法

不问清旦,但是须饮即吃,以一杯盛水向水祝曰:

金木水火土,五星之气,六甲之精,真人天仓,清气常盈,黄文赤子,守中无倾。三祝、三叩齿饮之,令人不知饥渴,渴复之极有神验。近往往有人,得力此方是养生经卷,后录出祝,与前少异,更未得别本勘知之。《道基》曰:祝六畜不食法祝曰,万物皆含水,如生水入腹中。万神皆惊,有脉之物皆可绝无脉之物不可绝,六畜皆牵向王也。

治祝缘

《登真隐诀》,诸行事、存想、祝愿,并在其中,今略出一两要急耳。每当经危崄之路、鬼庙之间,意中诸有疑难之处,心将有微忌勑所经履者,乃当先反舌内向,反舌向上柱喉中,临祝乃申之咽唾三过毕,以左手第二、第三指捻两鼻孔下人中,本之鼻中隔孔之内际也,三十六过即手息。按勿举指计数也。此急按中阴数,以一息为一过之久鼻中隔孔之际,名日山源,一名鬼井,一名神池,一名邪根,一名魂台也。此后祝中有此五名,故先出其。紫彻夫人云:山源是鼻下人中之本;侧在鼻下小入谷中也,针之亦治卒死掩毕,因叩齿七七通,毕又进手心以掩鼻,蹑毕未去手,仍叩齿竟,仍进左手掌以掩鼻口,指端至发际,并覆明堂之上也於是临目,临目内存明堂中三君,以铃镜赤光焕而掷之,又存泥丸赤子帝君执谒大洞真经,以威摄之也乃微祝曰:朱鸟陵天,神威内张,山源四镇,鬼井逃亡?神池吐气,邪根伏藏,魂台四明,琼房玲琅,玉莫巍峨,坐镇明堂,手挥紫霞,头建晨光,执咏洞经三十九章,中有辟邪神虎,截岳斩冈,猛兽奔牛,冲刀吞枪,揭山攫天,神雀毒龙,六领吐火,啖鬼之王,电猪雷父,掣星流横,枭磕驳灼,逆风横行,天禽罗陈,皆在我傍,吐火万丈,以除不祥,军精启道,封落山乡,千神百灵,并首叩类,泽尉捧灯,为我烧香,所在所经,万灵奉迎,十九韵毕,又叩齿三通乃开目除去左手,於是感激灵根,天兽来卫,千精震伏,莫干我气。此中并是神兽灵司之名号,故可以震却精邪。

右出大洞真经高上内章遏邪大祝上法,长史书。

北帝杀鬼之法:先叩齿三十六下,乃祝曰:

天蓬天蓬,九元杀童,五丁都司,高刁北公,七正八灵,太上浩凶,长颅巨兽,手把帝钟,素枭三神,严驾夔龙,威剑神王,斩邪灭踪,紫气乘天,丹霞赫冲,吞魔食鬼,横身饮风,苍舌绿齿,四目老翁,天丁力士,威南御凶,天驺激戾,威北吓锋,三十万兵,卫我九重,辟户千里,又却不祥,敢有小鬼,欲来见状,玃天大斧,斩鬼五刑,炎帝裂血,北帝然骨,四明破骸,天猷灭类,神刀一下,万鬼自溃。三十六句四言辄一啄齿以为节,凡三+六句,则三+六啄齿若冥夜白日,得祝为恒也。此无正时节,修事有闲及晓夜之际、诸疑暗之处,便可祝之,中皆当微言鬼有三被此祝者,眼睛盲烂而身死矣。此谓诸杀鬼、邪鬼及天地暗,自有恶强、鬼辈闻此而死耳,非人死之魂爽为鬼者也,如此鬼眼,亦是有睛,故盲烂则便死此上神祝,皆斩鬼之司名,祝中有酆都,中当位及诸神名字,故鬼闻而怖死也,许其领威南兵千人,即此御凶者也。炎帝即大帝,四明即诸公矣。北帝秘其道,北帝应建鬼杀人而值此祝,便不可复得,故秘其法。若世人得此祝,恒能行之,便不死之道也。人之死也,皆为诸鬼所杀耳。今既不可取,便为不复死也。男女大小,皆可行之。但患其不知此祝耳,智者密用则无限於大小,此语以是令告长史家困病行此立愈,思既幸走,病岂不除。叩齿,当临目存神五藏,五藏具,五神自然存在。谓初叩齿三十六时,应临目内视,存具五藏,以次想之,皆令分明五藏之神,备在於内,然后可得乘正以御邪神、以诛鬼耳。郑都中秘此祝,今密念之耳,不可泄非有道者,宜共秘之乎。此虽非高贵之至典,而是杀鬼之上卫,凶恶既消则正气可接,且以诛邪遏试学者之要法,而诸人多轻其浅少,每致传泄,使神祝不验,呵执不行,殊为可责之也。

杨君掾书两本。

卧枕缘

《道基经》曰:枕高肝缩,枕下肺塞,以四寸为平,枕席令煟其息乃长。《道林品》及《观门经》曰:行气,枕高二寸半。《太清经》曰:下神枕法曰,五月五日,若七月七日,取山林之栢为枕,长一尺二寸,高四寸,空中容一斗二升,此则广三寸五分,相心赤为盖,厚四分,善致下之钻,盖上为三行四十九孔,凡百二十孔。凡容一黍栗,乃取药,内中用芎藭、当归、白芷、新夷、杜衡、山蓟、革本、木兰肉、徒蓉、栢实、苍苡、蘼芜、欵冬花、白衡、秦椒、蜀椒、桂、乾姜、飞廉、防风、人参、桔梗、白薇、荆实,凡二十四物,以应二十四气。又加八毒药,以应八风,乌头、附子、梨芦皂、荚罔草、矾石、半夏、华阴、细辛,都合三十二物,皆□咀,以毒药居香药下,按次满枕中,为布囊。以衣枕之百日,筋骨劲强,面有光泽;一年,身尽香;四年,白发黑,落齿生。常别作一帏囊,卧辄起盛覆之。勿令气泄,年年易新药,合三十二种,药得一斗二升者一种,转取屑三合,七圭八撮,五分撮之四也。且药体有虚实,又应作称两率取之。今按《大散家品药》云:木,十两六铢得一升四合;乾姜,三两二十二铢得五合;桂,三两十四铢得五合;防风,二两四铢得四合;桔梗,二两九铢得四合;人参,一两二十铢得三合;黄苓,十七铢得一合;细辛,一两二十一铢得三合;附子,十九铢得一合;狭苓,十八铢得一合;矾石,一两六铢得一合;牡砺,十六铢得一合。此并诸药之旧率,今应分等枕药,先各各依准量戒之。

旬中白虎者,以所克本旬者,甲子旬在辰,甲戌旬在卯,甲申旬在午,甲午旬在子,甲辰旬在寅,甲寅旬在酉也。入山辟虎,并在定诀也。

要修秤仪戒律妙卷之十四竟

三洞道士朱法满编

道士吉的仪并序

法满后识晚生,未能穷究至於脉制,深以致疑。窃寻大孟先生,讳景翼,字辅明,对齐文惠太子问道士送终仪体,引《法轮经》云:师如父也。我若无师,不得见经;今见经教,乃知道法。《黄箓简文》载事师之科典,故学道修法,存师在前,既荷开度,禀佩经图,济拔三世,救护存亡。经文言:得眄篇目,九祖同仙。故真人云:我若无师,不得学道成道也。若其托形现世者,皆显师资之迹;或因剑杖告终者,则是托物,令知变化无常也。自非体道冥真者,自然有欣生恶死之心。盖人伦本有者孝性,乃至感动天地,通达神明,哀戚之情,触境自发,虽复贤愚有品而爱恶不殊,乃是道俗难同,大方莫异。昔孔子既为儒学之师,止教世间典礼,死埋洒水之上,弟子皆服三年,子贡庐住冢边六载。鲁人因从居者,百有余家。遂名为孔里之民,四时祭礼不罊。况在道家法门,所禀宗匠,能使德瑜三界,行超六道,乃复冥一至真,会合常寂,此则内外悬殊,非是情数所能譬也,仍为立仪,略将备尽。又有小孟先生以酌前仪,更加切要。石井公所撰,引《抱朴内篇》云:昔汉太后从夏侯胜受《尚书》,赐黄金百斤,他物不可数。及亡,又赐家钱二百万为胜,素服五日。成帝在东官,从张禹受《论语》,即尊位,赐禹爵关内侯,食邑千户,拜光禄大夫,赐黄金千斤,又迁丞相,进爵安昌。侯年老,赐安车驷马,黄金百斤,钱千万。及禹病嗣省之,亲拜禹床下。章帝在东宫,桓荣以《孝经》授。及即帝位,以荣为太宰。天子幸荣,东面坐说,设酒会百官,及荣门生数百人。帝亲自持业赞说,赐爵关内侯,食邑五千户。荣病,帝幸其家,入巷下车把卷,趋如弟子之礼。薨,天子为素服举哀。此悉儒学指教一经,尚复崇师殷勤若此,求真要而不准经诰服乎?乃立典仪,训门中子弟张续先生所制,或异或同,见此四仪,不齐一意,使后徒遵奉,随执见乖。今会四家,略为一卷,率愚注诀,并酌异同,随世沉浮,逐时增减,兼复师在之日,远离几筵,咨问寒温,要凭启疏,脱恐晚学不识重轻,谨述所见,名曰《道士吉凶仪》,合十例,件状如左。

通启仪第一

吊丧仪第二

疾病仪第三

初死小殓仪第四

入棺大殓仪第五

成服仪第六

葬送仪第七

安灵仪第八

弟子还观仪第九

除灵仪第十

通启仪第-

正月孟春,犹寒,余寒。

二月仲春,渐暖,已暖。

三月季春,暄和,极暄。

四月孟夏,渐热,已热。

五月仲夏,暑热,甚热。

六月季夏,盛热,极热。

七月孟秋,犹热,余热。

八月仲秋,渐凉,甚凉。

九月季秋,渐冷,已冷。

十月孟冬,薄寒,已寒。

十一月仲冬,甚寒,严寒。

十二月季冬,切寒,极寒。

右裴矩云:今为表启及书,皆云孟春犹寒。以后各依前件时节,十五日一改,亦随事为之。

刺史县令初到,道士通启。题云:某观道士姓某启。谨上明使君,记室明府侍者。

道士姓某惶恐,伏惟明使君县令云明府德业弘远,微猷昭着,纡降仁明,屈临弊境。凡在道俗,莫不欢庆。孟春犹寒,不审尊体何如。贫道抱疾,不获随例,不任悦豫之情,谨启不宣。某谨启。

月、日,某观道士姓某启。余启准此。

凡初经正冬,二节书首,须自言感思,并问前人增怀者,正谓二亲不存,论感思之语。若不经初节,及彼此二亲俱在者,并不须论问。如父亡母在,及二亲俱亡,云某节远感深。母亡父存者,远思前人。父母有不存者,云念若前又尊於己,云惟增怀旧。书云:顿首、叩头者,皆为敬彼之辞,父在称顿首,父亡称叩头。但与五服卑亲、及在下官属,云顿首、叩头者,以为未可。若吊答重丧,书称为顿首,除此之外,悉去顿首之言。与高祖、曾祖、祖父母书,题云:高祖翁婆、曾祖翁婆、祖翁婆。几前某言疏,女某氏言疏。与父母书。题云:爷娘几前某言疏,女某氏言疏。 

月、日某言孟春,伏惟增怀,若无经正冬节,及尊者二亲在,不须云伏惟增怀,即移孟春着於犹寒之上,余皆准此。违离未、已久,思恋无譬,奉某曰诲,伏慰下情不得书云:不奉近诲,夙夜惶惧犹寒,不审尊体,起居何如;伏惟寝膳胜常,即日某蒙恩,接侍有违,唯增驰结,伏愿珍和。某言疏不备,谨疏。若作单书,移月、日於笆万:谨疏。自此已下,书皆准此。

修受道师书。未得法师同题云:师主姓尊师,几前若大德云:某姓法师,几前弟子姓名,惶恐白疏月、日,某惶恐言,孟春远感,伏惟增怀,不审尊体,起居何如。若非师,直云如何,不用起居之语某即日粗得蒙恩,若离久,即云:违远日深,下情驰结。若不得书,云:近不蒙诲,思想唯精。若得书,云:奉某日诲,伏慰下情未即拜觐,唯增眷恋,伏惟珍重,某惶恐再拜。

师与弟子书。题云:弟子姓,位省。某告

月、日告某,孟春远感深,不见汝久,悬忆缠怀,日书为慰寒。汝可不,吾如常,未即见汝,但以叹满,好自爱慎,及此不多。师某告。

与同学兄姊书。题云:同学某姓兄姊前,某白疏。

月、日某白,孟春远思探,伏惟增怀,分违未久,思恋帷积,奉某日问,伏慰下情,不得昼云:不奉近问,下情驰怀犹寒,不审体履如何。某粗蒙恩,奉见未由,但增延结,伏愿珍重。某谨白疏,不具某再拜。

与同学弟妹书。题云:同学姓某,弟妹省某。

呈月、日某报,孟春云云,分张未、已久,思忆每深,犹寒比何如。某诸疹弊,言集未由,但增慨满,善自敬爱。乃书不多,某报。

与伯叔父母书。题云:某次弟伯叔父母,某氏姑在室,云:次弟座前某言疏,女云:某氏女言疏。

与兄姊书。题云:某次弟兄姊,某氏姊,座前某白疏。

与同宗绝服尊行书。题云:某官翕伯叔,座前白疏。

与堂兄书。题云:某位兄前,某白疏。

与弟妹书。题云:某位弟省,妹云:某氏妹省,同堂亦然。书中若亲兄弟姊妹无父母,云:孟春远思深,伏惟同怀。若与堂兄弟,云:惟增怀。

与舅、舅母及姨书。题云:次弟座前某言疏。

与外甥书。题云:某省。

与小童书。题云:谨呈姓位,公某白孟春远思深云云,谨白,书不具姓,某呈。

与平怀书。题云:呈姓位,公某白孟春云云,遣白,书不具姓,某呈。

与小轻书。题云:白姓位,不具姓,某白。

与极轻书。题云:姓位。比无言写,念想为劳。得某日书为慰,犹寒何如也。次诸疹弊,相见未期,但增叹满,善将爱,及此不多。姓某疏。

吊丧仪第二

吊刺史县令、诸贵重丧启。题云:某观道士某启。傍注云:谨上明使君,县令云明府。

月、日某启,祸出不图,某位公母云夫人倾背,若三品以上,并为高官,云:薨背下情悲侧,伏惟攀慕号踊,荼毒难居,不任下情,谨奉启不宣,谨启。

吊师遭父母丧启。题云:弟子姓名启。傍注:上尊师几前。

月、日,某顿首、顿首,祸故无常,尊翁、尊婆倾背,哀慕抽剥,不能自胜。伏惟攀号无及,五内摧裂,何可堪居,酷当奈何,未即奉拜,伏增悲咽,谨启不备。某再拜。

师父母丧,吊师兄弟书。题云:至孝姓位凶前。郡姓,某白吊,父在母亡,云苦前。

尊府君母云尊夫人不终遐寿,奄弃孝养,情深恻怛,惟攀号灒茶毒难居,甚痛柰何,甚痛奈何。未获造慰,望增酸哽,谨遣白书,惨怆不次。道士白吊。

师丧,报同学兄姊书。题云:同学某姓兄前,某白疏。

月、日拜疏某言,无状招祸,祸不灭身,尊师违和,须谕病状不蒙灵佑,以某日奄垂弃背,号天扣地,贯彻骨髓,不能自胜。伏惟悲慕,无状奈何,苦毒奈何,伏增号绝。谨言疏,荒迷不备,某再拜。

师丧,报同学弟妹书。题云:同学姓某弟妹省,某白报。

月、日某白报,无状招祸,祸不灭身,上延灭尊师,攀号矿踊,五内屠裂,不能自胜,唯增哽咽,迷荒不次报。

同学丧,报师启。

月、日拜疏某言,祸出不意,同学

姓某夭殁,一反痛抽割,不能自胜。伏惟悲悼伤切,何可堪处,痛当奈何,痛当奈何,未由奉拜,伏增哽咽,谨言疏不备,某再拜。

疾病仪第三

二孟云:案仙公门训云,凡道士疾笃将困之时,皆须香汤沐浴,冠带如常,仪出所禀经法,佩带於房前,施安供养,请诸名德,斋戒诵经,忏悔受身以来所犯诸罪,不得有所隐藏,显而发露,灭罪祈福也。张续师云:可转《度人经》一两百徧。仙公云:若须投藏,付嘱经法,悉作辞牒条状,申誊件别名品,奏闻太上,不有隐昧也。

《中元玉箓》云:奉师威仪,师有哀忧,弟子皆当心抱忧戚,出入无欢。

《玉箓》又云:师有疾病,弟子皆当侍近左右,亲视气息,有如父母。

《玉箓》又云:师有灾厄,弟子皆当率诸同学,建斋祈请,以立善功。

《千真科》曰:出家之人,与俗有别,然而死病亦无定法,然稍修执制。疾病之时,转读然香,昼夜不绝;临终之时,打无常;锺启送终,依五练生尸法。夫以疾时,观内大众,数以存问,检校厨下,令前与病人食。疾病之时,难有达命者,福势既尽,乃欲隐避东西,此并是前路功德无凭,而以临时惊惧,徒作此意,速死而已。可以净洒扫,开敞房舍,来往善知识,达命之言更相启发,诸法无常,宁有住者,必应寿书,量命无几,可移入迁化堂。其堂可於观西北角,别立为院堂,三间、五架,堂面看西北。其堂中高座上,造升虚像,像身坐莲花,如人大,举左手以指天门,左右二真侠侍。病人恐命将绝,移入堂中像座后安置,用黄纹全幅为幡,长二丈四尺,中央系左真腰,幡头与病人手捉,令病人直心正念,愿随二真登天门,诣金阙,脱未应化,随建福田。男官头向左真,女向右真。一入此堂,难得平然归者。临命将绝,咸称未困,特是贪生,有此计耳。达命君子,岂去住为心。

科曰:男女官年将老病,死期将至,家事钱物,皆委付诸弟子中可亲信者。师有遗书,依书处分,如无遗书,一一条录生资,与诸子弟有所知者,共议修营功德,及充殡葬。如无子弟,观众处分,如无观众,道众处分,不得将与俗家兄弟孙侄等费用。如有父母、师主,在遗书所命者,依书。又不共活,无有命书,辄取者犯五逆罪,私不能制止,送与官司。

初死小殓仪第四

至死时,既不沐浴,无俟安床上,直敷两重席於地南首,不须改易,仍着手衣袜冠巾衣居常。出入时,衣佩符箓於左肘,铃印於右肘,便安下衾,上被覆之。停住,设白粥之奠於尸东,当肩祭讫,次两边铺荐於地,男孝居左,女孝居右,不须如俗人含珠唤魂也。撒奠,亦尸东。祭文云:帝号木岁,某子某月朔某日,弟子某甲,谨以清酌蔬奠,奉祭师尊之灵云云。竟,哭尽哀。此小殓时也。

入棺大殓仪第五

至大殓时,不须香扬洗浴,着衣冠带,如斋时服饰。先朱臈棺安石灰梓木七星板,笙箪鸡鸣枕,使四人扛衾内棺中,以传策置左符,镜置右,少近头边。旧来安随身经法内前,鬲子中坚安之,今安棺外,头别案盛之,亦好。仍设大殓之奠法,随用生时所进之食,先铺席於尸西,进奠於席上果菜。祭文云云,竟,哭祭记,收祭食於粮罂中,安棺头。旧以白素书移文,今人纸书,亦得先条随身佩带於前,次送终物置,后道士移文。

谨条某州郡县乡里观舍,男女官三洞弟子某甲所受经法,扎目如左。

录治,五千文戒等。

右件,诣某师奉受。

自然券,五老赤书真文,三皇上清三品经。

右件,诣某师奉受。

凡授弟子若干人灵宝法,若干人上清法,谨条三洞弟子某甲,将经法自随入冢扎目。

百八十戒文,仙灵二官录,真文佩策符印等。

右件,随身入棺中。

上清经某卷,七传某卷,五法佩带及上清诸佩文。

右件,合一函若干卷,随身入冢中供养。

谨条三洞弟子随身寒夏衣裳,及纸笔等扎目,某衣某物。

右件,随身入棺中。

砚,笔,纸,手巾,墨,书刀,奏案,香炉。

右件,随身入冢中。

合经法衣物如干条。

维某年太岁甲子某月朔某日,天老移告:天一、地二、孟仲季、五路将军、蒿里父老、土下二千石、安都丞、武夷王、里域真官、河伯水府、魂门监司、墓门亭长、山川泽尉、直符使者,今有三洞弟子,某州郡县乡里男生某甲,年如干,今月某日某时,生期报尽,奄然舍化,魂升天府,形入地居,今当还某乡某里山,造立砖冢。某生时,离俗从师,请道出世,寻学受佩上清三洞大经符图诰传,并抱还太阴。及寒夏衣裳,饰身服用,凡若干种,杉棺殡殓,埋定送终之。具符到明,即安隐形骸,肃卫经宝,料领冠带,约勑所部,扶迎将送,不得留滞,令无罜碍,径至藏所,不使左右比卢、东西南北他姓等鬼,货名诈姓,妄生侵夺,明承符勑,不得有违,一如太玄都鬼法、女青诏书律令。

右移增损随时耳。

仙公曰:道士经法,能预投於名山福地净密处者,是为第一,不必将死尸同穴也。满见今人受法师,犹不尽备经,弟子亦有不能辨本所写受经,何必与尸同穴?何必预投名山?经留代代,相传符箓,随棺入冢,出处随时,见於斯矣。其有随身物内,后鬲子中,不须如俗人作谷囊、腰绳、终具等物。事毕,上盖依科安之棺上,次安应入冢法物於棺南头,施列供养。烧香道士,皆冠法服,一人棺南头,唱礼三宝,三拜竟。

要修科仪戒律妙卷之十五竟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全真青玄济炼铁罐施食全集》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道教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