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金丹真一论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百玄子     时间:2016-06-02 11:37:45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经名:金丹真一论。原题百玄子撰,约出於唐末五代。引迷诸家丹诀,论外丹法。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玄部。

金丹真一论

夫灵丹之源,禀乎真一之气。论曰:真一者,大道之源水也。水者气也,气者道也。道本无名,因气生质。

质者,有形之物也。道始无形,从一气而受化,化及有形,形者名也。故曰:道本无名,而强名曰道。道本为一也,一者母也。一能布化,生成万物,利用天下。太 上曰:布一名於天下。几遇大丹,莫不寻本求末。本者真一之源,为之母也。子者丹也。营丹之士,莫不求乎真一之源而化气成子。神丹之妙,见於此矣。

形质既分,清源有异。

请者,黄芽也。此芽能轻能浮。浊者,铅也。此`铅能沈能滞。大茅君谓青霞子曰:铅沈银浮,谓之黄芽。亦日炼秋石,亦日黄芽。几经炼九转神丹,鼎中须分清浊 二气饰方悟造化之权。二气者,一气全阳,守六爻正位。一气全阴,亦守六爻正位,定阴阳两全之义。《阴君还丹赋》曰:至道还丹,阴阳两全。化瓦砾而成金,度 几人而作仙。此芽炼至九鼎,方为老芽,始堪入用。丹书曰:黄芽者,造化之终也。况老阳之芽,神气方足,堪用作丹也。

数起北方河车,

车者,还丹日数也。谓言行火须满三十日,要法逐月节度,运火勿停,阴阳各半,互相受用,气行一周,丹转一次,始起北方复卦,从阳爻运气,而终十月,阴阳数足矣。

定神水之受用。

几运大丹,先定神水华池,为之受用,得水方与真铅同类。丹书云:同类气合,相须如神。若铅不真,神水无以能受。仙家所忌。忌类不同,是以先定神水,后议真 铅。《参同契》曰:若铅不真,其汞难住。几称汞者,是神水华池也。此气若非真铅,无以制其汞。汞若得伏,有诸异名,且非独汞之名。一名流珠,一名金液,一 名金浆,一名玉醴,一名紫游膏,已上俱是神水华池中真铅也。真铅真汞,二味华气,凝结成丹。丹家先定神水华池,为之受用。修丹之士若明神水华池,定知仙路 不远矣。大丹不得神水,无以变其灵通。神水不遇真铅,无由吐结精气。二物相合,乃成还丹。

论曰:水数属一,含气混真,配位而黑,得合真铅。

真铅受性,养在北方黑气。黑气即神水是矣。

此铅含光隐迩,造化自然。

真铅含五色之象,道家每三百六十时,一度开鼎,添合铢两,便见其灵异,时黑时白,或黄或紫,或红或青,应金木水火土之正位。《阴真君流珠金镜》云:一物有五彩,永作仙人禄。又云:铅含五彩,汞吐三花。二物合体,名为河车。河车是丹之异名也。

或沈或浮,能有能无,散即潜龙,聚则秋石。《金虎元君诀》曰:浮沈恍惚,渺邈如云,其中有精,可以经纶,似有似无,难辩素真。

此乃元君指显真铅,有此浮沈变化之妙。

论曰:浮沈者,鼎中收结也。结精华之花,透出其上,谓之轻浮之精华,又名神符白雪,又名钟乳,又名马齿栏干。俱是黄芽一体,鼎中变化异常也。营丹高士,若运玄功及此,定知九转神丹,全科毕法在乎手矣,可以将近仙都,名标玉籍。

已上并是黄芽运化之道,殊圣之功,仙家贵重之事。

黄门侍郎萧子云大丹歌曰:千言只为秘黄芽,万卷方书说闲石。论曰:黄芽未入鼎已前,先须定时日,化炼黑铅,以腾倒精华之气。又轻浮者配合青龙,同入金鼎。 虽入金鼎内,犹是未分清浊。何故,盖未受造化正气,凭何节令推迁,拟分清浊。此须是治丹之人,妙运五行,能驱造化,审看刻漏,进退节符,黄芽始可化成。其 或水火数差,漏刻无准,阴阳失度,气候不交,黄芽万一不生,斯乃理丹之人慢怠,差其候也。茅真人谓青霞君曰:阴阳不能顺,毕竟不生牙。斯乃道家共禁之法, 恐泄天机。且见今人炼药,拟效长生,不知灵丹之源,妄认朱汞。

世上多俟认朱砂,用此为汞,更以铅花合造,烧缎为丹,伤人之命甚矣。

且自古高真之士,不无丹书仙经,洞文藏经,众真内禁圣诀,备显人问,开露玄意,引接后人。凡举大丹,先具清釜之鳌,丹井醴泉,是修丹急务之要。未审今人炼 药,以何物为真铅,如何是神水华池,井鳌之用。而配众仙相继,丹成之后,各有丹井具存。当日若或无用,岂真圣造化无端,惑乱后人也。且如内禁诀中,凡丹井 成后,无令杂秽使用,水脉定后,更宜换之,涤去滞泉,然后任露天通,星月照之。大凡井水,或有沙虫,视之不见,但以金银宝器盛之,旬日虫化为脚。

注云:如道家未办,但以通油新瓶器盛之,以蜡纸封头,勿令尘入耳。

水性既定,土气已收,方取合丹。凡造丹井,若得石脚泉青白色者,元是阳脉之水,运丹复灵,若值青泥黑壤、黄泉赤脉、铁腥味验,有此之象,并有水脉交杂,阴 壤积滞,土气昏浊,不任炼丹,宜须别造。但得清泉味甘而醴者,切宜宝之。已上内禁诀中论丹井第十二篇论曰:且水者,利生万物,五行之首,北方阴气一也。故 言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五行之数,一以贯之,始自虚无,从无入有。

绿水是虚无之体,故言从无也。入有者,从此虚无气中,运五行造化,忽生还丹,故言入有也。

从有返归於无。

其丹虽然有也,遇换鼎器之时,是逐月添合青龙,乳育白虎,还复无也,故日归於无也。

还返数终,神丹自睹。

鼎中灵药,数转已足,满鼎殷红,又如血滴,中有白酥涌起之状,惟圣与贤,莫测灵通变化也。

随日月之变迁,顺五行之情性。且如十五、十六日月正圆,明丹亦气盛光明也。月将亏损,丹亦伏藏收结也。如是返覆之数,九转皆总如斯。凡丹书云九还七返者,此之谓也。

九为阳气之初,七为太阴之始。几运大丹,并须阴阳对用,升降轮还,九六爻变。《易》曰:乾元用九,天下治也。又曰:用九,乃见天德。是以治丹之象,并奉天 时,合节须节,合行即行。《易》曰:天地节而四时成,阴阳节而万物生。所以丹家盗之,一如推化万物,变移种种奇异,花药红黄,枝条垂布,俱存鼎中,圣人效 之变化也。《易》曰:天地变化,圣人效之。天垂象,圣人则之。几治丹言运符节者,此之谓也。还丹得不生焉。已上明论注解九还七返大义,俱是还丹成熟之诀。 丹若不节不克,不止不杀,无能成宝者哉。又丹书圣人类天地万物之情,穷阴阳配合之道,治符造化,尽妙五行,春气发而草木华,秋气收而万物实也。

《太易丹书》云:还返既老,精凝不飞。若以朱砂抽汞,铅花取芽,八石三黄,五金杂类,此俱不入大丹之源。但可以制伏,变化黄白,添为世宝,济贫助道,救接 孤危。若将此顽滞之物为丹,奈仙经云:朝服一刀圭,暮可生羽翼。料兹顽质,必不及斯。且朱砂水银有质之类,又经火缎,阳毒相含,服之发渴烂肠,喉结如火, 千万莫能疗,五藏已亡,万金之身误伤何苦焉。马明先生曰:还丹者,见水归水体,入火复金液,服食如风雨,消融归百脉。

还丹从浆液化,故言金液。可以融百脉,服之注灌百脉,疾如风雨,驱除邪气也。

阴君曰:无质生质是还丹,凡汞凡砂不劳弄。论曰:无质者,虚无之气是也。此气呼吸动静,腾跃伏藏,非离母也。母者水也,水合真铅,配为华池,华池便是丹田 也。丹书云:用铅不用铅,铅是旧丹田。既产其丹,名为生质,故曰无质生质是还丹。论曰:水虽有形,终而无质,神仙以法制之,能生质也。生质之由,始绿升降 致兹有也。

升即鼎中阳气上腾,降即壶中阴气下结也。

论曰:丹处虚无者,与蠹钥而伏华气是也。

河上公云:索钥空虚,故能有声气者也。

一气纯乾,全行阳道。一气纯坤,全行阴道。并是阴阳交媾,二气成真,真者丹也。丹者凝结之象,红液是也。

丹成故非檀末之形,俱为红液之象也。

诀曰:切在先凭刻漏,昼夜无差,或退水进火之时,俱在午前分漏,焚香勿绝,仰告上真,乾火盛明,恐鼎有失。

亢龙有悔,是此时也。治重刚之险,九天之德,莫盛於斯,故日乾火盛明也。

不可辄抛药堂,专听龙吟盛位之声,审察阴阳调理之候,或闻雄声稍武,

武是亢龙之火,纯阳也。绿阳道将退,未免进火,应其时数也。须满炉之火得,不忧兹惊失,又虑鼎器难禁。有此雄声,切在小心,以时消息也。

暂开午门。

午门,是下次进火之门。纳阴之首,暂且开之。放火气伸缓,侯声稍和,清幽丝竹之类,却掩之,气和者也。

微通火气,其声清幽,徐而复掩,又恐歇气,多时节滞,神丹变化。

自此已上俱是乾道变化,治丹君子善守护持,方保贞吉。

诀曰:其次遇进水退火之时。

时在娠卦,治一阴而御五阳,乾元亨利,万物资生,承顺乎天,乃终有庆也。

履霜坚冰,阴始凝也。盛暑雷震,息以威萝。芽体渐成,循善无失。漏应二更,贞而复吉。《太易》曰:娠结其瑞,雪霜其素。胎滞蒙肥,阴为阳主。道之枢机,伏 藏为虎,履霜光耀,坚冰寒冱。此时丹渐凝结矣,神水已变,大道功全造化,既成黄芽,炼彻九转,灵质可观,号曰老芽,以兹方熟。

黄芽澄炼须熟,方堪入用,炼化为丹。太一真人玉壶颂云:十月霜飞雪又浓,黄芽内熟色显显。修丹若见黄芽熟,安得不思金虎龙。是知黄芽九转方熟,或如栏干钟 乳,迭石嵯峨,科计万条,丝文马脑,玉柱玲珑,种种灵异之象,直候九转将足,收此灵芽,上坛呈天,诚心仰告,弘愿惟深。再炼灵芽,愿成大药,晨昏朝拜,开 启坛炉,从此之后,志炼还丹。

《参同契》云:黄芽者,是大药之根基,长生之至宝。其奈孤阳之芽,未可独立。水合阴阳,方为大药。论曰:故知水者,大药之宗,内固营丹,外化万物,合阴合 阳,神仙之母。太上曰: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万物得一以生黄芽。得水改性换形,变为还丹,正名大药。所以《参同契》云:孤阳之芽,未可独立。水合阴 阳,方为大药。是知天机之事,不可得而闻之,玄诫也。论曰:水本非神,得数则真。故言神水也。此水莫不五行共化,四象相推,陶家之输返,圆转数极,知来者 成化备矣。况乎真人,运造始而有则,终而有归,兆之未萌,万物斯睹,何难之有。如日月输还,昼夜恒则。所以造成世界,化及人民无穷也。斯乃始得阴阳度数, 运转有恒无竭也。若言营造大丹,须藉感时相应,是以功殊物外,世法莫同,神水非神,从数而妙。又《阴符》曰:金丹之术百数,其要在神水华池。是知还丹得 一,变化无穷,升举常个,永齐天地也。论曰:水性全阳形而能阴。置百斛於釜中,煎而乾之,显兹无质也。而润及於大地,百物生焉。何故有质也。此质盗天地正 气而生。经云:天地万物之盗,俱是抱一负阴而生。斯乃并论天象化备,万物有归,故成就也。论曰:金丹化备,神水何归。论曰:神水为,母,真铅合胎。胤化於 金鼎之中,盗五行之数应用,日辰旋运,纲斗相随,符节催逼,其水自神,其气降真,黑铅吐精,金花涌生,俱不泄内外结为丹,此是圣人化备,还丹成质也。此质 且非与地质而同其气,圣人犹托易而明象焉。王弼注云:居中得正,极於地质,任其自然,而物自生,不假修营,而功自成,故不习焉,而无不利者也。论曰:何故 不习而能利焉,岂不然也。但返乾数而复坤位,是以无所习也。旋路还乡,始明於本,何忧末乎,故不习耳。此说并论天道常用,日月轮还,乾坤刚柔,以时消息, 象数所由,盗而用之,贤贤相受,世人罕遇。故经云:万象不能逃其数,而况於人乎,况於鬼神乎。此律历数不能契者,自是人之味也。圣贤之道即不然。《阴符》 曰: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所以易天心,关造化,返五行,运八卦,定节候,分昼夜,此乃天之机,人之盗也。得不宇宙在乎手,万物在乎 身,冲天之机於人而见矣。玄象既明,还丹成矣。论曰:元阳子云,乾天为阳坤为母,南方朱雀北玄武。年终岁久俱成土,时人何处寻龙虎。土者是有质之象,德居 黄位。黄位是九九数满之义,化物已成,得土之号,是丹牙也。谓土能克水,是消化鼎水之大义,圣意明显,水归土也。故非地土之土也,是丹牙之初体,得白虎之 号,能噙食青龙。丹书云:龙虎相噙复相吞,立生定位此中存。八节运移寒与温,看看渐变黄芽根。故知黄芽属土,能消水也。论曰:水无滞质,含气混真,精华既 结,金液复凝。丹书曰:金液大还丹者,此是也。世人不悟,亡家失业,罔测此焉。论曰:所言金丹者,故非金石之类为丹,借位而呼之,禀西方之色,而本素也。 《参同》曰:丹砂本素元非赤,四季排来在南宅。绿南宅是纳阴雌、降女子之脉,脉聚而赤,阴气红泽,行血信也。徐君云:男气白精,女气赤血。乾道为男,坤道 为女。聚气成胎,纳阴为主。丹至纳阴,始变其色,元非赤也。故经云:丹砂本素元非赤。秋石者,亦向前说白石也。白象西方,故日秋石。论曰:凡开启大丹,取 金旺之象,白露为首,旺於酉地,此是金水气正澄,炼煎金秋月圆盛,金花满盈,是炼丹之时候也。魏真人曰:采有日,取有时,世人用之而不知。况乎古仙炼药, 但取金气圆明,蟾光满盛,真人共用,万一皆同无二也。又曰:金丹得水互兆滋,隆起自虚无,从无生有。凡运金丹,须明真一。真一者,水也。育丹为母,真者气 也,气为道化。

化者是行气之义,直侯气足,方名为道。行气者,二气是也。

况乎非远,目前可见矣。包真人云:真一法朝,日在眼前。太上曰:大道泛兮,其可左右。万物恃之而生,生而不辞,又何远乎。又经曰:母藏子胞,子隐母胎,知白守黑,神明自来。

白者,西方金也,金者便是母也。黑者,北方水也,水者便是子也。知有西方金也。丹首起北方壬癸,壬癸是水也。经云:金胤於水但安水,叉存其丹,斯言黑白二义明矣。故丹书云:知白守黑,求死不得,此之谓也。

青霞君云:水为凝而纳火,金消散而入水,水火之气相蒸,金形相转,往而不定,上下无常。水得火而升,金得水而潜,相须变化,凝结气中,又何朱砂潜火,水银结霜。丹书云:画镜照胆,登山网鱼,何日获之。夫炼丹炼神水,有水始生牙,火釜烧金药,金药是三花。

金虎元君云:炼三花但去其玄色,色归西方之色正白。经云:洁白见宝,可造金花矣。

此花入鼎,须凭刻漏,始分清浊。如无漏刻,灵芽不生,三花入鼎。歌曰:入鼎须凭漏,无漏不成丹。如盲奔却杖,聋者抱琴弹。

大丹无漏,如盲者奔杖,无以能进。虽加喊水火,奈时候不正,默而·不分,又何定气升降,如聋者弹琴,自不能分别也。

论曰:漏者便是此日直符,使者符到奉行,算阴阳水火正数,一进一退,定其斤两,合日辰,应运金·鼎,先定天地时而后行事,顺天地也。《阴符经》曰:阴阳相 推,而变化顺矣。论曰:且如此日阳时将至,漏已来报,即称太阳应数,累功成乾。其或阴时将至,漏已来报,即称太阴应数,累功成坤。如是乾坤俱备,阴阳两 全,夺天地造化之功,盗四时生成之务,鼎中灵药,万一成真,红液流珠,天人共爱。论曰:已前分漏,时在运火,牙必成矣。时在运丹,丹必成矣。并同兹法天象 成形。又《紫阳金碧经》云:还丹之道,与九鼎法同,神水化功,更相运入斯。乃前九鼎炼牙,后九鼎炼丹,故日还丹之道,与九鼎法同。《周易参同》曰:漏刻未 过半,鱼鳞狎猎起。如是明分刻,漏显配五行。昼夜玄功,应运符节。

经云:符节者,是分管此日十二时之候也。昼夜应运,曾无暂停,至道神功,准漏消息,阴阳变化,恍惚而迁,水被火逼,时不相容。故元君曰:恍惚变化,在於当时。

《参同》曰:隆冬大暑,盛夏霜雪,二分纵横,不依漏刻。此是《参同》圣意,微密之妙旨也。诀曰:若运丹升降之次,辄勿暂抛药炉,听察吟声,调燮火候,进火稍麓,前功恐失。

失者,是火数与时不相应也。春木未满,夏火已行,夏暑炎炎,却行冬令,此是掌炉之人懈怠之过也。

是何灰暗日久,火养岁年,颗块朱砂,犹言未伏。论曰:且如金液之丹,是金华之气凝结而成,人得服之,流胤百脉,驻颜返老,行疾如风,万灾莫及,龙神仰敬,土地护持,服之岁月,别有异常之事。

服药三年,别有真圣灵异之事。

更资阴隐,直候上升。此是九转金液,凝结化为还丹。岂是朱砂作粉,水银为霜,恨之甚矣。是谓学不稽古,暗详经论,以意自裁,背道返德,万家倾产,一无可 成,实为世愚,孰能开悟。而况前贤后圣,大丹理贯一源,故无二三,尽明真一,妙算五行,钻簇阴阳,潜运寒暑,仁贤相授,广业经纶,知铅汞之根源,定水火之 大数,如斯明白,始可经营矣。诀曰:且如脉同一身,漏行百刻,时随漏应,准刻定时,漏既不得,丹随时变。

此一法众仙共禁之诀,荃蹄之义,息忘经纶,途远妙极之理,神明丹中要义,无过此诀矣。

《太易》曰:一日有十二时,阳六时,阴六时,便是时计之数也。转运轮还,时内消息,又如何顽心度日,弊意弥年,一向灰暗,将延岁月,故堪取笑,实谓痛哉。 可惜光阴散亡,学仙之士,请细详焉。且如定气分节,大凡五日一候,计六十时,禽类胎卵,应节变迁。书云:后五日,雀入水化为蛤。后五日,野鹦入水化为蜃。 后五日,鹰化为鸠。后五日,田鼠化为驾。制不自由,时至化也。理丹玄象,运化亦同。后五日,神水冰丹形变,斯乃天时共造,律历同迁神化也。

诸圣玄意,丹家多议,此一科也。

又圣意一科,且如今日直符,开启运丹,复卦为首,起火子位,发爻通灵,而终於已,纯阳也。妮者,纳音之首,收摄元气,而终於亥,纯阴也。此日行火大数,理 乾坤二卦,变一十二爻,计一十二时,时数之内,有阴有阳,有明有暗,有动有静,有进有退,升降随时,周而一匝,鼎中灵药,随卦变通,五色流光,天人共贺。 此诀外镌金简,内宝存心,凡传於人,贤圣相授,斋修重誓,莫妄轻泄。乃元始玄言,毕法金科,勿违师诚。茅君诚文曰:天门开,地户闭,圣人机密,勿妄漏泄。 妄泄真诀,殃及绝灭。岂非容易哉。

又云:得者不泄,泄者丧德。付之以言,诫守玄默。

论曰:若得药源,万一成矣。必利众生,且非一人。

此药得成,有全家拔宅之功,非独一人升举也。

且见今人炼药,虽有其言,而无其实。朝朝说道,日日言丹,究论真诠,罔知圣意。如斯暗昧,自尚未能,孰为利众,而全家升举者哉。经云:若昧药源,一身难存。若明神水,全家归真。

神水圣石,一龙一虎,二物知宗,神仙之倡,此之谓也。

论曰:得者日学日新,

但得药源,经营有神,一月一合,开鼎沐浴,观其颜色,渐睹幽深,鼎鼎见信,转为玄功,其道日新,可见重矣。

迷者日学日昏。

迷者错认朱砂水银,便为大药,千烧万缎,如末如灰,罔合经纶,无由取信。既差玄旨,转益昏迷,皓首如丝,何以开悟。其道转加,日昏迷之甚矣。

推道守一,

推道纪钢,妙在守一。起甲钻算,春令发扬。经云:三五之道,天地常用,以时消息,巡历后土,归於中官,其数见五。三五与一,天地至精,可付口诀,难以书传。大丹之要,非数莫能知其神。神水华池,非真铅不能合其道。若明守一,已知大道纲纪,无不尽者也。

皇天无亲。

上天普育万物,爱人最深,玄象天机,与人相合,道成德就,玉皇可见,惟道可亲,昭于上帝也。

我命在我,

非天制我有其生,非天纵我亡其寿。三才永固,各保元精,惟人摄养多乖,不悟营修大药,上天明鉴,法象昭然,大道经管,丹书遍载,自无志学,负己辜身,弃命 如泥,却为鬼物。且积修而难得者,莫贵於我身。因循而易失者,不闻於仙道也。况且真铅不远,百姓日用而不知。大药非遥,满市黄芽而莫测。几夫不学上士难 传,而况常人有言,大命由乎天也。如斯不悟,何以闻之。若言命既由天,子之服毒,何政死乎。历观今古得道者,千万余人,始自常夫从学,安得玉皇垂诏,白日 冲天。故知求生者,叉遂其生,昧死者,任从其死。升沈得失,未可言天,我命在我者也。

非丹不存。

尘病下士,恣欲饮酒,腥膻血肉,沈滞五脏六腑,秽气蒸熏,身重百斤,何以轻举。若非金丹妙药,无以涤荡,神药一化,返老为童,位列真人,名标玉籍,与天地齐休,若非金丹,不可存也。

炼之可久,

运造神室之丹,且非一朝一夕之功。几九转成牙,九转成丹,开启造化,须处名山,同道数人,晨昏资备,药室坛炉,穿砌井宠,二时朝拜,斋粥资修,志念归真,神明如一,实非容易,岁久方成,故日炼之可久也。

饵之长新,

服药之后,三尸之虫渐去,还精补髓都全,暗室有光,童颜日盛,精神爽异,道气吉祥,五岳灵真,自然而会,神魂彻视,玉髓全身,趣戏仙都,故曰长新也。

数通即化,

圣人炼化灵药,大数运通四时,春季发而万物生,夏季旺而火炎盛,秋季收而金实,冬季伏而水凝,丹家制造,但得通此四时行气,金丹自然变化,故日数通则化也。

数极乃神,

言数之极满也。但论阴阳数满,药方乃神。阴极则阳潜,阳极则阴屈,二气互用,道之自然。又言极者,是穷变之道尽矣。乃得阴阳之道,极数者也。是神仙之妙,变化之法,故日数极乃神。

获斯天机,

天下能事者,不过得道。得道简易,莫出於丹。治丹之妙,擒制於气。化气有形,不过於数。数造金丹,三五与一,获此天机,神仙事毕也。

永列真人。

世有数千玄卫,继约万端,若言永列真人。一粒还丹,升举霄汉。

金丹真一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上一篇:金丹直指
下一篇:金液大丹诗

网友评论

《全真青玄济炼铁罐施食全集》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道教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