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黄帝八十一难经纂图句解》卷之二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6-06-02 11:41:21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黄帝八十一难经纂图句解卷之二

卢国秦越人撰临川晞范子李駉子野句解

八难曰:

寸口脉平而死者,何谓也?

寸口脉平匀,而人却死绝如何。

然:诸十二经脉。

注见一难。

皆系於生气之原。

十二经皆关系於肾。肾者,发生脉气根原。

所谓生气之原者,谓十二经之根本也。

肾者,生气之原,为十二经脉之根本也。

谓肾问动气也。

两肾之闲动气,乃人所受父母之原气。又气冲之脉,起於两肾之间。

此五脏六腑之本,十二经脉之根。

五脏六腑分为十二经,实以肾为根本。

呼吸之门。

肾挟任豚上至喉咽,通喘息,为呼吸之门。

三焦之原。

人之三焦,法天地三元之气,以肾为本原。

一名守邪之神。

左为肾,右为命门,有神守於命门,不令邪入志室,邪入志室,人则死矣。志室,穴名。

故气者,人之根本也。

肾问动气,乃生人性命根本。

根绝则茎叶枯矣。

手三阴三阳为枝,足三阴三阳为根,尺部为人之根本,寸口为人之茎叶。木根绝则木死,人肾绝则人死。

寸口脉平而死者,生气独绝於内也。

肾问动气常隐於内,今寸口传受谷气,虽豚平和,奈人之生气已绝於两肾之问,则十二经无相依十,任寸豚平亦死矣。

九难曰:

何以别知脏腑之病耶?

五脏六腑疾病,何以辩别知之。

然:数者腑也。

几见数脉,是六腑受病者也。

迟者脏也。

几见迟脉,是五脏受病也。

数则为热。

数是阳脉,主有热证。

迟则为寒。

迟是阴脉,主有寒证。

诸阳为热。

阳气乱则脉数,故诸阳皆为热。

诸阴为寒。

阴气虚则豚迟,故诸阴皆为寒。

故以别知脏腑之病也。

因数迟之脉,可得辩别脏腑之疾病。

十难曰:

一脉为十变者,何谓也?

一部之中,豚几十变,其说如何。

然;五邪刚柔相逢之意也。

五邪者,虚邪、实邪、正邪、微邪、贼邪也。刚柔者,阴阳也。相逢者,於本位见他豚也。五脏各有表裹,更相乘之,一豚成十,推此十变之候,乃五行胜复相加也。邪者,不正之名,非在身王气而外干身为病者,通为之邪也。

假令心脉急甚者,肝邪干心也。

圣人以心部一藏为例。夏心豚当浮大而散,今反弦急,弦急者,肝豚干心也。肝是母,心是子,木生火,母乘子,日虚邪。干,犹乘也。

心脉微急者,胆邪干#1小肠也。

小肠,心之府;胆,肝之府。心部微急,乃胆邪干小肠。

心脉大甚者,心邪自干心也。

心咏虽洪大,当以胃气为本,今无胃气,故其脉大甚,此曰正经自病,法日正邪,故云自干。

心脉微大者,小肠邪自干小肠也。

心脉略大,为小肠自病。

心脉缓甚者,脾邪干心也。

缓者脾之脉,今心豚缓甚,是火为母,土为子,子乘母日实邪,脾邪干心之豚。

心脉微缓者,胃邪干小肠也。

於心部轻手得其小缓,是胃邪干乘小肠。

心脉涩甚者,肺邪干心也。

涩者肺之脉,今心部豚涩,金反凌火,法日微邪。

心脉微涩者,大肠邪干小肠也。

心部见小涩脉,是大肠邪干乘小肠。

心脉沉甚者,肾邪干心也。

况者肾之豚,心火炎上,其豚本洪,今反豚况,水来克火,法日贼邪。

心脉微沉者,膀胱#2干小肠也。

於心部重手得其小况,是膀胱邪干乘小肠。

五脏各有刚柔耶。

刚柔者,阴阳也。五脏各有阴阳,今以心脏为例,余皆仿此。

故令一脉辄变为十也。

一部之中几十次变通,斗部之内,各有五邪,十变共六十首。

十一难曰:

经言脉不满五十动而一止。

一藏五十动,五藏二百五十动,谓之平脉。今豚之动,不满五十动而一止者,是一藏无气。按止者,按之觉於指下而中止,日止。

一脏无气者,何脏也?

一脏无气,是何脏腑。

然:人服者随阴入。

吸入唇与肝,故吸随肝肾而入。肝"肾在鬲下,枚日阴。

呼者因阳出。

呼出心与肺,故呼自心肺而出。心计肺在鬲上,故曰阳。

今吸不能至肾,至肝而还。

大凡呼吸,阴阳相随,上下经历五脏,力#3为平人,今呼虽出於'心肾,而吸肾至肝而还,竟不得至於肾,此是肾受父母之元气信已耗散,故脉不满五十动而一止,知其叉死。

故知一脏无气者,肾气先尽也。

故知一脏元#4气者,乃肾之元气先绝,故豚不满五十动而一止。

十二难曰:

经言五脏脉已绝於内。

五脏之豚,肝肾在鬲下,故言内,内之豚已绝。

用针者,反实其外。

心肺在鬲上,故言外,使用针药之人,反以针药补实心肺。

五脏脉已绝於外。

心肺之脉已死绝。

用针者,反实其内。

使用针药之人,反以针药补实肾肝。

内外之绝,何以别之?

何以辩别内绝、外绝。

然:五脏脉已绝於内者,肾肝气已绝於内也。

五脏之豚已绝於内,是肾肝之气死绝。

而医反补其心肺。

医人不治肝肾,反补心肺。

五脏脉已绝於外者,心肺脉#5已绝於外也。

五脏之肺#6已绝於外,是心肺之气死绝。

而医反补其肾肝。

医人不治心肺疾,反补肾肝。

阳绝补阴。

心肺在鬲上属阳,心肺外绝则皮聚毛落。肾肝在鬲下属阴,医人反补实其肾肝。

阴绝补阳。

肾肝内绝,则骨痿筋绝,医人反补实心肺。

是谓实实。

病人本实,又以药实之。

虚虚。

病人本虚;又以药虚之。

损不足。

病人本虚,气不足,又以药喊损之。

益有余。

病人本血气有余,又以药补益之。

如此死者,医杀之耳。

如此等死,医人杀之。

十三难曰:

经言见其色而不得其脉。

见其颜色,不得相应颜色之脉。

反得相胜之脉者,即死。

反得克胜颜色之脉者死。

得相生之脉者,病。

得相生颜色之脉者病。

即自己色之与脉,当参相应,为之奈何?

以色脉参合相应如何。

然:五脏有五色,皆见於面。

心赤色,肝青色,脾黄色,肺白色,肾黑色,皆见於面。

亦当与寸口、尺内相应。

五脏既有此色,寸关尺亦当有此脉,方是相应。

假令色青,其脉当弦而急。

青,肝色也。弦急,肝脉也。是肝经色脉相应。

色赤,其脉浮大而散。

赤,心色也。浮大而散,心脉也。是心经色脉相应。

色黄,其脉中缓而大。

黄,脾色也。中缓而大,脾豚也。是脾经色脉相应。

色白,其脉浮涩而短。

白,肺色也。浮涩而短,肺脉也。是肺经色脉相应。

色黑,其脉沉濡而滑。

黑,肾色也。沉濡而滑,肾豚也。是肾经色脉相应。

此所谓五色之与脉,当参相应也。

青黄赤白黑五色,与弦缓洪涩沉豚相应。

脉数,尺之皮肤亦数。

数,心脉也。尺,臂内也。豚数,臂内皮肤亦热。

脉急,尺之皮肤亦急。

弦急者,肝脉也,臂内皮肤亦急。

脉缓,尺之皮肤亦缓。

缓者,脾豚也,臂内皮肤亦缓弱。

脉涩,尺之皮肤亦涩。

涩者,肺脉也,臂内皮肤亦涩。

脉滑,尺之皮肤亦滑。

滑者,肾脉也,臂内皮肤亦滑。

五脏各有声色臭味,当#7寸口、尺内相应。

肝脉弦,其色青,其声呼,其臭擅,其味酸;心脉洪,其色赤,其声笑,其臭焦,其味苦;脾豚缓,其色黄,其声歌,其臭香,其味甘;肺豚涩,其色白,其声哭,其臭腥,其味辛;肾脉沉,其色黑,其声伸#9,其臭腐,其味咸。此谓相应也。

其不相应者,病也。

假令肝病色白,多哭,好辛,喜腥,此为相反。声色臭味皆肺之证,金克木,名日贼邪,不相应又死。

假令色青,其脉浮涩而短,若大而缓为相胜。

色青者,肝也;浮涩而短者,肺也。肺胜肝为贼邪。大而缓者,脾脉也,肝胜脾为微邪,故言相胜。

浮大而散,若小而滑为相生也。

浮大而散者,心脉也,肝木能生心火。小而滑者,肾脉也,肾水能生肝木。

经言知一为下工,知二为中工,知三为上工。上工者十全九,中工者十全八,下工者十全六,此之谓也。

工者,万举万全也。上工者,知色脉皮肤三法,相生相胜本始,故治病十全其九。中工知二者,谓不能全释,故治病十全其八。下工知一,谓不能明於全法,一心治已病,故十全其六。

十四难曰:

第十四首诂难问日。

脉有损至,何谓也?

脉有损脉,有至脉,如何。

然:至之脉。

脉息动应於手。

一呼再至日平。

平者,平调之脉,无太过,无不及,一呼一吸为一息。又问四至,号平和之豚息。

三至曰离经。

经者,常也。大几经豚,一日一夜复会手太阴,手太阴乃始问之经也。今一呼三至,脉行四寸半;一吸三至,脉行四寸半;豚行九寸,过於平脉,不在所起之经,故日离经者,其脉粗大。

四至日夺精。

其脉五味,味归形,形归气,气归精,今一息四至,则形脱气耗,精无所归,犹如夺去。

五至日死。

人脉五至一吸、五至一息之问,豚几十至,此#10之平脉多一倍,如何不死。

六至日命绝。

一息之问,脉几十二至,性命不有而死亡矣。

此至之脉。

元文日:此死之脉。愚改日此至之脉者,盖总言其至脉也。

何谓损?

问损豚如何。

一呼一至日离经。

前之至豚离经,谓豚日过半,此之损脉离经,谓豚行喊半,一呼一吸脉止两至,亦日离经。

二呼一至曰夺精。

二呼而豚一至,一日一夜不及一十三个周身,脉只行二百二丈五尺,其人气耗血枯,神惨色夭,精华犹如夺去,亦日夺精。

三呼一至曰死。

三呼脉一至,脉只行一寸半,一日一夜只行及六十七丈五尺,不及五周身,如此之候,死可符也。

四呼一至曰命绝。

四呼脉一至,一日一夜不及四周身,气尽已绝,藏败神去,故命绝也。

此损之豚也。

总言其损豚。

至脉从下上。

呼少至多,故谓之至。至脉病生於阳,阳气自下而上,故败稍动上下六。

损脉从上下也。

呼多至少,故谓之损。损脉病生於阴也,阴气自上而下,败脉稍喊至一二。

损脉之为病奈何?

问损脉之病如何。

一损损於皮毛,皮聚而毛落。

一损肺主皮毛,故皮聚毛落。

二损损於血脉,血脉虚少,不能荣於五脏六腑也。

二损心主血脉,血脉桔少,不能使五脏六腑荣华。

三损损於肌肉,肌肉消瘦,饮食不为肌肤。

三损脾,脾者饮食之藏府,脾主肌肉,饮食不化,则肌肉消瘦。

四损损於筋,筋缓不能自收持。

四损肝,肝主筋,筋豚缓弱,不能收拾维持。

五损损於骨,骨痿不能起於床。

五损肾主骨,骨枯髓喊,发为痿。痿者,无力不能起。

反此者,至脉之病也。

元文云至於收病,息#11改作反。前此五损脉之病,则是至豚之病也。

从上下者,骨痿不能起於床者死。

脾#12在上,肾在下,一损肺,二损心,三损脾,四损肝,五损肾。从肺至肾,五藏俱损,肾主骨,骨痿爻死。

从下上者,皮聚而毛落者死。

从肾损至肺,亦是五藏俱损,肺至皮毛,皮聚毛落亦死。

然#13损其肺者,益其气。

形寒饮食#14则伤肺,肺主气,既为形寒饮玲所损,当增益其气以治之。

损其心者,调其荣卫。

忧愁思虑则伤心,心主血,既为忧愁思虑所损,当调荣卫以治之。

损其脾者,调其饮食,适其寒温。

饮食劳倦则伤脾,脾经既伤,宜春冻食、夏冷气#15、冬热食,随天时寒温以节调饮食,则脾经顺矣。

损其肝者,缓其中。

患怒气逆,上而不下则伤肝,肝主怒,其气急,宜食甘以缓之。甘性缓,甘属脾土,土居中宫,以土味缓其中。

损其肾者,益其精。

久坐湿地,强力入水,则伤肾,肾主精,肾经既损,则以缓味补益其精气。

此损至之法也。

又总言损至病法度。

脉有一呼再至,一吸再至。

一呼之问,豚凡二至;一吸之问,豚亦二至。

有一呼三至,一吸三至。

一呼之问,脉几三至;一吸之问,豚亦三至。

有一呼四至,一吸四至。

一呼之问,豚几四至;一吸之问,豚亦四至。

有一呼五至,一吸五至。

一呼之问,豚凡五至;一吸之问,豚亦五至。

有一呼六至,一吸六至。

一呼之问,豚凡六至;一吸之问,豚亦六至。

有一呼一至,一吸一至。

一呼之闲,豚当二至,今反骗至;一吸之问,咏当二至,今反一至。

有再呼一至,再吸一至。

再呼再吸,豚当八至,今反止得二至。

有呼吸再至。

注作一呼再至,一吸再至。是前四至平豚。注作呼吸之问止二至,是前二败豚。禺不明此句,请俟后贤。

脉来如此,何以别知其病也。

豚息之来如此,何以别辫疾病。

然:脉来一呼再至,一吸再至,不大不小日平。

一呼而豚二至,一吸而豚二至,无太过,无不及,日平和之豚。

一呼三至,一吸三至,为适得病。

一呼而豚三至,一吸而豚三至,其豚粗大,日离经,为适然始得病。

前大后小,即头痛目眩。

前大者,寸外大也;后小者,寸内小也。上部法天,主胸以上至头之上有疾,寸口乃上部,故头脑疼痛,眼目眩运。

前小后大,即胸满短气。

前小者#16,寸外小也;后大者,寸内大也。主胸膈满塞,气息短促。

一呼四至,一吸四至,病欲甚。

平豚止有四至,今一呼而豚四至,共得八至,豚倍常经,主病欲甚乍不及。

脉洪大者,苦烦满。

八至之中豚洪大者,病在三阳,阳盛烦燥痞满。

沉细者,腹中痛。

八至中豚沉细,病在三阴,阴主於内,故腹肚疼痛。

滑者伤热。

八至中豚滑,中伤热。

涩者中雾露。

八至中脉涩,伤雾露寒气。

一呼五至,一吸五至,其人当困。

一呼而豚五至,气血劳走,其人铃困o

沉细夜加。

十至中豚沉细,主夜问疾加。

浮大昼加。

十至中豚浮大,主昼间疾加。

不大不小,虽困可治。

十至中既不浮大,又不沉细,虽困可疗治。

其有小大者,为难治。

十至脉极浮大,则火盛铃灭。又脉极况细,则水弱叉竭。

一#17呼一至,一吸一至,名日损。

呼吸当四至,今止二至,名日损豚。

人虽能行。

人虽能行步。

犹当着床。

犹当况着床上外病。

所以然者,血气皆不足故也。

其所以着床者,由於血气不足之故。

再呼一至。

再呼再吸当八至,今止四至。

呼吸再至。

疑此句,见前注。

名日无魂。无魂者,当死也#18。

呼多至少,是魂魄已绝,魂属阳,阳主生,绝魂去,故知铃死。

人虽能行,名日行尸。

人虽能行步,名日死尸在行。

上部有脉。

寸口为上部,寸部有脉。

下部无脉。

尺豚为下部,尺部无脉。

其人当吐。

其人自当发其吐。

不吐者死。

不吐者,是生气独绝於内也。

上部无脉,下部有脉,虽困无能害也。

寸部无脉,尺部有脉,虽病困极,亦不为害。

所以然者,譬如人之有尺,树之有根。

所以不为害者,人有尺脉,恰似树有根本。

枝叶虽枯药,根本将自生。

寸部如树枝叶,尺部如树根本。人既有尺豚,虽无寸部脉,亦终有可生。

脉有根本。

根本在尺部,尺部有脉,是脉有根本。

人有元气,故知不死。

两肾之间动气,乃人所受父母之元气,尺部有豚,是人之元气不绝,故知不死。

十五难曰:

经言春脉弦。

春天脉息如弓弦、筝弦之弦紧。

夏脉钩。

夏天脉息如钧之曲。

秋如。毛。

秋天脉息如毛轻浮。

冬脉石。

冬天脉息如石沉重。

是王脉耶?

问是王盛之脉。

将病脉也?

问是疾病脉。

然:弦钩毛石者,四时之脉也。

弦,春王脉。钧,夏王脉。毛,秋王脉。石,冬王豚。皆非病脉。

春脉弦者,肝束方木也。

春属束方、甲乙、肝木,其脉弦。

万物始生,未有枝叶。

万物根黄芽甲始生於春,未有枝叶之形见。

故其脉#20之来,濡弱而长。故日弦。

长者,形容其脉弦也。濡弱而长者,形容其豚微弦也。微弦者,谓有胃气也。

夏脉钩者,心南方火也。

夏属南方、丙丁、心火,其脉钧。

万物之所盛,垂枝布叶,皆下曲如钩。

夏乃长养万物,至夏而盛,枝叶茂盛,华叶散布,皆下曲如钧之形状。

故其脉之来疾去迟,故日钩。

来疾者,阳盛也,寸。疾也。去迟者,阴虚也,尺中迟也。来疾者,形容其脉洪也。来疾去迟者,形容其#21微洪者,谓有胃气也。

秋脉毛者,肺西方金也。

秋#22西方、庚辛、肺金,其脉毛。

万物之所终,草木华叶皆秋而落,其枝独在,若毫毛也。

秋乃肃杀万物之时,草木花叶至秋而落,惟有枝梗独存,若毫毛之少。

故其脉之来,轻虚以浮,故日毛。

肺浮#23於上,其气主皮毛,故其脉浮如毛。

冬脉石者,肾北方水也。

冬#24北方、壬癸、肾水,其脉石。

万物之所藏也。

万物至冬而伏藏。

盛冬之时,水凝如石。

盛冬之时,天寒地冻,水凝结如石。

故其脉之来,沉濡而滑,故日石。

沉者,冬脉之正。沉濡而滑者,微沉之义,谓有胃气。

此四时之脉也。

总言四时脉息。

如有变奈何?

如脉息更变何如。

然:春脉弦,反者为病。何谓反?

春豚当弦,若与弦脉相反,则为肝病。何谓之咏反。

然:气来实强,是为太过,病在外。

春乃少阳用事之时,其豚微弦,是有胃气。今脉气之来实强,是为太过。实强者,阳太盛也。其病在外,外证善洁、面青、善怒。

气来虚微,是谓不及,病在内。

厥阴之气表.於筋,其脉弦。今更虚微,故日不及。阴处中,故在内。证四肢满、闭疼、波便难、转筋。

气来厌厌聂聂,如循榆叶日平。

春少阳、厥阴俱合,其豚之来,如春风吹检叶,濡弱而调,故日平脉。平者,谓之胃气。

益实而滑,如循长竿日病。

益实而滑者,太弦之谓。如循长竿者,长而不软也。此是弦脉,胃气少故病。

急而劲益强,如新张弓弦日死。

紧急劲直强盛,恰似新张紧细之弓弦,此是但弦无胃气,故死。

春脉微弦日平。

微弦者,微似弦,非微而弦也。微弦者,一分胃气,二分弦气,俱动为微弦。

弦多胃气少日病。

弦脉非微似弦,是胃气少也,疾病生焉。

但弦无胃气日死。

三分并是弦。而无胃气,为真藏见,叉死。

春以胃气为本。

五藏之气皆胃气和之,不得独用,如至刚不得独用,独用则折,和柔用之即固也。胃者水谷之海,人受气於谷,谷入於胃,乃传与五藏六府,故肝以胃气为本,余四藏并皆仿此。

夏脉钩,反者为病。何为反?

夏豚当钧,若与钧相反,即为心病。何以谓之反。

然:气来实强,是谓太过,病在外。

浮而大散者,心也。今反实强,是为太过,外证面赤、口乾、喜笑。

气来虚微,是谓不及,病在内。

夏心少阴盛王,今反虚微,是为不及。内证烦心、心痛、掌中热而死。

其脉来累累如环,如循琅牙曰平。

豚满而盛,微似珠形之中手,琅吁,珠之类也,故日心平。

来而益数,如鹦举足者曰病。

心豚但当浮散,不当数也。今脉数如鹞举足之走,故日心病。

前曲后居,如操带钩曰死。

前曲者,前钧曲无力也。后居者,倨而不动,劲直也,操执也,如操执革带之钧,日死。

夏脉微钩曰平。

夏脉微似钧,非微而钧,喜有胃气,故日平豚。

钩多胃气少曰病。

豚非微软,钧是胃气少也,故病。

但钩无胃气日死。

三分并是钧,而无胃气,为真藏见,死。

夏以胃气为本。

平人之常气禀於胃,与春同。

秋脉毛,反者为病。何谓反?

秋脉当毛,若与毛相反,是为心病。何以谓之反。

然:气来实强,是谓太过,病在外。

秋豚当毛,今更实强,是为太过,外证面白、善嚏、悲愁不乐、欲哭。

气来虚微,是谓不及,病在内。

肺脉轻虚以浮,今按之益虚微,是无胃气。病证喘咳酒淅#26。

其脉来蔼蔼如车盖,按之益大曰平。

车盖乃小车之盖,轻浮蔼蔼然也,按之益大,有胃气,故日平。

不上不下,如循鹦羽曰病。

肺金乘夏余阳,故其豚上,肺金之气属阴,其脉下,今不上不下,如循鹞羽涩涩然,故日病。

按之消索,如风吹毛#27。

风吹毛者,飘腾不定,无归之象。今按如消散之索,吹毛之风,此是但毛无胃气,故日死。

秋脉微毛曰平。

豚微似毛,非微而毛,一分胃气、二分毛气俱动,为微毛。

毛多胃气少曰病。

毛非微似毛,是胃气少,故有病。

但毛无胃气曰死。

三分并是毛,而无胃气,为真藏见,死。

秋以胃气为本。

五藏皆禀气於胃,胃者五藏之本也,藏气不能自致於手太阴,必因於胃气乃至於手太阴,胃气不能俱至於手太阴,故真藏之气独见,独见者病胜藏也,故日死。

冬脉石,反者为阴#28。何谓反?

冬豚当沉如石,若与沉相反,是为肾病,何以谓之反。

然:气来实强,是谓太过,病在外。

冬脉当况濡,今反实强,是为太过,外证面黑、善恐欠。

气来虚微,是谓不及,病在内。

冬脉况涩,今反虚微,是为不及,病证逆气、小腹痛急、泄如下重、足经寒而逆。

脉来上大下兑,濡滑如雀之喙曰平。

雀喙乃本大来兑也。上大者,足太阳应手而大也。下兑者,足少阴诊之去而小也。阴阳得所,为胃气强,故日平。

啄啄连属,其中微曲日病。

啄啄者不息,故谓之连属。其中缓而微曲者,脾脉克肾,故病。

来如解索,去如弹石日死。

豚来如解脱之索,虚慢无根本也,迟也,去如弹石之疾也,故死。

冬脉微石日平。

微石者,微似况,非微而况也,一分胃气、二分沉气俱动,为微况。

石多胃气少日病。

豚非微似况,是胃气少於病。

但石无胃气日死。

三分并是况,而无胃气,为真藏见,铃死。

冬以胃气为本。

与春同。

胃者,水谷之海也。

胃大一尺五寸,长二尺六寸,横屈,受水谷三斗五升,其中常留谷二斗。

水一斗五升。

主禀四时,故皆以胃气为本。

四时春夏秋冬,皆禀受胃气以为根本。

是谓四时之变病。

春防#29多胃少,夏钧多胃少,秋毛多胃多#30,冬石多胃少,皆为四时之变病。

死生之要会也。

五藏之气和於胃气即生,若真藏见,叉死。凡死生紧要都会之所,乃胃也。脾者,中州也。注见四难。其平和不可得而见。脾经平和之脉,寄王四季,故不可得而见。

衰乃见耳。

脾经衰败,豚乃形见。

来如雀之啄。

上大下兑濡滑,为雀喙脉,此肾脉克脾经,是为不及。

如水之下漏。

时动复住为屋漏脉,肾来乘脾,是为太过。

是脾之衰见也。

雀啄屋漏,乃脾衰而见此豚。

黄帝八十一难经慕图句解卷之二

#1干:原脱,据《本义》补。

#2膀胱:此下《集注》有『邪』字。

#3力:据文义,似当作『乃』。

#4无:疑当作『无』。

#5脉:《本义》作『气』。

#6肺:疑为『脉』之误。

#7虚:据下文例,似当作『血』。

#8当:此下《集注》有『与』字。

#9伸:疑当作『呻』字。

#10此:据文义,似当作『比』字。

#11患:据文意似当作『愚』。

#12脾:疑当作『肺』。

#13然:此上《本义》、《集注》有『治损之法奈何』六字。

#14食:疑当作『玲』。

#15气:疑当作『食』。

#16者:原作『孝』,据文义改。

#17一:此上《本义》、《集注》有『一呼六至,一吸六至,为死脉,沉细夜死,浮大昼死也』二十字。

#18也:原作『者』,据《本义》、《集注》改。

#19如:《集注》作『脉』。

#20脉:原作『来』,据《本义》、《集注》改。

#21其:此下疑脱『脉』字。

#22秋:依上文例,此下脱『属』字。

#23浮:原作『孚』,据文义改。

#24冬:据上文例,此下脱『属』字。

#25表:《集注》十五难吕注作『养』。

#26病证喘咳洒淅:《集注》十五难丁注作『其内证喘咳酒浙寒热』。

#27吹毛:此下《本义》、《集注》有『日死』二字。

#28阴:《本义》、《集注》作『病』。

#29防:据文义,似当作『弦』字。

#30多:据上下文意当作『少』。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全真青玄济炼铁罐施食全集》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道教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