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唐玄宗御制道德真经疏二卷之一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李隆基     时间:2016-06-16 14:21:36      繁體中文版     

序道德真经广圣义节略

经名:道德真经广圣义节略。原题《唐玄宗御制道德真经疏》。四卷,收入《正统道藏》洞神部玉诀类。按此书卷首《外传》及正文内容,系据唐人杜光庭《道德真经广圣义》,加以节略改编而成。改编者不知为谁,今暂据内容报定经名。其徐卷题均依原《道藏》不变。

唐玄宗御制道德真经疏二卷之一

道可道章第一

道可道,非常道。

疏:道以虚通为义,常以湛寂得名。所谓无极大道,众生正性也。而言可道者,即是名言,谓可称之法也。虽复称可道,宜随机惬当,而有声有说,非真常凝寂之道也。常道者,不可以名言辩,不可以思虑知,妙绝希夷,理穷恍惚。故知言象之表,方契凝常真寂之道。可道可说者,非常道也。

名可名,非常名。

疏:名者教也,前言可道,盛明於理,今言可名,次显於教,真理既绝於言象,至教亦超於声说。理既常道不可道,教亦可名非常名。欲明理教教理,不一不异也。然至道深玄,不可涯量,非无非有,不断不常,而义有抑扬,教存渐顿,所以立常以破可,故言可道非常道。至论造极,处无可无不可。故《玉京经》云:无可无不可,思与希微通。

无名,天地之始。

疏:始,本也。虚无至道,陶甄万物,二仪三景,何莫由斯。故指此无名,为物之本,无名足可言说,明矣。

有名,万物之母。

疏:母有名迹也。重玄之道,本自无名,从本降迹,称谓斯起。所以圣人因无名立有名,寄有名诠无名也。方欲子育众生,令其归本,慈悲鞠养,有同母义。

常无欲以观其妙,

疏:妙,精微也。观,照察也。其,己也。言人常能无欲无为,至虚至静者,即能近鉴己身之妙道,远鉴至理之精微也。

常有欲以观其徼。

疏:言人不能无为恬淡,观妙守真,妄起贪求,肆情染滞者,适见世境之有,未体即有之空,所以不察妙理之精微,唯睹死生之归趣。前明无名有名之优劣,此显有欲无欲之胜负。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

疏:夫所观之境唯一,能观之智有殊,二观既其不同,徼妙所以名异。

同谓之妙。

疏:玄者深远之义,亦是不滞之名,有无二心,原乎一道,同出异名。异名一道,谓之深远,深远之玄,理归无滞。既不滞有,又不滞无,二俱不滞,故谓之玄。

玄之又玄。

疏:有欲之人,唯滞於有,无欲之士,又滞於无,故说一玄以遣双执。又恐行者滞於此玄,今说又玄,更祛后病。既而非但不滞於滞,亦乃不滞於不滞,此则遣之又遣,故曰玄之又玄。

众妙之门。

疏:门,法门也。前以一中之玄,遣二偏之双执,二偏之病既除,一中之药还遣,唯药与病,一时俱消,此乃妙极精微,穷理尽性,岂唯群圣之户牖,抑亦众妙之法门。

天下皆知章第二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

疏:神奇臭腐,《庄子□知北游》篇黄帝谓知曰:万物一也,是其所美者,为神奇,其所恶者为臭腐。

长短之相形。

疏:凫胫短,鹤胫长者,《庄子□骈拇》第八篇文也。

是以圣人。

疏:凡圣人者略言有五,第一得道之圣,太上老君、诸天大圣是也。第二有天下之位,兼得仙之圣,伏羲、黄帝、颛顼、少昊、尧、舜是也。第三有天下之位,无得仙之圣,殷汤、文武是也。皆廓清六合,不言升天矣。第四博赡之圣,无天下之位,周公、孔子,制作礼乐,垂范百王,而无九五之位,而皆具天地合德之美也。第五有独长之圣,而无博赡之名,亦具上众美者,谓伯牙、师文为鼓琴之圣,子卿、绥明能棋之圣,锺期、延州知音之圣,韩娥、秦青讴之圣,龚叔、文挚智调之圣,离朱、师旷视听之圣,张芝、锺繇草书之圣,今之明者理天下之圣也。

万物作而不辞,

疏:击壤鼓腹者,《庄子。马蹄》篇文也。

功成不居。

疏:日慎一日,《尚书》文也。夫功者,王功曰勋,辅成王业,若周公也。国功曰功,保全国家,若伊尹也。民功曰庸,施法于民,若后稷也。事功曰劳,以劳定国,若夏禹也。理功曰绩,制法成理,若咎繇也。战功曰多,克敌出奇,若韩信也。今明功者,玄功也,其功深远曰玄,夫王者不妄於喜怒,则刑赏不滥,金革不起矣。不妄於求取,则贼敛不厚,供亿不繁矣。不妄爱恶,则用舍必当,贤不肖别矣。不妄於近侍,则左右前后皆正人矣。不妄於土地,则兵革不出,士卒不劳矣。不妄於万姓,则天下安矣。稠直如发者,《诗□小雅□都人士》篇之文也。言情性密致,操行正直,如发之本末,无降杀也。

不尚贤章第三

不尚贤,使民不争。

疏:云从龙,风从虎者,《易□乾卦》孔子解九五之辞。飞龙在天,能应感应众物,故叙水流湿、火就燥。云从龙,风从虎,各随其类,自相应感,而况帝王升九五之位,万国来庭?圣人作而万物睹,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此言水是阴,若流於地,必就於湿处。火是阳,若焚於薪,必就於燥处。言此二物无识无情,为气相感,尚犹如此。又龙是水畜,云是水气,龙吟则景云起。虎是威猛之兽,风是振动之物,虎啸则谷风生。此二物有识有情,未若圣人降世,飞龙在天,圣贤相须,万物交感,故广陈其事尔。唐、虞在位,不乏元凯之臣,伊、吕升朝,自得台衡之望。唐者唐尧也,号陶唐氏,姓伊析,名放勋,幼有圣德,都於冀,年八十六,知子丹朱不肖,明扬侧陋,广求有德,遂举舜而历试之,聘以二女,用观其德。二年禅舜。舜即位二十八年而尧崩,寿一百一十七岁,葬济阴成阳里中。谥法翎善传圣曰尧。舜,有虞氏,历试二年,即帝位二十八年而尧崩,舜年三十而征用,摄位二十八年,服丧三年,为天子五十年,巡狩南方,死於苍梧之野,寿一百一十二岁,以其子商均不肖,命禹嗣位,葬於九疑之零陵。道学云尧为太微真君,舜为太极真君。元凯者,有八元、八凯。昔高辛氏有才子八人,伯、仲堪、叔献、季仲、伯虎、仲熊、叔豹、季狸,忠肃恭懿,宣慈惠和,天下之人谓之八元。肃,敬也。懿,美也。宣,遍也。元,善也。高阳氏有才子八人,苍舒、隋饮、捣戭、大临、龙降、庭坚、仲容、叔达,齐圣广渊,明允笃诚,天下之人谓之八凯。齐,中也。渊,深也。允,信,笃,厚也。恺,和也。此十六族,世济其美,不陨其名,尧不信用,举舜为尧臣,举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五教者,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内平外成。高辛帝之后,八元之苗裔也,乃稷、契、朱虎、熊罴之伦也。举八凯使主后土,乃揆百事,莫不时叙,地平天成,高阳、颛顼之号,八凯,其苗裔也。及倕、禹、咎繇、益之伦也,咎繇字庭坚是矣。卨作司徒,五教在宽,高在八元中也。禹作司空,平水土,后土地官,禹在八凯中矣。内平者,内诸夏也。外成者,外戎狄也。舜举十六族而天下理,外内和平。伊、吕者,伊即伊尹,生於伊水之上,空桑之中,佐殷为相,以辅太甲,谓之阿衡。其先伊挚,佐汤立社稷,致太平,伊尹之子伊涉,佐太甲之孙太戊,三臣之绩着於殷朝也。吕者太公望也,姓姜,字子牙,钓於磻溪,获大鱼,剖之得玉璜,中有兵铃,子牙习之。年逾八十,周文王卜畋渭滨,其繇曰:非熊非罴,唯王者师,遂畋获子牙,载之以归。佐周有功,初封於吕,或封於甫。及克殷之后,乃封国於齐。召康公命太公曰:五侯九霸,汝实征之,以夹辅周室。赐太公之履,东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于穆陵,北至于无棣。后桓公小白为诸侯盟主,至春秋之末,其臣田和迁齐康公于海上,乃夺其国焉。台衡之望者,天子置三公之官,以相三台。三台六官者,太尉、司徒、司空、太师、太傅、太保也。三台六星,上中下台各二星,在紫微星之南,以拱卫帝座,起文昌抵太微、天阶,主三公九卿,士庶九州,色明而行列相类,则君臣和,法令平。从上台至‘中台,十六度,中台至下台,十六度,二星间相去半度,柝则为奢,狭则为迫,又上星主天子,中星主伯子男狄人,下星主卿大夫。小勾而明白,吉。摇动变色,凶。一星去,天下危。二星去,天下乱。三星去,天下不可理矣。太师者,师范一人,仪刑万国。太傅者,教以德义。太保,保卫其身。太尉掌武统兵,司徒敬敷五教,司空主平水土,谓斯三公上应三台也。阿衡者,阿,倚也,衡,平也。天子倚三公,以平正天下。

不贵难得之货。

疏:不仁之人,决性命之情,而饕贵富者,此《庄子□骈拇》第八篇之文也。

不见可欲,使心不乱。

义云:小隐於山,大隐於廛,未能绝欲,恐境所牵,仍栖遁山林,以避所见。及其澄心息虑,想念正真,外无挠惑之缘,内保恬和之志,虽营营朝市名利,不关其心,碌碌世途是非,不介其意,混迹城市,修损於修真乎。

虚其心。

疏:虚室生白者,《庄子□人间世》篇之文。

实其腹。

注:属厌而止者,《春秋传》自没、汝宽谏魏武子之词也。《春秋》者,鲁史记之名也。记事者,以事系日,以日系月,以月系时,以时系年,年有四时,故错举以为名也。天子有史官,诸侯有国史,楚谓之《祷杌》,晋谓之《乘》,鲁谓之《春秋》。孔子述经,左丘明为传,起周平王四十八年,鲁隐公元年,太岁丁巳岁,星在降娄,当晋鄂侯二年,卫桓公完十三年,蔡宣公考父二十八年,郑庄公寤生二十二年,曹桓公终生三十五年,齐僖公禄父九年,楚武王达十九年,秦文公四十四年,宋穆公和七年,陈桓公鲍二十三年,燕穆公十八年,乃《春秋》之始年。至鲁哀公十四年,周敬王三十九年,太岁戊午,凡二百

四十二年,历周一十四王,鲁一十二公。行事当晋定公午三十一年,卫出公辄十二年,蔡成公怡十年,郑声公胜二十年,齐简公嘉四年,楚惠王章八年,秦悼公十一年,宋景公头曼三十六年,陈闵公越二十一年,燕敬公六年,吴夫差十五年,乃《春秋》获麟绝笔之年也。其书凡三十卷,三十五万二千二十五言,十九万四千五百九十字,本十五万七千九百六十六字解,晋征南将军杜预,字元凯注。自没汝宽者,《春秋》昭公二十八年,晋魏献子舒为政,以其子戊为梗阳大夫,今晋阳也。冬,梗阳有狱,戊不能断,以其狱上於献子。讼人之大宗,以女乐为赂,魏子将受之。戊谓魏子二大夫阎没、汝宽曰:主以不贿闻于诸侯,若受梗阳之贿,贪莫甚焉。吾子必谏。皆许诺,退朝,待于庭。馈入,魏子召二大夫食,比置,三叹。既食,使坐,魏子曰:吾闻诸伯叔,谚曰:惟食忘忧。吾子置食之间三叹,何也?同辞而对曰:他人赐二小人酒,不夕食。馈之始至,恐其不足,是以一叹。中置,自咎曰:岂将军食之而以不足,是以再叹。及馈之毕,愿以小人之腹为君子之心,属厌而止之,是以三叹。魏子辞梗阳之贿。献,谥也,武子则名颗,谥曰武。

为无为,则无不治矣。

疏:无声而无臭,人固不识而不知。无声无臭者,《诗□大雅□文王》篇也,言天道难知。耳不闻声音,鼻不闻臭芳,仪法文王之事,则天下自信而顺也。不识不知者,《诗□大雅□皇矣》篇,言人不识古,不知今,顺天之法而行之。义云:无为之理,其大矣哉,无为者,非谓引而不来,推而不去,迫而不应,感而不动,坚滞而不流,卷握而不散也。谓其私志不入公道,嗜欲不枉正术,循理而举事,因资而立功,事成而身不伐,功立而名不有。若夫水用船而沙用音衰,泥用橇起娇切,山用橾力追切,夏渎冬陂,因高而田,因下而池,故非吾所谓为也,乃无为矣。圣人之无为也,因循任下,责成不劳,谋无失策,举无遗事,言为文章,行为表则,进退应时,动静循理,美丑不好憎,赏罚不喜怒,名各自命,类各自用,事由自然,莫出於己,顺天之时,顺地之性,因人之心,是则群臣辐辏,贤与不肖各尽其用,君得所以制臣,臣得所以事君,此理国无为之道也。

道冲章第四

象帝之先。

疏:帝出乎震,《易□系辞》之词也。震,东方卦也,少阳之气,生化之源,今以太子居东宫,少阳之位,御极为出震之期,盖取象天地生育万物之始也。兆见曰象,无形曰气,生物之首也。大道复在象帝之先,言其高远也。

天地章第五

以万物为刍狗。

疏:结草为狗,以用祭祀也者,《庄子□天运》篇具载。注云:弊盖之恩者,《礼记□檀弓》篇云:仲尼之畜狗死,使子贡埋之,曰:吾闻弊帷不弃,为埋马也。君之路马死,埋之以帷。弊盖不弃,为埋狗也,丘也贫,无盖,於其封也,亦与之席,无使其

首陷焉,恐其首直委於土也。

天长地久章第七

圣人后身外身。

义云:碎琥珀之枕,焚雉头之裘,罢一台之费,却千里之马,德垂当代,名光竹帛。

上善若水章第八

政善治。

疏:正容悟物者,《庄子□田子方》第二十一篇文也。子方名无择,侍座魏文侯,文侯师子夏友於子方。子方数称溪工之道,文侯以为溪工子方之师也,子方曰:非也,里之人也,称道数当,故无择称之。无择之师,东郭顺子,其为人也,人貌而天,虚缘而葆真,清而容物,物无道,正容以悟之,使人之意也销,无择何足以称之。

夫唯不争,故无尤。

义云:不争之德,德之先也。凡人之性不能无争,为争之者,其事众矣。乱逆必争暴慢必争,忿怒必争,奢泰必争,矜伐必争,胜尚必争,违慢比争,进取必争,勇怯必争,爱恶必争,专恣必争,宠妻必争。王者有一于此,则兴师海内。诸侯有一于此,则兵交其国。卿大夫有一于此,则贼乱其家。士庶人有一于此,则害成於身。皆起於无思虑,愆礼法,不畏惧,不容忍,争乃兴焉。故争城者杀人盈城,争地者杀人满野,必当察起争之本,塞为争之源,无不理矣。

持而盈之章第九

金玉满堂,莫之能守。

疏:假使贪求不已,适令金玉满堂,象有齿而焚身,鸡畏牺而断尾,且失不贪之宝,坐贻致寇之忧,以其贾害,岂云能守。象有齿而焚身者,《春秋》襄公二十四年,晋范宣子为政,诸侯之弊重,郑人病之。二月,郑伯如晋,子产寓书于子西,以告宣子曰:子为晋国,四邻诸侯不闻令德,而闻重弊,侨也惑之。侨闻君子长国家者,非无贿之患,而无令名之难。夫诸侯之贿聚於公室,则诸侯贰,若吾子赖之,则晋国贰。注:贰,离也。诸侯贰则晋国坏,晋国贰则子之家坏,何汲汲也,将焉用贿。夫令名,德之舆也,德,国家之基也,有基无坏,无亦是务乎。有德则乐,乐则能久,《诗》云:乐止君子,邦家之基,有令德也。夫恕思以明德,令名载而行之,是以远至迩安,无宁使人谓子:子实生我,而谓子浚我以生乎。注:浚,取也,言取我财以自生。象有齿以焚其身,贿也。宣子悦,乃轻弊。是行也,郑伯朝晋为重弊故也。鸡断尾者,《春秋》周景王子子朝之传宾孟适郊,见雄鸡自断其尾,叹曰:牺牲之用,存乎全而肥实,今自断其尾,使己不全,冀免为牺牲之用。鸡之保其身也如此,况於人乎。贪利忘其身,智不及鸡矣。不贪宝者,郑人有得玉,献於子罕曰:此宝也,将以献之。子罕曰:汝以玉为宝,我以不贪为宝,我若取玉,俱丧宝矣。不若两全之,遂不受玉。致寇者,《易》解卦九三辞曰:负且乘,致寇至。负乃小人之事,乘为君子之器,弃小任大,物所不与,政寇盗夺之矣。

功成名遂。

义曰:御灾除患曰功,富贵尊荣曰名,高鸟尽而良弓藏,狡兔死而猎犬烹,势使然也。范蠡扁舟而脱祸,文种固位而丧身,此之谓矣。日中则昃,月满则亏,子房绝粒以优游,疏广解印而高尚,固无上蔡华亭之追痛矣。

载营魄章第十

载营魄。

疏:故《春秋》子产曰:人生始化曰魄者,《春秋》昭公七年,初郑伯有为政,驷带杀之,郑人相惊曰:伯有至矣。或梦伯有介,曰:壬子余将杀带。明年杀段,於是壬子驷带卒,明年公孙段卒,郑人益惧。或问子产曰:伯有犹能为鬼乎。子产曰:人生阴曰魄,阳曰魂,用物精多,则魂魄强,匹夫匹妇强死,而魂魄犹能依凭於人,以为淫厉,况伯有三世执其政柄,而强为鬼神,不亦宜乎。伯有乃穆公之冑,子良之孙,子耳之子,故曰三世。子产立其子良止以抚之,乃止。近死之心莫使复阳者,《庄子□齐物》篇之辞也。三魂名胎光、爽灵、幽精。七魄: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除秽、臭肺、蜚毒,此出上清品。

爱民治国。

义曰:生民者,国之本也,无为者,道之化也。以无为之化,爱育於人,国本固矣。政虐而苛,则为暴矣。赋重役繁,则伤性也。使之不以时,则妨农也。不务俭约,则残谷矣。

天门开阖。

义曰:修爱民理国之事,为垂衣南面之君,犹须恭己奉天,以顺历数者,谓受命之历,五运之数也。舜命禹曰:天之历数在躬,天禄永终。谓历数在躬,以承天命,故可大宝爱之,谓之宝命。自天而授谓之受命於天,《易□系》曰:圣人之大宝曰位是也。天门开则降非常之瑞,或黄星动彩,赤伏表符,紫气充庭,五星聚井,流虹贯月,火电绕枢,然后维岳降神,诞生宰辅,以佐佑之。故应天顺人,拯物除害,而承历数,以有天下也。及乎临御失所,刑政乖宜,众叛亲离,兵交祸起,逆乱生於下,气象见於上,日实天开,山崩川竭,灾凶蜂起,而国亡矣,是天开阖也。一开一阖谓之变者,《易□系辞》云:谓开闭相循,阴阳递至,倚伏之义也。

三十辐章第十一

疏:乾坤是大易之韫者。

义云:《易□系辞》也。明易之所立,本乎乾坤。乾坤不存,则易道无由起也。

三十辐共一毂。

疏:众窍互作者,《庄子》第二篇也。

埏埴以为器。

疏:陶匠者,《尚书》云:范土曰陶,舜侧微之时,耕於历山,陶于河滨是也。

凿户牖以为室。

疏:《诗》云:陶复陶穴。《庄子》曰:室无空虚,则妇姑勃蹊。陶复者,《诗□文王之什□绵绵》篇云:古公亶父,陶复陶穴,未有家室。古公者,邠公也。古言久也。亶,公字也,文王祖,处于邠也。妇姑争者,蹊,路径也。勃,戾怒也。《庄子》外篇言:室中不空,蹊路湫隘则争路而行,失妇之道也。

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疏:形而上、形而下义:形而上者,道之本,清虚无为处乎上也。形而下者,道之用,禀质流形处乎下也。显道之用,以形于物,物禀有质,故谓之器。器者有形之类也。圣人法道之用,制以为器,画卦象以制文字,刳木为舟,剡木为楫,断木为杵,掘地为臼,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制以宫室,结为网罟,服牛乘马,负重致远,铸金为兵,揭竿为旗,斲木为耜,木为耒,一事以上以利天下,此皆分道之用,以为器物尔,皆《易□系》所称。此乃道是无体之名,形是有质之用,凡万物从无而生,众形而由道而立,先道而后形,道在形之上,形在道之下,故自形而上谓之道,自形而下谓之器。形虽处道器两畔之际,形在器上不在道也。既有形质可为器用,故云形而下者谓之器。

五色章第十二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

义曰:五音者,按汉刘向曰:宫者中也,君之德也。商者,章也,物成章也。角者,甲也,物发生也。征者,祉也,物之盛大繁祉也。羽者,聚也,物聚而藏也。

疏:五色者,按王叔师曰:皎皎素丝得蓝则青,得丹则赤,得蘗则黄,得皂则黑,而为五色也。五色之设,本以彰五行之象,别尊卑之饰。五音之设,本以通天地之气,彰五行之声。五味之设,本以彰五行之和,以养於人。已上二事,若人耽滞,不曰聋盲口爽乎。味之所争有羊羹解鼋之祸矣。羊羹者,《春秋桓公二年,郑公子归生受楚子之命伐宋,宋华元乐莒帅师以御之。二月壬子,战于大棘,将战,华元杀羊以食士,其御羊斟不预,及战曰:畴昔之羊,子为政,今日之事,我为政,与入郑师,故宋师大败,郑人囚华元,获乐莒,甲兵四百六十乘,俘二百五十人,馘百人。宋以兵车百乘文马百驷以赎华元于郑,半入,华元逃归,立子门外,告而后入,见羊斟曰:子之马然

也。对曰:非马也,其人也。既答而叔□斟之字也奔鲁。君子谓羊斟非人也,以其私憾败国殄民,於是形孰大焉。《小雅》所谓人无良者,其羊斟之谓乎,残民以逞矣。解鼋者,宣公四年楚人献鼋於郑灵公穆公太子夷也,公子子公名宗、子家归生将入见,子公食指动第二指,以示子家曰:他日我如此,必尝异味。及入,宰夫将解鼋,相视而笑。公问之,子家以告。及食大夫鼋,召子公而弗与也。子公怒,染指於鼎,尝之而出。公怒,欲杀子公。子公与子家谋先为难。子家曰:畜老犹惮杀之,而况君乎。反谮子家。子家惧而从之。夏,杀灵公。书曰:郑公子归生杀其君夷。权不足也,子家权不足以人御子公,惧谮而从弒,故书首为恶也。君子曰:仁而不武,无能远也。初称畜老,仁也,不讨子公,是不武也,不能自通於仁道,而陷弒君之名,其实子公染指而成斯祸尔。

驰骋畋猎。

注曰:以心国者,《庄子□内篇》第二之辞也。

义曰:礼:天子诸侯每岁三畋,一为乾豆,祭祀宗庙也,二为宾友,交二国之好也,三充君之庖,食以时也。时而不畋,则曰不敬。畋不以时,则谓之暴,所以春搜夏苗秋弥冬狩,皆俟农隙,以讲武事也。獭未祭鱼,网罟不施于川。豺未祭兽,罝罘不通於野。鹰隼未击,罻罗不张於林。修祭禽之礼,展三驱之仁,顺天时也。天子仲春教旅振,遂以畋猎,仲夏教芙田,遂以苗。仲秋教理兵,遂以狝。仲冬教大阅,遂以狩。大司马以掌其事,山虞泽虞以供其职,盖以教武事以示民也。则有不遵典故,外则作禽荒,暴物扼时,十旬不返也。驰骋莫已,遂为发狂,人怨国危,失礼致祸也。

难得之货令。

疏:乖失天倪者,庄子曰:始卒若环,莫得其端,是谓天均。天均者,天倪也。天倪者,天然之分也。

故去彼取此。

义曰:夫人君之心,睿圣为本,理国之道,清净为基,若其逐兽荒原,奔车绝巘,六龙逸足,万骑莫追,与雕鹗以争先,共熊罴而贾勇,日月亏蔽,旌旗纠纷,畋猎忘归,杀获无已,风雨恒苦,宫室或空,此谓之发狂也。若复贵远方之物产,贪无用之土疆,嗜蒟酱而讨西戎,伐大宛而取名马,关塞有不归之魄,边城有怨旷之魂,天下流亡,户口减耗,赫赫宗庙,几陷寇雠,青史具书,百代为戒。

宠辱章第十三

宠辱若惊。

义曰:且人君富有天下,尊继百王,告类上玄,君临万有,亦当驭朽自戒,纳隍轸忧,乃能享此大年,保其遐祚矣。人臣之遭遇也,九迁三接之泽,既以厚矣,兵符相印之任,亦已重矣,高冠大旆,长毂朱轮,气压伊皋,权倾卫霍,亦当夙兴夜寐,履薄临深,乃能克保福祥,免贻覆餗矣。故令尹三已而无愠,考父三命而益恭,达其理也。

大患若身。

义曰:恃宠骄盈者,《春秋》隐公四年:卫公子州吁恃宠而好兵,其臣石碏谏卫庄公曰:臣闻爱子教之义方,不纳于邪,骄奢淫佚,所自邪也。四者之来,宠禄过也。夫宠而不骄,骄而能降,降而不憾,憾而能音轸者,鲜矣。公不听,明年,桓公立,州吁弒桓公,卫人杀州吁焉,是则因宠获祸矣。

视之不见章第十四

此三者不可致诘,故复混而为一。

义曰:夷希微三者,假标以名道,亦皆无也。三者疑化为三境,次为三界,下为三才,明为三光,於身为三元,於内为三一,皆大道分精运化之所成也。三境者,三宝君之祖气,所凝之色青黄白,亦名玄元,始三气之作,乃诸天之宗祖,万化之元本也。三界者,欲界六天,以统九仙,色界十八天,以统九真,无色界四天,以统九圣也。三元者,人身之中,脑为泥丸宫,以主上元,心为绛宫,以主中元,脐下为丹田,以主下元。三一者,上元所主谓之元一,中元所主谓之真一,下元所主谓之正一,三一元神,主混气固精,宝神留形,上清有徊风混合,修三一之道。

豫若冬涉川。

义曰:可以疑难古人如然,今之代人,逐境生迷,万绪云蒸,千途蜂起,功名声色,争先锐进之心,厚利丰财,竞起贪求之迹。或烹燔取乐,或伤杀恣情,投身於爱欲之川,随流不返,溺性於漂沉之浪,有去无回,岂独冰痛於难,抑且报应明验,何者?溺利欲之人,涉远营求,有水陆邀劫之报。凌抑於人,有忿争刑网之报。上调於君,有诛殛丧家之报。下虐於民,有召寇起雠之报。况於伤生害己,破国亡家之甚乎。

孰能安以久,动之徐生。

义曰:修炼门多,泛举大略,有吐纳元和,咽漱云液,茹松食柏,绝粒饵芝,或隐朝上清,密伺玄斗,或五金八石,或水玉流珠,阴鼎阳炉,五华九转,或素文丹箓,檄召鬼神,金钮青丝,质盟天地,则有正一道德升玄,洞神灵宝,盟真三清,众法并革。凡登道证品升真,又有奔二景,朝五辰,据极攀魁,骛网飞纪,吞日咽月,制魄拘魂,八道望云,九真受事,升玄卧斗,方诸洞房,左右灵飞,阴阳六甲,三部八景,二十四真,存服三元,注想三一,紫房黄阙,绛景朱婴,紫虚南岳之篇,青童东海之诀,内视五藏,下制六天,导引吞符,御风养气,腾举之道,溢於真经。

唐玄宗御制道德真经疏二卷之一竟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