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唐玄宗御制道德真经疏二卷之二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李隆基     时间:2016-06-16 14:29:26      繁體中文版     

唐玄宗御制道德真经疏二卷之二

致虚极章第十六

致虚极,守静笃。

疏曰:水流湿,火就燥者,《易》乾卦九五爻辞也,《春秋》致师之义也。

义曰:《春秋》宣公十二年,楚庄王围郑,旬有七日,郑人卜行成,不吉,国人大临。楚庄王退师,郑人修城,复围之三月,克之。郑伯肉袒牵羊以逆楚王,既而许之平。潘尪又盟,子良出质。夏六月,晋师救郑,及敖鄗之间,楚庄乃求成於晋。盟有日矣,楚许伯御乐伯,摄叔为右,欲单但挑战,示不欲和,以致晋师。许伯曰:吾闻致师者,御靡旌麾垒而还。乐伯曰:政师者,左射之菆,代御执辔,御下,两马掉鞅而还。摄叔曰:致师者,右入垒,折馘斩俘而还。皆行其所闻而复,晋人逐之。乐伯左射马,右射人,逐不能进。时魏锜、赵旃有憾於晋,请使於楚,皆欲晋败,彘子又不设备,战于邲,晋师败绩焉,以此致师,师必致敌。

吾以观其复。

疏:《易》曰:雷在地中,复。

义曰:《易》复卦象曰:雷在地中复者,雷是动物,复卦以动息为主,故曰雷在地中,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后不省方,皆取动息之义以复其本也。

不知常。

注:不恒其德者,《易》恒卦九三辞也。

大上章第十七

其畏之侮之。

疏:三王五霸。

义曰:三王者,夏、殷、周也。五霸者,夏有昆吾,黄帝之后也。殷之霸者,有大彭、豕韦,尧之后也。周之霸者,齐桓公,僖公之庶子,名曰小白,周惠王、襄王之时也。晋文公者,献公之子,名重耳,以僖公二十二年立,文公以僖四年避骊姬之祸。

信不足,有不信。

义曰:《春秋》宣十一年,楚子伐郑及栎,郑大夫子良曰:楚晋不务德,与其来者可也,晋楚无信,我焉得有信,乃从楚。夏,及楚子盟于辰陵,陈、郑服也,此乃信不足,有不信焉。

大道废章第十八

疏:数米炊,简发栉。

义曰:《淮南子》曰:数米简发,烦而不察,有为之甚也,何异乎以膝搔背,以踵解结矣。

六亲不和,有孝慈。

疏:扇枕温席者。

义曰:宋有郅苞,字孝尝,三岁而孤,其伯父悛等皆显贵,苞见之常泣,母陈氏疑其畏惮而怒之,苞曰:自悲早不识父,今见诸父相似,心中悲耳,因歔欷。母亦悲恸。苞奉其母,夏则扇枕,冬则温席焉。

国家昏乱,有忠臣。

义曰:谠正曰忠,阿谄曰佞,不明于理曰昏,上下不理曰乱。

疏:斯皇多士,尽是夔、龙,彝伦所叙,无非作乂理也。

义曰:《诗》云:济济多士,文王以宁。多士,众臣夔、龙,舜佐臣也。《书》云:夔作典乐,八音克谐,击石拊石,百兽率舞,箫韶九成,凤凰来仪。龙为纳言,出纳王命,彝伦攸叙。言舜得良臣典法,不失其政也。

绝圣弃智章第十九

绝巧弃利。

疏:《列子》说第八篇。

义曰:卫人之刻枣猴,宋人之琢楮叶也,可绝之。

绝学无忧章第二十

荒兮其未央哉。

疏:《诗》曰:夜未央。

义曰:《诗□小雅□庭燎》篇文也。

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

义曰:六印垂腰,五府交辟,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息,繁华忽其满志,富贵乐其当年,五鼎列食,厌太牢之盈味,众芳悦性,喜春台之纵目,至有燕姝洛艳,楚舞吴歌,八音聩其聪,五色熏其凿,乐则乐矣,终复如何?《礼器》云:太牢而祭,不必有余言,称性之大小也。又云:诸侯七牢,大夫五牢,故《春秋》吴征鲁之百牢是矣。夫牛羊豕三牲,通谓之牢。牛者祭之牢也,天子以牺牛,谓全色也。诸侯以肥羊,大夫以牵牛,求得即用,无所择也。牛谓一元,大武将祭,必系於牢。刍之三月,所养必有其式,以备不常。如《左传》鼷鼠食郊牛角,乃改卜牲也。羊者,天子衅庙开冰告朔皆用之,谓之柔毛,孟春食麦与羊是也。豕者,天子之祭皆用之,以备三牲。则牛曰大牢,羊曰中牢,豕曰少牢,曰刚鬣是也。礼:天子无故不杀牛,大夫无故不杀犬彘,谓其皆祭礼所用,非祭而杀,是谓无故也。牢者取其四固以养牺牲,通谓之牢矣。

疏:春日迟迟,采繁祁祁。义云:采繁,生蚕之时繁皤蒿也。祁祁,众多也。

如婴儿之未孩。

疏:不至于孩而始谁。义云:《庄子□天运》十四篇文也。《家语□本命》篇云:人生三月而微眴,然后目能见。八月生齿,然后能食。期而生膑,然后能行。三年间合,然后能言也。

曲则全章第二十二

枉则直。

疏:《春秋》曰:正曲曰直。义云:廉颇、相如是也。

义曰:《春秋》襄七年冬十月,晋卿韩献子厥告老,其子穆子无忌有废疾,将立之,辞曰:《诗》云:岂不夙夜,谓行多露。又曰:弗躬弗亲,庶人弗信。无忌不才,让其可乎,请立起也。与田苏游,而曰好仁。《诗》曰:靖恭尔位,好是正直,神之听之,介尔景福。恤民为德,正直为正,正己心也。正曲为直,正人曲也。三和为七,德、正、直,三者备为人也。如是则明神听之,介福降之,立之不亦可乎。庚戌,使韩起朝献子,遂请老。晋侯谓韩无忌仁,使为公族大夫焉。

抱一为天下式。

义曰:一国三公,自然难理。十羊九牧,讵可化一。亡羊者难乎多岐,丧生者由其多事。

希言自然章第二十三

同於道者,至失亦得之。

义曰:故弹宫则宫应,弹角则角应者,声相感也。枯桑动而天风,暑雨降而础润,气相感也。龙吟云起,虎啸风生,有情感无情也。铜山崩而钟应,类相感也。葭灰缺而晕亏,事相感也。鹤鸣子和,性相感也。积善余庆,积恶余殃,行相感也。同舟共济,胡越不患於异心,势相感也。流湿就燥,无情感於无情也,君子千里同风,小人隔陌异俗。

疏曰:方诸阳燧者。义云:东海方诸之间有巨蚌焉,长尺有二寸者,因名方诸,取其壳以柔帛拭之良久,以月照之,以器承之,则得水焉。阳燧,火镜也,以取火也。古之祭法尚洁,以方诸引水,阳燧火用也。

跂者不立章第二十四

自伐者无功。

义曰:《春秋》襄二十九年,齐放其大夫高止于北燕,传曰:高止好以事自为功且专,故及於难也。《春秋》哀二年,赵简子与郑战,为郑人所击掊於车中,失其蜂旗。公孙龙率徒五百人助之,宵攻郑师,取蜂旗,郑师大败。既战,简子曰:吾伏弢位区切血,鼓音不衰,今日我上也。卫太子剧赎为右,曰:吾救主於车,退敌於下,我右之上也。御者卸良曰:我两鞃胡薨切,轼中范也。阵将绝,吾能止之,我御之上也。此言简子不让,故其下皆自伐其功,故不克和矣。

余食赘行。

疏:《春秋》曰:人将不食吾余者。

义曰:《春秋》庄六年,楚文王伐申,过邓,邓祁侯曰:吾甥也,止而飨之。祁侯之三甥,雕甥、聃甥、养甥请杀楚子,祁侯不许。三甥曰:亡邓国者,必此人也,若不早图,后若噬脐,其及图之乎。图之,此为时矣。祁侯曰:人将不食吾余。言自害其甥,必为人所贱也。对曰:不从三臣之言,抑社稷实不血食,而君焉取余?弗从。伐申,还遂伐邓。十六年,复伐邓,灭之,即庄公十六年也。

有物混成章第二十五

吾不知其名。

义云:凡物先名而后字者,礼,男子生三日,以桑弧一蓬矢六以射天地四方,以示男子有事於四方也。既三月,妻以子见其夫,入门升自阼阶,妻抱子出自升阶,父执之右手,孩而名之,抚其首焉。二十而冠,谓之成人。冠适音的子於阼阶,以着代也着,音注也。。醮於客位,有成人之道也。三加其冠,始以缁布,次以皮弁,次以爵弁,言益尊之。冠而字之,敬其名也。女子十五而笄,笄而字之。故冠礼者,礼之始也,嘉事之重也。此则先名而后字,取自小而成大也,人伦之道,始则有终,故自小而成大,自大而复终也。《春秋》桓六年九月丁卯,子同生,公问名於申繻,对曰:名有五,有信,有义,有象,有假,有类,以名生为信,唐叔虞鲁公子友是也。以德命为义,文王昌武王发是也。以类命为象,若孔子像尼丘之山是也。取於物为假,如伯鱼生,有人馈鱼,因名曰鲤是也。取於父为类,若子同生与父同日生是也。不以国,以国则废名。不以官,以官则废职。不以山川,以山川则废主。不以畜牲,以畜牲则废社。不以器币,以器币则废礼。不以隐,故名终将讳之。故晋以僖侯废司徒,宋以武功废司空,先君献武废二山具山、敖山,是以大物不可以命。公曰:是其生也,与吾同物,命之曰同。氏族者,《春秋》隐八年冬,公子无骇卒,公子羽父请谥与族,公问族於众仲,对曰:天子建德,因生以赐姓,胙之以土,而命之氏。诸侯以其王父字,或以谥,因以为族。官有世功,则有官族,谓取旧官旧邑为族也,邑亦如之。公命自字为展氏无骇,即公子展之孙也。天道也先字而后名,言道无所始亦无所终也。

大曰逝。

疏:《庄子》曰:夫道於大不终,《天运》十四。

而王居其一焉。

义曰:王若有道则日月如合璧,五星如连珠,甘露降,醴泉出,河不满溢,海不扬波,景星见,卿云生,神龙游其沼,麟凤来其庭,四气调和,而为玉烛,万物遂性,而洽太平也。人君若无道,则天反时为灾,地反物为妖,人反德为乱,沴气咎征,时见於上,物妖形怪,忽见於下,星亡日斗,冬雷夏霜,天裂石实,川竭山崩,事兴於人而气感於天,是天地蒙其害也。

人法地至自然。

疏:塞源拔本者。

义曰:《春秋》昭九年,晋梁丙、张趯率阴戎伐颖,以周甘人与晋闫嘉争闫田故也。周景王使大夫詹桓伯辞於晋曰:我自夏以后稷,魏、驰、芮、歧、毕,吾西土也,巴、濮、楚、邓,吾南土也。及武王克商,蒲姑、商奄,吾东土也,肃慎、燕、亳,吾北土也,吾何迩封之有?文武成康之建母弟,以藩屏周,亦其废坠是为,岂如弁旄,因而以蔽之。先王居祷杌于四裔,以御魑魅,故允姓之奸,居于瓜州,伯父惠公归自秦,而诱之以来,使偪我诸姬,入我郊甸,则戎焉取之。戎有中国,谁之咎也?后稷封殖天下,今戎制之,不亦难乎。伯父围之,我在伯父,犹衣服之有冠冕,水木之有本原,民人之有谋主也,伯父若裂冠毁冕,拔本塞源,专弃谋主,虽戎狄,其何有余一人。叔向谓宣子曰:文之霸也,岂能改物,翼戴天子,而加之以恭。自文以来,世有衰德,而暴蔑宗周,以宣示其侈,诸侯之贰,不亦宜乎。且王辞直,子其图之。宣子说,王有姻丧,使赵成如周吊,且致闫田与襚,反颖俘,王亦使宾滑执甘大夫襄,以说於晋,晋人礼而归之。

重为轻根章第二十六

重为轻根。

疏:朵颐之求者。

义曰:《易》颐卦初九之辞也。言人之开发言语,咀嚼饮食,皆当动颐,君子观此颐象,故馑慎言语,裁节饮食也。

虽有荣观。

疏:高台深池者。

义曰:《春秋》昭二十年冬十月,齐景公瘠,遂痁式占切,疾也,期而不瘳,诸侯之宾问疾者多在,梁丘据与裔款二大夫言於公曰:吾事鬼神丰,於先君有驾矣,今君疾病,为诸侯忧,是祝史之罪也,诸侯不知,其谓我不敬,君盍诛於祝固、史器以辞宾。公悦,告晏子。晏子曰:昔宋之盟,屈建问范会之德於赵武。赵武曰:夫子之家事治,言於晋国,竭情无私,其祝史祭祝,陈信不愧。其家事无猜,其祝史不祈。建以语康王,康王曰:神人无怨,宜夫子之光辅五君,以为诸侯主也五君,文、襄、虚、武、景也。公曰:据与款谓寡人能事鬼神,故欲诛於祝史,子称是语,何故?对曰:若有德之君,外内不废,上下无怨,动无违事,其祝史荐信,无愧心矣。是以鬼神用飨,国受其福,祝史与焉,其所以蕃祉老寿者,为信君使也,其言忠信於鬼神。其适遇淫君,外内颇邪,上下怨疾,动作僻违,纵欲厌私,高台深池,撞锺舞女,斩艾民力,输掠其聚,以成其违,不恤后人。暴虐淫纵,肆行非度,无所还忌,不思谤讟,不惮鬼神,神怒民痛,无悛於心。其祝史荐信,是言罪也。其盖失数美,是矫诬也。进退无辞,则虚以求媚。是以鬼神不飨其国以祸之,祝史与焉。所以夭昏孤疾者,为暴君使也,其言僭嫚於鬼神。公曰:然则若之何?对曰:不可为,山林之木,衡鹿守之,泽之雀蒲,舟鲛守之,薮之薪蒸,虞候守之,海之盐蜃,祈望守之。县鄙之人,入从其政,偪介之关,暴征其私,承嗣大夫,强易其贿。市常无艺,征敛无度,宫室日更,淫乐弗违。内宠之妾,肆夺于市。外宠之臣,僭令於鄙。私欲养求,不给则应。民人苦病,夫妇皆诅。咒若有益,诅亦有损。聊、摄以东,姑、尤以西,其为人也多矣,虽其善祝,岂能违亿兆人之诅?君若欲诛于祝史,修德而后可。公悦,使有司宽政,毁关去禁,薄敛已责。十二月,景公畋于沛。此言晏子言之所利,而景公从练修德,而疾速愈,遽能畋猎也。

善行章第二十七

善人不善人之师。

义云:大学之礼,虽诏於天子无北面,所以尊师也。善学者,师逸而功倍,不善学者,师勤而功半,又从而怨之。言先王事师之道无北面,王行而西,折而南面,东而立。师尚父面西,以道书之旨以教於王。故王之义,君父师也。师无当於五服,五服不得不亲,是则为师之道也。

虽知大迷。

义云:夫初修者,有十事不可不知也。一者,初地之人,先因善欲,有欲乐心,乃能进趣。二者,亲近善友,导引其心,深信正道。三者,簉诣明师,师有妙法,广能宣告,示以要术。四者,既闻正教,能受读诵。五者,能出家专行柔弱,永断有为,离诸桎梏。六者,参受正戒,防身口心。七者,幽隐山林,栖遁独处,永离嚣尘,修寂静志。八者,当念大道,是真法王,能度众生,越生死海,犹如船师,拯济沉溺。九者,当念经教,是妙医方,能示众生,理烦恼药。十者当念正法,是真父母,善能生我法身慧命。以是十法为地初地,因次以小乘柔伏之法,又进中乘兼修之法,后入大乘观行之法。

将欲章第二十九

将欲取天下而为之。

义曰:天下之主,身有殊祥。履巨迹而诞伏羲,感神龙而孕炎帝,轩辕乃电光绕斗,少昊乃星彩流虹,颛顼高辛,生资睿圣,唐尧虞舜,天表神奇,尧火运於赤龙,舜土德於虹瑞,月精命禹,燕卵降汤,紫气霭於砀山,赤光照于汉室,皆并身有殊祥也。积玄勋而黄轩受命,禀前功而颛顼吁符,黄帝十七世而祚有殷,后稷十三世而兴西伯,此皆积世累功也。

执者失之。

义曰:人君继体承乾,不以其德毒流海内,祸起寰中,号令不行,戈鋋内向,天下既乱,海内沸腾,真主应运救人,拨乱反正,如夏禹、殷汤、周武、汉祖,创业之君也。天下既定,授于子孙,故嗣主继明,守文承统,如夏桀、殷纣、周赧、汉献,为继体之君也。但创业之君,必资圣德,塞违辅过,明德显仁,招怀隐沦,求采瘼病,初有大宝,罕及败亡,盖其励精求理也。而继体之君,不知稼穑,长於妇人之手,生於深宫之中,八音五色乱其心,丽服淫声溺其性,或穷兵四境,流毒九州,视赤子若仇雠,顾生人如草芥,动致芟刈,不循宪章,反道违天,凌虐神主民人也,於是戈鋋四起,水旱不时,神怒众离,鬼哭人怨,遂有南巢放逐,牧野枭夷,殒身黔庶之中,失政奸雄之手,洪图一失,大业不归,此明执者失之,为后王之戒。昭德塞违者,《春秋》桓二年,宋华督杀孔嘉父而弒殇公,立公子凭,是为庄公,以郜鼎赂於鲁桓公,公纳之於庙。大夫臧哀伯谏曰:君人者,将昭德塞违,以临百官,犹惧失之,今置其赂器於太庙,明示百官,百官象之,又何诛焉。昔武王克商,迁九鼎於洛邑,义士犹或非之,而况昭违礼之赂器於太庙,其若之何?瘼,病。沴,妖气也。内起曰眚,外起曰灾,亦天火曰灾也。

以道佐人主章第三十

以道佐人主者。

义曰:舞干戚者,禹欲伐有苗氏,既伐,三旬弗及,苗民逆命。益谓禹曰:惟德动天,无远弗届,至诚感神,况於有苗乎。禹班师振旅,诞敷文德,舞干羽于两阶,七旬而有苗格。其国在荒服之例,礼曰:舞者所以饰喜也,执其干戚,习其俯仰屈伸,容貌得庄焉,行其缀兆,要其节奏,行列得正焉。羽钥干戚,舞之器也。屈伸俯仰,舞之容也。缀兆舒疾,舞之列也。或天子八佾,诸侯六,大夫四,士二也。

故善者果而已。

疏:杀敌为果。义云:《春秋》宣二年春,郑公子归生受楚子之命伐宋,宋华元御之,战于大棘,宋师败绩。囚华元,获司空乐莒,甲车四百六十乘,俘二百五十人,馘百人。宋大夫狂狡逆郑人,郑人入於井,倒戟而出之,获狂狡。君子曰:失礼违命,宜其为擒也。戎昭果毅以听之,谓礼常存於耳,着於心,想闻其政令。杀敌为果,致果为毅,易之戮也。言易而反之,必为戮矣。

夫佳兵章第三十

夫佳兵者,不祥之器。

义曰:韬者有六,龙、虎、文、武、豹、犬也。文者,经邦立国,不越天常。武者,克定祸乱,威伏八方。龙者,燮理阴阳,不逾时令。虎者,善用爪

牙,群凶自挫。豹者,应时戡难,智在权机。犬者,采听至微,或成奇变。三略者,亦机铃用兵之术也。汉子房公於圯桥遇黄石公,示此书。六韬者,姜子牙於蹯溪钓鱼,大鱼腹中得此书也。藏器於身者,《易》下《系》曰: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获之无不利。子曰:隼者,禽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於身,待时而动,何不利之有?隼在高墉则难射,人处高位则难除,处高位而贪残如隼,将除之者,在得其时,无不克矣。《史记》曰: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是也。

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

注:修辞立诚。

义曰:《易》乾卦九三之辞,谓文教,诚谓诚实也。

不得已而用之。

疏:经纬天地,天生五材。

义曰:南北为经,东西为纬。五材者,五行也。凶暴及人曰祸,反德肆逆曰乱,得获曰克。凡曰王师,有钟鼓曰伐,无钟鼓曰侵,师出有名曰顺,无名曰逆。

吉事尚左,凶事尚右。

疏:《礼□檀弓》曰:夫子。

义曰:夫子有妹之丧,拱而尚右,弟子不知其故,因而效之。夫子言其好学也如此,及知非吉,故复尚左。《檀弓》,《礼记》第四篇名也。

杀人众多。

疏:人惟邦本。义云:《书》五子之歌也。

战胜则以丧礼处之。

疏:秦伯向师而哭。义云:《春秋》僖三十二年,秦伯伐郑,秦大夫杞子戍郑,使告于秦曰: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钥,若潜师而来,国可得矣。秦伯访於大夫蹇叔,蹇叔曰:劳师以袭远,非所闻也。师劳力竭,远主备之,无乃不可乎。师之所为,郑必知之,且行千里,其谁不知。秦伯辞焉。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师於东门之外。蹇叔哭之曰:孟明,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其入也。秦伯使人谓之曰:尔何知,中寿,尔墓之木拱矣。蹇叔之子预於师,哭而送之,曰:晋人御师必於崤,崤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皋之墓,其北陵,文王之所避风雨,必死其间,余收尔骨焉。秦师遂东,过周北门,左右免冑而下,超乘者三百乘。王孙满尚幼,观之,言於襄王曰:秦师轻而无礼,必败。轻则寡谋,无礼则脱,入险而脱,又不能谋,能无败乎。及滑,郑商人弦高将市於周,遇之,以乘韦先牛十二犒师,且使遽告于郑。郑穆公使视客馆,则束载厉兵秣马矣。使皇武子辞焉:吾子淹久於弊邑,唯是脯资饩牵竭矣,为吾子之将行也,郑之有原圃,犹秦之有具囿,吾子取其麋鹿以间弊邑,若何。杞子奔齐,逢孙、杨孙奔宋,孟明曰:郑有备矣,不可冀也。攻之不克,围之不继,吾其还也。灭滑而还。晋原轸曰:秦违蹇叔而以贪勤民,天奉我也。奉不可失,敌不可纵,纵敌息生,违天不祥,必伐秦师。乐枝曰:未报秦施,而伐其师,其为死君乎。先轸曰:秦不哀吾丧,而伐吾同姓,秦则无礼,何施之有。吾闻之一日纵敌,数世之患也。谋及子孙,可谓死君乎。遂发命遽兴姜戎。襄公墨缞,梁弘御戎,莱驹为右,夏四月,辛巳,败秦师於崤,获百里奚,孟明视。食之不厌,君何辱焉,使归就戮于秦,以逞寡君之志,若何?公许之。先轸问秦囚,公曰:夫人请之,吾舍之矣。先轸怒曰:武夫力而拘诸原,妇人暂而免诸国,隳军实,而长寇雠,亡无日矣。不顾而唾。公使阳处父追之,及诸河,则在舟中矣。释左骖以公命赠孟明,孟明稽首曰:君之惠,不以缧臣衅鼓,使归就戮于秦,寡君之以君戮,死且不朽,若从君惠而免之,三年将拜君赐。秦伯素服郊次,向师而哭曰:孤违蹇叔而辱二三子,孤之罪也。不替孟明,孤之过也。大夫何罪,且吾不以一眚掩大德。蹇叔之哭,知其师必败也,秦伯之哭,哀其师之败也,皆非胜而哭之矣。

道常无名章第三十二

朴虽小,天下不敢臣。

义云:《春秋》曰:天有十日,人有十等,下所以事上也,上所以供神也。男曰臣,女曰妾,故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臣士,士臣皂,皂臣舆,舆臣隶,隶臣僚,僚臣仆,仆臣台。马有圉,牛有牧,以待百事。

侯王若能守。

义云:王者四海之尊,侯者五等之二,周设五等之爵,先王之制法,则有天子、诸侯、卿、大夫、士也,而王兼在五数也。

以降甘露。

义云:甘露者,神虚之精,仁瑞之泽,其凝如脂,其甘如饴,一名天酒,《天文录》曰:天乳一星,在氏宿北,主甘露,星明则甘露降也。

人莫之令而自均。

疏:自西自东。义云:《诗□文王之什□文王有声》篇也。言武王作邑镐京,行辟雍之礼,四方来观者,皆感其德而从之也。

始制有名。

义云:山林非欲於飞鸟虎狼,犹茂盛深密,自来归之。江湖非欲於鱼鳖蛟龙,盖广大渺漫,自来归之。王侯非欲於有名之物,为道德仁惠,自来归之。

知人者智章第三十三

知人者智。

义云:昔宋宣公舍其子与夷,而立其弟如是为穆公。《春秋》隐三年秋,宋穆公疾,召大司马孔父而属之曰:先君舍与夷而立寡人,寡人弗敢忘。若以大夫之灵得保首领以没,先君若问与夷,其将何辞以对。请子奉之,以主社稷。寡人虽死,亦无悔焉。孔父曰:群臣愿奉公子凭也。穆公曰:不可。先君以寡人为贤,使主社稷,若弃德不让,是废先君之举也,岂曰能贤。光昭先君之令德,可不务乎。吾子其无废先君之功。乃使其子凭出居郑,以让与夷而立,是为殇公。君子曰:宋宣公可谓知人矣,立穆公而其子享之,命以义夫。

不失其所者久。

义云:郑太叔段宠,无厌。大夫祭仲谏庄公曰:不如早为之所,无使滋蔓,蔓难图也。芟草犹不可除,况君之宠弟乎。庄公不从,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侵地至于廪延,乃完城郭,聚人民,缮甲兵,具卒乘,将袭郑。公命大夫子封帅三百乘以伐京,大叔入鄢,公伐诸鄢。五月,太叔奔恭,遂克之。初,以庄公之母武姜寤寐而生庄公,名之为寤生,遂恶庄公,而爱太叔段。及段欲袭郑,武姜将启之。至是,既克段,乃置武姜于城颖,誓之曰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既而悔之,颖谷封人考叔因闻之,有献于公,公赐之食,食舍肉,公问之,对曰:小人有母,皆尝#1小人之食,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公曰:尔有母遗,繄我独无。掘地及泉,与武姜队而相见,为母子如初,《春秋》书曰:郑伯克段于鄢,议其失教也。此言纵太叔之过,使其贯盈而后杀之,是不早为其所,失所之致也,若太叔不失其所。

死而不亡者寿。

义云:《河图》曰:人之生也,天之与算四万三千二百算,主日也,与之纪一百二十纪,主年也。此人一期之数也。《黄庭经》云:百二十年犹可还过,此守道诚为难,唯待九转八琼丹要,复精思存七元日月之华,救老残,此明修之可以延益也。

疏:单豹、张毅者,《庄子》第十九《违生》篇文也。死者,天子曰崩,诸侯曰薨,卿大夫曰卒,士曰不禄,庶人曰死。

执大象章第三十五

执大象,天下往。

义云:候日观风者,昔聚窟洲在巨海之中,使者朝贡於汉,言於武帝曰:臣之国去此三十万里,国中常占候於天,若东风入律,百旬不休,青云干吕,连月不散者,中国将有有道之君矣。臣国之主所以仰中土而慕道风,薄金玉而厚灵物,故乃步天林而靖猛兽,搜奇韫而出神香,济弱水,渡飞沙,而朝於阙下,艰苦道途十三年矣,言远至迩安。

将欲歙之章第三十六

鱼不可脱于渊。

义云:《春秋》僖二十八年,晋文公使楚怒而战,乃执曹侯卑于宋,楚果伐宋。文公因而战楚,楚师败绩。文公复召周襄王于河阳,以诸侯见,且使王狩,故大合诸侯,而欲以尊事天子以为名义,自嫌强大,不敢朝周,喻天王出狩,因得尽君臣之礼,皆谲而不正之事也。仲尼曰:以臣召君,不可以训。书云:天王狩于河阳,非其地也。若此尚为谲谬,况奸臣小人弄权欺主乎。

唐玄宗御制道德真经疏二卷之二竟

#1此处原有『而谏庄公纳之』六字,此据《左传》删。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