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唐玄宗御制道德真经疏二卷之三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李隆基     时间:2016-06-26 19:50:22      繁體中文版     

唐玄宗御制道德真经疏二卷之三

上德不德章第三十八

上仁为之,而无以为。

义云:小惠未孚者,《春秋》庄十年,鲁人曹刿对鲁公之语也。是岁正月,公败齐师于长勺。将战,曹刿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问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问何以战,公曰: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对曰:小惠未遍,民弗从也。公曰: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对曰:小惠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公与之乘,战于长勺。公将鼓之,刿曰:未可。齐人三鼓,刿曰:可矣。齐师败绩,公将驰之,刿曰:未可。下视其辙,登轼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齐师。既克,公问其故,对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鼓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难测,惧有伏焉,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上礼为之。

疏:曲为之防。义云:制礼以防民曲也。

故失道而后德。

义云:《春秋》昭二十六年,晏子对齐景公曰:礼之为国,为国#1与天地并,君令臣恭,父慈子孝,兄爱弟敬,夫和妻柔,姑慈妇听,礼也。君令而不违,臣恭而不贰,父慈而教,子孝而箴,兄爱而友,弟敬而顺,夫和而义,妻柔而正,姑慈而从,妇听而婉,谓之善物也。公曰:善哉,寡人而今而后闻此礼之上也。对曰:先王所禀於天地,以为其民也,是以先王上也。则理世之道,礼为急矣。

昔之得一章第三十九

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

义云:《春秋》曰:今之王,古之帝也。昔尧舜之前,皆称为帝,舜授於禹,禹以谦让,自云德不及帝,故去帝称王。亦云禹没禅位於益,禹之子启居于箕山。启贤,故诸侯去益而朝启。禹虽有禅益之名,而天下之人皆归於启。启以德不及五帝,乃自称王。自是之后,皆以王为号。至秦并天下,吞灭诸侯,独为一统,乃上采三皇,下兼五帝,通为皇帝之号焉。今之王爵,居五等之上,汉法非刘氏不王,非功臣不侯,自是相承,以天子之众子为王,嫡为太子。自周有天下,王之子为王子,之孙为王孙。国朝定法,以皇帝之孙侄为郡王,承嗣者为嗣王,异姓有功者封王,或锡以美号,或封郡王,然皆无列土之位矣。

天无以清。

义云:晋惠帝元康年中,人君德衰,天示灾变,天裂数丈,殷然有声,是失冲和之道也。自此西晋版荡,惠帝、哀帝皆罹其咎。

地无以宁。

义云:《史记》云:周幽王二年辛酉,西周三川皆震,岐山崩。春秋二百四十二年,地震有五。又有梁山崩、沙鹿崩、石言算妖异。洎秦汉已降,不可胜纪,大则沦陷城邑,小则摧圯庐舍也。

神无以灵。

义云:《春秋》僖主十二年七月,神降于莘,号公享之。周惠王河内史过曰:是何故也?对曰:国之将兴,明神降之,鉴其德也。将亡,神亦降之,观其恶也。故有得神以兴,亦有得神以亡。虞夏商周,皆有之。虢多凉德,其将亡乎。后号国遂灭。昔河神为虐,娶女于人,西门豹投巫於河,其害遂息。

谷无以盈。

义云:老君曰:伊雒而夏亡,河竭而商亡,周幽王辛酉川竭山崩,周亡之征也。亡不过十年,数之纪也。数及於十,纪犹极也。十一年庚申,西周为犬戎所灭,平王东迁是也。

侯王无以贵高。

义云:侯则晋灵公夷皋、宋昭公杵臼、齐懿公商人、陈灵公平国是也。王则夏之太康、殷之武乙、周之幽厉、汉之桓灵是也。

疏:天生万物,惟人为灵。义云:《书□太誓》篇文也。

故贵以贱为本。

疏:民惟邦本,《诗》云:恺悌君子。义云:《尚书□五子之歌》也。恺悌者,《诗□大雅□洞酌》篇之词也。

是以侯王自谓孤寡不谷。

疏:孤与二三臣悼心失图。

义曰:孤与二三臣者,《春秋》昭七年二月楚子成章华之台,愿与诸侯落之。宫室始成,祭之为落也。太宰蔿音委启疆曰:臣能得鲁侯。薳音委启疆来召公,辞曰:昔先君成公命我大夫婴齐曰:吾不忘先君之好,将使衡父照临楚国,镇抚其社稷,以辑宁尔民。婴齐受命于蜀,盟,盟在成二年。奉承以来,弗敢失殒,而致诸宗桃。自我先君恭王引领北望,日月以冀,传序相授,于今四王矣,谓恭、康、郏敖、灵王也。嘉惠未至,唯襄公之辱临我丧。孤与二三臣悼心失图,社稷之不遑,况能怀思君德。今君若步玉趾#2,辱见寡君,宠灵楚国,以信蜀之役,致君之嘉惠,是寡君既受贶矣,何蜀之敢望。其先君鬼神实嘉赖之,岂惟寡君。君若不来,使臣请问行期,寡君将承贽帛而见于蜀,以请先君之贶。公将往,梦襄公祖。梓慎曰:公不果行。襄公之适楚也,梦周公祖而行。今襄公实祖,君其不行。子服惠伯曰:行。先君未尝适楚,故周公祖以导之。襄公适楚矣,而祖以导君。不行何之?三月,公如楚。郑伯劳于师之梁。孟僖子为介,不能相义,及楚,不能答郊劳。四月,享公于新台,使长鬣者相,好以大屈之弓。既而悔之,蔿启疆闻之,见公。公语之,拜贺。公曰:何贺?对曰?齐与晋越欲此久矣,寡君无适与也,而传诸君。君其备御三邻,慎守宝矣,敢不贺乎。公惧,乃及之。此言楚灵无信,所以不终也。九月,公自至楚,孟僖子病不能相礼,乃讲学,苟能礼者从之,遂令南宫敬叔已下学礼於孔子。孔子与敬叔适周,问礼於老子焉。

疏:称寡人者,即先君以寡人为贤之例是也。义云:如上经第三十三知人者智所解,更不重录。

疏:称不谷者,即不谷恶其无诚德之例是也。义云:《春秋》十一年,秦晋为成,将会于令狐,晋侯先至,秦伯不肯涉河。晋厉公、秦桓公也。秦伯次于王城,使大夫史颗盟晋侯于河东。晋郄荦盟秦伯于河西。范文子曰:是盟也何益?齐盟所以质音致信也,会所以信之始也,始之不从,其可质乎。秦伯归而背晋。成十三年四月戊午,晋侯使吕相绝秦,时秦桓公既与晋厉公为令狐之盟,而又召狄与楚,欲导之以伐晋。诸侯是以睦宾于晋。吕相语秦伯曰:楚人恶君二三其德,亦来告我曰:秦背令狐之盟,而来求盟于我,昭告皇天上帝、秦三公、楚三王曰:余虽与晋出入,余惟利是亲,不谷恶其无诚德,是以宣之以惩不一。诸侯备闻此言,斯是用痛心疾首,昵就寡人。寡人率以听命,唯好是求。君若惠顾诸侯,而赐之盟,寡人承宁诸侯以退。君若不施大惠,寡人不佞,不能以诸侯退矣,敢尽布之执事,俾执事实图之。晋乐书、士燮、韩厥、赵旃将四军,郗毅御戎,乐针为右。五月丁亥,晋侯以诸侯之师及秦师战于麻隧,秦师败绩,获秦成羌及不更汝父,此言秦伯背盟,秦曲晋直,有所败也。

上士闻道章第四十一

进道若退。

义云:李意期乞食于人寰,阴长生受辱于都市,侯道华寓迹于佣保,皇甫獭示疾于丘林,声子佯狂,壶公韬晦,皆卑躬损志,乃翥景冲真也。

广德若不足。

疏:良贾者。○义云:《史记》云:孔子与南宫敬叔适周问礼於老子,老子曰:子之所言,其人骨已朽矣,独其言在尔。吾闻之良贾之深藏若虚,君子之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者,若是也。

大方无隅。

疏:磨而涅而者。○义云:《论语□阳货》篇也。

大器晚成。

义云:备物之用曰器者,《春秋》定九年夏,阳虎归宝玉,夏后民之璜,封父之繁弱大弓。书之曰得器用也。凡获器用曰得,得用曰获,故器者备物之用也。

故物或损之而益。

疏:《书》云:满招损者。○义云:《尚书□大禹模》之辞也。

强梁者不得其死。

疏:严仙人。○义云:蜀郡严遵字君平,常於成都市以卜筮之道潜化於人,人有不正之问,必以阴阳之理制而止之,日阅百钱而闭肆下帘,作《道德经指归》十四卷。

天下之至柔章第四十三

不言之教。

疏:九流百氏。○义云:九流者,汉书云:道家流者,使人精神专一,动合无形,赡足万物,其为术也,因阴阳之大顺,与时迁徙,应物变化,本清虚以自守,卑弱以自持,此人君南面之术也。儒家流者,盖出司徒之官,助人君明教化,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宗师仲尼,以重其言,於道最高,此其所长也,或失精微而僻,又随时抑扬,违离道本,苟以哗众取容,后进僻儒之息。名家流者,盖出於春宫,名位不同,礼亦异数。子曰:必也正名乎,此其所长也。及徼为之,则苟钩鈲析辞而已。为君者慎器与名,故曰惟名与器,不可以假人。纵横流者,盖出於行人之官。

子曰:使於四方,不能专对。又曰:使乎使乎,言当权事制宜,受命不受辞,此其所长也。邪而为之,财尚诈而弃其信矣。杂家流者,盖出於议官,合儒墨,兼名法,此其所长也。荡而为之,则羡无归心矣。农家流者,盖出於农官,播五谷以足衣足食,洪范八政其一曰食,此其所长也。鄙者为之,欲使君子并耕矣。小说家流者,盖出於牌官。稗,小米也,王者欲知风俗,立牌官采街谭巷议之说。子曰:虽小道必有可观,政远恐泥,此亦刍荛狂夫之义也。墨家流者,出於清庙之宇,茅屋采椽,兼受选士,敬者为推也。阴阳家流者,出於天官五行之说,使人多拘忌也。兵家流者,出於司马之官,所以威不轨而昭文德,兼弱攻昧,以遏乱略,以靖四国,此其威也。百氏者,六经正史之外,自为述作,自周以来,立理着书,凡百余人,皆称曰子。子者男子之通称也,不敢侔於六经,皆目之曰子,为论为记为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