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唐玄宗御制道德真经疏二卷之四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李隆基     时间:2016-06-29 09:30:35      繁體中文版     

唐玄宗御制道德真经疏二卷之四

含德之厚章第五十五

骨弱筋柔而握固。

义云:《春秋》:郧音云人伐楚,屈瑕患之,斗廉对屈瑕曰:师克在和,不在众,商周之不敌,君所闻也。屈瑕欲卜之,曰:卜以决疑,不疑何卜。败郧师於蒲骚。

以政治国章第五十七

以奇用兵。

疏:兵犹火也。○义云:《春秋》隐四年春,卫公子州吁弒其君完,初,卫庄公娶于齐东宫得臣之妹,曰庄姜,美而无子,卫人为赋《硕人》之诗。娶于陈,曰厉妫,生孝伯,早死。其娣戴妫音龟,生桓公,庄姜以为己子。公子州吁,璧人之子也,有宠而好兵,弗禁,庄姜恶之。石碏谏曰:臣闻爱子教之以义方,不纳于邪。骄奢淫佚,所自邪也。四者之来,宠禄过矣。将立州吁,乃早定之。若犹未也,阶之为祸。夫宠而不骄,骄而能降,降而不憾,憾而能眕者,鲜矣。且夫贱妨贵,少凌长,远间亲,新间旧,小加大,淫破义,所谓六逆也。君义臣行,父慈子孝,兄爱弟敬,所谓六顺也。去顺效逆,所以速祸也。君人者,将祸是务去,而速之,无乃不可乎。弗听。石碏之子厚与州吁游,禁之不可。桓公立,碏乃老。二月戊申,州吁弒桓公而自立。将修先君之怨於郑,而求宠於诸侯,以和其民,使来告於宋曰:君若伐郑以除君害,君为主,弊邑以赋与陈、蔡从,则卫国之愿也。宋人许之。於是陈、蔡将睦於卫,故宋与陈、蔡卫伐郑,围其东门,五日而还。宋公乞师於鲁,鲁辞之。隐公问於众仲曰:州吁其成乎?对曰:臣闻以德和民,不闻以乱理乱。理乱犹理丝而棼之也,夫州吁弒其君,而虐用其民,不务令德,而欲以乱成,必不免也。州吁未能和其民,厚问定君於石子,石子曰:王觐为可。曰:何以得觐?曰陈桓公方有宠於王,陈卫方睦,若朝陈使请,必可得也。厚从州吁如陈,石碏使告于陈曰:卫国褊小,老夫耄矣,无能为也。此二人者,实弒寡君,敢即图之。陈人执之而请莅於卫。九月,卫人使右宰丑#1吁于濮,石碏使其宰孺乃侯切羊肩杀石厚于陈。君子曰:石碏,纯臣也,恶州吁而厚预焉,大义灭亲,其是之谓乎。所谓子从杀君之贼,国之大逆,不可不除,故云大义灭亲。明小义则兼爱其子也。

人多伎巧。

义云:《春秋》丹桓宫之楹,刻桓宫之桷角,椽也,书而讥之,臧文仲山节藻税也。

法令滋彰。

义云:《礼运》曰: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城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理,故谋用是作,而兵由此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春秋》曰:夏有乱政而作禹刑,殷有乱政而有汤刑,周有乱政而作九刑,三辟之具,皆叔世也。民是以乱,免而无耻也。

其政闷闷章第五十八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义云:齐有仲孙之难而桓公兴,遂霸其国。晋有里克之难而文公作,而把诸侯,是二国因祸而昌也。卫方宁静,狄人灭之,邢方晏安,卫人灭之,是二国无祸而丧也,故伏藏因倚,莫知其极。故《春秋》云:有祸而启其疆土,无祸而丧其守宇,不可知也。

其无正邪?

义云:侧身修德,雊雉不足以贻灾。坦虑忘怀,失马未必以为祸。悔吝无准,召之由人焉。

治人事天章第五十九

治人事天。

疏:粢盛丰备。○义云:《春秋》桓公六年,楚武王侵随,使其大夫薳音苇章求成焉,军於随之瑕地以待之。随人使少师董成,斗伯比言於楚子曰:吾不得志於汉东也,我则使然。我张五三二军而被吾甲兵,以武临之,彼则惧矣。而和协以谋我,故难问也。汉东之国,以随为大,随张必弃小国,小国离,楚之利也。少师侈,请赢师以张之。熊率音律且子余切比曰:随贤臣季良在,何益?斗伯比曰:以为后图。季良谏,不过一见从,少师得其君心,行少师之计。王毁军而纳少师,少师归请追楚师。随侯将许之,季良止之曰:天方授楚,楚之赢师,诱我也。君何急焉。臣闻小之能敌大也,小道大淫,所谓道者,忠於民而信於神。上思利民,忠也。祝史正词,信也。今民馁而君逞欲,祝史矫举以祭,臣不知其可也。随侯曰:吾牲牷肥腯音突,粢盛丰备,何则不信?对曰:夫民,神之主也。是以圣王先成民而后致力於神,故奉牲以告曰:博硕肥腯,谓民力之普存也,谓其畜之硕大蕃滋也,谓其不疾瘀音族蠡力果切也,谓其备物咸有也。奉粢盛而告曰:洁粢丰盛,谓其三时不害,而民和年丰也,奉酒醴以告曰:嘉栗旨酒,谓其上下皆有嘉德,而无违心。所谓馨香无谗慝也。务其三时,修其五教,亲其九族,以致其里祀,於是乎民和而神降之福,故动则有成。今民各有心而鬼神乏主,君虽独丰,其何福之有?君姑修政而亲兄弟之国,庶免於难。随侯惧而修政,楚不敢伐矣。三时者,春耕夏种秋收,农之三时也。

夫惟啬。

注:何以聚人曰财。○义云:《易□下系》云: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财。财所以资生者也。

可以有国。

疏:《易》曰:王假有庙有家是也。○义云:有国者,车轨所及,书文所同,人服其德,远怀其化,可以谓之有国矣。或以武威所制,诡道所临,苟有其邦,人所未服,或承平统历,嗣位守国,厥德有愆,恩化不浃者,皆非谓其国矣。王假有庙有家者,《易》萃卦云:王假有庙,致孝享也。假,聚也。王以聚人,至於有庙,有庙乃以能致其孝享,故曰利见大人。聚以正也,观其所聚,则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天下崩离,则民怨,虽有享祀,与无庙同。王至大聚之时,孝德乃洽,始可谓之有庙矣。王假有家者,《易》家人卦九五辞云:王假有家,勿恤。象曰:王假有家,交相爱也。王能有家道,在下莫不化之,天下既化,六亲和睦,故曰交相爱也。涣卦亦有王假有庙,其义同也。

是谓深根固蒂,长生久视之道。

○义云:人君以道德养生灵,以俭啬理天下,丰财则国富,积德则祚隆,远近归心,华戎率服。又能母养万物,子爱群生,根深则祚历无疆,蒂固则子孙延永,长生久视,奕叶重光。

治大国章第六十

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民。

疏:《春秋》曰:其气焰以取之。○义云:《春秋》庄十四年夏,郑厉公自栎侵郑,及大陵,获大夫傅瑕。瑕曰:苟合我,我请纳君。与之盟而赦之。六月甲子,傅瑕杀郑子仪及其二子而纳厉公。初,郑有祆焉,内蛇与外蛇斗南门之中,内蛇死。六年而厉公入。公闻之,问於申繻曰:犹有祆乎?对曰:人之所忌,其气焰以取之。言若火焰,焰未成而进退之时,以喻人心不坚正也。妖由人兴,人无衅焉,妖不自作。人弃常则妖兴,故有妖。厉公入遂杀傅瑕,使谓原繁曰:傅瑕贰,周有常刑,既伏其罪。纳我而无二心者,吾皆许之上大夫之事。吾愿与伯父图之。且寡人出,伯父无里言,入,又不念寡人,社稷有主而外其心,寡人憾焉。对曰:先君桓公命我宗人典司宗佑石,庙主也,社稷有主而外其心,其何贰如之?苟主社稷,国内之民,其谁不为臣?臣无二心,天之制也。子仪在位十四年矣,而谋召君者,庸非二乎?庄公之子,犹有八人,若皆

有官爵,行路劝贰,而可以济事,君其若之何?臣闻命矣,乃缢而死。

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

疏:人为神主。○义云:《春秋》僖十九年,宋桓公使邾文公用鄫音缯子於次睢之社,司马子鱼曰:古者六畜不相为用,小事不用大牲,而况敢用人乎?祭祀所以为人也,夫人,神之主也,用人,其谁享之?齐桓公存三亡国者,以属诸侯,义士犹曰薄德,今君一会而虐二国之君,言执滕子、用鄫子也。又用诸淫昏之鬼,将以求霸,不亦难乎?得死为幸,恐其亡国也。子鱼,宋公子目夷也。睢水自汴入泗,而有祆神,东夷杀人以祭之焉。六畜不相为用者,如祭马祖不可用马,况用人乎。今圣人以道育之,鬼神交福,两不相害,可谓玄德乎。

大国者下流章第六十一

义云:《春秋》昭三十年,郑游吉对晋大夫士景伯曰:小国事大,在恭其时命。大国字小,在恤其所无,先王之制也。取备而已,所以交其好也。此固大国切於用谦,不在乎以大制小也。

故大国以下小国,则取小国。

义云:《春秋》襄十四年,大国能安抚小国,如晋为盟主,而卫国逐其君而立剽,晋欲讨其罪,晋侯问故於中行献子,偃对曰:不如因而定之,伐之未必得志,而勤诸侯。史佚有言曰:因重而抚之。仲虺有言曰:亡者抚之,乱者取之,推亡固存,国之道也。君其定卫,以待时乎。冬,会于戚,以谋卫。此所谓大国之抚小国也。又大国之聚小国者,谓群方朝会,无代无之,故夏启有钧台之享,在河南也。商汤有景亳之命,在偃师也。周武有孟津之誓,成王有岐阳之搜,康王有酆官之朝,在鄂杜也。穆王有涂山之会,在寿春也。齐桓有邵陵之师,晋文有践土之盟,皆以大国恤下,小国事上,各得其所也。大国不能抚小国者,文十七年,如晋侯不能字育诸侯,强令於郑,郑子家与赵宣子书曰:古人有言,畏首畏尾,身其余几。又曰:鹿死不择音。小国之事大国也,德则其人,不德则其鹿也。铤而走险,急何能择。此言晋若虐命於郑,郑将庇於楚矣。命之罔极,亦知亡矣。将悉弊赋以待於修音叔,晋之境也,居大国之间,而从於强令,岂其罪也。此由大国不能抚怀于小,将致其叛,故大国之于小国,当谦和以下之,柔静以怀之。取言聚也,以聚於人也。

小国以下大国,则取大国。

义云:小国不能致礼竭诚奉事大国者,僖公二十一年,如宋人为鹿上之盟#2,以求诸侯于楚,楚人许之,宋公子目夷曰:小国争盟,祸也。宋其亡乎,幸而后败。及盟,目夷曰:祸其在兹乎。君欲已甚,何以堪之。於是楚执宋公以伐宋,冬会于亳,乃释之。目夷曰:祸由未也,未足惩君,此小国不能事大国也。夫小国能事大国者,如隐公元年三月,邾仪父盟于蔑鲁地,邾以附庸之,君未王命,故书名。然其小国,能通大国,继好息民,书字以贵之是也。朝聘者,大国适小国为聘,大事小也。小国适大国为朝,小事大也。继好,结信也。谋事补阙,礼之大也。孟子曰:唯仁者能以大事小。汤事葛伯,文王事昆夷是也。唯智者能以小事大,太王事熏鬻,勾践事吴是也。大事小谓之乐天,小事大谓之畏天。乐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国。《诗》云:畏天之威,于时保之,此《周颂》美成王畏天之威,能安其太平也。

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

疏:《春秋》曰:师能左右之。○义云:《春秋》僖二十六年秋,宋叛楚而善於晋,楚令尹子玉、司马子西帅师伐宋,围缙,公以楚师伐齐取谷。凡师能左右之曰以,谓进退在己。置桓公之子雍於谷,以为鲁援。楚申公叔侯戍之,桓公之子七人,为七大夫於楚,言齐孝公不能抚之故也。二十八年,楚子使申叔去谷也,此言左右由己,取舍因时也。

大国不过欲兼畜人,小国不过欲入事人。

义云:小国求大国为援助者,《春秋》文十四年秋,郑伯与鲁公宴于棐,郑大夫归生子家赋《鸿雁》之什,取其哀恤鳏寡之义,使鲁侯恤之。又赋《载驰》之四章,言郑国寡弱,取其小国有急,欲引大国以为援助是也。

两者各得其所欲,故大者宜为下。

义云:若大国不能为下,或会之以侈,示之以忲,人必离之。夏桀为有仍之会,而民叛之。商纣为黎之搜,东夷叛之。周幽为太室之盟,戎夷叛之。宋襄为鹿上之会,而诸侯叛之。楚子为申之会,而人心去之。怀不以德,绥不以礼,人人各有心,其可服乎。

道者万物之奥章第六十二

道者万物之奥。

疏:引《西升经》。○义云:《西升经》者,老君周昭王二十五年癸丑四月於终南之阴,尹喜草楼之内,授《道德》二经,既毕,欲西化流沙,尹喜问存三守一之方,习道修身之要,后以圣言编纂以升入太微、西化流沙之义。《西升经》凡三十六章九百七十二句,四千二百七十八言,其旨与《道德经》相出入,言大道甚深甚奥,为虚无之渊薮也。

故立天子,置三公。

义云:四海之大,万有之殷,厥初生人,不可无主,故立天子以牧之。天子者,尊事上帝,父事於天,母事於地,谓天之子也。一人不可以广理,置百官以临之,百官之长有三公焉。《尚书□周官》云:其惟三公论道经邦。太师者,智足以为泉源,行足以为仪表。问焉则应,求焉则得,谓之太师,亦曰尚父。太言大也,为王之师,安车青盖,金印紫绶。太傅者,训也,保也,《大戴礼》云:傅天子以德义。若天子无恩於父母,不惠于庶人,失礼於大臣,不中於制狱,皆太傅之失职也。太保者,倚也,任也。《大戴礼》云:天子处位不端,受书不敬,言语不序,声音不中律,进退即席,无升降揖让之礼,皆太保失职也。复置三公:太尉、司徒、司空,主佐天子,理阴阳,亲万人,广教化,此其职也。天工人其代之者,《书□咎繇谟》曰:一日二日万机,无旷庶官,天工人其代之。旷,空也。庶,众也。居其位者,惟其人,非其人,则阙之。言人代天理官,不可以天官为私,用非其材也。

虽有拱璧,以先驷马。

疏:《春秋》云:乘韦先牛十二犒师之类是也。○义云:《春秋》僖三十三年,晋师伐郑及滑,郑商人弦高将市於周,遇之,以乘韦先牛十二犒师,曰:寡君闻吾子将出师于弊邑,敢犒从者。不腆弊赋,为从者之淹,止则具一日之积,行则备一夕之卫,且使遽告于郑,因有备焉。

其安易持章第六十四

不贵难得之货。

疏:外谓珠犀宝贝。○义云:珠者,大或径寸,光照十二乘,乃古人之所贵也。犀者,南徼之外,有牛重千余斤,一角在鼻端,可以为宝,中断其角,有文通达成形象者。有辟尘者,有辟水者,磨而服之,可解蛊毒之疾,鸡见之夜惊,故曰骇鸡。犀亦今古所贵也。金玉珍异,草木毛羽,众所奇重者,皆曰宝焉。贝者,出东海中,如螺有文,有长尺者,可以为宝。在海为介虫,居陆名猋,在水名蜬音甘。古者货贝而宝龟,周有泉贝,到秦废贝而行钱。贝字者,象形也。今凡货贿赠赍赏赐琛赆,凡财之属,皆从贝矣。古诗曰:积财为累愚,明财多累德也。古有三币,珠玉为上,黄金为中,刀布为下,帝王以之御四海也。

古之善为道章第六十五

不以智治国,国之福。

注:偃息蕃魏,弄丸解难。○义云:偃息蕃魏者,段干木为魏文侯之师,以安静为先,道德为化,故偃息无事,而藩屏魏国矣。偃者,偃仰也。息,宴息也。藩,篱屏也。弄丸解难者,楚白公胜与大夫子西,两家举兵相伐,两家大夫曰:市南宜僚,陆沉之士也。一人当五百人,并遣使往召之。宜僚高枕安卧,以见二大夫之使,卧而不起,以两手弄丸不亡,承之以剑不动。二大夫之使各还,具论宜僚之状,二大夫曰:高枕安卧者,示我无为也。承之以剑不动者,兵不足恃也。两手者,喻两家也。丸者,形圆无为之物。两手弄之不止者,俱止于困也。明两家称兵不止,必至灭亡。二大夫解兵而归,是两家难解也。事见《庄子》也。

谓玄德,玄德深矣远矣,与物反矣,然后乃大顺。

义云:大顺者,本乎人情。《礼记□礼运》篇曰:人情者,圣王之田也。故圣王修义之柄,礼之序,以理人情。以情为田,修礼以耕之,和刚柔也。陈义以种之,树善道也。讲学以耨之,存是去非也。本人以聚之,合其所成也。播乐以安之,感动使坚固也。理国不以礼,犹无耜以耕也。为礼不本於义,犹耕而不种也。为义而不讲之以学,犹种之而不耨也。讲之以学而不合之以七犹耨之而弗获也。合之以仁而不安之以乐由获之而不食也。安之以乐而不达之於顺,犹食之而不肥也。夫四体既安,肤革充盈,人之肥也。父子笃,兄弟睦,夫妇和,家之肥也。大臣法,小臣廉,官职相序,君臣相正,国之肥也。天子以德为车,以乐为御,诸侯以礼相与,大夫以法相序,士以信相考,百姓以睦相守,天下之肥也。是谓大顺,故天子用民为顺,则天不爱其道,地不爱其宝,人不爱其情,众瑞出焉,顺之宝也。

用兵有言章第六十九

无兵。

义云:射轭夹脰之矢,乌号繁弱之弓,鱼肠昆吾之刀,太阿巨阙之剑,吴钩楚矛,蜀弩孟劳,岂假执持,无所用矣。五兵者,戈矛殳戟干,言有五等也。《周礼》庐人为庐器,凡秘过三,其身不能用也。秘,柄也。戈秘长六尺六寸,殳长寻有四尺。八尺曰寻,言一丈二尺也。矛常有四尺,夷矛长三寻。夷,长也,长二丈四尺。平野之兵欲长,山林之兵欲短,执欲其锐,被欲其坚。兵有鼓角、金革、牙旗、斧钺、甲冑、旌节旗旟旒旐、弓弩弧矢,各有制度,其大约分为五等。《说文》曰:拱手执斤曰兵。

莫大於轻敌。

义云:用兵之道,敌国在前,先伐其谋,次料其敌,勇怯既等,众寡复均,然犹得天之时,假地之利,揣理之曲直,因人之协和,或高垒深沟,挫孔明之锐气,焚舟示死,雪秦缪之前羞。殒长星而告终,封壳尸而归国。若不然者,则五千深入,永悲於雁塞龙堆。百万横行,竟怯於风惊鹤唳。晋山草木,尽变人形,昆阳犀象,宁为我用。则谦慈之宝,於兹丧矣。

故抗兵相加,哀者胜矣。

义云:夫虽戎狄侵边,豺狼害国,奸凶肆孽,妖逆乱常,推毂命师,凿门授律,与民除害,不得已而征之,犹虑强抗则乖仁,故哀慈则合道也。

民之生章第七十六

木强则共。

义云:木以本大居下,固其宜然,末大於本,固非其称。谚曰:尾大不掉,国之所戒。赵氏以之倾晋,田氏以之易齐,子之致疑于燕,太叔见败於郑,岂非末大於本,臣强於君乎,理非顺也。合手曰拱。昔桑谷生於殷朝,七日大拱,秦伯怒於蹇叔,墓木拱矣,皆合拱也。

天下柔弱章第七十八

天下柔弱,莫过於水。

义云:水之为用,其体至柔,其性善下,万川委输,百谷朝宗,霏雾露以凌虚,贯昭回而上汉。言其大也,古今注海而不盈。言其细也,毫末禀生而有润。故老君配之於道焉。三能不让,七德备周,包裹造化,贯穿形兆,处浊受污,随方任圆,此其至柔也。故物莫能伤焉。及其泛十洲,浮八极,沦藏日月,涵贮乾坤,陵谷由之而革迁,鲲鹏托之而变化,摧山穴石,无所不能,此其至强也。故物莫能制焉。

是谓社稷主。

义云:社稷者,帝王立国,左宗庙,右社稷,而为王矣。宗庙者,尊祖配天之位也。社稷者,尊稼穑,备粢盛,为生民粒食之本也。

唐玄宗御制道德真经疏二卷之四竟

#1此处有脱文,依《左传》当补『莅杀州』三字。

#2之盟:本作『盟之』,应作『之盟』。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