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登真隐诀卷下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陶弘景     时间:2016-07-09 22:56:44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登真隐诀卷下

诵黄庭经法

拜祝法

《三九素语玉精真诀》曰:中品目有三九素语,魏传目有玉精真诀。三九素语即应是此经也,但未行世,世中有伪者,无此诀也。诵东华玉篇《黄庭内景经》,云十 读四拜。本经此中云朝太上,今略去三字,而后显北向礼祝太上,不当昧前旨耶。先谒太帝,后北向,经序无旨诀也。谓言黄庭前序不说朝谒之法。按此经中十四 字,已足明其事,何假复须发序。消摩云讽及於此,上朝四方,亦复应须别诀耳。今黄庭之诀,乃出素语,高下之品,殊似不类矣。太帝东,应朝礼。太帝,紫晨君 也。按入道望云,令东南望扶#1桑太帝三素飞云。又方诸在会稽东南,其东北则有汤谷。又云入停山在沧浪之东北,蓬莱之东南。入泞山即太帝所治处也。又清虚 王君东行,渡启明沧浪,登广桑山,入始晖庭,谒太帝君,如此则扶#2桑在汤谷东南,於金陵正东亦小南看矣。且玉箓太帝无紫晨之号,今此所云皆以相乖矣,若 必用之,故宜正东向也,所以读经正东向,而仍云先谒太帝者,明在东矣。回北礼祝太上矣。上清在北,故经言后北向也。先行其轻,乃造其重也。十读既竟,起向 太帝再拜。拜毕长跪,瞑目祝曰:

小兆某甲谨读金书玉经,东华谓之玉篇,今启太帝而云玉经,将不滥耶。十转既周,乞登龙耕,经序本云万遍方得彻视五藏而已,今始得十转,便乞登龙耕,如违 旨。此法不如余祝,发始便得滥希神仙,及有遍数之阙也。天神下降,役使六丁,七祖飞升,我登上清。按黄庭是调和五藏,制练魂魄,本非升化七祖之法。又内黄 庭止是不死而已,何上清之可腾乎。且臣而称我,亦乖谦请之礼。飞步祝以名与我相杂者,此是祝星时以我对彼恶人耳,非如今亲对太帝而自称也。毕,开目咽液十 过,叩齿九通。若以十咽为十遍,则叩齿亦宜同。今九过之义,义无所取。次北向再拜,长跪祝曰:

上皇太真,使我升虚,上皇太真,非玉晨之目,使我升虚,事同前讥。太帝称臣,而太上更不可,真法朝祝,皆止姓名,无臣我之例。清斋澡炼,诵咏金书,太上谓 之琴心黄庭,而乃说扶#3桑之目,何期两祝皆乖耶。七玄披散,上朝帝庐,诵大洞万过,七祖方得九宫之仙,今咏黄庭十遍,而便乞朝宴帝庐,不亦过乎。延年长 存,刻名箓书。前乞升虚,后乞延年,则初得高真,末还地仙耶。毕,临目叩齿九通,咽液十过。前篇开目,后章临目,叩咽之法,又前后倒用,两法非异,而俯仰 不同,统体而论,皆违真例,恐是后学浅才,率意立此,不能诠简事义,故多致违舛,相承崇异,莫能证辩。今始学之子,若欲按此,亦不为所妨,要非吾心之所 了,若必目观,真书所不论耳。都毕后,还常所转经也。

存神别法

清虚真人曰:凡修《黄庭内经》,应依帝君填神混化玄真之道。按裴君学道,及有所受说,都不阙黄庭家事,此云帝君填神混化玄真,是今世中伪经,窃用紫度炎光 卷中法,其神形长短祝说皆同,乃又因伪以立伪,愆妄之甚者也。今所以犹载於此卷者,恐后学尚之子,脱於余处所得,不料真伪,言是要诀,谨事存修,则为熏犹 相混,有致真之失,故显示其非,令有以悟耳。读竟,礼祝毕,正坐东向,临目内存身神形色长短大小,呼其名字,还填本宫。不修此法,虽诵万遍,真神不守,终 无感效,亦损气疲神,无益於年命也。今故抄经中要节相示。黄庭之序,已备载诵读之法,若此二事不知修者,便无感效,则兼应说之,乃更论怖畏疾病及遇秽之 法,而了不及此神王。王君宁当不欲分明指的垂告耶,经如此事,理不尽便,都无可修者矣。

平坐临目,叩齿三十六通,乃存神,既非制邪大祝,乃后四九叩齿存神,如此经例所无也。发神苍华字太元,形长二寸一分;脑神精根字泥丸,形长一寸二分;眼神 明上字英玄,形长三寸;鼻神玉垄字灵坚,形长二寸五分;耳神空闲字幽田,形长三寸一分;舌神通命字正伦,形长七寸;齿神峰愕字罗千,形长一寸五分。已上面 部七神,同衣紫衣飞罗裙,并婴儿之形,存之审正罗列一面,各填其官。按经七名,两眼两耳,其实有九,不如八景,各随其目所处也。故经云:泥丸九真皆有房, 方圆一寸处此中,同服紫衣飞罗裳,此即是前九神也。若以此语,是九官之九真,则紫衣罗裳不当谬耶。有意识人,但就此相求,自得天下真伪之病矣。又云非各 别,住俱脑中,而此云罗列一面,又复为乘其发脑眼鼻舌五神长短,皆窃用上景中法。其耳齿二神,彼既无之,乃虚立寸数,本解斯人那敢如此也。毕,便叩齿二十 四通,咽气十二过,此数又乖七神之理,祝曰:

灵元散气,结气成神,分别前后,总统泥丸,上下相扶,七神敷陈,流形逐变,爱养华源,导引八灵,上冲洞门,卫躯蹑景,上升帝晨。此祝亦取类八景,且八景之 神乃上清中景之法,今乃欲导之,以下御高耶。次思心神丹元字守灵,形长九寸,丹锦飞裙;肺神皓华字虚成,形长八寸,素锦衣裳黄带;肝神龙烟字含明,形长七 寸,青锦帔裳;肾神玄冥字育婴,形长三寸六分,苍锦衣;脾神常在字魂庭,形长七寸三分,黄锦衣;胆神龙曜字威明,形长三寸六分,九色锦衣绿华裙。此诸衣服 悉纯取本经之名,诸神长短亦中景家法,但辄减胆一分,肝一寸,当是欲示其不同。六府真神处五藏之内六府之宫,按此是列五藏之神,六府止有胆耳。何谓六府真 神,乃言处五藏内耶。经所言六府,自总举六府之称,本无其神宫之目。且经又云皆在心内运天经,则不得各在五藏之内,六府之宫。又经后文重明六处,或神或 童,凡有三上三中,各显服色佩带,非尽此五藏之神也。形如婴儿,色如华童,存之审正,罗列一形,罗列一形,弥乖乎俱在心内者矣。叩齿二十四通,咽气十二 过,祝曰:

五藏六府,真神同归,总御绛宫,上下相随,金房赤子,对处四扉,幽房玄阙,神堂纽机,混化生神,真气精微,保结丹田,与日齐晖,得与八景,合形升飞。按二 十四神,则五藏六府各育有神,今此则藏府相并,谓之同归,於事为乖。且明堂三老,经皆是显事,中部最为黄庭之主,而今都不存祝,何谓可用存思登虚空耶。

紫微曰:昔孟光诵黄庭,修此道十八年,黄庭真人降之,寻诸仙人男女,无有孟光者,唯梁鸿取妻,号之为孟光耳。万遍既毕,黄华玉女当告子情。此黄庭真人,为 是何神。若下一元王,宁独降见,而轻立此说,不言今日触纲,将来诸子以为戒此妙极也。黄庭秘诀尽於此。形中之神耳,亦可从朝至暮,常思念勿忘,不必待诵经 时也,尔其秘之。右此礼祝,存神两法。皆想传出,自东晋问并无其书。假云要秘,观其辞事乖浅,必应是夸竞之徒,傍拟伪经,构造此诀,聊各书录,以旌真伪。 并而论之,前篇礼祝,犹为小胜,此存神之文,牵引冗杂庸陋已甚,疑误后学,其弊不浅。若以吾所据为非,想诸君可觅真本见示,若必其有者,则吾缄口结舌,终 身不复敢言学道也。入静

正一真人三天法师张讳告南岳夫人口诀。天师於阳洛教授此诀也。按夫人于时已就研咏洞经,备行众妙,而方便宣告太清之小术。民间之验事者云,以夫人在世尝为 祭酒故也。然昔虽为祭酒,於今非复所用,何趣说之。此既是天师所掌任,夫人又下教之限,故使演出示世,以训正一之官。且轻位不得教高真,是以显常为祭酒之 目,明其有相关处耳。真人之旨,一句一字,皆有深意在其间焉,精而辩之,乃知其理,徒抱负拜诵,而不能悟寻所析,犹如埋金於土,用比可为。其入静章奏治病 诸法,实亦明威之上典,非悠悠祭酒可使窃闻也。

入静法

此文都不显入静之意,寻其后云,依常旦夕可不事尔者,当是旦夕朝拜,或伏请乞跪,启及章奏,治病之时,先当如此,然后可为诸事也。按易迁夫人告云,晨夕当 心存拜静,似是令用此法,既在疾不堪躬行,故使心存拜耳,今山居在世,亦并可修用,虽自高贵,今率之辞,盖愿今世宦者如此,非谓必是我今岩栖之身也。若长 斋休粮,勤心高业者,可不复身到,而心恭亦当无替,至於后用二朝之法,云当先朝静,乃行此。按夫人于时尚在,修武何容已究阳洛之义,若此时已受判,后不应 更用授判,当别有朝静之法。世有谷纸古书,云汉中入治朝静法必应是此,但今既幸有所□,便宜用之,又复用汉中法,唯前后祝炉,应小回易其辞耳。其旦夕入 静,则用日出日入时也,日之出入非谓必须见出之与没,尽是出入圆罗之始耳,若有所启请者,当用夜半时也,神理尚幽,故真人下降多不以昼矣。

初入静户之时,当目视香炉,而先心祝曰:南真告云:闭气拜静,使百鬼畏惮,功曹使者龙虎君可见与语,谓能精心久行之耳。此谓初入便闭气存想,祝炉烧香,通 气又闭,而拜祝四方,每一方竟,通气也。又告:入静户,先右足着前,乃后进左足,令与右足齐,毕乃趋行如故,使人陈启,通达上闻。此一条恐非唯入东向之 静,凡欲启请之处,皆应如此,通幽之事,宜用右足也。又告:烧香时勿反顾,若反顾则忤真气,致邪应也。此谓既入静,不得复转头后顾。若回行正向看外,亦当 无嫌。此二朝后,又云:出静户之时,不得反顾,如反顾则忤真光,致不诚。如此出入静户并不可反顾也。又云:入静户不得唤外人,及他所言念,又入户出户,皆 云漱口。寻此之旨,凡静中吏司,皆泰清官寮,纠察严明,殊多科制,若不如法,非但无感,亦即致咎祸害者矣。今谨述入静次第,立成之法如左:先盥澡东带,刷 头理发,裙褐整事,巾履斋洁,两手执笏,不得以纸缠裹,既至户外,嗽口三遍,仍闭气,举右足入户,次进左足,使并进前平立,正心临目,存直使、正一功曹、 左右官使者四人,并在户内两边侧立,又龙君在左,虎君在右,捧香使者二人,侠侍香炉,守静玉女侠侍案几,都毕,乃通气,开目正视香炉,乃心祝曰:

太上玄元五灵老君,当召功曹使者,左右龙虎君,捧香使者,三炁正神,行二朝者,当益云及侍经神童玉女。急上关启三天太上玄元道君,奏闻上清宫。某正尔烧 香,入静朝神,奉行东华秘法,以某本命日去某本命九十日平旦,入静朝太微天帝君。又以某生日去某生月一百八十二日夜半,入静朝太上高圣君。乞得八方正气, 来入某身,所启速闻径达帝前。太微天帝君玉阙紫宫前,太上高圣君琼阙下。毕,乃烧香行事,通气,先进右足至炉前,左足来并,左手三捻香,多烧之。按二朝既 云先朝静,朝静祝炉之辞,不容止依朝静,故宜随事增损,粗如前朱注,以递互回换用之。烧香毕,先退右足,左还并,视烟起闭气,乃拜也。初向再拜。此既谓之 拜静,静法自应东向,初入祝炉便是向西,故不复云西向耳。此当正静屋中央,安一方机,一香炉,一香厱,四面向之。后云若因病入静,四面烧香,安四香炉者, 当安四香机着四边,各勿至壁,己入中央,以次拜祝。初入祝炉仍於户内,通向西并祝祝之,乃入中四面烧香也,毕亦西向一祝耳。若经堂中南向屋者,自不得用此 法,且亦无功曹龙虎,正有侍经神童玉女耳。若朝太上太素午达者,自可止经堂中。凡旦夕拜静竟,亦又还经前,更烧香请乞众真,求长生所愿者,其余章奏请天帝 君,请官治病,灭祸祈福,皆於静中矣。拜讫,三自搏,四拜毕。跪故笏於前,两手自搏,及更执笏,称男女姓名,谨关启云,余方皆效此也。

谨关启天师、女师系师三师,门下典者君吏,愿得正一三炁,灌养形神,使五藏生华,六府宣通,为消四方之灾祸,解七世之殃患,长生久视,得为飞仙。毕又再 拜。汉代以前亦复应有天师,皆应有三人,亦有一女,但未必是夫妻父子耳。正一之气,以师为本,故先拜请,乃北向耳。初再拜自搏,举哀矜也,后又再拜,谢恩 德也,诸例中拜有先后者,事旨皆如斯矣。

次北向再拜讫,三自搏,曰:

谨关启上皇太上北上大道君,某以胎生肉人,枯骨子孙,愿得除七世以来,下及某身,千罪万过,阴伏匿恶,考犯三官者,皆令消解,当令福生五方,祸灭九阴,邪 精百鬼,莫敢当向,存思神仙,玉女来降,长生久视,寿同三光。毕,又再拜。北上道君,太清之真最贵者也,故礼师竟,便拜之。

次东向再拜,讫三自搏,曰:

谨关启太清玄元无上三天无极大道、太上老君、太上丈人、天帝君、天帝丈人、九老仙都君、九炁丈人,百千万重道炁,千二百官君,太清玉陛下,当令某心开意 悟,耳目聪明,万仙会议,赐以玉丹,消灾却祸,遂获神仙,世宦高贵,金车入门,口舌恶祸,千殃万患,一时灭绝,记在三官,被受三天丈人之恩。毕又再拜。此 太清诸官君,三天之正任,主掌兆民祸福所由,故次拜之。

次南向再拜讫,三自搏曰:

谨关启南上大道君,乞得书名神仙玉籍,告诸司命,以长生为定。又勅三天万福君,令致四方财宝,八方之谷帛,富积巍巍,施行功德,所向所欲,万事成克,如心 所愿,如手所指,长生神仙,寿同天地。此生字,本作久字,后人改为生,今当从真为长久也。毕又再拜。此太清,南方之道君耳,位劣於北上,故元上皇太上之 号,是以最后拜之,可命有三十六人,此为诸下小者耳。此万福君犹是官将,主财宝者。千二百官仪第七卷之十五云:无上万福吏二十八人,官将百二十人,主来五 方利,金银钱绢布帛丝绵谷米,所思立至,黄生主之。又第三之十三,亦有万福君五人,官将百二十人,主辟斥故气精祟注气,却死来生,却祸来福,所思者至。

都讫。或四向叩头者,却祸来福,所思随意也。叩头例,施於有急疾患之时,依常旦夕可不事尔。四向叩头者,当先朝启一方竟,仍叩头,又自搏,言今所乞,亦可 脱巾悲泣,在事之缓急耳。竟又再拜。余方皆如此。都讫,更东向烧香,口启请官,救解今患,悉依后法也。并皆微言,其旦夕拜礼,如前自足。临出静户,正向香 炉而微祝曰:还西向闭气,视炉而微祝。初曰心祝,今曰微祝,当小小动口也。

香官使者,左右龙虎君,当令静室忽有芝草,金液丹精,百灵交会在此香火前,使张甲张者称姓,甲者称名,前单云某,直称名耳。得道之气,获长生神仙,举家万 福,若山居绝累者,云山舍万福。大小受恩,守静四面玉女,二朝时并云及侍经神童玉女,并侍卫火烟,书记某所言,径入三天门玉帝几前。二朝云上清官太微天帝 道君几前,上清上宫太上高圣玉晨道君几前。乃出户。於户内仍漱口,先举左足出,乃次右足,勿反顾。都毕。若疾急,他有所陈,自随事续后而言之任意也。皆当 微言,勿令声大。具如前注。

汉中入治朝静法

先东向云:甲贪生乐活,愿从诸君丈人,乞丐长存久视,延年益寿,得为种民,与天地相守。当使甲家灾祸消灭,百病自愈,神明附身,心开意悟。

次北向:甲欲改恶为善,愿从太玄上一君乞丐原赦罪过,解除基谪,度脱灾难,辟斥县官。当令甲所向,金石为开,水火为灭,恶逆宾伏,精邪消散。

次西向:甲好道乐仙,愿从天师乞丐所乐者得,所作者成。当使甲心开意解,耳目聪明,百病消除,身体轻强。

次南向:甲修身养性,还年却老,愿从道德君乞丐恩润之气布施骨体,使道气流行,甲身咸蒙慈恩,众病消除,福吉来集。思在万福君为甲致四方钱财,治生进利,所向皆至。

四方朝文如此,是为右行法,与紫门所说同,而无先后,祝炉文所於四方所请,大意略同,而质略不及后□者。

章符

若急事上章,当用朱笔题署。谓卒有暴疾病,及祸难忧惧急事,请后天昌君等上章,乞救解者,当朱书太清玄都正一平炁系天师某、治炁祭酒,臣某,又后太清细字,并臣姓所属,及太岁日月以下三天曹,得此朱署即奏闻。犹如今阳官,赤标符为急事也。

若欲上逐鬼章,当朱书所上祭酒姓名。谓家有恶强之鬼为祸祟,请后右仙食气君将等为逐却之,上章者不以朱题署,止书为上章人某治祭酒甲,又后姓某耳。

若欲上治邪病章,当用青纸。三官主邪君吏,贵青色也。谓人有淫邪之气,及诸庙座邪鬼为患,请后平天君等消制之,上章者当以朱书青纸章也,亦可别脆青纸,随人多少。

若注气鬼病,当作击鬼章。谓家有五墓考讼死丧逆注之鬼来为病害,宜攻击消散,请后四胡高仓君将等,上章毕者,合捣之服之,如后法也。上章毕,用真朱二分, 古秤即今之一两也。合已上之章,於臼中捣之,和以蜜成丸,分作细丸,顿服之。用平旦时,入静北向再拜服之。垂死者皆活。勿令人知捣合之时也,使病者魂神 正,鬼气不敢干,他病亦可为之也。若病者能自捣和为佳,不尔即上章祭酒为捣之,先以蜜渍纸令软,烂乃捣为丸。此章自不过两纸,所丸亦无多,必应一过顿服, 以清水送之,不得分为两三也。云余病亦可为者,则不止於击鬼也。

上章当别有笔砚以书,不得杂也。墨亦异之。此笔砚若是写经常冷用者,共之无嫌,自不得与世中书疏同耳。左行摩墨四十九过止,重摩墨亦四十九转。左行如星次 向东也。重摩墨者,谓程墨时四十九过,以法大衍圆蓍之数,故能通幽达神者矣。此一条使人学道之意弥精贯毫厘,动有法象,岂得为尔泛泛耶。书章时烧香,向北 书之。当别用好纸笔,巾案触物皆使洁冷,东带恭坐,谨正书治,踈概墨色皆令调好,面糊函封依法奏上。案今所应上章,并无正定好本,多是凡校,祭酒虚加损 益,永不可承用。唯当依千二百官仪注,取所请官并此二十四官与事目相应者。请之先自申陈疾患根源,次谢愆考罹咎,乃请官救解,每使省哀。若应有酬脆金青纸 油等物,皆条牒多少,注诏所肜舯之号,不得混漫。章中无的敕睿若口启亦然。其悬脆者,须事效即送,登即呈启所胫物,皆分奉所禀天师,及施散山栖学士,或供 道用所须,勿以自私赡衣食,三官考察,非小事也。按小君言,人家有疾病死丧,衰厄光怪,梦寤钱财减耗,可以禳厌,唯应分解冢讼墓注为急,不能解释,祸方未 已。又云可上冢讼章,我当为关奏之。又范中侯云:故宜力上风注冢讼章,此皆告示许家,且许家功业如此,犹忧冢讼为急,何况悠悠人乎。如此上章,得其理衷, 必当深益。今且非唯章文不精,亦苦祭酒难得,趣尔拜奏,犹如投空,乃更为愆祟耳。冢讼正本不过三两纸间,世中增加,乃至数十,恐诸章符等,例皆如此。又出 官之仪,本出汉中旧法,今治病杂事,及诸章奏,止得出所佩仙灵箓上功曹吏兵,及土地真官正神耳。世人皆用黄赤内箓中章将吏兵,此岂得相关耶,唯以多召为 威,能不料越职之为谴,愚迷相承,遂成仪格,深可悼矣。入见晋泰兴中,曲阿祭酒李东章本,辞事省宜,约而能当,后操章无恩惟太上,及阴阳决吏三天曹,而称 龙虎君,及建帝代年号,不书太岁,此并是正法。按今章后细字,无太上道君,又不北向,止是太清中诸官君耳,云何称恩惟太上耶,其余事事皆有诸类,不能复一 一论之。李东既祭酒之良才,故得为地下主者,初在第一等,今已迁擢,此便可依按也,其君常为许家奏章往来,故中君及之也。

若因病入静,四面烧香,安四香炉。此谓朝拜口启四方求救之时也,非上章法,上章法止得东向耳。施案之事,已注在前。

若大事言功,可三四百,垂死言功可五百,小小可止一二等耳,多则正气讟吏兵厌事。此谓上章及口启请诸君将吏兵,及我身中功曹诸官,以救治某事,事效应为入 静,言其功劳,请三天典者依科进爵如干等也。若初上章者,后亦上章言功,初口启后亦口启言功,不得杂错,天曹寻检簿目相违,便为罪责,言功多少,随事轻重 为率,从一二以上,至五十、一百,到四五百,随宜量用,每令和衷。书符当盥洁,乃后就事,向月建闭气书之。书符之法,先以青墨郭外四周,乃以丹书符文於 内,若无青墨,丹亦可用。此说乃是论救卒符意,凡书诸符,自皆宜如此。青墨者,细研空青,厚胶清和为丸,曝使乾燥,用时正尔研之,如用墨法也。

若书治邪病符,当用虎骨、真朱合研,研毕,乃染笔书符。虎骨当先捣为细屑,下重绢筛,三分减朱二,乃合胶清,用以书符。凡辟鬼符,皆自宜尔。此书符法,本在救卒符后,今抄出与章事相随耳,非本次第也。

请官

若有急事上章,当上请天昌君黄衣兵十万人,亦可入静东向,口请令收家中百二十殃怪,中外强拜十二刑杀鬼。有急事者,谓诸有卒急,不但疾病也。人家衰祸厄 病,皆由冢讼,故令收冢中诸害。此云东向口请,当如章法,治职首尾都自不异,唯无纸墨耳,世人谓为口章,而千二百官仪第二卷之一,便是天昌君,云恶梦错乱 者,当请天昌君黄衣兵士十万人,主为某家收冢中百二十殃怪,中外强□十二刑杀鬼,令某梦忤者,皆使绝灭。雰x衣物如此,则冢字应作家,人脱二十字也。自后 诸名题宫府所主治,往往小异,并朱书,各载之。此次第犹是取官仪上,小复参差,而官仪唯无后三官,不知那得尔。寻官仪从来久远,传写漏误,所以其中亦自有 一官数字之疑,然尚可依傍斟酌取衷,如运气解厄之例,便判是此传脱矣。

若面目有患,当上章及入静,请天明君五人,官将百二十人,在南纪宫下,治面上诸疾。凡云在诸宫者,皆谓太清三气之宫,患祸所继之府,君吏所由之曹,故令各先到其宫,乃下治之。凡云君五人者,犹共官将百二十人。凡直云君者,皆一人也。

仪云:男患两目痛,请天明君五人,官将百二十人,在南纪宫,又主左目。女患痛,请地明君五人,官将百二十人,在北里宫,又主右目。脲X绢谷米。

若欬逆上气,吐下青黄赤白五瘟蛊毒六魑之鬼,当请北里大机君,官将百二十人,在太衡宫下。此瘟毒魃者,皆疫疠之疾,风疟众患,亦皆由之。

仪云:胸痛满,上气欬逆,请北里大机君官将百二十人,治太衡宫,治欬逆上气,吐下青黄赤白五瘟蛊毒六魃之鬼,霋叱纸笔。

若心腹胀满,小腹拘急,带下十二病之鬼,当请封离君,令治之。带下之病,非但女子,男人亦有之。凡自带以下阴间诸患,凡十二条皆是也。

仪云:心腹胀满,脐下拘急激痛,请封离君十二人,主治男女带下十二病之鬼,朊追Y。

若腹内饮食不消,结坚淋露不愈者上章启事,当请赤素君官将百二十人,令治之。此谓腹中症结,逆害饮食,淋露积时者。凡有云启事者,谓正尔东向口启,亦先四方朝竟,启请事之,不如上章法也。

仪云:腹中饮食不消,结坚淋露不愈,请赤素君一人,官将百二十人,治六戊宫。女子请白素君官将百二十人,治阴宫。朊追Y,依仪而给。第三卷之一又云:素君 五人,官将百二十人,治上灵宫,主男人百病,令得首写。白素君五人,官将百二十人,治阳明宫,主女人百病,令得首写。此则名同而事异也。

若上气逆引绞急,腹中不下饮食者,上章启事,当请天官五衡君官将百二十人,在太平宫下,令治之。此悉总诸气病,脚气、奔豚、咳嗽皆治之。自此后虽不复道上章启事者,省烦耳,皆无异也。

仪云:吸吐不下饮食,气引腹中,请天官五衡君官将百二十人,治太平宫,敕Y米衣,给使纸笔。

若大吐下者,当请地官五衡君官将百二十人,在太平宫下,令治之。霍乱吐下,及诸暴下、久下,皆主之。

仪云:女吸吐,当请地官五衡君官将百二十人,亦治太平宫,胪前。凡仪中官名有天地者,皆是分别男女之位也。

若小腹胀满急痛,当请九河北海君官将百二十人,在河兑宫,令官将治护之。小腹结胀不通,诸唇满者,皆主之,止乞令此君勅官将治之耳。

仪云:小腹胀满,请九河四海君官将百二十人,治河兑宫,主胀满,关节不通。虢o使仪衣盐。

若井宠鬼为疾病者,当请王法君五人,官将百二十人,在五姓宫,令制灭之。谓尝犯泠井宠,及卜问所知,或求食饮祠祀为病害者,此主治之。

仪云:犯□灶鬼#1。

若病廱疽恶疮,当请九集君官将百二十人,在先王宫,令下治之,亦治众疮。若金火诸疮及犬马蛇虫所啮,亦皆主之。

仪云:头面目身体生疮痈疽,请王法君五人,官将百二十人,治五姓宫;又请九侯君一人,官将百二十人,治先王宫,腚s衣物米谷纸笔。今此乃别王法君以主井灶鬼,此为异。而仪亦云痈疽恶疮是犯十二□灶之鬼也,如此则非井灶别为病也。

若病瘦瘠,骨消肉尽垂困者,当请天官阳秩君官将百二十人,左右吏百二十人,令治之。此谓不止有所苦,但赢瘦憔悴积弊致困者。

仪云:淋露虚损,骨消肉尽,医所不治,请天官阳秩君官将百二十人,左右吏百二十人,患气吏左右七十二人,主治淋露百病之鬼,朊追Y。

令病者开生门,益寿命,当请南上君官将百二十人,在仓果宫,令延年不死。此谓既随病已请余官治护,又更请此官,延其年算,不於此病致死耳。自非治病,不得请也。

仪云:飞注入腹,着人胸胁背,请南上君官将百二十人,治仓果宫,主开生门,益寿命,今病者三日差,除殃去注。脆钱绢。

若久病着床困笃者,当请须臾君官将二十人,令治之。谓抱病经久不差者。此官将独云二十者,或恐脱百字,亦可止应二十,令但依此,不敢辄益。

仪云:下痢赤白脓,淋露着床,口苦冷者,请须臾君四人,官将百二十人,朊追Y。

却灭家中恶鬼,令厌绝精祟者,当请石仙君一人,官将百二十人,令制灭之。人家中亟有游魂,客死强鬼为诸精祟,致不吉昌者。

仪云:疾病转相注易,不可禁止者,请石仙君一人,官将百二十人,一云治害宫。主治家中有强□之鬼,厌绝注鬼气为精祟者,虢o使。凡十四官,并在第一卷,主治百病之限。

若欲辟斥故气,断绝注鬼,却死来生,却祸来福,当请盖天大将军十万人,令收捕之。人家或有先亡,故气缠着不解,犹为注害祸患者。

仪云:盖天大将军十万人,主收捕天下饮食横行鬼贼,为万民作精祟者。第三卷中唯有此一官宫仪。凡八卷,止第一有胗茫自后皆漏略,今欲立耄亦有依准为之。

若欲收捕众老之精,侵怪家中者,当请无上元士君五人,官将百二十人,令收执之。天地间自有一切老精,皆能作诸变怪,侵犯人家,求索祷祀者,宜收执之。

仪云:无上元士君五人,官将百二十人,主收捕天下众老之精,杂神共称官设号,侵害民人者。

若卜问病者,云犯行年本命,太岁土王,墓辰建破,当请制地君五人,官将百二十人,治宜泉宫,令抑制消灭之。自非高真玄挺,皆有年命衰厄,及行造所为,解犯方地井抵太岁土王之气,本墓建破之辰,及诸禁忌,皆致否病,故令消却之。

仪云:制地君五人,官将百二十人,治宜泉宫,主收天下高功卑功、太岁行年本命上土公之鬼。

若家中有考讼鬼,不正之气,致不安稳者,当请四胡君五人,官将百二十人,令消散断绝之。谓家世先亡有考讼殃逮,使胤嗣多诸踬疾,不安吉者,止宜令消断而已,故不得诛灭之也。此乃是祸患之运,要子孙不得为逆上之意,其例皆多如此。

仪云:四胡君五人,官将百二十人,主整帅祭酒治舍不安稳,主击不正逆气,和解讼考,分别清浊。

若家中多死丧逆注气,身中刑害,当请运气解厄君兵十万人以治之。人家亟有父母兄弟夫妇亡后,还注复生人,值其身有刑害,便为祸病,乃致死者,当请治之。按千二百官有运气解死患君,今此既无患字,亦不敢辄益。

仪云:运气解厄君兵十万人,主收摄疾病之鬼,辟斥攻时破杀十二刑杀百二十殃注鬼,又有运气解厄君五人收杀。

若家中有五墓之鬼作祟,伤死往来者,当请无上高仓君兵十万人,使收治之。按墓书有五葬,谓水火兵匿露死者,而不名五墓,今此当是五音姓墓也,或有死不得埋,多作祸祟,及伤亡绝后之鬼往来为害者,宜收治之。

仪云:无上高仓君兵十万人,主收先祖五墓之鬼来着子孙者。

若家中水火复注者,当请无上天君兵十万人使断之。人家有水火之官,使相复注其病致死者,皆源类是同,互相染逮,世世不绝者,令断绝之。

仪云:无上天君兵十万人,主收天下百二十殃注鬼在人身中者,却死来生。又云:无上天生人君兵士十万人,主收百二十殃注杀害刑杀之鬼。一云无上天士君一云无上天平君,所主皆同。

若欲破房庙座席祷鬼邪物者,当请平天君官将百二十人,治天昌宫,以治之。谓人先事妖俗,今禀王化,应毁破庙座,灭除祷请事后,或逆为人患,致凶咎疾病,或所居里城有诸立食巫坛,为人祸害者。

仪云:平天君官将百二十人,治天昌宫,主发军兵收符庙五狱营逆气饮食之鬼。凡有二十二官,并出千二百官仪中,所主职事小有差异,今上章请用,当作两边求之。

若欲学神仙,而轗轲疾病疰连沈滞者,当请虚素天精君赤衣兵十万人,在天柱宫,以制鬼灭祸,遏却六天之气。人有至心苦行者,崇学仙道,而六天灵鬼亟来犯人,或遇疾病,或致牢狱,或渐使贫顿,每令触恶者,故宜急遏制之。

若家有恶鬼不肯散,故为家祟者,当请赤天食气君官将百二十人,使治之。谓家中多有恶鬼,已经消制,不肯都散,犹时来侵犯,致有灾祟者也。

若家中轗轲不宁,恶梦错乱,魂魄不守者,当请收神上明君官将百二十人,主治之。人家每事有轗轲,动皆艰苦,梦想凶扰,交接非所,身心不定,日就顿踣者,将衰之渐也,特宜治之。

仪中无些二君名号职主,今既并在后,或当是天师新出也,亦并为要用,但依此所主请之,又上章时亦宜兼复取官仪中相配用,不必专止此二十五。

右正一真人口诀,治病制鬼之要言也,以应二十四神,身中之三宫也。按今官将有二十五号,而云二十四神者,犹以一官应极根之幽神,为二十五也,则亦最后者应 是矣。此神神相应,不可尽求配类三官,即二十四神八景之宫耳,非三一之宫也。官将及吏兵人数者,是道家三气应事所感化也,非天地之生人也。此因气结变,托 象成形,随感而应,无定质也,非胎诞世人学道所得矣。此精诚发洞,因物致洞耳,所以化气而成此吏兵也。太清之气感化无方,虽云无极大道百千万重,犹未臻其 限,故总言之,亦各相接引,不徒然空立,可以理得,难用言详。其仙灵官将,皆此类也。其余官号多在千二百官仪注上,盖互相支附,非如此二十四号以应体中二 十四神之分明也。千二百官仪,始乃出自汉中,传行於世,世代久远,多有异同,殆不可都按此之二十四官,亦颇有同彼名者,既真书未久,必无差谬,今非唯识真 之子范而用之,至於盟威祭酒,亦应谨按此法,但非其常才所能究见耳。有急事当随事称之,皆即验也,亦可上章请之,亦可入静烧香,口启四方,请以求救。前云 入静东向口请,今云四方者,便可通就四方请官,然口启作章,家法用者,犹必宜东向正尔,启乞者可以朝拜祝竟,又口陈以扶救也。寻云以应身中二十四神之意, 谓人人之身皆以相应,非止论当我之身乃得自用,不如存神之法,不得为人存也,故此云大吐下及垂死困笃者,此辈岂能自入静陈乞耶,皆是傍人为救治之耳。若自 此前诸事,身到启请,弥为佳矣,上章口启,随所行耳,作章不能尽理,更复不及朝启四方也,事若大者皆应乞,悬肽澄铮须如愿便即奉酬,具如前注之法。其有非 太清章书,腩娭事,出於真典,非此例者,别有秘旨,非可轻言,诸如此等,自虽以书论,正自各得之於心耳。二朝计九十日。后云从本命日为始,此法当逆推,取 初生年月日子,后得第一本命日,便计以为始,顺数九十日,辄一断,至今当行此朝之本命日平旦为起也。假令人以宋孝建三年丙申岁四月三十日甲寅日生者,至六 月十三日得丙申日,即是第一本命日也,其八月十三日之丙申自空过去,非复始本命矣,一丙申相去辄六十日,今用九十日,故长三十日也,今若絓取一丙申便用 正,恐是向空中者为始,则非第一本命也,至后永成差僻,误人不小。前丙申至癸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丙申,是第七十七,因以起朝,计复九十日,至甲戌年三月二 十一日丙寅平旦又朝,明日丁卯又起数,九十日得丙申旦又朝,如此一丙寅辄一丙申,若令朝计取九十日者,则用乙丑乙未也。一年或三朝四朝无定,若都不知生年 生月者,乃取今年本命为始。

平旦入静烧香,当用日未出时,此法当在静中,所以云当先朝静时已烧香者,而今又云烧香,是朝静时烧香西向耳,今既北向,应转机正向北又烧香,不得傍向炉 侧。北向朝太微天帝君,从本命日为始。此谓先以本命日始朝,乃得九十日复朝也,烧香竟仍长跪,存我身忽然如在天帝太微玉阙下,乃注心定气而祝。微祝曰:

粪土小兆男生某,谨稽首再拜,朝太微天帝君玉阙紫宫前,当令某长生神仙,所欲如愿,万事成就,司命紫简,记在玉皇,得为物宗。此后所云司命者,非前朝静南 方诸司命之例也,即今下教统吴越者矣。毕,乃再拜。云乃者止谓后一再拜耳,向北烧香毕,但长跪,祝竟乃再拜,拜毕还转炉西向,祝香都竟,当用二朝,时亦可 安两香炉位,不必须回转旧者。先当朝静,然后行此。此二法并云入静,故云先朝,今所朝甚高,而云先朝静者,谓应使直静侍香之神,奏我辞诚,缘历以闻二帝故 耳。朝静之法,未见其文,具如前法也,行之十八年,太微刻灵录,书名不死,此内法秘道。朝太微,故太微书名也。计一百八十二日,后云以生月生日始,此谓所 生之日入月五三之日数,非支干甲乙子丑也。此亦应检长历,从初生日便计,计百八十二日,辄一断,至今年数满而用之,不得即取今年生月日为始也。假令前丙申 人四月三十日生,数至十一月四日,得百八十二日夜半为第一朝,至今癸酉年十月六日得第七十六朝为始也,当计其用支干常间一辰便是也,错则误矣。假令前朝日 是甲子,则后朝是丙寅,又后则戊辰,如此无穷。凡此二朝推计之法,是吾思理所得,一切学者莫能晓悟,又别有用日之诀,受之玄旨,不可得言,其详论此事,具 在第三卷中。

当夜半入静,亥子二时之间也。烧香北向,朝太上玉晨道君,跪微祝曰:存思事事皆类前法,此无粪土男生者,不敢自谦目也。

太上高圣君,此五字是先呼太上之位,乃称姓名,尊贵故也。小兆某谨稽首再拜琼阙下,乞得告下司命,记籍长生,所向所愿,万物皆成,神仙飞行,得宴九天。祝 毕,乃再拜,讫。皆当束带先斋一日,乃行之。二事皆尔。在世中当先清斋一日,山林长静,正沐浴着新净衣耳。朝太上当以生月生日始,亦谓以此日夜半便用起朝 也,推法如前。不知生月日者,以本命年辰为日用之,若本命甲子起朝,计得一百八十二日,得乙丑又朝,明日起数后得丁卯,如此推讨无穷,亦必间一辰也。若又 不知年者,正月一日始也。既都不知,无由可准,则即以今年欲行朝之年,便取正月一日夜半起,至七月二日又计补,小月所阙令整,得一百八十二日又朝也,因此 讨其支干便无穷矣。此外法皆如匈奴外国历意,可强以充用耳,远不及审知定者,行之十八年,太上告司命,入名神简,上记长生。此朝太上,故太上告下也,二法 皆云十八年,其事类中品经矣。行之以去使人不复病,辟水火五兵。谓此始行二朝以后,便能辟诸灾祸,而人或有用之而不免者,正由推讨之谬,不如此之前所取 也,青精□饭服之,亦使人不病不灾,与此相符类也。

东华青宫秘法,此盖诸方中之求仙法耳,非谓彼人犹行之也。若家多资用者,别作此二事,入静朝拜,衣服不与他杂用。凡旦夕入静朝神,亦宜别衣,岂但此二事而 已,夫学在山之时,居室书写触事常着巾褐,此巾褐则与人物相混,不可以朝谒高真,当别作一通衣也,云多资用者,谓应表裹服章,裙懦生熟,皆悉别作,不止法 衣而已,既非贫栖所办,正当临时浣令洁也。

清虚王真人告夫人曰:前法亦王君所言,是通说东宫法用,非正□□所谈,又不指为一人所设,今者教示,方是规诲夫人宜修行之意,故更显清虚之目也。此二事 者,世间应所行之秘诀也,谓却辟众灾故也,世间多有祸难,故弥宜行之。不学道而道自成也,存修之勤,待其年积,便可阶仙,故云尔。夫人奉而用之,此一句纯 中候自语也,夫人既处乱世,游涉兵寇,既谓宜行,即便奉用,若乃次后事,则后谓夫人不必遵修,故中间发斯矣。每入静当以水漱口,以洗秽气故也,常日言笑杂 语,或饮食余气,不可以启对真灵,故宜洗荡盥漱也。每出静亦当漱口,以闭三宫故也,入静祈拜三宫之神,助人陈请,皆从口中出入,令事竟水荡,令还其宫,各 安定也,此水悉置之户侧,初进则未入户限,而漱后退则未出户限漱矣。此各云每出入者,谓每应入静关奏朝拜时耳,若是洒扫整拭者,唯初入漱口耳,后出不须 也。出静户之时,不得反顾,忤真光致不诚也。人既出静户,神休宴,而忽更反顾,如似觇察,故为忤真,而非诚顺。又云烧香时亦勿反顾,凡人行来所为所作,爰 及术数,皆忌反顾。初入静户,不得唤外人,及他所言念,则犯灵气,故不得祯祥。凡入静烧香,必也存注神真,有所愿欲,而方与外人相呼,反别生异念,则内伤 神舍,外触灵轨,违典招谴,患祸港兴,祯祥之征自然远矣。夫静中所须,皆逆应备办,临时阙之,方致呼众,此愚炼之人不足算也。此虽小事,深当慎之。谓此上 五事,於法虽小,而致祸亦不为轻,故令行之者,慎其禁也。此诸条虽王君所告,并关太清家法,后天师不显此言者,谓夫人前已知之也。

右魏传诀几五事。

登真隐诀卷下竟

#1#2#3『扶』字原误作『搏』。

#4此句后当有脱漏。可参见《千二百官章仪》。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全真青玄济炼铁罐施食全集》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道教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