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太平经》●己部之六(卷九十一)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时间:2011-02-25 13:09:38      繁體中文版     

●己部之六(卷九十一)

 ◎拘校三古文法第一百三十二

“请问天师之书,乃拘校天地开辟以来,前后贤圣之文,河洛图书神文之属,下及凡民之辞语,下及奴婢,远及夷狄,皆受其奇辞殊策,合以为一语,以明天道,曾不烦乎哉?不也”

为其远烦而不通,故各就其为作求善太平之宅,于其所属邑乡,主备其远,不能自致。故为其立宅道上,使其投异辞、善奇策、殊方于其中也。因取中事,傅持往付于上有德之君,令其群臣臣共定案之,以类相求。上第一善者,去其邪辞,以为洞极之经,名为天洞极政事。乃后天地之病,且悉除去也。帝王之治,且壹大安也,承负万万世之灾厄会,且壹都去也。然后万物群神,且无一可言,而不复上白人恶于上天也。故敕使其拘校之者,乃天使吾下言也。虽烦,安得不力为之乎?

天下文书及人各言一,或言十数,而天下之疑事悉自解,亦无大烦也,但各居其处而言之,傅持付上耳。是名为天下集言而共语,以通达天地之意,以通达天地之气,以除帝王灾害,以利凡民及万物,莫不各得处其所者。乃后天地壹且大悦喜,病壹除。喜则佑帝王也,今使无事而长游也。”

“愿问天地何故一时使天下人,共集辞策及古今神圣之文,以为洞极经乎?” “善哉,子之问,然天地有剧病,乱未尝得善理也,故教示人使集议,而共集出正语奇策,以除其病也,故使其大共集言事也。”

“愿请问天地乱而有剧病,何不更生善圣人乎?”“力复生后圣人,乃无益。 ”“何也?”“噫,真人愚哉!吾闻前已有言矣。”“下贱暗之生,积愚固固,不能察察知之。”真人尚乃言如此,俗人何以可晓乎?必且互置吾文,而更大忿天,灾害反且更大起,而不可救。故天使子反覆问是也,欲使吾更□□具言耶?诺诺,吾亲见遣,为是事下,吾不敢有所匿而忿天也。行,真人明听,为子条诀解之,更以上下悉说道之,但安坐。”“唯唯。”

“行,古今圣人有优劣,各长于一事,俱为天谈地语,而所作殊异,是故众圣前后出者,所为各异也;俱乐得天心地意,去恶而致善,而辞不尽同,壹合壹不,大类相似,故众圣不能悉知天地意,故天地常有剧病,而不悉除。复欲生圣人,会复如斯。天久悒悒,于是故遣吾下,具为其语,以告真人。所以告真人者,天上诸神言,天下有乐善欲称天心者,独有真人耳,故吾以辞情告于真人也。吾不同空语耳,真人自知之耶?”“唯唯。”

“行,子已自知矣。行,所以拘校上古神文、中古神文、下古神文者,或上古神文未及言之,中古神文言之;中古神文未及言之,下古神文言之也,因以类相从相补,共成一善辞,故使集之也,乃后神书天地意可睹矣。真人知之耶?” “唯唯。”

“行,子已解矣。行,上古圣人失之,中古圣人得之;中古圣人失之,下古圣人得之;下古圣人失之,上古圣人得之,以类相从,因以相补,共成一善圣辞矣。真人知之耶?”“唯唯。”

“行,子可谓大解已。行,大圣或有短失之,中圣得之;中圣失之,小圣得之,因复以类相从,因而相补,共成一善圣辞矣。真人知之耶?”“唯唯。”

“行,子已解矣。行,大贤以短失之,中贤得之;中贤失之,小贤得之,以类相从,因以相补,共成一善贤辞矣。真人知耶?”“唯唯。”

“行,子已大解矣。行,帝王失之,臣子得之;臣子失之,庶民得之,以类相从,因以相补,共成一善辞矣。真人知之耶?”“唯唯。”

“行,子已大解矣。行,上老失之,丁壮得之;丁壮失之,少者得之,以类相从,因以相补,共成一善辞矣。真人知之耶?”“唯唯。”

“行,子已解矣。行,男子失之,女子得之;女子失之,奴婢夷狄得之,以类相从,因以相补,共成一善辞矣。真人知之耶?”“唯唯。”

“行,子已知之矣。行,或上古文失之,中古文得之;或中古文失之,下古文得之,以类相从,因以相补,共成一善辞矣。真人知之耶?”“唯唯。”

“行,子以大解矣。行,或上古人失之,中古人得之;中古人失之,下古人得之,以类相从,因以相补,共成一善辞矣。真人知之乎?”“唯唯。”

“行,子已解矣。行,或上失之,而下得之;或下失之,而上得之;或上下失之,而中得之;或中失之,而上下得之。或天神文失之,反圣文得之;或圣文失之,反贤者文得之;或贤者文失之,而百姓文得之;或百姓文失之,而夷狄得之。或内失之,反外得之;或外失之,反内得之。会有失之者,会有得之也,故上下外内,尊卑远近,俱收其文与要语,而集其长短,以类相从,因以相补,则俱矣,然后文书及辞言壹都通具也。真人知之耶?”“唯唯。”

“行之,子已知之矣。天地出生凡事,人民圣贤C738行万物之属,各有短长,各有所不及,各有所失,故所为所作,各异不同。其大率要俱欲乐得天地之心,而自安也,当时各自言所为是也,孔孔以为真真也,而俱反失天地之心,故常有余灾毒,或大或小,相流而不绝,是其明效也。故生承负之责,后生者病之日剧,真人知之耶?”“唯唯。”

“行,子已解矣。故今天遣吾下,为上德道君更考文,教吾都合之,从神文圣贤辞,下及庶人奴婢夷狄,以类相从,合其辞语善者,以为洞极之经,名为皇天洞极政事之文也,乃后天地病壹悉除去也。真人知之耶?”“唯唯。”可忄亥哉!可忄亥哉!”

“行,真人已应晓事生,已知之矣,天已使子寿矣,及上真人矣。”“不敢不敢。”“子自行得之,非吾力也。子为善,天下无双,故天爱之也。。“不敢不敢,今愚生但无忿天而已,无敢可望也。”“不CD7A也。”“唯唯。请问合是众类以相从,愿闻其诀意。”“然,善哉子难问,天使之□□乎哉!诺,安坐,为子分别道之也。”“唯唯。”

“行,假令正,共说一‘甲’字也,是一事也正。投众贤明前,是宜天下文书,众人之辞,各有言说,此一且无訾之文,无訾之言,取中善者,合众人心第一解者集之,以相征明,而起合于人心者,即合于天地心矣。”

“以何明之?愿闻其诀。”“然,凡人之行也,考之于心,及众贤圣心而合,而俱言善是也,其应即合于天心矣;考之于心自疑者,考之于众贤圣心,下及小人心,而言非者,即凶,天竟应之以凶也,是即其明征也。故集此说以为经,都合人心者是,不合人心者非也。子知之耶?”“唯唯。”

“行,凡书文凡事,各自有本。按本共以众文人辞叶,共因而说之如此矣,俱合人心意者,即合神;不合人心意者,不合神。”“善哉善哉!闻命矣。”

“今真人何故言闻命乎?”“然,行善正,则得天心而生;行恶,失天心,则凶死。此死生,即命所属也,故言闻命也。”“善哉!真人言是也,吾无以加之也。是故天正其言与文,则吉;不正其言与文,则凶,是以吾教真人拘校之也。 ”“唯唯。”

“然后太平上皇之气立出,延年立来。天文圣人之辞,尚乃有短长,故上皇之气见圄于邪辞误言,未尝得来也,故天地后开辟以来,未尝有上皇之气来助帝王治也。今天欲都开出之,故拘校文书也。有余一邪言,辄余一病;余一邪说误文,辄有余一病;余十,十病;余百,百病;余千,千病;余万,万病,随此余邪言邪文误辞为病。天地病之,故使人亦病之;人无病,即天无病也;人半病之,即天半病之;人悉大小有病,即天悉病之矣。故使人病者,乃乐觉之也,而不觉,故死无数也。”

请问合众类以相从。然,善正其言则吉,不善正其言则凶,然后太平上皇之气立来矣。夫人有病,皆愿速较为善,天地之病,亦愿速较为善矣。

“愿闻以何以天病邪言、邪辞、邪文,而有病乎?”“噫,子反更冥冥暗愚,何哉?行安坐,为真人说之。夫邪言邪文以说法经道也,则乱道经书;道经乱,则天文地理乱矣;天文地理乱,则天地病矣,故使三光风雨、四时五行,战斗无常,岁为其凶年,帝王为其愁苦,县官乱治,民愁恚饥寒,此非邪文邪言所病邪?如大用之,乃到于大乱不治也。子知耶?”“唯唯。”

“夫邪文、邪言、误辞以治国也,日日得乱,于是邪言、邪辞、误文为耳所共欺,则国为之乱危,臣为之枉法而妄为,民为之困穷,共污天地之治,乱天官,大怒日教不绝也,人哭泣呼冤,亦不绝也。子知之耶?”“唯唯。”

“邪言、邪文、误辞以治家也,则父子夫妇乱,更相憎恶,而常斗辩不绝,遂为凶家。子知之耶?”“唯唯,可忄亥哉!见天师言,诚怖惶。愚生不深计,不知是恶致此也。”

“真人独愚日久矣。夫俗人以为小事,而不去之,乃不知此邪言、邪辞、邪文,乃与天地为大怨也,是乃国家之大贼也,百姓之烈鬼也,宁可不一都投而力去之耶?是故天爱上德之君,恐其不觉悟,复彼是大灾,故遣吾下,具言之。真人疾以文付之,使其疾思天意,可以自安;不者,天怒会不绝也。故天不复使圣人语,会不能悉都除其病,故使天下人共壹言,俱壹集古文考之也。

今天忿忿,积恚于是邪言邪文、单言孤佞辞也。今考是,真人欲知之,比若帝王愁恚夷狄数来害人也,故发兵士万万往击之,病不怒也。怒者功赐多,不怒者帝王复考之。今考邪文,如此矣。真人知之耶?”“唯唯。可畏乎!天下已正矣。”

“真人可谓已知之矣。今急是孤辞一人、邪言邪文邪辞,天地今以是为大怨,是帝王大贼也。本治不安,悉乱于是也。故今断之,皆使集言集说、集上书安定事,乃天气旦壹悉得其所,邪言邪辞乃旦壹悉绝也,灭亡也。天从今以往,旦使人亦考之,神亦且行考之,但有日急,非有懈时也。真人知之耶?”“唯唯,愚生甚忄亥。”

“子知忄亥,可无并见考。”“唯唯,愚生事事不及,有重谪过于天地,为天师忧念。谨已见此邪文邪辞、一人之言戒,今愿更见敕戒丁宁,是正文之所到至戒。”“善哉,书文已比言矣。子自若问之,何也?”“暗昧之人,固固心结,聪明犹不达,不重反覆见晓敕者,犹蒙蒙冥冥,复乱天师道,故敢不反复问之也。”

“善哉,子言也。诺,安坐,为诸群真人具说之。夫正言、正文、正辞,乃是正天地之根,而安国家之宝器父母也,而天下凡人万物所受命也,故当力正之也。”

“唯唯,愿闻正言、正文、正辞为天地根,国家宝器,凡民万物所受决意。” “噫!真人已比比受此语,吾文书中,悉病疾浮华邪言,予乃复重问之,何也?” “愚生而随俗为愚积久,不知邪止所在,故不重见丁宁解之,殊不解也。”

“然,子欲知其审实也,俗人俱言善善而共力行之,而灾殊不除去者,即不善之文、不善之言之乱也;俗人言此可耳,不能善也,而按行之,反与天相应,灾日除去者,即正文、正言、正辞也,内独与天相应,得天地心意之明征也。是故正言正文,乃见是正天地之心也。故言悉正,文悉正,辞悉正,而帝王按而行之,下及小民,莫不俱好行正,天地乃为大正,四时、五行、万物一旦皆各得其正,日月三光守度,各得正也。国家大安无忧,乃到于神负不老之方赐之,奇物善应悉出,奸猾妖恶悉灭绝。凡民各得保其家,而竟其天年。万物悉得长老终,各以时也,是即正言、正文、正辞之为天地根,而国家宝器,父母民万物之命,大明效也。真人知之耶?”“唯唯,可忄亥哉!可忄亥哉!天地之根,国家宝器、命,反在此。”

“行,子可谓晓事之生,知之矣。是故天遣吾下,悉考正之也。天地开辟以来,行正言、正文者,天地常为其大喜说,故常善;行邪言、邪文者,天地常为其大怒不悦喜,故常凶不安,而多危亡也。俗人不知是为天地大病,而乱帝王治也。而下愚之士,反共巧工,下作篇记,习邪言邪文,以相高下,以欺其上,而污天正法,乱天正仪,是乃天之大怨,地之大咎也,而国家之大贼也。今乃得天怨、地咎、国家贼,而日共行之,其治安得平哉!”

“今天师责此邪言邪文罪之,何一重也?”“噫,真人其愚耶?今人而共以邪言邪文共乱天地,天地乃为其常有病,是非天之怨咎耶?比若人常行病人害人,人亦怨咎之不耶?”“唯唯。”

“是故为天怨地咎明白矣。今邪言、邪文、邪辞,乃已共欺其上,危国家,其治常失天心,其年命不增,为之绝者,前后非一人坐之,是非国家之大贱耶?诸真人知之不?”“唯唯。”

“下古人多愚,或有见天文,反言不若此言,是纯复国贼之长也,天地之大怨咎也,民之大害,万物之烈鬼物也。德君慎毋用其言也,用其言者,天怨不正,当为身深计远虑,思其患害,以长自安。天乃与德君独厚,故为其制作可以自安而保国者也。真人知之耶?”“唯唯。”“行,子已大觉矣。自慎自慎,天威不可犯也。”“唯唯。”

“戒真人一言:自是之后,德君详察思天教天文,为得下吏民三道所共集上书文,到八月拘校之,分处为三部:始校书者,于君之东;已一通,传校于君之南;已再通,传校于君之西;已三通,传校者弃去于君之北。校者各异处,不得相时也。”

“何乎?愿闻之。”“然,相睹复有奸,有可弊,不实复为欺。如是,复忿天地为怨咎,为国之大贼。天地恶人使帝王治乱,故异其处,使三校之,当共实核之也,以解天心,以安王者治也。”

“何必始校于君之东?”“东者,天气有心而仁也。校源事者,当用心详,务力仁,以称天地,而念欲安帝王也,故于东也;仁者以行,当明察之,故传于君之阳也;已明察,当以义断除之,有功者因记有功,无功者使记无功,以为行状;已者藏于君之北,幽室而置之,以是知天下人行,知善恶,勿去也。故德君案行,是名为大神人悉坐知天下之心、凡变异之动静也。真人知耶?”

“可忄亥哉!可忄亥哉!”“子知忄亥畏天谈,子长活矣。”“唯唯。”“ 是故自是之后,长吏不复言行状,行状见于是,因以此为行状,故德君乃安枕而卧,无忧也。子知之耶?”“唯唯。”

“天戒校书,脱一事者,笞三十;十事者,笞三百;百事者,笞三千。德君使退之,勿复仕也。此人乃轻忽事,是天怨地咎,国之大贼。夫怨咎与贼,不可与久共事,必且忿天地,故当疾去之。”“善哉善哉!”

“戒真人一大要:吾书文道,所以从上到下无穷也,悉爱正言、正辞、正文者,吾乃深受天敕而下也,诚知天爱是正言、正文、正辞;所以大疾是邪言、邪辞、邪文者,正知天地大怨咎之。以是敕吾,使吾下校,去是怨咎与贼,以安有道德之国,以长解天地开辟以来承负之谪,使害一悉去得休,休正气悉得前治也,然后六方极八远皇天平气,悉一旦自来。子知之耶?”“唯唯。”

“是故吾文者,纯天语,不失殊分也。天疾是邪文,故吾疾之也;天爱是正文,故吾爱之也。故吾之为道,悉守本而戒中,而弃末。天守本,故吾守本也;天戒中,故吾戒中也;天弃末,故吾弃末也。

吾之为文也,乃与天地同身、同心、同意,同分同理,同好同恶,同道同路,故令德君案用之,无一误也,万万岁不可去。但有日章明,无有冥冥时也;但有日理,无有乱时也;但有日善,无有恶时也;但有日吉,无有凶时也,故号为天之洞极正道。乃与天地心相抱,故得其上诀者,可老寿;得其中诀者,为国辅;得其下诀者,可以常自安。行,吾语辞小竟,疑者乃复来问之。”

“唯唯。请问无故脱误事一,正笞三十乎?”“善哉子问也,天使子言耶?然,夫数者,起于一,十而终,是误脱一事,即其问一之本也。脱误不实,复为欺,则复为天怨地咎,国家之大贼也。笞十者,以谢于地;笞十者,以谢于帝王,天地人各十,合这为三十也。笞此以谢过,以解天怨地咎,帝王之贼也,乃天地喜悦。神战怒也,本天地;所以常乱而战怒者,本由考实文书,人言不详多误,故生此流灾承负之厄也。今复不详,旦复如此,故当笞之也,不以故人也,乃以正事也。

今已集议,实核□□,乃右上之;尚复集,实核□□,乃右下之,则名为上下已俱实矣。如独下□□,上不实。固固无益也;如独上□□,下不实,亦无益也。上下俱为实,乃天气平也。下实上不实,为上冤下,下复自冤,力为善无益,天怒复发矣。如上实下不实,为下冤上,地怒复发矣。上下尽已实,帝王不以意平理之,则四时五行、六亲之神吏,六宗之气,中和战怒,凶气复发矣。虽力使三道行文书,正天下之言及文,而自不力平之,无益也。

故吾乃承天心,为上皇德君作化,不敢失天心也。故悉拘天法,以天地象为经,随阳为正,顺四时五行为令,万世不易也。子知之耶?”“唯唯。愚生谨以觉矣,甚畏天法。”

“子知畏之,已长吉矣。戒真人一大要言也:夫拘校文书法,毋但言其神文如其书文言,如此以为真也,是名为聋文也。言事独无本柄耶?何以言如此哉?不禁其有也,但问其言之意,当得其意,乃事可明也。如不说其意,以何能得知之乎哉?故当问其解决意。不者,不可用也,名为聋治。

子欲乐知其意,比若人语必有本,当有可由而起,不可但言东公言,以立事也。夫人证立事者悉有本,安得但空设伪空言乎?故赤凡事者,皆当以其实有据,乃可立事也。

子欲得知其大效明征,比若吾为德君化法,皆以试立应,为效言也。行之而不应,即伪言也;行之而不应,即为天也。夫实说文与言矣,比若此矣。安得空立征而言,其文言而无说乎?

愚人或反有拘,何各神文言如是也?但可以解难拒穷之辞耳。夫神文何雄,或独有意,但传言其文,不居一卷也。独自传,遥相说,人不深得其诀意,反但以拒难救穷,言东久言,以是自明,实非也,皆为失说意。令至道德辞不得通达者,悉坐是。子知之乎?”“唯唯,愚生谨已觉矣。”

“然,子如此而不觉,则遂迷矣。是故按吾书考文及人辞者,皆竟问其意,何以得其说者,以类聚之,乃后天下之文及辞言,且一穷竟,天道法可睹矣,善恶之辞得通矣。”“善哉善哉!”

“行,吾之道见于此,真人自上下思之,思之悉更相征明,则无不解矣。天下之事,无不毕矣,大道得矣,天地悦矣,德君长安矣。天下俱同口,皆曰善哉,无复言天,治乃复得天地心意,故曰安。举事得凡人之心,故天下无复言。真人知之耶?”“唯唯。”“行,辞小异有疑,复来问。”“唯唯。”

右天怨地咎国之害征立洞极经文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