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阴真君金石五相类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7-02-19 17:02:28      繁體中文版     

阴真君金石五相类并序

经名:阴真君金石五相类。撰人不详,似为唐代道士假托汉人阴长生而撰。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众术类。

夫天地至精,莫过於道。五行至微,莫过於黑。蠢动至灵,莫过於人。明暗轮环,莫明於日月。血脉通流,莫过於江海。兴王盛衰,莫过於四时。克伐回旋,莫过於六甲。此之相类,各凭大道,相承反逆,两情莫不因时为用,配合生成。若用阴阳,不辩其类,纵随巧义,徒费其功。且天地不同,雄雌别行,相类交错者,并无所凭也。

昔天仙至术,修命宝书,共为九卷。并三五相类,穷究至精,道德玄元,咸施天地。出自三皇,着论八卦,始分龙虎,龙虎相须,类同金石。禹铸九鼎,地立九宫,分为九州,丹有九变,人有九窍,七明二暗。头有九真,北斗有九星,二星亦不现。国有九五,理有三元。所以相类时同,合於大道。识之者三丹之法可通,道在目前,不合远取。三丹之外,余无所言,何也。三丹用大造化之黑而结成,应五行而为人之真液,从九至九,九九三品之丹,为上真经线九卷之中,合於八卦之象焉。《实录记》中,名灵宝神符为首,玄元之教为经。混元白雪,九转八琼三丹,皆八卦九宫变化成象,亦更无别药,修炼可为至药。

若论杂门丹砂之法,世有万般,纵得暂时疗病,终无出世之功。何也,相类杂错,用黑不同,牝牡不交,法则差互。假如金石用作,数有七十二石,石之出处二地厚藏伏,各有阴阳性格。阴山出阴石,诸青之类也。阳山出阳石,是硫黄之类也。若解阴阳相配,即如夫唱妇随。若高下不和,用药乖谬,即何以配合。故作五相类,列成二十篇,传之同志。

假如阴石在离山,南方是也。北山出水银,从水银变成朱砂,朱砂离之,所出何也。北山势虽阴,绿类相反克,乃先成水银,后成朱砂。朱砂受离火之黑,假赤晕成形,终未免水银之体。被陵阳子明传得一经,知金液探浅,皂白始分,以法脱其赤晕,还其真性之身,号日脱体丹砂,亦名换骨丹砂,亦名白虎脑,而成分明。叙经而说,配金石门户,五类相成,不失其所云。

配合金公相类门第一五条

第一配金成质,用同相类,兼辩得真骨肉法。

假如用铅,铅是阴中有阳,阳是铅中有银,兼销成水,采黄华。黄华是铅之炁,银是铅中之精,三物为命,合其一体。若仙士用铅采华,即铅无炁,采精即铅无骨肉。如一物有命有质者,去其肉则骨何有之,去其骨即肉何有之,去其华即无炁,铅何用之,一体若令魂魄不备,即如何用之。仙士传文,如何解辩矣。阴君解云:铅黄华,是铅中之炁为华,将对水银为用。虽即二炁合形,终不成质。成药之后,未免去焉。如其不信,销成汁三度,即可知其去就,不在作法之限。夫至药百炼成汁,展转通明,不折分毫。然乃存其魂魄,始堪服食,可得长生。若为药了自制,形神不住,岂可坚人之性命者乎。此则铅失黄华之炁力,即知其不全也。为类返乖,失其筋骨,永各别也。

第二采铅中银,号天生芽。直下制水银成质,质凭铅生,去肉取骨,骨即无炁,名曰形神不足。歌日:莫坏我铅,我命得全。若坏即铅无骨无肉无炁,三才不全,何名丹田。又歌日:用铅不用铅,铅用三才全。铅用三才全,即是真丹田。铅须全,即可知其类也。凡认铅者,不合损其真铅,铅即不得杂其外物。杂即神形无炁力,至丹田如此,岂能成象。自古仙士用铅黄华及铅精,事理殊异,与常流不同,相类不乖,道能归一。

第三用不损金公,即神符纯体为玄元。玄元是天镜,天镜即三才全,未分别。铅黄华为炁,铅精银为骨,铅质是肉,三才全用,不失纯元之体。一日水,二日火,铅中三才全,可用成道,所以万不失其功。神符为天地之首,上药出自《五符经》中。其五符出於灵水仙宫,因水成符,以符为药。

第四用九转成铅,铅须全。若铅全则存三才,即黄华不失其位,其黄华约铅力全为用。凡鼎有三足,不可阙一。一炁阙即万不成其道,药无神魂即不灵。何也。且黄华中并无筋骨及肉,即三才不备。如至半年,终试之销讫,走犹不住,岂乃用其无力者乎。类不相从,保合以成,客主终共,水银反乖,各自走去。

第五成金公之道,全其大丹,形神俱备,不动真性,生灵之宝在我真铅。铅若不真,其汞难亲,真者已全三才也。肉为天,亦为母,乾中之母,内含阳天铅中银,为阴地,地能生万物。黄华为炁,炁能长万物,如仙士用之,不破其车,即为真铅矣。歌日:莫破我车,令我还家,我由命也。车是铅之别名也,破即三才不备,无所用也。又曰:黄龙汁,是铅中黄精销成汁。世人以汁投之,号日铅黄华是也。铅若无汁,何堪为用。所论真铅,非五金土石之类。学道者审而明其理也。

配合水银相类门第二十名

一名玄水,玄水是水炁初胎,一千年后成结,似凝未凝,似胎未成胎,名日玄水,不堪为用。

二名玄珠流汞,流汞是水光之炁,二千年名玄水流珠,已成水银,尚未堪修炼为丹,是水银初地之名。

三名河上姥女,是三千年水炁,已成水银,带青色,号日初名水银,如飞炼对阳,被火炁影着即走,亦未禁火,未堪烧炼,但用水银道者,须用此事。

四名太阴,是四千年水银,已过三千年,故名太阴,是老水银,始堪用也。

五名赤帝流汞,又名赤血将·军。此出自离宫赤水,含阳炁赤色,成朱砂,斯为汞之别名。积混元之炁,而成阴山。阴山极危险,出水银。水银真混沌之炁也。终是太阴之精炁,如拒火不飞,销泻不折分毫,即合大造化之力,其中有长生出世之大功。

六名玄水金液,亦名玄水水银,凭水而生,凝结成水银,后大造化。仙人修入水藏形,号曰玄水丹铅。盖其上凝结,号名金液。即是得名神符,神符出自水精宫也。

七名玄明龙膏,亦名抽晕丹砂。玄明者,无炁晕也。龙膏者,白雪之异名。伏火后不去,服食一道,有不可思量之功。但有恶疮等,末着其上,即当日见效,名日龙膏,有大功也。

八名水银虎矾,水银入一切矾石中,用合成药,煞一切毒虫,及成五金,以为世宝。若入诸矾石,即不堪服食。

九名白虎脑、玄武骨。此是都名,亦名白朱砂,别名天生芽。直下制汞,见火而合本体。亦云子母相生,不离其本,此名为天生芽也。

十名砂顺,亦名金顽,亦名太阳流珠。此三者水银,有变化之功,已成世宝,为利兼疗诸疾恶病,亦有上升不死之丹,夺天地造化之景,万物归依,共成一道。陵阳子明是水银之别名,其仙君历劫仙人,穷其丹性,配合三黄二青一白,出处生灵,采子午入於中宫,类二仪合於胎息,穿阴山知其水银之性,用定别名。如堪服食,即随其制度呼之,亦不以一名为总者。看水银之性,临炉当火所用。如道士得其真性,配合三才,成丹万无一失。如不得真性,临炉当火,疆为燠伏,虽能将为药用,无诸制度,亦不免飞走,亦无出世之大功。万般巧伪,不如识真水银之性,相类合同,俱成一体。而乃子明历劫考寻阴阳二山用之,知其皂白,灵妙无差互。乃观真水银,含紫色赤脉如血者,此老阴山之精,绝上也。青色名姥女,白色名玄水流珠,又名白虎脑。白虎脑者,号曰白丹砂。仙人抽却炁晕,见洁白之体,遂名白丹砂,是三千年后四千年名号也。今辰锦砂,时人亦呼为朱砂,如道士配合阴阳,巧令伏火者,此名伏火熟朱砂,不得号为丹砂。其白虎脑有三名,第一名白虎脑,二名白金液,三名白丹砂。陵阳子明易知水银之性,变水银之成金,亦有不死之功,相类成品,造化者不虚其道。

配合曾青相类门第三三名

曾青一名青龙膏,其青龙膏是水银之命○ 若变化得曾青成膏,即水银之圣道合矣。亦是水银之使,亦能制水银为丹。言其膏者,水银之中得成丹。其丹通灵,可为上升之药。如不得曾青膏水银。如龙见火却飞,所以曾青水银之使,亦是水银脂膏。

二名青龙翘。曾青本配束方之木,木中有火,象曾青中有金。木中不见火,曾青金不明,如人有魂魄阴阳,岂有形。此四义象水银含於朱砂之体内。

三名青腰使者。曾青居水,一名亦无二三。为仙人当配合之时,类同得成上药,便以所得意为名。然相类制伏,各取其功,论其得失,乃知曾青合水银之性易之。云青龙膏、青龙翘者,因水银而生二名。水银如龙,见火即走。曾青膏伏制得住,号龙虎丹。五相类了,知曾青有驻水银之功,又能驻生灵之命,合配水银之性,与曾青类同也。乃知曾青配木,合於水银,子明制之不错。

配合硫黄相类门第四六名

一名玫始初之名,号硫黄,出在阳石之山。当女娲寻得炼石停脂穴,数真人共论之,绿穴深数百丈,穴中有石汁流出,见风坚硬如石,似黄金色,因而为名硫黄。元本名号石停脂。

二名黄英,黄英本从阳石中生黄水,化为石,遂名黄英。

三名黄烛,黄烛者亦是石停脂,性带太阳炁,见火而生焰,而名黄烛。

四名法黄,当女娲炼之得法,而成黄道,遂名法黄。

五名九灵黄童。九灵者,太阳,有九名,故曰九灵。黄童,纯阳之名,谓童子之性,无阴故也。

六名黄白砂。准仙法,凡伏得石停脂,伏火带黄白色,其道化五金成宝不远。后说云:亦独行一门,乃有救贫之法。独有一门,能化五金为世宝。若能禀天仙之法,住水银成白金,反曾青为太阳者,即是天人之仙药焉。炼石停脂名号,出自女娲,得其神化之功,易名垂於后世。天地至精,莫过於道。道中至微,莫过於炁。养炁安魂,莫过於水银太阳。炼魄存神,莫过於硫黄。宣制解释,含藏育养,莫出於黄龙汁。黄龙汁乃铅之别名耳。安静不动,莫过於青腰使者。青腰使者自有神化之功,压强抚弱,含金液之百灵,定水银之真性,安四神,调五藏,助气海,能升能沉,解作黄神之法则升,不解则沉,沉之则毙,升之则仙。如定得石停脂,即有育人之功。若不定伏得硫黄之性,即迟晚终有杀人之毒。如道士定伏得硫黄雄黄黄芽,并水银之异性,解使曾青为黄神,胶炼曾青黄色是也,隐名是至道中。伏定三黄之大诀如会得,即兼变化万物,无物不可变化。若三黄伏火,各令不夺其元色,并须得各用子母相承。若用别性物难入类,愿思知见,以宝生宝。解者须臾,不解者对面陌路。道在我身,得之名相,类考寻知,所用不杂者善。

配合雄黄相类门第五一十一名

雄黄者,出自西方兑宫,何也。雄黄是庚辛,兑金之苗,借庚辛之炁,结成雄黄出武都山。生此雄黄,其山甚灵,非理之人,采之不得。事须祝醮启告,然始采得,些些万人采,无一人知其所用,相类得门。后汉阴君寻知其处,辩其色目,元非独会,考其众仙圣之术,方得明白。且雄黄自有十一般名,各有所用,用药道士切须要知其根源。若取武都雄黄,拟伏炼丹,乃都不解用药,亦未会道之根源,纵得偶成丹,亦不堪服食。或作不成,过后妄推鬼神所作,云祭祀无功,不知误凭古文偶错,使雄黄信手称情,此非知道之流也。

一名朱雀筋,朱雀筋者,伏炁成质,先带朱色,五千年后,变成黄色b 寻朱雀筋,带朱色。其黄新者不堪大用,力又薄○ 世人见此,争言云好雄黄,甚错。如将合草药小丹方,即且任意用得。若入理大用,拟制伏变化,即实未堪用。

二名勾陈,是雄黄初脱朱色,渐变黄色,乃名勾陈。若用为药,十得八九,不得全功,且不堪入火炼之为用。

三名太一,旬首中石,其药已成黄色,堪入火试。

四名揉黄,其雄黄已成,大劫数终,纵横用得不疑。

五名黄奴,黄奴者是水银之使,得号为黄奴,入汞中即阴阳不失其气。

六名帝男精,帝男精者黄奴别名,与太阴合同,交会日变其炁,如女受男之精也。

七名丹日魂,其雄黄极阳,是日之魂,号为太阳之名,得丹日魂之号也。

八名石黄,其石黄是雄黄之精,非唯制伏用之,人带身上,刀箭射之不着,如得之生带,不用修炼,如更合成三黄,伏火变异,成大造化之宝,及有出世之门,而不虚也。

九名黄金,此之一味,伏火炼作黄色,入微微黄神胶助之,独变五金为黄,成黄金,不在用诸矾石之限。

十名黄苍,黄苍是老雄黄也。不唯合炼成丹,有邪魅鬼病孩子生带少许,魅病立差。

十一名帝男血,其雄黄表带白衣,裹带血色,光透如空,鲜明如血,好雄黄也。此者若合时得炁,相类成品,不失三才。出炉鼎后,三年洗濯精洁,服食依法度,立可上升矣。出离极南武都山也。元一物数名,各有用处。仙人留法,莫不遍知,下手得成。上药经历万过,因而名之。或各立异名,得之总解,妙理难穷,类合根元,用之不错,相类成品,得炁成功。若总用药,不分根源,徒名道者。且天之相类极阳也,地之相类极阴也,润下水为江海,利地之血脉。天有河,连地之通炁,为悬象本天上无水。天地至精,不过守一,而分三才,象三大丹也,承五德而生。后人之就上法而生,万般类求,诸邪异施而用之,将无炁之物,以时推移,自生大患矣。世人岂知,至精不过守一,立义不过三才,相生不出於五行,伏藏不出於水火,相类之道,元从一焉。配合两情,能夫能妻,阴极阳生,而成至药者,莫不依我太阳、太阴者也。

配合铅精相类门第六二十一名

按铅精,仙人配用,方有多名。人若知使用,即不失其道。一铅花,二铅精,三玄黄,四黄芽,五飞轻。已上五名,盖是神符、丹镜同用之法。释曰:一铅华者,是铅之炁,堪伏汞,虽暂驻伏於火,终无了义,能消三毒,尽化为空。二铅精者,是铅中之银,合水银之药成类,因铅质成胎,终始药中大患矣。三玄黄者,是铅中精,合汞炁用之,三才俱存,不动真性,为神符玄录,天镜为用,而入铅中,为筋骨也。四黄芽者,是铅中黄华。黄华是铅中之炁,合汞为用,用即不失铅体,即为黄芽。五飞轻者,是铅中精华,虽采用合铅,只丹砂是也。用之人不觉,又须知两般共炁太阳,一种不得,交错用之。天盖在铅内,天盖华池也。华池水基也。

六黄举,七紫根,已上二名,百炼堪成绝粒之药,其功不可量也。八黄华,九河车,已上二名,堪伏汞遍周天,远近不走,亦不减分毫。十立制石,十一铅精,十二黄轻,十三黄龙,十四伏丹,十五黄池。立制石,是铅脱胎化白色,似石,堪制伏汞,为至药铅精。仙人解用制金石,中有毒自消,有毒则不堪服食。黄轻者,是黄华之别名,用时如轻华?而能重用之。用之而能制黄白物成宝。黄龙、伏丹,是铅华之别名。黄池是修铅之异名。已上并是诸杂丹方回名立字,古仙流行制汞之方,以得当年之号,亦不上实录。

十六金公,十七假公黄,十八木锡,十九飞雄,二十太素金,二十一天玄。已上并出《神符录丹术大道记》中。金公者,铅之别名。兼本州土人,用,要知当用勿错。假公黄者,是铅已出银并华了,谓无精华,不堪用。木锡是铅之精华,堪入汞为至药,不失其道。飞雄者,是铅入太阳,成纯阳,可作鼎。亦炁银之类。木锡、飞雄二名,并是神符,录丹术不得失铅精,炁魄合数。铅本是银质,银本是铅胎。阴主太阳,阳主太阴,阴中之阳,是铅含银精。阳中之阴,是朱砂怀水银之炁。若相配类,总名胎息之炁,未见成宝之位。若能解用之意即润,又成之则无象。三才必备,四象不伤,全炁而行,於其大道。若巧计用意,取无炁之物,相配成丹,自大误矣。

三灵丹秘诀云;所用铅炁合元,事须体全,如人交合,采少女之炁,须合本体,所以配类阴阳二性,主客两情,亲不亲之,得不得之,两仪相类,道德展转。后学用以不用,任情而为。我终不敢随意而行也。太素金,又名铅白,一日丹地黄。其名从胡粉中化为铅白,又名青金,亦太素金之别名。其名配太阳,同和炼,泻成汁出,为青丹天玄,又名伏玄丹。其名以铅华为华池,入水银为华华汁,合入鼎烧成药,余杂铅浆汁,亦无用处。

右已上配铅精了义,铅功最大,神化无穷。自是浅见其道,不能求之真理,妄为穿凿,辄将他物,染我纯粹之体精。欲求至理者,要在求其真铅,勿令错杂。

配合白丹砂相类门第七六名

一名天生芽丹砂者,是白丹砂。伏元神炁太阳者,号自然之炁。含火之精,名曰灵砂,众砂之芽长,有说自丹书《黄录记》中云:真丹砂色如真珠,乃真人立名真珠砂,亦名天生芽。直下制汞,更不别用药。水银得此芽,见火无问多少并伏火。能变乾水银为利,炼至金色。能化五金成宝。

二名仙砂。仙人本无药为药质,亦未有造化之器为鼎鳌,即取此白砂为服食,遂得长生。亦不烧炼至水银为丹药,故仙人立号为白丹砂。是天生芽也。

三名朱乌砂,其砂出自离宫南方,属火,因方而立号焉。

四名汞砂,其名未赤之象,洁白成砂,因此为名汞砂。

五名石脾砂,其砂出於石床夹石床带,白色,砂同石色是也。

六名赤帝卤咸,南方是赤帝位,出砂之象,如颗盐白色,以象其名,就方取号。仙人所置,各各不同。

配金相类门第八四名

一名庚辛白金,金数四,乃有四名。元本无象,以西方庚辛为象。可知大道仙人神化,以炁配合,相类成质。亦未知水银出金水中,黄金不堪作丹。仙人指象立谕,不可知悬数。庚辛白金,实非水中金而成质,即是自然气而成质,岂不因炁成大造化之金宝。非吹砂金而成象,乃服积金而成神化之身。故知大道至幽灵隐,寻常之流莫能探测耳。二太素金,其名乃始初之名。三束方日阳,四卯木青金,从三皇号,黄帝后立名。束方日阳,兼名男左,为卯木青金,皆凭仙人制造,各立一名。三皇相类,配合西方,后太上诣流沙,采真铅炼化成药,皆起自庚辛之教。

是我大道元始君之垂法象,以世人本非自有法象而成金质,是服积金而成灵化之身。后至龟甲元年,为帝位递相煞伐,时代灭亡,仙人归天,不同助理,人世暂绝元教,并无神化之金,可为至药。后至龟甲上元元年,有仙人娄敬指,托水砂采金,可为至药,凿阴山,采其银矿,取白金,生民劳苦,不可胜计。为世帝行无道,君臣不睦,兆人怨上,遂使世绝道教,有是有非,以煞止煞,人流亡於平野,成怨天道耳。自后遇仙人出世,隐於市朝,渐化世人,灵金遂显,人渐乐药,视金宝如灰土,天下太平,人不怨天道矣。

上古天地始分,未有金木水火土五行相配,亦无巧伪万端,人执淳朴,圣人在上,仙教奉行。自后黄帝制甲历,竺(子推五行,亦不知上古谁人起初。推求至药,以救生灵,皆云三皇所造。当时无可依信,绿文字未生。后成道者,皆赖避世。仙人垂法遗教,即药有名号,载于实录。后人修练得道者,亦不可胜计。

按实录古之明帝,先得至药,后传宝位,迤迩相推,泊至夏后氏禹。求人太速,不待诸侯之宝,得益而卒。授之天下,益事禹日浅,於诸侯未洽,宝位遂归於启,而帝王至药,绝於世矣。虽然臣下多得之,隐而不显,或处市朝,或秘山林,乐道者一时观至宝焉,非人问土石水砂所出也。后学者切要知我识我,玄元大造化之金也。  

配合确砂相类门第九五名

一名狙砂,其物出於阴山,积冰凝之,结水变成也。

二名赤狙砂,带赤色者,老壮堪用,无物不利。

三名炮砂,此砂人不解用,兼不知来处,损物坏人。

四名白海砂,其砂咸,如海水结成,绿北庭凝寒之地,状如白雪,土咸如卤,故号白海砂,实堪服食,为至药。

五名五金贼,其名因化五金,始知是贼。若解用则五金不坏,若不解用是物必坏。其砂若相类用之,不得过甚,但得力即止,过多即损物。如人要服食,疾愈即休。欲求他力,多服之,即必速死,何也。此砂出自毒山,积阴之熙,而凝结成砂。若劫力则得物成之后,宜退之。若用过多,所服必死,速坏五藏,五金必败,万万如此矣。若得其妙理识我真确砂,仙人用之通大道。

配合口硝石相类门第十四名

一名硝石,是秋石阴石也。出积寒凝霜之土地而生,取此霜土,煎炼淋漓如法结成,亦如煮水成盥。然用处各别,绿性较寒,取北方坎子为炁,积阴而用,制阳之毒。上古仙人将制物,兼化五金成宝,假合成道。

二名北帝玄珠,其源采北方之炁,化成玄珠,是冰霜之炁,与炮砂相邻,作法则又与炮砂性不同。确砂能导引诸药,硝石能制伏之,是其性不同也。确砂是阳石炁,硝石是阴石炁。

三名乌头,其名因秋叶黄落时霜始降,因而得名,是草枯之意。

四名黄乌首,时疡北向,首迎霜,而采之。仙人用制巨阳之大毒,故列名相类,与圣道抗行,作世利之门,而用即通。此间之妙也。偏治女人血炁块。

配合空青相类门第十一 三名

一名空青,色带雌,如阴中之炁,带雌配类,西方之炁象,乃西方庚辛金,白虎之炁也。绿曾青配类,束方甲乙木雄,乃东方甲乙木精,青龙之炁也。空青象西方庚辛金,金木相化,木之炁克於金,而怀金性。二事名一,用类不同。曾青能制伏水银,为使属阳,乃雄。空青性弱体空,遂名空青,属阴。乃雌能感曾青之炁,而成制药也。如世上空青杂用,及合诸服食药,总得即不堪对。水银定伏,三黄为使,用即乖矣。

二名青腰中女,其名中女,谓不同水银之炁,与水银同和,无男太阳之力,故得中女之名也。

三名青砂,乃空青中心空忽,有怀一银星子,中有一粒,青如麻子大,可以为至药,服食便得长生。亦名玄珠,又名为玄砂。若分配合造药物,不得其门,妄施劳力。知者不妄,空青中还丹自然之药,仙士知之,服而不死。空青有银星子,乃阴,是雌。曾青中有金星子,乃阳,是雄。能为水银之使,可以定服三黄之大,诀也。空中青子,为天生芽,自然神丹也。

配合闷黄芽真性相类门第十二四名

一名黄芽铅,能制汞,谓之黄芽。其铅须三才全不损伤者,可为黄芽。将制汞,先白后黄,转成五彩色,各执一方,始为芽,全其大道之功。

二名白丹砂,是为黄芽。其白丹砂,是朱乌真胎体之骨,直下制汞,为道初地,力通神化。先白后带黄晕,后复五方之色,得其兑,兑是庚辛金之药,化汞变成象也。经云:采铅之精炁,为天生芽。

三名硫黄,亦名黄芽。其硫黄用制汞,虽然暂住,终久还走。不断鬼焰,毒炁常在,汞炁怀病,或暂得伏火,终不堪服,止疗病可也。异类不同种,无延驻之功,终害人也。歌日:天生芽,白丹砂,合二炁,同一家。路不错,入神华,道在此,是河车。

四名铅黄华白丹芽,其铅中有银,所以因法而采之,得银之精炁,号曰白丹芽。白丹芽者,是炁结成胎,银精是也。其银精炁,制伏水银为药,有神仙之道。如用之不得损其三才,兼不失其炁力。歌曰:铅黄芽,全三华,采我炁,结成砂。初门白,运火加,轮五彩,起云霞。曾青为使,大道无邪,三者备,是仙家。

夫芽者,禀天地人三才,全名为芽。芽含天地之炁,成万类而生,其根绵绵不断,号之曰芽也。其白丹砂,本是水银之宝精,如用之制水银,如君如臣,无不相禀也。其水银准年数变成朱砂,从朱砂变成金,从金变成白虎,四千年之石液也。唯仙教亦多不定,得其形神,亦自变改,即未号真丹砂,绿水银性不定也。唯我白朱砂,仙人号曰玄元砂者,盖为万载不易。其元白之性,与水银有殊。其砂犹如世国主,虽是人体,炁与凡人不同,生杀在手,变化在心,其白丹砂亦复如此,始知此砂是玄元之首。其砂非宿有仙道者,采之不可得也。

如诸道士,要成天生芽者,须求玄元砂,即是天生芽,白丹砂也。近地不生,生在远山。山有坎离之穴,道士不能深入,采我玄元,莫测丹之浅深,只取锦州朱砂成颗者,以法抽晕,却归旧体,伏火不损其道,亦名为黄芽。递相承制汞,如臣见君,如火见薪,如风得云,未有不伏者也。然成丹之后,不堪服食。或能制为世利,或偶以愈疾,终无出世之功,自可验也。服经一二年后,男子阳道俱绝,盖纯阴之所积故也。后学同志,但依古教,若采得此砂服食,无不成道。

绿白丹砂,自然之药。法有三才,以天地为炉,四时为炭,经水过火,历劫而成质焉。道士须知,妙道不远矣。如得此砂服食,但去却夹石,研炼如粉面,九蒸为度,研及百过如缅,以枣禳或烂饭为丸,丸如蒙豆大,日服一丸,不得过,其炁如服。经一二年问,方有出世之功。未闲观之,与常人不同。精光耀日,炁自明达。凡至道之理,只在含精返本,资神炁也。采其真液,却归元祖,填其血脑,自然老而复少,枯而复荣。故经日:胡粉投炭火,色坏还为铅。冰雪入温汤,解释成太玄。且胡粉本铅烧成,再炼之却归铅体。冰雪本是水结成,得温暖之炁还归水质。人本年少,得至精而服食,返其童颜,还归少质。

此前贤古圣,殷勤教谕同志之士也。亦哀悯当世之人,贪生失理,夭枉於声色,衰悴於滋味,所以元炁渐衰,大期奄至。故孜孜着论,以警将来者耳。我玄元大圣,文武神化之丹,不过黄芽真性,是玄元之教。所以黄芽一字,不可意求,未可法则。天仙秘术,古人传之,须在口诀,递递为师,不可轻泄。若此不得其妙理,不可妄起异端之心也。

配合丹铅魂相类门第十三

曾青铅是水银之魂,水银是曾青之魄。白丹砂、天生芽是水银之天魂,无水银之精魄,硫黄是水银之冤魂,隐水银之横魄。雄黄、雌黄、毗黄、硝石、炮砂、太阴玄精石、空青并矾石,各禀炁成形,都与仙术不合,魂魄不相类,其道不同。若相禀者,力不过铅,使不过曾青,功不过水火,失不过杂类。曾青者,木精也。铅汞者,金相类也。

三魂,曾青甲乙为第一,木精也。姥女白丹砂丙丁为第二,朱雀汞也。铅庚辛为第三,铅银金水芽也。此三色各有神化之功,能制水银之力。如得此妙,即不失其仙道焉。其次硫黄,亦是中仙之道。用者使其相类为表裹,为臣佐,为炁力,得之者即为中仙,不解用之,即为死士也。硫黄有大毒,一种名硫黄,乃凡常硫黄也。

我仙家硫黄,能殊别,如大用,如三台之臣,亦能有出世之路,亦能化五金之功,亦有独行一门,救贫之法。经云:炼如金色,可以点输石成金,不虚。如大用者,助成仙人神丹胎,无不用之。用即须无鬼焰。曾青同本类一色,独有神化之功,引水银之炁,流散百脉。若独行一门,能化五金为世宝。用化为液,五金见之,无不变改。

水银一门,仙丹白朱砂宝,是天生芽。本从水银中生,精神不变,成白朱砂者,始名天生芽。得此芽,水银无不伏化。今道士无天生芽,何不借炁而成白丹砂,即同其大造化。上古仙士立言大造化者,以天地为炉,四时为炭。若纯妙用,亦同大造化,不在远取其则焉。然三一相须,其居不同,其致一也。若种类不同,用意参差,分两有异,即如何解摘,唯我神化秘术,信心所从。

配合神丹宫相类门第十四

三魂,水银灵魄,成三品神仙之丹。从三一起,分别道元,为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三才,三丹相类,神符白雪,九转金掖,从九至九,液之不断,不断是有炁之名。积炁成功,为上清三宫。一名紫霞宫,二名天皇琼宫,三名紫宸官。天一宫合神丹,其三品丹,都在一门。药中三物共成,入天一宫也。天一宫是天皇琼宫之别名也。若修神符上丹,从紫霞宫起首,从黄至紫,不夺旧色者,不可载其名。天一宫最大。

三宫,三清之境,从虚无紫霞宫天皇前,一切,大圣悉皆归集。世人若得此真仙之门,不杂亦同天地大造化也。大道者,天地也。凡水银如得曾青,以火试伏,而於鼎中,其灵变光芒,火烧不烬,变成仙丹,以应上仙天宫真神丹也。号明皇元君,从玉晨君化成,其名因白雪而成道焉。按《本行经》中载元始五老,太上之尊也。其丹上关天宫诸仙圣智,下在人身中而伏藏,上下知之,可名成大道矣。

配合胎宫雌雄相类门第十五

胎中配丹,以硫黄、水银相类。四神,以雄黄、朱砂、空青相类,铅锡金铜相类。杂诸丹药,合以矾石,并草药相类,黄丹、硝石相类。金合木,水合火,炁合风,阴合阳,并相类成品,以炁合道焉。凡所置杂丹方药,并无出世之功,暂有治疾之能。若将此矾石杂类,染我神仙之卫,水银为丹者,虽尔暂住,终久还去。

且水银性自滑净,不染诸尘垢,道士岂不相类求象,以合圣道焉。假如铅属北方,子,水位,炁之质也。为含银胎,其银胎为黄花,如木中含火,禀类相求,而配其炁铅也。白者金精,炁者水基。水银内含火熙,象木中含火,水刑火,为卯合寅为火,曰重阳,火在其中伏藏。所以道经云:知白守炁。炁者,北方之位,铅精所居为雄,雄者为铅中含银也。雄配雌,雌者水银,体性含阳也。雌雄相须,阴阳相合,为药初门,为化成白掖,伏汞而死。

《易》曰:百姓日用,而不知其道。五行水为初,一能生成万物。.道士岂不知神化之术,在其中也。雄是铅中银,能化水中银为白液。白液者,从雄以雌而化。此其仙丹,上元玄教一品,号名神符丹字,出《五符经》中。其次用曾青、空青、雄黄、雌黄、毗黄、硫黄、硝石、炮砂、戎盥、铅华,铅华是铅中银精别名,已上等药,助成上道,亦须当用之,日相类同体。即合於易象,不得失错。若临炉定火,三才具全,天道共成,更无不利也。

若言三品上丹,并不用硝炮、矾石等之类。若《港通诀》五金制度,在世利之门,即须用矾石,相类制引,使其通利,助佐其门,不用不成。如为小丹,治玲热之疾者,世人皆错用诸矾石,共制於水银,以助佐成丹者。世人不识相类,浪取其根,纵服得病暂除,不知元是患人有命,非干丹事,必取无端。何也。人五藏不纳诸矾。

又说按诸草药方书,多载用白矾之类,火化为生熟元,不易矾性。如生水银死了,岂兔离水银之性乎。熟饭岂兔生米之性乎。只为用时较生,生即性急,使即疾速,熟即和同,使即迟慢。迟疾两炁终始,元是一般。如人自少至老,元是一性,不可改易也。唯我神丹三品,用炁相和,以炁相类,不失五行,配合两性,不遗水火之法,象其颜色,未越束西,相类成形,不离南北。受炁行令周回,不出於八卦,役使筋骨,不过於曾青。配合阴阳之精,变化不出於铅金白液,伏藏不过於水火,得志不过於水基。隐形为神,硫黄第一。毗黄一物,天一独行,雄雌硝炮,转白入黄,转黄入紫,相类品物,不出神丹。杂错施行,大误其道。

配合口神丹伏炼相类门第十六

第一神丹神符,上品之丹。其丹以炁相合,而成大丹,名日天镜。铅中黄华为银,含在铅中,名黄华,盖其华池。华池是水基,水基名曰雌,即银,是西方太白星宫,号庚辛少女,雌也。铅精元炁为精华,名曰雄前者,十名雄铅黄华。精炁能化水银,是以铅精炁为之中男,北方。与兑西方雄铅也,作华池。盖与金少女相合,为雌雄华池。水银脱胎化白液,液正元为一炁者,水之基,水位在北方子位。

第二白雪,白雪乃从汞,为妮女之用,中还白雪配类,合道元本,众成一炁,别名号日特行丹。何为众味,可得所扶,助成其炁。造之甚易,得之甚难,何也。由助佐臣第一曾青,乃天一木精也。黄芽铅精,白液金精、秋石等,出阳入阴,禀天地之炁,通大道之正元。一造永了,更无二功。亦名金砂之丹,日月递加,硫黄为芽,青腰为使,调成金砂,周遭一雨,名出云霞。相类得之,服而不死。

三丹相类,各禀其炁。神符应春夏,白雪应三秋,九转应三冬,春夏属阳,阳者雄也。铅黄芽神符也。秋冬属阴,阴者雌也。丹砂白汞,姥女白雪,白雪者丹阳也。九转应三冬,何也。神符应春夏,天色清明,发一年之号令,感万象而生成,应蠢动而受命,合四时,应八节,此亦上仙之丹,号曰神符。其次白雪,三秋之首,凭寒露而成霜,积阴炁而为雪,从煞止煞,百草烬於灰尘,蠢动伏於地炁,号神化无穷特行之丹,服之永不死,造之永留根,不可思量。

第三九转,九转神符,亦名金液丹相类九九之数。初九用九转,相类九九之数。初九用硫黄,硫黄是太阳。以阳成阴,名曰纯乾。纯乾成大造化炁,号九转。九转合五行三才,得此丹象束方木,木王正纯乾。十二月半,得正月节,解冻之春首,即神符为上功,九转为次功,白雪为武功,神符为文功,经天地以春为上也,神符功最大。

凡神仙之卫,不过三丹。三丹三皇所造,其丹杂法,科有万数,不得品类相配,不在载於仙录之中。九转使者用黄神胶,白雪使者用天一黄芽,同黄神胶为一房,神符使者用铅黄芽。三品上丹,使用各别,造丹日不得错,其仙教即恐相类不同也。而不涉入,自大谬也。

配合传熙相类门第十七

硝石、炮砂、雄黄、雌黄,此四者相类用炁,同於一般造伏,制水银成丹之化,有感炁之法,刊在要门。分数有功,即天生类别。其如雄黄类水银成金之炁,亦辅金之苗,亦成金之色。其中用曾青为使,即是雄黄之类,同成炁也。雌黄为阴,辅佐空青。即是空青为使,亦同水银也。硝石为臣,辅佐雄雌水银,如关闭门牖不走失也。类同一家之人,亦同一国之君臣,无四夷诸杂之类,以破三才也。凡制丹及黄白卫,不可过此四般为类也。炮砂与五金,亦须借炁用之。用须知其多少。若不相类,则事不成。凡万物皆然,非论至药。修炼之门,取类同即合。除此四味,别有横入者,是非多端,未可闻命。

配合波斯铅精相类门第十八十六门

波斯铅不损三才,为五符天镜,成我大丹,为黄芽,是毕天之上法。波斯铅是白虎庚辛金铅,号西国黄芽。嘉州铅以水银同於猛火中,炼成金色为黄芽,名破三才分金公二字,亦名坏性,纵成黄芽,号日中天之次法,法无三才也。波斯铅如着水银,於猛火中炼如金色。若未至金色,须百炼取金色,然后堪点化。采黄华为芽用之,点输石及雄雌黄、空青等,成黄金为世宝,亦名毕天之法。嘉州铅与硫黄,同炼水银成粉,将炼水银,成太一含化丹,亦名中天之法。嘉州铅入硫黄,微微同销成汁,兼用大功力,水煮之,以盛器成水银,煮经一百日,其水银亦成丹用,亦成白银用之。嘉州铅为华池,煮一切水银成质,号名真铅金公华池水。波斯铅入水银,同於猛火中,炼取六两黄华,於熟丹砂,是阳药木精,柜中养一百日,修炼擎出,丸如梧桐子大,每日空心服一粒,律下,益心神,明目炁髭发。不经二百日,白发再炁,是小功之法,知神仙之道不虚矣。嘉州铅及杂州土,炼成为粉,烧成黄丹,亦成蜜陀僧,亦成胡粉。作柜子伏丹药,堪为利用之门。嘉州铅能成炁银,亦能成铜器,亦能抽铜晕成银。波斯铅不用,入水银空炼一伏时,取黄华以制水银,无不伏者。并空炼一伏时,取黄华将制水银成砂子。若入火伏得住,亦名中丹。若大药,即不用诸铅。

歌日:大药不用铅,用铅即须会。会即三才全,不会坏物碎。黄华皆凭铅,铅中有变改。天地自全功,功成铅须退。至药无二三,因铅始得会。会本从心生,生须铅华在。变法任铅情,不道不成盖。盖是天镜也。

铅黄丹,世人亦将为黄芽铅。胡粉,世人亦将为黄芽铅。令伏火作器,受水银,亦号白金黄芽。嘉州铅一斤百,炼成一两,白如雪。下硫黄一两,用水飞水银一两,禹余粮、孔公孽各一两,先销成汁。然后下水银,次下硫黄,次下孔公孽、禹粮等,以竹枝子余搅之。总待相容受出之,入磁盆中,细研成一段紫粉。又入坩埚中,密固济烧百日,用火不下一斤。烧毕,出之细研成粉,绢袋盛,悬入地坑中,三日出之。於磁合中盛饭,上蒸两遍,以人乳汁,和为梧桐子大,空心服一丸。初日用酒下,增至十丸,即止,后并用津下。服经百日,益人颜色,炁髭发,亦可以休粮,此是道门次中之药,即无出世之路。何也。此绿非类无质之物,然且要知铅中,有不思议无量之功,与仙道抗行。若要休粮服食,治风病,即可无长生出世之大功矣。

波斯铅华池,能与曾青成合,五金相变易世宝,独行为一使。所用方法,在秘要诀中。但铅有华池,能煮炼五金,伏火如能解,感炁相类,用药分数,不失其理,於华池中有,毕天大造化之功力。

道士切须在意,参详上件铅功,有十六门之法,齐天地之道,解修炼者为仙人矣。及有世财,并出此铅中,兼有变形容作处子之力,长生久视之功,毕天地之门,皆出於此也。但得其真诀,无不定矣。今略而记述之。

傍通气法相类门第十九

夫傍通气,用伏三黄八石事要,不夺元色,各令伏火。伏火勿令销灼者,皆因傍通用炁,从炁归真性,共本质不殊,号名伏火三黄。凡伏此药之法,如日月交蚀,虽暂昏暗,终久还明,却归元体。凡伏三黄之法,亦须假硝石之力。硝石自名秋石。何名秋石,道士学飞炼,且须二知来处。

其秋石者,三黄,属春太阳王炁,杀於秋,故硝石能制阳药。若伏炼三黄,不用硝石伏之,阳毒无由去矣。其三黄八石,并属火,是纯阳之炁,生三黄亦同水银性,但有水银伏火成银乾,得不失水银之体。其三黄八石,一种是阳炁所生,岂知各有变易乎。但伏得二黄八石,不夺元体本性者,其功不可量也,此则全赖秋石之功也。故知秋石,是阳药之主,用药得其妙理,亦如圣主得贤臣佐助之,秋石如贤臣也。

用伏硝石之法,先得白朱砂石,以火水化为粉,将伏秋石。秋石元自生於寒地之熙,积冰霜而成白朱砂,亦是积万岁凝冰土,而结白石床。白石床始生朱砂,其硝石相类合炁,故傍通用之,能伏水银、朱砂,二性都不走。故知秋石是·元类不错,用伏三黄八石,被至阴伏制得住,不夺真容者。盖由此二药至性也。其次用硫黄对秋石,其硫黄元出於硝石,自带白色。虽硫黄未伏火,假以硝石,傍通炁用之,壮秋石、硝石之力也。

配合同熙别名相类门第二十

假如波斯铅,本出西方庚辛金,铅裹有金,金华象西方庚辛金,铅质象北方壬癸水,可知自古仙士,认金华为黄芽。不知铅中采者,象炁同类而用之,一物之中,便有金水相生之象。象者,形质之谓也。

阴君师帛和君,解日:玄元上教,出自流沙,为配名配铅。束方是汉国铅,汉国铅虽有华轻,不得纯体,不同西国流沙铅。太上因度流沙,认其真铅。得流沙铅为三品丹金,上仙第一真铅也。元教玄胎之化,号名流沙铅,此波斯铅是也。其配铅中华,如人身中有才有艺,皆是内怀,不显其外。

所以按《灵宝五符经》一不.还丹之士,抱其清流,子能得之,真人可求。若用铅不损三才,即为毕天之上药。若损三才,即铅须采华。若采华,即铅无气力。虽即不离铅中取,其铅必不得真,便不堪为臣佐也。何为铅力不备,阙其元气,真性不全也。凡三才若全,是毕天之上法。如采其铅华,是中天之次法。若以匡佐用之,是中天之下法。此三者都出在铅中一十六门用之。若拟用之,须明其大道元始之教,分明不错,即三丹成法,上应三一宫。三宫者,三清也。太清、上清、玉清,合一一兀始天一宫。

三丹须备三方,铅、水银、硫黄之真性。曾青又独为一使,象束方之真性。束方春上首也,春生万物,无物不利到,即万物尽感春生成,曾青是也。能合铅,合水银,合硫黄,乃知一合三才,三才合五行,曾青是铅丹之使,水银之筋骨。如木中含火,能令铅、水银、硫黄为黄神胶,共为臣佐之炁力不虚。若修丹不识三才之理,浪用五金八石,虽得成丹铅,服之五粒,使髭发,十日内变白成炁,颜如处子。虽即如户此,元无出世延年之功,算穷即死。若三才得全,须备相类成丹,即服之,身便永在,寿与天地齐毕。

所以自天地始分以,只知有青腰使者,后人都不知用元教之化,不解采四时之炁,不解禀春夏秋冬为黄芽,既不能出世,亦无小小造化之门。亦不解借五行四炁,假炉火以铅炁为华池。盖铅骨为黄芽,铅粉为臣佐,铅水为华池,铅质为五金之器,此铅功合五行,入一十六用之,用即各别,别中有至宝。

其铅属右将军,亦云女子性,又云阴,并属右,主阴煞阳,阳主左,左为男子,亦生三黄八石,性终被阴煞,象男子遗精於妇人之腹,不二也。故阳死於阴者,明矣。世人故合惜精保命,至药之理在此矣。但三黄之性,须得阴杀,即伏之不走,亦不失元色者。何也,为阳伏於阴故也。世人不见日中有阴精,如人有妻,出入有常准矣。是男子思妇人不去也。是阳被阴煞,阳建即交阴杀也。月中有阳精,如女人得婿之眷,为得阳之精炁所食,好杀阳精,而不相离也。此是阴阳相感,男女交合,眷恋和畅,而成大道也。日犹男,外阳而内阴。月犹女,外阴而内阳。二炁相感也。三十日一交媾,而各相采其精华之炁,生育子孙万物也。

《易》日:阴阳之义配日月。又曰..一阴一阳之谓道。又曰:悬象着明,莫大乎日月。凡大丹亦呼为日月。丹歌曰:圣人夺得造化意,手搏日月安炉裹。微微腾倒天地精,钻簇阴阳走神鬼。日魂月魄若个识,识者便是神仙子。修之饵之千日斯,身已无阴那得死。

是知三黄,能得阴杀而成药焉。如人怀孕十月而生,岂不是从阴腹伏养而成体也。阳无阴不生,阴无阳不育,日无月不曜,月无日不明,终是历数。阳毕死於阴者,感'上将军处右之力,上者右也。主煞伏。男子脉左行,女子脉右转,乃知水银性虽含阳炁,未兔於太阴之体。铅虽处壬子之位,不那内含金华之质,金水相类,得火成象矣。水银是太阴之精,为内怀朱砂之体。其朱砂元从阴宫变化,而居离位,与铅同宗,生於金华池,本乃一也。华盖者,象天盖万物,虽密云不雨,然阴炁成雾露之炁,亦可润泽於万物。铅华盖能覆育也。白虎金鼎黄芽也,感气相类也。

凡龙是云之魂魄,云是雨之华盖。雨水象铅水,於金堤防也。虎是风之魂魄,风是雨之使者,各执一元元知,是炁法象於世界,囚死休废生王,只在其中。万物生成,亦在其所。

故知从上古仙士。存我玄元大造化之景,修炼三丹,计穷百液,成其至理,出於三元,变易载於天地,攀援引证,采摘名文,览自古之仙书,见神仙之妙理,合我玄元一教,儒释悉在其中。齐通法象,起於庚辛,德号生於甲乙,根本伏於壬癸,得失不过丙丁,四象立天,八卦立地,三丹真理相须,类在於二十章中。传而行之,审用勿错,名流大要,万载无歌。  

凡修至药,古之忌讳,扶其鬼魅邪魔,亦须取相类物,而成利器,常置炉边,日移一方,名大要宝金之器,为用其器,取鬼缤铁,出白为刀,可长一尺二寸,下至五寸亦得。如无此铁,纯钢亦得。其次铜刀,亦须有雌雄之龙虎者,始得有灵。切须人未曾用者,用者即不堪近炉。凡以器制炁,须假雄雌之物而制之,诸器不入也。且水银与铅,自禀雄雌之类,以合成其炁者。假龙虎之质,相卫而行,龙虎是大道之质,所以邪魔鬼魅不敢近其炉鼎。此刀若不烧药时,长在头边,一年一度出之,以香水沐浴,磨洗供养。烧药即出巡行炉,则诸恶鬼魅远而畏之。然亦知大道以器制炁,缘我玄元上真三丹,从金炁而成,还丹须得金利器以制之,助成其道焉。相类品物,合成雌雄,铅汞二名,龙虎双得,坎离不离,相类一物,无不成焉。通灵大道,秘要玉真诀中,道士用心,岂不见矣。

阴真君金石五相类竟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