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中和集卷之三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元)李道纯     时间:2017-02-24 09:15:17      繁體中文版     

中和集卷之三

都梁清庵莹蟾子李道纯元素撰

门弟子损庵宝蟾子蔡志颐编

问答语录

洁庵琼蟾子程安道问三教一贯之道

莹蟾子宴坐蟾窟,是夜寒光清气,真洁可掬。

门人琼蟾子,猛思生死事大,神仙不可不敬慕,功行不可不专修。稽首拜问曰:"弟子尝闻,自古上圣高真,历代仙师,皆因修真而成道,必以铅汞为金丹之根蒂,不知铅汞是何物?"

师曰:"夫铅汞者,天地之始,万物之母,金丹之本也。非凡铅、黑锡、水银、朱砂。奈何谬者不知真玄,私意揣度,惑坏后学,徒费岁时,耽搁一生,深可怜悯!若不遇真师点化,皆妄为矣。"紫阳真人:"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真师莫强猜",正谓此也。我今为汝指出:"真铅、真汞、身心"是也。圣师云:"身心两个字,是药也是火"也。又云:"要知产药川源处,只在西南是本乡。"西南者,坤也。坤属身,身中之精,乃阴中之阳也。如乾中一爻入坤而成坎,外阴内阳,外柔内刚,外坤内乾,坎水之中有乾金,故强名曰"水中金"也。夫汞者,心中之气也,阳中之阴也。如坤中一爻入乾而成离,外阳内阴,外刚内柔,外乾内坤。离火之中有坤土,故强名曰"砂中汞"也。精气感合之妙,故强名立象以"铅""汞"喻之,使学者知有体用耳。以此推之,无出身心两字。身心合一之后,铅汞皆无也。

问:"如何是抽添?"

曰:"身不动,气定,谓之抽。心不动,神定,谓之添。身心不动,神凝气结,谓之还元。所以取坎中之阳,补离中之阴而成乾,谓之抽铅添汞也。"

问:"如何是烹炼?"

曰:身心欲合未合之际,若有一毫相扰,便以刚决之心敌之,为武炼也。身心既合,精气既交之后,以柔和之心守之,为文烹也。此理无他,只是降伏身心,便是烹铅炼汞也。忘情养性,虚心养神,万缘顿息,百虑俱澄,身心不动,神凝气结,是谓丹基,喻曰"圣胎"也。以上异名,只是以性摄情而已。性寂情冥,照见本来,抱本还虚,归根复命,谓之"丹成"也,喻"脱胎"。

:诸丹经云:"用工之妙,要在玄关。"不知玄关正在何处?

:玄关者,至玄至妙之机关也,宁有定位?着在身上即不是,离了此身向外寻求亦不是。泥于身,则着于形;泥于外,则着于物。夫玄关者,只于四大五行不着处是也。余今设一譬喻,令汝易于晓会。且如傀儡,手足举动,百般舞蹈,在乎线上关棙,实由主人使之。傀儡比得人之四大一身,线比得玄关,抽牵底主人比得本来真性。傀儡无线则不能动,人无玄关亦不能运动。汝但于二六时中,行住坐卧,着工夫向内求之,语默视听是个什么?若身心静定,方寸湛然,真机妙应处,自然见之也。"《易系》云"寂然不动",即玄关之体也,"感而遂通",即玄关之用也。自见得玄关,一得永得,药物火候,三元八卦,皆在其中矣。时人若以有形着落处为玄关者,纵勤功苦志,事终不成。欲直指出来,恐汝信不及,亦不得用,须是自见始得。

譬如儒家先天之学,亦要默而识之。孟子云"浩然之气,塞乎天地之间",曰"难言也",且难言之妙,非玄关乎?且如释氏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使人神领意会,谓之不传之妙。能知此理者,则能一彻万融也。

:或谓崇释与修道,可以断生死,出轮回。学儒可尽人伦,不能了生死,岂非三教异同乎?

:达理者奚患生死耶?且如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原始返终知周万物,则知生死之说。所以性命之学,实儒家正传。穷得理彻,了然自知,岂可不能断生死轮回乎?

且如羲皇初画易之时,体天设教,以道化人,未尝有三教之分,故曰:"皇天无二道,圣人无两心。"当来初画一者,象太极也。有一便有二,象两仪也。一者阳也,一者阴也,一阴一阳之谓道。仰则观于天,上画一画以象天,俯则察于地,下画一画以象地,中画一画以象人,故三画以成乾图,象三才也。两乾断而成坤图,象六合也。故曰:"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而两之,故六画而成坤。以一身言之,立天之道,曰阴与阳,心之神气也。立地之道,曰柔与刚,身之形体也。立人之道,曰仁与义,意之情性也。心、身、意象乾三才也。神气、性情、形体,象坤之六合也。《易》曰:"远取诸物,近取诸身。"此之谓也。

:《系辞》云:"六画而成卦。"先生云:"六画而成坤"者,何也?

:汝未知之,若谓六画而成卦者,文王重卦也。文王未重卦之前,岂可谓无三才六合乎?先贤云:"立天之道阴与阳",天之乾坤也。"立地之道曰柔与刚",地之乾坤也。"立人之道仁与义",人之乾坤也。以此推之,乾坤两卦,三才六合备矣,又岂以重卦言之哉?所谓六画而成卦者,重卦之后,名为后天也。

:若谓未重卦之前,三才六合备矣。而《系辞》云:"以制器者,尚其象。"未必因器而设象,因象而制器乎?

:因象而制器。

:三皇以下,圣人制器,皆以重卦言之。若谓因象制器,文王未重《易》之前,岂有重卦之名乎?

:非也。前贤云:"须信画前元有易。"所以文王未重卦之前,六十四卦俱备。

:卦若不重,六十四卦从何而得?

:变卦所生也。一卦变八卦,八卦变六十四卦。且如乾卦三爻,上两爻少阳,下一爻老阳,支出巽卦来,阳变为阴,乾之巽,天风姤也。举此一卦,诸卦皆然。

:卦不重而有六十四卦,文王如何又重之?

:卦不重而变六十四卦,乃羲皇心法,道统正传,诱万世之下学者同入圣门。重卦而生六十四卦者,乃文王、周孔,立民极,正人伦,使世人趋吉避凶,立万世君臣父子之纲耳。故性命之学,不敢轻明于言,亦不忍隐斯道。孔子微露于《系辞》,濂溪发明于《太极》,《通书》也。盖欲来者熟咀之而自得之,此学不泯其传矣。

:一阴一阳之谓道。如何说?

:阴阳者,乾坤也。乾坤出于太极,太极判而两仪立焉。两仪,天地也。不言天地,而言乾坤者,贵其用,不贵其体也。

或曰:乾阳也,坤阴也。如何又云天地?

:天地即乾坤也,乾坤即阴阳也,阴阳一太极也,太极本无极也。以太极言之,则曰天地;以易言之,则曰乾坤;以道言之,则曰阴阳。若以人身言之,天地形体也;乾坤,性情也;阴阳,神气也。以法象言之,天龙地虎也,乾马坤牛也,阳乌阴兔也。以金丹言之,天鼎地炉也,乾金坤土也,阴汞阳铅也。散而言之,种种异名;合而言之,一阴一阳也。修仙之人,炼铅汞而成丹者,即身心合而还其本初,阴阳合而复归太极也。

:三五一,是何也?

:三元、五行也。东三南二,是一个五;北一西四,是两个五;中土,是三个五,是谓三五也。以人身言之,性三神二是一个五,情四精一是两个五,意五是三个五也。三五合一,则归太极。身心意合一,则成圣胎也。紫阳真人云:"三五一都三个字三元五行一气是也,古今明者实然稀世鲜知之。东三南二同成五东三性也,南二神也,北一西方四共之北一精也,西四情也。戊己还从生数五土数五,意也,三家相见结婴儿三家者,身心意也。婴儿者,三五合一而成用也。婴儿是一含真气婴儿是真一之异名,十月胎圆入圣基工夫十月,脱出凡胎,超凡入圣也。"以此求之,金丹之道,实入圣之基也。

:《系辞》云:"天地设位,易行乎中。"如何?

:天地设位,人生于中,是谓三才。故人与物,生生而不息。所以不言人与物而言易者。圣人言:"乾坤,易之门。随时变易,以从道也。"如金丹以乾坤为鼎器者,天地设位也;以阴阳为化机者,即易行乎中也。元始采药,无穷行火,候之不息也。

:辟户谓之乾,阖户谓之坤,一阖一辟谓之变。如何?

:一阖一辟者,一动一静也。乾阳、坤阴,如门户之阖辟,即乾坤易之门也。且如阴阳,互动互静,机缄不已,元亨利贞,定四时成岁。变者,变易也。至道与神气,混混沦沦,周乎三才万物,阖辟无穷,致广大而尽精微矣。以一身言之,呼吸是矣。呼则接天根,是谓之辟;吸则接地根,是谓之阖。一呼一吸,化生金液,是谓之变。阖辟、呼吸,即玄牝之门,天地之根矣。所谓呼吸者,非口鼻呼吸,乃真息阖辟也。

: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如何?

:乾父也,坤母也。乾初爻交坤而成震,震初索而得男,是谓长男。坤初爻交乾而成巽,巽初索而得女,是谓长女。乾中爻交坤而成坎,坎再索而得男,是谓中男。坤中爻交乾而成离,离再索而得女,是谓中女。乾三爻交坤而成艮,艮三索而得男,是谓少男。坤三爻交乾而成兑,兑三索而得女,是谓少女。乾生三男,坤生三女,乾坤共生六子,是谓八卦。以身言之,初受胎时,禀父母精华而成此身。精华者,丹经喻"天壬""地癸"也。初交合时,天壬先至,地癸随至,癸里壬则成男子。地癸先至,天壬随至,壬里癸则成女子。壬癸偶然齐至,则成双胎。壬先至,癸迟至,癸先至,壬迟至,俱不成胎也。故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夫天壬地癸者,乃天地元精、元气也,亦丹经所云"坎戊""离己",异名"铅""汞"也。节之于外,则成人;益之于内,则成丹。世人不知生男生女,实由命分,中间不由人力。若不断绝淫欲,自为修养,直待精华耗竭,早至夭亡,大可惜也!又岂知寡欲而得男女,贵而寿;多欲而得男女,浊而夭。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如何?

:形而上者,无形质;形而下者,有体用。无形质者,系乎性,汞也。有体用者,系乎命,铅也。总而言之,无出身心也。

:圣人以《易》"洗心退藏于密"。密是何也?

:诚之至也。《易》理"致广大而尽精微",圣人玩昧其理,"洗心涤虑",藏于极诚矣。

:《书》云:"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不知"中"如何执?

:执者,一定之辞。中者,正之中也。道心微而难见,人心危而不安。虽至人亦有人心,虽下愚亦有道心。苟能心常正得中,所以微妙而难见也。若心稍偏而不中,所以危殆而不安也。学仙之人,择一而守之不易,常执其中,自然危者安而微者着矣。金丹用"中"为玄关者,亦是这个道理。

:上天之载,无声无臭。如何?

:诚之昭着,虽无声可闻,无臭可知,天道亦不可掩。如道经云"大量玄玄",亦是真之至也。

:"不识不知,顺帝之则",如何?

:圣人生而知之,默而顺之天理,所谓"不思而得,不勉而中",得无为自然之道也。此则《中庸》所谓"诚而明"也,若谓"明而诚",正是圣人之教耳。学道之人夙有根器,一直了性,自然了命也,此生而知之也。根器浅薄者,不能一直了性,自教而入,从有至无,自粗达妙,所以先了命而后了性也,此学而知之也。

:夫子"饭蔬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夫子乐在何处?

:夫子所乐者天,所知者命,故乐天知命而不忧。虽匡人所逼,犹且弦歌自娱,于《易》得"不远复,以修身","复见天地之心","穷理尽性以至于命",此金丹之妙也。

:颜子箪瓢之乐,何如?

:颜子得夫子乐天知命,不忧之理,故不改其乐也。所以如愚,心斋坐忘,黜聪明,去智虑,庶乎屡空,亦金丹之妙也。

:曾子被破褐而颂,声满天地,天子不得而臣,诸侯不得而友,是如何?

:曾子一唯之妙,口耳俱忘,所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得一贯之道。

:子路问死,夫子答曰:"未知生,焉知死?"是如何?

:生死,乃昼夜之常。知有昼,则知有夜。《易》云:"原始返终,则知死生之说。"丹书云:"父母未生以前,是金丹之基。"释云:"未有此身,性在何处?"以此求之,三教入处,只要原其始,自知其终。溯其源,而知其源。人能穷究此身,其所从来,生死自然都知也。汝曾看太极图否?太极未判之前,是甚么?若穷得透,则知此身之前,原始可以要终也。

:太极未判,其形若鸡子,鸡子之外,是甚么?

:太虚也。凡人受气之时,形体未分,亦如鸡子。既生之后,立性立命,一身之外,皆太虚也。

:人在母腹中时,还有性否?

:腹中秽污,灵性岂存得住?

又问:怀胎五七个月,其胎忽动,莫非性乎?

:非性也,一气而已。人在腹中时,随母呼吸,一离母胎,立性立命,便自有天地。且如蛇斩作两段,前尚走,尾尚活。又有人煮蟹即熟,遗下生脚尚动,岂性也?汝究此理,则知气动也,非性也。

:《语》云:"吾道一以贯之。"如何?

:圣人言身中一天理,可以贯通三才、三教,万事无不备矣。如释"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道教"了一,万事毕",皆一贯也。

:世尊拈花示众,独伽叶微笑,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吩咐摩诃伽叶。"不知微笑者何事?

:世尊拈花示众,众皆不见佛心,独伽叶见佛心之妙,所以微笑。故世尊以心外之妙,吩咐与伽叶也。

:达摩西来,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如何是见性?

:达摩以真空妙理,直指人心。见性者,使人转物情空,自然见性也。岂在乎笔舌传之哉?

:儒有先天《易》,释有《般若经》,道有《灵宝经》,莫非文字乎?

:非也,皆圣人以无言,而形于有言,显真常之道也。释教一大藏教典及诸家语录因果。儒教九经三传、诸子百家。道教洞玄诸品经典及诸丹书,是入道之径路,超升的梯阶。若至极处,一个字也使不着。汝问余数事,亦只是过河之筏。向上一着,当于言句之外求之。或筑着、磕着,悟得透,得复归于太极,圆明觉照、虚彻灵通、性命双全、形神俱妙、虚空同体、仙佛齐肩,亦不为难。

:先生云:三教一理,极荷开发。但释氏涅盘,道家脱胎,似有不同处?

:涅盘与脱胎,只是一个道理。脱胎者,脱去凡胎也,岂非涅盘乎?如道家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即抱本归虚,与释氏归空一理,无差别也。

又问:脱胎后,还有造化么?

:有造化在。圣人云:"身外有身未为奇特,虚空粉碎方露全真。"所以脱胎之后,正要脚踏实地,直待与虚空同体,方为了当。且如佛云"真空",儒曰"无为",道曰"自然",皆抱本还元,与太虚同体也.执着之徒,畴克知此一贯之道哉

洁庵曰:先生精造金丹之妙道,融通三教之玄机,随问随答,极玄极妙,岂敢自秘?当刊诸梓,与同志之士相与开发,隋珠赵壁,自有识者。

赵定庵问答

师曰:前代祖师,高真上圣,有无上至真之道,留传在世度人,汝还知否?

定庵曰:弟子初进玄门,至愚至蠢,蒙师收录,千载之幸也。无上正真之道,诚未知之,望师开发。

师曰:无上正真之道者,无上可上、玄之又玄、无象可象、不然而然、至极至妙之谓也,圣人强名曰"道"。自古上仙,皆由此处了达,未有不由是而修证者。圣师口口,历代心心相传,所授金丹之旨,乃无上正真之妙道也。

定庵曰:无上正真之妙,喻为金丹,其理云何?

师曰:金者坚也,丹者圆也,释氏喻之为"圆觉",儒家喻之为"太极",初非别物,只是本来一灵而已。本来真性,永劫不坏,如金之坚,如丹之圆,愈炼愈明。释氏曰○,此者真如也,儒曰○,此者太极也,吾道曰○,此乃金丹也,体同名异。

《易》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太极者,虚无自然之谓也。两仪者,一阴一阳也。阴阳,天地也。人生于天地之间,是谓三才,三才之道,一身备矣。太极者,元神也。两仪者,身心也。以丹言之,太极者,丹之母也;两仪者,真铅、真汞也。所谓铅汞者,非水银、朱砂、硫黄、黑锡、草木之类,亦非精津、涕唾、心肾、气血,乃身中元神,身中元气。身不动,精气凝结,喻之曰"丹"。所谓丹者,身也。○者,真性也。丹中取出○者,谓之丹成。所谓丹者,非假外而造作,由所生之本而成正真也,世鲜知之!

今之修丹之士,多不得其正传,皆是向外寻求,随邪背正,所以学者多而成者少也。或炼五金八石、或炼三逊五假、或炼云霞外气、或炼日月精华、或采星曜之光、或想空中丸块而成丹、或想丹田有物而为丹、或肘后飞金精、或眉间存想、或还精补脑、或运气归脐,乃至服秽吞精、纳新吐故、八段锦、六字气、摇夹脊、绞辘轳、闭尾闾、守脐蒂、采天癸、煅秋石、屈伸导引、拂摩消息、默朝上帝、舌拄上腭、三田还返、闭息行气、三火聚于膀胱、五行攒于苦海,如斯小法,何啻千门。纵勤功采取,终不能成其大事。经云:"正法难遇,多迷真道,多入邪宗。"此之谓也。夫至真之要,至简至易,难遇易成。若遇至人点化,无不成就。

定庵曰:弟子夙生庆幸,得遇老师,辛沾法乳。金丹之要,望赐点化。

师曰:汝今谛听,但为汝谈。夫炼金丹者,全在夺天地造化,以乾坤为鼎器,日月为水火,阴阳为化机,乌兔为药物。仗天罡之斡运,斗柄之推迁,采药有时,运符有则,进火退符,体一年之节候。抽铅添汞,象一月之亏盈。攒簇五行,合和四象,追二气归黄道,会三性于元宫,返本还元,归根复命,功圆神备,凡蜕为仙,谓之丹成也。

定庵曰:天地造化,诚恐难夺。

师曰:无出一身,奚难之有?天地,形体也;水火,精气也;阴阳,身心也;乌兔,性情也。所以形体为鼎炉,精气为水火,情性为化机,身心为药材。圣人恐学者无以取则,遂以天地喻之。人身与天地造化,无有不同处,身心两个字,是药也是火。所以天魂、地魄、乾马、坤牛、阳铅、阴汞、坎男、离女、日乌、月兔,无出身心两字也。

天罡斡运者,天心也。丹书云:"人心若与天心合,颠倒阴阳只片时。"又云:"以心观道,道即心也。以道观心,心即道也。"斗柄推迁者,玄关也。夫玄关者,至玄至妙之机关也。今之学者,多泥于形体,或云眉间、或云脐轮、或云两肾中间、或云脐后肾前、或云膀胱、或云丹田、或云首有九宫,中为玄关,或指产门为生身处,或指口鼻为玄牝,皆非也。但着在形体上,都不是,亦不可离此一身向外寻求。诸丹经皆不言正在何处者,何也?难形笔舌,亦说不得,故曰"玄关"。所以圣人只书一"中"字示人,此"中"字玄关明矣。所谓中者,非中外之中、亦非四维上下之中、不是在中之中。释云:"不思善,不思恶,正恁么时,那个是自己本来面目?"此禅家之中也。儒曰:"喜怒哀乐未发,谓之中。"此儒家之中也。道曰:"念头不起处,谓之中。"此道家之中也。此乃三教所用之中也。《易》曰:"寂然不动",中之体也。"感而遂通",中之用也。老子曰:"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易》云:"复其见天地之心。"且复卦,一阳生于五阴之下。阴者静也,阳者动也,静极生动,只这动处便是"玄关"也。汝但于二六时中,举心动念处着工夫,玄关自然见也。见得玄关,药物火候,运用抽添,乃至脱胎神化,并不出此一窍。

采药者,采身中真铅、真汞也。药生有时,非冬至、非月生、非子时。祖师云:"炼丹不用寻冬至,身中自有一阳生。"又云:"铅见癸生须急采,金逢望远不堪尝。"以此求之,身中癸生一阳时也,便可下手采之,二气交合之后,要识持盈,不可太过,望远不堪尝也。

进火退符,无以取则,遂以一年节候、寒暑往来以为火符之则。又以一月盈亏,以明抽添之旨。且如冬至一阳生,复卦;十二月二阳,临卦;正月三阳,泰卦;二月四阳,大壮卦;三月五阳,夬卦;四月纯阳,乾卦。阳极阴生,五月一阴,姤卦;六月二阴,遁卦;七月三阴,否卦;八月四阴,观卦;九月五阴,剥卦;十月纯阴,坤卦。阴极阳生,周而复始,此火符进退之机。奈何学者执文泥象,以冬至日下手进火,夏至退符,二八月沐浴,尤不知其要也。圣人见学者错用心志,又以一年节候,促在一月之内,以朔望象冬夏至,以两弦比二八月,以两日半准一月,以三十日准一年,世人又着在月上。又以一月盈亏,促在一日,以子午体朔望,以卯酉体二弦,学者又着在日上。近代真师云:"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节候。"

 

又曰:"父母未生以前,乌有年、月、日、时?"

此圣人诱喻,初学勿错用心。奈何执着之徒,不穷其理,执文泥象,徒尔劳心。余今直指与汝,身中癸生,便是一阳也。阳升阴降,便是三阳也。阴阳分是四阳,体二月,如上弦,比卯时,宜沐浴,然后进火,阴阳交,神气合,六阳也。阴阳相交,神气混融之后,要识持盈,不知止足,前功俱废。故曰:"金逢望远不堪尝。"然后退符,象一阴。乃至阴阳分,象三阴。阴阳伏位,宜沐浴,象八月,比下弦,如酉时也。然后退至六阴,阴极阳生,顷刻之间一周天也。汝但依而行之,久久工夫,渐凝渐结,无质生质,结成圣胎,谓之丹成也。

定庵曰:"下手工夫,周天运用,已蒙开发。种种异名,不能尽知,望师指示。"

师曰:"异名者,只是譬喻,无出身心两字。下工之际,凝耳韵、含眼光、缄舌气、调鼻息、四大不动,使精神魂魄意各安其位,谓之五气朝元;运入中宫,谓之攒簇五行。心不动,龙吟。身不动,虎啸。身心不动,谓之降龙伏虎。龙吟,则气固;虎啸,则精固,握固灵根也。以精气喻之龟蛇,以身心喻之龙虎,龟蛇打成一片,谓之合和四象。以性摄情,为之金木并,以精御气,谓之水火交。木于火同源,两性一家,东三南二同成五也;水与金同源,两性一家,北一西方四共之也;土居中宫,属意,自己五数,戊己还从生数五。心身意打成一片,三家相见结婴儿,总谓之三五混融也。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谓之三花聚鼎,又谓之三关。今之学人,多指尾闾、夹脊、玉枕为三关者,只是功法,非至要也。举心动念处为玄牝,今人指口鼻者,非也。身心意为三要,心中之性,谓之砂中汞;身中之气,谓之水中金。金本生水,乃水之母,金反居水中,故母隐子胎。外境勿令入,内境勿令出,谓之固济。寂然不动,谓之养火;虚无自然,谓之运用;存诚笃志,谓之守城;降伏内魔,谓之野战。真汞,谓之姹女;真铅,谓之婴儿;真意,谓之黄婆;性情,谓之夫妇。澄心定意,性寂神灵,二物成团,三元辐辏,谓之成胎。爱护灵根,谓之温养。所谓温养者,如龙养珠、如鸡覆子,谨谨护持,勿令差失,毫发有差,前功俱废也。阳神出壳,谓之脱胎。归根复命,还其本初,谓之超脱。打破虚空,谓之了当也。

定庵曰:金丹成时,还可见否?

答曰:可见。

:有形否?

:无形。

问曰:既无形,如何可见?

答曰:金丹只是强名,岂有形乎?所谓可见者,不可以眼见。释:"于不见中亲见,亲见中不见。"道经云:"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斯谓之道。视之不见,未尝不见;听之不闻,未尝不闻。所谓可见、可闻,非耳目所及也,心见意闻而已。譬如大风起,入山撼木,入水扬波,岂得谓之无?观之不见,博之不得,岂得谓之有?金丹之体,亦复如是。所以炼丹之初,有无互用,动静相须,乃至成功,诸缘顿息,万法皆空,动静俱忘,有无俱遣,始得玄珠成象,太一归真也。性命双全,形神俱妙,出有入无,逍遥云际,果证金仙也。所以经典、丹书,种种异名,接引学人,从粗达妙,渐入佳境,及至见性悟空,其事却不在纸上。譬若过河之舟,济渡斯民,既登彼岸,舟船无用矣。前贤云:"得兔忘蹄,得鱼忘筌。"此之谓也。且余今语此授汝,却不可执在言上,但只细嚼熟玩其味,穷究本源。苟或一言之下,心地开通,直入无为之境,是不难也。更有向上机关,未易轻述,当于言外求之。

金丹或问

予观丹经子书,后人笺注,取用不一。或着形体、或泥文墨、或以清静为苦空、或以汞铅为有象,所见不同,后人岂得不惑?殊不知至道则一,岂有二哉?又近来丹书所集,多是傍门,如解七返九还、寅子数坤申之类,不亦谬乎?予今将丹书中精要,集成或三十六则,以破后人之惑,达者味之。

或问:何谓九还?

:九乃金之成数,还者,还元之义,则是以性摄情而已。情属金,情来归性,故曰九还。丹书云:"金来归性初,乃得称还丹。"此之谓也。若以子数至申,为九还者,非也。

或问:何谓七返?

:七乃火之成数,返者,返本之义,则是炼神还虚而已。神属火,炼神返虚,故曰七返。或以寅至申为七返,非也。《悟真篇》云:"休将寅子数坤申,但要五行作准绳。"正谓此也

或问:何谓三关?

:三元之机关也。炼精化气,为初关;炼气化神,为中关;炼神还虚,为上关。或指尾闾、夹脊、玉枕为三关者,只是工法,非至要也。登真之要,在乎三关,岂有定位?存乎口诀。

或问:何谓玄关?

:至玄至妙之机关也。初无定位。今人多指脐轮、或指顶门、或指印堂、或指两肾中间、或指肾前脐后,已上皆是傍门。丹书云:"玄关一窍,不在四维上下,不在内外偏傍,亦不在当中,四大五行不着处,是也。"

或问:何谓三宫?

:三元所居之宫也。神居乾宫,气居中宫,精居坤宫。今人指三田者,非也。

或问:何谓三要?

:归根之窍,复命之关,虚无之谷,是谓三要。或指口鼻为三要者,非也。

或问:何谓玄牝?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或指口鼻者,非也。紫阳真人云:"念头起处为玄牝。"斯言是也。予谓:"念头起处,乃生死之根,岂非玄牝乎?"虽然亦是工法,最上一乘,在乎口诀。

或问:何谓真种子?

:天地未判之先,一点灵明是也。或谓人从一气而生,以气为真种子。或谓因念而有,此身以念为真种子。或谓禀二五之精而有,此身以精为真种子。此三说是似而非。释云:"无量劫来生死本,痴人唤作本来真。"此之谓也。

或问:何谓鼎炉?

:身心为鼎炉。丹书云:"先把乾坤为鼎器,次搏乌兔药来烹。"乾心也,坤身也。今人外面安炉立鼎者,谬矣。

或问:何谓药物?

:真铅、真汞,为药物。只是本来二物是也。

或问:何谓内药?何谓外药?

:炼精、炼气、炼神,其体则一,其用有二。交感之精,呼吸之气,思虑之神,皆外药也。先天至精,虚无空气,不坏元神,此内药也。丹书云:"内外两般作用。"正谓此也。

或问:敲竹唤龟吞玉芝,如何说?

:敲竹者,息气也。唤龟者,摄精也。炼精化气,以气摄精,精气混融,结成玉芝,采而吞之,保命也。

或问:鼓琴招凤饮刀圭,如何说?

:鼓琴者,虚心也。招凤者,养神也。虚心养神,心明神化,二土成圭,采而饮之,性圆明也。

或问:如何是五气朝元?

:身不动精固,水朝元;心不动气固,火朝元;性寂则魂藏,木朝元;情忘则魄伏,金朝元;四大安和,则意定,土朝元,此之谓五气朝元也。

或问:何谓黄婆?

:黄者,中之色。婆者,母之称。万物生于土,土乃万物之母,故"黄婆"。人之胎,意是也。或谓脾神为黄婆者,非也。

或问:何谓金公?

:以理言之,乾中之阳入坤成坎,坎为水,金乃水之父,故金公。以法象言之,金边着公字,铅也。

或问:坎为太阴,如何喻婴儿?

:坎本坤之体,故太阴。因受乾阳而成坎,为少阳,故喻之为婴儿,谓负阴抱阳也。

或问:离为太阳,却如何喻为姹女?

:离本乾之体,故太阳。因受坤阴而成离,为少阴,故喻之为姹女,谓雄里怀雌也。

或问:何谓真金?

:金乃元神也,历劫不坏,愈炼愈明,故真金。

或问:如何是子母?

:水中金也。金为水之母,金藏水中,故母隐子胎也。则是神乃身之母,神藏于身,喻为母隐子胎。

或问:何谓宾主?

:性是一身之主,以身为客,今借此身养此性,故让身为主。丹书云:"饶他为主我为宾。"此之谓也。

或问:何谓先天一气?

:天地未判之先,一灵而已,身中一点真阳是也。以其先乎覆载,故名先天。

或问:何谓水火?

:天以日月为水火,《易》以坎离为水火,禅以定慧为水火,圣人以明润为水火,医道以心肾为水火,丹道以精气为水火。我今分明指出,自己一身之中,上而炎者皆为火,下而润者皆为水。种种异名,无非譬喻,使学者自得之也。

或问:如何是火中有水?

:从来神水出高原。以理言之,水不能自润,须仗火蒸而成润;以法象言之,火旺在午,水受气在午,以此求之,火中有水明矣。若以一身言之,则是气中之液也。

或问:如何水中有火?

:以理言之,日从海出。以法象言之,水旺在子,火受胎在子。以一身言之,则是精中之气也。

或问:如何是既济?

:水升火降,既济。《易》:"山下有泽,损,君子以惩忿窒欲。"此既济之方。惩忿则火降,窒欲则水升。

或问:如何是未济?

:不能惩忿则火上炎;不能窒欲则水下湿。无明火炽,苦海波翻,水火不交,谓之未济。

或问:如何是金木并?

:情来归性,谓之交并。情属金,性属木。

或问:如何是间隔?

:情逐物,性随念,情性相违,谓之间隔。

或问:如何是清浊?

:心不动,水归源,故清。心动,水随流,故浊。

或问:何谓二八?

:一斤之数也。半斤铅,八两汞,非真有斤两,只要二物平匀,故二八。丹书云:"前弦之后后弦前,药物平平火力全。"比喻阴阳平也。亦如二八月,昼夜停匀也。

或问:如何是沐浴?

:洗心涤虑,谓之沐浴。

或问:如何是丹成?

:身心合一,神气混融,情性成片,谓之丹成,喻为圣胎。仙师云:"本来真性是金丹,四假为炉炼作团。"是也。

或问:何谓养火?

:绝念,为养火。

或问:如何是脱胎?

:身外有身,为脱胎。

或问:如何是了当?

:与太虚同体,谓之了当。物外造化,未易轻述,在人自得之也。

全真活法

授诸门人:

全真道人,当行全真之道。所谓全真者,全其本真也。全精、全气、全神,方谓之全真。才有欠缺,便不全也;才有点污,便不真也。

全精可以保身,欲全其精,先要身安定,安定则无欲,故精全也。

全气可以养心,欲全真气,先要心清静,清静则无念,故气全也。

全神可以返虚,欲全其神,先要意诚,意诚则身心合,而返虚也。是故精气神为三元药物,身心意为三元至要。

学神仙法不必多为,但炼精气神三宝为丹头,三宝会于中宫,金丹成矣。岂不易知?岂为难行?难行难知者,为邪妄眩惑尔。

炼精之要在乎身,身不动则虎啸风生,玄龟潜伏,而元精凝矣。

炼气之要在乎心,心不动则龙吟云起,朱雀敛翼,而元气息矣。

炼神之要在乎意,意不动则二物交,三元混一,而圣胎成矣。

乾坤、鼎器、坎离、药物、八卦、三元、五行、四象,并不出身心意三字。全真至极处,无出身心两字。离了身心,便是外道。虽然,亦不可着在身心上,才着在身心,又被身心所累,须要即此用,离此用。予所谓身心者,非幻身肉心也,乃不可见之身心也。且道,如何是不可见之身心?云从山上,月向波心。

身者,历劫以来清静身,无中之妙有也。心者,象帝之先灵妙本,有中之真无也。无中有象坎图,有中无象离图。

祖师云:"取将坎位中心实,点化离宫腹内阴。自此变成乾健体,潜藏飞跃尽由心。"予谓身心两字,是全真致极处,复何疑哉?

炼丹之要,只是性命两字。离了性命,便是旁门,各执一边,谓之偏枯。

祖师云:"神是性兮气是命",即此义也。

炼气在保身,炼神在保心。身不动,则虎啸;心不动,则龙吟。虎啸,则铅投汞;龙吟,则汞投铅。铅汞者,即坎离之异名也。坎中之阳,即身中之至精也、离中之阴,即心中之元气也。炼精化气,所以先保其身;炼气化神,所以先保其心。身定则形固,形固则了命,心定则神全,神全则了性。身心合,性命全,形神妙,谓之丹成也。精化气,气化神,未为奇特。夫何故?犹有炼神之妙,未易轻言。

予前所言,金丹之大药,若向这里具只眼,方信大事不在纸上。其或未然,须知下手处,既知下手处,便从下手处做将去。自炼精始,精住则然后炼气,气定则然后炼神,神凝则然后返虚,虚之又虚,道德乃俱。

炼精在知时。所谓时者,非时候之时也。若着在时上,便不是。若谓无时,如何下手?毕竟作么生?咦!古人言"时至神知",祖师云"铅见癸生须急采",斯言尽矣。

炼气在调燮。所谓调燮者,调和真息,燮理真元也。老子云:"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其调燮之要乎?

今人指口鼻为玄牝之门,非也。玄牝者,天地阖辟之机也。《易系》云:"阖户谓之坤,辟户之谓乾,一阖一辟之谓变。"一阖一辟,即一动一静。老子所谓"用之不勤"之义也。

丹书云:"呼则接天根,吸则接地根。呼则龙吟云起,吸则虎啸风生。"予谓:"呼则接天根,吸则接地根",即"阖户之谓坤,辟户之谓乾"也。"呼则龙吟云起,吸则虎啸风生",即"一阖一辟之谓变",亦"用之不勤"之义也。指口鼻为玄牝,不亦谬乎?此所谓呼吸者,真息往来无穷也。

口诀:

外阴阳往来,则外药也。内坎离辐辏,乃内药也。外有作用,内则自然。精气神之用有二,其体则一。以外药言之,交合之精先要不漏,呼吸之气更要细细至于无息,思虑之神贵在安静。以内药言之,炼精,炼元精,抽坎中之元阳也。元精固,则交合之精自不泄。炼气,炼元气,补离中之元阴也,元气住,则呼吸之气自不出入。炼神,炼元神也,坎离合体成乾也。元神凝,则思虑之神泰定。其上更有炼虚一着,非易轻言,贵在默会心通可也。勉旃!勉旃!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上一篇:中和集卷之二
下一篇:中和集卷之四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