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上方灵宝无极至道开化真经卷上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7-02-28 20:06:44      繁體中文版     

序上方灵宝无极至道开化真经

经名:上方灵宝元极至道开化真经。撰人不详。三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平部。

上方灵宝无极至道开化真经卷上

君明章第一

君之明,本乎治民而已矣。民之治者,施宽政而惠之,

民,庶人也,治理也,施行也,宽和也,政正也。恩德日惠,言人君化於民而欲安治者,务在人君施行宽政。恩惠临之则四海晏然,礼乐御之则宇宙长守也。故云民之治者,施宽政而惠之。洞曰:民为人身之气血精神也,亦为人身琼楼玉室也。欲理生而不致乎死者,务在元神施行和气而恩育之气血精神。琼楼玉室得其和气,自然化生金液黄芽,而逍遥乎太虚天地之乡也。颂曰:元神布正育身形,神得元和万法灵。天下道光无有滞,自然身入太虚庭。

困穷则佣之,

困,厄也。穷,尽也。则,文辞也。补,助也。

老弱则畜之。

数末曰老。气亏曰弱。畜,养也。言人君之贵者,在乎助其困穷,养其老弱。常临之以慈爱,每济之於不足,乃为君之用也。洞曰:人身之中,而有五神。若居困厄之间,即将五神助之,而得复命归根,遂再生之理也。五神者:一曰青龙,灵童之神,善能助木之神魂。二曰朱雀,媳女之神,善能助火之神明。三曰黄芽,戊巳之神,善能助土之意神。四曰白虎,庚辛之神,善能助金之魄神。五曰玄武,元精之神,善能助水之志神。若困穷者及老弱者,返此五神,而助养於五行之神者,即得长生之道也。何在山遥水阔而征者哉。故曰困穷则哺之,老弱则畜之。颂曰:一炁还生一藏神,藏亏须在补天庭。若将异类同根养,枉费堂堂六尺身。

莅乎下也,平等御之。

莅,临也。民为下也。冲和曰平。周生日等。御,制也。

使乎臣也,赏罚均之。

使,用也。辅弼曰臣。益恩曰赏。减禄曰罚。均,齐也。言人君治政临乎下民者,当用平等而治之。用其百寮也,当用赏罚而齐之。若能如此,则国安於外,政治於内。故在平等赏罚齐之也。洞曰:元神治身者,同前章也。若调理诸神百脉、六府三峰、九官五藏,当用平和之气而制之。若一神太盛,可罚而减之。若一神太弱,可赏而益之。若一神安和,可平而中之。是故依天之道,法地之德,而致养生,方得贵矣。故临下也,平和制之。用其神也,加减齐之。颂曰:调气安神在益阳,依观天道得其昌。行斯不怠无亏尔,便是长生不夜乡。

绥天下也,仁思镇之。

绥,安也。天下,宇宙也。爱人利物,谓之仁思者。仁思,仁志在思,在念镇伏也。

固天下也,孝义昭之。

固,坚也。报亲曰孝。守中曰义。照,明也。言人君安於天下,当用此仁爱之心。在思在念,以伏天下之心。欲坚固守其天下,当用此孝义之德,以明天下之心,则得天下悦服,而得天下固也。故云:自西自东,自南自北,无思不服也。洞曰:人之元神欲安身者,当用此仁爱之心,时时刻刻,年月日用之中,固精惜气,保血润神,爱而利之,勿有少慢,故安其身也。化爱保而镇之,欲固其身也。则内保元和之气,外扶润泽之栋?勿损丝毫、诚为孝也。能如是者,乃为义道矣。颂曰:性命坚持考为始,元神益秀义非耻。昭哉时刻不忘怀,便证金天大乘理。

以斯之道,致使远近欣乐,

以,用也。斯,此也。道者,前章所注皆为道也。致使者,能服也。远近欣乐者,国安民丰,欣乐太平也。

大小悦服。

大小,尊与幼也。悦服,庆悦来朝也。

皇天感善而辅之,

上方助也。

神明应德而佑之。

天地喜也。

故得龙颜百福,

故得,即得也。龙颜,君主之貌。百者,数之总名。福者,寿富安和,人服神佑,贵而终天算也。

圣寿万春。

圣寿者,遐年运也。万春者,数之极也。

逮乎嗣王,南面贵之,垂衣而弗能遏也。

逮,及也。乎,文辞也。嗣王,君之子也。南面贵之,贵之至也。垂衣,无为治化也。弗者,不之重称也。言人君能用此之至化,体无为之变通,依天地之大理,即得遐方几所欣乐来朝,大臣小民庆悦而服。又感上方,辅助神圣,禧扶百福。和於天颜寿禄,臻於帝座,及乎太子,终运继承,垂衣南面,无为独尊,他莫能夺,奚弗为良者哉。洞曰:人之元神,能用元道之道。元道之德,观天地之机,依天地之理,法道同行,即得远近欣乐。远者,天庭首也。近者,涌泉足也。万神来朝玉京之神,故云欣乐。大小悦服,五藏之神、六府之精,皆生庆悦而咸化服也。皇天感善而辅之。皇天,元炁也。言人能若是,故天炁自归於身也。神明应德而归之。神明者,道炁之神也。言道熙之神,自来扶与於身也。即得龙颜百福万神之乡,而曰龙颜之首也。神之至和,而生於百福也。圣寿万春者,混合道体,无有终年,归根复命,长生久视之道也。逮乎嗣王者,婴兄之炁而曰嗣王也?南面贵之者,抱阳独尊而登道域也。垂衣而弗能遏也者,我无为而民自化也。颂曰:仍能法道地天机,即得长生翠羽枝。神秀一时通紫户,庆云自是捧予归。

臣忠章第二

处下曰臣。进节曰忠。政典曰章。次序曰第。阴阳曰二。言臣节,可以进忠於君矣。洞曰:精血气肉筋骨皮毛,而为身中之臣也。独心中之神而处绛官,面为君之同像也。常使内则无毁,而外无伤,内则益冲和浩然之气,外则保肌肤润泽之光。然如是者,方为臣奉君之道矣。颂曰:诸藏为臣心是君,绛宫独坐抱阳品。他邦贡我丹天璧,自得无为道转新。

为臣之道也,忠良以事于元首,

死节奉上曰忠。仁爱下民曰良。于,於也。元首,君也。

善政以治于下民,调和四序,逊令

逊者,顺也。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乃为四时顺天令也。

上下和平。庶人厥生而安之,

天下曰庶。百姓曰人。厥者,其也。生者,业也。

君主厥邦而固之。

其国坚固。

所以由是,方能处于天爵,世世而何能殆也。

由,用也。是,此也。居位曰处。

于,於也。天爵者,君之富贵世世者

不绝之称。殆,危也。言为臣之道

者,忠节奉於君上,良心治於下民,善政临断,公义付曹,司於四时而顺其序。若能如是,上下自然和平也,庶人自然安生也,君主自然固国也,天爵自然久示也。用之如是,奚有危亡之兆也。洞曰:人之心意,为天谷泥丸之臣也。故在丹忠进道,洞达杳真,修正却邪,时刻在德,以奉君主天谷之神。复以善政慈爱,以御下民诸藏之气也。四时者:木之气,为人之魂,曰春。火之气,为人之神,曰夏。金之气,为人之魄,曰秋。水之气,为人之志,曰冬。土之气,为人之意,曰四季。若能制此得和,顺乎其令,自然上下冲虚一身安泰,元神宴熙固而长守也。所以由此,方同受天禄,长生无终,奚有危亡之兆也。颂曰:明渊正性觉事上,智慧神通戮邪障。壶中调制地天春,方证圆明大乘藏。

父义章第三

阳尊曰父。中宜曰义。

父之所以尚者,其子之幼也,抑保而爱之;

尚,犹贵也。子幼,子年小也。抑,盖也。保而爱之者,仁心厚爱育之。

及子之长也,归师而教之。

子长,立人身也。归师而教之,使习先王之典教也。

导之以礼逊,

导,引也。谦恭敬顺曰礼。文乐柔和曰逊。

习之以圣书。

习,学也。圣书,圣人遗文也。

其立于身也,使之以进业,

立于身者,成名君子也。先王道德,谓之大业。

豫之以诚训,

先曰豫。见子有过,先以言诫教之。

使时刻而行仁道,

先王之法,谓之仁道。

动止而顺忠信,

动止,行住也。诚志曰忠。诚言曰信。

若乎匪从,然后责之。

匪,不也。先之以诫训,不从然后责之也。

责之弗从,即可罚之。

法理曰罚。

屈强拉刚,而令逊乎道德者,孰弗云斯为义父焉。

屈强者,曲强硬之心。屈,曲也。拉刚者,折刚暴之意。拉,折也。逊,顺也。曲强折刚令顺,先王之道德也。孰,谁也。弗,不也。云,曰也。斯,此也。言父之贵者,若子居幼也。盖务保而爱之,仁厚育之。及子成人也,令归仁之师也。引之以礼乐,学之以圣言,习黄老之教、周孔之为,而成君子,进于大业。若有过也,豫诫教之时刻,动止常由仁道,每用忠信。若不顺也,以言责之。其不从也,以法理之。曲强折刚,令顺道德矣。若能如此,谁不言之,此为义父之道也。洞曰:夫水者,乃木之父也。木者,火之父也。火者,土之父也。土者,金之父也。金者,水之父也。人身之间所为,金魄为虎,火神为朱雀,水精为玄武,土卫为黄戊,金翁者皆为元炁之父也。此名五老上人,故五老上人可保元无之子,而养之於幼也。及元炁之长生也,当归其师。师为君主之官,神明是也。引之以礼乐者,火性主礼乐生於心,归应离也。学之以圣书者,水性主志文生於肾,归应坎也。离火主礼乐,坎水主文昌,故火中生水,水内生火,动机运转,水火升降,方成婴儿之身。故得上下冲和,水裹虎行,火中龙步,云在阳天,风生陆地。昔者真仙有言曰:五行颠倒卫,龙从火裹出,五行不顺行,虎向水中生是也。是以时刻而行泰之像,动止而顺道之德。若其不顺之炁,即调而顺之。若其已顺之黑,即和而平之。故不顺者罚,已顺者赏,曲强折刚而令顺,遂道成迁而就德。若能如是,即得长生久视,游宴遐年,谁不称之为义父也。颂曰:父育子时观道理,依天执制妙非止。机中把握地天晶,明月清风料无比。

母慈章第四

生我曰母,辅我曰慈。

母之所以畜乎嗣也,抱胎而教之以礼。

畜,养也。男女曰嗣。怀孕曰抱。教之以礼者,言听动观行止坐外,皆由圣人道德、先王礼乐,胎教如是,生子多聪慧贤俊明文也。

及其诞也,浆饲而爱之以衣。

诞,生也。浆,饮也。饲,付於食也。爱之以衣者,以衣被之也。

罔隳厥形,

罔,无也。隳,残也。厥,其也。身体曰形。

罔残厥气。

罔残者,无伤残也。厥气者,其内荣卫也。

逮乎嗣之已成也,归之厥仁,而致正以教之。

逮,及也。嗣之已成者,已成人也。归之厥仁者,归於仁者之师也。致正以教之者,祈师训先王之法也。

匪失师范,孰弗称之,可谓慈亲之道矣。

匪,不也。失,弃也。斯范,此法也。孰,谁也。弗,不也。称,称也。言母之养乎嗣者,当抱胎训之以礼也。若生嗣也,贤秀昭文其成形也。饲浆举衣,无伤其身,无残其气。及成人,躬当归师也。教之以道德,无失斯礼,谁不称之为仁母矣。洞曰:元精之晶而为真血之母,真血之魂而为神明之母,神明之神而为肌肉之母,黄戊之英而为魄气之母。此之五母,而为精血神肌气也。此者为神,故日母。胎仙为气,故曰子。胎仙者,元熙之子也。常使母抱其子,而用礼也。夫礼者,勿令神非礼言听动观也。故令神以礼者,乃不失其元炁也。及胎仙之长也,可水溉而以衣。衣为震,魂曰木,木中生火。水为坎,志曰精,精内生水。水火相滋於坎男离女之间,乃秀丹华赤龙之形。人身若能造化如是,即得不损其形,不伤其气。及其如此嗣之,已成内化之丹,自然升於元神天谷之间。元神天谷官,为仁师所聚之乡,真中之神,谓之师也。而降正真之炁,下哺於群嗣也。万神日群嗣,若能不失此法,即得长生之基。神仙之妙,上下冲和。三官混合,飞龙在天,风虎居地,水出火官,火生水府。会四象於黄庭,合五行於紫户,此之际也。谁不称之,可谓仁慈母之妙道者哉。颂曰:五母相资五子芳,到头终不离阴阳。机中把住天元理,便是违来不夜乡。

昆友章第五

昆,兄也。友,悌也。

夫为人之昆也,宜乎以悌让,

夫,起文之辞,为作也。人者,阴阳秀结而为人也。昆,兄也。宜,当也。悌,义也。让,谦也。

由乎以仁思。

由,用也。仁爱之厚曰仁。义让之厚曰思。

以悌让而感之,

用义让谦和,而感於弟也。

以仁思而昭之。

用仁爱之思,而明於弟矣。昭者,明也。

其于弟也,自作欢心,

于,於也。长曰兄。次曰弟。作,起也。惧,喜也。神居之乡,谓之曰必。

同兴厥志,

在心曰志。

以事父母。修斯匪弃,是谓良昆之道也。

行此不弃,此曰良兄。凡为人之兄者,当用义让谦和之心,弁爱悌顺之德,以感明於厥弟。其弟也,自起欢悦之心,同事亲焉。若能修此而无掷之,可曰兄之善道也已。洞曰:小肠膀胱命门者,肾之兄也。

胆者,肝之兄也。大肠小肠与胃者,脾之兄也。神明天谷元晶者,心之兄也。冲和荣卫之气者→ 肺之兄也。凡兄者,为阳府之神。且弟者,为阴藏之气也。仍能依观天道地理阴阳、大小定法、远近执神,会合二象,异骨成亲,将为曰用,持而行之,即得上下冲和,而成顺之道也。故曰国安民丰,欣乐太平矣。夫悌让者,气之顺也。仁思者,气之理也。以气顺而感降真铅,以气理而明伏真宰。顺者,则点制灵胎。明者,则抽添水火。顺而契之则生,逆而流之则死。以死返生,以生夺死,法乎动静制而擒之,长生之基近之者哉。若能如是,其於藏之弟也,自起冲和之炁。欢心者,冲和之谓也。同兴厥志。志者,肾宫元炁也。以事父母。父者,精之元基。母者,血之祖产。阳府顺而阴藏理,昆弟和而父母安。修此行之而无少弃者,是谓昆弟之机,修生之道者哉。颂曰:欲理弟兄家,壶天月在霞。阴阳交泰处,精血化为砂。耿耿千秋主,澄澄七世华。配合归一炁,白发自然□。

弟恭章第六

次曰弟。敬曰恭。

夫为人之弟也,宜由厥恭。

宜,合也。由,用也。

逊事厥兄,同叶厥力,孝养父母。

叶,助也。同事於亲。

父母若终,悌让勿穷。

终,逝世。悌,义也。让,顺也。勿,无也。穷,尽也。

以斯弗怠,可谓孝悌矣。

以,用也。为人之弟者,合用以敬顺,而事於兄长。同助其力,以事於亲。亲之若逝,同处其居,义让无终,而非少怠。若能如是,为孝悌也。洞曰:绛宫赤龙者,青童之弟也,而为神与血也。东方青龙者,玄武之弟也,而为血与魂也。元宫玄武者,白虎之弟也,而为精与志也。金庭白虎者,黄戊之弟也,而为气与魄也。中央黄戊者,丹天之弟也,而为荣与卫也。夫青龙白虎丹童玄武黄央者,乃为木金水火土也,而为阴阳阳阴之祖炁矣。祖炁者,乃为道之一也。人能抱阳守一,而得长生之基,而为天下之式也。故阴阳混合、男女同室、无漏无为者,人之大伦也。夫阴中有阳,其阳善助震阳也。阳中有阴,其阴善利兑阴也。是以阴阳迭和,人身太宁。阴阳互逆,人身太塞。圣师云: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清者,阳神也。浊者,阴气也。人能清浊得机阴阳得化者,其天地至真之界,悉来自归於身也。是以百骸理者,在乎食其时。万化安者,在乎动其机。夫动者,气血也。动之则生,静之则死。夫静者,元神也。动之则死,静之则生。故性有巧拙,至可以动静者,此之谓也。此为先王之秘旨,诚为之要也。为人之弟者,当义而顺其兄,助元而和其气,孝奉天谷泥丸之神。神者,亲也。阳天谷而曰父,阴元宫而曰母。阴阳冲融之气,混而凝素,乃结其神,父母是也,斯为五行之宗矣。五行顺则天· 谷安,昆弟逆而父母病。夫病者,当以阴炼阳,返阳助阴。阴阳之间,天地之理,互相滋利,其能长存。故《易》有言:一阴一阳之谓道也。父母若终者,混成终身之固天谷之实也。悌让勿穷者,无顺而无穷也。若能犹是而非少怠,可名孝悌,行莫加焉。夫君子之保身,犹侯王之保邦。身在则道在,邦固则民安。将不由是者,奚弗为愚矣。颂曰:昆弟谐和上下冲,元神得一秀芳中。帘幛贯得灵胎后,占却离阳第一峰。

子孝章第七

孝亲曰子,报亲曰孝。

纪纲之首者,始为事亲之道矣。

纪纲,道德也。首,.始也。始,初也。事亲之道者,奉父母为道之本也。

亲之生也,□兮时而衣之,

□,量也。时,侯也。默衣曰衣。

俟兮候而养之。

俟,待也。侯,时也。养,敬默食也。

丰之於家,靡使忧畏之心而作之。

丰,盈也。丰之於家者,室富也。靡,无也。使,令也。忧,悲也。畏,惧也。

和之於里,匪使寒暑之劳而处之。

和之於里,和,乡党也。匪,无也。匪使寒暑之劳而处之,令亲冬温夏清而闲居也。

若乎亲之有失也,可几谏而讽之。

亲之有失者,亲或有失之也。可,当也。几,微也。谏,劝也。讽,讽谏也。

其不从也,可诤谏而忠之。

不从者,亲或不从也。可诤谏而忠之者,当诤练而用忠心劝之者也。

却失遂德,而反逊乎道矣。

却与却同。失,过也。遂德者,成其善正也。反,复也。逊,顺也。道者,仁人之道也。

若亲之有疾也,可兢兢而绥之。

慎而安之,绥者,安也。

其亲之年痗也,可惶惶而备之。

亲之年老,也。一喜一惧,备终孝之礼者也。

及其亲之丧也,当竭孝而葬之。

亲之亡也,忠心葬之。

抑其岁之时也,可追思而祀之。

春秋祭祀,以时思之。

能事斯范,可归道矣。

能,善也。事,奉也。斯范,此法也。为人子者,养亲以衣,饮而敬顺之。丰荣於家,无令以悲忧而念惧之。和同邻里,无令亲处寒暑而劳之。亲之有失当谏,亲无不义而陷之,亲之疾也。及老年也,慎而安之,敬而备之。其终年也,诚而葬之。其惟时也,祀而享之。能犹是者,则归长生之道,禅定之宗,方能善矣。洞曰:阴阳者,道之子也。天地者,阴阳之子也。人者,天地阴阳之子也。万物者,人之子也。人能畜播万物,故为万物之父也。凡为子者,常以孝事其父,方入道德者哉。理法前章,推穷真探,以外观内,以像观真。以有为有形,体无为无形。以空色可名,体真空常道,悟达元基。渊明真主者,其惟道人矣。颂曰:以像观真体任真,真全方可秘黄庭。九泉应我无名姓,金阙须当立证明。杳杳冥冥熟解悟,昏昏默默契玄灵。动机斩却静中鬼,何虑飞云不上升。

又曰:文烦道出口,道味弗文烦。况味中间体,心开意自还。又曰:得悟一言广,非明万卷微。都来斯一字,刚甚苦东西。又曰:道者非为道,言时已在空。行到不言处,方当是本宗。

女贞章第八

阴中之阳曰女,乐而不淫曰贞。

良臣弗事二主,

良臣,忠相也。弗,不也。弗事二主者,守志於仁君也。

烈女匪娉再夫。

烈女,贞妇也。匪娉,不事也。匪娉,再夫者,守其贞也。

女之尚者,贞烈而已。

贵其烈也。

女之道者,洁操而已。

清洁节操,女之正道。

女之事其父母及其舅姑也,可进其孝。

女之事其父母者,在家事其长上也。夫之父母,曰舅姑。可进其孝者,以孝事亲也。

事其已夫及其长幼也,可进其良。

善御上下也。

远嫉妬之心,戒非是之口,

却佞心,忘伪说。

守其纪纲。及其自躬也,可盖其贞。

守其纪纲及其自躬者,心存道德,身守贞烈也。董者,进也。贞者,动止善正也。

贞孝弗违,

善正不背也。

丑善弗怠。

丑,众也。丑善弗怠者,愈美行也。

若能犹是,可谓节妇矣。

良臣不事於二君,以全其忠也。贞妇不婚於再夫,以守其节也。女道之贵者,惟贞烈清洁持节守操,宜行诸心也。事其长上以孝敬,御夫守

己以善,和其於一切大小亲疏。惟克恭克礼,勿越谦让,却佞妇心,忘伪谈语。守斯众善而弗违之者,诚云良妇矣。洞曰:丁火者,甲木之女也,而曰天庭至宝。己土者,丙火之女也,而曰圭丹灵药。辛金者,戊上土女也,而曰白虎真晶。癸水者,庚金之女也,而曰水乡红铅。乙木者,壬水之女也,而曰龟精凤髓。此之五者,皆不离精血神气男女阴阳。若能混合归元,聚於黄庭,上则冲於天谷泥丸,下则通於绛官元府。育养三元,调和五藏,明浩然灵光之性,达昏冥恍惚之机。百骸自理,万化咸宁。神明气荣,精洪血盛,成婴童之体,理元道之神。即得水中火出,火内水生,龙飞云而雨降长空,虎啸风而阳升陆地。其神得秀,圣胎得圆,至乎无问,出乎有为。完曰其神之神所以神,其真之真所以真。妙觉鉴清秋而印明月,真灵照素华而现江水。仍能志法是章,归宗内照。以假像而求真像、以外神而行内神者;真道人之谓也。若闻义不能徙,觉道弗能悟,惟守一方非知他所者,何异木中析玉石内钻冰。以真任真者异人,以真任伪者愚物。道本忘言,忘言难化於群生。德本非造,非造何迷於法则。渊哉在人,灵而明悟通达,体自然也。一分慧者,即道辅之一。二分明者,即道辅之二。乃至百千万亿无尽无穷而明慧者,亦道辅之百千万亿无尽无穷之妙矣。道本无穷尽,学人量器承。若止仍凭说,徒劳馒苦辛。颂曰:阴裹纯阳辅我嘉,帘帏光射太空霞。斗牛官裹无尘界,步步金莲陆地花。又曰:春色媚如鸦,桃容映杏花。满川风月景,不限帝王家。竹坞金鞍客,芽斋草带沙。志人提挈住,都去辟烟霞。

上方灵宝无极至道开化真经卷上竟

太上灵宝无极至道开化真经卷中

周死章第九

周济也。死逝也。

道德以配上,皇穹必感之。

配,合也。用道德善正,以合上帝也。

道德之本者,始於事亲矣。

孝者德之本,亦为道之首。

亲之若丧焉,诚哀而葬焉,

死葬之以礼。

祷天而荐焉,建善而度焉,篆灵书而较焉,图丹文而告焉。

祈丹天十方,而追救也。

如诚虔恳,天必与焉。

如诚虔恳者,若敬祷之也。天必与焉者,孝敬之德,天道应之也。

分祥宥愆而降泽,

分祥者,降福也。宥愆者,赦罪也。子孙亦昌

度魂炼魄而升迁,

度魂炼魄者,炼度魂魄於流火之庭也。升迁者,元始禁书,赤帝保举,列上南宫受化更生也。

然后逮乎亲疏长幼,

然后,次右也。逮,及也。亲内外亲属,疏异人也。长幼,或大或小也。

遐迩孤徒。

遐迩者,远近也。白杨为倡,清风恃俦,明月友邻,天地为伴,戏匪所依,谓之孤也。骸骨不收,妻清草木,横土白露,昼观云雨,夜披星汉,谓之徒也。

幽关无祀之鬼,寒众弗祭之魂。

北酆无祀,幽爽无依。

若能普起慈心,亦复如是。

普起慈心者,广发善意也。亦复如是者,同於前也。

而谓荐軷,生乎阳界,转输妙乡。

度其魂魄,掩其骸骨。荐者,度也。軷者,拔也。令诸无祀,俱得其功。

如此之功,天亦感之,

天应是德。

即得与之百祥,捐之百殃,

天延百福,而免百祸。

庆延九祖,

亡者超生。

自躬届寿,而奚终之也已。自躬,己身也。届寿,至於长年也。奚,何也。终,穷也。道德之本始,为事亲以合上帝,逝事其法也。然后及乎一切寒泉久阴之下,沉滞无嗣之魂,露白散形之骨。若能广发仁心,同兴巨善,度而掩之,其功巨矣。孤徒相庆,露骨韬形。天心应之,降于百福,恩逮先亡,死生得利者矣。洞曰:死心与意者,长生之基也。纵欲与性者,短亡之始矣。人能死其五欲,即得长生之道,而得百福临躬,千殃顿灭,成无上道,免九祖累。届於眉寿,辅於其神。神形俱妙,无生无灭者哉。颂曰:死欲亡贼返得生,生心发意死根源。机中把住长生理,便是天中别有天。

悟生章第十

悟,觉也。生者长生之道也。

人之生者,悟正而已矣。

觉悟正者则生。

人之死者,迷正而已矣。

非悟正者则死。

人之尚者,贿而已矣。

人贵者,财贿也。

人之爱者,欲而已矣。

人贪者,色欲也。

人之争者,暴而已矣。

人竞者,气与暴。

人之迷者,醴而已矣。

狂迷者,酒醴也。

斯贼在人,混而已矣。

四者具在,人心正之为悟,不正之为迷。

人若悟之,则成其善。

觉者谓之善。

人若迷之,则成其伥。

迷者谓之狂。

成其善者,届福斯昌。

善者至於福盛。

成其伥者,届祸斯张。

狂者至於祸显。

悟者为道,迷者为耗,同门异举,在乎心造。

悟者迷执,具在人心,流派同源,而无异也。

人世之端,极乎斯矣。

彼此之由,非越其四夫。四者,财气酒色也。小人喻於此,君子违於彼。是故小人居财也,则不义,而损人益於己。君子处贿也,则为道,而损己益於人。小人居气也,则争讼而违越。君子在气也,则柔弱而方圆。小人在酒也,则快心倒形矣。君子居酒也,则养神育气焉。小人居色也,则残性而伤命。君子在色也,则无漏而无为。彼之曰道,此之曰耗,四者绵绵,昼夜不息。神仙下鬼,胡有深哉,厥在人心邪壬#1矣。洞曰:夫财者,神仙之首,而善贸於黄芽。夫色者,神仙之基,而善利於动静。夫酒者,神仙之浆,而善助於元炁。夫气者,神仙之本,而善制於超升。斯之四者,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同源派异,本一分殊。故云:君子得之固穷,小人得之倾命也。颂曰:气财酒色尽由心,小辈无端惹祸深。惟有大哉君子用,将来都化紫金身。

师训章第十一

垂正曰师。正教曰训。

人成君子之名者,罔不由乎师欤。

成君子之名者,遂於令名也。罔,无也。由,出也。罔不由乎师者,无不出师而成大名也。

师之所以贵者,正之教诸。

诸,之也。师之所以尚者,正也。

夫正者,天顺法尊曰正。

皇天无亲,惟德是辅,德犹正也。诗之三百,皆思无邪,诗为法也。

敷正教,而其犹和风乎。

敷,扬也。道德曰正。犹,如也。春曰和风,善滋万物也。

教之垂正也,其弟瞻而习之。

师训正教,弟子执行。

风之化和也,其草偃而顺之。

草上之风必偃。

若乎弟之善者,以良心而诲之。

诲,教也。弟子善者,教之以忠良。

其弟之不善者,以忠恕而逝之。

逝,却也。弟之非善者,忠必先教之,见其不从也,恕而自却之。

若能由是,方可为人之师矣。

行藏如是,可曰仁师。

弗能如是,乃为落硌之夫也。

落,落如草。硌,硌如石。无戆之人,谓之鄙夫。

悮之於人,而患之基深哉。

师之垂正,则天道顺之。故天之道,常辅德而与正也。夫正德之道,可以教於人。非正德之道,不可以诲於人。训之以正德,其如春之和风矣。和风至,则万物顺而得其生。正教下,则弟子习而遂其德。然师之正,务在别焉。分轻重高下之器,量其器而授之。若中人以上者,以中人已下教而诲之,则失其人也。若中人已下者,以中人已上之教而诲之,则失其言也。故在弟之善者,以良心而诲之。弟之非善者,以忠恕而逝之能如是者,乃为师之体也。弗能如是,止为落格空徒者哉。不惟悮之於人,而自蹈不义之乡,亦非浅矣。洞曰:道体虚无,真空莫测,若非师训,罔以逮之。但积仁孝忠正,利物爱人,德合皇天,自逢师匠矣。颂曰:正化其犹草顺风,里仁自是彼还忠。凭谁问我白彩事,染色青黄对不同。

弟学章第十二

弟者,为人之弟,或为人子。学,觉也,悟也。

弟子习之首也,择其善德而归之,

弟子习之首者,学之初也。择其善德而归之者,归於仁师而学正德也。

其非善德而远之。

离於非德,而远其害。

逊善德而为始,

顺道为首。

遂善业而为终,

成德为终。

动止则造乎道,

行藏用仁之道。

视听则在乎德。

观听以仁之德。

忠孝信敏,勿暇乎心。

事主进节,良志曰忠。事亲以礼,顺曰孝。言行同契,笃志曰信。次匪慢,公谨曰敏。勿暇乎心者,无闲其志也。

文思礼让,勿忘乎志。

文思有五,一曰《周书》文《易》,二曰《尚书》《诗》《礼》,三曰《道德》《阴符》《素问》《难经》,四曰《般若金经》,五曰孔文书典。此之五典,勿暇於思。思者从意而生,意居脾胃。思意之性,邪而责欲。有此五典而常教之,熏成仁性乃归道乡。或云:无心为道,乃曰非言也。心非圣训而为猿意,非文教而为马。猿马之性,比於无学。学而觉悟,始名道心。至此之际,方绝学也,安有便无心而为道者矣。是故学而为首文思圣言者,玄之又玄也。中道而行,谓之曰礼。逊义和同,谓之曰让。勿忘乎志者,无废四者於思间也。

若能犹是,可谓学欤。

弟子学之始也,当择仁师而归之,以学先王之正典。其非仁师也,即可远而离之。顺其仁师,则善德渐新,故为始也。.成其善德,则大业以完,故为终矣。言听动观,非道德而勿为。住行坐外,非善正而不作。文思礼让,非此勿行。忠孝信敏,非斯弗用。时刻在心,行藏存志。若能如此,可谓学也。洞曰:浮生如梦,一切皆空。幸得人身,当学道德。胡不然者,沉沦万古者哉。颂曰:乌宿择林足以巢,为人安不学化教。须知昔者先王训,温故知新日益镜。

仁义章第十三

利生度死曰仁。先人后己曰义。

钦哉,圣人之尚者,仁义而已矣。

叹圣人尚仁义。

夫仁者,和同不逆,爱人利物之端矣,而行诸於外矣。

和同不逆,逊也。爱人利物,慈也。诸之也行诸於外者,身外之行也。

夫义者,善德不离,中宜庸故之体矣,而行诸於内矣。

中者,中道无太过不及也。宜者,量其所器而行进退也。庸,常也。

此二者分之则异,混之则同。

大道有统,殊途而同归也。

肇竟之间行之,曷殆者哉。

肇,始也。竟,终也。曷,犹何也。殆,危也。肃哉,圣人之贵者,仁义也。弁人之心,则以利於生而度於死。利生者,所谓喊刑罚,方便惠恕於人,责於己。成人之道,遂人之德,令人安生,使人远恶化人归天。明地察国主尊,亲教人理性命,根蒂复本还元,此之所谓利生之道也已。所谓度死者,扶危厄,救灾息。拔一切,济物命。荐幽鬼,掩无祭。度亲疏,追仇爱。先於人,后於己。资有余,助不足。显人道,晦己光,此之所谓度死之道也已。是故圣人尚此仁义,仁义之尚和让中宜。仁者,如人之首也。义者,如人之足也。和让中宜者,如人之四肢也。全之则成其身,阙之则成其病。夫病之生也,近者惟死道也。故在全形,方成道矣。夫和者,爱人而利於一切。夫让者,同尘而顺於一切。夫中者,常道而礼於一切。夫宜者,处事而合於一切。此之四者,而与仁义,同源异派,终始无殊。务在行藏,履而用之,体而为之,何有危殆者哉。故圣人云:慎终如始,则无败事矣。洞曰:爱神者谓之仁,益气者谓之义。仁义之道,能抱死而奚足隳哉,故明王之道巨矣。颂曰:利生度死合高明,后己先人每用平。异日功成天帝召,何须云辖到东京。

柔和章第十四

柔者,柔之胜刚。和者,千和万合,自然成真。

良哉,圣人之常者,柔和之贵矣。柔则不暴,

暴者,争也。

和则不侮。

侮者,轻也。

存其柔则长,

柔和者,生之徒。

却其暴侮则久。

为人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

人之行其柔和者,犹东南地之善下也。

犹,如也。东南,江海之地。

地之善下者,招天下之水而归之。

大者,宜为下,天下而归之。

人之柔和者,感天下之心而悦之。

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者,人返如之矣。

水之归也,则江海弥盛。

益也。

人之悦也,则万化弥安。斯二者,体之各异,用之则同。

人水有异,其道无别。

能犹是者,蹈圣人之乡,入圣人之室。

蹈,履也。能如是者,则升乎堂,而入乎室也。

兹治之善,不亦善乎。

兹,此也。治之善者,善道也。不亦善乎,善良也。圣人常道之首者,始尚柔和之用也。以柔和者亡暴侮之过,暴侮既亡则敬逊而生矣。敬者,敬人而人返敬於己。逊者,逊人而人返逊於己。是故先王却其暴侮,存其柔和,用乎是者,如束南渊湖浪淘江海之德也。其德也善下,故天下之水而归之,即得益盛而无穷矣。法之於人,亦犹是也。斯道至贵,千秋万古,久视长存,而亡其灭,善之又善,玄之又玄矣。洞曰:壶天之气,柔和则长生羽化,刚强则病厄沉沦。彼之谓正,此之谓邪。出乎尔者,返乎尔也。颂曰:仁者敬於人,斯人返敬伸。义者悌於彼,彼人亦义遵。来往递相德,行藏互爱均。大哉先圣化,天下悉来宾

设教章第十五

设,立也。教,正化也。

人之设教者,述正而垂正。

人之设教者,君子立化於人也。迷者,此经皆祖迷周书老氏孔子之文教,而非自作之经也。

教之垂正者,昭天下之风而正之。

昭,明也。正教一垂,天下自宾。

教之垂非正者,化天下之风亦非正之。

教之不正,天下自乱。

风化若正,则天地顺之。风化非正,则阴阳逆之。顺之则泰,逆之则否。否泰之始,本乎教也。

正之与邪,天报如是。

昔者,圣人垂正之教者,则天道辅之,神明与之。

辅,助也。临正者,则天道助,神明佑,使乎长存也。

非由之正教者,则上帝奂之,厚土诛之。奰,平义切。

由,用也。上帝者,天皇上帝也。奰者,怒而迫之也。厚土诛之者,地君戮也。

夫教之垂正与其非正者,应之犹是。凡为人之垂正者,乌能弗慎而已矣。

为人之垂教者,君子之治天下也,乌何也。弗慎者,不谨敬也。昔者,明王化于天下,惟正而治政,以服于万民。即得天人顺之,阴阳泰之,元道助之,神明佑之。政之不然者,则将反是矣。正之非正者,报对犹是矣。凡为天下而致生灵者,胡能不慎而已哉。洞曰:天元正一之神者,人之主公也。正之则长生久视之,道非正则三涂五苦之厄,沦没超升天人界哉。颂曰:为政天人悉尚仁,若非仁化岂能臣。须知广行慈悲者,久视长生转转新。

度人章第十六

接物利生曰度。

度人之道者,圣人之要矣。夫惟要者,善德也已。夫先人后己,曰善。

先於人,后於己。

夫天辅道与,曰德。

天道无亲,常与善人。皇天无亲,惟德是辅。

能犹是者,诚曰真人。

诚,实也。真人者,道德真人也。

非犹是者,乃曰小人。

不然者,小人也。

夫真人者,可以度人。夫小人者,非可度人。

君子利於人,小人损於人。

惟度人者,思而慎哉。

接物利生,度人招要,乃圣人之道

矣。惟要者,善德也。夫善德之尚

者,先於人而后於己。诚能犹是哉,即得天人洞悦,神明佑之,高穹佑也,可谓德矣。既有是德,寔曰真人。既为真人,方可接物。非此之者,乃曰小人。失德小辈,止可害物,故不可度於人也。若令度於人,则陷不义之乡,千秋万古之冤,无时而脱者哉。是故度於生而利於物者,其惟真人之谓也。洞曰:精通秘奥,熟悟希夷。知神达命,无所不归者,可度仙胎,仁教忠良之辈也。非如是者,宜为虑之。颂曰:处处堂堂安妥兮,明明杳杳在时时。玉池苗首清香着,步步金莲朵朵随。

上方灵宝无极至道开化真经卷中竟

#1任:疑作『正』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