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吕祖全书之敲爻歌泌园春批注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清)刘体恕     时间:2017-03-21 09:42:53      繁體中文版     

敲爻歌沁园春批注

吕祖全书敲爻歌泌园春批注小序

注敲爻歌序

敲爻歌注

沁园春注

吕祖全书敲爻歌泌园春批注小序

吕祖之道,「性命双修」者也,所着诗歌,无非阐发此旨。而《敲爻歌》、《沁园春》二章,尤其提挈纲维,简而明,约而该者也。特言「命」处多,言「性」处少,后多祖之,人遂谓「南宗」。

先命而后性,愚谓「养性延命」,是一是二。既了性,自当了命,如未了性,又何从了命也!《敲爻歌》末,既示人性命双修,而《沁园春》首揭炼己待时,意可知矣!

乃解《敲爻》者,详命而略性;解《沁园春》者,或以为了性,或以为了命,犹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其实篇内,原无所不包,不必扬而抑此,亦不可取一而废一也。

阅道书全集,注《敲爻歌》者一家,注《沁园春》者二家,因僦为一卷。

义陵无我子刘体恕汇辑男刘荫诚清惠、侄刘允诚清虚仝校沙羡一行子黄诚恕参订

注敲爻歌序

夫敲爻者,乃阴阳交姤之大道也。道本无名,我祖师 老子强名曰道。道也者,「金液还丹」之道也。人禀天地精血而生,初为赤子之时,元精、元气、元神,混一纯全。及至长成,因眼耳鼻舌四门所诱,一灵真性,被色、声、香、味、触、法,习染深沉,日复日,岁复岁,元精化为交感之精,元气化为呼吸之气,元神化为思虑之神,元气分泄,难复天真。历代祖师,发慈悲之心,垂言立教,载诸丹经,示后人修补之法。精损则以精补,气损则以气补,神损则以神补,是以人衰人补,树衰土培,故用修补之法,返本还元,以复其命。复者何?以精不漏泄,则精全为深根,气全为固蒂,神全为妙合。若能全此三者,实为终身之药物也。

今世之人,昧道者多,知道者少。纵有知者,不能十全通晓,便欲自尊自大,自执己能,谈天说地,与人为师。此等之人,自坏自身。所以《悟真篇》云:「纵识朱砂与黑铅,不知火侯也如闲。大都全藉修持力,毫发差殊不作丹。」又云:「契论经歌讲至真,不将火候着于文,要知口诀通玄处,须共神仙仔细论。」又云:「万物芸芸各返根,返根复命即长存,知常返本人难会,妄作招凶往往闻。」

是故 祖师,苦口丁宁,劝诸后学:不可心大胆,不可虚度光阴。一息不来,悔之何及!不如及早回头,求明师口诀。更不疑心,直下承当,修行此事,基址坚牢,得药得丹,温养十月,脱胎神化,十种丹圆,缺一不可也。

如上所说,大概之言,苦劝高明,宜当警醒。仆因见祖师 吕纯阳《敲爻歌》,文义深奥,言句清切,金丹大道,三乘大法,十种还丹,悉备其中。孜孜不舍,叹之无穷。自虽未成道,不秘天宝,遂将我 祖师亲传金丹口诀,于《敲爻歌》内,逐首解注,以明本末终始。虽见浅文疏,其理无玷,非高明之可,以末学而可观。序于卷首,戒之慎之。

时正统八年,岁次癸亥上元。姑苏玉峰无R子钱道华序。

敲爻歌注 姑苏玉峰无瑕子钱道华着

汉终唐国飘蓬客所以敲爻不可测纵横逆顺没遮拦静则无为动是色

师姓吕,名岩,字洞宾,道号纯阳子。 祖居西京河南府,蒲城县,永乐镇,招贤里。仕宦人氏,今曰蒲州蒲城县是也。 师生于有唐天宝,十四年四月十四日巳时降生。年长二十不娶,举进士第,后遇 钟离正阳帝君,授与大道,修炼已成,遂作此《敲爻歌》云,汉终唐国飘蓬客也。敲者推敲,言行不直,则可敲之。爻者卦爻,乃阴阳交炼,动静往来杀机之理。世人愚迷不知,难测度也。纵横逆顺者,谓或纵或横,逆修顺修,在吾之掌握,主张皆得自由。逆者,七返还丹,后起法也;顺者,得药之道,龙虎大丹,前收法也。没遮拦者,炼己纯熟,无所拘束,亦无或疏失也。静则无为者,乃入定时,内药内丹,凝神定意,万缘不挂,一心内守丹田,形如槁木,心如死灰,只候身中一阳初动,心肾相交,身内夫妻,情性相合,如在太虚之中。是以「千圣觅他踪不见,全身隐在太虚中」也。及其出定,心肾各还本位,自觉心中两三点清泉,落入黄庭。古云:「阴阳交媾罢,一点落黄庭。」动是色者,乃阴阳逆顺之理,防危虑险,知进退,识浮沉,明主客,两无疏失也。动不纷扰,静不枯寂,修丹之要,此为首务,故先言之。

也饮酒 也食肉守定胭花断淫欲行禅唱匐俜鄞省 〕纸渚迫獬3涓

真修行人,不贵斋口,却贵斋心!斋口者,断酒肉也;斋心者,断淫欲也。若乃心性性命上明白,断住淫欲,不犯禁戒,何用戒酒肉乎?故 祖师云:「也饮酒,也食肉」也。胭花为淫欲之所,况守定乎!惟修道之士,虽目美丽在前,而此心不乱。况修炼还丹,自有婴曳蚱夼浜现欢,岂复贪胭花浊垢!故 圣师一心内炼,于色尘永断,而清净心体,在欲而无欲,居尘而不染尘,权依离垢地,当证法王身也。行禅唱匐俜鄞收撸禅为清静之行,胭粉淫秽之词,两不相侔,而行禅唱僬折>云:「火中生莲华,是可为希有。在欲而行禅,希有亦如是。」故 仙师行禅唱伲色相都忘,抑且要世人识知,自己主意拏得定,脚跟站得稳,不妨和光混俗也。潜行默运,严持命根,谨守戒性,无使疏失,何在戒酒肉乎!

色是药 酒是禄酒色之中无拘束只因花酒悟长生饮酒戴花神鬼哭

色是药者,乃二八兑中,有真金之宝,魂魄之药物。酒乃食禄,前缘分定,亦助道之兴。「饮酒终日不醉,簪花傥拮呤А!故枪示粕之中无拘束也。 师言 我今得道成仙,皆因花酒而得长生久视,即因饮酒戴花,炼己持心,并无疏失,除彼六贼,三尸之鬼,自然消灭,不得猖狂,故云神鬼哭也。

不破戒 不犯淫破戒真如性即沉犯淫坏失长生宝得者须由道力人

不破戒,不犯淫,即前「守定胭花断淫欲」意也。世人愚痴,不知修炼自身,而破戒犯淫,如油尽灯灭,髓竭人亡,伤身失命者多矣。皆因只知戒杀生,戒偷盗,此外杀外偷,不知自己身中盗却元阳真牛杀却自己性命,是乃真盗真杀,反不知戒谨,一味沉溺爱河,昏迷真性,耽淫滞欲,坏失长生之宝,何得成仙乎?若要知修炼之法,须凭明师口诀,炼己持心,得药得丹,长生久视,道力坚强,故云「得者,须由道力人」也。

道力人 真散汉酒是良朋花是伴花街柳巷觅真人真人只是花街玩

道力人者,谓炼丹数足,得道有力量,大德之人也。酒是良朋者,指同类坤地,西南得朋,可饮无米之仙酒也。花是伴者,乃七六两七九两九六之同类,可为伴也。是故大修行人,不问淫房酒肆,花街柳房,无不入玩,行炼己功法,故云花街柳巷之内,可觅真人。真人即在花街玩也。

摘花戴饮长生酒景里无为道自昌一任群迷多笑怪仙花仙酒是仙乡

摘花戴饮长生酒,为学道之人,得师口诀,下手工夫,临炉方定铢两,不可差失。须依次序而行,先初三日,月出庚;次初八日,月至丁;后用十五,月至甲。用工之际,先将雄剑折其花蒂,后以雌剑饮取长生之酒。又要知月圆之际,水源清浊,金水及时,真人正当在位,探入黄房土釜之内,平常景里,万缘不挂,始入无为,真道自然昌盛也。世间迷流,见说用鼎器修炼大丹,人人笑谤,不足为之道也。故仙师云「一任迷流多笑怪,仙花仙酒是我之仙乡」也,学者思之。

到此乡 非常客遗婴儿生喜乐洞中常采四时花花花结就长生药

学道之人,采得丹药入于中宫,到此真境界中,非是平常俗客,真是神仙种子矣。黄房之内,婴儿遗,两相交合,而生喜乐。又要温养火功十月,更要一月总炼,一月出神,故有一年四时工夫,「洞中常采四时花」也。亦要内外火工气候,无差无失,以得结胎神化,名曰「花花结就长生药」也。

长生药 采花心花蕊层层艳丽春时人不达花中理一诀天机值万金

仙师惟恐后学不明,重丁宁曰:长生药,须是采取上弦三般宝鼎玉炉之内,玉蕊金华,故有次序层层艳丽之春。世间多有盲修瞎炼,不达花中之理,难得成道。若宿有善缘,得遇真师,将天机妙用,逐一诀破,如贫得宝,如病得药,如囚遇赦,如死再生,胜于万两黄金,纵有万金易尽,得此真法,妙用无穷也。

谢天地 感虚空得遇仙师是祖宗附耳低言玄妙旨提作蓬莱第一峰

仙师得道之后,自叹感谢阴阳天地虚空庇佑,得遇 正阳帝君,事如祖宗,得 帝君附耳低言,口传心授,金液还丹之旨,提纳吓罾车谝环濉4四耸巧舷叶ζ鳎故喻之为第一峰。学者详焉。

第一峰 是仙物惟产金华生恍惚口口相传不记文须得灵根坚髓骨

第一峰,谓同类兑宫白虎。此物之中,惟产出金华玉蕊,能生恍惚。 祖师不敢着于竹帛明言,须是口口相传。若要成道,亦要灵根坚髓之骨,金丹大药,方可成也。

坚髓骨 炼灵根片片桃花洞里春七七白虎双双养八八青龙总一斤

坚髓骨二句,谓龙虎大丹,金丹大药,可以炼我之灵根,乃青龙也。第三句,谓行炼己火功,须要换鼎烹炼,可谓片片桃花洞里之春风津液也。七七白虎等者,乃两七之鼎,可炼大丹也。人若得彼上弦白虎真金八两,又要得青龙真汞半斤,二八合成一斤大药也。八八青龙之药物,亦可以助阴道也。

真父母 送元宫木母金公性本温十二宫中蟾魄现时时地魄降天魂

真父母,指金丹大药言也,得此至宝到我元宫。木母金公,乃木汞金铅,其情性和合。守此中宫土釜,十二时中,运火退符,喻如蟾魄月光之发现。时时坚志,守其日魂月魄,伏在丹田之内,如夫妇之交会,不可须臾离,方能凝结圣胎,道可成矣。

铅初就 汞初生玉炉金鼎未经烹一夫一妇同天地一男一女合乾坤

铅初就者,采得上弦三般真精月魄,到我丹田,谓之初就。以制我真汞,则汞如初生之始也。又要玉炉金鼎烹炼,二气氤氲,如一夫一妇之交媾,同天地阴阳一理,男女媾精,顺凡逆圣,合乾坤合辟之道。知此火功不失,方得凝结丹头也。

庚要生 甲要生生甲生庚道始萌拔取天根并地髓白雪黄芽自长成

庚要生者,乃西方白虎庚金真铅之气,而生东方青龙木汞也;甲要生者,乃东方甲木之汞火,而生西方白虎之金水也。生甲生庚者,乃龙吞虎血,虎吸龙精,二气发生,始萌其芽。日逐日长,日新又日新也。采取乃斗柄斡音晼入声运之机。天根者,我之一物,取彼一物之中地髓也。若得此前收后起,升降温养,火功无差无失,白雪黄芽,自然而得长成,丹田之内凝结,男子怀胎也。

铅亦生 汞亦生生汞生铅一处烹烹炼不是精和液天地乾坤日月精

铅亦生者,上弦真金之气,入我丹田,而生真汞。铅汞相生,在于土釜一处烹炼。百骸俱理,万神悉皆听命,此等烹炼,不是淫欲交感之情,乃天地乾坤,自然而然,日月之真精,有气无质之宝物也。

黄婆匹配得团圆时刻无差口付传八卦三元全藉汞五行四象岂离铅

黄婆者,乃戊己真土脾神也,即两人之意也。若二气相投,金木相隔,须臾便能匹配而得团圆,合成一处,凝结不解。若要采取丹药,全在真师口诀,细微之妙,时刻无差,方能成就,若不得真诀,反成大害。八卦者,干、坎、艮、震、巽、离、坤、兑也;三元乃三乘三奇之道;全藉汞者,谓炼己火功,须是真汞无疏失之患,全凭汞之坚固也。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东木甲龙,南火丙雀,西金庚虎,北水壬伭,中意土黄婆。此四象五行,是彼我之身,龙虎二气,阴阳水火,乃能求真一之铅,方可成就大事也。

铅生汞 汞生铅夺得乾坤造化权杳杳冥冥生恍惚恍恍惚惚结成团

铅生汞者,以铅制汞;汞生铅者,汞铅相投,故云「夺得乾坤」阴阳二气,铅汞造化之权。杳杳冥冥者,阴阳二物;生恍惚者,真铅真汞,日魂月魄也。恍恍惚惚,结成团者,阴阳二物,交炼凝结不可解。此乃互相食,火候之理,中宫神丹,方可结成团也。

性须空 意要专莫遣猿猴取次攀花露初开切忌触锁居土釜勿抽添

性须空者,虚心也。意要专者,万缘放下,纤毫不挂,紧守中间黄房,志念专一也。莫遣猿猴取次攀者,要学道之人,锁心猿,拴意马,勿令纵放也。花露初开切忌触者,得丹入腹,制伏真汞,如花露之初开,易聚而易散,切忌触犯。务要下功之人,降心裂念,不可纤毫疏失,用心守护性命,抱守丹田,直候神丹凝结,故云「锁居土釜勿抽添」也。

玉炉中 文火烁十二时中惟守一此时黄道会阴阳三性元宫无漏泄

玉炉中,文火烁者,谓玉液炼形之道,温养文火,地天泰卦,沐浴之候也。学道之人,十二时中,专心守一,意在丹田。自子至巳,六时起火;自午至亥,六时退符。阴阳交媾,水上火下。金水火三性,一家存守,聚入元宫,无有漏泄,方得男子怀胎,丈夫有孕也。

气若行 真火炼莫使伭珠离宝殿加添火候切防危初九潜龙不可炼

气若行,真火炼者,闭息内行真气,胎息火功,无令纵放伭珠铅汞,致使凝结而复疏失。盖内丹入腹,如云似雾。真气周流,内用真火,心肾交姤,不可须臾离也。外炉火功,抽添运用,最要防危虑险,勿得疏失,自取其害。本欲炼丹而求长生,到此走失,反成促寿,不可不戒。当此之时,大要内外火功,知其前后,屯蒙二卦,无令差误,子巳六时起阳火,午亥六时退阴符,故云「初九潜龙不可炼」,温养火功也。

消息火 刀圭变大地黄芽都长遍五行数内一阳生二十四气排珠宴

学人但知消息内外火功,无差毫发,始得刀圭之丹,变成黄芽,结成丹珠。乃是五行数内,太乙含真一之气,种子作为丹头,后用十月火功,一月总炼,一月出神。一年二十四气功法,添助神药之功,故云「二十四气,排珠宴」也。

火足数 药方成便有龙吟虎啸声三铅只得一铅就金果仙芽未现形

炼丹若得内外火功数足,结就神丹,身内夫妻,自有龙吟虎啸。但凡采取三品大药丹头,只得一铅真寔受用,犹如得金果仙桃之味,及其变化现形,有不可思议神通。温养火功无失,现出婴儿,乃男子生儿不等闲也。

再安炉 重立鼎跨虎乘龙离凡境日精才现月华凝二八相交在壬丙

炼丹之法,若是有大根器,大力量人,修炼大丹成就,移丹入于上丹田,再置妙炉,龙虎交姤,精华凝结,重整二弦之气,相交壬水丙火。水火既济,再造神丹之妙,四百字云:「一载生个儿,个个会骑鹤」也。

龙汞结 虎铅成咫尺蓬莱祗一程坤铅干汞金丹祖龙铅虎汞最通灵

初修金液还丹,须要龙汞虎铅,为结丹之祖宗。温养火功,亦要龙铅虎汞,此乃前收后起之法,最为紧要通灵之火候也。学者宜问真师,不可虚度一生。

1契云: 金计十有五 水数亦如之 临炉定铢两 五分水有余 二者以为真 金重如本初 其二遂不入 火二与之俱 三物相含受 变化状若神。

达此理 道方成 三万神龙护水晶守时定日明符刻 专心惟在意虔诚

若是大修行人,达此金液大还丹之理,仙又生仙之法,其道可能大彻大悟。重立丹鼎,以金为堤防,故云「三万神龙护水晶」。也亦要明其时刻,专心守等,此金生水一十五两,金生多少之理。《参同契》十四章甚明,知此「饮刀圭」详细之道也。

黑铅过 采清真一阵交锋定太平三车搬运珍珠宝送归宝藏自通灵

若知此十五两金,生多少水,必要明真道理。待其黑铅已过,水源至清,内有真金生二分水,乃真可用。以法取之,固济橐钥。交锋须要定其太平,亦必用三乘三品大丹,为之三车,搬运入于中宫宝藏,万神听命,不神而神自然应也。

天神佑 地祇迎混合乾坤日月精虎啸一声龙出窟鸾飞凤舞出金城

天神佑,谓我之真汞求真铅也。地祇迎,谓彼之真铅求我之真汞。二意和同,方可混合交媾阴阳。但要知彼虎啸真铅将至之时,速令青龙出窟,用飞灵剑以取之。鸾凤之气,入我土釜金城之内而成丹。

朱砂配 水银停一派红霞列太清沿池迸出金光现汞火流朱入帝京

朱砂配者,乃人身中积精成汞,汞久坚固,以成朱砂,匹配真铅,以成丹头也。水银停者,以下弦水银之牛八两停匀,凑成一斤大药也。自此之后,身中造化,似红霞之四起,列布于太清之中。便得炉火真铅,逆流运上泥丸,如金光罩体,汞火流珠,下降金室黄房,为入帝京也。

龙虎媾 外持盈走圣飞灵在宝瓶一时辰内金丹就上朝金阙紫云生

彼虎我龙,二弦之气,交媾水火二气,争战持盈,造化神通,走圣飞灵,在乎我身之中,宝瓶之内,一时半霎,结就丹头上,朝于泥丸金阙紫府,重生真气,周流一身,无滞无碍也。

仙桃熟 摘取饵万化来朝天地喜斋戒等候一阳生便进周天参同理

仙桃熟者,九六伭关数足,金生水清之候,为仙桃已熟。宜下手入室,用工采取,入于土釜之内,万化来朝,身中造化,自然交媾,如夫妇欢喜也。若求此宝,必先立坛婵,格物存诚,斋戒等候,一阳将生,金生丽水,待其水源至清,便向此时下手,进参同之理,一时辰内,管取金丹成,一得永得。

参同理 炼金丹水火熏蒸透百关养胎十月神丹结男子怀胎岂等闲

参者,参天地造化之体,只彼我二物,铅汞二气相感之机也;同者,同类相成之用,合阴阳造化之功。深知此理,方知炼金丹之作用。升降屯蒙二卦,水火熏蒸,百骸俱理,百关通透,温养内外火功,十月胎完气足,乃得男子生儿,丈夫有孕,岂是等闲之事。

内丹成 外丹就内外相接和谐偶结成一块紫金丸变化飞腾天地久

内丹成者,中宫土釜,养就神丹。外丹就者,又得外来金丹,两相结成,方始合成一丸紫金赫赤金丹。又得火功相接,和谐配偶,结成圣胎,婴儿显相,变化飞腾,天长地久,得为真人。

丹入腹 非寻常阴形剥尽化纯阳飞升羽化三清客名遂功成达上苍

修炼功深,得丹入腹,内外相结,与庶俗不同。日复日新,阴形剥尽,变化纯阳之体,飞升羽化,为三清之客。但得功成道备,名达上苍。

三清客 驾璚音琼舆同舆 跨凤腾霄入太虚似此消遥多快乐遨游三界最清奇太虚之上修真士朗朗圆成一物无

三清客,指丹成道备之人而言,为修炼金液大还丹成道之后,驾腾琼辇鸾鹤,而入太虚霄汉,遨游三界,清闲自在,是为修真之士,朗朗圆成大道,并无一物牵挂也。

一物无 惟显道五方透出真人貌仙童仙女彩云迎五明宫内传真诰

一物无,谓得道之人,万缘俱空。境相不着,惟有真常之道,显然明白,身中五脏真气,各见本色,五方透出真人之貌。到此一步,功成道就,婴儿出见,身外有身,自有仙童仙女,迎至蓬莱三岛,五明宫内,传真正官诰,方始仙籍书名。

「声闻」是有学从师闻法得悟,「缘觉」又云「独觉」,悟十二因缘得道谓之二乘。

传真诰 话幽情只是真铅炼汞精声闻缘觉韵散外道修罗缩项惊

成道之后,既得真诰,上传平日所行功法。真一之道,话烹铅炼汞之幽情。若是声闻缘觉,闻之如灾消散;外道修罗,得闻男女同修之法,缩项而失惊。故云难信之法也。

点枯骨 立成形信道天梯似掌平九祖先灵得超脱谁羡繁华富与荣

人得能修真正之道,筑基牢固,得药得丹,便如点其枯骨,立得成全其形骸,为长生不死之真人,方信道圣人。三寸上天之梯,人人俱有,只在目前,似掌之平也。得道之后,九伭七祖,皆得超脱。至于世间富贵荣华,不啻朝露,其谁羡之!

寻烈士 觅贤才同安炉鼎化凡胎若是悭财并惜宝千万神仙不肯来

上古仙师修炼,得真师口诀,真正之法,须要财法相助,方能成就。若自无财力,务要云游四海,遍寻真烈之士,英贤之才,两相忖托,结为心友,重立誓盟,告闻天地,同安炉鼎,得药得丹,两相成就,此乃彼施财我施法,财法二施,等无差别。若是贪财惜宝悭吝之人,纵有至人仙子,不肯相依相投,故云「千万神仙不肯来」。

修真士 不妄说妄说一句天公折万劫尘沙道不成七窍眼睛皆迸血

仙师慈悲心切,恐世人心迷,不肯信受奉行,发此大誓,苦劝后学,云:「我是修真之士,非比凡俗,不肯妄说一字一句,诳惑世人。若妄说一句,迷误后人,便遭天公谴责,万劫尘沙,不得成道,得其恶疾,七窍眼睛皆迸出血。」 仙师发此大誓,度人之心切矣!学者可不警哉!

贫穷子 发誓切待把凡流尽提接同赴蓬莱仙会中凡景熬煎无了歇

仙师自称为贫穷之子,发誓大切,待把凡夫世人,尽皆提慕右,同入长生之路,俱赴蓬莱仙会之中,作神仙之种。如若不信,沉溺爱河,流入欲海,辗转轮回,在凡俗景中,火坑之内,煎熬无有了歇。

尘世短 更思量洞里乾坤日月长坚志苦心三二载百千万劫寿无疆

世间凡夫,不得真道,百岁绝无,七十者稀,都不免还他个死,既知在世不久,甘心待死,不肯回头向道。若是五更枕上,自家思量,上古神仙诸佛,也是人修得,急便承当,拜求明师口诀,修炼长生不死之仙方。依师指示,坚志苦心,下工修炼金液大还丹,功成道备,作为神仙,百千万劫,寿同天地之无疆也。

达圣道 显真常虎兕刀兵更不伤水火蛟龙无损害拍手天宫笑一场

世法无常,惟有求明师口诀,晓达圣道,修身炼己,得药得丹,温养火功,斯乃真常之道。及至脱胎神化,飞腾自在,得成真人。便如虎使其爪,兕使其角,贼使其刀剑,不能损其身;便如末劫水火蛟龙,亦不能害其体。那时飞升天宫,拍手笑一场也。

这些功 真奇妙分付与人谁肯要愚徒死恋色和财所以神仙不肯照

仙师所言,这些大道用功之法,真寂奇妙。争奈世人愚痴,讥笑讪谤,不足语道。便如两手明白分付与他,谁人肯承当?要学修炼,明道之人,万中无一!都是愚痴之徒,死恋财色,甘心待死,不肯回头学道,所以神仙不肯照顾,传授金丹大道。

真至道 不择人岂论高低富与贫且饶帝子共王孙须去繁华锉锐分

仙师言至真大道,岂有悭吝不传之事?人人有分,个个有缘,亦无择人而授之理。然虽不问高低贫富,亦必要办一片至诚心来求。即如帝子王孙之富贵,若学道,也须屏去繁华世态,除去万缘杂念,虚衷苦志以相求,方可语以至道。苟非其人,决不轻传。

瞋不除 态不改堕入轮回生死海堆金积玉满山川神仙冷笑应不采

若是愚迷执着,不肯谦恭受益,瞋心不除,骄态不改,傲慢恣肆,没世堕入六道轮回,生死海中。一失人身,万劫难复,便富比石崇,堆金积玉,乃世间凡宝,终有尽时,不是长生之至宝。神仙视之,亦惟有冷笑不采耳!

名非贵 道极尊圣圣贤贤显子孙腰金跨玉骑骄马瞥见如同隙里尘

世间名利,便官居极品,名振一时,非为大贵。惟有金丹大道,极尊极贵。圣贤相传,法子法孙,永远相授,至若尘世,腰金跨玉,骑骄骏马,都是幻缘。道眼观之,瞥然如同壁缝日影之中,微尘相似。

隙里尘 石中火何在留心为久计苦苦煎熬唤不回夺利争名如鼎沸

隙里尘,即松暇洹J中火者,喻人一身如石中火,原非久长。特凡夫不悟,每日尘劳汨汨,终朝业识茫茫,八苦交煎,无有了期。是故 仙师,千经万论,劝谕修行。世人业重罪深,不肯回头,夺利争名,如汤锅之沸,甘受苦脑,乃死之徒。

如鼎沸 永沉沦失道迷真业所根有人平却心头棘便把天机说与君

世间凡夫贪恋世缘,奔奔碌碌,犹如鼎沸,未有休息。因此失道迷真,沉沦业海。乃是前生,今世业报,罪根深重,难复天真!若是宿有仙骨道缘之人,一闻便悟,平却心头荆棘,坚心苦志,矢念靡移,务期道成,终无退悔。遇此等之人,便将天机造化,口诀细微,仔细传授,俾令修炼证果天仙,了此生死大事。

命要传 性要悟入圣超凡由汝做三清路上少人行畜类门前争入去

仙师重明命基大事,非同小可,须要坚心致志,烈誓剌血,告明上圣至士,皈心盟天而传,故命要师传。性要悟者,教学人直究本来,真参寔证,灼见自性,透体光明,故性要自悟。如此性命双修,至于成功,入圣超凡,皆由此身自修自证。无奈世人不肯信受,回头修炼,只要贪求世间七情之欲,甘心堕落于异类中,不能出离,故云「三清路上少人行,畜类门前争入去」。

报贤良 休慕顾性命机关堪守护若还缺一不芳菲执着波查应失路

祖师重重吩咐,告报贤良有德之人,休要顾世缘,恩妻爱子,贪利图名。惟有性命机关,堪当守护,不可疏虞。须知爱惜性命,而求超出生灭之苦。若只修一缺一,是为偏枯,而不得芳菲,开花结果。执着波查世缘,应失大道真正之门路也。

只修性 不修命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祖性不修丹万劫阴灵难入圣

仙翁慈悯后学,错路修行。不知正道之人,执着无为真空,休妻弃子,入山修道,枯坐灰心,盲修瞎炼,为是坐禅。此等愚人,乃是修行第一种病。毒气深入,虽有良医妙药,救他不得,少不得还他一死。便如有一等铁脊罗汉,直到辟支地位,定有禅定千年,即出得阴神,难入圣位!不修金丹,难成正道也。按佛经初果须沱洹音员,名预流果,已入圣位,至四果阿罗汉,经称飞行变化,住寿命,动天地若辟支佛乘,又在罗汉之上特较菩萨乘为稍逊耳!谓之入圣域而未优。至于了悟真空心性之旨,则命在其中,即谓之大觉金仙。故 紫阳张真人云:「我得 达摩六祖不传之秘。」是以 孚佑帝君宣演《八品》、《三品》诸经,深明三教合一之理,第恐世人只知修性,不知修命,未到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地位,故谆谆告戒之也。若尽诋佛法,只知修性,不知修命,何以 帝君于参黄龙机悟后,所呈偈云:「自从一见黄龙后,始觉从前错用心」也?后学于此,切勿错会!

达命宗 迷祖性恰似鉴容无宝镜寿同天地一愚夫权握家财无主柄

有等学得 仙师指示命宗口诀,着于边见,修炼命基坚固,祖性未悟,自己本来面目未见,恰似有鉴台而无明镜。不知性宗智慧,变化超脱,出神入定之道,虽然有寿而无智慧,如世之愚夫,空有万金之宝,其于营运之妙用,全无主张把柄也。

性命双修伭又伭海底洪波驾法船生擒活捉蛟龙首始知匠手不虚传

修行人既经参悟,了明性体,复炼内药,了却命根,辐辏丹头,和合温养,内外火功,无亏无欠,无虞无险,无疏无失。如此双修,朝屯暮蒙,前收后起,两般作用,真伭之又伭。正如海底洪波,驾起法船,度脱三灾八难,九横五苦之厄,于海中生擒活捉青龙之头。到此真境界中,始知当初真师老匠之手段,不是虚传假相,茫无寔济也。到此粉骨碎身,难报 祖师深恩。后学宜遵,不可虚度光阴也。

注内凡有不合本歌意者,俱略为更订,但取惬于 祖意而止。

沁园春注 紫虚了真子萧廷之元瑞述

七返还丹。

火生数二,成数七。返者,自下而返上;还者,自上而还下。或曰:木三金四,合成七数,故曰「七返」,其说亦妙。盖金木乃水火之父母,五行之宗祖,还丹之根基也。苟以「涕唾津精气血液」为七返,谬之甚矣! 云房诗曰:「七般灵物尽为阴,若将此物为丹种,怎得飞升贯玉京!」《紫庭经》曰:「七件阴物何取焉。」还丹之名不一,或曰:大丹、内丹、王壶丹、绛雪丹、赤赫金丹、龙虎大药、九转神丹、宇宙之主、神符白雪、龟精凤髓、兔髓乌肝、先天地精,皆不过真铅真汞相结而成,迨非凡铅凡汞,金石草木有质之药。汞是九转真汞,铅是七返真铅。惟兹二味,是天地之真气,日月之至精。于外配则明象乾坤,于内配则符合造化。有生有杀,为虎为龙,蕴精义而遣作夫妻,继祖宗而故称父子。二味既晓,两性须知:因媒而男女和谐,赖母而子孙成长。圣人至秘,伭之又伭,修丹之士,当返求诸己而已矣!

在人先须炼己待时。

道不远人,百姓日用而不知也!炼己,乃炼形之道,莫不擘音柏裂鸿蒙,凿开混沌,采真一之精,抱先天之牛而为丹基也。不可以非类而造化,故《参同契》云:「燕雀不生凤,狐兔不乳马。同类易施功,非种难为巧。」金华洞主答太室山人曰:「积其阳魂,消其阴魂,以其阳兵战退阴贼。八卦相荡,五行相簦归根复命,还丹烜赫以精炼形,非凡砂石,或者以炼己为炼土。」其说亦妙,盖药产西南坤地也。大要知时,苟失其时,天地之间,凭何节候而生万物?阴阳之牛凭何而生龙虎哉?弦后弦前,乃时中之造化;坎离交处,乃刻里之工夫。到此微妙,莫非口诀。

正一阳初动,中宵漏永。

「宇宙在乎手,万物生乎身。」毗陵师曰:「炼丹不用寻冬至,身中自有一阳生。」时中有时之工夫,刻中有刻之工夫。

温温铅鼎,光透帘帏。

沿鼎,即造化铅鼎也。温温,谓火力不使之亏欠,必也温养而成丹。毗陵师曰:「金鼎常留汤用暖,玉炉莫要火教寒」是也。帘帏者眼也,云房有「闭户垂帘默默窥」之句。下工夫处,神光晃耀,透彻帘帏也。

造化争驰,龙虎交会。

夫造化之争驰也,龙吟云起,虎啸风生。必也使水虎擒火龙,互相交会。《入药镜》曰:「铅龙升,汞虎降,驰二物,勿纵放。」苟运火失时,则虎龙不交,铅汞飞走矣。 紫阳诗曰:「西山白虎正猖狂,东海青龙不可当,两手捉来令死,化成一块紫金霜。」两手捉来,不过要其交会,方能凝结成宝也。

进火功夫牛斗危。

夫火者,太阳之真精,有名而无形。故《参同契》曰:「既得真铅,又难真火,岂轻议哉!」火起于水中者何?盖坎属水,坎中有真阳,乃真火也。龙虎会合,金木交并,则真火炎其中矣。进火之功也,有刚柔文武斤两法度,二八临门,六一固济,循卦爻,沿刻漏,了屯蒙,明否泰,分二弦,辨晦朔,始复终坤,起晨止晦,则阴阳舒卷,金水调和。如或火侯失时,霖旱不节,隆冬大暑,盛夏严霜,金宫既砂汞不调,一鼎乃蝗虫竞起,金虎木龙沸腾,坎男离女奔逸,此皆运火过差,灵汞飞走。所谓「纤芥不正,悔吝为贼,毫发差殊不作丹」是也,可不慎之!牛斗危者,当牛斗值时下功也。

曲江上,见月华莹净,有个乌飞。

人之小肠,九盘十二曲,谓之曲江也。月乃药之用,言其莹净无R,乃至宝也。有个乌飞,乃阴中含阳也。 刘海蟾诗曰:「几度乌飞宿桂柯。」又曰:「乌飞兔不惊。」古诗曰:「有个乌飞入兔宫。」皆此意也。

当时自饮刀圭。

当行功交会之时,下手自土釜采而饮之。故《入药镜》曰:「饮刀圭,识土釜者,可与合语刀圭之妙。」

又谁信无中养就儿。

还丹之道,乃无中生有,渐采渐炼,结成圣胎,无质生质,养就婴儿。故紫清先生诗曰:「世事教人笑几回,男儿曾也会怀胎。自家精血交媾,身里夫妻是妙哉!」

辨水源清浊,

《清净经》云:「天清地浊,男清女浊。清者浊之源。」无他,阳清而阴浊也。轻清者浮而在上,真水银是也;重浊者沉而在下,真铅是也。一物两用,可不辨明清浊升降之道乎?

木金间隔。

木居东方甲乙,在象为青龙,在卦为震,干之长男也,火之母也,金之妻也,青衣女子也,碧眼也,东海青龙也,木液也。金居西方庚辛,在象为白虎,在卦为兑,坤之少女也,水之母也,木之夫也,素练郎君也,白头老子也,西山白虎也,金精也。隔居卯酉,无由聚会,须托黄婆媒合而为一也。 紫阳曰:「木金间隔会无因,须仗媒人勾引。」然后木生火,金生水,水火同乡,则金木交并矣!

不因师指,此事难知。

金丹大药,古人以万劫一传。玉笥灵篇,学者之十迷八九,圣师口口,历代心心,若非心传口授,纵使三杰之才,十哲之智,百端揣度,亦终不能下手,结就圣胎矣!所谓「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明师莫强猜。只为金丹无口诀,教君何处结灵胎。」 刘海蟾诗曰:「此道昭彰,如何乱揣量。」金丹之道,若不遇真师,寔难知矣!

道要伭微,天机深远。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杳杳冥冥,其中有情;恍恍惚惚,其中有物。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无中生有,天机深远,玄妙难测。」《阴符经》曰:「天有五贼,见之者昌。知之修炼,谓之圣人!」荀非洞晓阴阳,深达造化,安能凿开混沌,采天地父母之根,而为大丹之基!擘裂鸿蒙,取阴阳纯粹之精,而为大道之基,攒簇五行,和合四象。三花聚顶,令一气不昏;五气朝元,使阳魂不乱。放纵于杳冥之中,往来于恍惚之内,搬运出入,移神阳舍。功成行满,位证天仙也。况金液还丹,惟有一门,岂可与傍门小法,并日而语耶!

下手速修犹太迟。

千经万论,皆不言下手工夫,惟传之口诀。夫下手之初也,动乾坤之橐钥,采坎离之刀圭,握一身之神,归于天谷穴中。容而养之,则神气归根,名曰「回风混合,密固根源。」此乃守真一之道也。《龙虎经》曰:「神室上下釜,变化在手中。」所以正一真人,论青蛇之剑;西蜀老翁,得金锤之妙。 吕公谕之为火仗,青城空同谓之剑不是道。此皆穷尽踪迹,擘划无根。若无下手,徒论金丹,万无一成矣!古歌云:「圣人识得造化意,手搏日月安炉里。」《阴符经》云:「宇宙在乎手,万物生乎身!」夫学而不遇,必遇至人;遇而不勤,终为下鬼。 老子曰:「上士闻道勤而行,仙道惟人可以修。」古云:「神仙只是凡人做。」当知轮回事速,业报难逃。富贵荣华,殆非久计。下手速修,犹恐太迟也。

蓬莱路,仗三千行满,独步云归。

蓬莱三岛,乃海上仙山也。在人一身,亦有蓬莱三岛:顶曰上岛,心曰中岛,肾曰下岛。紫清先生诗曰:「人身自有一蓬莱」是也。三千功行,乃九年抱一之数也。九年功满,或分形散影、或出入有无;或轻举远游,隐显莫测;或换骨升仙,遨游蓬岛;或太乙见召,移居中洲,各随其功行之浅深也。窑头坯歌曰:「九年功满都经过,留形住世不知春,忽尔天门顶中破,真人出现大神通,从此神仙来相贺。」《参同契》曰:「道成德就,潜伏俟时,太乙乃召,移居中洲,功满上升,应箓受图。」彭真人注曰:「太乙真君,乃内炼之主司也。世人初得道,镂名金简,于此洲膺箓受图,乃获上升也。」

沁园春注 林屋山人全阳子俞解

七返还丹。

七,火数也。炼丹之法,其先以红投黑而生药。既有药,然后进火,炼黑入红而成丹,故曰「七返还丹」。即非自寅至申之七时也。 张紫阳《悟真篇》云:「金公本是东家子,送在西邻寄体生。认得唤来归舍养,配将遗作亲情。」是此义也。

在人先须炼己待时,

《离骚远游篇》云:「母滑音骨尔魂兮,彼将自然。壹气孔神兮,于中夜存。虚以待之兮,无为之先。」即炼己待时之谓也。要在收视返听,寂然不动,凝神于太虚,无一毫杂想,少焉神入气中,气与神合,则真息自定,神明自来,不过片晌间耳!邵康节《先天吟》云:「若问先天一字无,后天方要着工夫。」丹法亦然。采药于先天则无为,进火于后天则有为,不可以一律齐也。

正一阳初动。

白紫清《珠玉集丹髓歌》云:「炼丹不用寻冬至,身中自有一阳生。」然吾何以知身中之一阳生也?盖弹指声中,巽豁开而心觉,恍惚之时是也。吾于此时,豉之以橐钥,兄以猛火,则真铅出坎,而河车不敢暂留停,运入キΨ宥ィ乃可以为还丹。邵康节《恍惚吟》云:「恍惚阴阳初变化,絪缊天地乍回旋。中间些子好光景,安得工夫入语言。」非洞晓阴阳造化,畴克知此!

中宵漏永。

中宵,即夜半子时也。《周易参同契》云:「含元虚危,播精于子是也。」又云:「晦朔之间,合符行中。」谓三十日夜半子时之前,介乎晦朔之间也。若蹙之于一日,则每夜子时之前,即晦朔之间,初不拘于三十日之半夜也。《悟真篇》云:「日月三旬一遇逢,以时易日法神功。」其说明矣。漏者滴漏,有内有外,在内乃气之出入息也。薛紫贤《复命篇》云:「此心乘瓶坊一穑静坐时闻滴漏声」是也。在外即是漏也,或疑《悟真篇》,有「须知大隐居朝市,休向深山养静孤」之说,殊不知在深山,则难得灯与漏也。或又疑曰,陈泥丸《翠虚篇》云:「若言刻漏无凭信,不会玄机药未成。」而又云:「目视土圭,夜瞻刻漏。」谬之甚矣,何其说之自相戾也!曰修炼之初,功夫未纯熟,恐或差违,故必外立刻漏,以为时候之准则。若至于功夫纯熟,丹田有种,则精生有时,时至神知,虽当寝寐,不待唤醒,而亦自觉悟,又何必刻漏为哉!漏永者言其点点相续,无间断也。在吾身求之,则真息绵绵,勿令间断,知漏水之相续无异也。

温温铅鼎,光透帘帏。

鼎,谓下丹田也。子时将至,而阳气潜萌于其下,所以温温也。帘帏者眼也,垂眼下视,有垂帘之象,故曰帘帏。丹田有药,而阳气上升,透于两眉之间,是以有光,譬室中有烛,烛光映于窗牖而明。盖非窗牖之明,乃烛之明也。或者乍见此景,而惊讶以为奇异,则心动而神散矣。欲望成丹,不亦远乎?

造化争驰。

争驰,谓坤之末,复之初也。其时琼钟一扣,玉洞双开。复命谓「两畔同升共一斤」是也。

虎龙交媾。

《参同契》云:「龙呼于虎,虎吸龙精。两相饮食,互相吞并。」作丹之时,要在心息相依,然后气聚神凝,交媾为药。陈朝元《玉芝书》云:「伭黄若也无交媾,争得阳从坎下飞。」故必阴阳交媾,丹田有药,乃可以进火也。

进火功夫牛斗危。

牛斗危,乃身中火候之方位。谓进火功夫,自子而发端,至寅而搬运,如天之生物,胚胎于子,至寅而出也。《参同契》云:「始于东北箕斗之乡,旋而右转,呕轮吐萌。」《翠虚篇》云:「有一子母分胎路,妙在尾箕斗牛女」与此同旨,或以牛斗危,为犹危。引用《悟真篇》:「两手捉来谓死」之语,以发明之,是亦一说也。

曲江上见月华莹净,

《翠虚篇》云:「西南路上月华明,大药还从此处生。记得古人诗一句,曲江之上鹊桥横。」古仙本以小肠有九盘十二曲,是为曲江,后人复以鼻口之间为曲江,二说俱通。而翠虚又以西南路上,发明其说,可谓深切着明矣。盖西南属坤,坤为腹,药生于丹田之时,阳气上达,丽于目而有光,故自目至脐,一路皆虚白晃耀,如月华之明也。

有个乌飞。

有个乌飞者,身中之天地交,坎离合,二气絪缊,结成一滴露珠,而飞落丹田中也。陈希夷《指玄篇》云:「有个乌飞入桂宫。」《翠虚篇》云:「红莲含蕊,露珠凝碧,飞落华池滴滴珠。」《玉集还源篇》云:「人能明此理,一点落黄庭。」白紫清词云:「而今识破金乌,飞入玉蟾窟。」皆此义也。

当时自饮刀圭。

医书言方寸匕,又言刀圭者,刀头圭角,些子而已。自饮云者,遍历三宫,降而入口,与悟真篇谓脱胎入口身通圣,其义一也。或疑既脱胎,何为复入口?遂以为丹自外来,从而吞咽外物,去道远矣!《翠虚篇》不云乎:「采之炼之未片饷,一气渺渺通三关,三关来往气无穷,一道白脉朝泥丸,泥丸之上紫金鼎,鼎中一块紫金团,化为玉浆流入口,香甜清爽遍舌端。」是岂自身外而来者耶!

又谁信无中养就儿。

金丹大道,至简至易,于无中生有,养就婴儿,如涕唾精津气血液之类,止可接就,以为阶梯,非丹宝也。学者,局于管见,往往以先入之说为主,更不肯参究丹书。虽有道者,欲与开发,孰为之信!《翠虚篇》云:「怪事教人笑几回,男儿今也会怀胎!自家精血自交结,身里夫妻是妙哉!」盖夫妇即阴阳之异名,非真有所谓夫妇也。或者偏执竹破竹补之说,遂谓以人补人,而专意三峰邪术,又安信金丹乃清静无为之道,而果于无中生有哉!因执有作乃无中生有,及至无为,秤谟心谏无,俱各次第而行。

辨水源清浊。

清浊之说,盖尝辨之矣。一曰「天清地浊渡成」,一曰「取清舍浊更伭伭」,今曰水源清浊,则请就水源两字辨之。盖天一生水,其位居北,以八水同归于此,故谓之水源。《翠虚篇》云:「促将百脉尽归源。」盖谓此也。在上曰清,在下曰浊。始者上下相交,混而为一。久之则渐渐音订,渐渐清,清则至药生于其中矣!刘海蟾《还金篇》「谓水澄凝琥珀」是也。乃若留清去浊之说,则自是一义。愚注《参同契》:「于形体为灰土,状若明窗尘下。」已详言之。

木金间隔。

人身有一物,分而为二,其浮者为木,沉者为金。一东一西,故谓之间隔。若得斗柄之机斡运,使之上下循还,如天河之流转,则木性爱金,金情恋木,而刑德并会,不间隔矣!彼有以两目交光于中央,为金木不间隔。此一说,然以《参同契》《悟真篇》考之,则所谓金木间隔者,盖在内而不在外。

不因师指,此事争知。

《悟真篇》云:「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真人莫强猜。」盖丹经所陈,或假物以明理,或设象以寓意,名义不同,学者卒然读之,莫不有望洋之叹!且以五行言之,或曰金木,或曰金土,或曰水火,或曰金火,或曰金水,或曰水土,使人心目俱眩,诚不易知也。

道要伭微。

丹道之要有二:曰交媾,曰进火。虽有先后次序,要皆一片功夫。萧紫虚《金丹大成集》,谓「刻里功夫妙更奇」是也。伭哉微哉!

天机深远。

天机,谓半夜子,阳初动之时也。天机将至,人能动吾之机以应之,则天人合发,内外相符,结而为丹矣!虽曰一日十二时,凡相交处亦皆为。而古仙必用半夜子,阳初动之时者,其时太阳正在北方,而人身气到尾闾关,盖与天地相应。所谓「盗天地,夺造化」,惟此时为然。娜舫笫保则太乙已偏,人身之气,已过尾闾矣!寅时则太阳已出地,人身之气,已过肾堂矣,皆不可用也。《玉芝书》云:「凡炼丹,随子时阳气而起火,其火方然。余外别时起火,其火不全。」斯言尽之矣!

下手速修犹太迟。

下手,谓烹炼之时。握一身之神,归于天谷穴中,而不可纵放,非真有所执也。或泥「下手」两字,正合悟真篇「两手捉来令死」之说,于是努力提拳,或掩耳鼻,或摩腰腹,或以大指搯掌心,或以中指抵脐轮,不亦劳乎?速修犹太迟,谓光阴迅速,而贵乎及时修炼也。

蓬莱路,仗三千行满独步云归。

三千行满,谓九年三千日也。三千日内,务要积德累行,十二时中不可须臾离道。刘虚谷《还丹篇》云:「大丹欲就三千日,妙用无亏十二时」是也。丹法片饷结胎,百日而功灵,周年而胎圆,九年而行满,皆有程度。决无今日遇师,明日便能成仙之理。当知一年而小成,九年而大变,始而易气,次而易血,次而易脉,次而易肉,次而易髓,次而易筋,次而易骨,次而易发,次而易形。九年而阅九变,炼尽阴气,变成纯阳。然后可以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也曾至游集仙传,载陈朝元戒世云:「为善事者,必享福报;积阴德者,子孙荣昌。不殄天物,不肆盗淫,不毁正教,善事也。救死扶伤,急人患难,无纵隐,贼阴德也。不作善事,不积阴德,则恶道无所不入矣!」朝元此言,盖为俗人说也,况学仙者乎!大抵欲修仙道,先修人道。人道不修,则仙道远矣!又岂不见《悟真篇》云:「大药修之有易难,也知由我亦由天。若非积行修阴德,动有群魔作瘴缘。」学者讵可以我命在我之说自诿,而不务功行为急哉!呜呼功行三千,大罗为仙;行满八百,大罗为客。吾党其勉诸:

大药无过精气神要枢总在沁园春先生深会纯阳意尽把伭机说与人

元真乙未四月望日,三山王都中炷熏再拜谨题。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上一篇:吕祖全书之修真传道论
下一篇:1-序

网友评论

《全真青玄济炼铁罐施食全集》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道教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