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图经衍义本草卷之五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寇宗奭     时间:2017-04-12 09:31:16      繁體中文版     

图经衍义本草卷之五

宋通直郎辨验药材寇宗奭编撰

宋太医助教辨验药材许洪校正

玉石部下品

伏龙肝

味辛,微温。主妇人崩中,吐下#1血,止咳逆,止血,消痈肿毒气。

《图经》曰:文具石灰条下。

陶隐居云:此灶中封釜月下黄土也,取捣筛,合葫涂痈,甚效。以灶有神,故号为伏龙肝,并以迁#2隐其名尔。今人又用广州盐城屑,以疗漏血、瘀血,亦是近耳之上#3兼得火烧之义也。

陈藏器云:灶中土及四交道土,合末以饮儿,辟夜啼。

《日华子》云:伏龙肝,热,微毒。治鼻洪,肠风,带下,血崩,泄精,尿血,催生下胞及小儿夜啼。

雷公云:凡使,勿误用灶下土。其伏龙肝,是十年已来灶额内火气积,自结如赤色石,中黄,其形貌八棱,取得后细研,以滑石水飞过两遍,令乾,甩熟绢裹却,取子时安於旧额内一伏时,重研用。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伏龙肝,单用亦可。味咸,无毒。末与醋调,涂痈肿。

《外台秘要》:救急治心痛,冷热。伏龙肝末,煮水服方寸匕。若冷,以酒服。又方:治痈肿。伏龙肝以蒜和作泥涂,用布上贴之,如乾,则再易。

萧炳云:釜月中墨,一名釜脐下墨。

《千金方》:治风痱者,卒不能语,口噤,手足不随而强直。伏龙肝五升,以水八升,和搅取汁饮之。

《广利方》:治吐血,鼻衄不止。伏龙肝半升,以新汲水一大升淘取汁,和蜜顿服。

《十全博济方》:治子死腹中,其母气欲绝。伏龙肝二钱匕,以水调下,其土当儿头上戴出。

《产宝方》:胞衣不出。取灶下土一寸,研碎,用好醋调令相得,内於脐中,续取甘草汤三四合服之,出。

《衍义》曰:伏龙肝,妇人血露,蚕沙一两炒,伏龙肝半两,阿胶一两,同为末,温酒调,空心服二三钱,以知为度。本条中有东壁土,陈藏器云:取其东壁土,久乾也。今详之:南壁土,亦向阳久乾也,何不取?盖东壁常先得晓日烘炙。日者太阳真火,故治瘟疟。或曰:何不取午盛之时南壁上#4而取日初出东壁土者,何也?火生之时,其气壮。故《素间》云:少火之气壮。及其当午之时,则壮火之气衰,故不取,实用此义。或曰:何以知日者太阳真火?以水精珠,或心凹铜鉴,向日射之,以艾承接其光聚处,火出。

石灰

味辛,温。主疽疡,疥瘙,热气,恶疮,癞疾,死肌,堕眉,杀痔虫,去黑子息肉,疗髓骨疽。一名恶灰,一名希灰。生中山川谷。

《图经》曰:石灰,生中山川谷,今所在近山处皆有之。此烧青石为灰也,又名石锻。有两种:风化,水化。风化者,取锻了石,置风中自解,此为有力;水化者,以水沃之,则热蒸而解,力差劣。古方多用合百草团末,治金疮殊胜。今医家或以腊月黄牛胆,取汁溲和,却内胆中,挂之当风百日,研之更胜草叶者。又败船茹灰刮取用亦同。

陶隐居云:中山属代郡。今近山生石,青白色,作灶烧竟,以水沃之,即热蒸而解末矣。性至烈,人以度酒饮之,则腹痛下痢,疗金疮亦甚良。俗名石垩。古今多以结冢,用捍水而辟虫。故古冢中水,洗诸疮,皆即瘥。

《唐本》注云:《别录》及今人月疗金疮,止血,大效。若五月五日采蘩篓、葛叶、鹿活草、槲叶、芍药、地黄叶#5、苍耳叶、青蒿叶合石灰,捣为团如鸡卵,暴乾末,以疗疮生肌,大神验。

《日华子》云:味甘,无毒。生肌长肉,止血,并主白癜、疬疡、瘢疵等。疗冷,妇人粉刺,痔瘘疽疮,瘿赘疣子。又治产后阴不能合,浓煎汁熏洗。解酒味酸,令不坏,治酒毒,暖水脏,倍胜炉灰。又名锻石。

雷公云:凡使,用醋浸一宿,漉出待乾,下火锻,令腥秽气出,用瓶盛,密盖,放#6冷,拭上灰,令净用。

《别本》注云:烧青石为灰也,有两种:风化,水化。风化为胜。

禹锡云:谨按《蜀本》云:有毒,堕胎。

《药性论》云:石灰,治瘑疥,蚀恶肉,不入汤服。止金疮血,和鸡子白、败船茹,甚良。

抱朴子˙内篇》:古大墓中多石灰汁,夏月行人有疮者,见墓中清水,因自洗浴,疮偶愈。於是诸病者闻之,悉往洗之,转#7有饮以治腹内疾者。

《丹房镜源》云:石灰伏硫黄,去锡上晕,制雄黄,制硇砂可用之。

《圣惠方》:治蝼蛄咬人,用石灰醋和涂之。又方:治大肠久积虚冷,每因大便脱肛,收不能入方。炒石灰令热,故帛裹,坐其上,冷即易之。

《外台秘要》:元希声侍郎治卒发疹秘验方。石灰随多少,和#8醋、浆水调涂,随手即减。

《肘后方》:治产后阴道开不闭。石灰一斗熬之,令可烧草,以水二斗投灰中,适寒温,入水中坐。

《梅师方》:治产后阴肿,下脱肠出,玉门不闭。取石灰一斗,熬令黄,以水三斗投灰中,放冷澄清,取一斗二升暖洗。

《孙用和方》:治误吞金银,或钱在腹内。石灰一杏核大,硫黄一皂子大,同研为末,酒调下。

《斗门方》:治刀斧伤。用石灰上包,定痛止血,立差。

《崔氏方》:治血痢十年方。石灰三升,熬令黄,以水一斗,搅令清澄,一服一升,日三服。

《衍义》曰:石灰,水调一盏,如稠粥,拣好糯米粒全者,半置灰中,半灰外。经宿,灰中米色变如水精。若人手面上有黑黡子及纹刺,先微微以针头拨动,置少许如水精者於其上,经半日许,黡汁自出,剔去药不用,且不得着水,三二日愈。又取新硬石灰一合,以醋炒,调如泥,於患偏风牵口喎邪人口唇上,不患处一边涂之,立便牵正。

礜石

味辛、甘,大热、生温熟热,有毒。主寒热,鼠瘘,蚀疮,死肌,风痹,腹中坚,癖邪气,除热,明目,下气,除膈中热,止消渴,益肝气,破积聚,痼冷腹痛,去鼻中息肉。久服令人筋挛。火炼百日,服一刀圭。不炼服,则杀人及百兽。一名青分石,一名立制石,一名固羊石,一名白礜石,一名太白石,一名泽乳,一名食盐。生汉中山谷及少室。采无时。得火良,棘针为之使,恶马目毒公、鹜屎、虎掌、细辛,畏水。

《图经》曰:礜石,生汉中山谷及少室,今潞州亦有焉。性大热,置水中令水不冰,又坚而拒火,烧之一日夕,但解散而不夺其坚。市人多取洁白石当之,烧即为灰也。此药攻击积聚痼冷之病为良,用之须真者乃佳。又有特生礜石,生西域。张华《博物志》云:鹳巢中者为真,即此特生礜石也。然此色难得,人多使汉中者。

《药性论》云:礜石,使,铅丹为之使,味甘,有小毒。主除胸膈间积气,去冷风湿痹,瘙痒。忌羊血。

陶隐居云:今蜀汉亦有,而好者出南康南野溪及彭城界中、洛阳城南堑,常取少室。生礜石内水中,令水不冰,如此则生亦大热。今以黄土泥苞,炭火烧之,一日一夕,则解碎可用,疗冷结为良。丹方及黄白卫多用之,此又湘东新宁及零陵皆有。白礜石能柔金。

《博物志》云:鹳伏卵时,取礜石周围绕卵,以助暖气。方卫家取鹳巢中礜石为真也。

胡洽:大露宿丸,主寒冷百病方。礜石炼、乾姜、桂心、皂荚、桔梗各三两,附子二两,六物捣筛,蜜丸。服如梧子五丸,日三,渐增,以知为度。又有匈奴露宿丸、硫黄丸,并主积聚及饮食不下,心腹坚实,皆用礜石。近世乃少用者。

《衍义》曰:礜石并特生礜石,《博物志》及陶隐居皆言此二石,鹳取之以拥卵,如此则是一物也。隐居又言《仙经》不云特生,则止是前白礜石。今补注但随文解义,不见特生之意。盖二条止是一物,但以特生不特生为异耳。所谓特生者,不附着他石为特耳。今用者绝少,惟两字礜石入药。然极须谨#9用,其毒至甚。及论鹳巢中者,皆无此石,乃曰:鹳常入水,冷,故取以拥卵。如此则鸬鹚、雁骛之类,皆食於水,亦自繁息生化,复不用此二石。其说往往取俗士之言,未尝究其实而穷勾其理也。

砒霜

味苦、酸而有毒。主诸疟,风痰在胸膈。可作吐药,不可久服,能伤人。飞炼砒黄而成,造作别有法。

《图经》曰:砒霜,旧不着所出郡县,今近铜山处亦有之,惟信州者佳。其块甚有大者,色如鹅子黄,明澈不杂。此类本处自是难得之物,每一两大块真者,人竞珍之,市之不啻金价。古服食方中亦或用之,必得此类,乃可入药。其市肆所畜,片如细屑,亦挟土石,入药服之,为害不浅。误中,解之用冷水研绿豆浆饮之乃无他。

雷公云:凡使,用小瓷瓶子盛,后入紫背天葵、石龙芮二味,三件便下火锻,从巳至申,便用甘草水浸,从申至子,出,拭乾,却入瓶盛,於火中锻,别研三万下用。

禹锡云:谨按《日华子》云:砒霜,暖。治妇人血气冲心痛,落胎。又砒黄,暖,亦有毒。畏绿豆、冷水、醋。治疟疾,肾气带,辟蚤虫#10。入药以醋煮杀毒,乃用。

《别说》云:谨按:今信州玉山有砒井,官中封禁甚严。生不夹石者,色赤甚如雄黄,以冷水磨,解热毒,治痰壅甚效。近火即杀人,《图经》所谓不啻金价者,此也。若今市人通货者,即取山中夹砂石者,烧烟飞作白霜,乃碎屑而芒刺,其伤火多者,块大而微黄,则《图经》所谓如鹅子色明澈者,此也。古方并不入药,唯是#11烧炼丹石家用。近人多以治疟,然大#12意本以生者能解热毒。盖疟本伤暑故用。今俗医乃不究其理,即以所烧霜用,服之#13必吐下,因此幸有安者,遂为定法,尔后所损极长#14,不可不谨#15也。初取飞烧霜时,人在上风十余丈外立,下风所近草木皆死;又见以和饭毒鼠,若猫、犬食死鼠者亦死,其毒过於射罔远矣,可不察之。

《圣惠方》:治卒中风,昏愦若醉,痰涎壅盛,四肢不收。方用砒霜如绿豆大,研,以新汲水调下少许,用熟水投,大吐即愈。若未吐,再服。

《博济方》:小儿牙宣,常有鲜血不止,牙龈臭烂。砒黄抄一钱,麝香抄半钱,同研细末,用纸条子以生油涂之,后掺药末在上,少用末,剪作小片纸棋子大,看大小用,插在烂动处。

《简要济众方》:治疟神圣丹:砒霜半钱,研黑豆面一钱,右件二味细研,滴水丸小豆大,雄黄为衣。未发时空心面东,新水下三丸。

青霞子云:《宝藏论》云:砒霜,若草伏住火胎#16,色不变移,溶成汁,添得者,点铜成银。若见质枯折者,不堪用。

《衍义》曰:砒霜,疟家或用,才过剂,则吐泻兼作,须浓研绿豆汁,仍兼冷水饮,得石脑油即伏。今信州凿坑井,下取之。其坑#17常封锁,坑中有浊绿水,先绞水尽,然后下凿取。生砒谓之砒黄,其色如牛肉,或有淡白路,谓石非石,谓土非土,磨研酒饮,治癖积气有功。才见火,便有毒,不可造次服也。取砒之法:将生砒就置火上,以器覆之,令砒烟上飞,着覆器,遂凝结,累然下垂如乳。尖长者为胜,平短者次之。《图经#18》言大块者,其大块者以是下等,片如细屑者极下也。入药当用如乳尖长者,直须详谨。

硇砂

味咸、苦、辛,温,有毒。不宜多服。主积聚,破结血,烂胎,止痛下气,疗咳嗽宿冷,去恶肉,生好肌。柔金银,可为焊音旱药。出西戎,形如牙消,光净者良。驴马药亦用。

《图经》曰:硇砂,出西戎,今西凉夏国及河东、陕西近边州郡亦有之。然西戎来者,颗块光明,大者有如拳,重三五两,小者如指面,入药最紧。边界出者,杂碎如麻豆粒,又挟砂石,用之须飞澄去土石讫,亦无力,彼人谓之唱气砂。此药近出唐世,而方书着古人单服一味,伏火作丸子,亦有兼硫黄、马牙消辈合饵者,不知方出何时?殊非古法。此本攻积聚之物,热而有毒,多食腐坏人肠胃,生用又能化人心为血,固非平居可饵者。

陈藏器云:硇砂,主妇人、丈夫赢瘦积病,血气不调,肠呜,食饮不消,腰脚疼冷,痃癖痰饮,喉中结气,反胃吐水。令人能食,肥健。一飞为酸砂,二飞为伏翼,三飞为定精,色如鹅儿黄,和诸补药为丸,服之有暴热。飞炼有法,亦能变铁。

《日华子》云:北庭砂,味辛、酸,暖,无毒。畏一切酸。补水脏,暖子官,消冷癖瘀血,宿食不消,气块痃癖,及血崩带下,恶疮息肉。食肉饱胀,夜多小便,女人血气心疼,丈夫腰胯酸重,四肢不任。凡修制,用黄丹、石灰作柜,缎赤使无毒。世人自疑烂肉,如人被刃伤,以北庭罯傅定,当时生痂。亦名狄盐者。

禹锡云:谨按《药性论》云:硇砂,有大毒。畏浆水,忌羊血。味酸、咸。能销五金八石,腐坏人肠胃。生食之,化人心为血。中者,研生绿豆汁,饮一二升解之。道门中有伏炼法。能除冷病,大益阳事。

萧炳云:硇砂,使。生不宜多服,光净者良,今生北庭为上。

《外台秘要》:救急治鱼骨鲠在喉中。以少#19硇砂,口中咀嚼,咽之立下。

《经验方》:硇砂丸方:硇砂不计多少,用罐子内着硇砂,上面更坐罐子一个,用纸筋、白土和上下俱泥了。窨乾后,从辰初时便用苍耳自在落下叶,将来捣罗为末,药上铺头盖底,上面罐子内用水坐着,水旋添,火烧从罐子外五寸已来围绕,欲尽更添火,移向前罐子周回,火尽更旋烧促向前,计一伏时为度,更不移火,即#20闲杂人及妇人不得见,一伏时住。取来捣罗为末,醋、面糊为丸如桐子大。每服逐日十丸至十五丸,温酒或米饮下,并无忌,若烧吃三二斤,进食无病。

《陈巽方》:治元脏虚冷,气攻脐#21腹疼痛。硇砂一两,川乌头生去皮脐,杵为末一二两,硇砂生研,用纤霞草末二两,与硇砂同研匀,用一小砂罐子,不固济,慢火烧,候罐热,将拌了者硇砂入罐子内,不盖口,烧炭火一秤,候火尽炉寒取出研,与乌头生#22同研匀,汤浸蒸饼丸如桐子大。每服三丸,或木香汤、醋汤任下。

青霞子云:《宝藏论》硇砂,若草伏住火不碎,可转制得诸石药,并引诸药,可治妇人久冷。硇砂为五金贼也,若石药并灰霜伏得,不堪用也。

《太清服炼灵砂法》:北庭砂所禀阴石之气,性含阳毒之精,功能消败去秽益阳。

《丹房镜源》云:硇砂性有大毒,或沉冷之疾可服则愈,久服有痈肿。出北庭白黄者,诀曰为之金贼,能制合群药。药中之使,自制雄、雌黄。

《衍义》曰:硇砂,金银有伪,投镕窝中,其伪物尽消散。矧人腹中有久积,故可溃腐也。合他药治目中翳,用之须水飞过,入瓷器中,於重汤中煮其器,使自乾,杀其毒及去其尘秽。

铅丹

味辛,微寒,主吐逆胃反,惊痫疾,除热下气,止小便利,除毒热脐挛,金疮溢血。炼化还成九光,久服通神明。一名铅华,生於铅。生蜀郡平泽。

《图经》曰:文具铅锡条下。

陶隐居云:即今熬铅所作黄丹也。画用者,俗方亦稀用,惟#23《仙经》涂丹釜所须,云化成九光者,当谓九光丹以为釜尔,无别变炼法。

《日华子》云:凉,无毒。镇心安神,疗反胃,止吐血及嗽,傅金疮长肉,及汤火疮,染须发。可煎膏。

禹锡云:谨按《药性论》云:铅丹,君。主治惊悸狂走,呕逆,烦渴。煎膏用,止痛生肌。

今注云:此即今黄丹也,与粉锡二物,俱是化铅为之。按李含光《音义》云:黄丹、胡粉皆化铅,未闻用锡者,故《参同契》云:若胡粉投炭中,色坏还隐铅。《抱朴子˙内篇》云:愚人乃不信黄丹及胡粉是化铅所作,今唐注以二物俱炒锡,大误矣。

《肘后方》:客忤,中恶之类,多於道间门外得之,令人心腹疼痛,胀满,气冲心胸,不即治亦害人。救之方:真丹方寸匕,蜜三合和服之,口噤者折齿灌。

《经验方》:碧霞丹:治吐逆立效。北来黄丹四两筛过,用好米醋半斤,同药入铫内煎令乾,却用炭火三称,就铫内煅透红,冷,取研细为末,用粟米饭丸如梧子大。煎酵汤下七丸,不嚼,只一服。

《王氏博济方》:治风痫驱风散:铅丹二两,白矾二两,为末。用砖相斗,以纸铺砖上,先以丹铺纸上,次以矾铺丹上,然后用纸掩,却将十斤柳木柴烧过为度,取出细研。每服一钱,温酒下。

《刘氏方》:治小儿疟方:黄丹两钱匕,以蜜水和与服,冷即以酒和,令服之良。

《治疟方》:百草霜:黄丹等分细研。每服二钱匕,於发日空心米饮调服,不过两服愈。

《衍义》曰:铅丹,本谓之黄丹,化铅而成。别有法,《唐本》注:炒锡作,然《经》称铅丹,则炒锡之说误矣。亦不为难辨,盖锡则色黯暗,铅则明白,以此为异。治疟及久积皆用。

味甘,无毒。镇心安神,治伤寒毒气,反胃呕秽,蛇蜴所咬,炙熨之。

《图经》曰:铅,生蜀郡平泽;锡,生桂杨#24山谷。今有银坑处皆有之。而临贺出锡尤盛,亦谓之白镴。铅丹,黄丹也。粉锡,胡粉也。二物并是化铅所作,故附於铅。镜虽铜而皆用锡杂之,乃能明白,故镜鼻附於锡。谨按《字书》:谓锡,为镴,铅为青金,虽相似而入用殊别也。又有铅霜,亦出於铅。其法以铅杂水银十五分之一,合炼作片,置错#25瓮中密封,经久成霜,亦谓之铅白霜。性极冷,入治风痰及婴孺惊滞药。今之医家用之尤多。

《经验方》:治发背及诸般痈毒疮。黑铅一片,甘草三两,微炙锉,用酒一斗,着空瓶在傍,先以甘草置在酒瓶内,然后熔铅投在酒瓶中,却出酒,在空瓶内取出铅,依前熔后投,如此者九度,并甘草去之,只留酒,令病者饮,醉寝即愈。

《胜金方》:乌髭鬓,明目,牢齿牙。黑铅半斤,大锅内熔成汁,旋入桑条灰,柳木搅令成沙,右以熟绢罗为末。每日早晨揩齿后,用温水漱在盂内,取用其水洗眼,治诸般眼疾。髭黄白者,用之皆变黑。

青霞子云:《宝藏论》云:黑铅草伏得成实#26可点铜为银,并铸作鼎,养朱砂住得火,养水银住火,断粉霜住火。

味辛,寒,无毒。主伏尸毒螫音释,杀三虫,去鳖瘕,疗恶疮,堕胎,止小便利。一名解锡。

《图经》曰:文具铅条下。

陶隐居云:即今化铅所作胡粉也。其有金色者,疗尸虫甚良,而谓之粉锡,事与经乖。

《唐本》注云:铅丹、胡粉,实用锡造。陶今言化铅作之,《经》云粉锡,亦为探误矣。

陈藏器云:胡粉,本功外,主久痢成疳。和水及鸡子白服,以粪黑为度,为其杀虫而止痢也。

《日华子》云:光粉,凉,无毒。治痈肿瘘烂,呕逆,疗症瘕,小儿疳气。

今注:按《本经》呼为粉锡,然其实铅粉也。故英公序云:铅、锡莫辨者,盖谓此也。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胡粉,使,又名定粉。味甘、辛,无毒。能治积聚不消,焦炒,止小儿疳痢。

《外台秘要》:误吞钱并金银物。以胡粉一两,捣调之,分再服。食水#27银金,如吞金银物在腹中,服之令消洋出之。

《千金方》:治疮中水。胡粉、炭灰白等分,脂和涂孔上,水即止。

《肘后方》:治笃病新起早劳,食饮多致复欲死方:水服胡粉少许。《伤寒类要》同。

《张文仲方》:治反胃吐逆,内阴下恒湿且臭,或作疮。但以胡粉一分粉之即差,常用大验。又方:治寸白虫。熬胡粉令速燥,平旦作肉臛,以药方寸匕内臛中,服之有大效。又方:小儿疳疮。胡粉熬八分,猜脂和涂之,差为度,油亦得。

《子母秘录》:小儿夜啼。胡粉服水调三豆大,日三服。

《衍义》曰:粉锡,胡粉也,又名定粉。止泄痢,积聚久痢。

铜青

平,微毒。治妇人血气心痛,合金疮,止血,明目,去肤赤息肉。生铜皆有青,青则铜之精华,铜器上绿色是,北庭罯者最佳。治目时淘洗用。

陈藏器云:陶云青铜不入方用。按青铜明目,去肤赤,合金疮,止血,入水不烂,令疮青黑。生熟铜皆有青,即是铜之精华,大者即空绿,以次空青也。铜青,独在铜器上绿色者是。

代赭

味苦、甘,寒,无毒。主鬼疰,贼风,蛊毒,杀精物恶鬼,腹中毒邪气,女子赤沃漏下,带下百病,产难,胞衣不出,堕胎、养血气,除五脏血脉中热,血痹血瘀,大人、小儿惊气入腹及阴痿不起。一名须丸。出姑幕者名须丸,出代郡者名代赭。一名血师。生齐国山谷。赤红青色如鸡冠有泽,染爪甲不渝者良。采无时。畏天雄。

《图经》曰:代赭,生齐国山谷,今河东、京东山中亦有之,以赤红赤#28色如鸡冠有泽,染爪甲不渝者良。古方染#29丸治小儿用代赭,云无真者,以左顾牡蛎代使,乃知真者难得。今医家所用,多择取大块,其上文头如浮沤下#30者为胜,谓之丁头代赭,采无时。次条又有白垩,生邯郸山谷,即画家所用者,多而且贱,一名白善土。胡居士云:始兴小桂县乡有白善,俗方稀用。今处处皆有,人家往往用以院衣。《山海经˙西山经》石□之山#31,其阴灌水出焉,而北流於愚水,其中有流赭,以涂牛马无病。郭璞注云:赭,赤土也#32。今人以朱涂牛角,云以辟恶。又云:大次之山,其阳多垩。又《北山经》:天池之山,其中多黄垩。又《中山经》:葱袭#33之山,其中有大谷,多白、黑、青、黄垩。注云:言有杂色之垩也。然则赭以西土者为贵,垩有五色,入药惟白者取#34。

陶隐居云:旧说云是代郡城门下土。江东久#35绝,顷魏国所献,犹是彼间赤土尔,非复真物,此於俗用乃疏,而为仙方之要,并与戎盐、卤咸皆是急须。

《唐本》注云:此石多从代州来,云山中采得,非城门下土,又言生齐地山谷。今齐州亭山出赤石,其色有赤、红、青者。其赤者,亦如鸡冠且润泽,土人惟采以丹楹柱,而紫色且暗,此物与代州出者相似,古来用之。今灵州呜沙县界河北,平地掘深五尺得者,皮上赤滑,中紫如鸡肝,大胜齐、代者#36。

《日华子》云:代赭,畏附子。止吐血,鼻衄,肠风,痔瘘,月经不止,小兄惊痫,疳疾,反胃,止泻痢,脱精,尿血,遗溺,金疮长肉,安胎,健脾,又治夜多小便。

禹锡云:谨按《药性论》云:代赭,使,雁门城土,乾姜为使。味甘,平。治女子崩中,淋沥不止,疗生子不落。味温#37,服之辟鬼魅。

萧炳云:代赭,臣。

《斗门方》:治小肠气。用血师一两,米醋一升,以火烧血师通赤,淬入醋中,以淬竭为度,捣罗如面。用汤调下一大钱,即差,如神矣。血师即代赭也。

石燕

以水煮汁饮之,主淋有效。妇人难产,两手各把一枚,立验。出零陵。

《图经》曰:石燕,出零陵郡,今永州祁阳县江傍沙滩上有之。形似蚶而小,其实石也。或云生山洞中,因雷雨则飞出,堕於沙上而化为石,未审的否。今人催生,令产妇两手各握一枚,须臾子则下。

《唐本》注云:俗云因雷雨则从石穴中出,随雨飞堕者,妄也。永州祁阳县西北百一十五里土冈上,掘深丈余取之。形似蚶而小,坚重如石也。

陈藏器云:石燕,主消渴,取水牛鼻和煮饮之。自死者鼻,不如落崖死者良。唐本先附。

《日华子》云:石燕,凉,无毒。出南土穴中,凝强#38似石者佳。

禹锡云:谨按《蜀本》作蛹,注云:《尔雅》云:螺,小者蛹音含。

禹锡等谨按:萧炳云:别有乳洞中食乳有命者,亦名石燕,似蝙蝠口方,生气物也。

《食疗》云:在乳穴石洞中者,冬月采之堪食。余月采者,只堪治病,不堪食也。又,治法:取石燕一十#39枚,和五味炒令熟,以酒一斗,浸三日,即每夜卧时饮一两盏,随性也。甚能补益,进饮食,令人健力。

《圣惠方》:治伤寒,小腹胀满,小便不通。用石燕捣罗为末,不计时候,葱白汤调半钱,得通为度。

《简要济众方》:治淋疾。石燕子七个,捣如黍米粒大,新桑根白皮三两,到如豆粒,同拌#40令匀,分作七贴。用水一盏煎一贴,取半盏去滓,温服,空心、午前、至夜各一服。

《衍义》曰:石燕,今人用者如蚬蛤之状,色如土,坚重则石也。既无羽翼,焉能自石穴中飞出,何故只堕沙滩上?此说近妄。《唐本》注:永州土冈上,掘深丈余取之。形似蚶而小,重如石,则此自是二#41物,余说不可取。治虚积药中多用。

铛墨

主蛊毒中恶,血晕吐血。以酒或水细研,温服之。亦涂金疮,生肌止血。疮在面,切勿涂之,黑入肉如印,此铛下墨是也。

禹锡云:谨按《蜀本》云:铛墨无毒。

东壁土

主下部疮,脱肛。陶隐居云:此屋之东壁上土尔,当取东壁之东边,谓当先见日光,刮取用之。亦疗小儿风脐,又可除油污衣,胜石灰、滑石。

赤铜屑

以醋和如麦饭,袋盛,先刺腋下脉,去血,封之,攻腋臭神效。又熬使极热,投酒中,服五合,日三,主贼风反折。又烧赤铜五斤,内酒二斗中百遍,服同前,主贼风甚验。

禹锡云:谨按《日华子》云:铜屑,味苦,平,微毒。明目,治风眼,接骨焊齿,疗女人血气及心痛。

锡铜镜鼻臣禹锡等谨按月闭通用药云:锡铜镜鼻,平。

主女子血闭,症瘕,伏肠,绝孕及伏尸邪气。生桂阳山谷。

陶隐居云:此物与胡粉异类,而今共条,当以其非止成一药,故云附见锡品中也。古无纯铜作镜者,皆用锡杂之。《别录》用铜镜鼻,即是今破古铜镜鼻尔。用之当烧令赤,内酒中饮之。若置酝中出入百过,亦可捣也。铅与锡,《本经》云生桂阳,今则乃出临贺,犹是分桂阳所置。铅与锡相以,而入用大异。

《日华子》云:古鉴,平,微毒#42。

井底砂

至冷,治汤火烧疮用之。

《千金方》蝎螫人,以井底泥涂傅之,温则易之。

戎盐

味咸,寒,无毒。主明目、目痛,益气,坚#43肌骨,去毒蛊,心腹痛,溺血吐血,齿舌血出。一名胡盐。生胡盐山及西羌北地酒泉福禄城东南角。北海青、南海赤。十月采。

陶隐居云:今俗中不复见卤咸,惟魏国所献虏盐即是。河东大盐,形如结冰圆强,味咸、苦。

《日华子》云:戎盐,平。助水脏,益精气,除五脏症结,心腹积东,痛疮疥癣等。即西蕃所出。

《衍义》曰:戎盐,成垛,裁之如枕,细白,味甘、咸。亦功在却血。肾,治目中瘀赤、涩昏。

大盐

味甘、咸,寒,无毒。主肠胃结热,喘逆,胸中病。令人吐。生那鄹及何东池泽。漏芦为之使。

禹锡云:按萧炳云:大盐,臣。

《衍义》曰:大盐,新者不苦,久则咸苦。今解州盐池所出者,皆成斗子,其形大小不等,久亦苦。海水煎成者,但味和。二盐互有得失。入药及金银作,多用大盐及解盐。傍海之人多黑色,盖日食鱼盐,此走血之验也。齿缝中血出,盐汤嗽之,及接药入肾。北虏以盐淹尸,使不腐。

卤咸

味苦、咸,寒,无毒。主大热、消渴、狂烦,除邪及下蛊毒,柔肌肤,去五脏肠胃留热结气,心下坚,食已呕逆喘满,明目目痛。生河东盐池。

陶隐居云:是煎盐釜下凝滓。

《唐本》注云:卤咸既生河东,河东盐不釜煎,明非凝滓。此是碱土名卤咸,今人熟皮用之。

浆水

味甘、酸,微温,无毒。主调中,引气宣和,强力通关,开胃止渴,霍乱泄痢,消宿食。宜作粥,薄暮啜之,解烦去睡,调理腑脏。粟米新熟白花者佳。煎令醋止呕喊,白人肤体如缯帛。为其常用,故人不齿其功。冰浆至冷,妇人怀妊,不可食之,食谱所忌也。

《衍义》曰:浆水,不可同李实饮,令人霍乱吐利。

井华水

味甘,平,无毒。主人九窍大惊出血,以水噀面。亦主口臭,正朝含之,吐弃厕下,数度即差。又令好颜色,和朱砂服之。又堪炼诸药石,投酒醋令不腐。洗目肤翳,及酒后热痢,与诸水有异,其功极广。此水井中平旦第一汲者,《本经》注井苔条中略言之,今此重细解也。新补。

菊华水

味甘,温,无毒。除风补衰,久服不老,令人好颜色,肥健,益阳道,温中,去痼疾。出南阳郦县北潭水,其源悉芳。菊生被崖,水为菊味。盛洪之《刻州记》云:郦县菊水,太尉胡广,久患风赢,常饮此水,后疾遂瘳。此菊甘美,广后收此菊实播之京师,处处传植。《抱朴子》云:南阳郦县山中,有甘谷水,所以甘者,谷上左右皆生甘菊,菊花堕其中,历世弥久,故水味为变。其临此谷中居民,皆不穿井,悉食甘谷水,食无不寿考。故司空王畅、太尉刘宽、太傅袁院皆为南阳太守,每到官,常使郦县月送甘谷水四十斛,以为饮食。此诸公多患风痹及眩冒,皆得愈。新补。

《衍义》曰:菊花水,本条言南阳郦县北潭水,其源悉芳。菊生被崖,水为菊味,此甚怪。且菊生於浮土上,根深者不过尺,百花之中,此特浅露,水泉莫非深远而来。况菊根亦无香,其花当九月十月间,止三两旬中,焉得香入水也?若因花而香,其无花之月合如何也?殊不详。水自有甘、淡、咸、苦,焉知无有菊味者?宜细详之。

地浆

寒,主解中毒烦闷。

陶隐居云:此掘地作坎,以水沃其中,搅令浊,俄顷取之,以解中诸毒。山中有毒菌,人不识,煮食之,无不死。又枫树菌食之,令人笑不止,唯饮土浆皆差,余药不能救矣。

腊雪

味甘,冷,无毒。解一切毒,治天行时气温疫,小儿热痫狂啼,大人丹石发动,酒后暴热,黄疸,仍小温服之。藏淹一切果实良。春雪有虫,水亦便败,所以不堪收之。新补。见陈藏器及《日华子》。

泉水

味甘,平,无毒。主消渴,反胃,热痢热淋,小便赤涩。兼洗漆疮,射痈肿。令散,久服却温,调中,下热气,利小便,并多饮之。又新汲水,《百一方》云:患心腹冷病者。若男子病,令女人以一杯与饮;女子病,令男子以一杯与饮。又解合口椒毒。又主食鱼肉,为骨所鲠。取一杯水,合口向水,张口取水气,鲠当自下。又主人忽被坠损肠出,以冷水喷之,令身噤,肠自入也。又腊日夜,令人持椒井傍,无与人语,内椒井中,服此水去温气。《博物志》云:凡诸饮水,疗疾皆取新汲清泉,不用停污浊暖,非直无效,固亦损人。新补。

半天河

微寒。主鬼疰,狂,邪气,恶毒。

陶隐居云:此竹篱头水也,及空树中水,皆可饮,并洗诸疮用之。

《衍义》曰:半天河水,一水也。然用水之义有数种,种各有理。如半天河水,在上天泽水也,故治心病、鬼疰、狂、邪气、恶毒。

热汤

主忤死。先以衣三种#44,籍#45作死人腹上,乃取铜器若瓦器盛汤着衣上,汤冷者去衣,大冷者换汤,即愈。又霍乱,手足转筋。以铜器若瓦器盛汤熨之,亦可令蹋器使脚底热彻,亦可以汤捋之,冷则易,用醋煮汤更良,煮蓼子及吴茱萸汁亦好。以绵絮及破毡角脚,以汤淋之,贵在热彻。又缲丝汤,无毒,主蛔虫。热取一盏服之,此煮茧汁,为其杀虫故也。又燖猪汤,无毒,主产后血刺心痛欲死,取一盏温服之。新补。见《抱朴子》、陈藏器。

《衍义》曰:热汤,助阳气,行经络。患风冷气痹人,多以汤渫脚至膝上,厚覆使汗出周身。然别有药,亦终假汤气而行也。四时暴泄利,四肢冷,脐腹疼,深汤中坐,浸至腹上,频频作,生阳佐药,无速於此。虚寒人始坐汤中必战,仍常令人伺守之。

图经衍义本草卷之五竟

#1下:原脱,据晦明轩本补。

#2迁:晦明轩本作『迂』。

#3上:晦明轩本作『土』。

#4上:晦明轩本作『土』。

#5叶:原作『药』,据晦明轩本改。

#6放:原作『於』,据晦明轩本改。

#7转:晦明轩本作『传』。

#8和:原作『秘』,据晦明轩本改。

#9谨:晦明轩本作『慎』。

#10虫:晦明轩本作『虱』。

#11是:晦明轩本作『见』。

#12大:原作『火』,据晦明轩本改。

#13服之:此下原有『其坑常封锁坑中有浊绿水先绞水尽然后下凿取。生砒谓之砒黄,其色如牛肉,或有淡白路,谓石非石,谓上非土,磨研』四十六字乃《衍义》文错简於此据晦明轩本删移。

#14长:晦明轩本作『多』。

#15谨:晦明轩本作『慎』。

#16胎:晦明轩本作『锻』。

#17其坑:此下四十六字原错简在《别说》文内,据晦明轩本移正。

#18经:原脱,据晦明轩本补。

#19少:晦明轩本『少』下有『许』字。

#20即:晦明轩本作『却』。

#21脐:原作『剂』,据晦明轩本改。

#22生:晦明轩本作『末』。

#23惟:原作『帷』,据晦明轩本改。

#24杨:晦明轩本作『阳』。

#25错:晦明轩本作『醋』。

#26实:晦明轩本作『宝』。

#27水:晦明轩本无『水』字。

#28赤:晦明轩本作『青』。

#29染:晦明轩本作『紫』。

#30下:晦明轩本作『丁』。

#31山:原脱,据晦明轩本补。

#32赤土也:此下八十四字原错简在『《唐本》注』中,据晦明轩本移正。

#33袭:晦明轩本作『聋』。

#34取:晦明轩本作『耳』。

#35久:原作『九』据晦明轩本改。

#36者:此下原有『赤土也。今人以朱涂牛角,云以辟恶。又云:大次之山,其阳多垩。又《北山经》天池之山,其中多黄垩。又《中山经》袭之山,其中有大谷,多白、黑、青、黄垩。注云:言有杂色之垩也。然则赭以西土者为贵,垩有五色,入药惟白者取」八十四字乃《图经》文错简於此,据晦明轩本删移。

#37味温:晦明轩本『味』作『末』,『温』字属下读。

#38强:原作姜,据晦明轩本改。

#39一十:晦明轩本作『二七』。

#40拌:原作『伴』,据晦明轩本改。

#41二:晦明轩本作『一』。

#42毒:原脱,据晦明轩本补。

#43坚:原作『紧』,据晦明轩本改。

#44种:晦明轩本作『重』。

#45籍:晦明轩本作『藉』。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