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图经衍义本草卷之二十八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寇宗奭     时间:2017-04-20 08:29:59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图经衍义本草卷之二十八

宋通直郎辨验药材寇宗奭编撰

宋太医助教辨验药材许洪校正

兽部中品

鹿茸

味甘、酸,温、微温,无毒。主漏下恶血,寒热惊痫,益气强志,主齿不老,疗虚劳,洒洒如疟,羸瘦,四肢酸疼,腰脊痛,小便利,泄精溺血,破留血在腹,散石淋痈肿,骨中热疽。养骨,安胎下气,杀鬼精物,不可近阴,令痿。久服耐老。四月、五月解角时取阴乾。使时燥。麻勃为之使。角,味咸,无毒。主恶疮痈肿,逐邪恶气,留血在阴中,除小腹血急痛,腰脊痛,折伤恶血,益气。七月采。杜仲为之使。髓,味甘,温。主丈夫、女子伤中,绝脉,筋急痛,咳逆。以酒和服之,良。肾,平。主补肾气。肉,温。补中,强五脏,益气力。生者疗口僻,割薄之。

《图经》曰:鹿茸并角,《本经》不载所出州土,今有山林处皆有之。四月角欲生时取其茸,阴乾。以形如小紫茄子者为上,或云:茄子茸太嫩,血气犹未具,不若分歧如马鞍形者有力。茸不可嗅,其气能伤人鼻。七月采角。鹿年岁久者,其角坚好,煮以为胶,入药弥佳。今医家多贵麋茸、麋角,力紧於鹿。《本经》自有麋脂角条在下品。

陶隐居云:野肉之中,獐鹿可食。生不膻腥。又非辰属,八卦无主,而兼能温补,於人即生死无尤,故道家许听为脯,过其余肉。虽牛、羊、鸡、犬补益,充肌肤,於亡魂皆为愆责,并不足啖。

《唐本》注云:鹿茸,夏收,阴乾,百不收一,纵得一乾,臭不任用。破之火乾,大好。头,主消渴。煎之可作胶,服之弥善。筋,主劳损续绝。骨,主虚劳。可为酒,主风补虚。髓脂,主痈肿死肌,温中。

孟诜云:鹿茸,主益气。不可以鼻嗅,其茸中有小白虫,视之不见,入人鼻必为虫颡,药不及也。角,错为屑,白蜜五升,淹之,微火熬令小变,暴乾#1,更捣筛服之,令人轻身益气,强骨髓,补绝伤。又妇人梦与鬼交者,鹿角末三指一撮,和清酒服,即出鬼精。又,女子胞中余血不尽欲死者,以清酒和鹿角灰,服方寸匕,日三夜一,甚效。鹿头肉,主消渴,夜梦见物。又蹄肉,主脚膝疼痛。肉,主补中益气。内又生肉,主中风,口偏不正,以生椒同捣傅之,专看正即速除之。九月以后,正月以前,堪食之也。

《日华子》云:鹿茸,补虚羸,壮筋骨,破瘀血,杀鬼精,安胎,下气。酥炙入用。角,疗患疮痈肿热毒等,醋摩傅。脱精尿血,夜梦鬼交,并治之,水摩服。小儿重舌,鹅口疮、炙熨之。髓,治筋骨弱,呕吐。地黄汁煎作膏,填骨髓。蜜煮,-壮阳,令有子。肾,补中,安五脏,壮肠气。作酒及煮粥服。肉,无毒。补益气,助五脏。生肉贴偏风,左患右贴,右患左贴。头肉治烦惫,多梦。蹄治脚膝酸。又血治肺痿吐血及崩中,带下。和酒服之,良。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鹿茸,君,味苦、辛。主补男子腰肾虚冷,脚膝无力,夜梦鬼交,精溢自出,女人崩中,漏血。炙末,空心温酒服方寸匕。又主赤白带下,入散用。鹿骨,味甘,微热,无毒。鹿角,温、微温。鹿髓,无毒。

雷公云:凡使,先以天灵盖作末,然后锯解鹿茸作片子,以好羊脂,拌天灵盖末,涂之於鹿茸上,慢火炙之,令内外黄脆了,用鹿皮一片裹之,安室上一宿,其药魂归也。至明则以慢火焙之,令脆,方捣作末用之。每五两鹿茸,用羊脂三两,炙尽为度。又#2制法:用黄精自然汁浸两日夜了,漉出焙令乾,细捣用,免渴人也。鹿角,补阳胜如麋角。其角要黄色、紧重、尖好者。缘此鹿食灵草,所以异其众鹿。其麋角顶根上有黄色毛若金线,兼傍生小尖,色苍白者上。注《乾宁记》云:鹿与游龙相戏,生此异角。

《圣惠方》:治肾气虚损,耳聋。用鹿肾一对,去脂膜,切,於豉汁中,入粳米二合和煮粥,入五味如法调和。空腹食之,作羹及酒并得。

《外台秘要》:治消肾,小便数。鹿角一具,炙令焦,捣筛。酒服方寸匕,渐渐加至一匕半。

《百一方》:若男女喜梦与鬼交通,致恍惚者方。截鹿角屑三指撮,日二服,酒下。《食疗》同。

《梅师方》:治卒腰痛,暂转不得。鹿角一枚长五寸,酒二升,烧鹿角令赤,纳酒中浸一宿,饮之。

《兵部手集》:疗妬乳,硬欲结脓,令消。取鹿角於右上磨取白汁涂,乾又涂,不得手近,并以人嗍却黄水,一日许#3即散。

《产宝方》:治妊娠卒腰痛方。以鹿角截五寸,烧令烂赤,纳酒一大升中侵之,冷又烧赤,又浸,如此数过,细研,空心酒调鹿角末方寸匕服。

《衍义》曰:鹿茸,他兽肉多属十二辰及八卦。昔黄帝立子、丑等为十二辰以名月;又以名兽,配十二辰属。故獐鹿肉为肉中第一者,避十二辰也。味亦胜他肉。三祀皆以鹿脂,其义如此。茸最难得,不破及不出却血者,盖其力尽在血中,猎时多有损伤故也。茸上毛先薄,以酥涂匀,於烈焰中急灼之。若不先以酥涂,恐火焰伤茸。俟毛净,微炙入药。今人亦能将麻茸伪为之,不可不察也。头亦可酿酒,然须作浆时,稍益葱椒。角为胶,别有法。按《月令》冬至一阳生,麋角解;夏至一阴生,鹿角解;各逐阴阳分合,如此解落。今人用麋、鹿茸作一种,殆疏矣。凡麋、鹿角自生至坚完,无两月之久,大者二十余斤,其坚如石,计一昼夜须生数两。凡骨之类,成长无速於此。虽草木至易生,亦无能及之,岂可与凡骨血为比。麋茸利补阳,鹿茸利补阴。凡用茸,无须太嫩,惟长四五寸,茸端如马瑙红者佳。须佐他药有功。

白马茎

味咸、甘,平,无毒。主伤中,脉绝阴不起,强志益气,长肌肉肥健,生子,小儿惊痫。阴乾百日。眼,主惊痫,腹满,疟疾。当杀用之。悬蹄,主惊邪,瘈疭,乳难,辟恶气,鬼毒,蛊疰,不祥,止衄血,内漏,齲齿。生云中平泽。白马蹄,疗妇人瘘下白崩。赤马蹄,疗妇人赤崩。齿,主小儿惊痫。髻头膏,主生发。髻毛,主女子崩中赤白。心,主喜忘。肺,主寒热,小儿茎痿。禹锡等今详茎痿,非小儿之疾,二字必误。肉,味辛、苦,冷。主热下气。长筋强腰脊,壮健,强志,轻身,不饥。脯,疗寒热痿痹。屎,名马通,微温。主妇人崩中,止渴及吐、下血,鼻衄,金创止血。头骨,主喜眠,令人不睡。溺,味辛,微寒。主消渴,破症坚积聚,男子伏梁积疝,妇人瘕疾,铜器承饮之。

《图经》曰:文具羖角条下。

陈藏器云:马肉及血,有小毒。食之当饮美酒即解,妇人怀妊不得食马,驴骡为其十二月胎。骡又不产。马头骨於水上流浸之,则无水蜞,又埋安午地,令宜蚕。凡收白马茎,当以游牝时,力势正强者,生取得为良。马牙烧作灰,唾和,绊帛贴於肿上根出。屎绞取汁,主伤寒时疾,服之当吐下。亦主产后诸血气及时行病起合#4阴阳垂死者,并温服之。用马屎及溺,当以白者最良。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白马茎,使,味咸。能主男子阴痿坚长,房中术偏要。通用药云:马眼,平。马悬蹄,平。马蹄甲,平。马髻膏,平。马头骨,微寒。按孟诜云:白马茎,益丈夫阴气,阴乾者末,和茯苓#5蜜丸。空腹酒下四十丸,日再,百日见效。悬蹄,主惊痫。赤马蹄,主辟温疟。马心,患痢人不得食。马肉,有小毒。不与仓米同食,必卒得恶,十有九死。与姜同食,生气嗽。其肉多着浸洗,方煮得烂熟,兼去血尽,始可煮炙,肥者亦然,不尔,毒不出。患丁肿,中风疼痛者,炒驴马粪,熨疮满五十遍,极效。男子患,未可及,新差后,合阴阳,垂至死。取白马粪五升,绞取汁,好器中盛,停一宿。一服三合,日夜二服。按《日华子》云:马齿水磨治惊痫。肉只堪煮,余食难消。不可多食,食后以酒投之。皆须好清水搦洗三五遍,即可煮食之。怀娠人及患痢人并不可食。忌苍耳、生姜。又鬃烧灰,止血并傅恶疮。头骨,治多睡,作枕枕之。烧灰傅头、耳疮佳。尿,洗头疮白秃。按《蜀本》注云:诸筋肉,非十二月采者,并宜火乾之。

雷公云:要马无病,嫩身如银,春收者最妙。临用以铜刀劈破作七片,将生羊血拌,蒸半日出,晒乾,以粗布拭上皮并乾羊血了,细锉用也。又马自死,肉不可食。五月勿食,伤神。

《兵部手集》:多年恶疮不差,或痛痒生衅。烂研马粪并齿传上,不过三两遍,良。武相在蜀,自胫有疮,痒不可忍,得此方便差。

刘涓子:治被打,腹中瘀血。白马蹄烧烟尽,取灰末,酒服方寸匕,日三夜一。亦治妇人血病。

牛角□

下闭血,瘀血疼痛,女人带下血。燔之。味苦,无毒。水牛角,疗时气,寒热头痛。髓,补中,填骨髓,久服增年。髓味甘,温,无毒。主安五脏,平三焦,温骨髓,补中,续绝伤益气,止泄痢,消渴。以酒服之。胆,可丸药。胆味苦,大寒。除心腹热渴,利口焦躁,益目精。齿,主小儿牛痫。肉,味甘,平,无毒。主消渴,止吐泄,安中益气,养脾胃,自死者不良。屎,寒。主水肿,恶气。用涂门户,着壁者。燔之,主鼠瘘,恶疮。黄犍牛、乌牯牛溺、主水肿、腹胀脚满、利小便。

《图经》:文具前卷黄条下。

《药性论》云:黄牛角□灰,臣,味苦、甘,无毒,性涩。能止妇人血崩不止,赤白带下,止冷痢泻血。水牛角,平。青牛胆,苦,无毒。主消渴,利大小肠。腊月牯牛胆,中盛黑豆一百粒,后一百日开取,食后、夜间吞二七枚,镇肝明目。黑豆盛浸不计多少。

陶隐居云:此牛亦□牛为胜,青牛最良,水牛为可充食尔。自死谓疫死,肉多毒。青牛肠不可共犬肉、犬血食之,令人成病也。

《日华子》云:水牛肉,冷,微毒。角,煎治热毒风并壮热。角□,烧焦治肠风泻血痢,崩中带下,水泻。涎,止反胃呕吐。治噎,要取即以水洗口后,盐涂之,则便吐出。黄牛肉,温,微毒。益腰脚。大都食之发药毒发病,不如水牛也。惟酥乳佳。骨髓,温,无毒。治吐血,鼻洪,崩中带下,肠风泻血并水泻。烧灰用。

禹锡云:按《蜀本》云:沙牛角□,味苦,温,无毒。主下闭瘀血,女子带下下血。烧以为灰,暖酒服之。

孟诜云:黑牛髓和地黄汁、白蜜等分作煎服,治瘦病。乌牛粪为上。又小儿夜啼,取乾牛粪如手大,安卧席下,勿令母知,子、母俱吉。

《食疗》云:肚,主消渴,风眩,补五脏,醋煮食之。肝,治痢。肾,主补肾。髓,安五脏,平三焦,温中,久服增年,以酒送之,和地黄汁、白蜜作煎,服之治瘦病。

孙真人云:主痈发数处。取牛粪烧作灰,以鸡子白和傅之,乾即易。

《外台秘要》:大病后不足,病虚劳,补虚。取七岁已下,五岁已上黄牛乳一升,水四升,煎取一升,如人饥,稍稍饮,不得多,十日服不住,佳。

《肘后方》:风毒脚气,若胫已满,捻之没指。但勤饮乌牸牛溺二三升,使小便利,渐渐消,当以铜器取新者为佳。纯黄者亦可用。又方:治患痈肿未成脓。取牛耳中垢封之,愈。

《经验方》:痔漏张用方#6。犍牛儿胆、猬胆各一个,用腻粉五十文,麝香二十文,将猬胆汁、腻粉、麝香和匀,入牛胆内,悬於檐前四十九日,熟。旋取为丸如大麦,用急脚#7送入疮内后,追出恶物是验,疮口渐合,生面盖疮内一遍,出恶物。

《子母秘录》:治血气逆,心烦闷满,心痛。烧水牛角末,酒服方寸匕。

《产书》:主难产。牛粪中大豆一枚,擘作两片,一片书父,一片书子,却合,以少水吞之,立产。

《衍义》曰:牛角□,此则黄牛角□。用尖烧为黑灰,微存性,治妇人血崩,大便血及冷痢。又白水牛鼻,乾、湿皆可用,治偏风口喎斜,以火炙热,於不患处一边熨之,渐正。

羖羊角

味咸、苦,温、微寒,无毒。主青盲,明目,杀疥虫,止寒泄,辟恶鬼、虎狼,止惊悸,疗百节中结气,风头痛及蛊毒,吐血,妇人产后余痛。烧之杀鬼魅,辟虎狼。久服安心益气轻身。生河西川谷。取无时,勿使中湿,湿即有毒。菟丝为之使。羊髓,味甘,温,无毒。主男女伤中,阴气不足,利血脉,益经气。以酒服之。青羊胆,主青盲,明目。羊肺,补肺,主咳嗽。羊心,主忧恚,膈气。羊肾,补肾气,益精髓。羊齿,主小儿羊痫寒热。三月三日取之。羊肉,味甘,大热,无毒。主缓中,字乳余疾,及头脑大风汗出,虚劳寒冷,补中益气,安心止惊。羊骨,热。主虚劳,寒中,羸瘦。羊屎,燔之,主小儿泄痢,肠呜,惊痫。

《图经》曰:羖羊角,出河西川谷,今河东、陕西及近都州郡皆有之。此谓青羝羊也。余羊则不堪,取无时。勿使中湿,湿则有毒。羊齿、骨及五脏皆温、平而主疾,惟肉性大热,时疾初愈,百日内不可食,食之当复发及令人骨蒸也。羊屎,方书多用。近人取以内鲫鱼腹中,瓦缶固济烧灰,以涂髭发,令易生而黑,甚效。乳,疗蜘蛛咬,遍身生丝者,生饮之即愈。前条有白马阴茎、眼、蹄、白马悬蹄、赤马蹄、齿、髻头膏髻、毛、心、肺、肉脯、头骨、屎、溺及牡狗阴茎、胆、心、脑、齿、四蹄、白狗血、肉、屎中骨,《本经》并有主治。惟白马茎、眼、悬蹄用出云中平泽者,余无所出州土。今医方多用马通,即马屎也,及狗胆,其余亦稀使,故但附见於下。

陶隐居云:羖羊角,方药不甚用,其余皆入汤煎。羊有三四种,最以青色者为胜;次则乌羊;其□羺羊及虏中无角羊,正可啖食之。为药不及都下者。其乳、髓则肥好也。羊肝,不可合猪肉及梅子、小豆食之,伤人心、大病人。

《唐本》注云:羊角,以青羝为佳,余不入药用也。羊胆,疗疳#8时行热熛疮,和醋服之良。羊肺疗渴,止小便数。并小豆叶煮食之,良。羊肾合脂为羹,疗劳痢甚效。蒜齏食脂一升,疗症瘕。羊肉,热病差后食之,发热杀人。

《日华子》云:羖羊角,退热,治山瘴,溪毒,烧之去蛇。心有孔者杀人。肾,补虚,耳聋,阴弱,壮阳,益胃,止小便,治虚损盗汗。羊肉,治脑风并大风,开胃,肥健。头,凉,治骨蒸,脑热头眩,明目,小儿惊痫。脂,治游风并黑~。羖羊粪,烧灰,治□耳并罯刺。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羖羊角,使。治产后恶血烦闷,烧灰酒服之。又主轻身,治小儿惊痫。又曰:青羊角,亦大寒。青羊胆,平。青羊肝,服之明目。胆点眼中,主赤障,白膜,风泪,主解虫毒。

《外台秘要》:崔氏疗伤寒,手足疼欲脱。取羊屎煮汁以灌之,差止。亦疗时疾,阴囊及茎热肿。亦可煮黄檗等洗之,并除伤寒之疾。又方:治小儿疳。羊胆二个,和浆水灌下部。猪胆亦得。

《千金方》:疗尿床方。羊肚盛水令满,系两头熟煮开,取水顿服之。即差。

《肘后方》:疗面多皯□如雀卵色。以羖羊胆一个,酒二升,合煮三沸,以涂拭之,日三度,差。

《圣惠方》:治风,心烦恍惚,腹中痛,或时闷绝而复苏。用羖羊角屑微炒,捣罗为末。不计时候,温酒调下一钱匕。又方:治硫黄忽发气闷。用羊血服一合。

《梅师方》:治产后余血攻心,或下血不止,心闷面青,身冷气欲绝。新羊血一盏饮之,三两服妙。

《食医心镜》:主风眩羸瘦,小儿惊痫,丈夫五劳,手足无力。羊头一枚,炮洗如法、蒸熟,切,以五味调和,食之。又主肾劳损精竭。炮羊肾一双,去脂细切,於豉汁中五味米揉如常法,作羹食,粥亦得。

《衍义》曰:羖羊角,出陕西、河东,谓之□□羊,尤狠健,毛最长而厚,此羊可入药。如要食,不如无角白大羊。本草不言者,亦有所遗尔。又同、华之间,有卧沙细肋,其羊有角似羖羊,但低小供撰,在诸羊之上。张仲景治寒疝,用生姜羊肉汤,服之无不验。又一妇人产当寒月,寒气入产门,脐下胀痛,手不敢犯,此寒疝也。医将治之以抵当汤,谓其有瘀血。尝教之曰,非其治也;可服张仲景羊肉汤,少减水#9,二服遂愈。

牡狗阴茎

味咸,平,无毒。主伤中,阴痿不起,令强热大,生子,除女子带下十二疾。一名狗精。六月上伏取,阴乾百日。胆,主明目,痂疡恶疮。心,主忧恚气,除邪。脑,主头风痹,下部□疮,鼻中息肉。齿,主癫痫寒热,卒风痱,伏日取之。头骨,主金疮止血。四脚蹄,煮饮之,下乳汁。白狗血,味咸,无毒。主痫疾发作。肉,味咸、酸,温。主安五脏,补绝伤,轻身益气。屎中骨,主寒热,小儿惊痫。

《图经》曰:文具羖羊角条下。

《日华子》云:犬阴,治绝肠及妇人阴瘘。胆,主扑损瘀血,刀箭疮。心,治狂犬咬,除邪气,风痹,疗鼻衄及下部#10。齿,理小儿客忤,烧入用。头骨,烧灰用亦壮阳,黄者佳。血,补安五脏。犬黄者大补益,余色微补。古言署预凉而能补,犬肉暖而不补,虽有此言,服终有益,然奈秽甚,不食者众。

禹锡云:按通用药云:狗胆,平。狗齿,平。狗头骨,平。狗四足,平。白狗血,温。按《药性论》云:狗胆,亦可单用。味苦,有小毒。主鼻齆,鼻中息肉。狗头骨,使。烧灰为末,治久痢,劳痢。和乾姜、莨菪焦炒见烟,为丸。白饮空心下十丸,极效。

孟诜云:胆去肠中脓水。又白犬胆,和通草、桂为丸服,令人隐形。青犬尤妙。犬肉,益阳事,补血脉,厚肠胃,实下焦,填精髓。不可炙食,恐成消渴,但和五味煮,空腹食之。不与蒜同食,必顿损人。若去血,则力少不益人。瘦者多是病,不堪食。

《圣惠方》:治女人赤白带下久不止。用狗头烧灰为细散,每日空心及食前,温酒调下一钱匕。

《外台秘要》:治马鞍疮。狗牙灰醋和傅之。又五月五日取牡狗粪烧灰傅之,良。

《杨氏产乳》:妊娠不得食狗肉,令儿无声。

羚羊

味咸、苦,寒、微寒,无毒。主明目,益气,起阴,去恶血注下,辟蛊毒恶鬼不祥,安心气,常不魇寐,疗伤寒,时气寒热,热在肌肤,温风注毒伏在骨间,除邪气惊梦,狂越僻谬及食噎不通。久服强筋骨,轻身,起阴,益气,利丈夫。生石城山川谷及华阴山,采无时。

《图经》曰:羚羊角,出石城山谷及华阴山,今秦、陇、龙、蜀、金、商州山中皆有之。戎人多捕得来货,其形似羊,色青而大,其角长一二尺,有节如人手指握痕,又至坚劲。今入药者皆用此角。

陶隐居云:今出建平、宜都诸蛮中及西域。多两角,一角者为胜。角甚多节,蹙蹙园绕。别有山羊角极长,惟一边有节,节亦疏大,不入药用。《尔雅》名羱羊,而羌夷云只此名羚羊角,甚能陟峻。短角者乃是山羊尔。亦未详其正。

陈藏器云:羚羊角,主溪毒及惊悸,烦闷,卧不安,心胸间恶气毒,瘰疬。肉,主蛇咬,恶疮。山羊、山驴、羚羊,三种相似,医工所用,但信市人,遂令汤丸或致乖舛。且羚羊有神,夜宿以角挂树不着地。但取角弯中深锐紧小,犹有挂痕者即是真,慢无痕者非,作此分别,余无他异。真角,耳边听之集集鸣者良。陶云一角者,缪也。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羚羊角,臣,味甘。能治一切热毒风攻注,中恶毒风,卒死昏乱不识人,散产后血上心烦闷,烧末酒服之。主小儿惊痫,治山瘴,能散恶血。烧灰治噎塞不通。

孟诜云:羚羊,北人多食,南人食之,免为蛇虫所伤。和五味子炒之,投酒中经宿,饮之治筋骨急强,中风。又角,主中风筋挛,附骨疼痛,生磨和水涂肿上及恶疮,良。又卒热闷,屑作末#11,研和少蜜服。亦治热毒痢及血痢。

雷公云:凡所用亦有神羊角。其神羊角长有二十四节,内有天生木胎。此角有神力,可抵千牛之力也。凡修事之时,勿令单角,不复有验,须要不拆元对,以绳缚之,将铁错子错之,旋旋取用,勿令犯风,错末尽#12处,须三重纸裹之,恐力散也。错得了即单捣,捣尽,背风头,重筛过,然入药中用之,若#13更研万匝了,用之更妙,免刮人肠也。

《千金方》:治产后心闷不识人,汗出。羚羊角烧末,以东流水服方寸匕,未差再服。

《肘后方》:血气逆心烦满。烧羚羊角若水羊角末,水服方寸匕。

《子母秘录》:治胸胁痛及腹痛热满。烧羚羊角末,水服方寸匕。

《衍义》曰:羚羊角,今皆取有挂痕者。陈藏器取耳边听之集集鸣者良。亦强出此说,未尝遍试也。今将他角附耳,皆集集有声,不如有挂痕一说尽矣。然多伪为之,不可不察也。

犀角

味苦、酸、咸,寒、微寒,无毒。主百毒蛊痋#14,邪鬼瘴气,杀钩吻、鸩羽、蛇毒,除邪,不迷惑魇寐,疗伤寒温疫,头痛寒热,诸毒气。久服轻身,骏健。生永昌山谷及益州。松脂为之使,恶雚菌、雷丸。

《图经》曰:犀角,出永昌山谷及益州,今出南海者为上,黔、蜀者次之。犀似牛,猪首、大腹、痹脚,脚有三蹄。色黑。好食棘。其皮每一孔皆生三毛。顶一角,或云两角,或云三角。谨按郭璞《尔雅》注云:犀,三角,一在顶上,一在额上,一在鼻上。鼻上者即食角也,小而不椭。亦有一角者。《岭表录异》曰:犀有二角,一在顶#15上为兕犀,一在鼻上为胡帽犀。牯犀亦有二角,皆为毛犀,而今人多传一角之说。此数种俱有粟文,以文之粗细为贵贱。角之贵者,有通天花文。犀有此角,必自恶其影,常饮浊水,不欲照见也。其文理绝好者,则有百物之形。或云犀之通天者是其病,理不可知也。又#16有倒插者,有正插者,有腰鼓插者。其倒插者#17,一半以下通;正插者,一半以上通;腰鼓插者,中断不通。其类极多,足为奇异。

《药性论》云:牯犀角,君,味甘,有小毒。能辟邪精鬼魅,中恶毒气,镇心神,解大热,散风毒,能治发背痈疽疮肿,化脓作水,主疗时疾热如火,烦闷,毒入心中,狂言妄语。

陶隐居云:今出武陵、交州、宁州诸远山。犀有二角,以额上者为胜。又有通天犀,角上有一白缕,直上至端,此至神验。或云是水犀角,出水中。《汉书》所云:骇鸡犀者,以置米中,鸡皆惊骇不敢啄;又置屋中,乌鸟不敢集屋上。又云:通天犀者,夜露不濡,以此知之。凡犀见成物,皆被蒸煮,不堪入药,惟生者为佳。虽是犀片亦是已经煮炙,况用屑乎?又有牸犀,其角甚长,文理亦似犀,不堪药用。

陈藏器云:犀肉,主诸蛊、蛇、兽咬毒,功用劣於角。《本经》有通天犀,且犀无水陆二种,并以精粗言之。通天者,脑上角千岁者长且锐白星彻,端能出气,通天则能通神,可破水、骇鸡,故曰通天。《抱朴子》曰:通天犀,有白理如线者以盛米,鸡即骇矣。其真者,刻为鱼,衔入水,水开三尺。其鼻角,一名奴角,一名食角。

《日华子》云:犀角,味甘、辛。治心烦,止惊,安五脏,补虚劳,退热,消痰,解山瘴溪毒,镇肝明目,治中风失音,热毒风,时气发狂。

禹锡云:按《陈藏器》云:《尔雅》云:兕似牛,一角。犀似豕,三角。复云多似象,复如豕三角。陶据《尔雅》而言,不知三角之误也。又云:雌者是兕而形不同,未知的实。

雷公云:凡使,勿用奴犀、牸犀、病水犀、孪子犀、下角犀、浅水犀、无润犀。要使乌黑肌粗皱、坼裂光润者上。凡修治之时,错其屑入臼中,捣令细,再入钵中研万匝,方入药中用之。妇人有妊勿服,能消胎气。凡修治一#18切角,大忌盐也。

《食疗》云:此只是山犀牛,未曾见人得水犀取其角。此两种#19者,功亦同矣。其生角,寒。可烧成灰,治赤痢。研为末,和水服之。又主卒中恶心痛,诸饮食中毒,及药毒,热毒,筋骨中风,心风烦闷,皆差。又以水磨取汁,与小儿服,治惊热。鼻上角尤佳。肉,微温,味甘,无毒。主瘴气百毒,蛊疰邪鬼,食之入山林,不迷失其路。除#20客热头痛及五痔,诸血痢。若食过多,令人烦,即取麝香少许,和水服,即散也。

《圣惠方》:治雉肉作臛食之吐下。用生犀角末方寸匕,新汲水调下,即差。

《外台秘要》:服药过剂及中毒,烦闷欲死。烧犀角末,水服方寸匕。

《千金方》:有蠼螋虫尿人影着处,便令人体病疮,其状如粟粒累累,一聚渗痛,身中忽有处燥痛如芒刺,亦如刺虫所螫后细疮S,作丛如茱萸子状也。四畔赤,中央有白脓如黍粟,亦令人皮急,举身恶寒壮热,极者连起竟腰、胁、胸也。治之法:初得磨犀角,涂之止。

《抱朴子》:郑君言,但习闭气至千息,久久则能居水中一日许,得真通天犀角三寸以上者,刻为鱼,衔之入水,水常为开,方三尺,可得气息水中。又,通天犀赤#21理如綖,自本彻末#22,以角盛米着地,群鸡不敢啄而转惊,故南人名为骇鸡犀。是故有虫毒之乡,於他家饮食,即以角搅之,白沫炼起,即为有毒,无沬,即无毒也。

《衍义》曰:犀角,凡入药须乌色,未经汤水浸煮者,故曰生犀。川犀及南犀,纹皆细;乌犀尚有显纹者露;黄犀纹绝少,皆不及西番所出,纹高两脚显也。物像黄、外黑者为正透,物像黑、外黄者为倒透。盖以乌为正,以形像肖物者为贵。既曰通犀,又须纹头显,黄黑分明,透不脱,有两脚滑润者为第一。鹿取茸,犀取尖,其精锐之力尽在是矣。犀角尖,磨服为佳,若在汤散,则屑之。西蕃者佳。

虎骨

主除邪恶气,杀鬼疰毒,止惊悸,主恶疮鼠瘘。头骨尤良。膏,主狗啮疮。爪,辟恶魅。肉,主恶心欲呕,益气#23。

《图经》曰:虎骨并睛、爪,《本经》不载所出州土,今有山林处皆有之。骨用头及胫,色黄者佳。睛亦多伪,须自获者乃真。爪并指骨毛存之,以系小儿臂上辟恶鬼,两胁间及尾端皆有威,如乙字,长一二寸许,此数物,皆用雄虎者胜。凡鹿、虎之类,多是药箭射杀者,不可入药。盖药毒浸渍骨血#24间,犹能伤人也。李绛《兵部手集方》有虎骨酒法,治臂胫痛,不计深浅皆效。用虎胫骨二大两,粗捣熬黄,羚羊角一大两屑,新芍药二大两切细,三物以无灰酒浸之,春夏七日,秋冬倍日。每旦空腹饮一杯。冬中速要服,即以银器物盛,火炉中暖养之三两日,即可服也。

陶隐居云:俗方热食虎肉,坏人齿,信自如此。虎头作枕,辟恶魇;置户上,辟鬼。鼻悬户上令生男。骨杂朱画符疗痢#25。须疗齿痛。爪以悬小儿臂辟恶鬼。

《唐本》注云:《别录》云:屎,主恶疮。其眼睛主癫。其屎中骨为屑,主火疮。牙,主丈夫阴头疮及疽瘘。鼻,主癫疾,小儿惊痫。

陈藏器云:虎威,令人有威,带之临官佳,无官为人所憎。威,言骨如乙字,长一寸,在胁两傍,破肉取之。尾端亦有,不如胁者。胆,主小儿惊痫。肉及皮,主疟。骨煮汁浴小儿,去疮疥,鬼疰,惊痫。屎,主鬼气。眼光,主惊邪,辟恶,镇心。凡虎夜视,以一目放光,一目看物。猎人候而射之,弩箭才及,目光随堕地,得之者如白石是也。

《日华子》云:肉,味酸,平,无毒。治疟。又睛,镇心及小儿惊啼,疳气,客忤。

雷公云:虎睛,凡使,须知采人,问其源,有雌有雄,有老有嫩,有杀得者,唯有中毒自死者勿使,却有伤人之患。夫用虎睛,先於生羊血中浸一宿漉出,微火上焙之,乾,捣成粉,候众药出,取合用之。

禹锡云:按鬼疰尸疰及恶疮通用药并《药对》云:虎骨,平。《药性论》云:虎骨,臣。杀犬咬毒。味辛,微热,无毒。治筋骨毒风孪急,屈伸不得,走疰疼痛,主尸疰、腹痛,治温疟,疗伤寒温气。按孟诜云:肉,食之入山,虎见有畏,辟三十六种精魅。又眼睛,主疟病,辟恶,小儿热,惊悸。胆,主小儿疳痢,惊,神不安,研水服之。骨,煮汤浴,去骨节风毒。膏,内下部,治五痔下血。

《圣惠方》:治疬#26节风,百节疼痛不可忍。用虎头骨一具,涂酥炙黄,捶碎,绢袋盛,用清酒二斗浸五宿,随性多少暖饮之,妙。

《千金翼》:疗熛疽,着手足肩背,累累如米起,色白,刮之汁出。虎尿#27,以马尿和之,暴乾,烧灰粉之。

《经验后方》:白虎风,走注疼痛,两膝热肿#28。虎经骨涂酥炙,黑附子炮裂去皮脐,各一两为末。每服温酒调下二钱匕,日再服。

《胜金方》:治大肠痔漏并脱肛。以虎胫骨两节,蜜二两,炙令赤捣末,蒸饼,丸如桐子大。每服凌晨温酒下二十丸,隔夜先和大肠后,方服此药。

张文仲:治痢久下,经时不愈者,此名休息。取大虫骨,炙令黄焦,捣末。饮服方寸匕,日三,即愈。

《衍义》曰:虎骨,头、胫与脊骨入药,内#29微热。陈藏器所注乙骨之事,及射之目光堕地如白石之说,必得之於人,终不免其所诬也。人或问曰:风从虎何也?风,木也;虎,金也。木受金制,焉得不从?故呼啸则风生,自然之道也。所以治风挛急,屈伸不得,走疰,癫疾,惊痫,骨节风毒等,乃此义尔。

兔头骨

平,无毒。主头眩痛,癫疾。骨,主热中消渴。脑,主冻疮。肝,主目暗。肉,味辛,平,无毒。主补中益气。

《图经》曰:兔,旧不着所出州土,今处处有之,为食品之上味。兔窍乃有六七穴,子从口出,故妊娠者禁食之。头骨,主头眩痛,癫疾。脑,主冻疮。肝,主目暗。肉,补中益气。然性冷,多食损元气,不可合鸡肉食之。髓及膏并主耳聋。毛煎汤洗豌豆疮,毛烧灰#30,主炙疮。皮、毛及头并烧灰,酒服,主难产衣不出。

《药性论》云:兔骨,味甘。腊月肉作酱食,去小儿豌豆疮。腊毛煎汤洗豌豆疮及毛傅,良。

陶隐居云:兔肉为羹,亦益人。妊娠不可食,令子唇缺。其肉不可合白鸡肉食之,面发黄。合獭肉食,令人病遁尸。

《唐本》注云:兔皮、毛,合烧为灰酒服,主产难后衣不出,及余血抢心,胀欲死者,极验。头皮,主鬼疰,毒气在皮中针刺者。又云:主鼠瘘。膏,主耳聋。肉治渴,健脾。生吃压丹毒。

陈藏器云:兔,寒、平。主热气温脾#31。毛,烧灰,主炙疮不差。骨,主久疥,醋磨傅之。肉,久食弱阳,令人色痿。与姜同食,令人心痛。头,主难产,烧灰末酒下。兔窍有五六穴,子从口出,今怀妊忌食其肉者,非为缺唇,亦缘口出。

禹锡云:按《日华子》云:头骨和毛、髓烧为丸,催生落胞并产后余血不下。兔骨,治疮疥刺风,鬼疰。肝,明目,补劳,治头旋眼疼。

孟诜云:肝,主明目,和决明子作丸服之。又,主丹石人上冲,眼暗不见物,可生食之,一如服羊子肝法。八月至#32十一月可食,服丹石人相宜,大都损阳事,绝血脉。

《外台秘要》:《必效》疗妇人带下。取兔皮烧令烟绝,捣为末,酒服方寸匕,以差为度。

《经验方》:催生丹:兔头二个,腊月内取头中髓涂於净纸上,令风吹乾,通明乳香二两,碎入前乾兔髓同研。来日是腊,今日先研,俟夜星宿下安桌子上,将果、香、茶同一处排定,须是洁争斋戒焚香,望北帝拜告天师道:弟子某,修合救世上产生妇人药,愿降威灵,佑助此药,速令生产。寿吉#33再拜,用纸贴同露之,次香烧至来日,日未出时,以猪肉和,丸如鸡头大,用纸袋盛贮透风悬。每服一丸,醋汤下,良久未产,更用冷酒下一丸,即产。此神仙方,绝验。

《博济方》:治产前滑胎。腊月兔头脑髓一个,摊於纸上令匀,候乾,剪作符子,於面上书生字一个,觉母阵痛时,用母钗子股上夹定,灯焰上烧灰盏盛,煎丁香酒调下。

《胜金方》:治发脑、发背及痈疽,热疖,恶疮等。腊月兔头,细锉,入瓶内密封,久愈。注涂帛上厚封之,热痛封之如冰#34,频换差。

《集验方》:治痔疾,下血疼痛不止。以玩月砂不限多少,慢火熬令黄色为末。每二钱入乳香半钱,空心温酒调下,日三四服,差。砂,即兔子粪是也。

《子母秘录》:疗产后阴下脱,烧兔头末傅之。

《抱朴子》:兔寿千岁,五百岁毛色变白。又云:兔血和女丹服之,有神女二人来侍,可役使之。

《衍义》曰:兔有白毛者,全得金之气也,入药尤功。凡兔至秋深时则可食,金气全也。才至春夏,其味变,取四脚肘后毛为遂食,饲雕鹰,至次日却吐出#35,其意欲腹中逐尽脂肥,使饥急捕逐速尔。然作酱必使五味。既患豌豆疮,又食此,则发毒太甚,恐斑烂损人。

狸骨

味甘,温,无毒。主风疰、尸疰、鬼疰,毒气在皮中淫跃如针刺者,心腹痛,走无常处,及鼠瘘恶疮。头骨尤良。肉,疗诸疰。阴茎,主月水不通,男子阴□,烧之,以东流水服之。

《图经》曰:狸骨及肉,《本经》不载所出州土,今处处有之。其类甚多,以虎斑纹者堪用,猫斑者不佳。皆当用头骨。《华佗方》有狸骨散,治尸疰。肉主痔,可作羹臛食之。南方有一种香狸,人以作脍,生若北地狐,生法其气甚香,微有麝气。邕州以南又有一种风狸,似兔而短,多栖息高木,候风而吹过他木。其溺主风,然甚难取,人久养之始可得。

陶隐居云:狸类甚多,今此用虎狸,无用猫者,猫狸亦好。其骨至难别,自取乃可信。又有狸,色黄而臭,肉亦主鼠瘘,及狸肉作羹如常食法并佳。

《唐本》注云:狸屎灰,主寒热鬼疟,发无期度者,极验。家狸亦好,一名猫也。

陈藏器云:风狸溺,主诸色风,人取养之,食果子以宠之。溺如乳,甚难得,似兔而短,在高树候风而吹至彼树,出邕州已南。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狸骨,臣。亦可单用。头骨炒末,治噎病,不通食饮。孟诜云:骨,主痔病,作羹臛食之,不与酒同食。其头烧作灰,和酒服二钱匕,主痔。又食野鸟肉中毒,狸骨灰服之差。炙骨和麝香、雄黄为丸服,治痔及瘘疮。粪烧灰,主鬼疟。《日华子》云:骨,治游风恶疮,头骨最妙。粪烧灰,主寒热疟疾。肉,治游风等病。又狸头,烧灰酒服,治一切风。按《蜀本》云:肉,疗鼠瘘。

《外台秘要》:治痔发疼痛。狸肉作羹食之良,作脯食之,不过三顿差,此肉甚妙。

《肘后方》:治鼠瘘肿核痛,若破有疮口脓血出者。取狸一物,理作羹如食法,空心进之。

《子母秘录》:疗小儿鬼舐方。狸屎烧灰,和腊月猪脂涂上。《千金方》同。

《圣惠方》:治瘰疬肿硬痛疼,年深时久不差。用狸头、蹄骨等,并涂酥炙令黄,捣罗为散。每日空心粥饮调下一钱匕。

《衍义》曰:狸骨形类猫,其纹有二:一如连钱者,一如虎纹者,此二色狸皆可入药。其肉味与狐不相远。江西一种牛尾狸,其尾如牛。人多啖食,未闻入药。孟诜云:骨理痔病,作羹臛食之,然则骨如何作羹臛音郝,肉羹也?炙骨和麝香、雄黄为丸服,治痔及瘘疮,甚效。

獐骨

微温,主虚损泄精。肉,温。补益五脏。髓,益气力,悦泽人面。

《图经》曰:獐骨及肉,《本经》不载所出州土,今陂泽浅草中多有之。亦呼为穈。獐之类甚多,穈其总名也。有有牙者,有无牙者,用之皆同。然其牙不能噬啮。崔豹《古今注》曰:獐有牙而不能噬,鹿有角而不能触是也。其肉自八月已后至十一月已前,食之胜羊肉;十二月至七月食之动气。道家以獐鹿肉羞为白脯,言其无禁忌也。唐方有獐骨酒及獐髓煎并补下,其脑亦入面膏。

《日华子》云:獐肉,无毒。骨,补虚损,益精髓,悦颜色。脐下有香,治一切虚损。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獐骨,味甘,无毒。

《外台秘要》:主瘤病。獐、鹿二种肉,剖如厚脯,炙令热,榻淹,可四炙四易,痛搅出脓便愈。不除更炙,新肉用之良。

豹肉

味酸,平,无毒。主安五脏,补绝伤,轻身益气。久服利人。

《图经》曰:豹肉,《本经》不载所出州土,今河、洛、唐、郢间或有之。头骨,烧灰淋头,去风屑。脂,可合生发药,朝涂而暮生。谨按:豹有数种,有赤豹,《诗》云:赤豹,黄熊。陆机疏云:尾赤而文黑,谓之赤豹。有玄豹,《山海经》云:幽都之山,有玄虎、玄豹。有白豹。

陶隐居云:豹至稀有,为用亦鲜,惟尾可贵。

《唐本》注云:阴阳神豹尾及车驾卤簿豹尾,名可尊重。真豹尾有何可贵,未审陶据奚理。

《日华子》云:肉,微毒。壮筋骨,强志气,令人猛健。禹锡云:按孟诜云:肉,食之令人志性粗,多时消即定。久食令人耐寒暑。脂,可合生发膏,朝涂暮生。头骨,烧灰淋汁,去白屑。

《食疗》云:补益人。食之令人强筋骨,志性粗疏。食之即觉也,少时消即定。久食之,终令人意气粗豪。唯令筋健,能耐寒暑。正月食之伤神。

《衍义》曰:豹肉,毛赤黄,其纹黑如钱而中空,比比相次。此兽猛捷过虎,故能安五脏,补绝伤,轻身。又有土豹,毛更无纹,色亦不赤,其形亦小。此各自有种,非能变为虎也;圣人假喻而已。恐医家未喻,故书之。

笔头灰

年久者,主小便不通,小便数难,阴肿,中恶,脱肛,淋沥。烧灰水服之。唐本先附。自草部今移。

《图经》曰:文具兔头骨条下。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笔头灰,微寒。亦可单用,烧灰治男子交婚之夕茎痿。取灰酒服之良,其笔是使乏者。

《外台秘要》:若小便不通,数而微肿方。取陈久笔头一枚,烧为灰,和水服之。

《胜金方》:催产,治难产,圣妙寸金散方。败笔头一枚,烧为灰,细研为末,研生藕汁一盏调下,立产。若产母虚弱及素有冷疾者,恐藕冷动气,即於银器内重汤暖过后服。

《范汪#36方》:治喉中肿痛不得饮食。烧笔头灰,浆饮下方寸匕。

犊子脐屎

主卒九窍中出血。烧末服之方寸匕。新生未食草者预取之,黄犊为上。

《姚氏方》:人有九窍,四肢指歧间血出,乃暴惊所为。取新生犊子未食草者脐屎,日乾烧末。水服方寸匕,日四五顿差。人云:口鼻出血亦良。

灵猫阴

味辛,温,无毒。主中恶鬼气,飞尸,蛊毒,心腹卒痛,狂邪鬼神,如麝用之。功似麝,生南海山谷。如狸,自为牝牡,亦云蛉狸。《异物志》云:灵狸一体自为阴阳,刳其水道,连囊以酒洒,阴乾。其气如麝,若杂真香。罕有别者,用之亦如麝焉。

震肉

无毒。主小儿夜惊,大人因惊失心。亦作脯与食之。此畜为天雷所霹雳者是。

图经衍义本草卷之二十八竟

#1乾:原作『饮』,据晦明轩本改。

#2又:原作『有』,据晦明轩本改。

#3许:原作『牛』,据晦明轩本改。

#4合:原作『令』,据晦明轩本改。

#5茯苓:晦明轩本作『苁蓉』。

#6方:原作『九』,据晦明轩本改。

#7急脚:晦明轩本作『纸拈』。

#8疳:晦明轩本『疳』下有『湿』字。

#9水:原作『才』,据晦明轩本改。

#10部:晦明轩本『部』下有『疮』字。

#11末:原作『木』,据晦明轩本改。

#12尽:原作『患』,据晦明轩本改。

#13若:原作『老』,据晦明轩本改。

#14痋:晦明轩本作『疰』。

#15顶:晦明轩本作『额』。

#16又:晦明轩本作『文』。

#17其倒插者:此四字原脱,据晦明轩本补。

#18一:原脱,据晦明轩本补。

#19种:原作『利』,据晦明轩本改。

#20除:原脱,据晦明轩本补。

#21赤:原作『亦』,据晦明轩本改。

#22末:原作『木』,据晦明轩本改。

#23气:晦明轩本『气』下有『利』字。

#24血:晦明轩本作『肉』。

#25痢:晦明轩本作『邪』

#26疬:晦明轩本作『历』。

#27尿:晦明轩本作『屎白者』。

#28肿:原作『用』,据晦明轩本改。

#29内:晦明轩本作『肉』。

#30灰:原作『火』,据晦明轩本改。

#31温脾:晦明轩本作『温痹』。

#32至:原作『止』,据晦明轩本改。

#33寿吉:晦明轩本作『祷告』。

#34冰:原作『水』,据晦明轩本改。

#35吐出:原作『在』,据晦明轩本改。

#36汪:原作『注』,据晦明轩本改。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全真青玄济炼铁罐施食全集》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道教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