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图经衍义本草卷之三十一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寇宗奭     时间:2017-04-21 10:33:36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图经衍义本草卷之三十一

宋通直郎辨验药材寇宗奭编撰

宋太医助教辨验药材许洪校正

虫鱼部上品

石蜜

味甘,平,微温,无毒。主心腹邪气,诸惊痫痓,安五脏诸不足,益气补中,止痛解毒,除众病,和百药,养脾气,除心烦,食饮不下,止肠澼,肌中疼痛,口疮,明耳目。久服强志轻身,不饥不老,延年神仙。一名石饴#1。生武都山谷、河源山谷及诸山石中。色白如膏者良。

《图经》曰:蜜,《本经》作石蜜,苏恭云当去石字,生武都山谷、河源山谷及诸山中,今蜀#2、江南、岭南皆有之。蜡、白蜡,生武都山谷,出於蜜房木石间,今处处有之,而宣、歙、唐、邓、伊、洛间尤多。石蜜即崖蜜也。其蜂黑色,似虻,作房於岩崖高峻处,或石窟中,人不可到。但以长竿刺令蜜出,以物承之,多者至三四石,味醶,色绿,入药胜於他蜜。

《药性论》云:白蜜,君。治卒心痛及赤白痢,水作蜜浆,顿服一碗止;又生姜汁、蜜各一合,水和顿服之。又常服,面如花红,神仙方中甚贵。治口疮,浸大青叶含之。

陶隐居云:石蜜即崖蜜也,高山岩石间作之,色青赤,味#3小醶,食之心烦,其蜂黑色似虻。又木蜜,呼为食蜜,悬树枝作之,色青白。树空及人家养作之者亦白,而丰#4厚味美。凡蜂作蜜,皆须人小便以酿诸花,乃得和熟,状似作饴须蘗也。

陈藏器云:蜜,主牙齿疳□,唇口疮,目肤赤障,杀虫。

雷公云:凡炼蜜一斤,只得十二两半,或一分是数。若火少、火过,并用不得。

《食疗》云:微温。主心腹邪气,诸惊痫,补五脏不足气。益中止痛,解毒。能除众病,和百药,养脾气,除心烦闷,不能饮食。治心肚痛,血刺腹痛及赤白痢,则生捣地黄汁,和蜜一大匙服,即下。又,长服之,面如花色,仙方中甚贵此物。若觉热,四肢不和,即服蜜浆一碗,甚良。又能止肠澼,除口疮,明耳目,久服不饥。又,点目中热膜,家养白蜜为上,木蜜次之,崖蜜更次。

《孙真人食忌》云:七月勿食生蜜,若食则暴下,发霍乱。

《产书》云:治产后渴。蜜不计多少炼过,熟水温调服,即止。

《外台秘要方》:比岁有病天行发斑#5疮,头面及身,须臾周匝,状如火疮,皆戴白浆,随决随生。不即疗,数日必死。差后疮瘢黯,一岁方灭,此恶毒之气。世人云:建武中,南阳击虏,仍呼为虏疮。诸医参详疗之方,取好蜜通抹疮上,以蜜煎升麻,数数拭之。

《伤寒类要方》:阳明病,自汗者,若小便自利,此为津液内竭,虽尔,不可攻之,当须自欲大便,宜蜜煎导以通之。取蜜七合,於铜器中微火煎可丸,捻作一挺,如指许大,得冷以纳谷道中,须臾必通矣。

《葛氏方》:食诸鱼骨鲠、杂物鲠。以好蜜匕抄,稍稍服之,令下。

《梅师方》:治年少发白。拔去白发,以白蜜涂毛孔中,即生黑者。发不生,取梧桐子捣汁涂上,必生黑者。又方,肛门主肺,肺热即肛塞肿缩生疮。白蜜一升,猪胆一枚相和,微火煎令可丸,丸长三寸作挺。涂油内下部,卧令后重。须臾通泄。

《肘后方》:凡有恶毒之疮,五色无常。蜜和乾姜末傅之。

《衍义》曰:石蜜,《嘉佑本草》石蜜收虫鱼部中,又见果部。新书取苏恭说,直将石字不用。石蜜既自有本条,煎炼亦自有法,今人谓之乳糖,则虫部石蜜自是差误,不当更言石蜜也。《本经》以谓白如膏者良。由是知石蜜字,乃白蜜字无疑。去古既远,亦文字传写之误,故今人尚言白沙蜜。盖经久则陈白而沙。新收者惟稀而黄。次条蜜蜡故须另立别目,盖是蜜之房,攻治亦别。至如白蜡,又附於蜜蜡之下,此又误矣。本是续上文叙蜜蜡之用,及注所出州土,不当更分之为二。何者?白蜡本条中盖不言性味,止是言其色白尔。既有黄白二色,今止言白蜡,是取蜡之精英者,在黄蜡直置而不言。黄则蜡陈,白则蜡新,亦是。蜜取陈,蜡取新也。

蜂子

味甘,平、微寒,无毒。主风头,除蛊毒,补虚羸,伤中,心腹痛,大人、小儿腹中五虫口吐出者,面目黄。久服令人光泽好颜色,不老,轻身,益气。大黄蜂子主心腹胀满痛,乾呕,轻身益气。土蜂子主痈肿,嗌音益,喉也痛。一名蜚零。生武都山谷。畏黄芩、芍药、牡蛎。

陶隐居云:前直云蜂子,即应是蜜蜂子也。取其未成头足时炒食之。又酒浸以傅面,令面悦白。黄蜂则人家屋上者及侯□蜂也。

陈藏器《本草》云:蜂子,主丹毒,风疹,腹内留热,大小便涩,去浮血,妇人带下,下乳汁,此即蜜房中白如蛹者。其穴居者名土蜂,最大,螫人至死,其子亦大、白,功用同蜜蜂子也。

《日华子》云:树蜂、土蜂、蜜蜂,凉,有毒。利大小便,治妇人带下等病。又有食之者,须以冬瓜及苦荬、生姜、紫苏,以制其毒也。

禹锡云:按陈藏器云:土蜂赤黑色,烧末油和傅蜘蛛咬疮。此物能食蜘蛛,亦取其相伏也。

蜜蜡

味甘,微温,无毒。主下痢脓血,补中,续绝伤,金疮,益气,不饥,耐老。白蜡疗久泄澼后重见白脓,补绝伤,利小儿。久服轻身不饥。生武都山谷,生於蜜房、木石间。恶芫花、齐蛤。

《图经》曰:文具石蜜条下。

陶隐居云:此即蜜蜡尔,生於蜜中,故谓蜜蜡。蜂皆先以此为蜜跖音只,煎蜜亦得之,初时极香软。人更煮炼,或加少醋、酒,使黄赤,以作烛色为好。今药家皆应用白蜡,但取削之,於夏月日暴百日许,自然白。卒用之,亦可烊,纳水中十余过,亦白。俗方惟以合疗下丸,而《仙经》断谷最为要用,今人但嚼食方寸者,亦一日不饥也。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白蜡,使,味甘,平,无毒。主孕妇人胎动,漏下血不绝,欲死。以蜡如鸡子大,煎消三五沸,美酒半斤投之,服之差。主白发,镊去,消蜡点孔中,即生黑者。和松脂、杏人、枣肉、茯苓等分合成,食后服五十丸,便不饥,功用甚多。又云:主下痢脓血。

《衍义》曰:文具石蜜条下。

牡蛎

味咸,平、微寒,无毒。主伤寒寒热,温疟洒洒,惊恚怒气,除拘缓鼠瘘,女子带下赤白,除留热在关节荣卫,虚热去来不定,烦满,止汗,心痛气结,止渴,除老血,涩大小肠,止大小便,疗泄精,喉痹咳嗽,心胁下痞热。久服强骨节,杀邪鬼,延年。一名蛎蛤,一名牡蛤。生东海池泽。采无时。贝母为之使,得甘草、牛膝、远志、蛇床良,恶麻黄、吴茱萸、辛荑。

《图经》曰:牡蛎,生东海池泽,今海傍皆有之,而南海、闽中及通泰间尤多。此物附石而生,磈礧相连如房,故名蛎房读如阿房之房。一名蚝山。晋安人呼为蚝莆。初生海边,才如拳石,四面渐长,有一二丈者,崭岩如山者。一房内有蚝肉一块,肉之大小随房所生,大房如马蹄,小者如人指面。每潮来,则诸房皆开,有小虫入,则合之以充腹。海人取之,皆凿房以烈火逼开之,挑取其肉,而其壳左顾者为雄,右顾者则牝#6蛎耳。

《药性论》云:牡蛎,君。主治女子崩中,止盗汗,除风热,止痛,治温疟。又和杜仲服止盗汗。末,蜜丸,服三十丸,令人面光白,永不值时气。主鬼交精出,病人虚而多热,加用之,并地黄、小草。

陶隐居云:是百岁雕所化。以十一月采为好。去肉,二百日成。今出东海、永嘉、晋安皆好。道家方以左顾者是雄,故名牡蛎,右顾则牝蛎尔。生着石,皆以口在上,举以腹向南视之,口斜向东则是,或云以尖头为右顾者,未详孰是,例以大者为好。

孟诜云:牡蛎火上炙令沸,去壳食之甚美,令人细肌肤,美颜色。又药家比来取左顾者,若食之即不拣左右也,可长服之,海族之中惟此物最贵,北人不识,不能表其味尔。

段成式《酉阳杂俎》云:牡蛎言牡,非谓雄也。

《肘后方》:大病差后小劳便鼻衄。牡蛎十分,石膏五分,捣末。酒服方寸七,日三四,亦可蜜丸如梧桐子大,服之。

《经验方》:治一切渴。大牡蛎不计多少,於腊日、端午日,黄泥裹煅通赤,放冷取出,为末。用活鲫鱼煎汤调下一钱匕,小儿服半钱匕,只两服差。

《海药》云:按《广州记》云:出南海水中。主男子遗精,虚劳乏损,补肾正气,止盗汗,去烦热,治伤热疾,能补养安神,治孩兄惊痫。久服轻身。用之,炙令微黄色,熟后研令极细,入丸散中用。

《胜金方》:治甲疽,弩肉裹甲,脓血疼痛不差。牡蛎头厚处,生研为末。每服二钱,研靛花酒调下。如痈盛已溃者,以末傅之,乃更服药,并一日三服。

《初虞世方》:治瘰疬发颈项,破、未破甚效如神。牡蛎四两,甘草二两,为末。每服一大钱,食后腊茶同点,日一二。

《集验方》:治痈,一切肿未成脓,拔毒。牡蛎白者为细末,水调涂,乾更涂。

《衍义》曰:牡蛎须烧为粉用,兼以麻黄根等分同捣,研为极细末,粉盗汗及阴汗。本方使生者,则自从本方。左顾,《经》中本不言,止从陶隐居说。其《酉阳杂俎》已言:牡蛎言牡,非为雄也。且如牡丹,岂可更有牝丹也?今则合於地,人面向午位,以牡蛎顶向子,视之口,口在左者为左顾。此物本无目,如此焉得更有顾眄也。

龟甲

味咸、甘,平,有毒。主漏下赤白,破症瘕痎疟,五痔阴蚀,湿痹四肢重弱,小儿囟不合,头疮难燥,女子阴疮,及惊恚气心腹痛,不可久立,骨中寒热,伤寒劳复,或肌体寒热欲死,以作汤,良。久服轻身不饥。益气资智,亦使人能食。一名神屋。生南海池泽及湖水中。采无时。勿令中湿,中湿即有毒。恶沙参、蜚蠊。

《图经》曰:文具秦龟条下。

《药性论》云:畏狗胆,无毒。烧灰治小儿头疮不燥。骨带入山令人不迷。血治脱肛。灰治脱红。

陶隐居云:此用水中神龟,长一尺二寸者为善。厌可以供卜,壳可以充药,亦入仙方。用之当炙。生龟溺甚疗久嗽,亦断疟。肉作羹臛,大补而多神灵,不可轻杀。书家载之甚多,此不具说也。

萧炳云:壳主风脚弱,炙之,末,酒服。

《日华子》云:卜龟小者,腹下可十#7,钻遍者,名败龟。治血麻痹。入药酥炙用,又名败将。

《食疗》云:温,味酸。主除温瘴气,风痹,身肿,踒折。又,骨带入山林中,令人不迷路。其食之法,一如鳖法也。其中黑色者,常啖蛇,不中食之,其壳亦不堪用。

《经验方》:治产后产前痢。败龟一枚,用米醋炙,捣为末,米饮调下。

抱朴子》云:千岁灵龟五色具焉,其雄额上两骨起似角,以羊血浴之,乃剔取其甲,炙捣,服三#8寸匕,日三尽一具。

《衍义》曰:文具秦龟条下。

秦龟

味苦,无毒。主除湿痹气,身重,四肢关节不可动摇。生山之阴土中。二月、八月取。

《图经》曰:秦龟,山中龟,不入水者是也,生山之阴土中。或云秦以地称,云生山之阴者是,秦地山阴也。今处处有之。龟甲,水中神龟也,生南海池泽及湖水中,今江湖间皆有之。山中龟,其形大小无定,大者有如碑趺,食草根、竹萌,冬月藏土中,至春而出,游山谷中。今市肆间人或畜养为玩,至冬而埋土穴中。然药中稀用,卜人亦取以占山泽,揭取其甲,亦堪饰器物。《尔雅》所谓山龟者,岂是此欤。水中龟,其骨白而厚,色至分明,所以供卜人及入药用,以长一尺二寸为善。

陶隐居云:即山中龟不入水者。形大小无定,方药不堪用。龟类虽多,入药止有两种尔。又有□龟,小狭尾长,乃言疗蛇毒,以其食蛇故也。用以卜则吉凶正反,带秦龟前臑乃到切骨,令人入山不迷。广州有蟕蠵,其血甚疗俚人毒箭伤。

陈士良云:□龟腹下横折,秦人呼为蟕蠵,山龟是也。肉寒,有毒。主筋脉。凡扑损,便取血作酒食。肉生研厚涂,立效。

《日华子》云:蟕蠵,平,微毒。治中刀箭闷绝,刺血饮便差。皮甲名鼊皮,治血疾,若无生血,煎汁代之,亦可宝装饰物。

《海药》云:谨按《正经》云:生在广州山谷。其壳,味带苦,治妇人赤白漏下,破积症,顽风冷痹,关节鬲气壅,或经卜者更妙。凡用炙令黄,然后入诸药中用。

《抱朴子》云:蠳龟啖蛇,南人皆带蠳龟之尾以辟蛇。蛇中人,刮此物以傅之,其疮亦便愈。

《衍义》曰:秦龟,即生於秦者。秦地山中多老龟,极大而寿。龟甲即非止秦地有,四方皆有之,但取秦地所出,大者为胜。今河北独流钓台甚多。取龟筒治疗,亦入众药。止此二种,各逐本条,以其灵於物,方家故用以补心,然甚有验。

真珠

寒,无毒。主手足皮肤逆胪,镇心。绵裹塞耳,主聋。傅面令人润泽好颜色。粉点目中,主肤翳障膜。

《图经》曰:真珠,《本经》不载所出州土,今出廉州,北海亦有之。生於珠牡,俗谓之珠母。珠牡,蚌类也。按《岭表录异》:廉州边海中有洲岛,岛上有大池,谓之珠池。每岁刺史亲监珠户入池采老蚌,剖取珠以充贡。地#9虽在海上,而人疑其底与海通,池水乃淡,此不可测也。土人采小蚌肉作脯食之,往往得细珠如米者。乃知此池之蚌,随大小皆有珠矣。而今之取珠牡,云得於海傍,不必是珠池中也。

禹锡云:按《药性论》云:真珠,君。治眼中翳障白膜,七宝散用磨翳障,亦能坠痰。

《日华子》云:真珠子,安心,明目,注#10颜色也。

《海药》云:谨按《正经》云:生南海,石决明产出也。主明目,除面~,止#11泄,合知母疗烦热,消渴。以左缠根,治儿子麸豆疮入眼。蜀中西路女爪#12亦出真珠,是蚌蛤产,光白甚好,不及舶上彩耀。欲穿须得金刚钻也。为药须久研如粉面,方堪服饵。研之不细,伤人腑脏。

《外台秘要方》:疗子死腹中方。真珠二两,为末,酒调服尽,立出。

《抱朴子》云:真珠径寸已上可服,服之可以长久。酪浆浸之,皆化如水银,亦可以浮石、水蜂窠、鲎化包彤、蛇黄合之,可以引长三四尺,丸服之,绝谷得长生。

《衍义》曰:真珠,小儿惊热药中多用。河北塘滦中,亦有围及寸者,色多微红,珠母与廉州珠母不相类。但清水急流处,其色光白;水浊及不流处,其色暗。余如《经》。

玳瑁

寒,无毒。主解岭南百药毒。俚人刺其血饮,以解诸药毒。大如帽,似龟,甲中有文。生岭南海畔山水间。

《图经》曰:玳瑁,生岭南山水间,今亦出广南。盖龟类也。惟腹、背甲皆有红点斑文,其大者有如盘。入药须生者乃灵,带之可以辟蛊毒。凡遇饮食有毒,则必自摇动,死者则不能,神矣。

禹锡云:按陈士良云:玳瑁,身似龟,首觜如鹦鹉。肉,平。主诸风毒,行气血,胸膈中风痰,镇心脾,逐邪热,利大小肠,通妇人经脉。甲壳亦似肉,同疗心风邪,解烦热。

《日华子》云:破症结,消痈毒,止惊痫等疾。

陈藏器云:大如扇,似龟,甲有文,余并同。

《杨氏产乳方》:产乳疗中蛊毒。生玳瑁以水磨如浓饮,服一盏日解。

《衍义》曰:玳瑁,治心经风热,生者入药,盖性味全也。既入汤火中,即不堪用,为器物者是矣,与生熟犀其义同。

桑螵蛸

味咸、甘,平,无毒。主伤中,疝瘕,阴痿,益精生子,女子血闭腰痛,通五淋,利小便水道。又疗男子虚损,五脏气微,梦寐失精,遗溺。久服益气养神。一名蚀疣音尤,生桑枝上,螳螂子也。二月、三月采蒸之,当火炙。不尔令人泄。得龙骨,疗泄精。畏旋复花。

《图经》曰:桑螵蛸,螳螂子也。《本经》不载所出州土,今在处有之。螳螂逢木便产,一枚出子数百,多在小木荆棘间,桑上者兼得桑皮之精气,故以为佳。而市之货者,多非真。须连枝折之为验。然伪者亦能以胶着桑枝上,入药不宜也。三月、四月采。蒸过取之,亦火炙,不尔则令人泄。一法:采得便以热浆水浸一伏时,焙乾,更於柳木灰中,炮令黄用之。

《药性论》云:桑螵蛸,臣,畏戴椹。主男子肾衰,漏精,精自出。患虚冷者能止之,止小便利。火炮令热,空心食之。虚而小便利,加而用之。

陶隐居云:俗呼螳螂为□音石螂,逢树便产,以桑上者为好,是兼得桑皮之津气。市人恐非真,皆令合枝断取之尔,伪者亦以胶着桑枝之上也。

雷公云:凡使,勿用诸杂树上生者,螺螺不入药中用。凡采觅者须桑树东畔枝上者,采得去核子,用沸浆水浸淘七遍,令水遍沸,於瓷锅中熬令乾用。勿乱别修事,却无效也。

《经验方》:治底耳方。用桑螵蛸一个,慢火炙,及八分熟存性细研,入麝香一字为末。掺在耳内,每用半书#13字,神效。如有脓,先用绵包子拈去,次后掺药末入在耳内。

《产书》云:治妊娠小便数不禁。桑螵蛸十二枚,捣为末,分作两服,米饮下。《杨氏产乳》同。又方:疗小便不通及胞转。桑螵蛸捣末,米饮服方寸匕,日三。

《衍义》曰:桑螵蛸,自采者真,市中所售者,恐不得尽皆桑中#14者。《蜀本图经》浸泡之法,不若略蒸过为佳。邻家有一男子,小便日数十次,如稠米泔色,亦白,心神恍惚,瘦瘁食减,以女劳得之。令服此桑螵蛸散,未终一剂而愈。安神魂,定心志,治健忘,小便数,补心气。桑螵蛸、远志、菖蒲、龙骨、人参、茯神、当归、龟甲醋炙,已上各一两,为末。夜卧,人参汤调下二钱,如无桑上者,即用余者,仍须以炙桑白皮佐之,量多少,可也。盖桑白皮行水,意以接螵蛸就肾经。用桑螵蛸之意如此。然治男女虚损,益精,阴痿,梦失精,遗溺,疝痕,小便白浊,肾衰不可阙也。

石决明

味咸,平,无毒。主目障翳痛,青盲。久服益精轻身。生南海。

《图经》曰:石决明,生南海,今岭南州郡及莱州皆有之。旧说或以为紫贝,或以为鳆鱼甲。按紫贝即今人砑螺,古人用以为货币者,殊非此类。鳆鱼,王莽所食者,一边着石,光明可爱,自是一种,与决明相近耳。决明壳大如手,小者三两指,海人亦啖其肉,亦取其壳,清水洗眼,七孔、九孔者良,十孔者不佳。采无时。

陶隐居云:俗云是紫贝,定小异,亦难得。又云是鳆鱼甲,附石生,大者如手,明耀五色,内亦含珠。今人皆水渍紫贝,以熨眼,颇能明。此一种,本亦附见在决明条中,既是异类,今为副品。

《日华子》云:石决明,凉,明目。壳磨障翳。亦名九孔螺也。

《海药》云:主青盲、内障,肝肺风热,骨蒸劳极,并良。凡用先以#15面裹熟煨,然后磨去其外黑处并粗皮了#16,烂捣之,细罗,於乳钵中再研如面,方堪用也。

《胜金方》:治小肠五淋。石决明去粗皮甲,研细,如有软硬物淋,即添朽木细末,熟水调下二钱匕。

《衍义》曰:石决明,《经》云味咸,即是肉也。人采肉以供馔,及乾致都下,北人遂为珍味。肉与壳两可用,方家宜审用之,然皆治目。壳研,水飞,点磨外障翳。登、莱州甚多。

海蛤

味苦、咸,平,无毒。主咳逆上气,喘息烦满,背#17痛寒热,疗阴痿。一名魁蛤。生东海。蜀漆为之使,畏狗胆、甘遂、芫花。

《图经》曰:海蛤、文蛤,并生东海,今登、莱、沧州皆有之。陶隐居以细如巨胜,润泽光净者为海蛤。云经雁食之,从粪中出过数多,故有光泽也。以大而有紫斑文者为文蛤。陈藏器以为海蛤是海中烂壳,久为风波涛洗,自然圆净,此有小而久远者为佳,不必雁腹中出也。

《药性论》云:海蚧亦曰海蛤,臣。亦名紫薇。味平#18,有小毒。能治水气浮肿,下小便,治嗽逆上气。主治项下瘤瘿。

《唐本》注云:此物以细如巨胜,润泽光今者好,有粗如半杏人者,不入药用。亦谓为豚耳蛤,粗恶不堪也。

萧炳云:止消渴,润五脏,治服丹石人有疮。

《日华子》云:治呕逆,阴痿,胸胁胀急,腰痛,五痔,妇人崩中带下病。此即鲜蛤子。雁食后粪中出,有文彩者为文蛤,无文彩者为海蛤。乡人又多将海岸边烂蛤壳,被风涛打磨莹滑者,伪作之。

《衍义》曰:海蛤、文蛤,陈藏器所说是。今海中无雁,岂有食蛤粪出者?若蛤壳中有肉时,尚可食,肉既无,焉得更有粪中过数多者?必为其皆无廉棱,乃有是说。殊不知风浪日夕淘汰,故如是。治伤寒汗不溜,搐却手脚,海蛤、川乌头各二#19两,川山甲二两,为末,酒糊和丸,大一寸许,捏扁,置所患足心下。擘葱白盖药,以绵#20缠定。於暖室中,取热水浸脚至膝上,久则水温,又添热水,候遍身汗出为度。凡一二日一次浸脚,以知为度。

文蛤

味咸,平,无毒。主恶疮,蚀五痔,咳逆胸痹,腰痛胁急,鼠瘘大孔出血,崩中漏下。生东海。表有文,取无时。

《图经》曰:文具海蛤条下。陶隐居云:海蛤至滑泽,云从雁屎内得之,二三十过方为良。今人多取相摝,令磨荡似之尔。文蛤小大而有紫斑,此既异类而同条,若别之,则数多,今以为附见,而在副品限也。凡有四物如此。

陈藏器云:海蛤,主水癊。取二两先研二日,汉防己、枣肉、杏仁二两,葶苈子六两,熬研成脂为丸,一服十丸,利下水。

《千金翼方》:治急疳蚀口鼻数日尽,欲死。烧文蛤灰,腊月脂和,涂之。

《衍义》曰:文具海蛤条下。

蠡音礼鱼

味甘,寒,无毒。主湿痹,面目浮肿,下大水,疗五痔,有疮者不可食,令人瘢白。一名鲖鱼。生九江池泽。取无时。

《图经》曰:蠡通作鳢字鱼,生九江池泽,今处处有之。陶隐居云为公蛎蛇所变,至难死,犹有蛇性。谨按《尔雅》:鳢,鲩。郭璞注云:鳢,鲖也。释者曰:鳢,鲩也。《诗˙小雅》云:鱼丽於罶,鲂鳢。《毛传》云:鳢,鲩也。《正义》云:诸本或作鳢,z。陆机谓鲩即鲍鱼也,似鳢,狭而厚,今京东出#21呼鳢鱼,其实二类也。

陶隐居云:今皆作鳢字,旧言是公蛎蛇所变,然亦有相生者。至难死,犹有蛇性。合小豆白煮以疗肿满,甚效。

《唐本》注云:《别录》云,肠及肝,主久败疮中虫。诸鱼灰,并主哽噎。

《日华子》云:鳢鱼肠,以五味炙贴痔瘘及蛇骭,良久虫出,即去之。诸鱼中,惟此胆甘,可食。

《外台秘要方》:疗患肠痔,每大便常有血。鲤鱼鲙,黄齏食之,佳。任性多少,差。忌冷毒物。

《食医心镜》云:治十种水气病不差垂死。鳢鱼一头,重一斤已上,又熟取汁,和冬瓜、葱白作羹食之。又方:治野鸡病,下血不止,肠疼痛。鳢鱼一头,如食法作鲙,蒜齏食之。

《灵苑方》:治急喉闭,逡巡不救者。蠡鱼胆,腊月收,阴乾为末,每服少许,点患处,药至即差,病探则水调。灌之。

《衍义》曰:蠡鱼,今人谓之黑鲤鱼。道家以谓头有星为厌,世有知之者,往往不敢食。又发故疾,亦须忌尔。今用之疗病,亦止取其一端耳。

鮧音夷,又音题鱼

味甘,无毒。主百病。

《图经》曰:鮧鱼,旧不着所出州土,今江浙多有之。大首方口,背青黑,无鳞,多涎。其类有三。陶隐居云:即鳀鱼也,即y鱼也。又有鳠鱼,相似而大。鮠鱼亦相似,色黄而美。三种形性皆相类,而小不同。

陶隐居云:此即鳀音题也,今人皆呼慈音,即是y鱼,作臛食之,云补。又有鳠鱼相似而大;又有鮠五回切鱼亦相似,黄而美,益人,其合鹿肉及赤目、赤须、无鳃者,食之并杀人;又有人鱼,似鳀而有四足,声如小儿,食之疗瘕疾,其膏燃之不消耗,始皇骊山冢中用之,谓之人膏也。荆州、临沮、青溪至多此鱼。

《食疗》云:y与#22鳠,大约相似。主诸补益。无鳞,有毒,勿多食。赤目、赤须者,并杀人也。

《千金翼方》:治刺伤中毒,水烧鱼目灰涂之。

《衍义》曰:鮧鱼,形少类獭,有四足,腹重坠如囊,身微紫色。尝剖之,中有三小蟹,又有四五小石块,如指面许小鱼五七枚,然无鳞,与y、鮠相类,今未见用者。

鳝音善鱼

味甘,大温,无毒。主补中,益血,疗沈音审唇。五月五日取头骨烧之,止痢。

陶隐居云:鳝是荇芩根化作之。又云是人发所化,今其腹中自有子,不必尽是变化也。性热,作臛食之亦补。而时行病起,食之多复,又善令人霍乱。凡此水族鱼虾之类甚多,其有名者,已注在前条,虽皆可食,而甚损人,故不入药用。又有食之反能致病者,今条注如后说,凡鱼头有白色如连珠至脊上者、腹中无胆者、头中无鳃者,并杀人。鱼汁不可合鸬鹚肉食之。鲫鱼不可合猴、雉肉食之。鳅音秋鳝不可合白犬血食之。鲤鱼子不可合猪肝食之。鲫鱼亦尔。青鱼鲊不可合生胡荽及生葵并麦酱食之。

陈藏器云:鳝鱼主湿痹气,补损,妇人产后淋沥,血气不调,羸瘦,止血,除腹中冷气肠鸣。

禹锡云:按《蜀本图经》云:似鳗鲡鱼而细长,亦似蛇而无鳞,有青黄二色,生水岸泥窟中。

孟诜云:鳝鱼,补五脏,逐十二风邪。患气#23人,常作臛,空腹饱食,便以衣盖卧少顷,当汗出如白胶,汗从腰脚中出,候汗尽,暖五木汤浴,须忌风一日,更三五日一服。并治湿风。

《圣惠方》:治妇人乳结硬痛。用鳝鱼皮烧灰末,空心暖酒调二钱匕。

《衍义》曰:鳝鱼,腹下黄,世谓之黄鳝。此尤动风气,多食令人霍乱,屡见之。向在京师,邻舍一郎官,因食黄鳝,遂致霍乱吐利,几至委顿。又有白鳝,稍粗大,色白,二者皆亡鳞。大者长尺余,其形类蛇,但不能陆行,然皆动风。江陵府西有湖曰西湖,每岁夏秋沮河水涨,即湖水满溢,冬即复涸。土人於乾土下撅得之,每及二三尺,则有往来之路,中有泥水,水涸又下,水至复出。

鲫鱼

主诸疮,烧以酱汁和涂之,或取猪脂煎用,又主肠痈。头灰,禹锡等按:《药对》云:头,温。主小儿头疮,口疮,重舌,目翳。一名鲋音父鱼,合莼作羹,主胃弱不下食,作鲙,主久赤白痢。

《图经》曰:鲫鱼,《本经》不载所出州土,今所在池泽皆有之。似鲤鱼,色黑而体促,肚大而脊隆。亦有大者至重二三斤。性温,无毒。鳞甲中最可食。或云稷米所化,故其腹尚有米色。又有一种背高腹狭小者,名□鱼,功用亦与鲫鱼同,但力差劣耳。又黔州有一种重唇石鲫鱼,亦其类也。

《日华子》云:鲫鱼,平,无毒。温中下气,补不足。作鲙,疗肠澼,水谷不调及赤白痢。烧灰以傅恶疮良。又酿白矾烧灰,治肠风血痢。头烧灰疗嗽。又云:子不宜与猪肉同食。

禹锡等按:《蜀本》云:鲫鱼,味甘,温。止下痢,多食亦不宜人。又注一云:形亦似鲤,色黑而体促,肚大而脊隆,所在池泽皆有之。

孟诜云:鲫鱼,平胃气,调中,益五脏,和纯作羹食,良。又鲫鱼与□,其状颇同,味则有殊。□是节化,鲫是稷米化之,其鱼腹尚有米色。宽大者一是鲫,背高腹狭小者是□,其功不及鲫。子调中,益肝气。

《食疗》云:食之平胃气,调中,益五脏,和纯作羹食。作鲙食之,断暴下痢。和蒜食之,有少热;和姜、酱食之,有少冷。又夏月热痢可食之,多益。冬月则不治也。骨烧为灰,傅□疮,虫三五度差。谨按:其子调中,益肝气。

《圣惠方》治小儿脑疳鼻痒,毛发作穗,面黄羸瘦,益脑。用鲤鱼胆滴於鼻中,连三五日,甚良效。

《外台秘要方》:治患肠痔,大便常有血。食鲫鱼羹及随意任作饱食。

《孙真人》同。《孙真人方》:主脚气及上气。取鲫鱼一尺长者作鲙,食一两顿,差。

《食医心镜方》:治脾胃气冷,不能下食,虚弱无力,鹘突羹:鲫鱼半斤细切,起作鲙,沸豉汁热投之,着胡椒、乾姜、莳萝、橘皮等末,空腹食之。

《衍义》曰:鲫鱼,开其腹,内药烧之,治齿。

鲤鱼胆

味苦,寒,无毒。主目热赤痛,青盲,明目。久服强悍,益志气。肉,味甘,主咳逆上气,黄疸,止渴。生者,主水肿脚满,下气。骨,主女子带一下赤白。齿,主石淋。生九江池泽。取无时。

《图经》曰:鲤鱼,生九江池泽,今处处有之。即赤鲤鱼也。其脊中鳞一道,每鳞上皆有黑小点,从头数至尾,无大小,三十六鳞。古语云:五尺之鲤与一寸之鲤,大小虽殊,而鳞之数等是也。又崔豹《古今注》释鲤鱼有三种,兖州人谓赤鲤为玄驹,谓白鲤为白骥,黄鲤为黄雉。盖诸鱼中,此为最佳,又能神变,故多贵之。今人食品中以为上味。其胆、肉、骨、齿皆入药。古今方书并用之。

陶隐居云:鲤鱼,最为鱼之主,形既可爱,又能神变,乃至飞越山湖,所以琴高乘之。山上水中有鲤不可食。又鲤鲊不可合小豆藿食之。其子合猪肝食之,亦能害人。

《唐本》注云:骨,主阴蚀,哽不出。血,主小儿丹肿及疮。皮,主瘾疹。脑,主诸痫。肠,主小儿肌疮。

《日华子》云:鲤鱼,凉,有毒。肉治咳嗽,疗脚气,破冷气,痃瘕#24。怀妊人治胎不安,绢裹鳞和鱼煮羹,熟后去鳞,食之验。脂治小儿痫疾惊忤。胆治障翳等。脑髓治暴聋,煮粥服之良。诸溪涧中者,头内有毒。不计大小,并三十六鳞也。

禹锡云:按大腹水肿通用药云:鲤鱼,寒。《群#25药对》云:平。陈士良云:无毒。《药性论》云:鲤鱼胆亦可单用,味大苦。点眼治赤肿翳痛。小儿热肿涂之。蜀漆为使。鱼烧为末,治咳嗽,糯米煮粥。

孟诜云:鲤鱼白煮食之,疗水肿脚满,下气,腹有宿瘕不可食。又修理,可去脊上两筋及黑血,毒故也。又天行病后不可食,再发即#26死。其在沙石中者,毒多在脑中,不得食头。

《食疗》云:胆,主除目中赤及热毒痛,点之良。肉,白煮食之,疗水肿脚满,下气。腹中有宿瘕不可食,害人。久服天门冬人,亦不可食。刺在肉中,中风水肿痛者,烧鲤鱼眼睛作灰,纳疮中,汁出即可。谨按:鱼血,主小儿丹毒,涂之即差。鱼鳞,烧,烟绝,研,酒下方寸匕,破产妇滞血。脂,主诸痫,食之良。

《圣惠方》:治水气,利小便,除浮肿。用鲤鱼一个,重一斤者,治如食法,修事食之。

《外台秘要方》:《古今录验#27》:疗鱼鲠骨横喉中,六七日不出。取鲤鱼鳞、皮合烧作屑,以水服之,则出,未出再服。又方:疗水病肿。鲤鱼一头极大者,去头尾及骨,唯取肉,以水二斗,赤小豆一大升,和鱼肉煮,可取二升已上汁,生布纹去滓,顿服尽,如不尽,分为三服,后服温令暖,服讫当下利,利尽即差。又方:凡肿已溃、未溃者。烧鲤鱼作灰,酢和涂之一切肿上,以差为度。

《千金方》:治暴痢。小鲤鱼二枚,烧为末,米饮服之。大人、小儿俱服得。

《食医心镜方》:主肺咳嗽,气喘促。鲤鱼一头重四两,去鳞,纸裹火炮,去刺研,煮粥,空腹吃。

《衍义》曰:鲤鱼,至阴之物也,其鳞故三十六。阴极则阳复,所以《素问》曰:鱼热中。王叔和曰:热即生风,食之所以多发风热,诸家所解并不言。《日华子》云:鲤鱼,凉,今不取,直取《素问》为正。万一风家更使食鱼,则是贻祸无穷矣。

魁蛤

味甘,平,无毒。主痿痹,泄痢便脓血。一名魁陆,一名活东。生东海。正圆两头空,表有文,取无时。

陶隐居云:形似纺軖音狂,小狭长,外有纵横文理,云是老蝙蝠化为,用之至少。而《本经》海蛤,一名魁蛤,与此为异也。

禹锡云:按《蜀本图经》云:形圆长,似大腹槟榔,头有孔,今出莱州。

鲍鱼

味辛、臭,温,无毒。主坠堕,腿吐猥切蹶,踒折,瘀血、血痹在四肢不散者,女子崩中,血不止。勿令中咸。

陶隐居云:所谓鲍鱼之肆,言其臭也,俗人呼为□鱼,字似鲍,又言盐□之以成故也。作药当用少盐臭者,不知正何种鱼尔?乃言穿贯者亦入药,方家自少用之。今此鲍鱼乃是鳙鱼,长尺许,合完淡乾之,而都无臭气,要自疗漏血,不知何者是真?

禹锡云:按《蜀本图经》云:十月后,取鱼去肠,绳穿淡乾之,凡鱼皆堪食,不的取一色也。据陶注,作药当用少盐,不知正何种鱼尔?又据《本经》云勿令中咸,是知入药,当少以盐□成之,有盐则中咸而不臭,盐少则味辛而臭矣!古人云: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谓恶人之行,如鲍鱼之臭也。考其实,则今荆楚淡鱼,颇臭而微辛,方家亦少用。旧云沔州、复州作之,余皆不出。审《陶注》及《图经》与《本经》,即所在皆可作之也。又据鮧鱼有口小,背黄,腹白者为鲍鱼,而疗治与鮧鱼同。补益,主百病。今《图经》既不的取一色,可淡乾,此之为是也。

时鱼

平。补虚劳,稍发疳痼。

黄鱼

平,有毒。发诸气病,不可多食。亦发疮疥,动风。不宜和荞麦同食,令人失音也。

鲂鱼

调胃气,利五脏。和芥子酱食之,助肺气,去胃家风。消谷不化者,作鲙食,助脾气,令人能食。患疳痢者,不得食。作羹臛食,宜人。其功与鲫鱼同。

鲟鱼

味甘,平,无毒。主益气补虚,令人肥健。生江中,背如龙,长一二丈,鼻上肉作脯名鹿头。一名鹿肉。补虚下气,子如小豆。食之肥美,杀腹内小虫。

《食疗》云:有毒。主血淋。可煮汁饮之。其味虽美,而发诸药毒。鲊,世人虽重,尤不益人,服丹石人不可食,令人少气。发一切疮疥,动风气。不与乾笋同食,发痈缓风。小儿不与食,结症瘕及嗽。大人久食,令人卒心痛,并使人卒患腰痛。

海豚鱼

味咸,无毒。肉主飞尸、蛊毒、瘴疟,作脯食之。一如水牛肉,味小腥耳。皮中肪,摩恶疮,疥癣,痔瘘,犬马瘑疥,杀虫。生大海中。候风潮出没。形如豚,鼻中声,脑上有孔,喷水直上,百数为群,人先取得其子,系着水中,母自来就而取之。其子如蠡鱼子,数万为群,常随母而行。亦有江豚,状如豚,鼻中为声,出没水上,海中舟人候之,知大风雨。又中有曲脂,堪摩病,及樗博即明,照读书及作即暗,俗言懒妇化为此也。

鳣鱼肝

无毒。主恶疮疥癣。勿以盐炙食。郭注《尔雅》云:鳣鱼长二三丈。《颜氏家训》曰:鳣鱼纯灰色,无文。古书云:有多用鳣鱼字为鳝,既长二三丈,则非鳝鱼明矣。《本经》又以鳝为鼍,此误深矣。今明鳇鱼,体有三行甲,上龙门化为龙也。

水龟

无毒。主难产。产妇戴之,亦可临时烧末酒下。出南海,如龟,长二三尺,两目在侧傍。

图经衍义本草卷之三十一竟

#1饴:原作『胎』,据晦明轩本改。

#2蜀:晦明轩本『蜀』上有『川』字。

#3味:原作『朱』,据晦明轩本改。

#4丰:晦明轩本作『浓』。

#5发斑:原作『瘢发』,据晦明轩本改。

#6牝:原作『牡』,据晦明轩本改。

#7十:晦明轩本作『卜』。

#8三:晦明轩本作『方』。

#9地:晦明轩本作『池』。

#10注:晦明轩本作『驻』。

#11止:原作『上』,据晦明轩本改。

#12爪:晦明轩本作『瓜』。

#13书:晦明轩本无『书』字。

#14中:晦明轩本作『上』。

#15以:原作『次』,据晦明轩本改。

#16了:原作『子』,据晦明轩本改。

#17背:晦明轩本作『胸』。

#18平:晦明轩本作『咸』。

#19二:晦明轩本作『一』。

#20绵:晦明轩本作『帛』。

#21出:晦明轩本作『人犹』二字。

#22与:原作『鱼』,据晦明轩本改。

#23气:晦明轩本『气』上有『恶』字。

#24瘕:晦明轩本作『癖』。

#25群:晦明轩本无『群』字。

#26即:原作『却』,据晦明轩本改。

#27验:原脱,据晦明轩本补。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全真青玄济炼铁罐施食全集》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道教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