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疑仙传卷上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隐夫玉     时间:2017-06-04 20:23:00      繁體中文版     

经名:疑仙传。三卷。题隐夫玉简撰。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邵记传类。

疑仙传卷上

隐夫玉简撰

夫神仙之事,自古有之。其闲混迹,固不可容易而测也。仆偶於朋友中录得此事,辄非润色,不敢便以神仙为名。今以诸传构成三巷,目之为《疑仙传》尔。

明皇时李元者,常游华山下,唯采诸药食之。性‘复好酒,山下人多以酒饮之。忽一日骑一白鹿,举手谓山下人曰:我今去游天台。有老父三人遮道,欲留之,乃问之曰:君方与山下之人相亲,又何遽别?元曰老父辈殊不知,相亲必离也。我今不敢背时而固离耳。老父曰:君方食华山之药,又游天台,何所食也?元曰:我在华山即食华山之药,在天台即食天台之药也。老、父知不可留,遂命之藉草,酌以浓酿,以叔slJ。元临歧而留药三丸与老父三人,谓曰:当速食之。乃上白鹿而去。一寻不知所之。后二老父即食其药,一老父不食之,经数月果死。其二老父后皆一百五十岁方卒。故人皆疑李元是仙矣。

蒲洲卖药群者,於蒲州手担一药囊卖药,不显其姓名,人皆呼为卖药访。人买药不得,则其疾必不愈。蒲州富人王谕者,性恬静,好善,复长於医卫。见此访卖药有异常流,因具脍炙命之,欲问焉。卖药翁既至谕家,不揖谕而反揖一苍头。谕以为山野性,不怪讶之。因酌一杯酒,自起献之,卖药翕大笑而接饮之。讫,乃谓谕曰: 君欲问我夫?便问,勿待多礼也。谕因问舫曰:沦不显姓名,何人也?翁曰:天覆地载之人也。既察天地之气为人,即姓人也,名人也,又何妄为姓名也?谕曰:搀一囊药而治众病,何药也?卖药舫曰:人之病一也,何众病也?人假气托体而生,气和即体和,和即无病。气不和即体不和,体不和即有病。病本唯一也,世人强名之,是不达也。我药一也,盖达人之病由一也,故但以一治之。谕曰:有买药不得者,何也?访曰:人之生实难,死实易。常救之即生,待病而救已难矣。复又病久方救,焉得生也。我每人买药不与之者,盖救之不及也。夫我之药者,人问之药也,生发於人间;而欲饵之长生久视,即不可不察也。知生死以治人之病,即亦有功矣。亦我自幼好饵药,固颇识药之性。药之性识,即可使,不识即必反害人。谕知其异,因复问曰:适者翁不揖我而揖苍头,何也?舫曰:苍头是我辈之人也。我见我辈,固不觉揖也。谕曰:今便以此苍头奉君为一弟子,可乎?翁曰:若能舍之与我,我亦与君一卷书。谕因授此书,令苍头随卖药。翁去,苍头

圻然而去,寻皆不知所在。谕读此书,大达医卫。后有一道人诣之,坚求此书一观,谕既与观之,道人与此书忽然俱灭。

张郁者,燕人也,客於京洛,多与京洛豪贵子弟游,狂歌醉舞近十载。忽因独步沿洛川,郁既睹是时也,风景恬和,花卉芬馥,幽乌翔集於乔木,佳鱼踊跃於长波。因高吟曰:浮生如梦能几何,浮生复更忧患多。无人与我长生卫,洛川春日且狂歌。吟才罢,忽举目见一翠喔临水,弦管清亮。郁惊叹曰:是何人之游春也?言未绝,有一女郎自喔中而出,缓步水滨,独昤独叹。郁性放荡,不可羁束,不觉径至女郎前问之曰:是何神仙之女,下阳台邪?来蓬瀛邪?独吟而又独叹邪?女郎骇然变色,良久乃敛容而言曰:儿自独昤独叹,何少年疏狂不拘之甚也,安得容易来问?郁曰:我天地间不羁之流也。少耽诗酒,适披丽质咏叹,固愿闻一言耳。女郎微笑,指翠喔而言曰:可同诣此也。郁因同至翠喔内。女郎乃命张绮席,复举弦管,与郁谈笑,共酌芳樽。及日之夕也,女郎曰:人世信短促邪。春未足,秋又来。才红颜,遽白发。设或知人世之不可居而好道之者,实可与言也。郁低头不对。女郎乃歌曰:彩云入帝乡,白鹤又徊翔。久留深不可,蓬岛路遐长。又歌曰:空爱长生卫,不是长生人。今日洛川别,可惜洞中春。俄与郁别,乘洛波而去。郁大惊,亦疑是水仙矣。

负琴生者,游长安数年,日在酒肆乞酒饮之。常负一琴,人不问即不语。人亦以为狂。或临水,或月下,即援琴抚弄,必赓切感人。李太白闻焉,就酒肆担手同出洞野,临水竹藉草,命之对饮。因请抚琴。生乃作一调弄,太白不觉怆然。生及谓太白曰:人问丝竹之音尽乐於人心,唯琴之音而伤人心。我本谓尔不伤心,不知尔亦伤心邪。足知尔放旷拔俗是身也,非心之放旷拔俗也。太白本疑是异人,复闻此语,乃拜而问之曰:丈者奚落魄之甚也?心落魄也,身落魄也?生曰:我心不落魄,身亦不落魄。但世人以此为落魄,故我有落魄之边。太白曰:丈者知世人恶此落魄,何不知而改之?生曰:我恶之即当改之,世人恶之我奚改邪?太白又曰:丈者负此琴,柢欲自抚之以为乐也?欲人乐之也?生曰:我此琴,古琴也,负之者,我自好古之音也,又孰欲人之乐也。我琴中之音雅而纯,直而哀,知音之者闻之即为乐,不知音者闻之但伤耳。亦犹君之为文也,轻浮若蝶舞花飘,艳冷如处子佳人,王孙公子以为丽词,达士即不以为文也。太白曰:我之文即轻浮艳冶不足观,我之风骨气盘岂不肯仙才邪?生曰:君骨凡肉异,非真仙也,止一贵人尔。复况体秽气卑,亦贵不久。但爱惜其身,无以虚名为累。言罢与太白同醉而回。明日太白复欲引之於酒肆共饮,不复见。后数日太白於长安南大树下见之,方圻喜,欲就问之,忽然而灭。

葛用者,常牵一黄犬游歧陇问。人或以酒饮之,即饮而不食。好与僧徒道流谈,每至夜即宿於郊野。道士王奉敬仰焉。忽谓奉曰:可共乘此犬一游也。奉曰:此犬可乘也?用曰:此犬能行也。因共乘之,此犬忽然跃身有如飞翕,顷刻之间出中华之外约余万里。至一山,峰峦奇秀,风景澄静,有殊人问也。俄共下犬,携手入一洞中,见奇树交阴,名花烂然,峻阁高台,多临绿水。俄又入一朱户,有三女子出迎之,韶玉丽质,实世希有,皆宛若旧识。既延之登一楼,俯翠栏,寨朱帘,设碧玉林,命以琼浆共酌,仍三女子杂坐。须臾之问,弹筝吹箫,尽去形边。及将日暮,皆已半醉。用乃谓奉曰:此三女子者,皆神仙之家也,偶会於此山。我知之,故与尔一诣。今既共惧饮,当复归。此若久留,不可不虑妨他女伴自游戏也。遂与奉俱出洞,其三女子亦送之於洞门。用顾谓女子日;明年今日再相见。既与女子别,复共乘犬回。至歧陇问,已三载矣。用又谓奉曰:我一东游耳,君当住此。言讫而不见。尔后不复至矣。

西川彭知微者,卓郑之流也,家累千金。唯生一女,自幼好道。尝白知微求读道书,仍欲奉道之教。知微不听。至年十六,忽有一童儿乘一白鹤飞入知微家,谓其女曰:我是道家人,闻尔好道,故来教尔。女惊喜见之,且又闻欲教焉。,乃密藏此童儿及白鹤。后数日一侍婢知其事,问女曰:何妖也,争可密藏?设或父知其事,得不以为私乎?女曰:但勿泄,我当速问道后遣之。因至深夜斋戒捧香,以礼童儿。童儿谓曰:尔好道之心不退,必当得道。女谓童覃曰:夫人学道必先读道书、授法录,我且处闺闱问,父不容,如何也?童儿曰:尔能以心好道,自然与好道之边不殊也。至於自古白日升清天者,又岂关读道书、授法录也?夫神仙之道本必在自然之神性,亦在自然之骨气,故昔西王母言汉武非仙骨而神慢也。女又问曰:处人之世,衣人之衣,食人之食,欲归神仙之道,不亦难也?童儿曰:不然。但能以心慕神仙之道,其心一,则已感动神仙也。既感动而必录之,录之者神仙录其名氏焉。知此则必潜有命,故有饵木却粒而得之者。苟修仙之倡深入空山,远离人寰,草为衣裳,日夜勤苦於焚修,而其心乍进而乍退不一焉,又虽饵术却粒,亦何望哉?女复礼而言曰:然如是当以何教我?童儿曰:尔之神性已达神仙也,尔之骨气又非凡俗也,尔今心若誓死而一,必不久升仙。童儿言讫,乃起辞曰:神仙之道尽在此言也,恭敬修之,我今却去。乃乘鹤飞去。其女谓侍婢曰:我达道也,当得道耳。寻绝滋味,去鲜华,常默然而坐,忽一日失之,不知所在。

刘简者,齐人也,家富而好道。每闻天下名山有神仙之迩,必自策杖以一游。至於山中之药,无不服饵。开元初游八公山观其异迩,忽逢一人自称虚无子,谓简曰:我亦好道之流也,偶此相遇,当与君游此,后别游一名山。简得其倡,深喜,乃曰:我好游神仙之山,不期逢君,边如是邪?虚无子乃谓简曰:自此东不远一名山,甚有神仙之边,去游乎?简因曰:愿随之一游。寻与简东行数日,但见山川,杳绝人述。及.至一.大山,息之於山下,虚无子谓简曰:已出尘世万余里也。今与君俱入此山,君至此山必知与人间之山有殊也,乃同前行,遽见一大桥,甚高峻,及登险之,见两边栏槛并饰以珠翠。俄至一宅,四面皆山峰如画,门上有牌,题之曰:虚无子宅。简夸然谓虚无子曰:何题吾子之名也?虚无子笑曰:但且入此宅。及同入其门,见楼阁台榭非世问所有。遽又引简临一流水阁内共坐。须臾有青衣童子数!人侍立,樽俎问唯珠果香酿而已。虚无子指水次一草谓简曰:只此草,食之已与人间诸山之药不同矣。简乃切求之。虚无子令侍童拨一小艇过其水,就水次取此草子以赐简。简因藏於怀中,起谓虚无子曰:吾子必此住,我当回。虚无子起别,谓简曰:君休游名山访神仙之边,但以此草子种之,.而以其苗食之,当得长生,不必须待作神仙也。虚无子仍曰:君其访来路以归,庶不迷俟。简乃依其言访旧路,得还其乡。乃以此草子临水种之,自采其苗服饵。后百余岁,发不白。一日忽与家人及乡党别而去,不知所之。

疑仙传卷上竟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上一篇:凝阳董真人遇仙记
下一篇:疑仙传卷中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