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上清僊府琼林经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佚名     时间:2017-07-29 20:39:37      繁體中文版     

经名:上清仙府琼林经。撰人不详,约出於南北朝。系摘抄《大洞真经》《真诰》《登真隐诀》等上清派修行经诀而成。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正一部。

上清仙府琼林经

经云:天有玄一,生於太阳,名为流珠,众妙之门,得而留之,可得长生。人有三一,其居不同,兼能守之,可为仙王也。一在北极太渊之中,前有明堂,下有绛宫,上有华盖,玉楼万重。

又云紫阳真人曰:吾昔学道,受三一真名於中岳真人苏子玄,子玄授吾守一之法,凡二百余事,吾奉而行之,为上清真人,其道至真。

又曰:二十四气以应太微二十四真,其有千乘万骑,羽盖云车,以合紫宫上清元图,若守之弥固,精应感畅,则三一可见,三一可见则千乘万骑见矣,羽盖可御,云车可乘,上造太微,混二十四气,见二十四真,飞行上清,列名元图,此白日升天,兼行洞房之道也。

又曰:上一真之极也,中一真之至,下一真之妙也。天皇得极故上成皇极,地皇得至故上成正一,人皇得妙故上成众妙之君。三皇体真以守一,故一无藏形,仙人寻真以求一,故三一俱明。一无藏形,其真极也,三一俱明,得一而已。

《上真始生变化元录》曰:皇上开真,九道合明,变炼元虚,洞映上清,分形化景,四运顺生,八景扶翼,运致丹軿,乘云驾烟,策御上清,飞行云房,朝谒帝京。又曰:凡修九天真王之道,常以冬节之日,沐浴入室,西向九拜,朝九天真王,自然得乘九色云舆,飞行上清。又曰:九天上灵,元始自然,云云。中宝紫元,三素外缠,云云。洞化入微,我道早分,目招灵晖,心披五云,乘策八景,飞入帝晨。又曰:含真胤气,形秀紫天,乘云驾浮,浴景八烟,云云。得乘霄軿,飞升玉晨。又曰:琼琳七映之宫。又曰:内为含仙灵,外炼真容,玉池华露,泽流紫房。又曰:太上玉晨,回景虚明,分形变合,九炼三真。

又曰:上元太素三元君晨华之气祝文曰:三素回天元,清霄翼玉灵,云云。太霞虽云辽,洞映鉴有情,相与携玉契,同期九天軿。又曰:太素策运,四景虚飞。又曰:皇清摽晨晖,灵气翼虚迁,飘飘九元上,靡靡入帝晨。又曰:四老中真,散花云房。又曰:玄晨带高灵,总真御八清,玉华披丹房,紫凤曜云营。又曰:我乘日吉,上告帝灵,求仙升飞,得御流軿。又曰:紫皇元初,道合玄虚,三变九分,混化太初,飞云流辅,苍盖绿舆。又曰:天夜朗清,幽虚启真,流云徘徊,金花四骞,丹皇敷晖,云飞紫轩。

《太上玉经宝诀》曰:上升玉清中,邀晏九遐外。又曰:灵风扇华香,粲烂开繁矜,太真抚云璈,众仙弹灵琴,雅歌三天景,散惠玉华林。又曰:学道由丹信,奉师如至亲,挹景偶清虚,孜孜随日新,竦身陵太清,超景逸九霄,保元持法纲,游玄适逍遥,万劫犹昨夜,千椿如晨朝,灵幡顺风散,繁想应时消。

《太洞真经》曰:太宴绝九玄,洞景寄神通,玉帝乘朱霄,绿霞焕金墉,上馆云珠内,仰投元刃峰。又曰:流珠停晖,紫霞踊烟,七度回路,三光映真。

《太上素灵洞玄大有经》曰:耽栖灵洞,宴景七晨,澄洒华园,息憩九玄,变景玉虚,携领诸天。又曰:太真阴神,号曰女灵,变景九玄,乘真隐冥,运致飞霞,上造帝庭。

又经曰:九玄九天,谓在三界之上。又曰:游戏九玄台,解憩西羽河。又曰:八景运天舆。

《大洞真经》曰:绛霞遏明曜,八景飞太空。又曰:八愿玄母,与我俱游三玄之间,乃逸辔太漠,回軿三玄,五灵扶背,王母比肩,舞轮神丘,停驾九天。

《洞房内经》曰:无极高真,晨中朱庭,龙衣虎带,读洞真经,徘徊九天,高会七虚。乘空洞之流軿,辔太霄之圆车。又曰:我混五气中,共化乘日軿,宴观云霄外,吐纳七神精,盘栢九玄内,坐起霞上生。文出五老雌一经

《三元真一经》曰:左激云轮,右骋飞龙,仰役二十四神,千乘万骑,呼阳召阴,白日升天。

《龟山元箓》曰:朝翔太阳观,夕栖隐阆风。又曰:众仙戏云景,丹葩敷春阳,皇驾停云侣,飘飖自翱翔,瞻此八极外,谁究运所长。又曰:三元真君各随四时变化形象,则反所元之气,受炼复形。

《太洞真经》曰:北陇郁霄霭,绛树结紫华,青药落凤林,碧□秀岩阿,灵阙凌太空,琼房参太霞,云云。龙吹缠五云,云云。丹霞蔚晨霄。

《玉佩金珰经》曰:金珰九天之上,名曰虹映,一曰上清之馆,太霄之中,结白烟之气,灵映九天,云云。色如白云,形如玉山,有琼林之宫。又曰:九天帝君镇在日门金庭之内。又曰:玉佩以九天魂精,九天之上名曰晨灯,云云。结青阳之气,灵映九天,云云。色如青玉,形如月圆,内有空玄,玉台紫殿。又曰:日华月精,日霞月映,左回玉佩,右把金珰,二景缠绵,双魂安康,上行太极,下造十方。

《紫书金根经》曰:青要帝君以九阳元皇玉帝之弟子,育於玄丘玉国元崖之天,琼林七宝之下,七色琼凤荫君之身。又曰:栖心明霞之境,教流玉国之墟,执把九皇之策,落九域之丘,云云。以紫云为屋,青霞为城。黄金为殿,白玉为床。

《守玄丹上经》曰:两眉间上却入一分为守寸双田,却入一寸为明堂宫,却入二寸为洞房宫,却入三寸为丹田宫,却入四寸为流珠宫,却入五寸为玉帝宫,明堂上一寸为天庭宫,洞房上一寸为极真宫,丹田上一寸为玄丹宫,流珠宫上一寸为太皇宫,凡一头中有九宫也。其明堂、洞房、丹田、流珠四宫之经,皆神仙为真人之道,传於世。其玄丹经,亦真官司命之要言,四宫之领宗矣,此经须太极帝君告乃可与之也。又曰:玉帝宫有玉清神母居之,天庭宫上清真女居之,极真宫太极帝妃居之,太皇宫太上君后居之,此四宫皆雌真一也,道胜於雄真一也。并有宝经,以传已成真人者,未得成真,非所闻也,雌真之要亦自不授之矣。太上所以出宴八景,入参琼轩,玉女三千,侍真扶轩,灵妃侠唱,神后执巾者,寔由守雌一之道,用以高会玄晨也。此太上之宗根,虚皇之所传。又曰:守玄丹太一真君之道,暮夕静寝,去诸思念,坐卧任意,先存北极辰星紫气来下,入己玄丹中,云云。又存日来入玄丹宫中,日满宫内,在紫气中央,望视如暗中视火珠之状。毕乃存上清中黄太一真君,从北极紫气中来,下入玄丹宫日中坐,君讳规英,字化玄,又存己一身忽然上入玄丹宫日中,在太一真君前对坐,云云。於是太一君乃与己俱乘日,入行赤气道中,云云。亦即有真应,云云。则与太一同俱到七元之纲也,诣#1上清宫。又曰:太上龙书曰,正坐玄丹,不徧不邪,言此道之要也。兆当存太一紫气以绕身,及咽吞之,又当常存太一真君在玄丹宫紫气中,长生无极,万凶不干,玄丹之道毕也。

《道机经》曰:人以身为国,神为君,精为臣,气为民,炁变为精,精化为神,神化婴儿。

《神仙本起内传》曰:八节之日,诸天大圣尊神,妙行真人,莫不上会灵宝玄都玉〔京〕#2山上宫,朝庆天真。

洞神部曰:控景大霞宫,齐轮九天庭。

《龟山元箓》曰:真人於金堂琼室,七宝花林之中,渌水华池之上,云云。飞真步虚,游宴玉房,金台宝光,八希之馔,登仙洞空,龟山之中,朝餐琼芝,夕嗽玉泉,俱来造焉,十二玄龙,紫凤灵虬,神禽丹舆,羽盖真骑,诸神上丹,诸君从灵,来降我焉。

《自然玉字》〔曰〕#3: 越衡天上,玄都之京,有空峰之山,乃万圣之所游,道成得仙,径升空峰之上,受号而腾空。又曰:皇茄天上有金华之山,山有五帝之宫,常生五色之云,日月侠乎左右,飞仙翼轩。

《灵宝经》曰:太上道君於西那天郁察山浮罗之岳,坐七宝骞林之下,云云。道君方自弹景龙云璈,霄音逸响,流激千寻,诸天郁勃,紫盖回玄,庆霄四会,八道焕明。

《太上宝诀》曰:微微玄宗门,焕朗彻空同,至道由静默,当见三素宫。又曰《老子道德经》称:视之不见夷,听之不闻希,抟之不得微,即三元老子之号矣。又言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是三素合为元一君,是三尊之元父、玄母也。读此经,二老君子见之,仙道成矣,道尽此矣。又曰:大朴本无质,圣圣谓之玄,二义由终始,万物至渊泉。又曰:昆仑山上诸仙多作中夏,九天诵咏,萧条远畅,清音泠朗,听者霄绝,使人忘情。时会众仙,歌洞咏玄,合〔声〕#4齐唱,新声激响,窈窕遐闻,云云。上真之所重也。

又《高台铭》曰:子欲乘空凌虚,诵我步玄羽书。诸仙不解此语也。步玄羽经,此之两书,太上玄经,不传中仙矣。

《紫书金根经》曰:制命九天之皆,征召五帝之灵,逸回风之混合,凝九转於玄精。又曰:太上君后头九玄玉精颓云之髻,居太清九玄之上。台名也,亦九天洞元极真宫中。

《大洞真经》曰:飘飘三霞岭,徊纲七元盖,八景入太无,飞洒九天外。琼扉生景云,灵烟绝幽蔼,西宫咏洞玄,清唱扶桑际。又曰:七阙焕流霞,琼室生龙云,左回三素辔,右抚八景轮。又曰:左把玉华盖,飞景登七元。

《太上飞行玉经》曰:上步天宿,飞行九星,左把隐书,右执羽经,拜谒帝尊,受帝之名,得越华盖,腾翔紫庭。又曰:驾景紫烟,飞步九元。又曰:五皇夫人内阴隐名,太上藏之玄斗紫盖宫中,此五夫人皆回天转地,盈缩三光,变化山河,改易五行,移动万物,隐藏幽冥,有知其道,皆不复经地户,魂过太山也。又曰:道气无光,寥廓无端,混沌元形,虚元自然,太上无根,冥寂玄通。又曰:天地大劫之交,诸天至真尊神、妙行真人下游五岳,径观天下至学之人,洪流弥天,皆以五龙迎之,登游福地,得与元始同游。

《灵宝经》曰:妙行真人,无鞅数众,一时同会,国土皆以融金灌地,四边阶道并是碧玉瑠璃宝饰,四匝严整,光明洞彻。又曰:元始天尊於碧落空歌大浮黎国土,坐碧霞之上,地皆是碧玉,四边阶道悉以金宝银饰,种种奇妙。又曰:禅黎世界赤明之国,南圃丹霍之阿,三元洞室,天尊坐绛云之上,至真大神、大丹玉女,一时同会丹霍之阿,其国土常生赤炁,似如绛云。

守一之法,常以少饮食、无食豕肉鱼臊,凡饮食随四时温凉,无逆时以之。

守一法,慎无饮浊酒。浊酒损人精五藏生炁,精炁不行,血脉不通。

《上皇先生紫君经》曰:神州在天关之北,日月回度,其南七星,轮转其中。

《上清经》曰:念三元於泥丸,守九真於形宅,吐纳五华,呼吸玉液,朝暮求仙於空洞,寝息感神於太漠。又曰:奉之者登三晨,游太霄。又曰:大洞之经乃九天之奇诀,上元太清君金书之首经也。昔中央黄老君隐禁此书,时元知焉,唯太玄有金阙玉名、琼札紫简。受读此章万过,即便白日升天,上登上清,受书太极,拜为高上卿。但有此书不得读之者,太微天帝君拔出死简,刊定真箓,度籍太极,刻名东华,关奏太上,录封龟台,万灵千神自称兆为九玄大夫,位准泰清仙伯。

《大丹隐玄五晨金华玉经》曰:玄母八门行间篇曰:愿玄母与我俱生於生炁之间,与我俱存於日月之间,与我俱保於九天之间,与我俱存於自然之间,与我俱饮於匏河之间,与我俱息於玉真之间,与我俱寝於仙堂之间,与我俱游於三玄之间。又曰:九天帝君十二上愿,九灵玄母八门神间,大回元五通,静於密室,散香灶烟,而读《大洞金华经》。

《先进洞房内经》曰:昆仑高而不倾,神仙所止,金堂玉城,九炁离合,云雨杳冥,黄阙紫户,至为玄精,上冲绝霞,下照九灵,左连青宫,右侠皓清,金台八素,游变万形,玉醴澄液,琼液自生,六合幽户,八阁会经,中有太真,至不可名,微妙无中,号曰无英。

又曰:昔常安李仲,了不知他道,又亦不知施行太丹之事,三元之法也。唯隅得此隐朝之道,守行之三十年,得乘云驾欻,升入玄洲。〔仙〕#5人王履冰、赵双成、范叔友、管平何、李明贤、安生之辈,皆得此道,而升昆仑之房,或在玄洲三玄宫也。

又曰:太素三元君者,一真女子也,服紫炁浮云锦帔,九色龙锦羽裙,建宝琅扶晨羽冠,腰流金火铃,虎符龙书,而坐空中,膝下常有丹绿青三素之云,郁然冠其形也。又太素三元君常咏曰:太元连玉清,三洞曜高明,八景回晨风,散云蔼飞灵,圆轮掷空洞,金映冠天精,玉华结五老,紫烟晖霄軿,乘炁荡玄房,金姿曜九霞。云是玉清上宫之唱。

《玉晨明镜经》曰:白素右元君者,白元洞阳君之母,太素三元君之子也,讳启明萧刃,字金门上,口中常吐出白气,名之曰玉晨白宝生魂之炁,以熏我身,使人神仙不死。

黄素中央元君者,中央黄老君之母,太素三君之子也,讳圆华黄刃,字太张上,号日黄素高元君,有黄金之质,口吐黄炁,名曰玉晨黄宝大灵生五藏之炁,以熏我身,使人飞仙升天。

紫素左元君者,元素君之母,太素三元君之子也,讳翳传无刃,字安来上,神镜八方,而貌少婴孩也,口吐紫炁,名曰玉晨紫宝命胎流霞之景烟,以熏我身,使人白日升晨,登玉清上宫。此系节抄出者,其全文具在本经。

又曰:三素元君项后各有一宝曜,日气九色,圆光朗彻金花洞房一室之内,三素元君口各吐炁如上法,三炁会合,缠这相着,化为一日象九寸,在金华洞房中。

又曰:太上玉晨,九微导烟,五老散景,八灵生门,三素宝炁,太玄玉晨,金华雌一,中有紫元,混化七九,上拔云云,三上三炁,入虚出丹,常与紫素,俱列玉仙。

《大洞雌一太极五老帝君镇生五藏上经》曰:太极金华真人以此经文刻於天帝紫微宫玄琳玉殿东壁牖上,其文曰:五炁异方,津光合形,有终而死,有始而生,万类反本,千条归冥,气适浮烟,血奔流清,哀哉兆身。已后在丹方服饵注耳。

又云南岳真人曰:吾昔有入室弟子仙人赵成子者,初受吾镇生五脏上经,乃案为之,成子后欲还入太阴,求改貌化形,自故死亡於幽州上谷玄丘中石室之下。死后五年,后有山行者见白骨在室中,露骸冥室,又见腹中五藏,自生不烂如故,五色之华莹然於内,彼山行人叹曰:昔闻五藏可养,以至不朽,白骨胸中生花者,今睹其人矣,此子将有道不终,将中道帔试不过乎。因手披之,见五藏中各有一白石子,镇生五色华,如容状在焉。彼人曰:使汝五藏所以不朽者,必以五石生华故也,子已夫道,可以相与。因取而吞之。去复四五年,而成子之尸当生,彼人先服石子,以成子当生之旦,而五石皆从口中飞出如蝉状,隐隐雷声,五色洞日径还死尸之脏,因此成子改形而起,如一宿醉睡之间。其人心惧恍惚,因病日甚,乃至入山寻视死尸所在,到石室前,方见成子偃据洞啸,面有玉光,而问之曰:子何人哉?忽见有五老仙公披锦带符,手乘羽节,头建紫冠,言於成子曰:昔盗吞先生五脏宝石者,此人是也。言毕,彼人面上即生恶癞,噤而失言,比归达家,癞疮亦匝,一门大小,同时俱死,族亦遂灭矣。

又常服日月之精华者,欲得常食竹笋,竹笋者,日华之胎也,一名大明。又欲常食鸿脯者,月胎之羽乌也,一名月鹭,欲服日月,当食此物,炁感通之。

太虚真人曰:鸿者羽族之总名也,其鹊雁鹅鸲,皆曰鸿鹭也。

古歌曰:鸿鹭千年乌,为肴致天真,五帝衔月华,列坐空中宾。此古之渔父歌也。

《玉晨明镜经》曰:又存五神名,各安坐其宫也,五神并口吐紫炁,以缠我身,内外冥合,手足不相见乃止。又存日月出我颊间,左日右月,二光洞照,於是紫炁豁然,而徐存日上入我口中,口即食之,作饴味,九咽止。又存月入我脐中,当命门,下照阴室,间又存我手把北斗七星之柄,戴以行步,入紫房太微中,见帝君曰:子之得神仙,我以子上青玉之符,书九有之天也。

盘□九玄内,起坐霞上生,五符付帝子,上归反华婴。又曰:三五相反,天覆地始,我有五符,上归帝子,三无长留,营室之里。已上出《五老雌一经》

《玄妙内篇》曰:太上曰,元道本起於无先,万炁之祖,万道之元,虚无之上,无有之先,无体无象,不有不无,尊无有上,贵不可胜。

《玉晨明镜经》曰:太一帝君洞真玄经存五神法,又存神太一、无英、白元、司命、桃君等,凡有五女子之神,有九男子之神,名曰三五九七,上到玄门之时,形貌并如婴儿始生之状,五女九男口中各吐白炁,互熏兆身,於是五女九男并兆一身,混共一合,都为一白炁圆形,如日之光团团之状,须臾圆光白炁变为二小儿,一男一女,并如初生婴胎之状,男曰九元之真,女号皇一之魂,男名拘制,字三阳,女名上归,字帝子。须臾又存男儿拘制,女儿上归,并立在日月之中,男在日中,女在月中,日月悬乎皇天,日在东方,月在西方,当时自觉一身乃已共化为向之白炁矣。又存闻童子拘制在日中,有声咏曰:拘制三阳,九元之真,是我之号,日结我身,符籍玉清,与天相亲,混合雌雄,神仙缠绵。又存闻上归女子在月中,有声咏曰:上归帝子,皇一之魂,是我之号,月结我精,主人符籍,已在大明,与玄为亲,寿万亿龄,混合雌雄,裸身华。

《汉武内传》曰:西王母授帝《五岳真形图灵光生经》,上元夫人授帝《六甲灵飞招真》十二事,云云。或乘虚步玄之术,诸要妙辞,帝自撰集为一卷,及所受之事,皆承以黄金之几,封以白玉之函,以珊瑚为床,紫锦为囊,安着□梁台上,数自朝拜,烧香洒扫,帝后意旨自误,不修至戒,每事不从王母之言,王母遂不复来。太初无年天火烧□梁台,所受十二事於是烧失矣。

《化形隐景登升保仙上经》曰:存九晨帝君隐妃九阴内名,形色衣服,皆使朗然从北斗来,下炎流映,焕烂虚无,回神玄映,入我身中。九晨即九星之精也。《紫度炎光经》说同也。

《真诰》曰:南岳夫人言《宝神经》是裴清灵锦囊中书,侍者常所带者,裴昔从紫微夫人受此书也,吾亦有俱如此写西宫中定本。又问西宫所在,答云:是玄圃北坛西瑶之上台也,天真宝文尽藏於此中。裴真人又言此尽与隐尽同辈事要,而即可得用,一名七隐玄书。

《真诰》曰:六月二十四日夜,紫微王夫人来降,因下地请问真灵云云,敢谘於此,愿诲曚昧。夫人因令复坐,即见□令书,此以答曰:夫泛景虚玄,无涂可寻,言发空中,无物可纵,云云。是故放荡元津,遂任风鼓枻,存乎虚舟而行耳,故实中之空,有中之无象矣,至於书迹之示,则挥於纸札云云。骞露有骸之物,而得与世进退,上玷逸真之咏,下亏有隔之禁,亦我等所不行,灵法所不许也。请陈为书之本始也。造化之既肇矣,乃是五色初萌,文章尽定之秀,人民之交别,阴阳之分判,有三元八会群方飞天之书,又有八龙灵篆明光之章也,其后逮三皇之世,演八会之文,为龙凤之章,拘省云篆之迹,以为顺形梵书,分破二道,坏真从易,配别本支,乃为六十四种之书也,遂播之于三十六天十方上下也,云云。校而论之,八会之书是书之至真,建文章之祖也,今三元八会之书,玉帝太极高真诸仙之所用也,云篆明章,今所见神灵符书之字是也。

《真诰》曰:南岳夫人语弟子,言我明日当诣王屋山清虚宫,令汝知之所至也。

《真诰》曰:紫清真妃坐良久,都不言,妃手中先握三枚枣,色如乾枣而形长,内无核,亦不作枣味,有似於梨味耳,妃先以一枚见与,次以一枚与紫微夫人,自留一枚,令各食毕,真妃问年登答,云云。真妃又曰:君师南真夫人,司命秉权,道高妙备,寔良德之宗也。

《真诰》曰:六月二十六日夜,降八真人,紫微左夫人,紫清上宫九华真妃二,上真司命南岳夫人三,紫阳真人四,清灵真人五,茅中君六,茅小君七。又有一神,甚少整顿,建芙蓉冠,朱衣带剑,未曾见也,隐疑是桐□山真人王子乔。多论金庭山中事,言多有不可解者,恭玄紫微上真九华妃也,皆揖称也。官上真云,昨与叔申诣清虚宫,校为真仙得失之事耳,近顿除落四十七人,都复上三人耳,并复视尔辈之名简,如今佳耳,许某及得在伯扎中,许某即长史名。日者霞之实,霞者日之精,君虽闻服日实之法,未见知餐霞之精也。夫餐霞之经甚秘,致霞之道甚易,此谓体生玉光,霞映上清之法也。眼者身之镜,耳者体之牖,视多则镜昏,听众则牖暗,妾有磨镜之石,决牖之术,即能彻洞万灵,眇察绝响,可乎。

《真诰》曰:阆野者,阆风之府是也。昆仑上有九府,是为九宫,太极为太宫也。诸仙人但是九官之官僚耳,至於真人,乃九宫之公卿。夫仙官有上下,各有次秩,仙有左右府,而有左右公、左右卿、左右大夫、左右御史也。明大洞为仙卿,服金丹为大夫,服芝为御史,若得太极隐芝服之,便为左仙公及真人矣。

真人告曰:人随俗要求华名,譬若烧香,众人皆闻其芳,然不知熏,自以燔焰尽则炁灭,名立则身绝,是故高人哂而远之,遂为清净。又曰:有似骋冰车之陆乎炎州,泛火舟以浪於溺津矣。自非真正,亦失者万万。

《真诰》曰:张姜子等先在第二等中,亦始得入易迁耳,易迁童初二宫,是男女之道堂馆也,其中闲静,东海青君一年再游,校此诸宫,观见群辈也。

赵素台,在易迁中已四百年,不肯徙,自谓天下无复乐此处也。素台,赵熙之女,熙汉时为幽州刺史,有济穷人於河中,救玉惠等於族诛,行阴德数十事,故其身得诣朱陵,其儿子今并得在洞天中也,熙常出入定录府。

易迁中有高业而萧条者,有窦琼英、韩太华、刘春龙、王进贤、李奚子、郭叔香,此数人并天姿郁秀,澄尚眇邈,才及拟胜,仪观骇众,此即主者之高者,仙官之可才,其次及得张姜子辈,邓伯苗母有善行,故后来人多宗庇之。窦琼英者,窦武之妹也,七世祖有名峙者,以藏枯骨活死为事,故祚及於英身矣。韩太华者,安国妹,汉二师将军李广利之妇,利宿世有功德,利今亦在宫受化。刘春龙者,汉宗正刘奉先之女。李奚子者,李忠之祖母也,忠晋东平太守,忠祖父云云,多行阴德,尝天大雪寒,常露谷於园庭,恐鸟饿死,其用心如此。王进贤,王衍女也。事许长史。郭叔香者,王修母也。王修字叔治,北海人,魏武郎中令,年七岁丧母,母以社日亡,不知是郭谁也。其童初府有王少道、范叔胜、李伯山,皆童初府之标者。

《真诰》曰:郎宗,字仲绥,北海安丘人,少仕官为吴县令,学精道术,占候风炁,后一旦有暴风经窗间,占知京师大火烧大夏门,遣人往参果尔,诸公闻之,以博士征宗,耻以占候就征,夜解印绶负笈遁去,居华山下,服胡麻丸得道,今在洞中。又有朱□者,陈留人也,为人无道,专作劫盗,后人发觉云云。远遁他境,至汝南少室山中,见冯先生隐学云云,后三年乃授其真道,留山服食,修道三十八年,后入东坑山中,寿百四十七岁,仙人降,将入大有山洞中成真人。又有郭静者,颖川人也,少孤云云。年十六县召为吏,后得下罪逃伏,经二月不出,遇见郑先生云云。静遂随郑驱使,经七年不敢懈怠,遂授其导引之要,饵服山木、茯苓,得寿三百年,后於天维山中赤松子降授其二人真道,今在大有洞中为真人。

又曰:司马季主后入委羽山石室大有宫中,受石精金光藏景化形法於西灵子都,子都者,太玄仙女也。其同时今在大有室中者,广宁鲍叔阳,太原王伯养,颖川刘伟惠、代郡段季正,俱受师西灵子都之道也。季主临去之际,托形枕席为代己之象,墓在蜀郡成都升盘山之南,诸葛武侯昔建碑铭德於季主墓前,碑赞末曰:玄漠太寂,混合阴阳,天地交泮,万品滋彰。先生理蓍,分别柔刚,鬼神以观,六度显明。季主颜如少女,髭鬓三天,其黑如墨。男女二人各令修道,男名汝育,女名济华,今皆在委羽山中,济华今日正读三十九章,犹未过竟。

《裴君序诀》曰:裴君字玄仁,少为人颜仪整素,目有精光,垂臂下膝,声气高彻,呼如锺鸣。

《真诰》曰:火枣交梨之树在君心中也,今心中犹有荆棘相杂,是以二树不见,不审可剪荆棘出树否,此树单生,其几好也。

《登真隐诀》曰:太微造形紫元内神二十四人,生气变神,主仙上精,能修存名字者,治镇一身,保守元精,紫虚并结气之玄宗,成体之具神,连导云雾,带生真烟,各能致玉辇龙骑,千万列行,同舆一体,白日登晨,此大真人乘飙欻之道,行之十八年,太上命太微混灵道君,檄二十四真人,千乘万骑,驰风蹑云,呼吸流升,白日造天注内。案《三一经》云:太微中有二十四气,气中有二十四真人,皆帝皇之臣,所以致分道变化矣。既致守身中三一,则上太微三一,帝皇之君而降见於外,与子言矣,皆出入上清,寝止太微,案如此言,令守身中三部,亦能致彼二十四真,千乘万骑而来迎也。入日左龙名飙精,右龙名欻亭,存二龙并吐白烟,非止己身之神真,能腾跃玄霄矣。

《葛仙公内传》曰:从叔孝先曰:卿迈俗味,奔华道,慕神仙,乃巢绮之上真佳事也。

上清仙府琼林经竟

#1『诣』原本误作『请』,据文义改。

#2『京』字据文义补。

#3『曰』字据文义补。

#4『声』字据文义补。

#5『仙』字据文义补。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上一篇:三要达道论
下一篇:五岳真形序论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