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鹖冠子卷下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宋)陆佃     时间:2017-09-04 09:38:20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鹖冠子卷下

陆佃解

世兵第十二

道有度数,故神明可交或作效也。

《易》曰: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

物有相胜,故水火可用也。东西南北,故形名可信也。

有方矣,然后形名着焉。

五帝在前,三王在后,上德已衰矣,兵知俱起。黄帝百战,

百战之数未尽闻也。盖与炎帝战於阪泉之野三,与蚩尤战於涿鹿之野七十二,此其大略也。

蚩尤七十二,或云无二字。尧伐有唐,

《传》云:尧佐帝挚,受封於唐,二十而登帝位。今此云尧伐有唐,未详闻也。伐或作代。

禹服或作伐有苗,天不变其常,地不易其则,阴阳不乱其气,生死不俛其位,三光不改其用,神明不徙其法,

善用兵者,其道如此。

得失不两张,成败不两立。所谓贤不肖者,古今一也。君子不惰,真人不怠#1,

怠然后解,解然后堕,故君子言堕,真人言怠。《礼》云:三日不怠,三月不解#2。

无见久贫贱。则据简之伊尹酒保、

保,佣保也。

太公屠牛、

《传》曰:太公少贫,卖浆,值天凉;屠牛卖肉,值天热而肉败。

管子作革或作草,百里奚官奴,

百里奚,虞人也。虞亡,晋主辱之,以胜穆姬,而饭牛於秦,岂此所谓官奴者乎?

海内荒乱,立为世师,莫不天地善谋。日月不息,乃成四时,精习象神,

《南华》曰:铁成见者惊犹鬼神。岂谓是乎?

孰谓能之?

言非不学而能也。

素成其用,先知其故。

所谓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

汤能以七十里放桀,武王以百里伐纣,知一不烦,

知一则简。

千方万曲,所杂齐同,

会之有元,故不能异也。

胜道不一,

制胜之道,夫岂一端而已。

知者计全,

战必胜,攻必取。

明将不倍时而弃利,勇士不怯死而灭名#3。欲踰至德之美者,其虑不与俗同。

徇俗则病佣,欲踰至德之美难矣。

欲验九天之高者,行不径或作经请。

安可以问涂而至也。九天具见《鸿烈真经》。盖若南方曰朱天,北方曰玄天,中央曰钧天之类。

是以忠臣不先其身而后其君,寒心孤立,悬命将军,野战则国弊民罢,城守则食人灼骸,或作火体。

易子而食,析骸而炊。

计失,其国削主困,为天下笑。持国计者,可以无详乎?固有过计,有尝或作赏试。

尝试失之疏#4,遇计失之细,事贵取中而已,明此所当审也。

是以曹沬为鲁将,与齐三战而亡地千里。使曹子计不顾后,刎颈而死,则不免为败军擒将。曹子以为,败军擒将非勇也,国削名灭非智也,身死君危非忠也。夫死人之事者,不能续人之寿,故退与鲁君计。桓#5公合诸侯,曹子以一剑之任劫桓#6公墠位之上,颜色不变,辞气不悖,三战之所亡一旦而反,天下震动,四邻惊骇,名传后世。扶杖於小愧者,大功不成,故曹子去忿悁之心,立终身之功,弃细忿之愧,立累世之名。故曹子为知时,鲁君为知人。剧辛为燕将,与赵战,军败;剧辛自刭,燕以失五城。自贼以为祸门,身死以危其君,名实俱灭,是谓失,此不还人之计也,

言其计画无后之尔。

非过材之莿也。

此言贤者城#7重其死。虽然,曹沬之事适遭管仲,不欲愈一小快而以齐信於诸侯,枚能成其名也。若夫李陵之降,欲以报汉而卒族妻母,陇西之士用为耻焉。则沬之劫政岂可以为常哉?矧又霸者之事也。至於王德之人#8,诚信素明,则将无与鲁地而诛沬矣,何足贵乎?

夫得道者务无大失,凡人者务有小善,小善积则#9多恶、欲多恶则不积德#10,不积则多难#11,或云多恶则多难,无则不下五字。多难则浊,浊则无知;多欲则不博,不博则多忧,多忧则浊,浊则无知。欲恶者,知之所昏也。夫强不能者僇,

僇之言辱#12。

是剧辛能绝而燕王不知人也。昔善战者,举兵相从,陈以五行,战以五音,指天之极,与神同方,类类生成,用一不穷,明者为法,微道是行,齐过进退,

齐,不过也。

参之天地,出实触虚,

吴奔东南,亚夫使备西北,盖知此矣。

禽将破军,发如镞或作鍭矢,动如雷霆,暴疾梼虚,殷若坏墙,

殷,坏声也。

执急节短,

《孙子兵法》曰:其执险,其节短。

用不缦缦,避我所死,就吾所生,趋吾所时,援或作授吾所胜,故士不折北,兵不困穷。得此道者,驱用市人,乘流以逝,或作游。与道翱翔。翱翔授取,锢据或作豫坚守;呼吸镇一作推,或作损移,

镇,不移也。

与时更为。一先一后,音律相奏;或作奉。一右一左,道无不可。受数於天,定位於地,成名於人。彼时之至,安可复还?或作复还至。

复,反复也。还,回还也。

安可控搏#13?

控,引也。搏,持也。复还言不可御,控搏言不可止。

天地不倚,错以待能。度数相使,阴阳相攻,死生相摄,气威相灭,虚实相因,得失浮或作得失相浮县。

浮县,言无定也。

兵以势胜,

兵法曰:如转圆石於千仞之山者,势也。

时不常使,蚤晚绌赢,反相殖生。变化无穷,何可胜言?水激则旱,矢激则远,精神回薄,振荡相转,迟速有命,

有命,一作言息,又作止息。

必中三伍#14。合散消息,孰识其时?至人遗物,遗物,或作不遗。独或作动与道俱,纵驱委命,与时往来。盛衰死生,孰识其期?俨然至湛,孰知其尤?祸乎福之所倚,福乎祸之所伏,祸与福如纠纆。

此言祸福相为表裹,执如索绹纆索也。三合曰纠。

浑沌错纷,其状若一,交解形状,孰知其则?芴芒无貌,

貌,或为根。

唯圣人而后决其意,或作能决其意。斡流迁徙,固无休息。

小休曰息。

终则有始,孰知其极?一目之罗,不可以得雀,

太疏#15故也。

笼中之乌,空窥不出。

太密故也。

众人唯唯,安定祸福?忧喜聚门,吉凶同域,

庆者在堂,吊者在门。

失反为得,成反为败。吴大兵强,夫差以困;越栖会稽,勾践霸世。达人大观,乃见其可。可,或作苛。椭枋一术,奚足以游?

椭,读如隋銎之隋。枋,读如方变之方。夫天下之事,百出要以百变应之。而今隋方一术,则岂足游於变通之会哉?

往古来今,事孰无邮?

邮,置邮也。行者过之而巳,故事之过者为邮。

舜有不孝,尧有不慈,文王桎桔,管仲拘囚。坱轧□垠,□垠,或作葬云。孰□得之?

此言大钧播物,坱轧无垠,皆在垆□之内,孰□得之。

至得无私,泛泛乎若不系之舟,

任之而已。

能者以济,不能者以覆。天不可与谋,地不可与虑。圣人捐物,从理与舍。众人域域,

域域,浅狭之貌。

迫於嗜欲。小知立趋,好恶自惧。夸者死权,自贵矜容。一本自矜容下云徇名终身谋奈,无列士以下两句。

《诗》曰:垂带悸兮是也。

列士徇名,贪夫徇财。

以身逐物曰徇。

至博不给,给,或作结。

统之无要,则虽博乃更不给。何则?至道常约故也。

知时何羞?

不愧不作。

不肖系系,或作敷俗,贤争於时,

知也者,争之器也。名也者,相轧也。

细故袈一本袃作袭,蒯作葪蒯,

蒯,犹芥也。袃芥,剌鲠也。

奚足以疑?事成欲得,又奚足夸?

此言如意与不,无足欣戚。

千言万说,卒赏谓何?

此言理尽於上而彼之繁言虽累千万,犹当赏此。

勾践不官,

勾践尝臣於吴。

二国不定;文王不幽,

幽於美里。

武王不正;或作武王不执正。管仲不羞辱,名不与大贤,功不得与三王#16,钲面备矣。

备知第十三

天高而可知,地大而可宰。万物安之?人情安取?伯夷、叔齐能无盗,而不能使人不意己。

横逆岂可必哉?

申徒狄

殷之末世枯槁者也。

以为世涵浊不可居,故负石自投於河,不知水中之乱有逾甚者。德之盛,山无径迹,泽无桥梁,不相往来,舟车不通。何者?其民犹赤子也,

《老子》曰:含德之厚,比於赤子。

男曰赤子,女曰婴儿。

有知者不以相欺役也,有力者不以相臣主也。是以鸟鹊之巢可俯而窥也,伶,麋鹿群居可从而系也。

乌鹊性猜瞿,麋庇性惊决,放此主言之。

至世之衰,父子相图,兄弟相疑。

夫父子,天性也;兄弟,天伦也。恩信素足,非自外至。故跟市人之足则辞以脱悞,兄则以妪,大亲而已矣。令德下衰而至於父子相犹、兄弟相□者,岂其性固异於古也哉?盖治之之过也。

何者?其化薄而出於相以有为也。

此言不能相与於无相与#17,相为於无相为,故其弊至此。郭象曰:夫体天地、冥变化者,虽手足异任、五藏殊管,未尝相与而百节同和,斯相与於无相与也;未尝相为而表裹俱济,斯相为於无相为也。若乃役其心志以恤手足,运其殷肱以营五藏,则相营愈笃而内外愈困矣。盖知此也。

故为者败之,治者乱之,败则傰,

傰,党也。

乱则阿,阿则理废,佣则义不立。尧传舜以天下,故好义者以为尧智,其好利者以为尧愚。汤、武放弒利其子,好义者以为无道,

此言何谓也?若予所学则唯好义者以为有道。

而好利之人以为贤。为或无为字彼世不传贤,故有放君。君好傰阿,故有弒主。夫放弒之所加,亡国之所在,吾未见便乐或作见其便乐而安处之者也。夫处危以妄安,循哀以损乐,是故国有无服之丧、无军之兵,可以先见也。是故箕子逃

逃,逃祸也,非谓逃而去之。孔子曰:微子去之,箕子为之奴。

而搏裘牧#18,

《宋世家》曰:南宫万杀愍公于蒙泽,大夫裘牧闻之,以兵造公门,万搏牧,牧齿着门死。即其事也。

商容拘而蹇叔哭。

蹇叔,秦臣也。穆公袭郑,蹇叔哭之。

昔之登高者,下人代之□,或作殪。

□,怖也。

手足为之汗出,

怖故为之汗濡。

而上人或无人字乃始抟折枝而趋操木#19,

言傍观者为之惊惧,而登高之人虽危莫知焉,乃始抟而折枝,趋而操木。

止之者僇,

止之使勿尔者,覆受僇焉。凡此以况处危忘安,而谏者蒙辱之义。

是故天下寒心而人主孤立。今世之处侧者皆乱臣也,其智足以使主不达,其言足以滑政,其朋党足以相育於利害。昔汤用伊尹,周用太公,秦用百里,

百里奚也。

楚用申麃,

申包胥也。

齐用管子,此数大夫之所以高世者,皆亡国之忠臣所以死也。

此言古之人其才一也,或以高世,由亦或以死者#20,所遇之君异也。

是观之#21,非其智能难与也,乃其时命者不可及也。

此言伊、吕、申、管之才,人非莫及也,而箕、裘之徒卒以杀辱者,无其时命故也。

唯无如是,

无其时命。

时有所至而求,或作袁,又或作表。

有君无臣,故虽时有所至而上求焉。

时有所至而辞,

有臣无君,故虽时有所至而下辞焉。

命有所至而阖,或作合。

阖,犹辞也。

命有所至而辟。或作阙。

辟,犹求也。

贤不必得时也,不肖不必失命也,是故贤者守时而不肖者守命。

守命,犹委命也。

今世非无舜之行也,不知尧之故也;非无汤、武之事也,不知伊尹、太公之故也。费仲、恶来得辛纣之利,而不知武王之伐之也;比干、子胥好忠谏,而不知其主之煞之也。费仲、恶来者可谓知心矣,而不知事;比干、子胥者可谓知事矣,而不知心。圣人者,必两备而后能究一世。

兵政第十四

庞子问鹖冠子曰:用兵之法,天之、地之、人之,赏以劝战,罚以必众。或作恐众。五者已图,然九夷用之而胜不必者,其故何也?

得其战矣,未得其所以战也,故九夷用之而不必胜。语曰:以书御者,不尽马之情。此之谓也。故曰:夫子驰亦驰,夫子趋亦趋,夫子奔逸绝尘,而回瞠若乎其后。其近是乎?

鹖冠子曰:物有生,

生,犹化也。

故金木水火未用而相制。

此言前期而胜也。

子独不见夫闭关乎?立而倚之,则妇人揭之。或作易褐之上。仆而措之,则不择性而能举其中。

句。

若操其端,则虽选士不能绝地。关尚一身而轻重异之者,执使之然也。夫以关言之,则物有而执在矣。九夷用之而胜不必者,其不达物生者也。

此言不达事变物化,故辄败北。《素问》曰:物生之谓化,物极之谓变。

若达物生者,五尚一也耳。庞子曰:以五为一,奈何?鹖冠子曰:天不能以早为晚,地不能以高为下,人不能以男为女,赏不能劝不胜任,

金帛在前,不能使尪者负。

罚不能必不或无不字可。

斧钺在后,不能使哑者呜。

庞子曰:取功,奈何?鹖冠子曰:天不能使人,人不能使天。因或作固物之然,而穷达存焉。之二也,在权在埶。在权故生财有过富,在执故用兵有过胜。财之生也,力之於地,顺之於天;兵之胜也,顺之於道,合之於人。其弗知者,以逆为顺,以患为利。以逆为顺,故其财贫;以患为利,故其兵禽。昔之知时者与道证,或作澄#22。弗知者危神明。道之所亡,或作厈。神明之败,何物可以留其创?

留,犹止也。使创不伸曰留。

故曰:道乎道乎,或作道道乎。与神明相保乎。庞子曰:何如而相保?鹖冠子曰:贤生圣,

贤上生圣。

圣生道,道生法,法生神,

一阴一阳之谓道。制而用之谓之法。利用出入、民咸用之,谓之神。

神生明。

神下生明。

神明者,正之末也。

偏生合,公生明,诚信生神。故曰正之末也。

末或无末字受之本,是故相保。

学问第十五

庞子问鹖冠子曰:圣人之问服师也#23,

服,事也。

亦有终始乎?抑其拾或作舍。下同诵记辞,阖棺而止乎?鹖冠子曰:始於初问,终於九道。若不闻九道之解,拾诵记辞,阖棺而止,以何定乎?

此言非独白纷如也,虽至阖棺而止,尚不足以定之也。故所贵乎问学者,岂诵说之云乎?在於得书之体,得言之解。

庞子曰:何谓九道?鹖冠子曰:一曰道德,二曰阴阳,三曰法令,四曰天官,五曰神征,六曰伎艺,七曰人情,八曰械器,九曰处兵。庞子曰:愿闻九道之事。鹖冠子曰:道德者,操行,所以为素也。

素如献素之素。道德,操行之本,故曰素也。

阴阳者,分数,所以观气变也。

《周官》保章氏云:以星土,以云物,以十有二岁,以十有二风,占天地之灾祥。

法令者,主道治乱,国之命也。天官者,表仪祥兆,下之应也。

此言学问之序。道德已明而阴阳次之,阴阳已明而法令次之;三者备矣,然后可以言治矣。天官,冢宰是也。百官取揆,故曰表仪。造始而已,故曰祥兆。此以静唱,彼以动和,故曰下之应也。

神征者,风采光景,所以序怪也。

《祭义》所谓其气发扬于上,为昭明煮蒿凄怆。此百物之精也,神之着也。

伎艺者,如胜同任,或为住。所以出无独异也。

《周官》六德则异之以智、仁、圣、义、忠、和,六艺则同之以礼、乐、射、御、书、数。

人情者,小大、愚知、贤不肖,雄俊豪英相万也。械器者,假乘焉,或作马。世用国备也。处兵者,威柄所持,立不败或作取之地也。九道形心,谓之有灵,

形,着见也。

后能见变而命之,

物至能名。或曰:奇见异闻为变。《列子》曰:大禹行而见之,伯益知而名之。盖此类也。

因其所为而定之。若心无形灵,或作虚。辞或有传字虽抟捆,

捆,犹叩椓也。

不知所之。彼心为主,或作至则内将使外;内无巧验,

精不足以揆道,粗不足以验物。

近则不及,远则不至。庞子曰:或有曾闻字。礼、乐、仁、义、忠、信,愿闻其合之於数。鹖冠子曰:所谓礼者,不犯者也。所谓乐者,无菑或作蔷者也。所谓仁者,同好者也。所谓义者,同恶者也。所谓忠者,久愈亲者也。所谓信者,无二响者也。圣人以此六者,或无者字卦世得失逆顺之经。

卦,犹卜也。

夫离道非数,不可以□□绪端;不要元法,不可以心体。

刽,犹郀也。《南华》曰:堕其肢体,黜其聪明。又曰:夫道覆载天地,君子不可以不刳心焉。

表术或无表字裹原,

术,如术业之术。原,如原道之原。

虽浅不穷;中虚外博,虽博必虚。庞子再拜曰:有问戒哉。虽毋如是,冥或无其字材乃健。弗学孰能,此天下至道,而世主废之,何哉?鹖冠子曰:不提生於弗器,

器故提之。

贱生於无所用。中河失船#24,一壶千金。

壶,瓠也,佩之可以济涉。南人谓之腰舟。

贵贱无常,时使物然。常知善善,昭缪不易,一揆至今。不知善善,故有身死国亡,绝祀灭宗。细人犹然不能保寿,义则自况。

此言细人且尔也,况於己乎?其义当以自况。

世贤第十六

卓襄王问庞暖曰:夫君人者,亦有为其国乎?

卓,当为悼。此赵悼襄王也。盖赵孝成王卒,子偃立,是为悼襄王。襄王三年,庞暖将攻燕,擒其将剧辛。

庞暖曰:王独不闻俞跗之为医乎?已成必治,鬼神避之。楚王临朝,为随兵故。若尧之任人也,不用亲戚,而必使能其治病也,不任所爱,必使旧医。

《语》曰:老医少卜。盖老医更病多矣,尧故使之。

楚王闻傅,暮□在身,

□,盖病也。

必待俞跗。

俞跗,盖非楚人。此亦寓言。传曰:上古之时,医有俞跗,治病不以汤液、体酒、馋石、蹻引、案桃、毒熨,而割皮解肌,诀肌结筋,搦髓脑,浣肠胃,练精易形。此虽已成,所以必治,而鬼神避之也。

卓襄王曰:善。庞暖曰:王其忘乎?昔伊尹医殷、太公医周武王、百里医秦、申麃医郢、

郢,荆所都。

原季医晋、

《国语》曰:晋文公使原季为卿。

范蠡医越、管仲医齐,而五国霸。其善一也,然道不同数。卓襄王曰:愿闻其数。暖曰:王独不闻魏文侯之问扁鹊耶?

扁鹊,勃海郑人也,姓秦氏,名越人。

曰:子昆弟三人,其孰最善为医?扁鹊曰:长兄最善,中兄次之,扁鹊最为下。魏文侯曰:可得闻邪?扁鹊曰:长兄於病视神,未有形而除之,

此神医也,为之於未有。《周官》曰:疾医曰以五气、五声、五色视其死生,两之以九窍之变,参之以九藏之动。夫昧於在神,而以五气、五声、五色视其死生,更以参两验之,亦已粗矣。然《周官》言此而已者,盖中材之法也。歧、附岂世有哉?

故名不出於家。

名在门内而已。《老子》曰: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之誉之。

中兄治病,其在毫毛,

此明医也,治之於末乱。所谓造形而悟者也。

故名不出於闾。

其闾里知之矣。

若扁鹊者,才血脉,投毒药,副肌肤间,而名出闻於诸侯。

其所能愈粗,其所闻愈远。

魏文侯曰:善。使管子行医术以扁鹊之道,曰桓公几能成其霸乎#25?

管仲匡救桓公,常在其细,故能以其君霸。盖桓公实怒少姬,南袭蔡,管仲因而伐楚,责包茅不入贡於周室。桓公实北征山戎,而管仲因而令燕修召公之政。方是之时,诸侯莫或知焉。此其治毫毛者也。

凡此者不病病,

或云不病。至於病而治之,不亦晚乎?疾甚曰病。

治之无名,或云治无名使或作便之无形,

夫病之形名着矣,然后使医,此桓侯之所以死也#26。

至功之成,其或作六下谓之自然。

针艾之功无所欣赖,故其昧者谓之自然。推之於治,此击壤之民所以不知尧舜之力也。

故良医化之,拙医败之,虽幸不死,创伸股维。

维,牵孪也。

卓襄王曰:善。寡人虽不能无创,孰能加秋毫寡人之上哉。

庶几管仲者出焉。

天权第十七

挈天地而能或无能字游者,

《南华》所谓旁日月、挟宇宙者类此。

谓之还或作环。又或作绎名

常住真际而不逐於名。

而不还於名之人。

区区外慕,逐物丧己,常为造化负之而走,岂能挈天地而游哉?

明照光照,不能照己之明是也。

离朱方昼拭眦,百步之外明烛须眉,而不能近视其睫。则逐物不反灵於人者,虽明照如月、光照如日,而不能照己之明,何足怪哉。

独化终始,随能序致,致,或作故。独立宇宙无封,谓之皇天地。

无封,无吵域也。革曰#27:四海之外,无极无尽,犹齐州也。束行至营,人民犹是也;问营之东,后犹营也。西行至幽,人民犹是也;问幽之西,复犹幽也。

浮悬天地之明,

四时之运,转移日月,埶若浮悬。

委命相鬲谓之时。

且然无间谓之命,四时之运委之而已。然而木敷、金敛、火炎、水冽,譬如耳、目、鼻、口,皆有所用,不能相通。

通而鬲谓之道。

道故有塞有通。

连万物,领天地,天地下有建报重九明五字。合膊膊,一作搏,或为宇宙二字。

同根,命曰宇宙。

阖天之谓宇,辟宇之谓宙。二者相须而立,故曰合膊同根。

知宇,故无不容也;

有实而无乎处者,宇也。知宇,故无不容。

知宙,故无不足也;

有乎长而无本□者,宙也。知宙,故无不足。

知德,德,或作隐。故无不妥也;

知德故所遇於地者,不择而安之。

知道,故无不听也;

知道故所受於天者,不辞而听之。

知物,故无不然也。

因其所然而然之,万物莫不然也。

知一而不知道,故未能裹也。

不能视己之明,故曰未能裹也。

昔行不知所如,往而求者则必惑。

盖昔之亡羊者曰:岐之中又有岐焉,吾不知所之,是以反也。都子曰:大道以多岐丧羊,学者以多方丧生。

索所不知,求之象者则必弗得。

象者,意之筌蹄。夫索所不知,求之筌蹄,而不知求之言意之表,岂足以得其粹哉。轮人曰:公之所读,是古人之糟粕。已寻绎鹖冠子之意,盖将发蒙解惑,使人致一而求道於言意之表,故有此言。而下文云。

故人者莫不蔽於其所不见,鬲於其所不闻,塞於其所不开,诎於其所不能,制於其所不

胜。世俗之众,笼乎此五也,而不通此。未见而有形,

危机虽未兆见,而理已有焉。

故曰有无军之兵,有无服之丧,人之轻死生之故也,人之轻安危之故也。

以故,是以知之。

夫蚊虻坠乎千仞之溪,

注谷曰溪。

乃始翱翔而成其容;容,或作客。

成其翱翔之容。高飞曰翱。布翼不动曰翔。

牛马坠焉,碎碎,或作钵。而无形。由是观之,则大者不便,重者创深。

此言贵高之蹶#28,其患大矣。《老子》曰: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轻天下。

兵者,涉死而取生,陵危而取安。是故言而然,道而当。当,或为富。道而当,一作道奠富。

言而然,然后道而当。道,犹行也。

故一蚋噆肤,不寐至旦;半糠入目,四方弗治。所谓蔽者,岂必障於幅度帷□、隐於帷薄哉。

细曰□,粗曰薄。

周平弗见之谓蔽,

昔齐人有欲金者,清旦之市,攫人之金,以为取金之时徒见金,不见人。盖嗜欲之乱人心如此。岂必四周有物障之也哉?

故病视而目弗见,疾听而耳弗闻。蒙或无蒙字故知能与其所闻见俱尽,

句。

鬲鬲,或作高。故奠务行事与其任力俱终,

句。

塞故四发上统上统,或作上纥而不续,□□而消亡。夫道者,必有应而后至;后至,一作后合至。

观之於易见矣。

事者,必有德而后成。夫德,知事之所成,成之所得,而后曰我能成之。成无为,

成之於无为。

得无来,

得之於无来。夫德至矣,故妙须心解,而君不能得之臣,子不能献之父,则得之在我而已,其来岂有自哉。

详详,或作辟#29。察其道,何由然哉?迷往以观今,是以知其未能。彼立表而望者不惑,按法而割者不疑,固言有以希之也。夫望而无表、割无法,其惑之属耶?所谓惑者,非无日月之明、四时之序、星辰之行也,因乎反兹而兹而,一作慈西之惑也。

所谓惑者,反之而已,岂必无也哉。《列子》云天地四方,水火寒暑,无不倒错者,盖类是也。

惑故疾视愈乱,惇而易方。

疾视,即上所谓病视四方。故《书》曰:譬彼病目见空中华盖,空本无华,由妄见故。惇,犹笃也。易方,《南华》所谓天地四方易位是也。盖疾视至於天地四方易位,则其病之笃者也,非独目视昏华而已。

兵有符而道有验,

盖弗迷者然后见之。

备必豫具,虑必蚤定。

否则惑矣。

下因地利,制以五行,左木、右金、前火、后水、中土,营军陈士,不失其宜。五度既正,

左木、右金、前火、后水、中土是也。

无事不举。招摇在上,

招摇,斗之柄端,主指者。

缮者作下,

《礼》云:行前朱雀而后玄武,左青龙而右白虎,招摇在上,急缮其怒。即此是也。缮,犹继也。盖兵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故善战者常缮其怒#30,使再不至於衰,三不至於竭。此黄帝之所以百战而兵不败也。

取法於天。四时求或作生象,

四时求象,犹言求象四时也。

春用苍龙,夏用赤鸟,秋用白虎,冬用玄武。天地已得,何物不可宰?理之所居谓之地,神之所形谓之天,知天故能一举而四致,并起而独或作税成。乌乘随随,□蜚垂□或作秋。

未详。

故昔善计者#31,非以求利,一作求胜。将以明数;一作明胜。昔善战者,非以求胜,将以明胜。独不见夫隐者乎?或有及字。设始知之,其知之者,屈已知之矣。若其弗知者,虽师而说,尚不晓也。

隐者韬潜,故其难知如此。此善战者所以必至於明胜也。

悲乎,夫蔽象两塞之人,未败而崩,未死而禽。设兵取国,武之美也;不动取国,文之华或为归也。

士益武,人不益文,

二句其实一也。变文,是以不同。

二者或作甚寡爱#32,

武事刻惨,失之少恩。

不可胜论。耳者,可以听调声,而不能为调声。目者,可以视异形,而不能为异形。口者,可以道神明,而不能为神明。

凡此以明师匠能与人规矩,而不能与人巧也。故下文云。

故先王之服师术者,呼往

迷者不反,呼之使勿往也。

发蒙,

《南华》曰:微夫子之发吾覆,则吾无以见天地之大全。

释约解刺,

约,如绳约之约。刺,如针刺之刺。

达昏开明,而且知焉。故能说适计险,

说,止息也#33。适,如往也。

历越踰俗,轶伦越等,知略之见,遗跋众人,或作人#34。求或作未绝绍远,难之在前者能当之,难之在后者能章之。

章,如彰往察来之章。

要领天下而无疏,

疏之为言失也。

则或作明远乎敌国之制。

不为敌人所制。

战胜攻取之道,应物而不穷,以一宰万而不总。

提要而已,如每事而总之焉,得力而给诸。

类类生之,耀或作翟名之所在。

朝廷,耀名之所在也。《传》曰:争名者於朝,争利者於市。

究贤或作则能之变,极萧楯之元,元,或作无。

萧萧,斧也。干谓之楯。萧以戮人,楯以卫己。知此则知兵矣。戎之字从戈从甲,盖兵之道如此而已。

谓之无方之传,

究变极无则适乎变通之会矣。《南华》曰:今蕲行周於鲁,是犹推舟於陆也,劳而无功。彼未知夫无方之传,应物而不穷者也。

着乎无封之宇。或作博。制事内不能究其形者,或无者字。用兵外不能充其功。

不得於内,斯不可成於外矣。

彼兵者,有天,有人,有地。

天时,地利,人和。

兵极人,

尽兵之事则人道得矣。

人极地或作蔽地,

人极乃地。

地极天。

地极乃天。

天有胜,

天时,故有胜。

地有维,

地利,故有维。

人有成,

人和,故有成。

故善用兵者慎

子之所慎者战。

以天胜,以地维,以人成。三者明白#35,何设不可图?所谓天者,非以无验有胜,

天事窈冥,无所用质,然而不可胜也。

非以日势之长而万物之所受服者邪?

曰势,五行休王孤虚之属。

彼天生或作士物而不物者,其原阴阳也。四时生长收藏而不失序者,

《南华》曰:春夏先,秋冬后,神明之序也。

其权音也。

触於角、章於商之属。

音在乎不可传者,其功英也。

其功以非糟粕,故不可传也。

故所肆学兵,必先天权,陈以五行,战以五音,左倍宫角,右挟商羽,

句。

征君为随,

征,在其后。

以□或作转无素之众。

□,犹群也。韩信曰:信非得素拊循士大夫所谓驱市人而战之也,其埶非置死地,人自为战,宁尚得而用之乎。盖知此矣。

陆或作陛溺溺人,

陆溺,陆沉也#36。盖以奇用兵,其阴谋赤地能兴风波。

故能往来窦决,

不水能致风波,则彼虽如川之流,可使之竭也。《荀子》曰:厌其源,开其窦,江湖可竭。

独金而不连,

偏任金德,隆於杀伐,不以四行连而辅之,故其弊如下所云。

绝道之纪,或作绝。乱天之文,干音之谓,违或作达物之情。天之不纲,或作细。其咎燥或作惨凶。

燥凶,凶旱也。四时之和不成,故其答凶旱。《老子》曰:必有凶年。盖言是也。

欲无乱逆,谨司天英;天英或无下天英二字各失,三军无实。夫不英而实,孰有其物?

言无是也。凡物之生英而不实者有矣,未有不英而实者也。

常圣博□□古今复一日者,天地之所待而阖耳。或作耳目。

此言真圣三万岁而成纯,则天地与我为一矣。五行不能宰,五音不能制,虽遗阴阳,可也。苟为不在此域,则岂能废阴阳之术哉。故下文云。

故《天权神曲五音术兵逸言》曰:

天权神曲五音术兵逸言,疑若兵法一书之名。

章以祸福,祸福上或有斯字。若合符节。凡事者生於虑,成於务,失於惊。

能天第十八

原圣心之作,

句。

情隐微而后或作以起,

情,如情天地之情。言圣人尽天下之情,然后应物。

散无方而求或作永监焉,

道中庸,故求监焉。

轶玄眇而后无,

轶,如轶伦之轶。言圣人超天下之理,然后忘物。

抗澄幽而思谨焉。

道中庸,故思谨焉。

截六际而不绞,

情亿微而求监,轶玄眇而思谨,此道之所以大而不荡,小而不迫也。故能截六际而不绞。六际,六合也。绞者,迫切之辞。截言以此为界。盖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六合之内,圣人论而不议。

观乎孰莫,或作暮。

孰莫,犹无何也。

听乎无罔,极乎无系,论乎窈冥,湛不乱纷,故能绝尘埃而立乎太清。往无与俱,

独往。

来无与偕,

独来。

希备寡属,

食於苟简之田,故云希备。游於寂寞之乡,故云寡属。

孤而不伴,

未尝设对。

所以无疵。

澡雪之至。

保或作□然独至,

保,犹安也。所谓不行而至者是。

传未有之将然,

见於未萌。

领无首之即次,

和而不唱#37。

度十五而用事,或作度十十端肝事往来。量往来或作力而废兴,

已往者废,方来者兴。

因动静而结生,元作笙。

结,犹实也。生,犹华也。

能天地而举措。

能天,能地。

自然,形也,不可改也。奇耦,数也,不可增减也。成败,兆也,非而长也。

而,汝也#38。长,如长民之长。

故其得道以立者,地能立之;其得道以仆或作邳者,地弗能立也。其得道以安者,地能安之;得其道以危者,地弗能安也。其得道以生者,天能生之;其得道以死者,天弗能生也。其得道以存者,天能存之;其得道以亡者,天弗能存也。彼安危,埶也何可责於天道鬼神奚与?

直而推之,曲而任之。自安、自危、自存、自亡,天道岂容有贵,而鬼神亦奚与哉?

一者,或作日。德之贤也。

未离乎数。

圣者,贤之爱也。

爱,犹慕也。

道者,圣之所吏也,

史,犹任也。

至之所得也。

不离於真,谓之至人。故道者,圣人之所史,至人之所得也。

以至或作圣图或作国弗能载,名弗能举,口不可以致其意,貌不可以立其状,若道之象门户是也,

道,犹言也。

贤不肖、愚知由焉出入而弗异也。道者,开物者也,

能使之由而已。

非齐物者也。

不能序之。

故圣,道也,道非圣也。

夫圣人者,道之主也。故圣,道也,而道非圣也。

道者,通物者也,圣者,序物者也,是以有先王之道而无道之先王。

此申圣道也、道非圣也之义。

故圣人者,后天地而生而知天地之始,先天地而亡而知天地之终,力不若天地而知天地之任,气不若阴阳而能为之经,不若万物多而能为之正,不若众美丽而能举善指过焉,不若道德富而能为之崇,

《易》曰:崇高莫大乎富贵。高者,贵也。崇者,富也。

不若神明照而能为之主,或作王。不若鬼神潜而能着其灵#39,不若金石固而能烧其劲,不若方圆治或作活而能陈其形。昔之得道以立,至今不迁者,四时、太山是也;其得道以危,至今不可安者,苓或作苓峦堙或作甄溪、

苓,如零落之零。堙,塞也。

橐木降风

橐,萚落之萚。降,下也。

是也;其得道以生,至今不亡者,日月、星辰是也;其得道以亡,至今不可存者,苓叶遇霜、朝露遭日是也。故圣人者取之於埶,而弗索於察。埶者,其专而在己者也;察者,其散而之物者也。物乎物,芬芬份份,

杂乱之貌。

孰不从一出、

皆出於一。

至一易?

至一而易。

故定审於人,观变於物。口者,所以抒心诚意也,或不能俞受或作爱究晓,

俞之言然。受,听受也。

扬其所谓,或过其实。故行异者相非,道异者相戾。诐辞者,革或作庠物者也,

诐辞,盖若告子之类。告子外义,圣人无之,故曰革物者也。

圣人知其所离。淫辞者,因物者也,

淫辞,盖若墨子之类。墨子兼爱,圣人有之,故曰因物者也。

圣人知其所合。诈辞者,沮物者也,

诈,犹邪也。

圣人知其所饰。

又从而为之辞。

遁辞者,请物者也,

夷之曰命之矣。

圣人知其所极。

极,犹穷也。

正辞者,惠物者也,

不诐、不淫、不邪、不遁,谓之正辞。

圣人知其所立。立者,能效或作郊其所可知也,莫能道其所不及。

微妙之会,意不能到。况於言乎?

明谕或为论外内,后能定人。

表裹俱通,而后可以印证。

一在而不可见,道在而不可专。切譬于渊,其深不测,凌凌乎泳澹波而不竭。

涵泳溢流,莫之能竭。

彼虽至人,能以练其精神,修其耳目,整饰其身,或作饰其身体。若或作与合符节,小大曲制无所遗失,远近邪或作干直无所不及。是以德万人者谓之俊,德千人者谓之豪,德百人者谓之英。故圣者,言之凡也。

一本凡也下云:而察人,圣者之功也。此所以虚传章文,显能未立,上下异奏,贤不如尊卑之术也。合百家为圣人,故曰言之凡也。凡者,统要之辞。

武灵王第十九

武灵王问庞焕或作暖曰:

武灵,赵武灵也。庞焕,盖暖之兄。

寡人闻飞语流传曰:百战而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胜,善之善者也。愿闻其解。庞焕曰:工者贵无与争。

工,犹善也。

故大上用计谋,其次因人事,其下战克。用计谋者,荧惑敌国之主,使变更淫或为谣俗、

使为淫俗所移。

哆暴憍恣而无圣人之数,爱人而与,无功而爵,未劳而赏,喜则释罪,怒则妄杀,法民或作居而自慎,或作填。

刑民而自以为慎。

少人而自至,

狭人而自以为至。

繁无用,嗜或作蓍龟占,

专任卜筮而已。

□□高义下或作不合意内之人。所谓因人事者,结币帛,用货财,闭近人之复其口,

以赂买其近臣,使顺其江。

使其所谓是者尽非也,所谓非者尽是也,离或作虽君之际用忠臣之路。

离之言问#40。

所谓战克者,其国已素破,兵从而攻之,因句践用此或作因阳用此,无句践二字而吴国亡,楚用此而陈蔡举,

灵王八年,使弃疾灭陈。十年,使弃疾定蔡。因为陈蔡。

三家用此而智氏亡,或作残。

三家,晋、韩、魏也。

韩用此而东分。

晋顷公十二年,韩宣子与赵魏共分祁氏、单舌氏十县。东分其谓是,乎?

今世之言兵也,皆强大者必胜,小弱者必灭。是则小国之君无霸王者,而万乘之主无破亡也。昔夏广而汤狭,殷大而周小,越弱而吴强,此所谓不战或作能而胜#41,善之善者也。此《阴经》之法,

《阴经》,黄帝之书也。

夜行之道,天武之类也。今或僵尸百万,流血千里,而胜未决也。以为功计之,每已不若是。故圣人昭然独思,或作得恩。忻然独喜。若夫耳闻金鼓之声而希功,目见旌旗或作祀祺之色而希陈,手握兵刃之枋而希战,

枋,柄也。

出进合斗而希胜,是襄主之所破亡也。武灵慨然叹曰:存亡在身微乎哉,福之所生。寡人闻此,日月有以自观。昔克德者不诡命,得要者其言不众#42。

鹖冠子卷下竟

#1『真』,《四库》本案:『一本作「贞」』。

#2『解』,《四库》本作『懈』。

#3『死』,《四库》本作『法』。

#4『疏』,《道戴》本原作『踈』。

#5『桓』,《道藏》本原作『□』,避宋讳。今据《四库》本改。

#6『桓』,《道藏》本原作『栢』,今据史实及《四库》本改。

#7『城』,《四库》本作『诚』。

#8『王』,《四库》本作『正』。

#9《四库》本案:『一本无「则」字』。

#10《道藏》原缺『积德』二字。今据《四库》本补。

#11《道藏》本原缺『积』字。今据《四库》本补。

#12此句《四库》本作『夫强不能者僇之,其言辱』,并案:『一本此六字误作注。又,一本无「之其言辱」四字』。

#13『搏』,《四库》本作『搏』。

#14『伍』,《四库》本作『五』。

#15同注#4。

#16《道藏》本原缺『得与』二字。今据《四库》本补。

#17『无』,《道藏》本原作『天』。今据后文及《四库》本改。

#18『裘』《四库》本作『仇』。

#19『搏』,《四库》本作『搏』。

#20《四库》本脱『由』字。

#21此句《四库》本作『由是观之』。

#22『澄』,《四库》本作『登』。

#23『之』,《四库》本作『学』。

#24『失』,《道藏》本原作『矣』。今据文义及《四库》本改。

#25『桓』,《道藏》本作『□』,今据《四库》本改。注文同此。

#26『死』,《四库》本作『免』。

#27此句《四库》本作『《列子》汤问於夏革曰:「四海之外奚有?」革曰:「犹齐州也,……』。

#28『蹶』,《四库》本案:『蹶,一本作□』。

#29『辟』,《四库》本作『□』。

#30『缮』,《四库》本作『无』。

#31『计』,《四库》本作『讨』。

#32『二』,《四库》本作『一』。

#33『止』,《道藏》本原作『上』。今据文义及《四库》本改。

#34『人』,《四库》本作『久』。

#35『三』,《四库》本案:『一本作王』。

#36『沉』,《四库》本作『沈』。

#37『唱』,《四库》本作『召』。

#38『汝』,《四库》本作『女』。

#39《道藏》本原缺『着』字。今据《四库》本补。

#40『问』,《道藏》本原作『闻』。今据文义及《四库》本改。

#41『战」,《四库》本言:『或作「能一」』。

#42《四库》本案:『一本无「得」字』。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上一篇:鹖冠子卷中
下一篇:黄石公素书一

网友评论

《全真青玄济炼铁罐施食全集》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道教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