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道法会元卷之七十六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佚名     时间:2017-12-11 12:45:54      繁體中文版     

汪火师雷霆奥旨序

道者,具乎天地之先,混混沌沌,无形无名。法者,出乎天地之后,亘古今而神通变化。人者,生乎天地之间,禀天一之炁而为万物之灵。故以吾言之,清明澄彻者运而行之,则足以通天地,感鬼神,调阴阳,赞化育。等上语之,即丹成道备,朝昆仑,薄蓬莱,亦不难矣。盖天地一身,一身天地也。其大丹法本不外乎此。失不治其本而欲理其末者,未之有也。去圣逾远,谈道者多曲学旁门,乱真者众,后之学者无所参究。非绿后生福浅,亦由恩情爱欲,一念恋着,心境不清,是非之胶扰,亦不知千经万论以求道要安在,则其去道愈远矣。或有苦心学行持而不见功者,非道负人,皆奉道之士不从明师,而所受非法。或依法行持而不见功者,皆奉道之士不遵戒律,而学法不验。有志於此者,苟能清心寡欲,以明道要,以悟玄机,犹当广求师资,勤行修炼,依法行持,何患法之不验哉。故《天坛玉格》云:不行修炼,将不附身。不漱华池。形还灭坏。火师又曰:凡受五雷大法,非上品仙官之职,不能悟此玄机。内则修炼自己还丹,故外则馘邪治病。至人所述,非可诬也。是知非学法之为难,而澄心修炼之为难,而得遇道之尤难也。余以夙幸,得奉冲科,徧参诸方,未尽其要。迂道过罗浮,访道於祖师翠虚真人,袖中出示此篇:可将云房急写,明日送来。念汝一生希道之心诚,慕道之志切。余遂写毕,归此於祖师之前,勤而玩诵。乃至汪真君以七十二句显述於其前,朱先生以万言发明於其后。凝神默想,超悟玄微。正所谓蕉花春风之机,梧桐秋雨之妙,碧潭夜月,青山暮云,微妙深玄,灿然明白。惟二宗师以方便心,流传后学,以慈悯心,救度群品。使后学之士,得而玩之,自有悟入。如云开月皎,尘净鉴明,包诸幻而归真,总万法而归一。三元循於内,而神自朝元。依此而行,精思不怠,乘白云而归故里,端从此始矣。上清大洞宝箓南岳先生赤帝真人五雷副使知北极驱邪院事海琼白玉蟾序。

火师汪真君雷霆奥旨

冲虚通妙先生王文卿俊传上清三景法师朱执中惟一注

昔日弃儒学庄老,坐断祝融九春草。

真君姓汪,讳子华,字时美。於唐玄宗开元二年甲寅岁,降生於蔡州汝阳县。七岁能诵诗书,九岁通诸经大义,十三岁知天文地理之学,无不贯通。自谓取功名如拾芥。迨至年登四十,累入选场,三举不第,遂叹曰:年逾强仕不登仕版,何面目见知识朋友乎。於是弃儒笔砚,学老庄之道,求长生之衍,不求仕进於世间,而纯念希仙於帝乡矣。遂与颜真卿同师白云先生张约,再师赤城司马先生承桢,受清静之道。遇禄山之乱,弃家云游,参访道要於诸方。路经南岳,见峰峦耸拔,遂深入祝融峰下,结庵修道,九年不下山。勤苦精修,栖神遐远矣。颜真卿后亦得道。为卢杞所陷,奉使淮西,为李希烈所缢,遂药葬於蔡州。事定后,其子孙寻其墓迁葬焉,见真卿之尸如生,人皆以为尸解云。真君得道飞升之后,亦接引颜真卿居雷部,亦真君之力云。

忽朝一日遇元君,授我清虚元上道。

真君於祝融峰结庵修道,已历九年。於宝应元年壬寅七月中元,紫虚元君幸南岳,考校生死,见真君勤苦精修,下降其庵,授以道要。是时真君四十九岁。《内经》云:至道渺冥,人不易知。大法混合,人难造域。是以圣人将奥妙藏於经典,引物寓言,无非欲度其迷。盖道者,法之体,法者,道之用。体用兼全,二者同一。致令行之者於章奏则视之於虚元,於存想则视之为妄幻,故符水之效或迟或速,而鬼神之状半隐半显,与古人驱役鬼神,呼召雷雨者,岂可同日而语哉。抑传之不妙乎,抑修之不至乎,抑信之不笃乎。正一真人有云:人能六根清冷,方寸澄彻,久而行之,可以坐役鬼神,呼召风雨。只将此语细而味之,何符水之不灵,何鬼神之不显。今学法之士,不本乎道,不祖乎心,而以阶衔法职为美观,又以诸阶法书为多览,譬如万弩射一鹊也。行法之士,贵乎凝神。今者美观多览为炫耀,则神炁散矣,曾不若未行法者灵验之速哉。况又束参西究,不能无疑,朝作暮辍,岂能常应。今但专佩一箓,专受一职,专行一法,专判一司,行移文牒,专一咒一符,无往而不一。所以云:得一可以毕万。何息行法之不如古人。若能如是,非惟行法,已是契乎大道矣。

修持再历四七春,六贼三尸如电扫。

身轻体健绿毛生,至此绝无饥渴恼。

先圣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近取诸身,远取诸物,立为大道。以长生不死之意,以淑人心。其实道之与法,贯通一理。其始也,在乎阴阳五行,其终也归乎无极。后宗师再立一说,各执一见,所以众楚不可以齐。要在吾所遇所传如何耳。圣人故曰:采之药物,炼以火侯,结以成丹,超凡入圣。所以取之内象之外而不求於外,所以无物无象者也。谓之先天一炁,混元之精,则是大而不可知之之谓神之意也。其体或聚或散,如轻烟薄雾然也。其象或有或无,如梦想泡影者也。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同体。往来今古,本无成坏。第以生死流转,情识起灭,如浮云之点太清,如黑云之荡大海。圣人悯世浇漓,诏人修炼,使从无入有,谓之成,以有归无,谓之了。其运用之要,有动之动,出於不动,有为之为,出於无为。不过炼精成炁,炼炁成神,炼神合道而已。若有作用似无作用,归於静定,如龙养珠,如鸡抱卵,可以无心得,不用有心求,可以用心守,不可有心为。真君得此道要,再修持二十八年,丹成道备,阴阳升降,水火既济,三尸六贼俱屏迹远遁,身体皆生绿毛,而四大轻健,服元炁而腹不饥,咽真液而口不渴也。

贞元五年月建寅,玉皇有敕赐飞升。

瑶池沐浴锡宴罢,位证火师居雷霆。

真君年七十有七,丹成道备,於贞元五年己巳岁正月七日。奉玉帝诏,赐真君飞升於祝融峰下。世人但见祥云瑞雾,弥满山谷,可远望而不可亲。南岳诸山,异香芬馥,七日不散。人皆见此异香真景不可诬。真君之上升也,瑶池沐浴既罢,蒙上帝赐以位号雷霆火师之称。夫火者,太阳为真火,居雷霆为阳火,居六丁为阴火。在世间者,只此三火。人身亦有三火焉:曰君火,曰相火,曰民火。夫民火上升,取肾火而生真水;肾水上升,交心液而生真炁。心火既旺,百脉流通。小则降魔除病,大则炼质烧丹。用周天则火起焚身,勒阳关则还元炼药。别九州之势,以养阳神,烧三尸之累,以除阴鬼。上行一撞三关,下行则消磨七魄。炼精成炁,而轻举如飞;炼炁成神,而脱胎如蜕,皆此火之功也。真君得此捷径,居於火部,宜哉。

当时元君真的诀,但恨后世无人传。

故将内旨显真奥,往往未免泄真玄。

真君以方便心流传后学,以慈悯心救护群品,故将当时元君所传妙道灵文,作此歌诀,显诸奥妙,开陈道要,谆谆教诲。夫大道至法,遇人不传,则失天宝,非人而传,则泄天宝。天涯海角,寻遍无人,不容轻泄,恐受天谴。深虑至道无传,大法湮没,故作玄机奥旨,盖将晓斯世而诏后学者也。

玄机再泄真的诀,庶兔后学生疑心。

正阳先生云:四大一身皆属阴,不知何处生阳精。但可就身中求,特寻身中一点阳精可也。然此阳精,在乎身中一窍之内,人不可得而猜度也。《内经》云:天谷元精,守之自真。言人上有天谷泥九,藏神之府也。天谷元宫,乃元神之室,灵性所存,是神之要。圣人测天地之要,知变化之源,神守玄宫,炁腾牝府,神交炁感,自然成真。故曰:谷神不死,是谓玄牝。非心非肾,非口非鼻,非脾非胃,非谷道,非膀胱,非丹田,非泥九。《黄庭经》云:前有生门,后有密户。盖婴儿未生之先,便有胞蒂。儿处母腹中,取炁於蒂,故母呼亦呼,母吸亦吸,饮食滋味,自此而入,正与密户相对。所谓玄牝者,世人不穷其根,不究其源,便以鼻为玄,以口为牝,以口鼻为玄牝,玄牝之门又何以名之。譬如铁匠家之炉鞴,玄宫者,即炉鞴中招风碎毛之上窍也;牝府者,即炉精中铁梗抽动招风之下窍也。以此观之,便觉分晓。世人不识根蒂,但寻枝摘叶,迷惑后人,致使道法愈疑愈降,异端并起,大失先师之本意也。故真君谆谆教诲,令后人心开悟解,不生疑惑,而先天一窍之玄机,尽漏泄矣。

清心静坐致无为,先擦肾脸至华池,

次擦涌泉降心火,兜擂丹田左右移。

以法入道,故不难,以道求仙,亦甚易。故不难者,学道之人,学道不正。亦甚易者,求法不真。昔人隐形易貌,留形返魂,咒曰:刃禁毒出,钉丁自落。履火不焦,使水逆行,回风倒雨。结巾投地而倒走,盘带缀针而地行。瓜果结实於须臾,龙鱼遨游於顷刻。若此者,皆术数也,非法也。故人以冬至阳生之时,居静室之中,盘足正坐,闭目垂帘,冥心定息,住炁,舌拄上腭,先背手擦腰眼即肾俞十计数目,以降心火。神水升则口内津液涌溢甘香,心火降则一身俱暖,两足如汤。却以左手兜外肾,鼻吸清炁,送心火下丹田。复以左手摩擦脐轮下八十一遍,左右各换手摩擦三遍,乃想脐下如火轮炎炎,自觉丹田火炽,真炁充盈,颜色异常,形体坚固。久而行之,内可消百病,外可净妖魔。此因卫识法,因法知道。前贤皆云:水升火降,不肯明言其详。而世人亦不知要路,水从何升,火从何降,盲修瞎练,道法何由而成,须是藉此以升降,方为有准。此亦旁门衍,度使后学,知水火之道路,若久久行之,自然纯熟,静坐存想,不待摩擦而水火自然升降。犹蹄者所以求兔,得兔而忘蹄;筌者所以在求鱼,得鱼而亡心筌,此之谓也。

目想心存念真咒,手握雷局无令迟。

变神召将一如故,虚书符命下丹基。

古人目击道存,未语先会。盖在我已纯全璞玉,惟求巧任之定价。若泛泛无统,茫无所据,朝参黄,暮参李,今年学道,明年学法,今日勤,明日怠,若如是以寻真,政所谓自假不除,更求他真也。以信之一字为入道之阶,勤之一字为入道之本,以无之一字应物,以有之一字凝神。夫人之精神会心,聚於目。人之行持,先须想将吏服色,心一存想,则神合己身。次掐诀念咒,将吏无不降矣。变神之法,先飞斗一座盖身,次掐变神诀,存己身变成枯木,吸东方青耙豢冢吹於身上,又吸南方火叭口,混合於丹田。左右手握雷局摩腹三匝,左转,存丹田真火,肾水心火,自五脏而转,以雷局引出额上。次以左手剔离文,呵埃发火遍烧为灰烬。又谄己巽,起巽风,自束南来吹荡灰烬,中有一点火光,渐渐大如圆镜,见自己一灵真性在镜光中。吸金光耙豢冢吹身上,渐渐长大,出四兽围绕。却变神,念咒:

五雷神将化千真,吾令弟子合真形。

太上金口相传授,教吾身外更生身。

双手飞阴阳斗,向额上飞出盖身。又脊想一符使从天门金光中捧一金牌,上有金书七字亍蹯`赛狱铡鹾凉馊f丈。以左手金牌诀,捧上自己额前,念精浇离火敕咒。存金光中有一人人首蛇身,自天而下,直入己身,缠绕身体,讫。存我身即是天皇大帝。却召使者,念斩勘雷公咒、玉清命令咒,剔诀,再念五雷使者号、雷公咒。

五星光芒照下垂,照彻五脏如琉璃。

五辰行事诀云:太乙真人招五辰洞照法,先存五星在天五方,如车轮,光芒下照兆身。却见北方水星降黑光入帝乡玄官,在人脐中直入一寸三分。南方火星降赤金光叭胗耖T华房,在发际一寸五分。西方金星降白光叭胗癍c紫阙,左右目后。东方木星降青金光叭雾Y阙珠台,左右耳后。中央土星降黄金光无入金室长谷,鼻下人中也。并讫。叩齿三通,毓叫津三口,念高元紫阙咒,咒毕,见星光自各宫直入,吸皣步颍送下五脏内。见五脏五色光无上冲,与星光交射,通明如五色琉璃之状。念五星开通咒、赤鸦咒,念毕,剔斗一座直冲开巽门。存雷令使者自巽官而出,急吸入心中再念三段咒毕,再运光吸入心中。存雷令使者归丹田,合肾斑\起,吹出香烟上,化成小欻火相,手执五方旗,分明如对。再念天清地宁咒,毕,祝白事意。若混炼,则以舌拄上眩虚书使者符,如法作用讫,猛吸清耙豢冢和津液送下丹田。却念太上符命降付黄庭咒,存使者直下丹田而入五脏中。却念主副二帅枢机二台总咒。

全收罡霸诟箖龋右取结璘左郁仪。

月月常加戌,时时见破军。天呈前一位,誓愿不传人。假如五月五日午时,月建在午,以戌加午上顺行,数至寅上见午,见天歪坐鬼户,却取中官啊9省队骆薪洝吩疲豪壮鞘二门,并随天歪之所指。罡星指丑,其身在未,所指者吉,所在者凶是也。今取申官罢撸取其煞耙病<溉☆釜埃玚t存想天呈三头九目,目出九色光埃左手握斗诀,右手握剑,剑上火焱身着白雁花袍,风带跣足,存见分明,念天帝释帝咒,以鼻引口吸天目中光埃密念天罡欻吸摄欻吸天罡摄合明天帝日咒毕,出埃以本方本时俺鲋。次取太阳埃念日魂咒,毕,存见太阳圆形方景,紫光九芒,下降至左目,右转九匝,以鼻吸之。次取太阴炁,念月魄咒,毕,存见太阴方形圆景,白光十芒,垂降於右目,左转十匝以鼻吸之。俱以本宫本炁本字出之。夫天罡二曜者,且如望后而吸炁,自谓曲尽其妙,譬如人之分灯觅火,须藉以薪烛,今且直面吸之,可乎。况三明丽天之而不相类。求日有郁仪二十四字,以致洞明黄景,月有结璘二十四字,以招石景飞根。取罡炁以□□□□□□□,用七字召之斗光,引类太虚,正犹方诸阳燧之取水火也。能知是道,则可以坐致明霞於冲炁之内,又何必拘历算置度分之虑於渺邈乎。

东方青华如翠芝,左有魔蒋应春时。

东方青华,木也。其色青,其应春,其藏肝,居于左胁内,有魔明神蒋刚轮,乃东方枢机二将也。念东方雷神咒以召之。见二将自肝中乘青炁而上雷城,点兵讫,上入神霄府,面朝真王,毕,直下黄庭混合。默念唵□噜呢啼□婆诃。

南方赤炁生於离,上运烈壁居丹墀。

南方赤炁,火也。其色赤,其应夏,其藏心,居於上内,有烈煞神壁机先,乃南方枢机二将也。念南方雷神咒以召之。存二帅自心中乘赤炁而上雷城,点兵讫,上入神霄府面朝真王,毕,直下黄庭混合。默念唵□嚓哪啰□□婆诃

西方白炁如凝脂,右生赫华当秋期。

西方白炁,金也。其色白,其应秋,其藏肺,居于右胁内。有赫猛林,华文通,乃西方枢机二将也。念西方雷神咒以召之。存二帅自肺中乘白云而上雷城,点兵讫,上入神霄府面朝真王,毕,直下黄庭混合。默念唵□□□□诃。北方黑炁如云翳,下有焜雷入泉池。

北方黑炁,水也。其色黑,其应冬,其藏肾,居於下内,有焜电神雷压,乃北方枢机二将也。念北方雷神咒以召之。存二师自肾中乘黑云而上雷城,点兵讫,上入神霄府面朝真王,毕,直下黄庭混合。默念唵□□□□娑诃。

中运黄云载恶陈,五云混合降黄庭。

中央黄炁,土也。其色黄,其应四季,其藏脾,居于中内。有恶轰神陈石,乃中央枢机二将也。念中央雷神咒以召之。存二将自脾中乘黄云而上雷城,点兵讫,上入神霄府面朝真王,毕,直下黄庭混合。默念唵哦□□□□娑诃。

阳日当克阴当生,各分日辰念青巾。

且如甲子属阳,纳音金,金克木,用西方将先入东。木克土,东方将入中央。土克水,中央将入北方。水克火,北方将入南方。火克金,南方将入西方。克将准此为何。且如乙丑日纳音属金,金生水,西方将先入北方。水生木,北方将入东方。木生火,东方将入南方。火生土,南方将入中央。土生金,中央将入西方。生将准此为例。却混合,念青帝之巾咒,至土星为极。咒毕,存五星光照,阴阳雷神俱入心中点视。

五云叆叇如屯兵,点兵集将入雷城。

入道以调心为要,以精思为妙。调心是把捉,精思是存想。把捉者,或念头一起,急当谓伏。精思者,存我之神,想我之身。有物可以存,谓之真想;无物以强存,谓之妄想。凝一神而万神俱凝,聚一炁而万炁俱聚。真妄本空,逆顺俱寂,三际圆通,一灵晃耀。此乃把捉调心之要也。一念动则万念悉起,一窍开则九窍俱开。此无他,以神驭炁之道也。念起念灭,皆从此心。今者雷城不过在心中,召集雷神了毕,皆入心中点视,讫则五方将吏,各乘云叆叇,如屯兵马。

上入神霄朝帝君,复以都大混其形。

神霄府乃真王所治,在于东南之位。其卿师使相、赞辅玄化,《雷霆玉经》言之详矣:在人身言之,其府在于心肝之间,乃胆宫是也。胆有翠阿丹井之名,又曰醴泉玉池,中藏其精三合。所以脍附肝者,肝属木,乃青龙也。非此水养之,何以能生。龙性多怒,怒则摧山破石,肝主怒故也。堪笑今人打龙潭者,不能搅动自家龙潭,外间如何得应。虽上帝命,亦不得动之也。凡打龙潭,必须作用激动肝罡,然后步飞龙吸水罡,入罡中行配依法,用□星指激龙潭必所在,却念召龙咒,讫,喝云:五方行雨龙王,直季行雨龙王,今奉太上符命,所指某处,潭洞龙神急速大降甘雨,以济焦枯,不得时刻违滞。以此行持,则无不验矣。

夹脊双关入昆仑,衔花白鹿走如云。

取花骑鹿踏云去,霍地牛车前面迎。

此即三花聚顶,五炁朝元法也。存神毕,侯息出入均调,以舌先倒卷定舌根两窍,闭息,觉丹田火炽,精神炁皆聚合,却微微升上胁腹。其五方云无,自尾间穴升上此穴,名曰下关。升之甚易,故以羊车运之。至夹脊,名曰中关,升之微难,故以鹿车运之。上至脑,名曰上关,非用力则不能透此关,非假牛车大力,则不能升此也。故曰取花骑鹿踏云去,霍地牛车前面迎是也。又名河车搬负正炁,运我元阳。故曰泝流一直上蓬莱,散作甘泉遍九垓。从此丹田沾润泽,黄芽徧地一齐开。今人行祈祷,无此内功,安得感应。至此却须令人在门外防人冲突,及猫犬惊触。仍於坐前横一凡#1,忽然觉真炁上冲,身体渐大,精神腾几,渐见屋宇人物山河草木,并不认为已物,直须闭目闭炁,发三昧火烧身,恐入魔境。凡行法有魔障者,往往皆堕此境。如手足皆不知所在,急以手按几上,静定少时,此真境界现前也。妙处言不能尽其意。学人至此,见内境,方自知之。

五方将吏九关下,金锺玉磬何玲玲。

以东魂之木,西魄之金,南城之火,北津之水,中意之土,是谓钻簇五行。以含眼光,凝耳韵,调鼻息,缄口炁,是谓和合四象。夫眼不视而魂在肝,耳不闻而精在肾,口不开而神在心,鼻不息而魄在肺,四肢不动而意在脾,故曰五炁朝元。以精化炁,以炁化神,以神化虚,故曰三花聚顶。五方将史,即精神魂魄意相与混融,化而为一,自夹脊双关而直上泥九天门也。天门九重,故曰九关,万神守之。人能搬运正炁至此,则耳内闻笙簧锺磬丝竹之音,学人急当闭而凝韵,恐亦堕於魔境也。

入到泥丸朝元神,即是先天金阙身。

左眉上三寸为明堂官,又入一寸为流珠官,又入一寸为极真官。中自鼻而上,至眉间入三寸为天皇官,又入一寸为玉帝官,为上丹田。右眉上入三寸为玄丹宫,又一寸为洞房宫。故正阳真人曰:玉清、上清、太清大元大质者,盖大道有无之相生而立天地之基也。以人身言之,则三清者,父母之精炁神聚而为胎也。精血之为表,炁神之为裹,如天地之清浊者焉。人能以龙虎交媾而结内丹,三百日而精炁生,炼就阳神,始在黄庭之境,次居内院之中,终出天门之外。此言为之三清也。故老子曰:不顾自家三清,何劳上望於渺邈也。今人飞章谒帝者,但不过对本宣科而已,安能有内炼工夫,而取报应於顷刻。盖飞章谒帝之道,亦不离於豁落罡也。始则步开乾罡,以奉告於宗师,次则步破巽罡,以召将吏。将史既集,然后步豁落罡,以飞元神,搬五炁而入泥丸。入泥丸之道,自黄赤二道而入。黄赤二道者,日月之道路也。只在取用,何谓刚风浩炁。自家之息不能闭,安能制伏外间刚风浩炁也。告斗灌斗之法,三天之下,星辰居焉。故左目为贵狼,右目为巨门;左鼻孔为禄存,右鼻孔为文曲;左耳为康贞,右耳为武曲;口为破军,舌为左辅,喉为右弼。所以辅弼为喉舌之司,此二神专管奏告於七星宫府也。所以行告斗之法,取北方黑炁,同罡炁冲激。闭目定炁,片饷,念灌斗咒,然后则见外间之斗有无云炁,如何方可取,晴雨之有无报应也。行雷法之士,不知此道,何能运雷霆於掌上,聚风云於目前。则知元神即金阙之身也。

须臾帝敕付太乙,各付水火炼其神。

存五方将吏俱至泥丸,朝见玉帝,蒙付以一敕字於太乙宫,即明堂宫是也。付水火炼神法。念阴灵阴灵咒,以左手飞南斗一座布地上,化为火沼,以剑诀画离卦於斗口中。次布五火字於卦之五方,念云:东方青焰之风,内藏三昧真火。寅文剔出。南方赤焰之风,内藏三昧真火。卯文剔出。西方白焰之风,内藏三昧真火。辰文剔出。北方黑焰之风,内藏三昧真火。巳文剔出。中央黄焰之风,内藏三昧真火。午文剔出。存卦爻如金光烁烁,四方火炁炎炎。再以剑诀虚书焕辉炳耀炜煌煓职俗秩∧戏交馂牛呵在字上,密念郁离真九遍。再念郁离之精咒,毕,取左宫太阳炁呵布,存为火府,喝云:谨请张使者,引领五方枢机两司雷神,入于阳明炬赫之宫受炼。存五方将吏,各各入于火府受炼。存见炎炎烈火,亘天亘地,烜赫通明。念真王有命咒,毕,以右手飞北斗一座布地上,化为水池,以剑诀画坎卦於斗口中。次布五水字於卦之五方,念云:东方青温之炁,内藏真一之水。申文剔出。南方赤瀑之炁,内藏真一之水。酉文剔出。西方白杳之炁,内藏真一之水。或文剔出。北方玄溟之炁,内藏真一之水。亥文剔出。中央金母之炁,内藏真一之水。子文剔出。存卦爻如金色莹彻,水炁弥漫。再以剑诀虚书鼗熹樽液d讻埇装俗郑取北方水炁吹在字上。密念结坎亨十徧。再念江河淮济咒,毕,取右宫太阴炁吹布,存为水府,喝云:谨请张使者,引领五方枢机二司雷神,入于重阴黑煞之官濯质。存见水炁蒙蒙,亘天亘地,泓澄莹彻。念五雷大神赫赫震呜咒,毕。次存水火交炼,念南爓咒、获无咒各八徧。作用既毕,如欲行用,即布斗步罡,激发五方雷神。如不行用之时,即以黍米悬空法,收归身矣。如行飞用帝咒宣,斗罡激发令冲天。如欲祈祷,其妙用在罡黑激起斗杓,冲起五方雷神将吏入於室中。祈晴云:扇开云翳。祈雨云:布降甘霖。却念:雷神雷神,受命于帝,卑职于天。风火之祖,雨泽之源。九丑聚集,六波临轩。祈晴云:飞风迅速,急召韦仙。祈雨云:倾河倒海,齐召斗仙。下济道法,神印自然。大震霹雳,速至坛前。玉清口敕。存三天内讳霐铭氯字三官,急传五方真炁,存见合明天帝日五字:雷公速起。至此便起身,存空中雷神与己身雷神合而为一。存斗星光芒下应在地。次见五星光芒照彻己身。却步五步罡,祈晴用水火金木土,祈雨用木火土金水。次步第二罡,祈晴云风云雷电雨。又步第三罡,云天神龙水社。步第三罡毕,急转身,步三才罡,回入斗口中。

右步罡讫,回身入斗口中,以双手握雷局掇起,打发罡斗直射传音方上,却念吾奉帝敕,敕召五雷咒。

故步罡诀曰:巫步多,禹步少。惟五步能合五行,久久升举者是也。大率步多以五步推五行之妙法。次则步风云雷雨电以混,之后以天神龙水社激起。步罡之妙,无瑜此者。譬如犬之伏蛇,进五步,退七步,及至蛇伏,然后害之。描之伏鼠,亦如之。八门遁甲,隐身遁形之道也。物尚如此,人胡不然。哀哉。

如不行持用悬珠,再归天目入虚元。

帝旨传官归五藏,黍珠勃勃入无余。

如每日无事,不行用炼将。至此炼度将吏毕,却念归心咒,取金光炁布五方将吏,毕,却诵经咒,回向,吸引五方将吏自百花桥舌也。直上泥九,朝谒玉帝。以指书一○字,密念雷穴风锥咒二十句,每句一笔。存玉帝悬此一玉字如黍珠在空玄中,诸司将吏俱入黍珠之中。猛用津液咽下,归於中丹田,静坐片时。

却念归雷真叹诀,十二阑干无限月。

又如春睡方赠腾,妙处岂容人会得。

次默念归雷咒、归魂咒,存诸雷神将史悉归虚元矣。学人修炼至此,泥九风生,绛宫月皎,丹田火炽,欲海波澄,夹脊如车轮之转,四肢如山石之重,毛窍如浴之方起,骨脉如睡之正酣,精神如夫妇之欢合,魂魄如子母之留恋,此乃真境界也。以法度炼之,则聚而不散。以斤两炼之,则结而愈坚。魂藏魄灭,精结神凝,一意冲和,肌肤爽透,随日随时,渐凝渐结,无质生质,结成圣胎矣。至此妙处,他人安得而知会耶。学人如见面前白光如镜,大急收光,念玉华帝子咒,毕,而韬光隐迹焉。

若能依法去行持,万万之中无一失。

古人但云炼将,而不自知。所以炼此,皆雷法玄妙难明,至於道,至於法,二者相为表裹。学人若能依此上法行持,则万无一失矣。

变神咒

晶浇离火赤,三阳现五明。万神闻吾召,分身速现形。天皇真人速降真身。疾。

召使者咒

斩勘雷公,盟威青童。巽宫布令,运神归东。叱叱一怒,山石奔洪。横身鼓舞,四目老访。擒龙掣电,威盖九重,巽宫使者,刚轮运风。太华典者,机先御凶。山雷文通,拔树摧锋。壬癸雷压,斩妖擒龙。土雷陈硕,伐恶威雄。周天大火,炎炎烈烘。何神不伏,何鬼不从。逆吾者死,顺吾者丰。北灵黑历,九丑紫童。风伯雨师,社雷饮虹。太乙符命,万鬼无踪。五方使者,来往如风。速临坛下,大逞神通。闻吾一召,速出巽宫。急急如神霄真王勑太乙元君令。

玉清命令,勑尔众神。雷霆大将,欻火飞神。煞文。五雷猛吏,汉臣威光。丑文。雷公赫冲,寅。风伯道彰。巳。雨师何清,亥。电母文英。申。蛮雷使者,东方魔明。卯。南方烈煞,臣光大神。午。西方赫猛,火堵之精。酉。北方焜电,黑犬之神。子。中央使者,恶轰大神。中。历赫炎烈,□黑倾云。九州社令,大布威灵。飞天火帅,统摄天丁。黑云叆叇,百万步兵。欻承天令,收摄邪精。翻天覆地,雷电轰轰。上彻太极,下至幽冥。神光电目,子细搜寻。千千截首,万万剪形。敢不从命,粉骨碎身。吾奉玉清真王勑摄。

五雷使者号雷公,灵神威猛大英雄。韬藏山林入古庙,或效死而立大功。兴云致雨於顷刻,乘云驾雾斩蛟龙。吾今召汝降坛所,分明报应起雷风。急急如九天雷祖大帝律令。

高元紫阙,中有五神。宝耀敕辉,放光冲门。精气积生,化为老人。青巾素容,赤帔绛裙。左带流铃,右带虎兵。手把天罡,散形飞神。足蹑华盖,吐芒炼身。三景保守,令我修真。养魂制魄,乘飙飞仙。五星开通,六合紫房。回光隐遁,豁落七星。玄文变一,成神生魂。急急如律令。

赤鸦咒

赤鸦赤鸦,风火之车。雷中乌鬼,云外夜叉。受命黑冲,禀令丹霞。速来报应,呼风哑□。霞霞霞霞,丫丫伽伽。屈律巴急,霹雳多毗。眉伽伽华,叉役律巴。瓜瓜哑哑,急急瓜瓜。丫丫哑。一如祖师子华真君所告。

三段咒

唵吽吽。三檀那乾夷勑。亥。兑卦统雄兵,酉。艮宫封鬼户,寅。离宫驾火轮,午。坎水涌波津。子。人门撼地轴,申。震雷霹雳声。卯。狂风摧山岳,巳。诸将护吾身,掐本命诀,连念三声。沈天断鬼神。叱咄飞捷张元伯速降灵。太虚真,太灵真。吾是紫微君,勑召雷部神。神速奔,乘飞云,如康民,雷轰电掣到坛庭。吾是总统大将军,吾奉雷霆上相都司律令。

天清地宁,日月交并。直符使者,速现真形。飞捷那咤,吽咭哩新煞摄。

混合咒

太上符命,降付黄庭。中理五炁,混合万神。元君主算,司命定生。南昌火府,炼魄成形。阳魂离质,飞腾上清。三尸速灭,妖魔灭形。精邪荡散,元亨利贞。吞服符命,道炁常存。五云立运,日月光明。照耀三界,内观其真。急急如太上老君律令。

枢机二台总咒

律令大神,风火之尊。双膊巨翅,飞走乾坤。斩妖吞孽,缚鬼收魂。致雨倏忽,作晴顷分。震风激电,作水搏云。持上帝欶,主火雷君。霹雳一震,万里声闻。雷公电母,黑暗惊奔。左召乌利,右命黑灵。疾速来降,焚灭邪精。随咒所召,急降巽门。急急如神霄玉清真王律令。

鼓动风雷使,飞雷掣电神。祛邪斩精怪,威烈震乾坤。随符速报应,迅轰霹雳呜。霹雳摄,霹雳灭,急急如神霄玉清真王律令。

天罡咒

天帝释帝,部带天罡。五方凶恶之气,何不伏藏。飞光一吸,万鬼灭亡。天罡欻吸摄,饮吸天罡摄。

日君咒

日魂朱景,照韬绿映。回霞赤童。玄炎飙象。奔风郁仪,赤明炳焕。

月君咒

月魄霭萧,芬滟翳寥。婉虚灵兰,郁华结翘。淳金清莹,艮容台标。

召五方雷神咒

东方雷神,魔明使者,柳星之精。日月分华,助我神威,太上皓伯,阏五龙圭。太乙任使,洞照光辉。玉清勑下,火急奉行。谨召东方蛮雷魔明大神速起。天地水中金,角亢化血生。须臾立便至,随召现峥嵘。急急如东极雷霆都司帝君律令。谨召束方风雷使者蒋刚轮速至。唵嚩□噜呢啼萨婆诃。

南方雷神,烈煞使者,炬火大神。天罡大圣,三炁阳精。玉府上真,炎帝火轮。雷风急呜,烧鬼灭形。玉清勑下,火急奉行。谨召南方蛮雷烈煞大神速起。

天精地灵,移毒摄精。雷霆勑摄,井鬼柳星。张翼翰诸神来佐助,急速现真形。急急如南极雷霆都司帝君律令。谨召南方火雷使者璧机先速至。唵□嚓哪啰□萨娑诃。

西方雷神,赫猛使者,火猜之精。铜头铁额,五目五睛。横行主界,吞服魔精。九帝节钺,四天游行。神威到处,魔道昏倾。玉清勑下,火急奉行。谨召西方蛮雷赫猛大神速起。

庚辛金炁,戊己真形。奎娄胃昴,毕觜参星。请助我真,急摄邪精。急急如西极雷霆都司帝君律令。谨召西方金雷使者华文通速至。唵□呢□萨嚩诃。

北方雷神,焜电使者,黑犬大神。九天煞炁四极晶英,内缠玄炁,外守帅兵。左威右领,风伐火征。勑斩万怪,馘灭干精。玉清勑下,火急奉行。谨召北方蛮雷焜电大神速起。

壬癸坎水,玄武冥灵。斗牛女虚,危室璧星。雷霆勑摄,速现真形。扶除旱魃,扫灭邪精。兴云致雨,救济群生。急急如北极雷霆都司帝君律令。谨召北方水雷使者雷压速至。唵□□□萨娑诃。

中央雷神,恶轰使者,火堵之精。威刃天魔,四目九丑。□□□□,六目蓬华。井鬼吽宿,咤哩咭□。急急火光,一如律令。谨召中央蛮雷恶轰大神速起。

山海同其纬,五纬全其炁。五行俱合顺,闻呼疾速至。□□□□□□□星,助吾真炁,扫灭妖氛。急急如中央雷霆都司帝君律令。谨召中央土雷使者陈硕速至。唵哦□□□萨娑诃。

五雷混合咒

青帝之巾,甲乙日默念:东方甲乙木,神风雷奴子木郎,降炁入于肝中。存青巾。

赤帝之积,丙丁日默念:南方丙丁火,神火雷奴子荧煌,降炁入于心中。存赤帻。

白帝之衣,庚辛日默念:西方庚辛金,神金雷奴子金胜,降炁入于肺中。存白衣。

黑帝之勒,壬癸日默念:北方壬癸水,神水雷奴子流金,降炁入于肾中。存黑勒。

黄帝之缨,太昊之职。戊己日默念:中央戊己土,神土雷奴子黄极,降炁入于脾中。存雷神黄缨。来自无夷,去自无域。出为风雷,动为霹雳。火急奔驰,电火烜赫。兴云驾雾,摧山挫石。社令推车,岳灵拱揖。鬼哭神愁,天昏地黑。五方之炁,聚而为一。存五色之炁混合。日月薄蚀,阴阳反侧。杳杳冥冥,昏昏默默。金木水火,土星为极。存五星光芒照曜。阴阳之神,生杀万物。吾佩雷印,奉帝之勑。勑召雷神,变化动息。符到奉行,万里急急。一如神霄玉清真王勑太乙元君令。急召五方雷神将吏,速入雷城,点兵集将,不得有违。急急如律令。存雷神俱入心中点视讫。

神霄玉府,雷霆之所。掌握万化,阴阳之主。太玄皓师,降行时雨。上清仙伯,起风运土。韩伯袪电,元君吐雾。使者掌水,龙雷伏固。谢仙举火,木郎排户。卫车将军,玉光童子,六甲将军,六丁玉女,闪烁真威,雾雳大斧。天中牺皇,五雷之祖。令下无边,声振寰宇。青炁腾云,赤炁焦暑。白炁肃霜,黑炁雪聚。中黄之炁,随时而举。太华之神,为吾所使,我上有朱雀,下有玄武,左有青龙,右有白虎。身佩雷印,驱发雷鼓。急急速速,邵阳鼓舞。急急如神霄玉清真王律令。

景中真主,威镇九天。手捧三素,存三天内讳。足蹑九玄。豁落斗也。金虎闭日,飞龙达乾。黄神秉钺,绿齿扬鞭。玑行五斗,平调七元。三天力士,杀鬼万千。敢有魍魉,来现吾前,刀剑合击,火炬交然。万劫昼夜,考伐穷源。鬼形消灭,人寿长年。急急如神霄玉清真王律令。

咒毕,存想诸司将吏入神霄府,面礼真王。讫,蒙真王付以九天心咒辖之。

神霄清微天辖咒又名玉清妙境咒

唵喗咤嚤哃咤勑摄。

紫霄太玄天辖咒又名双关化真宫咒

唵□嚧喗勑摄。

太霄始青天辖咒又名流光素霞宫咒

唵呾嚧□咤勑摄。

青霄青元天辖咒又名元真宝曜宫咒

唵吽咭哩吙咤勑摄。

碧霄始分天辖咒又名灵关侍道宫咒

唵吽嗔咤□咤勑摄。

绛霄太丹天辖咒又名运化道平宫咒

唵吽哆咤咭咤勑摄。

景霄始素天辖咒又名至妙变空宫咒

唵吽□吱咤勑摄。

玉霄太素天辖咒又名成德耀星宫咒

唵吽哩咤哩喧轰火雷大震摄。

琅霄始玄天辖咒又名元关溥济宫咒

唵□□□□喧轰摄。

右皆真王所付心咒,诸司雷神拱手听令。

混合五雷咒

都天雷公,呼雷震风。青雷赤炁,上游上穹。赤雷黄炁,运神归中。黄雷白炁,洞按九宫。白雷黑炁,下游北酆。黑雷青炁,运神归东。与人俱合,与道俱通。

炼度雷神咒

阴灵阴灵,天昏地惊。神通广大,食日吞星。三清炁满,五帝清灵。总领三界,提点雷霆。九州社令,役使搜寻。五湖四海,十二溪真。山川分野,名山洞真。泉源地府,九地九灵。上朝玉帝,下救皇民。三天之下,五岳大神。四读水府,二呼名。当吾者死,避吾者生。玉帝有勑,炼度雷神。急急如玉皇上帝律令勑。后两句改换云:

除邪辅正,救护群生。平常用。驱除旱魃,大布甘霖。祈雨用。扫除云翳,拥出日输。祈晴用。箕伯使者,大布风云。起风用。轰天霹雳,万里震惊。起雷用。千千截首,万万剪形。杀伐用。

取太阳真炁密咒

郁离之精,使阳驱阴。玉清有诏,日生火轮。急急如律令。

真王有命,炼度雷霆。以咒为信,敢有不遵。随机应化,立起风云。急急如神霄玉清真王律令。

取太阴真炁密咒

江河淮济,四海倾覆。敢有不遵,八威吐毒。急急如律令。

五雷大神,赫赫震呜。降炁入腹,助吾威神。叱咄一布,雷霆应声。急急如

神霄玉清真王律令。

雷神雷神,受命于帝,卑职于天,风火之祖,雨泽之源。九丑聚集,六波临轩。祈晴云;飞风迅速,急召群仙。祈雨云:倾河倒海,齐召斗仙。下济道法,神印自然。大震霹雳,速至坛前。玉清口勑,存三天内讳。三官急传。五方真炁,雷公速起。急急如律令。

吾奉帝勑,勑召五雷。云奔电掣,助吾行威。诛剪妖孽,摧魔伐非。神光所照,万恶皆摧。流铃急召,雷火轰飞。吽咤咭哩,四目老丑。准令急至,不得违时。急急如神霄玉清真王勑太乙元君令。

归心咒

玉帝降命,炼度雷霆。威震霹雳,邪鬼灭形。金光交射,五炁腾腾。行事既毕,随吸归心。阴阳混合,我得长生,□咤哩哳唵吽吽神。急急如玉皇上帝律令勑。

归身咒

雷穴风锥,乘天演威。左奔赤龙,右控玄龟。惠帝戛天,武卿迅驰。铁城紫洞,煞合坎离。芒角森藏,龙药又持。真炁郁合,阴阳应机。炳仰标转,南北东西。旸谷龙台,火府河魁。真王玄帝,亿万神雷。王音所召,递令急催。急急如玉皇上帝律令。

归雷咒

天雷神将,化身千真。普为天地,扫荡妖氛。回光万里,一吸天津。除邪辅正,其德非轻。上帝有勑,各注仙名。天神归天,地神归地。后召复来,一如故事。

归魂咒

天魂地魄,日月交接。神归绛宫,炁返玉海。一如天罡大圣律令。

收光咒

玉华帝子,太乙真人。灵根握固,与我同生。神光急收,魔道摧倾。急急如太上老君律令。念毕而韬光隐迹焉。

火师遗训

师曰:凡求仙慕道之士,不炼内丹,形还败坏;不积功行,难达玄境;不济疾苦,道果难成;不漱华池,神不清悦。欲求仙道,功行为先。必资治病祛邪,祈晴祷雨,济人利物,广积阴功,精勤香火,正直无私,何虑不获超升。但恐今人未能精思内炼,所学肤浅,符咒不真,诀法谬误,吾甚悯焉。

惟一今以火师奥旨,混合秘诀,玉枢斩勘玄文,留传於人。内则超出三界,外则救济万灵。析祷雨旸,消弥灾祸,制蛟蜃,救危笃,斩妖精。致风雨於目前,运雷霆於掌上。解九玄七祖之罪,消千生万劫之愆。得之者固守,遇之者风缘。若能禀戒行持,则三界鬼神拱手听命。於斯妙旨,固实难言。勿示非人,切宜谨慎。

师日:夫有道则有法,有法则道必先之。若有道,法必随之。道与法未尝相离也。故行雷法者,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人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若人勤而行之,何患不登仙道矣。

夫人居十二时中,放下一念於四大,时时行此导养之衍。法以左手摩脐四十九匝,右手亦然,以助真火也。却以左手擦右足心,右手擦左足心。此乃心火所住之地。若涌泉暖,则心火自降。次以两手摩腰肾腧四十九匝。此乃神水所注之源。肾腧暖则神水自升。外吸清气,遂即咽下。咽咽有声,送归元宫也。

余幼膺簪裳,妙传星学,游於江湖间,就参道法。至於名山灵洞,尤喜游览。一日到青城山,念念欲一至思真洞一观,而无暇时。因凌晨作意一往,至日中犹未及半,困倦卧於树阴中。梦一道士,身披红服,与樵对谈。因言及道法之奥,梦中历历备述,以百中经书之,纸尽又以槲叶书之。道士临别曰:吾乃火师也。有雷书藏於朱陵西洞,已三百年矣。上天将发其旨奥,汝可经游至彼,千万一往,受此灵文,幸毋忽也。汝前生是雷判,所以今生吾亲授汝秘诀。珍重珍重。余遂梦觉,而日已西矣。但见炎炎烈火,发於树中。遂下山,至庵视之,梦中所书之文灿然,槲叶亦在。於是将纸誊录梦中所书者,恐灵文易於变化也。遂下山,出蜀,至南岳游观焉。因思西洞之语,忽一日到一石洞,见石案上有黄卷书三卷,中已半开,而二卷牢不可开。余再拜具述情恳,检而视之,财此雷书也。既得此一卷书,即出洞誊录讫,再拜送归洞天。偶因暇日凝坐之时,则开乾闭巽,留坤塞艮,据天罡、持斗柄,谒轩辕,过扶桑,入广寒,之鹑尾,举黄童,泛海槎,登昆仑,佩唐符,撼天雷,神哉伟欤。故将所得之秘,注解真君奥旨,开悟后学,与有志於斯文者共之。凡妙道秘诀,古仙上圣口口相传,不立文字。吾今於是书而录之,上士得之,心同太虚;中士得之,身同枯木;下士得之,身心营营。第恐传非其人,而犯泄天宝之戒云耳。

宋崇宁三年癸未良月,上清三景法师朱惟一执中谨识。

道法会元卷之七十六竟

#1『凡』字当作『几』。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