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吕祖说三世因果经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8-01-25 13:15:45      繁體中文版     

话说东海有一岛曰蓬莱,其中琼楼玉阙瑶草琪花,迥非人间所有,乃神仙所居之地。内有一神仙,乃太微仙君纯阳祖师。姓吕名岩字洞宾,道号纯阳。本唐时礼部侍郎吕渭相国之孙,咸通中举孝廉,尝应进士游长安。值黄巢乱,隐居终南山。

后遇钟离祖师授以度世法,丹成跨鹤上升,引见玉帝。敕封玉清内相金阙选仙,孚佑帝君妙道天尊。为诸仙首领,委行飞鸾显化人间,救度众生,指示群迷。凡夙世积有善根者,俱准收录门下。

一日众弟子等虔设法筵,礼请祖师降坛,叩问前后今世一切因果。

祖师谕曰:玄天上帝(玉皇大天尊玄灵高上帝)金科玉律有云:欲知前世因果,今生受者之身;欲知后世因果,今生作者之心。四语已尽。又佛说:一切福田,不离方寸。可见转移,造化只在人之一心。成仙成佛是此心,为圣为贤是此心,披毛戴角也是此心。

世间愚夫愚妇,不识前世因果,迷却本性,以致堕入劫中,深为可悯。吾兹大发慈悲,广为演说,词虽俚浅,义取通晓。以点破凡尘,使知自警。于是说曰:

今人不知前世因,听我宣说因果文。若是前生修积好,今生受享诚非轻。

若是今生修积好,依然受享到来生。惟愿大众齐听得,洗涤凡根见圣心。

尔时祖师告众曰:今人高官显爵,位列朝廷,上耀祖宗,下荣妻子。愚人皆以为命运所致,正不知其前世能尊孝道,故今世受享若是。修积之途虽广,终当以孝为先。于是说曰:

高官显爵为何因,只为前生有孝心。事事只求亲喜悦,婉容和气对双亲。

佳肴美味都供养,好衣华服奉亲身。早晚二时常问候,凡事禀命然后行。

亲若有病在床榻,侍奉汤药每殷勤。亲若有意施功德,欢喜赞助积来因。

亲若于人要争讼,苦口劝解莫去行。亲若有事多忧闷,婉言安慰莫焦心。

亲于兄弟有偏爱,让财让产不忍争。亲于族党欲周给,银钱不吝半毫分。

亲若有时拖了债,代还补欠甚分明。亲若形事多乖僻,从容感化劝回心。

事事顺亲真个孝,故尔今生作贵人。若是今生仍尽孝,来生依旧享恩荣。

尔时众弟子等,进曰:凡前世不孝者,来世受报何如?

祖师告曰:前世不孝,即有儿孙忤逆之报。原不等到来世也,然究之转生来世,仍受忤逆之报,莫能脱逃。此等前因,愚人皆未深知。于是说曰:

儿孙忤逆为何因,只为前生少孝心。父母教训都不听,恶声厉色对双亲。

美味买来私自食,好衣付与妻子身。亲老不顾出门去,银钱不寄半分毫。

若是双亲来责怒,敢将言语触亲心。有等家贫身懒惰,冻饿父母好伤情。

有等供养轮流转,多了一日便生嗔。有等兄弟不和顺,吵得父母不安宁。

有等听信妻妾语,违背父母乱胡行。有等外面假承顺,其实视亲若路人。

有等亲病都不问,推言老病久呻吟。亲死丧葬都草率,何曾哀慕发真心。

前生不孝皆现报,今生仍受忤逆因。儿孙不孝非无故,总为忘了养育恩。

你若今生能尽孝,自有儿孙孝你身。

尔时众弟子等,进曰:世人身享豪富,其前生果修何因,始能至此?祖师告曰:欲得大富当勤施济。种麻得麻,种豆得豆,此是定理。今人身享豪富,乃前世从施济中来也。于是说曰:

身享富豪为何因,只为前生肯济人。或将钱米施贫户,或将被袄救穷亲。

或遇婚嫁频帮助,或遇丧葬每留心。或施棺材行好事,或施坟地与贫人。

或施茶饭免饥渴,或施方药救呻吟。或造桥梁济人过,或修要路与人行。

或施田亩兴义学,或修庙宇妥神灵。或编善书来劝世,或平斗斛赈乡邻。

或造河船济人渡,或于夜路点天灯。或立石碑指迷路,或将雨伞借与人。

时时行的是方便,种种修的是善因。前生施了多和少,故尔今生报在身。

库有金银仓有粟,一生享富过光阴。

尔时众弟子等,问曰:世人有为善不昌者,此是何因?祖师告曰:为善不昌,乃是前生恶业太多,必待恶业消尽,方得发达。但愚人迷失性真,不知前世所积恶业,所以今生来世,身受贫苦,无有停时也。于是说曰:

身受贫苦为何因,都是前生吝啬人。穷民哀告终不应,亲朋借贷不应承。

造桥砌路与修庙,从来不肯破分文。只图做个自了汉,那知积德种来因。

有的银钱多刻剥,佃户田租利不轻。有的家人抛五谷,残饭零米弃埃尘。

有的盘债心险毒,利上加利过三分。有的斗秤用两样,买卖奸巧忒欺心。

有的借神来集会,聚众烧香敛钱财。有的作为心不善,惯将秽食喂穷人。

有的平人一古坟,弃骸占地罪非轻。前生作孽天不赦,罚令今生受贫苦。

库要来生好结果,须行方便种善因。

尔时众弟子等,问曰:世人有累代科名,相延不绝者,此是何因果?祖师告曰:此由前世不淫,故能等大魁,致显位荣祖福子孙,书香不绝如此。如或今世有人监守贞操,不犯淫欲,不只现世获福 ,而且余庆及于来世。于是说曰:

累代科名为何因,只为前生不犯淫。人家有女虽妖艳,并无一念起淫心。

年纪稍长视为姊,年纪稍幼当妹身。花颜玉貌非吾偶,恐他名节玷终身。

一恐自己损阴德,二恐惊动天上神。三恐报应来得快,不敢苟且犯邪淫。

有时遇着谈闺房,正言正色戒他人。有时遇着途中女,掉头不敢看她身。

有时遇着干姊妹,不许来往说私情。有时遇着表姊妹,不许相见笑盈盈。

有时遇着婶和嫂,不许同坐并同行。有时遇着甥女辈,端严守礼不交亲。

有时遇着邪书画,即时搜捡付火焚。有时遇着淫朋友,不许同窗共结盟。

存心正直天知道,故尔今生显科名。大众今且齐听着,再表古时不淫人。

唐时有个狄仁杰,生平正直性聪明。一夜有女来就枕,和衣不解到五更。

后来及第为宰相,子孙显贵在朝廷。江西有个少年士,他的姓名叫罗伦。

夜身读书在楼上,有女来奔近他身。罗伦将她哄回去,后来状元第一名。

余千有个陈医士,曾治一人家甚贫。夜间有妇来陪宿,聊报陈医活命恩。

陈医只是说不可,连声不可到天明。后来一子赴乡试,名登虎榜第一名。

累代儿孙都显贵,更留阴德到来生。今人若是将淫戒,生生世世享科名。

尔时众弟子等,进曰:凡人世间有犯淫者,来世当受何报?祖师告曰:阴律云,奸人室女者,得绝嗣报,死后永入无间地狱,受诸苦恼,无有出期。于是说曰:

妻子淫乱为何因,只为前生每好淫。身后绝嗣为何因,也为生前犯了淫。

有等调戏良家女,坏人名节误终身。有等设计来哄宿,奸人妇女罪非轻。

有等路途看妇女,朝思暮想起淫心。有等藏得春宫画,妇女见了不禁情。

有等当场点邪戏,妇女看了照样行。有等爱唱妖艳曲,妇女听了动春心。

有等污坏丫环女,逞势强奸太忍心。有等放荡无休止,鸡奸幼童罪不轻。

此等恶业人不晓,怒触阴曹众鬼神。只待阳间恶贯满,阴司拿去问罪名。

罚在地狱受诸苦,五百劫满方脱生。变骡变马披鞍走,罪业满后方为人。

虽然复得人身转,为娼为尤被人淫。奸了尼僧并寡妇,罚在地狱难脱生。

教他受苦八百劫,八百劫满方脱生。变猪变羊供宰杀,罪业满后才为人。

虽然复得人身转,为瞎为哑成废人。乱了姨母罪尤重,盗了姑婶罪非轻。

罚在地狱受诸苦,刀山剑树好惊人。受尽一千五百劫,变鸡变犬失人形。

再历一千五百劫,罪业满后才为人。虽然复得人身转,胎前产后丧残生。

更有造作淫书卖,坏人心术罪尤深。若有翻刻图营利,阴府油锅不留情。

罚在地狱受诸苦,千磨万劫难超生。直待阳间书灭尽,变蛇变鼠受转轮。

诸般苦恼都受尽,方令鬼国去投生。卧血餐风皮惨烈,岩居穴处兽同群。

天上三光不得见,昏昏默默度无门。看此惨报我也哭,世人何苦犯奸淫。

我今大发慈悲念,特说因果度众生。众生若有未曾犯,刻刻提防要小心。

若是有人曾犯过,即时改悔莫因循。速速勉行阴德事,免得受苦到来生。

尔时众弟子等,进曰:凡人有儿孙贤孝者,彼前世何修至此?祖师告曰:儿孙贤孝,皆因前世有恩德及人故也。于是说曰:

儿孙贤孝为何因,只为前生肯济人。或是悯人遭水火,或是悯人犯官刑。

或是悯人被盗贼,或是悯人染时瘟。或是悯人被债逼,或是悯人相闹争。

或悯孤儿无倚靠,或悯寡妇守青灯。所见患难俱不一,心常恻恻动哀矜。

富者出钱相帮助,贫者出力解纷纭。或是好言求劝释,或是设法济危倾。

或是焚卷全骨肉,或是仗义保命根。他人受过这恩德,所以来世就投生。

也有读书勤奋志,登科及第显亲名。也有耕田苦效力,仓箱积久应丰盈。

也有经商成大业,堆金积玉把家兴。一堂济济无限乐,兰桂齐芳世世荣。

到得百年辞世后,送老归山展墓茔。前生待得他人好,今生故做你见孙。

此事分明容易晓,何不早早修来因。

尔时众弟子等,问曰:世有不肖儿孙,往往倾家荡产玷辱祖宗,贻累后人,此何因?祖师告曰:此也前世宿业,世人有不知其所以然者。于是说曰:

儿孙荡产为何因,只为前生哄骗人。借他银钱就图赖,不肯还他半毫分。

赊他货物就拖欠,短人本利实亏心。捡得银两不还给,害他自己把命倾。

许人银两多负约,令他望得好伤情。使的假银将他骗,令他气死赴幽冥。

谋他房屋设奸计,入了圈套不知音。占他田地兴词讼,结下冤业到如今。

诱他嫖赌入迷阵,致使家业两分离。大斗小秤将他赚,出轻入重不公平。

小事唆他去告状,于中取利丧良心。盘他利息年年重,准折田地把家倾。

图他所有稍不遂,买盗贩脏实害人。万般恶业由你做,上苍报应不差分。

前生你既将他骗,今生讨债不容情。背地大嫖兼大赌,田房白白送与人。

讨完宿债身才死,又绝你家后代根。世人急需早看破,多积阴德莫亏心。

尔时众弟子等,进曰:今人寿长,前世果修何因,才可至此?祖师告曰:欲得长寿须戒杀,今人寿长,自前世不杀生来也。于是说曰:

今人长寿为何因,只为前世不杀生。鸡猪鹅鸭虽异类,尽知怕死与贪生。

牛羊犬马虽畜物,临死悲哀不忍闻。鱼鳖虾蟹原非补,食之未必果肥人。

不如饶他性命罢,何苦一定要杀生。世间尽有珍羞味,燕窝海菜不计名。

纵然佳节要祭祀,频繁蕴藻也芳馨。惟有仁人能爱物,随时买物放他生。

更且往来路途上,低头举步每留心。一切虫蚁怕伤害,存心到处寓慈仁。

坟前祭祀烧钱纸,常用瓦盆慢慢焚。前生积了这阴德,苍天默佑断非轻。

祝他长寿声康健,赐他福禄及子孙。今人若肯遵吾说,来生依旧享遐龄。

尔时众弟子等,进曰:今人寿短,难道尽由前世杀生缘吗?祖师告曰:凡人奸盗诈伪,以及口头轻薄,都能促寿。至于杀生,尤犯天怒,罚令寿短,不足以尽其辜也。于是说曰:

今人寿短为何因,只为前生好杀生。有等覆巢将物取,有等填穴把命坑。

有等杀龟熬汁用,有等打蛇实忍心。有等网鱼恣口腹,有等烹鳝极非刑。

有等割胎充美味,有等放火烧山林。有等宰牛施苦楚,有等屠犬以营生。

种种恶业难尽说,种种恶报不差分。与你黄金千百两,可肯将皮割与人。

我见地狱号冤者,森罗殿上诉分明。冥司大怒来判断,罚令短命在今生。

更许冤魂相报复,来世为人杀他身。自古一命还一报,阴府何曾放过人。

世间男女齐听着,急需戒杀莫伤生。

尔时众弟子等,问曰:今人有疾病颠连终身困苦者,未知前世何因至此?祖师告曰:平常疾病,或有可愈,若患至积年累月,困苦不堪者。皆因前世 慢神明,宿谴所致也。于是说曰:

今生疾病为何因,只为前生不敬神。天地位前无香火,祖先堂上无炉薰。

神明诞日不斋戒,有事祁禳敢吃荤。每逢朔望行烹宰,动辙清晨发怒声。

每日贪眠不早起,种种邪念扰心神。北方乃是至尊位,对着遗尿罪非轻。

家中还有司命主,晦日奏事上天庭。家人无知犯忌讳,嬉笑哭歌兼怒声。

灶下灰火不洁净,无故烧香祀众神。夜间乱指飞星过,无端久视日月明。

对被与人常恶骂,许愿无辜宰畜牲。任意呵风并骂雨,引神作证举誓盟。

夜起袒胸兼露体,吸烟无火向神灯。醉酒颠狂入圣庙,偶观塑像起邪心。

种种不敬神明怒,今生罚作受苦人。或令手足俱瘫软,或另疮毒烂周身。

此等皆因前世积,故尔受谴在今生。我今一一来点破,世人改悔莫因循。

尔时众弟子等,问曰:今人有生平无甚阴德,竟能诸事如意,长享康宁之福者,此人前世果修何因?祖师于是说曰:

今人享福为何因,只为前生肯敬人。遇着年老常尊敬,礼貌周到心最真。

遇着平等惟让齿,不敢骄傲自称尊。遇着破衣亲与友,恭敬款待送出门。

更且度量能宽大,生平容恕多少人。人有恶语来相犯,耐心忍受过光阴。

人以他事来苛责,并无一毫计较清。遇有欺我骂我辈,让他怕他不与争。

人所难忍独能忍,人所难平独能平。处世谦和惟忍让,从无一事入公门。

天意怜他吃亏久,故令享福到今生。家门清洁多和顺,天上吉星每照临。

上有父母身康健,下有儿孙读与耕。内庭每得贤妻助,外有宾朋互奉承。

栽花种竹随所好,饮酒赋诗乐自存。观书玩月胸无事,走马乘船梦不惊。

更且身骨全无病,曰富曰寿曰康宁。此等皆因前世积,世人何不细思寻。

尔时众弟子等,问曰:今人有无故折尽平生之福者,此何因?祖师告曰:凡人所为若有虚诬妄 ,都能折福。只是一念方起,一言处出,有将一生之福折尽者,不可不戒。于是说曰:

今生折福为何因,只为前生恶念深。见他荣贵愿他贬,见他富有起妒心。

见他丑陋将他笑,见他失误说他昏。见他才能将他抑,见他色美起私心。

负他货财愿他死,见他作善阻他行。与人无故反追悔,施人有意望报恩。

外貌虽慈心刻毒,口说虽是心不仁。交游诡诈欺朋友,礼仪苟简慢师尊。

些微受辱偏怀忿,干求不遂咒恨生。自知有过偏不改,自知驳理却要行。

贪念妒念偏急念,淫心盗心杀害心。种种恶意方才起,鬼神早已注分明。

黑业簿中阴恶满,削尽禄祉与科名。只因前世心不善,故令折福在今生。

世间一切由心造,可知防意如防城。

尔时众弟子等,进曰:今人有一生聪明,得享福慧者,其前世积何因?祖师告曰:此由敬惜字纸之报也。若再积有他途功德,悟道成真不难矣。于是说曰:

聪明慧悟为何因,只为前生重斯文。圣贤言语都钦敬,仙佛经文宝若珍。

一切字纸都爱惜,诸般典籍仔细存。毛房粉壁不书字,靴鞋礼面不留名。

碗盏器物不镌号,板凳坐几不题名。钱封化后随收拾,路途字纸捡炉焚。

遗灰不敢轻抛弃,收埋净土每留心。告状官词都不写,无名白贴不乱行。

不肯与人写骗约,不肯代人写离婚。或修字库收遗纸,或编字笼送与人。

以此得重斯文报,今生儒雅又聪明。上通天文下地理,前知古人后知今。

若再积有他功德,何难悟道竟成真。

尔时众弟子等,问曰:今人有愚痴蠢钝者,其前世又何因?吕祖师告曰:是即轻慢斯文, 亵秽字纸之报也。于是说曰:

愚痴蠢钝为何因,只为前生慢斯文。圣贤言语都毁谤,仙佛经卷敢相轻。

残书裹物该何罪,废字糊窗不可闻。靴鞋礼面字不洗,毛房粉壁乱胡行。

碗盏器物都镌号,板凳坐几皆书名。有时抹掉随抛弃,有时秽手乱翻经。

神火吸烟宜减寿,教条作捻罪难名。扇上题诗藏袜内,途中遗字弃埃尘。

枕头用书太慢亵,口嚼文稿欠聪明。前生如此不尊重,故尔今生不识文。

要认一字认不得,要写一字写不能。任尔家业夸富豪,犹如盲者黑夜行。

此是不重斯文报,各人早早修来因。

尔时众弟子等,问曰:今人有瞎眼者,前世又何因?祖师告曰:此较愚痴蠢钝之人,罪业尤重。前世别无他途功德,所以受报最惨也。于是说曰:

今生瞎眼为何因,只为前生获罪深。或是私作还魂纸,收买字纸再造成。

或是将字抛入粪,污秽之罪实非轻。或是离婚写凭约,手印脚印惊天神。

或遇行人来问路,东西乱指误前程。或为家贫无油点,乘机向晚盗天灯。

或将瓦石堆路口,夜间跌坏众行人。或做人牙惯图利,好女套来配歹人。

或是误荐一匪类,令人被害把家倾。或是暗夜行偷盗,妆扮奇行恐吓人。

或是欺人眼盲瞎,故将粪虫与他吞。如此等罪真难恕,罚令眼瞎到今生。

寄语世人须猛省,各自早早修来因。

尔时众弟子等,问曰:今人有口哑不能言者,是何因?祖师告曰:世人口哑,即是 前生口业太重也。于是说曰:

今人口哑为何因,只为前生乱说人。人有过失何关己,偏要背后诋毁人。

人有宿怨宜和解,偏要两舌离间人。或是笑人骨相缺,或是造人一混名。

或是口出尖酸语,或是恶语犯贫亲。或是喜问人长短,或是造谤毁平人。

或是好谈淫睹趣,或是拆散人婚姻。或是戏谑诸前辈,或是冷语讥刺人。

或是开口乱赌咒,或是说谎误他人。或是好扬闺丑事,或是凭空诬陷人。

前生口业无边重,今生受报自非轻。口里要说说不出,天罚为哑不容情。

世人言语须检点,各宜早早修来因。

尔时众弟子,又问曰:今人有平生无大过恶,竟至穷困潦倒,终身蹭蹬者,此前世何因?祖师告曰:世人虽平生无大过恶,然由前世积孽太重,以致今世谋为不遂,所以受穷也。于是说曰:

今人潦倒为何因,只为前生侮慢人。或是前生本秀士,矜夸自己会做文。

或是前生本富户,恃财反笑读书贫。或是前生本乡宦,自矜名节不顾人。

或是前生本医士,方脉指下不分明。或是前生本地理,龙穴砂水认不清。

或是前生本教学,改错文字误学生。或是前生贪色欲,灯前月下肆行淫。

或是前生滋口业,随风讪笑谑他人。或是前生多宠妾,压良为贱误终身。

前生作业遭天谴,今生潦倒一无成。有意敬人人不答,有心开口众不听。

有志求名名不遂,有时谋利利不亨。终身蹭蹬非无故,都是前生所积因。

若能悔悟行诸善,自能感格上苍心。

尔时众弟子等,进曰:今人有无辜受刑,死于非命者,此前世何因 ?祖师告曰:此即前世俩家冤业,彼此转相报复故也。于是说曰:

今生被屈为何因,只为前生害过人。前生妄写离婚纸,今生被杖受官刑。

前生告状将人陷,今生受法在公庭。前生刀笔将人杀,今生问罪受斩刑。

前生昧心作伪证,今生受罪在衙门。前生醉酒将人骂,今生受辱在刑庭。

前生作吏将人吓,今生受屈死无名。前生动手将人打,今生无故受枉刑。

前生当众斥人过,今生受侮被人轻。前生用药将胎下,今生儿女结怨深。

前生索债逼人命,今生被盗攀同群。前生吓诈图财宝,今生祸从天上临。

前生遗尸把人害,今生闯见躲无门。冤冤相报无休息,两家结怨总难分。

世人凡事须忍耐,莫结冤业到来生。

尔时众弟子等,问曰:今人身为妇女,事事随人,此前世何因?祖师告曰:凡人今为妇人,都是前生因缘,故有今生受谴这样也。于是说曰:

妇女遭谴为何因,只为前生宿业深。不奉翁姑亏孝道,不礼爹娘寡孝行。

不敬丈夫忘礼义,不和妯娌失天真。不爱前妻儿和女,不睦家门族与亲。

无故烧香入寺庙,无故聚饮在闺门。无故污秽井与灶,无故剪裁罗与绫。

无故打鸡并骂犬,无故看戏与观灯。无故对人道长短,无故打骂奴婢们。

无故唤人唱词曲,无故贪恣杀牲禽。无故私自施僧道,无故牌晒斗输赢。

无故朝山假拜佛,无故滚水泼埃尘。一切字纸不知敬,一切虫蚁被伤生。

狼籍五谷天不赦,杀害生命罪非轻。喜教子弟占便宜,唆使丈夫逆大伦。

前生恶业如山重,故尔今又变妇人。嫁鸡嫁犬不由己,富贵贫贱总随人。

终老闭在闺门内,那有知识与见闻。搬柴运水遭磨难,生男育女苦不停。

各人在家积些德,伦常日用好修行。二老就是释家佛,亲夫就是弥佗尊。

若能好好勤奉敬,来生自然受人尊。

尔时众弟子等,问曰:凡人在老年无子者,未知前世何因?祖师告曰:人至暮年无子,也是前生恶业。若能即时悔过迁善,还可以挽回天心。若悠悠忽忽无济矣。于是说曰:

暮年无子为何因,只为前生不认人。同姓宗族都不顾,忘了先祖一脉根。

异姓亲朋都不问,忘了礼仪罔为人。人有恩德不图报,忘了当初厚待恩。

人有急难不知救,忘了恻隐一段情。只晓穿衣白吃饭,只知袖手紧闭门。

前世寡情并寡义,谁肯投胎做后人。有等前生为父母,践踏儿女不聊生。

冥司罚令身无后,祈求子嗣总不灵。有等前生为家长,虐使奴婢不堪闻。

冥司罚令身无后,终身孤独靠何人。有等前生为债主,刻求重利不饶人。

冥司罚令身无后,后代香烟谁奉承。有等前生惟好色,偷香窃玉犯邪淫。

冥司罚令身无后,熊罴兆梦杳无因。有等前生多置妾,年老误她好青春。

冥司罚令身无后,披麻带孝望谁人。有等前生覆巢穴,伤坏虫鸟太不仁。

冥司罚令身无后,坟前祭扫属何人。有等前生多隐恶,堕胎损子射飞禽。

冥司罚令身无后,门祚衰微少后人。今世不晓前生业,三妻四妾枉劳神。

纵有他人来承继,异姓乱宗不是亲。死后灵魂无倚靠,凄凄切切苦飘零。

先人血食都已斩,悔不生前积善因。今日特地来点破,速行阴骛感天恩。

尔时众弟子等,问曰:历观世人有遭末劫者,此又何因?祖师告曰:世道沦降,人心不古,造恶愈多,受报愈烈,此不待来生始维劫运。当其作业时,黑气上冲于天,盘结不散,以致酿趁个恶劫。此非天心不仁,实人之自取之也。于是说曰:

人遭末劫为何因,只为前生绝善根。不敬三宝只造罪,不礼三光乱胡行。

对北呵风并骂雨,失意怨天与尤人。不忠不孝兼不悌,无礼无义又无仁。

杀生害命伤天理,殴尊骂长叛人伦。奸淫赌盗成风俗,暴虐贪残不可闻。

乡党宗族时相毁,兄弟妯娌互纷争。能者恃才惟傲众,富者倚势复欺贫。

巧言妄语助人过,损人利己罪尤深。暴殄天物真难恕,阴毒害人最可嗔。

祖宗坟墓都不顾,儿女溺死惨难云。种种恶业如山积,黑气冲天结似云。

日月薄蚀星辰变,阴阳乖戾祸成因。恶人既多酿成劫,魔鬼巡世起乱民。

岁荒处处兵戈满,世乱年年盗贼兴。或是全家遭水火,或是骨肉碎刀兵。

或是流离死道路,或是辗转受瘟刑。若要劫数从此免,须是人人发善心。

一人有善一人免,一家有善一家亨。一方有善一方静,天下有善天下宁。

为语世人须敬听,各自回头种善因。

尔时众弟子,又问曰:天下人民甚多,善恶不一,必谓鬼神处处巡查,日日鉴查,则为鬼神不也劳乎?祖师告曰:善哉问也。凡人各有元神,著光于头顶之上。若人有一小善,则其光更明。若人有一微恶则其光暗,大恶则其光遂灭。是以鬼神在虚空往来,视其光之明暗昏沉,即知其意念所起也。于是说曰:

世人听我说原因,祸福无门召自人。善恶之报无或爽,譬如有影自随形。

三台北斗在头上,视人神光暗与明。善心一动光逾亮,恶念初起光遂暗。

以此定人功与罪,丝毫报应不差分。天曹自有三官察,地府不离五岳巡。

依人所犯轻与重,夺其纪算不容情。日月星辰天上照,将人罪过奏分明。

又有灶君司命主,每月晦日上天庭。家中老幼所为事,不敢隐瞒据实陈。

神在暗中人不见,人有善恶神早闻。若是人心起一善,吉神感召自随行。

若是人心起一恶,凶神鉴察紧随跟。不待事为都做出,当时薄籍记分明。

善者直待功圆满,恶者必须罪满盈。那时祸福方才定,报应迟早各因人。

为人只管行好事,莫问前程与后程。切莫甘心徒造业,轮回一到失人身。

人身岂是容易得,万劫千生受苦辛。从此回心须向道,各自早早修来因。

尔时众弟子,问曰:今人有身享富厚,每尚奢华,其人来世何如?祖师告曰:凡人有福不可享尽,有才不可使尽,有势不可逞尽。总要惜福子孙,方得长久。若是只事奢华,不肯分半济人,恐享用太尽,他日子孙受贫贱,自己来生也终堕落矣。于是说曰:

来生堕落为何因,只为奢华浪使银。稍有余财便妄费,分毫不肯济贫民。

或造高堂并大厦,装饰华彩过于人。或好绫罗与绸缎,粗衣布服不沾身。

或厌粗茶与淡饭,珍羞罗列也欢欣。或置花园与台沼,回廊曲榭耀金银。

或爱歌童并舞妓,每夜贪欢肆逞淫。或是贿赂通关节,夤缘官职与科名。

或为生辰与嫁娶,赌赛豪华宴众宾。或喜攀高付权势,交结官吏压平民。

自己有福不知惜,那有余庆及儿孙。何不将财自节用,稍分一半济饥贫。

世人若肯听吾说,免受磨折到来生。

尔时众弟子,问曰:今人有丰衣足食,谨守本分,无所害于人,也无所利于人,其人来世何如?祖师告曰:能守本分,也是好的。但须急行方便,广积阴功,获福方大。若只坐拥多财,自图安逸,乃世间无用之人,天也不佑,子孙也受贫矣。于是说曰:

世人温饱是良因,切莫吝啬枉为心。虽然本分循天理,也要功德及众人。

天宅既广勿多置,休作牛马代儿孙。衣食有余便是福,休惹仇怨与亲邻。

我见世人不知足,急急忙忙苦一生。朝游城市贪名利,晚到夕阳忧子孙。

只望金银高北斗,那知福田种在心。人有急难不知救,人有困苦不留心。

人有哀号不肯应,人有好话不愿听。闭门只晓家中坐,饱暖只图了一生。

此人在世真弃物,庸庸碌碌混凡尘。虽是平生无大恶,恨无功德及贫民。

有朝福禄都享尽,无常一到命归阴。金银财物带不去,只有恶业随其身。

那时阴司来拷问,依然罚落到来生。纵有良田与好屋,儿孙不久卖与人。

此是天曹赏罚案,特语大众共知闻。要问阴德如何种,举念先存为众心。  

文昌帝君曾有训,阴骛千言句句真。果能依此行诸善,来生福报定非轻。

尔时祖师又告诸众曰:世间更有一等愚夫,自言不欺人不害人,自信无过。那之一切善恶皆由心造,总瞒不过天地鬼神的。若不分明指破,还只道真是自己无愧了。于是说曰:

我为愚夫说原因,休夸自己不欺人。人生在世岂无过,休说自己不害人。

若有损人利己念,便是贪谋一等人。若有施恩望报念,便是沽名一等人。

若有记仇怀忿念,便是褊急一等人。若有图歼谋宿念,便是邪淫一等人。

若有估人田产念,便是吞图一等人。若有助人争讼念,便是刁唆一等人。

若有谋加租息念,便是刻毒一等人。若有爱讨便宜念,便是欺诈一等人。

若有趋炎附势念,便是馅媚一等人。若有嫌贫忌富念,便是刻薄一等人。

若有幸灾乐祸念,便是残忍一等人。若有违背父母念,便是忤逆一等人。

若有轻慢师尊念,便是违背一等人。若有弃妻宠妾念,便是丧心一等人。

若有凌兄欺弟念,便是亏伦一等人。若有藐视尊长念,便是犯上一等人。

若有菲薄朋友念,便是矜骄一等人。种种恶念难尽说,阴曹薄案记分明。

世人自己扪心想,何得自夸不害人。虽然未曾见诸事,鬼神报应不差分。

轻者疾病兼口舌,重者灭寿削科名。若要罪恶都消灭,须是回头种善因。

尔时众弟子等,问曰:今人有肆意为恶不见报应者,其前世又何因?祖师告曰:此有三说,一是祖父尚有余德;一是前生善缘未尽;一是今生恶业未满。所以报应迟也。于是说曰:

为恶不报又何因,都为前生有善根。或是救世阴功大,或是济人德泽深。

或是祖父多余庆,故能庇阴及后人。或是今生恶未满,故尔侥幸不犯刑。

暴戾纵横为不善,如鱼脱网得逃生。上天不忍遂加罪,念他有功于世人。

若是翻然能改悔,还留福泽在终身。若是作恶终不改,上迁天怒罪非轻。

一切善缘都消尽,那时报应不饶人。报应早的灾立降,报应迟的祸不轻。

天网恢恢疏不漏,今古何曾放过人。

尔时众弟子,问曰:今人都言命苟浅薄。相或寒苦,终难发达,但不知可以改移否?祖师告曰:善哉问也。古人云:命由心造,相随心转,岂有不可改移之理。只要真心积德就新行了。于是说曰:

今人命薄为何因,只为作孽在前生。命薄自然相亦薄,五行缺陷不如人。

有的命相犯夭折,有的命相犯孤贫。只要真心勤积善,上苍保佑总非轻。

我今一一来宣说,尔时大众静听闻。古有命相随心改,此事流传到于今。

唐时裴度本寒士,纵纹入口犯死刑。一日香山还宝带,后为宰相享遐龄。

又有宋郊曾遇相,说他只得小功名。一日阶前雨水涨,看见穴蚁走不赢。

戏编竹桥把他渡,众蚁得渡遂逃生。后来应试文章好,高中状元第一名。

又有席匡应饿死,腾蛇入口忧在心。遇人谈说报应事,勃然作色戒他人。

过后逾年身无恙,官至台辅享殊荣。又有了凡袁学士,命该无子寿五旬。

只因免行功德过,遂登进士显文名。后生一子也进士,暮年享寿越精神。

又有一个闽士某,试后榜发竟无名。有人说他相寒苦,劝他积德挽天心。

于是蒙训勤课读,德行文章并谆谆。或引古人忠孝事,或示色戒报应文。

后来丰神都变换,果然及第冠群英。看来只要心田好,命相虽薄未足凭。

以上都获现世福,何必推问到来生。

尔时众弟子,问曰:今人有生而贫贱,不能享祖业者。也有生而富贵,忽至书香不振者,此何因?祖师告曰:此等前因难以备举。总由祖父德薄,所以导致子孙受苦。于是说曰:

今人不知前世因,悲伤寥落困风尘。生来贫贱虽由命,也缘祖父少善根。

祖父暗用伤人箭,儿孙那得不孤贫。祖父惯使机关巧,儿孙安望再享荣。

祖父好传是非口,儿孙潦倒一无成。祖父享尽荣华福,儿孙落魄困终身。

祖父骄淫多过恶,儿孙挫折岂堪矜。祖父残暴无仁义,儿孙叛逆惹非刑。

祖父庸碌少修积,儿孙赌荡罔心疼。祖父轻师常慢道,儿孙鲁钝少聪明。

富贵百年难保守,无常一到家业倾。为语世人须省悟,莫遗祸殃与后人。

任尔算计百般巧,谁知报应在儿孙。

尔时祖师,告诸众人曰:今世人不幸生于贫穷之家,食不充饥,衣不蔽体,仰无以事,俯无以蓄,艰难窘迫殊可怜矣。我有四香戒,可以种德也可以造福,但愿有志者能体认奉行。于是说曰:

今人未修前世因,投胎入舍遂遭贫。穷愁抑郁志不展,恰如身困铁围城。

莫叹时命终难遂,莫恨风水不如人。但能常奉四香戒,可以种德在今生。

一要手香财不乱,二要体香不犯淫。三要口香不诳语,四要心香不嫉人。          

眼界须同天地阔,心田留与子孙耕。存此胸怀福方大,具斯学问气自平。

若只徒靠前人福,便是寻常龌龊人。贫而无怨能自勉,自然福禄庆骈臻。

尔时众弟子等问曰:今世人每遇神圣圣诞日,集会演戏聚众敛钱。日事浮华尽皆消散,又有赏花唱曲,掷玩牌赌博等类。其人来世所凑银钱,皆辛苦节俭来的,正好留下做诸利人利物等事。有市井利徒不是肥己,即是虚浮大众银钱耗散,全无实在利益,此等罪孽最迁神怒。其余赏花唱曲等类罪也相同。试看那为首事的,果有好报应么?于是说曰:

世人不晓积善因,祀神集会敛钱文。扮演梨园诸乐部,一概虚文认作真。

不演忠孝节义事,敢点邪戏乱人心。神圣诞日宜城敬,岂在欢呼唱戏文。

只要衣冠齐整肃,跪陈祭礼诵经文。众户银钱岂容易,不知费尽几辛勤。

远近募化须商酌,修善修福利众人。或育人材兴义学,赡田膏火救济贫。

或备冬寒霜雪冷,留买棉衣济冻人。或修善书与方药,兴工发刻遍传人。

有人倡首为诸善,神圣欢喜愿听闻。凡有捐资助成美,阴功薄内俱注名。

可恨演戏图热闹,全无一点利益存。借端募化神必怒,银钱耗散罪非轻。

神明正直无私照,岂肯佑尔无义人。更有赏花排酒宴,虚华折福误一生。

叫得歌童来唱曲,何不珍羞奉二亲。其余掷骨玩牌等,无益之事大损神。

最好光阴都错过,何不看书向善行。至于赌博心尤险,乃是虎狼不是人。

贫谋吞噬真不厌,消除寿禄祸子孙。我劝银钱休浪费,留积阴功与后人。

若能早把心肠换,神明断不负汝身。今生作福来生受,古语相传确是真。

尔等众弟子等问曰:今世人家贫,无力者甚多,必如何行善方获福报?祖师告曰:善途甚广,无论贫富俱可行之。富者,一财贫者,以笔以口,以力只要发心真切不邀,名不避怨,行之既久,自有不测效念矣。于是说曰:

今劝世人积善因,莫推无力怨家贫。福报路途原甚广,家贫只要此心真。

士农工商俱当勉,妇女儿童也可能。仆工乞丐都宜学,不分老少要纯心。

我今现身来说法,广开善路度众人。久久行之无懈怠,今生获福又来生。

笔下如何积善因,此事全在读书人。或编济世书一卷,募众刊刻告神明。

或取良方抄数本,到处流传救病人。或录古今报应事,维持风化正人心。

或表他人一隐德,作文宣与众知闻。或遇人有争讼事,写书婉劝有钱人。

或将圣贤经传上,阐明注释每留神。或见文体有讹谬,详加订正莫误人。

或训生徒传圣学,严立条归照例行。或著格言醒世俗,使人触目倍惊心。

或遇他人有冤枉,情词恳切代神明。或为风俗嫌生女,著成戒溺一篇文。

自古儒生责任大,助天阐教要殷勤。果能一心行普度,儿孙代代作公卿。

医生救世是良因,望闻问切术宜精。第一察脉要详细,第二用药有君臣。

到处开方疗疾病,随时施药寓慈仁。不论贫富请皆往,半积阴功半养身。

卜士正宜积善因,占人休咎处处行。若兼测字尤为妙,随事指点众人心。

劝人举念须向善,戒人莫向险途行。此外师巫鑲铸事,誓不妄断误他人。

星士言命理尤深,推算八字要留心。命当富贵劝行善,方保福禄到终身。

运交凶险劝积德,救人利物好诞生。随时化得众人转,阴功薄内第一名。

相士风鉴也堪称,到处方便教人行。遇有福相假勉励,培植心田福倍增。

遇有劣相劝改悔,广积阴功吉星临。若能化得众人转,生生世世享殊荣。

堪舆卜地是良因,与人造福也非轻。学到眼高人敬重,直言美恶不欺人。

地理还凭天理好,阴地不如心地真。劝人培补方寸穴,子子孙孙自显荣。

以上阴功都无量,今生获报又来生。口内如何积善因,只为方便在他人。

或劝富人行施济,出财粜米救饥贫。或见少年多浪费,与言祖父甚艰辛。

或见豪贵时感化,救贫济苦语殷勤。或见男子多恋色,劝他节欲免伤生。

或见妇女爱游玩,劝勿出门若祸临。或见伦常多乖违,劝他和睦一家亲。

或见文士品学好,劝人举荐免沉沦。或见他人心不善,常言果报醒迷魂。

或见婚姻丧葬事,劝人俭朴莫奢淫。或见他人谈过恶,劝勿出口败声名。

或见他人好嫖赌,良言几句劝回心。或见他人食牛犬,每将报应说分明。

或见他人失产业,劝他耐守且安贫。或见他人践谷米,与言农父甚艰辛。

或见游手好闲者,劝寻一艺好营生。或见他人多愤恨,劝令和顺过光阴。

或见他人多忧闷,随时宽解莫焦心。一切阴功都在口,圆转如环妙在人。

久久行之勿自怠,自然善果易圆成。力上如何积善因,只要真心肯操心。

或约众人施茶粥,或邀富户济饥贫。或替贵人施衣袄,或遇水火救灾临。

或代他人肩重任,或为他人送信音。或为好事尽心辨,或为仇怨解纷争。

或遇投河拦路阻,或遇悬梁急解绳。或能保全妇女节,或暗设法救溺婴。

或扶盲者将桥过,或于深夜送人行。或见屠宰劳力救,或见患难挺身助。

或人出财己出力,后来福报自平分。一切阴功全在心,替人方便尽济人。

只怕人心多懒惰,半途错过此一生。

尔时祖师,告诸众曰:吾见今人弟兄不和者积多,其始或听妻子言语,其后则触父母恼怒。推原其故,皆由财利起见,甚而争辟者有之,结讼者有之。终身仇怨,各不相顾者有之。直到天怒降罚,彼此同归于尽而后己。骨肉构难,同室操戈,天必两弃,从无独全之理也,世人可不戒哉!于是说曰:

今世弟兄前世因,但是同胞共体人。记得幼时相友爱,任家无刻不随行。

到得长来都有室,忘了当初手足情。或听枕边私告状,或听旁人口说滕。

或怨人多怀嫉妒,或忧田少把家分。或想吞谋祖父也,或积私房顾己身。

遂至闹嚷成仇恨,手足之谊不相亲。有等拼命齐争辟,有等结讼到公庭。

有等持刀行吓诈,有等赌咒对神明。彼此相争无逊让,同室操戈最可嗔。

天怒两家终必弃,岂肯独全一个人。先为逆者先自败,后为逆者后必倾。

假如父母多亏欠,又将何物去还人。假如兄弟添几个,岂能独自享现成。

假如自己遭命短,岂能带去一分文。假如妻携家资嫁,岂能留得半豪分。

假如生子多不孝,岂能保守百年春。世人各自扪心想,不如忍让笃天伦。

吃亏到底天必佑,恢宏度量福骈臻。争的虽然多些产,后来运衰家必倾。

或是官非或口舌,或是丧亡或受刑。烟消火灭一时尽,只有让者享尊荣。

世人急须早看破,莫教来世结冤亲。

尔时祖师复告众,曰:今之富人,不外鄙啬与奢华两种。一是积财不散,犯造物之忌。一是将财浪费,受一世止穷。然此都置不论,独恨其克扣租户,欺压贫民,以致贫困者愈众,仇怒者益多。倘遇荒灾至,则盗贼起而刀兵作。世界一乱,不可救矣。那时节天怒人怨,问有一家得安享自在否?于是说曰:

今人鄙啬为何因,只为积财遗后人。愈积愈久贪心炽,谋算田租太不仁。

举世奢华为何因,只图体面逐人情。将财耗尽奸心起,要把田租斗斗升。

始则加租才一户,继则加租到处行。相沿各省成风俗,尚嫌斗小不遂心。

每逢岁熟球收候,风车还要搅几轮。若遇年荒租短少,批银扣尽不留情。

可怜佃户衣食缺,致使忍气复吞声。有的勤苦家更困,有的借贷身受贫。

有的搬移遭困迫,有的骨肉两离分。若非富人行克迫,何至佃户如此情。

伤哉农民最辛苦,空为他人把田耕。一旦朝廷将粮免,免粮何幸遇皇恩。

谁知免的皆富户,贫者佃租总不轻。以致岁歉讥民众,讥民众矣盗贼兴。

刀兵仇怒俱发作,一路杀伤不容情。向时富户近安在,只见余尸染血腥。

纵然仙佛来相救,救的只是积善人。至于富民非不救,无奈他是巧恶人。

此是循环真道理,世人何不早回心。我今再发慈悲念,露泄天机与众闻。

文昌化书曾有训,欲挽劫数正人心。从今大众须宽厚,同登寿域受太平。

尔时祖师,告诸众曰:吾见世人好食牛犬,以致城乡市镇杀之者更多。虽经地方官出示严禁,而私宰盗卖,不知悔改。以致杀生者死无人身,其食之者也投畜道,人奈何不知戒哉!于是说曰:

世人听我说原因,六畜惟牛最苦辛。春夏秋冬无止息,四时常为主人耕。

犁耙似有千斤重,农妇鞭打用黄荆。水深泥硬拖不动,肚中无草泪淋淋。

渴时偶饮田中水,喝声快走不容停。要深要浅随人意,或东或西转几巡。

肥田豆麦般般有,秀壤禾苗处处新。碾米不辞身况瘁,拖柴还要力辛勤。

如此功劳何等大,可恨人心太不仁。无端卖与牛屠户,割喉破脑并剐心。

破肚抽肠真个惨,惊动阴曹地府神。杀牛之家登鬼录,消除禄寿不容情。

等得杀牛恶贯满,拿至阴间受罪名。食牛之家均降罚,官非口舌与时瘟。

轻者连绵多疾病,重者横死并遭刑。有朝命尽归阴府,冤魂对审见阎君。

杀牛食牛都判罪,不容转世得人身。或变黄犬还宿债,或变青牛食草根。

一旦冤家都撞着,惨遭屠宰受非刑。那时问谁来解救,何不当初发善心。

至于食犬也当戒,念他有功于主人。时时守夜防偷盗,刻刻巡檐不暂停。

雪夜霜天恒冒冷,风晨暮雨倍惊心。纵然老死须埋掩,何必妄从口腹吞。

试看今生受屠者,尽是前生好味人。莫道世间无报应,终须迟早入轮回。

水牛黄牛都宜戒,免教来世结怨深。世人谨听我言语,生生世世享恩荣。

尔时祖师,告诸众曰:吾游观大地,见世人皆有病,此病远非汤药可疗,针炙可治。如胸腹有蛇,膏盲有鬼,痼疾沉疴伤生促寿,虽神医不可愈也。吾心甚悯之,为世人对症立方按病下药,深费苦心。劝之宜服者八药,汝等静听之。于是说曰:

世人有病不知因,特立奇方妙若神。只劝世人须久服,莫负吾仙一片心。

孝味甘缓性平温,能填骨髓固本根。培养先天多服妙,悦人颜色并延龄。

悌味甘平性带温,能调血气补心神。手足不和宜久服,上能济火下滋阴。

忠信佳者味微辛,能通肺腑壮精神。虚人反覆宜长服,止咳消痰治失音。

仁义一团味甘温,宽胸益气治虚疼。腹内毒虫都可化,强筋健骨又生精。

读书味苦性微温,能通心窍治眼昏。腹内空虚宜早服,消除鄙气益聪明。

教子微寒味苦辛,馨香悠久最为真。能去风邪除外感,四肢血脉自调匀。

积善味甘性缓温,宽中益气通神明。不拘老少皆可服,延年益髓又添精。

知命味淡能定心,去燥除烦火自平。虚热不眠宜服此,夜梦魂魄也安宁。

尔时祖师,告诸众曰:以上八味,真治病良方,世人不可不服,故劝之。其有宜戒者也八味,并列于后。于是说曰:

色味虽甘毒最深,能走精气耗元神。损人肌肉成劳痵,服之不已定伤身。

暴味太烈热能升,助火动气燥难平。若非温缓和平济,必至发狂损害人。

贪味似甘实苦辛,中有大毒能昏神。令人迷惑不知返,服之必有大患生。

杀味有毒极酸辛,大伤元气促年龄。求补反削终何益,令人惑乱损真阴。

心术味平毒在阴,状如蛇蝎善蛰人。此物中人人必死,切忌阴邪丧命根。

口业味酸又带辛,其中有毒在声音。令人舌强兼口利,慎勿轻出反害人。

刀笔味辣毒尤深,能黑脏腑损肺心。胸中有物如芒刺,谨防吐出便伤人。

争讼味苦最伤心,既损皮肉又劳神。令人狂忿添忧闷,服之不已性命倾。

尔时祖师,告众曰:此八味者,伤人之毒药也。世人不可不忌,故戒之。我见有病者,正言易厌,戏言易悦。故作“本草歌”,恬以嬉笑而出之。或者听而易悦,能劝能戒,庶不负我仙救世之苦心也。尔大众将此诸说刊布广传,务使人人晓悟。

若有能将善书传一人者,当十善,传十人者,当百善。传大富贵大豪杰者,当千善!捐资重刻广布无穷者,万万善!

世人如果能交互劝勉,我必将众等功德,保奏天庭,生生世世永获福禄无涯!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全真青玄济炼铁罐施食全集》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道教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