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南华真经注疏卷之二十八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晋·郭象     时间:2018-03-08 11:01:30      繁體中文版     

河南郭象注 唐西华法师成玄英疏

杂篇外物第二十六

外物不可必,

〔疏〕域心执固,谓必然也。夫人间事物,参差万绪,惟安大顺,则所在虚通,若其逆物执情,必遭祸害。

故龙逄诛,比干戮,箕子狂,恶来死,桀纣亡。

〔注〕善恶之所政,俱不可必也。

〔疏〕龙逢比干,《外篇》已解。箕子,殷纣之庶叔也,忠谏不从,惧纣之害,所以徉狂,亦终不免杀戮。恶来,纣之佞臣,毕志从纣,所以俱亡。

人主莫不欲其臣之忠,而忠未必信,故伍员流于江,苌弘死于蜀,藏其血三年而化为碧。

〔注〕精诚之至。

〔疏〕碧,玉也。子胥、苌弘,《外篇》已释。而言流江者,忠谏夫差,夫差杀之,取马皮作袋,为鸱乌之形,盛伍员尸,浮之江水,故云流于江。苌弘遭谮,被放归蜀,自恨忠而遭谮,遂刳肠而死。蜀人感之,以匮盛其血,三年而化为碧玉,乃精诚之至也。

人亲莫不欲其子之孝,而孝未必爱,故孝己忧而曾参悲。

〔注〕是以至人无心而应物,唯变所适。

〔疏〕孝己,殷高宗之子也。遭后母之难,忧苦而死。曾参至孝,而父母憎之,常遭父母打,邻乎死地,故悲泣也。夫父子天性,君臣义重,而至忠至孝,尚有不爱不知,况乎世事万涂,而可必固者。唯当忠怀物我,适可全身远害。

与木#1相摩则然,金与火相守则流。

〔疏〕夫木生火,火克金,五行之气,自然之理,故木摩木则生火,守金则金烁。是以诚心执固而必於外物者,烁灭之败。

阴阳错行,则天地大弦#2,於是乎有雷有霆,水中有火,乃焚大槐。

〔注〕所谓错行。

〔疏〕水中有火,电也。乃焚大槐,霹雳也。阴阳错乱,不顺五行,故雷霆击怒,惊骇万物。人乖和气,败损亦然。

有甚忧两陷无所逃,

〔注〕苟不能忘形,则随形所遭而陷於忧乐,左右无宜也。

〔疏〕不能虚志而忘形,域心执固,是以驰情於荣辱二境,陷溺於忧乐二边,无处逃形。

螴蜳不得成,

〔注〕矜之愈重,则所在为难,莫知#3所守,故不得成。

〔疏〕螴蜳,犹怵惕也。不能忘情,忘怀矜惜,故虽劳形怵虑而卒无所成。

心若县於天地之间,

〔注〕所希趺者高而阔也。

〔疏〕心徇有为,高而且远,驰情逐物,通乎宇宙。

慰慰沈屯,

〔注〕非情夷平畅也。

〔疏〕遂心则慰喜,乖意则昏闷,遇境则沈溺,触物则屯邅,既非清夷,岂是平畅。

利害相摩,生火甚多,

〔注〕内热故也。

〔疏〕夫利者必有害,蝉鹊是也。缨缠於利害之间,内心恒热,枚生火多矣。

众人焚和,

〔注〕众人而遗利则和,若利害存怀,则其和焚也。

〔疏〕焚,烧也。众人,犹俗人也,不能守分无为,而每驰心利害,

内热如火,故烧焰中和之性。

月固不胜火,

〔注〕大而暗则多累,小而明则知分。

〔疏〕月虽大而光圆,火虽小而明照。谕#4志大而多贪,不如小心守分。

於是乎有僓然而道尽。

〔注〕唯僓然无矜,遗形自得,道乃尽也。

〔疏〕僓然,放任不矜之貌。忘情利害,淡尔不矜,虚玄道理,乃尽於此也。

庄周家贫,故往贷粟於监河侯。

〔疏〕监河侯,魏文侯也。庄子高素,不事有为,家业既贫,故来贷粟。

监河侯曰:诺。我将得邑金,将贷子三百金,可乎?

〔疏〕诺,许也。铜铁之类,皆名为金,此非黄金也。待我岁终,得百姓租赋封邑之物乃贷子。

庄周忿然作色曰:周昨来,有中道而呼者。周顾视车辙中,有鲋鱼焉。周问之曰:鲋鱼来,子何为者邪?对曰:我,东海之波臣也。君岂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

〔疏〕波浪小臣,困於车辙,君颇有水以相救乎?

周曰:诺。我且南游#5吴越之王,激西江之水而迎子,可乎?

〔疏〕西江,蜀江也。江水至多,北流者众,惟蜀江从西来,故谓之西江是也。

鲋鱼忿然作色曰:吾失我常与,我无所处。吾得斗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於枯鱼之律。

〔注〕此言当理无小,苟其不当,虽大何益。

〔疏〕索,求。肆,市。常行海水鲋鱼,波浪失於常处,升斗之水,可以全生,乃激西江,非所宜也。既其不救斯须,不如求我於乾鱼之肆。此言事无大小,时有机宜、苟不逗机#6,虽大无益也。

任公子为大钩巨缁,五十犗以为饵,

〔疏〕任,国名,任国之公子。巨,大也。缁,黑绳也。犗,犍牛也。饵,钩头肉。既为巨钩,故用大绳,县五十头牛以为饵。

蹲乎会稽,投竿东海,

〔疏〕号为巨钩,期年不得鱼。蹲,踞也;踞,坐也,踞其山。

旦旦而钓,期年不得鱼。已而大鱼食之,牵巨钩,錎没而下,惊#7扬而奋髻,白波若山,海水震荡,声侔鬼神,惮赫千里。

〔疏〕期年之外有大鱼吞钩,於是牵钩陷没,驰惊而下,扬其头尾,奋其鳞鬓,遂使白波如山,洪波际日。

任公子得若鱼,离而腊之,自制河以东,苍梧已北,莫不厌若鱼者。

〔疏〕若鱼,海神也。淛,浙江也。苍梧,山名,在岭南,舜葬之所。海神肉多,分为脯腊,自五岭已北,三湘已东皆厌之。

已而后世辁才讽说之徒,皆惊而相告也。

〔疏〕代末季叶,才智轻浮,讽诵词说,不敦玄道,闻得大鱼,惊而相语。轻字有作辁字者,辁,量也。

夫揭竿累,趋#8灌渎,守鲵鲋,其於得大鱼难矣。

〔疏〕累,细绳也。鲵鲋,小鱼也。担揭细小之竿绳,趋走溉灌之沟渎,适得鲵鲋,难获大鱼也。

饰小说以干县令,其於大达亦远矣,

〔疏〕干,求也。县,高也。夫修饰小行,矜持言说,以求高名令问#9者,必不能大通於至道。字作县者#10,古悬字多不着心。

是以未尝闻,任氏之风俗,其不可与经於世亦远矣。

〔注〕此言志趣不同,故经世之宜,小大各有所适也。

〔疏〕人间世道,夷险不常,自非怀豁虚通,未可以治乱,若矜名饰行,去之远矣。

儒以诗礼发冢。大儒胪传曰:东方作矣,事之何若?

〔疏〕大儒,硕儒,谓大博士。从上传语告下曰胪,胪,传也。东方作,谓天曙曰先起。儒弟子发冢为盗,恐天时曙,故催告之,问其如何将事。

小儒曰:未解裙懦,口中有珠。

〔疏〕小儒,弟子也。死人裙衣犹未解脱,扪其。中,知其有宝珠。

《诗》固有之曰:青青之麦,生於陵陂。生不布施,死何舍珠为。

〔疏〕此是逸诗,久遭删削。凡贵人葬者,口多含珠,故诵《青青之诗》刺之。

接其鬓,擪#11其顪,儒以金椎控其颐,徐别其颊,无伤个中珠。

〔注〕诗礼者,先王之陈迹也,苟非其人,道不虚行,故夫儒者乃有用之为奸,则迹不足恃也。

〔疏〕接,撮也。擪,按也。顪,口也。控,打也。撮其鬓,控其口,铁椎打,仍恐损珠,故安徐分别之。是以田恒资仁义以窃,齐儒生诵诗礼以发冢,由是观之,圣迹不足赖。

老莱子之弟子出#12薪,遇仲尼,返以告,

〔疏〕老莱子,楚之贤人隐者也,常隐蒙山,楚王知其贤,遣使召为相。其妻采樵归,见门前有车马迹。妻问其故,老莱曰:楚王召我为相。妻曰;受人有者,必为人角制,而之不能为人制之。妻遂舍而去。老莱随之,夫负妻戴,逃於江南,莫知所之。出取薪者,采樵也。既见孔子,归告其师。

曰:有人於彼,修上而趋下,

〔注〕长上而促下也。

末偻而后耳,

〔注〕耳却近后而上楼。

视若营四海,

〔注〕视之儡然,似营他人事者。

不知其谁氏之子。

〔疏〕修,长也。趋,短。末,肩背也。所见之士,下短上长,肩背伛偻,耳却近后,瞻视高远,所作匆匆,观其仪容,似营天下,未知子之族姓是谁。督其异常,故发斯问。

老莱子曰:是丘也。召而来。

〔疏〕鲁人孔丘,汝宜唤取。

仲尼至。曰:丘。去汝躬矜与汝容知,斯为君子矣。

〔注〕谓仲尼能遗形去知,故以为君子。

〔疏〕躬,身也。孔丘既至,老莱未语,宜遣汝身之躬饰,忘尔容貌心知,如此之时,可为君子。

仲尼揖而退,

〔注〕受其言也。

〔疏〕敬受其言,揖让而退。

蹙然改容而问曰:业可得进乎?

〔注〕设问之,令老莱明其不可进。

〔疏〕蹙然,惊恐貌。谓仲尼所学圣迹业行,可得修进,为世用可不?

老莱子曰:夫不忍一世之伤而惊万世之患,

〔注〕一世为之,则其迹万世为患,故不可轻也。

〔疏〕夫圣智仁义,救一时之伤;后执为奸,成万世之祸。时圣迹而骄謷,则陈恒之徒是也。亦有作惊音者,云使万代驱骛不息,亦是奔驰之义也。

抑固窭邪,

〔疏〕固执圣迹,抑扬从己,夫於本性,故穷窭。

亡其略弗及邪?

〔注〕直任之,则民性不妻而皆自有,略无弗及之事也。

〔疏〕亡失本性,忽略生崖,故不及於真道。

惠以欢为骜,终身之丑,

〔注〕惠之而欢者,无惠则丑矣。然惠不可长,故一惠终身丑也。

〔疏〕夫以施惠为欢者,惠不可徧,故謷慢者多矣。是以用惠取人,适为怨府,故终身丑辱。

中民之行#13进焉耳,

〔注〕言其易进,则不可忘惠之。

相引以名,相结以隐。

〔注〕隐,括;进之谓也。

〔疏〕夫上智下愚,其性难改,中庸之人,易为进退。故闻尧之美,相引慕以利名,闻桀之恶,则结之以隐匿。

与其誉尧而非桀,不如两忘而闭其所誉。

〔注〕闭者,闭塞。

〔疏〕赞誉尧之善道,非毁桀之恶迹,以此奔驰。失性多矣,故不如善恶两忘,闭塞毁誉,则物性全矣。

反无非伤也,动无非邪也。

〔注〕顺之则全,静之则正。

〔疏〕夫反於物性,无不伤损,扰动心灵,皆非正法。

圣人踌躇以兴事,以每成功。

〔注〕事不远本,故其功每成。

〔疏〕踌躇从容,圣人无心,应机而动,兴起事业,恒自从容,不逆物情,故其功每就。

奈何哉其载焉终矜#14尔。

〔注〕矜不可载,故遗而弗#15有也。

〔疏〕奈何,犹如何也。如何执仁义之迹,扰挠物心,运载矜庄,终身不替。此是老莱诋诃夫子之辞也。

宋元君夜半而梦人被发窥阿门,

〔疏〕宋国君,谥曰元,即宋元君也。阿,曲也,谓阿旁曲室之窥门。

曰:予自宰路之渊,予为清江使河伯之所,渔者余且得予。

〔疏〕自,后也。宰路,江畔渊名。姓余,名且,捕鱼之人也。

元君觉,使人占之,曰:此神龟也。君曰:渔者有余且乎?左右曰:有。君曰:令余且会朝。

〔疏〕命,召也。召令赴朝,问其所得。

明日,余且朝。君曰:渔何得?对曰:且之网得白龟焉,其圆五尺。君曰:献若之龟。龟至,君再欲杀之,再欲活之,心疑,卜之,曰:杀龟以卜吉。

〔疏〕心疑犹预,杀活再三,乃杀吉,遂刳龟也卜之。

乃刳龟,七十二钻而无遗策。

〔疏〕算计前后,钻之凡经七十二,算计吉凶,曾不失中。

仲尼曰:神龟能见梦於元君,而不能避余且之网;知能七十二钻而无遗策,不能避刳肠之患。如是,则知有所困,神有所不及也。

〔注〕神知之不足恃也如是,夫唯静然居其所能而不营於外者为全。

〔疏〕夫神智,不足恃也。是故至人之处世,忘形神智虑,与枯木同其不华#16,将死天#17均其寂魄,任物冥於造化,是以孔丘大圣,因而议之。

虽有至知,万人谋之。

〔注〕不用其知而用众谋。

鱼不畏网而畏鹈鹕。

〔注〕网无情,故得鱼。

〔疏〕网无情而得鱼,谕#18圣人无心,故天下归之。

去小知而大知明,

〔注〕小知自私,大知任物。

〔疏〕小知取舍於心,大知无分别。遣间夺之情,故无分别,则大知光明也。

去善而自善矣。

〔注〕去善则善无所慕,善无所慕,则善者不矫而自善也。

〔疏〕遣矜尚之小心,合自然之大善,故前文云,离道以善,险德以行,又《老经》云,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

婴儿生无石师而能言,与能言者处也。

〔注〕泛然无习而自能者,非跂而学彼也。

〔疏〕夫婴兄之性,其不假师匠,年渐长大而自然能言者,非有心学之,与父母同处,率其本性,自然能言。是知世间万物,非由运知,学而成之也。

惠子谓庄子曰:子言无用。

〔疏〕庄子,通人也。空有并照,其言宏博,不契俗心,是以惠施讥为无用。

庄子曰:知无用而始可与言用矣。

〔疏〕夫有用则同於天折,无用则全其崖,故知无用始可语其用。

天地非不广且大也,人之所用容足耳。然则侧足而垫之致黄泉,人尚有用乎?惠子曰:无用。

〔疏〕垫,掘也。夫六合之内,广大无最於地,人之所用,不过容足,若使侧足之外,掘至黄泉,人则战栗不得行动。是知有用之物,假无用成功。

庄子曰:然则元用之为用也亦明矣。

〔注〕圣应其内,当事而发;已言其外,以畅事情。情畅则事通,外明则内用,相须之理然也。

〔疏〕直置容足,不可得行,必侯余地,方能运用脚足,无用之理分明,故取《老子》云,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庄子曰:人有能游,且得不游乎?人而不能游,且得游乎?

〔注〕性之所能,不得不为也;性所不能,不得强为;故圣人唯莫之制,则同焉皆得而不知所以得也。

〔疏〕夫人禀性不同,所用各异,自有闻言如影响,自有智昏菽麦。故性之能者,不得不由性;之无者,不可强涉;各守其分,则物皆不丧。

夫流遁之志,决绝之行,噫,其非至知厚德之任与。

〔注〕非至厚则#19莫能任其志行而信其殊能也。

〔疏〕流荡逐物,逃遁不返,果决绝灭,因而不移,此之志行,极愚极鄙,岂是至妙真知深厚道德之所任用。庄子之意,谓其如此。

覆坠而不及#20,火驰而不顾,

〔注〕人之所好,不避是非,死生以之。

〔疏〕愚迷之类,执志悫然,虽复家被覆没,身遭颠坠,亦不知恢反,驰逐物情,急如烟火,而不知回顾,流遁次绝,遂至於斯耳。

虽相与为君臣,时也,易世而无以相贱。

〔注〕所以为大#21齐同。

〔疏〕夫时所贤者为君,才不应世者为臣,如舜禹应时相代为君臣也。故世遭革易,不可以为臣为君而相贱轻。流遁之徒,不知此事。

故曰#22至人不留行焉。

〔注〕唯所遇而因之,故能与化俱。

〔疏〕夫世有兴废,随而行之,是故达人曾无留滞。

夫尊古而卑今,学者之流也。

〔注〕古无所尊,今无所卑,而学者尊古而卑今,失其原矣。

〔疏〕夫步骤殊时,浇淳异世,古今情事,变也不同,而乃贵古贱今,深乖远鉴,适滋为学小见,岂曰清通。

且以狶韦氏之流观今之世,夫孰能不波,

〔注〕随时因物,乃平泯也。

〔疏〕狶韦,三皇已前帝号也。以玄古之风御於今代,浇淳既章,谁能不波荡而不失其性乎。斯由尊古卑今之弊也。

唯至人乃#23能游於世而不僻,

〔注〕当时应务,所在为正#24。

顺人而不失己。

〔注〕本无我,我何失焉。

彼教不学,

〔注〕教因彼性,故非学也。

承意不彼。

〔注〕彼意自然,故承而用之,则夫万物各全其我。

〔疏〕独有至德之人,顺时而化彼,非学心而本性具足,不由学致也。承意不彼者,禀承教意以导性,而真道素圆,不彼教也。

目彻为明,耳彻为聪,鼻彻为颤,口彻为甘,心彻为知,知彻为德。

〔疏〕彻,通也。颤者,辛臭#25之事也。夫六根无壅,故彻聪明不荡於外,故为德。

凡道不欲壅,壅则哽,哽而不止则跈,

〔注〕当通而塞,则理有不泄而相腾践也。

砂则众害生。

〔注〕生,起也。

物之有知者恃息,

〔注〕凡根生者无知,亦不恃息也。

〔疏〕天生六根,废一不可。耳闻眼见,鼻嗅心知,为於分内,虽用无咎。若乃目带桑中之色,耳淫濮上之声,鼻滋兰麝之香,心用无穷之境,则天理灭矣,岂谓彻哉。故六根穷彻,则气息通而生理全。

其不殷,非天之罪。

〔注〕殷,当也。夫息不由知,由知然后失当,失当而后不通,故知恃息,息不恃知也。然知欲之用,制之由人,非不得已之符也。

〔疏〕殷,当也。或纵恣六根,驰逐前境;或窍穴哽塞,以害生崖;通蹍二徒,皆不当理。斯并人情之罪也,非天然之辜。

天之穿之,日夜无#26降,

〔注〕通理有常运。

〔疏〕降,止也。自然之理,穿通万物,自昼及夜,未尝止息。

人则顾塞其窦。

〔注〕无情任天,窦乃开。

〔疏〕窦,孔也。流俗之人,反於天理,壅塞根窍,滞溺不通。

胞有重阆,

〔注〕阆,空圹也。

〔疏〕阆,空也。言人腹内空虚,故容藏胃,藏胃空虚,故通气液。

心有天游。

〔注〕游,不系也。

〔疏〕虚空,故自然之道游其中。

室无空虚,则妇姑勃谿;

〔注〕争处也。

〔疏〕勃谿,争斗也。屋室不空,则不容受,故妇姑争处,无复尊卑。

心无天游,则六凿相攘。

〔注〕攘,逆。

〔疏〕凿,孔#27也。攘,则逆也。自然之道,不游其心,则六根逆,不顺於理。

大林#28丘山之善於人也,亦神者不胜#29。

〔注〕自然之理,有寄物而通也。

〔疏〕自然之理有寄物而通者也

德溢乎名,

〔注〕夫名高则利深,故修德者过其当。

〔疏〕溢,深也。仁义五德,所以行之过多者,为尚名好胜故也。

名溢乎暴,

〔注〕夫禁暴则名美於德。

〔疏〕暴,残害也。夫名者士之器,名既过者,必更相贼害。《内篇》云:名者相轧者也。

谋稽乎誸,

〔注〕誸,急也,急而后考其谋。

〔疏〕稽,考也。谁,急也。急难之事,然后校谋计。

知出乎事?

〔注〕平往则无用知。

〔疏〕夫运心知以出境,则争斗斯至。

柴生乎守,

〔注〕柴,塞也。

〔疏〕柴,塞也。守,执也。域情执固而所造不通。

官事果乎众宜。

〔注〕众之所宜者不一,故官事立也。

〔疏〕夫置官府,设事条者,须顺於众人之宜便,若求逆之,则祸乱生。

春雨日时,草木怒生,铫耨於是乎始修,

〔注〕夫事物之生皆有由。

〔疏〕铫,耜之类也。耨,锄也。青春时节,时雨之日,凡百草木,萌动而生,於是农具方始修理。此明顺时而动,不逆物情也。

草木之到植者过半而不知其然。

〔注〕夫事由理发,故不觉#30。

〔疏〕植,生也。铫耨既修,芸除苑苇,幸逢春日,鉏罢到生,良由时节使然,不可以人情浂取J侵制法立教,必须顺时。

静然可以补病,

〔注〕非不病也。

〔疏〕适有烦躁之病者,简静可以疗之。

眦柨梢孕#31老,

〔注〕非不老也。

〔疏〕剪齐发鬓,枲蠲惨病Kダ现容,以此而沐浴。

宁可以止遽。

〔注〕非不遽也。

〔疏〕遽,疾速也。夫心性忽迫者,安静可以止之。

虽然,若是,劳者之务也,非佚者之所未尝过而问焉。

〔注〕若是犹有劳,故佚者超然不顾。

〔疏〕夫止遽以宁,疗躁以静者,以对治之衍,斯乃小学之人,劳役神智之事务也;岂是体道之士,闲逸之人,不劳不病之心乎。风彩情高,故未尝暂过而顾问焉。

圣人之所以暨煜拢神人未尝过而问焉;

〔注〕神人即圣人也,圣言其外,神言其内。

〔疏〕映惊也。神者,不测之号;圣者,显迹之名;为其垂教动人,故不过问。

贤人所以暿溃圣人未尝过而问焉;

〔疏〕证空为贤,并照为圣,从深望浅,故不问之。

君子所以晣,贤人未尝过而问焉;

〔疏〕何以人物君子故骇动诸侯之国,贤人拾有,故不问。

小人所以合时,君子未尝过而问焉。

〔注〕趋步各有分,高下各有等。

〔疏〕夫趋世小人,苟合一时,如田怛之徒,无足可贵,故淑人君子鄙而不顾也。

演门有亲死者,以善毁爵为官帅,其党人毁而死者半。

〔注〕慕赏而孝,去真远矣,斯尚贤之过也。

〔疏〕束门也。亦有作寅者,随字读之。东门之孝,出自内心,形容外毁,惟宋君嘉其至孝,遂加爵而命为

卿。乡党之人,闻其因孝而贵,於是强哭诈毁,矫性伪情,因而死者,其数半矣。

尧与许由天下,许由逃之;汤与务光,务光怒之,

〔疏〕尧知由贤,禅以九五,酒耳辞退,逃避箕山。汤与务光,务光不受,诃骂瞋怒,远之林籁。斯皆率其本性,腥躁荣禄,非关矫伪以慕声名。

纪他闻之,帅弟子而跋於家水,诸侯吊之,三年,申徒狄因以踣河。

〔注〕其波荡伤性,遂至於此。

〔疏〕姓申徒,名狄;姓纪,名佗;并隐者。闻汤让务光,恐其及己,与弟子蹲踞水旁。诸侯闻之,重其廉素,时往吊慰,恐其沈没。狄闻斯事,慕其高名,遂赴长河,自溺而死。波荡失性,遂至於斯矣。

荃#32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荃;蹄者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

〔疏〕荃,鱼苟也,以竹为之,故字从竹。亦有从草者,荪荃也,香草也,

可以饵鱼,置香於柴木芦苇之中以取鱼也。蹄,兔罝也,亦兔强#33也,以系系兔脚,故谓之蹄。此二事譬也。

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

〔疏〕此合谕也。意,妙理也。夫得鱼兔本因荃蹄,而荃蹄实异鱼兔,亦由玄理假於言说,言说实非玄理。鱼兔得而荃蹄忘,玄理明而名言绝。

吾安得夫忘言之人而与之言哉。

〔注〕至於两圣无意,乃都无所言也。

〔疏〕夫忘言得理,目击道存,其人实稀,故有斯难也。

南华真经注疏卷之二十八竟

#1四库本、浙江书局本『与木』二字互置,并补『木』字。

#2浙江书局本『弦』作『该』。

#3世德堂本『知』作『之』。

#4郭庆藩引文改『论』作『喻』。

#5《阙误》引张君房本『游』下有『说』字。

#6郭庆藩引文『机』作『机』。

#7四库本、浙江书局本『惊』俱作『骛』。

#8四库本、浙江书局本『趋』俱作『趣』。

#9郭庆藩引文改『问』作『闻』。

#10依郭庆藩引文及上下文改『字』作『者』。

#11浙江书局『胶』作『压』。

#12《阙误》引张君房本『出』下有『拾』字。

#13《阙误》引张成二本『行』下俱有『易』字。

#14唐写本『矜』上无『终』字。

#15『求』字依四库本、浙江书局本改作『弗』。

#16『幸』字依郭庆藩引文及文意改作『华』。

#17郭庆藩引文『天』作『灰』。

#18郭庆藩引文改『谕』作『喻』。

#19赵本无『则』字。

#20『及』,四库本、浙江书局本均作『反』。

#21世德堂本『大』作『人』。

#22唐写本无『日』字。

#23唐写本无『乃』字。

#24赵本『正』作『政』。

#25『丘』字依郭庆藩引文及上下文改作『辛』。

#26原作『元』,今依四库本、浙江书局本改作『无』字。

#27『舛』字依郭庆藩引文及文意改作『孔』。

#28《阙误》引文张二本『林』俱作『縿』。

#29唐写本『胜』下有『也』字。

#30赵本『觉』作『齐』。

#31《阙误》引张君房本『休』作『沐』,高山寺本同。

#32『荃』,四库本,浙江书局本均『荃』。

#33郭庆藩引文改『强』作『弦』。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全真青玄济炼铁罐施食全集》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道教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