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急救仙方卷之十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佚名     时间:2018-03-29 12:08:17      繁體中文版     

上清紫庭追痨仙方论法

老叟自序传世已久,罔知姓名,惟存此文,不敢妄加其字,以俟知者。

吾自处世以来,精研药术,急救济危,针灸明堂,无不详览,寻文检籍,洞视五脏之盛衰,缅怀古人,世莫能究。至如晋景公何为而死,虢太子何为而生,吾思刮骨续筋、开肠取病,惟有传尸之病最为难测,虽是患起一身,变动万种矣。为医者,能明脉候,察病根本,如此治疗,固不为难。若差毫厘,则失千里。夫传尸痨者,皆因三尸鬼疰,九虫传灾,具载其原,以开未悟。

总论传痨

传尸痨瘵,皆心受病,气结血凝,故有成虫者。盖由饮食酒色,忧思丧真,遂至於此。凡虫为蛊,以血凝而气养之。气血在胞,即为正气,气中即为瘦块,凝在心部即为虫。悉由不正其心,忧思业绿所致。三尸九虫之为害,治者不可不知其详。九虫之内,而六虫传於六代,三虫不传者,猬、蛔、寸白也。六虫之内,或藏种毒而生,或亲属习染而传。疾之初觉,精神恍惚,气候不调,切在戒忌酒色,调节饮食。如或不然,五心烦燥,心肾夜汗,心乃忪悸,如此十日,顿成骨瘦,面黄光润,此其证也。妄信邪师,祈秾求福,庸医用药,延蔓岁时。方知病重,苟非警戒,祸福反掌。此人死后,兄弟子孙,骨肉亲属,绵绵相传,以至臧族。大抵六虫,一旬之中,遍行四穴,周而复始。病经遇木气而生,立春一日后方食,起三日一食,五日一退。方其作苦,百体有痛,虫之食也,退即还穴醉睡,一醉五日,其病乍静。俟其退醉之时,方可投符用药,不然虫熟於符药之后,不能治也。一虫在身中,游十二穴,六虫共占七十二穴。一月之中,上十日虫头向上,从心至头游四穴;中十日虫头向内,从心至脐游四穴;下十日虫头向下,从脐至足游四穴。若投符用药,可知如紫蚕苗在汗中。盖虫性已通灵,切在精审。其或取虫不补,即学浅妄行,徒费赀财,终无去病之理,可不悲哉。师日:治传尸痨者,先须知正气与毒气并行,故脏腑有凝,即成虫状,遇阳日长雄,阴日长雌。其食先脏腑脂膏,故其色白,五脏六腑一经食损,即皮聚毛脱,妇人即月信不行,血脉皆损,不能荣五脏六腑也。七十日后食人血肉尽,故其虫黄赤。损於肌肉,故变瘦劣,饮食不能为肤,筋缓不能收持。一百二十日外,肉血食尽故其虫紫,即食精髓。传於肾中食精,故其虫色黑,食髓即骨痿不能起於床枕。诸虫久即生毛,毛色杂花,锺孕五脏五行之气,传之三人,即自能飞。其状如禽,亦多品类,传入肾经,不可救治。法之所载者,能利后其虫色白,可三十日服药补。其虫黄赤,可六十日服药补。其虫紫黑,此疾已极,可百二十日服药补。又云:虫头赤者,食患人肉可治。头口白者,食患人髓,其病难治,只宜断后,故经日:六十日者,十得七八;八十日内治者,十得三四。过此以往,未知生全,但可为子孙除害耳。今以六代所传虫状病证详着于

后。

第-代

虫状病证游食日治法

为初痨病,谓初受其疾,不测病源,酒食加餐,渐觉羸瘦,治疗蹉跎,乃成重病。医人不详其故,误药多死。

已上诸虫,在人身中,荣着之后,或大或小,令人梦寐颠倒,魂魄飞扬,精神离散,饮食不臧,形容渐羸,四肢酸疼,百节劳倦,增寒壮热,背膊拘急,头脑疼痛,口苦舌乾,面无颜色,鼻流清涕,虚汗常多,行步艰辛,眼睛多痛。其虫遇丙丁日,食起醉归心俞穴中,四穴输转,周而复始,俟虫太醉方可医,灸取出虫后,用药补心守灵散。

第二代

为觉痨病,谓传受此病,已觉病者,患人乃自知。夜梦不祥,与亡人为伴侣,醒后全无情思,昏沉似醉,神识不安,所食味辄成患害,或气痰发动,风毒所加,四体不和,心胸满闷,日渐蠃瘦,骨节枯乾,或呕酸水,或是醋心,唇焦口苦,鼻塞胸痛,背膊酸疼,虚汗常出,腰膝刺痛。如此疾状,早须医治,过时难疗,致伤性命。

已上诸虫,在人身中,令人气喘,唇口多乾,咳嗽增寒,心烦壅满,毛发焦落,气胀吞酸,津液渐衰,次多虚渴,鼻流清水,四肢将虚,脸赤面黄,皮肤枯瘦,腰膝无力,背脊酸疼,吐血唾脓,语言不利,鼻塞头痛,胸膈多痰。重者心闷吐血,僵仆在地,不能自知。其虫遇庚辛日,食起醉归肺俞穴中,四穴轮转,周而复始,俟虫大醉方可治,医取出其虫,补肺则差虚成。

第三代

为传尸痨病,谓传受病,人自寻得知之,日渐消瘦,顿改颜容,日日恓惶,夜夜忧死,不遇良医,就死伊迩。

已上诸虫,在人身中,令人三焦多昏,日常思睡,呕吐苦汁,或吐清水,或甘或苦,粘涎常壅,腹胀虚呜,卧后多惊,口鼻生疮,唇黑面青,日渐消瘦,精神恍惚,魂魄飞扬,饮食不消,气咽声乾,目多昏泪。其虫遇庚寅日,食起醉归厥阴穴中,四穴输转,周而复始,俟虫大醉方可治,取虫后补气多差。

第四代

此虫形如乱丝在人腹脏中

此虫形如猪肺在人腹中

此虫形如蛇虺在人五脏中

已上诸虫,在人身中,令人脏腑虚呜,呕逆伤中,唏睔铌K,增寒壮热,肚大筋生,腰背疼痛,或虚或瘦,泻利无时,行履困重,四肢憔悴,上急气喘,口苦舌乾,饮食及水过多,要吃酸咸之

物。其虫遇戊己日,食起醉归脾俞穴中,四肢轮转,周而复始,俟虫大醉方可治,取出虫后,补脾为瘥魂停。

第五代

此虫形如鼠似小瓶浑无表里背面

此虫形如有头无足有足无头

此虫形变动形如精血斤在於阳宫

已上诸虫,入肝经而归肾,得血而变更也,令人多怒气逆,筋骨拳挛,四肢解散,唇黑面青,增寒壮热,腰背疼痛,起坐无力,头如斧斫,眼睛时痛,翳膜多泪,背膊刺痛,力乏虚羸,手足乾枯,卧着床枕,不能起止,有似风中,肢体顽麻,腹内多痛,眼见黑花,忽然倒地,不省人事,梦寐不祥,觉来遍体虚汗,或有面色红润如平时者,或有通灵而言未来事者。其虫遇癸未日,食起醉归肝俞穴中,四穴轮转,周而复始,俟虫大醉,方可医救,取虫出后,补肝乃得瘥金明。

第六代

此代虫有翅足全者,千里传疰所谓飞尸,不以常法治也。

此虫形如马尾有两条一雌一雄

此虫形如龟鳖在人五脏中

此虫形如烂面或长或短或如飞禽

已上诸虫,在人身中,居於肾脏,透连脊骨,令人思食,百物要吃,身体尪羸腰膝无力,髓寒骨热,四体乾枯,眼见火生,或多黑暗,耳内虚鸣,阴汗燥痒,冷汗如油,梦多鬼交,小便黄赤,醒后昏沉,脐下结硬,或奔心胸,看物如艳,心腹闷乱,骨节疼痛,食物进退,有时喘嗽。其虫遇丑亥日,食起醉归肾俞穴中,四穴轮转,周而复始,俟虫

大醉可医治,取虫后,补肾填精瘥育婴散。

苏游论

论日:大抵传尸之候在心,胸胁满闷,背膊烦痛,两目不明,四肢无力,虽欲寝卧,睡常不寐,脊膂急痛,腰膝酸疼,多卧少起,状如佯病,每至早旦,精神尚存,有如无病,日午之后,四体微热,面无颜色,喜见人过,常怀忿怒,才不称意,即多嗔恚,行立脚弱,夜卧盗汗,梦与鬼交,或见先亡,或多惊怖,有时气息,有时咳嗽,虽思饮食,不能多餐,死在须臾。精神尚好,或时微利,两胁虚胀,口燥鼻乾,常多粘唾,有时唇赤,有时欲睡,渐就沉羸,犹如涸鱼不觉死也。又曰:传尸之候,本起无端,莫问老少,男女皆有此疾。大抵五行相克,而生穴内,传毒气周遍五脏,渐熟羸瘦,以至于死,死讫又传家亲一人,故曰传尸,亦名传疰。以其初传,半卧半起;号日掩殜。气息嗽者,名日肺痿痎。骨体身中热,称为骨蒸。内传五脏,名曰复连,不解疗者,乃至灭门。假如男女虚损得之,名日劳极。吴楚乃名淋沥。巴蜀亦名劳极。

其源先从肾起,初受之气,两经酸疼,腰背拘急,行立脚弱,饮食咸#1少,两耳飕飕,真似风声,夜卧遗泄,阴汗痿弱。肾既受讫,次传於心。心初受气,夜卧心惊,或多恐悸,心悬之气,吸吸欲尽,梦见传於先亡,有时盗汗,饮食无味,口内生疮,心气烦热,惟欲眠卧,朝轻夕重,两颊口唇,悉皆纹赤,如傅胭脂,又时手足五心烦热。心受已,次传於肺。肺初受气,咳嗽,气力微痛,有时喘气,外即便甚,鼻口乾燥,不闻香臭,如或忽闻,惟觉枯腐物气,有时恶心,愦愦欲吐,肌肤枯燥,时或疼痛,或似虫行,乾皮细起,状若麸片。肺既受已,次传於肝。肝初受气,两目胱胱,面无血色,尚欲颦眉,眼视不远,目常乾涩,又时赤痛,或复睛黄,朝昏懵蓦,常欲合眼,及时睡外,常睡不着。肝既受已,次传於脾。脾初受气,两肋虚胀,食不消化,又时泻利,水谷生虫,有时肚痛,腹胀雷呜,唇口焦乾,或生疮肿,毛发乾耸,无有光润,或时上气,撑肩喘息,痢赤黑汁,见此证者,乃不治也。

夫骨蒸、殗殜、复连、尸疰、痨疰、虫疰、毒疰、热疰、玲疰、食疰、鬼疰等,皆曰传尸者。以疰者注也,病自上注也。与人相似,故曰疰。其变有二十二种,或三十六种,或九十九种,大略令人寒热盗汗,梦与鬼交,遗精白浊,发乾而耸,或腹内有块,或脑后两边有小结,复连数个,或聚或散,沈沈默默,咳嗽痰涎,或咯#2脓血,如肺痿肺痈状,或复下痢,羸瘦困乏,不自胜持,积月累年,以至于死,死复传疰,易传亲人,乃至灭门者是也。更有蜚虫、遁尸、寒尸、丧尸、尸疰等,谓之五尸,及大小附疰等证,不的知其所苦,无处不恶,乃挟诸鬼邪而害人。其证多端,传变推迁,难以推测,故自古及今,愈此病者十不一得。所谓狸骨、獭肝、天灵盖、铜锁鼻,徒有其说,未尝取效,惟膏肓俞崔氏穴法,若闻早灸之,可否几半,晚亦不济也。

痨疗诸证

病者增寒壮热,自汗面白,目乾口苦,精神不守,恐畏不能独外,其传在肝。

病者寒热,面黑鼻燥,忽忽喜忘,大便苦难,或复清泻,口疮,其传在心。

病者增寒发热,面青唇黄,舌举强不能,饮食无味,四肢羸瘦,口吐涎沫,其传在脾。

病者增寒发热,面赤鼻乾,口燥毛折,咯嗽喘急,时吐白涎,或有血线,其传在肺。

病者增寒增热,面黄,耳轮焦枯,腑骨损痛,小便血浊,遗沥,其传在肾。

所谓痨蒸者,二十四种,随证皆可考。若眉毛折,发焦,肌肤甲错,其蒸在脾。

外人觉热,自返思寒,身振鹏剧,其蒸在肉。

发焦鼻衄,或复尿血,其蒸在血。

方热烦燥,痛如刺针,其蒸在脉。爪甲焦枯,目昏,两胁急痛,其蒸在筋,版杼齿黑痛燥,大杼醉痛,其蒸在骨。背膂疼痛,胻骨酸□,其蒸在脑。

男子失精,女人自淫,其蒸在玉房。乍寒乍热,中腕目肿,中烦闷,其蒸在三焦。

小便黄赤,凝浊如膏,其蒸在膀胱。

传道不均,或泄或秘,腹中雷呜,其蒸在小肠。

大腹隐隐,右鼻乾疼,其蒸在大肠。口鼻乾燥,腹胀,睡外不安,自汗涌出,其蒸在胃。

口苦耳聋,胁下疼痛,其蒸在胆,裹急后重,肛门秘塞,其蒸在回肠。

小腹□痛,筋脉缓纵,阴器自强,其蒸在宗筋。

眼昏泪下,时复痃晕,燥怒不常,其蒸在肝。

耳轮焦枯,腰脚酸疼,起居不得,其蒸在肾。

情思不宁,无故精泣,绵绵而下,其蒸在右肾,心主胞络。

心膈噎塞,攻击疼痛,俯仰烦闷,其蒸在膈。

诸证虽曰不同,其根多有虫啮,其心肺治之,不可不绝其根也。

浴法

香草乃三尸九虫所憎之物,煮汤沐浴,其虫必死。今之人病,莫重於痨,痨天下名医多不能疗。盖由一人得病,传染子孙亲姻族属,故曰传尸痨,乃至灭门尽族,故人皆畏之。或焚尸山林,殡奔江湖,不入坟墓,族属无骨肉之亲,夫妇弃义合之礼,有此伤恸,深可悯怜。凡觉得此病,不先焚灭三尸九虫,服药无效,十少一生。凡人多秘此法,不传於世人,以疾呼为宿业,甘心受病,至死无憾。嗟乎,误矣。今述上圣之方,以救世人。三月四月取香草叶五片,熟捣,解衣坐之,令气入下部,散入腹中,从旦至暮,其尸虫尽去。盖三尸九虫,常居人身贪煞,每至庚申,将人罪奏上天,令人夭死,故《老君三尸经纂》云:夫人生也,皆寄形於父母,抱五谷之精,是以腹中尽皆尸虫,为人之害,至庚申夜告。

天帝记人罪过,落人生籍,令人速死,魂升于天,魄沉於渊,惟有尸虫,独在名日鬼。若不依时祭祀,辄为人祟,损人性命也。

守庚申法

夫人生於世,上至国王,次至大臣,下至僧道,庶人多少不定也。惟有女人,此疾尤甚。学道之士,若不去三尸九虫,以求长生者,终不可得也。每值庚申日,其夜不睡,守之至晓,觉见体瘦倦,方可投睡,令人数觉,此虫不得去奏事也。

《大帝玄科》云:六月八日及庚申日,北帝开诸生门,听诸法词讼,既作过满五百者,其人必死也p宜守庚申,镇伏三尸。凡守庚申,三尸长绝使人精神爽利,五神恬静。搔扰每夜之时,叩齿三十六通,以左手捧心,呼三尸名,上尸彭琚出,中尸彭V出,下尸彭娇出,辄不得为害。常以庚申去手甲,丑日去足甲。每年七月十六日,将所去手足甲烧灰,和水服之,三尸九虫皆灭,名日斩三尸。

修合药法

凡修合药时,先须斋戒志心,焚香争扫一室,不得令鸡犬猫儿、仔子妇人、一切秽浊之物来见,然后验。

医传尸方越王文

湖南长老,法名清,於南岳天福二年八月十二日,收得越王时古方。前越王说文,后有方及符法,自后医救万余人,於淳化九年传授於丁相公。后至祥符七年,雷使得此方,后救百余人。越王留文曰:驸马刘志家,三百余口,因买一婢,姓冯名捧书,一日忽患寒热不定,服药无效,约得一百余日,甚瘦弱,忽然而死。不经五日,有子刘祥,年二十岁,忽然得疾如前婢,服药医救又百余日,忽然而死。自后如此病者,死百余人,皆为此疾。又驸马忽然有此寒热,服药无效,越王遂大张於朝门,诏名医十日,茅山道士姓李名同,因入越王城问天使,天使曰:并未有识此证,先生莫能治此疾。先生日:此疾多证,或死不明,或梦中得物,梦中见虫,梦中同行;或同酒食语话,出入恶风;又有令人寒热,有嗽者;有或传染前患者,衣服家事皆受此患也。其传气出尸虫,多飞入衣服卧具化卵,若得人气血,立化为虫。自发尾毛孔,先食血脉,次食五脏,令人瘦弱。如食心脏后,其虫即化为鬼,其药不能医治。若未食心脏,下药投符取虫,虫泻下皆治。疾共八九传,只有尸气无虫,药下取恶物青黄如胶,亦安也。立去身上衣服,如前死人等物,三日不得在家,使用患人收掌。如不信,立依前受疾。刘志乃煎鬼哭饮子。

取传尸痨虫,鬼哭饮子。

天灵盖酥炙鳖甲酥炙柴胡去芦阿魏安息香贯众桃仁二十一个,去皮尖木香十分豉心半合青蒿半握甘草二寸,生锉槟榔各一分辰砂半分,别研麝一钱,别研赤脚蜈蚣以竹筒盛,姜汁浸,乾取一分用乌鸡粪一分,先令鸡於五日前以火麻仁饲之,五日后方取其粪用

右件自槟榔起,五味为末,研匀,分为三贴,於六甲建日或除日贴此药。先以童子小便二升,隔夜浸前药十一味,於星斗露天之下,至四更时煎至八分,滤去渣,分为三服。每服用散子药一贴,五更初温温顿服,即稳睡卧。至二三点时,又吃一服。至日出时,觉腹中欲利。如未觉,又进一服,是第三服。如利,即不用进此第三服也。取下恶物并虫,以盆盛之,其虫或似蜣螂、蛇虺,或如蜈蚣、蜘蛛、蚯蚓状,急以油火并秽物并烧杀之,其身上所着衣服荐褥尽易烧之。食葱粥,将近不住,服后主疗数日后,夜梦人哭泣相别,是其验也。如取下得虫,看其嘴或青赤黄色可疗,如黑色与白色,乃是食人精髓,即不可疗也。虽不可疗,亦绝后患。又合此药时,却不得令患人闻其气息,恐虫闻其气后难取下,并煎时亦不得令闻知,合药亦不得在病家。

治痨取虫,经验天灵盖散。

天灵盖两指大,以檀香煎汤洗过,用酥涂炙,咒七遍云:雷公神,电母圣,逢传痨,便须定,急急如律令阿魏二分,细研麝香三分,别研辰砂一分,别研安息香三分,铜刀子切,入钵内研,同诸药拌和槟榔如鸡心者五个,为末连珠甘遂二分,为末,一本不用此味

右六味研极细,和令匀,每服三大钱,同后汤使下。

薤白葱白各二七茎青蒿二握甘草二茎,五寸许桃枝以下并用向东南嫩者柳枝桑白皮一云桑枝酸石榴根一云枝,各二握,七寸许

右八味须选净洁处采,用童子小便四升,於银石器内文武火煎至一升,滤去渣,分作三盏,将前药末调下,五更初服。男患女煎,女患男煎。服药后如觉欲吐,即用白梅肉止之。五更尽觉脏腑呜,须转下虫及恶物黄水、异粪异物。若一服未下,如人行五七里又进一服,至天明更进一服,并温吃。如泻不止,用龙骨、黄连等分为末,熟水调下五钱,次吃白梅粥补之。

论已试功效

嵓叟自老叟处得此神方,应验非一,今连一二事书于篇后,庶使来者知用药之功效焉。

一职方郎中游烈者,邵武宁人也。其子之妇,年十六得病,浑身壮热,咳嗽痰涎,月候不通,饮食臧少,不岁余,众医不救,用天灵盖散服之,取下虫一枚,如娱蚣之状,当时钳入沸油鼎中煎之,投於江,遂瘥。

一有一男子三十岁余,患病恹恹,饮食倍多,而不生肌肉,每日常须肉食,如或稍饥,腹内疼痛,倦怠。遂以天灵盖散服之,取下赤小虫,其数有十,内有一虫其色微紫,大於众虫,头有细毛。自后用药补理遂安。兼进真苏合香丸。

一有男子一人,年五十,每日须酒数升,空心未饮,则两手与脚并皆振动,得酒一升饮之少减,若至醉则手足不动,俗谓酒疾。医议之,是振风,累日针灸服药无效,疑其虫,遂服天灵盖散,取下一物如乌梅之状,拨之有足,正类蜘蛛,其疾顿愈,不复饮酒。前效如此,问病之士,宜加审焉。

急救仙方卷之十竟

#1咸:疑当作『臧』。

#2咯:原作『略』,据文义改。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全真青玄济炼铁罐施食全集》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道教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