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太清金液神丹经


来源:道教之音     作者:原题张道陵、阴长     时间:2016-07-09 22:48:40      繁體中文版     

经名:太清金液神丹经。原题张道陵、阴长生、抱朴子等撰述。约出於东晋南期。官外丹黄白术,兼涉行气守一。三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众术类。

太清金液神丹经卷上

正一天师张道陵序

夫玄虚之号,既不知其名,而字之日道。道之为言,犹觉悟也。有一夕之寝者,则有一旦之觉矣。且论大梦,然后有大寤。觉梦之极,其可略言乎。

恋生谓之弱丧,欣死谓之乐无。乐无所乐,有不足有。有恋则甚惑,乐无亦未达,达观兼忘,同归於玄。既曰兼忘,又忘其所忘,心智泯於有无,神精太清金液神丹经卷上凝於重玄,此穷理尽性者之所体也。

犹陶涎之士,潜为不疾之涂,寂然以应万感之求,散迩以乘幽明之彻,故不可成之於一象,征之於一名也。皇王之号,已不一矣。道与尧孔,奚所疑哉。直教有内 外,故理有深浅耳。求之形骸,则有鳞身四乳,重瞳彩眉之伐异。缙云生而能言,坐朝百灵,享国征,则乘云气而驱虎豹,厌世升遐,御飞龙而落六合。顾视赤县之 内,让俯仰之事,扰扰乎,不犹婴儿戏於一争则林物位庭哉。复有悬枕空同之上无虑之客,顺风而从之,相与谈乎,营神之道,此大经世治乱之言,则有精粗。宾实 之问,髻霏其户牖,未究其房奥矣。若夫神化之趣,要妙之言,无理之至理,不然之大然,已备载於玄宗,非一毫之所宣也。

老君者,亦复畅其玄虚,纪其道者也。其神德之状,感兴所由。所以制经设教,纪载异闻,弥纶道俗,剖判三极,先大明逆顺,然后荡以兼忘。盛称有德,然统之以 无。待利用出入,旱生莫见其端。百姓日用常善,不知所由。此其所权,见於清明,而为万物津梁者也。其道经焉,其德经焉,推宗明本,穷玄极妙,总众枝以真 根,摄万条於一要,缅然而不绝矣。光而不耀,既洞明於至道,又俯弘於世教。其为辞也。深而不淡,远而可味,磊落高宗,恢廓宏致,伟寂观三一之乐,标镜营六 九之,闭气长息,以争三辰之年。胎养五,以要灵真之致。玲若惠风之叩琼,焕若辰景之哗宝肆。其叔事也,广大悉备,曲成无遗。初若森耸,终则希夷。陶群象於 玄炉,领万殊於一归。其取类也,辩而不枝,博而不杂,若微而显,若乖而合,恢诡丧奇於大方,幽隔忘异而自纳。大哉妙唱,可谓神矣。言理之极,弗可尚也。

至於金丹之功,玄神洞高,冥体幽变,龙化灵二昭一。其哈枯绝者反生,抱生气者年辽,登景汉以棱迈,游云岭以逍遥,至乃面身玉光,生育奇毛,吐水漱火,无翮 而飞,分形万变,恣意所为。塞江川不以覆健,破山梁不烦斧斤,叱叱则云雨翳冥,指麾则丛林可移,其神难纪,其妙叵遗,大哉灵要,不可具述。道陵后生不达, 未接高会,漂浪无涯,遂迄千载,神师秉植,极我险津,越自困蒙,仰阅玄路坦然,无关而不可开。非不可开,弗能开矣。诸弟子密视玄根,揽枝其枪钥焉。

弟子赵升、王长,乃顾景抚心,慨愧交集,灵鉴罔极,乃遘渊人玄朗。内镜卓然,先拔钻研所通。殆则上圣之奥,侧闻其义,辄傍以为解。复变其管阀志诸所见。标较高旨,而斟酌之为注焉。

叙云:先大明逆顺,然后荡以兼忘者,为人摄生耳。违生则逆,养生则顺。得顺者则不安其逆,得逆者则不详其顺,是谓死生之途理异,得一之限,兼忘之忘,各忘其所忘,犹井鱼不乐为海鳞,林兽不愿为牛马,各受生而别,天禀异自隔也。

叙云:盛称有德,然后统以无待者,是老君行气导引,嘘吸太和之液也。盛称吸必得气,统虚微而吐纳,津涂滑利,无待无害,出玄入玄,呼吸无问,具有身神,不使去人也。

叙云:利用出入群生,莫见其端,百姓日用常善,不知所由,此其权见於清明,而为万物津梁也。夫利用者神气也。神气日为尸骸之用,而群生莫识神气之端。神气 日为四体之用,而愚俗不知须神气而生。人不可须臾无气,而不可俯仰失神。失神则五藏溃坏,失气则巅蹙而亡。尸得气则生,骸得气则全。气之与神,相随而行。 神之与气,常相宗为强。神去则气亡,气逝则身丧。百姓皆知畏死而乐生,而不知生活之功在於神气。是以数凶其心,而犯其气,屡淫其神,而凋其命,不爱其静, 而不守其真者,固不免於廷残。既莫期年寿'更为权见於清明。清明者、,日月之光也。既权睹日月而长流,而莫不生祸迹於万物。万物微其有得失之咎,而后生必 有津梁之阂。其祸必兆,其对互生。明人不可以不惜精守气,以要久延之视。和爱育物,以为枝叶之福矣。

叙云:伟寂观三一之乐,标镜营六九之位。闭虚长息,以争三辰之年。胎养五物,以要灵真之致。夫三一者,脑心脐三处也。上一泥丸君在头中,中一绛官君在心 中,下一丹田君在脐中,存之则伟灿於三府,忽之则幽寂於一身,好生者存之为乐,亡身者废之为欢,是故伟灿寂观三一之乐矣。按仙经云:子欲长生,三一当明。 道正在於此。从夜半至日中为生气,日中至夜半为死气。常以生气时正偃卧,冥目,握固,闭气息於心中,数至二百,乃口吐之,日日增数。如此身神具,五藏安, 能闭气数至二百五十,即绛宫神守,泥丸常满,丹田充盛。数至三百,华盖明,耳目聪,举身无病,邪气不复干,玉女来为使,令长生无极也,标镜营六九之位也。 六谓吐纳御於六气,九者九丹之品号。太真王夫人已具记之焉。

老君云:从朝至暮,常习不息,即长生也。凡行气法者,内气有一,吐气有六也。云内气一者,谓吸也。吐气者,谓吹呵嘻陶嘘咽,皆出气也。凡人.之息,一呼一 吸。夫欲为长,息宜长一也。息气之法,时寒可吹,时温可呼,一吹以去寒,呵以去热,嘻以去病,又以一去风,陶以去烦,又以下气,嘘以散滞,咽以解极。凡人 极者,则多嘘咽。道一家行气不欲嘘咽,嘘咽者长息之忘。能适六气,位为天仙。营自然神气者,谓标抱九丹之位也,谓之镜。镜标在於丹经气存,年命遐而不坠 矣。

叙云:闭嘘长息,以争三辰之年者,此言皆行气也。夫行气之法,先安其身,去诸忿怒,写诸愁忧、而和其气,不与意争。若不和且止。须体和乃为之,常守勿倦。 气至则形安,形安则和息,和息则清气来至,清气来至则自觉长息,形热则虚口闭中而自甘香,滋液既多,五藏长存,长存则寿与天地三光比年矣。胎养五物,以要 灵真之致者,又是胎食导养也。胎食之法,平旦漱口中之水而咽,取饱而已,亦长生也。既饱而生,则五藏自灵,灵真之致,意在於此。仙经日:玉池清水灌灵根。 太清金液神丹经卷上子能修之可长存。掖为清水美且鲜。也。口为玉池太和官,所谓饮食自然者夫养生者,唯气与丹。经叔婉妙幽而难论。昔闻师教,今述之焉。至 於空同之辞叔,明道德玄真、且已陈之於既往,非须用之要,言固不烦,复一二注别其事,而劳费兼宣也,将来有道其营之矣。

治六一泥,用五月五日,七月七日,九月九日,至佳。

发丹火良日,甲申、乙巳、乙卯。凡作丹忌日,春戊辰,己巳,夏丁巳、戊申、壬辰、己未,秋戊戌、辛亥、庚子,冬戊寅、壬戌、己卯、癸酉,及月杀、反支干、 孟仲季,月收闭丙戌、丁亥、壬戌、癸亥、辛已,月建诸晦朔,上朔八魁往亡日,皆凶不成。市丹神药,当於德地坐立,勿争贵贱,当以收执日。以子丑日沐浴,先 斋洁七日,乃市具真物神丹,成以罗绣囊,或金筒盛之。合神药时,始当用甲子开除日,先斋三七日,乃为之合药,不过二人至三人,务当加精,勿入丧污家。欲飞 药时,勿令愚人妇女小儿及丧污人见也,及疾妒多口之人。若不信道,勿使闻知见之,使药不成,精神飞去。欲得在山林石室、幽静避隐无人之地,不欲闻犬吠人 声。又忌见死伤人血,慎之。既神药常当独居一室中,神仙玉女、侍官来往、必敬之。神丹常带肘后,唯每修身,谨戒为上。

合药时当用甲子,得开除日益佳。常烧香斋三七日,初斋一.七日,竟夜时当在。欲安釜闲作坛,祭太一高上真神,用清酒二斛,黄梁米、白梗米三斛,各取二斗炊 之,大乾枣二斗,梨三斗,盐豉各五斗,香+斤,甘橘诸饼果甚善,北方无甘橘不得者止也。挣席四枚,以施祭。洁盘九枚,杯子八十一枚,无杯者大形瓯子亦可 用。用讫,通烧席及盘也。祭如祭天地神祇,蹲杓自副,罗列诸物,着安着合丹诸药荤耳。

主人新梡诤衣,束带,用香火九炉,令姻交合,九盘各安一香火也。自称下土大道民某甲九再拜再拜,辄自称如初,合十八拜也。毕请神,令声闻十步之闲,立日请 九天真王、三天真皇、高皇太上君、高皇君、太上君、太帝君、九天三老君,三天三老君、太上真人、太上地真、灵真玉女、、九气丈人、九老仙都君、太清仙王、 天真太一君、地真太一君、都官太一君、中官太一君、仙太一君、地仙太一君、太一玉童、一玉女、黄罗紫明二郎、黄罗紫明二夫人、华盖火光使君、九光丈人、丹 朱祖宗南上之精君。并闲天门,乘云辈下临某甲座席,某甲九拜,九叩头,九自搏,长跪。乃更下声徐徐曰:以今某年岁月日,某郡县乡里号姓名字年若干,谨上请 九天三天高上圣神於某山。

又小徐徐良久日:某实不知天地始有以来,不知某始祖姓生根本,又不知出何姓之后,不知生出禽兽泉鱼飞走之类,不知胡羌夷狄本鲜卑闲狄,亦不知某出何面而 生,不知南八蛮西六戎北五狄束九夷,不知从何方面出互相习生传相养,而殃罪无数,谪罚无竟,至令七世七祖父母为罪,五祖三曾为罪,及祖父母父母为罪,乘先 世无数之殃。或谪在地狱,负挞山石,赴诸河伯,天地水三官冶铜拔舌,校诸沧流,考负魂魄,啖棘烧头,铁砺其背,生死之过,谪罚罪殃,犯咎万端。

乞愿九天三天高皇太一诸君丈,为某除七世以来所犯殃谪,乞得解。下及某身历劫以来,无状之罪,万死之罪,万死之过,一切原除。乞见太平,得睹真圣之主。分 别求哀,因起九叩头,九自搏。讫重上酒,又跪日:某少好长生,希慕灵仙,昔受先师某甲金液之方,今按良年吉月令时作合,未敢专,辄谨先施呈。

伏愿太上老君、太和君、天明神仙、玄女素女、青腰玉女,下共成之。诸太一君、诸太一玉女,临监共视黄紫盖之下。伏乞药无纵无横,无飞无扬。便随手变化,黄 白悉成,飞腾紫宫,命长亿千,位为真人,和合神气华精、玄黄分天之气,太一身为扶将,玉女常为侍傍,诸君丈人削某死罪之录,度着命问。

又起九拜,九叩头,九自搏,又上酒益香。良久,又跪日:今在某山穴之中,合作神丹,愿得役使鬼神,驱御虎豹,乘驾虹龙,山精万邪,皆见敬畏,受其节度,尽见防护。令其所向摩灭,金石为开。并乞符五岳名山神君真人,通见防卫。令某分形展转,长生久视。

又礼九拜,九叩头,九自搏,所陈讫,其余复宜所陈,道私阴之罪,求乞哀宥乞除者,随意可否也。既言毕所,可小下蹲酒及好香果辈,自赐於真王之前,饮酒,皆 九拜也。先谨请时,使合丹一二人,避祭所隐处三十步许,皆令蜡封其耳也。若弟子与师合丹,当对服者,亦令避之,兼不塞耳也。夫合丹自各受方,别作异祭,初 不合同也。既某甲所言,及饮食之须,乃命一二人来受福。受福讫,良久复遣使还住处,乃当送神也。

若有佩五岳真形图者,别立一座着下面,并祭之,但口请之,不用文,无者止。又以所佩着祭席上。又先日亦当存五岳卫神,令各摄劫地灵,扫洒山川,不得有乳虎 产兽污秽之虫,百邪之物,在今郊境。以待天真也。以所佩带图定意祝之,又呼一二人来受福,开其人耳,受福还去,亦勿又塞之。祭都讫,送神隐向欲晓也。更加 初请时,但事事益言,枉屈某神真人。毕,又再九拜,九叩头,自搏也。其夕祭时,必有光景,山震之声,云雷之音,及玄云四合,或大雾弥林,是天地之灵降於大 祭也,亦无不尔者。

然既已吉日斋合神丹,宜索大岩室足容部分处。若无岩室,及可於四山之内,丛林之中,无人迩处,作屋长四五丈,密障蔽施篱落,令峻避天雨,皆施祭於屋下。若 发火之后遇雨者,可顶作行屋障蔽之,令易拆雨辄施之。年中自有多水雨之年,山高林深,又常余云,自少功力不办立雨屋,便都止於住岩屋下,亦好乃便,亦无视 天之忧也。又欲得近水处,无水则难为汲挞。若常近山洞之所,祭神及炼丹处,常令本家子弟,广罗摭宣,喻彼山有行者,太清金液神丹经卷上勿得近所止,乃良。 临用乃取坛内所须之物,此等预将入山居也。是斋七日,便各取其所须之物着坛中,以绛九尺覆着坛上。烧香再拜,向坛时加子初施祭,乃用其物,以绛安祭席后座 处,其日主人助共办,自取名香而上之,祭食不得分佗,人唯同斋合丹者,可共以为挟粮祭果献,生熟多少,施安斟酌,唯随人意裁量取洁而已。若弟子共作丹,则 撰合祭,至於座席杯盘,俱是同耳。

六一泥可共,当大作土釜,凡十斤丹砂,五斤雄黄,五斤雌黄,为一剂也。土釜中可容百斤合共,则人数如先不过三人,其祭僎必多。多撰又不消泄,可作乾粮与 人,须丹成以出,令家中子弟辈斋三日,乃将食之也。泄者不须以出祭,明日日一又须斋。甲申日发火於釜下,弟子共合,则宜各斋。各斋中或宜出取祭物,还当解 淹更浴,乃止其奴,使非合者,虽不、令同斋,亦宜禁忌出入。当得温吉良谨之人,还俱解淹矣。若无真形官属,祭日则使符录中神人吏兵,驱却乳虎秽兽之辈。无 录使六甲直符,随先所领部也,常心使存之。歌日:

金液丹华是天经,泰清神仙谅分明。当立精诚乃可营,玩之不休必长生。

六一合和相须成,黄金鲜光入华池。名日金液生羽衣,千变万化无不宜。

云华龙膏有八威,却辟众精与魑勉。津入朱儿乃腾飞,所有奉祠丑未衰。

受我神言宜见迎,九老九黑相扶持。千年之乌水人亡,用汝求生又所禳。

太上景电必来降,玄气徘徊为我用。委帛檐檐相谴卷,使汝画一金玉断。

弗尊强趣命必陨,神言之教勿笑弄。受经佩身焉可放,乘云豁豁常如梦。

雄雌之黄养三官,泥丸真人自溢充。绛府赤子驾玄龙,丹田君侯常丰隆。

三神并悦身不穷,勿使霜华得上通。郁勃九色在釜中,玄黄流精隐幽林。

和合阴阳可飞沈,飞则九天沈芜深。丹华黄轻必成金,水银铅锡谓楚皇。

河上姥女御神龙,流珠之英能延年。华盖神水乃亿千,云液踊跃成雪霜。

抱而束拜存真王,陵为山称阳为丹。子含午精明斑涟,是用月气日中官。

明朗烛夜永长安,天地争期遂盘桓。传汝亲我无祸患,不相营济殃乃延。

冥都书罪自相言,生死父母何其冤。为子祸上考不全,祭书置废千明宣。

玄水玉液朱乌见,终日用之故不遍。山林石室身自炼,反汝白发童子咽。

太和自然不知老,天鼓叩呜响怀抱。天中之山似头脑,玉酒竞流可大饱。

但用抱焉仍寿老,千年一剂谓究竟。丹文玉盛务从敬,见我外旨已除病。

何况神经不延命,祸入泄门福入密。科有天禁不可抑,华精庵蔼化仙人。

连城大璧逾更坚,长生由是不用牵。子将不信命九渊,秘思要之飞青天。

此《太清金液神丹经》文,本上古书,不可解,阴君作汉字显出之,合有五百四字。

作六一泥法:矾石,戎盥,卤酽,誉石,四物分等,烧之二十日止。复取左顾牡蛎、赤石脂、滑石,凡七物分等,视土釜大小自在令足,以泥土釜耳,合治万杵。讫 置铁器中,猛下火九日九夜,药正赤,复治万杵,下细筛,和以醇酽苦酒,令如泥,名曰六一泥。取两赤土釜,随人作多少,定其釜大小,以六一泥涂两土釜表裹, 皆令厚三分,日中曝之十日,期令乾燥。复取水银九斤,铅一斤,置土釜中,猛其火,从旦至日下哺,水银铅精俱出如黄金,名日玄黄,一名飞轻,一名飞流。取好 胡粉,铁器中火熬之如金色,与玄黄等分,和以左味,治万杵令如泥。复更以涂中上下两釜内外,各令厚三分,曝之十日期乾,无令燥拆,辄以泥随手护之。取越丹 砂十斤,雄黄五斤,雌黄五斤,合治下筛作之,随人多少,下可五斤,上可百斤,纳土釜中,以六一泥密涂其际,令厚=一分,曝之十日。又梼白瓦屑下细筛,又以 苦酒、雄黄、牡蛎一斤,合梼二万杵,令如泥。更泥固济上,令厚三分,曝之十日,又燥入火便拆,拆半发者,神精去飞。若有细拆,更以六一泥涂之。密视之。先 以釜置铁铙上,令安,便以马疾烧釜四边去五寸,然之九日九夜.无马展,稻米糠可用。又以火附九日九夜,当釜下九日九夜。又以火拥釜半腹,九日九夜。凡三十 六日,药成也。寒之一日,发视丹砂当飞着上釜,如奔月坠星,云绣九色,霜流伟灿。又如凝霜积雪,剑芒翠光,玄华八畅,罗光纷纭,其气似紫华之见太阳,其色 似青天之映景云,重楼腕艇,英彩繁宛。乃取三年赤雄鹦羽扫取之,名曰金液之华。若不成者,更烧如前法。又三十六日,合七十二日,无理不成也。要节通火令以 时,不可玲热不均,则三十六日而成,不复重烧之也。釜坼则无神,服之无益。泥之小令出三分,乃佳。又觉猛其火,增损之以意度耳。

平旦澡浴熏衣,束向再拜,心存天真灵官诸君,因长跪服,如黍粟复渐小豆,上士七日登仙,下士七十日升仙,愚民无知,一年乃仙耳。若心至诚竭,斋盛理尽,其 旦服如三刀圭匕,立飞仙矣。但道士恐惧,或虑不精,便敢自服三刀圭耳,即看神丹烈验。初服三刀圭,皆暂死半日许乃生,如眠觉状也。既生后,但复服如前粟米 之法,知其贤愚之日限也。已死者未三日,以神丹如小豆一粒,发口含服,立活。

先以一铢神丹,投水银一斤,合火即成黄金,不可服。当急火之,以金打成筒盛丹。丹经以绣囊裹之。先净洁作苦酒令酽,不酽不可用也。既成清澄,令得一斛。更 以器着清冻处,封泥密盖泥器四面,使通下半寸许,以古秤秤黄金九两,置苦酒百日,可发以和六一泥之用,名金液也。金在酝中过三七日,皆软如饵,屈伸随人, 其精液皆入酝中,成神气也。百日欲出金,先取玲石三两梼为屑,以绞三斗玲水,徐徐出金,清之一宿,金复如故。初发器中取金,勿手挠之,则金软碎坏。若无金 者,亦可借用。若土釜大则酝多,不限之一斛也。又随酝多少。或喊损金两数也。丹砂,雄黄,雌黄,先梼下重绢筛治令和合,且着密器中。又令器上口如火也。又 取云母粉二十斤,梼下细筛,布於地令上见天,以穿中。桑叶太清金液神丹经卷上十斤,布着云母上,酉时以清水三斗,洒桑叶上。既毕,冥出丹砂,露器於桑叶 上,发其盖隐,彰日欲出,还丹砂盖,内於室中。别以席覆桑叶於地。如此七日,从甲子斋日,如讫辛未日旦,於是黄龙云母液,尽入丹砂中,天雨屋下为之露丹 砂、当每谨视护,或恐虫物秽犯之。夕夕反侧丹砂,令更见天日。讫,又治一万杵,闭铄。须甲申日俱内土釜中筒容令平正,勿手抑之令急,急则难飞。

祭受之法,用好清酒一斗八升,千年沈一斤,乃沈香也。水人三头,鸡头也。皆令如法者。若用之治,取米令净洁,其米或蒸或煮之,随意。用三盘,盘用三杯,余 内别盘盛座,左右烧三炉香火,通共一座,令西北向,主人斋七日或三日。三日讫,施祭,祭在子时。着新洁衣服,三再拜,谨请九天真皇,九老仙都君,九气丈 人,太上真人,虚元丈人真官,太丹玉女,天一君王,中黄夫人。

凡九皇真神,下降某郡乡里某甲室中,因又三再拜,三叩头,三自搏。日:今日吉辰斋志,奉迎太上诸君丈人,乞蒙停住华辇,憩驾须臾。因重上香酒,又三再拜。 良久而跪,某以胎生肉人,枯骨子孙,久沦愚俗,积聚罪考,祸咎深重,愆过山岳。唯乞太上解脱三尸、令百厄除解。今奉属太上道君,永为臣民。常思清虚,以正 秽身。恩遇因绿,得开玄路。即日受先师张某金液之经,披省妙祭,萧然反生。乃知天尊灵贵,非世尸所陈,岂某顽朴可得希闻。是不敢轻秘,故祀启天神至尊,一 书委帛,以传之誓已备,如本法辄抱佩,永年无泄。唯愿太上大道诸君丈人,当扶某一身,使享寿延年,所向谐会,早得从心,神药速办,柄逃山林。别告祈高上诸 皇,以合丹液之英,依传授之科,敬受师节度。

言毕矣,又九叩头,九自搏。令徐徐声才出,若不能讽诵本呎文,可执卷读之也。又重上香酒,毕送神,起立稽首,日:上烦九天真王。又一拜起曰:上烦三天真 皇。又一拜起曰:上乘常数十万,城郭宫室与大秦相似,人形胡而绝洁白,被服礼仪,父慈子孝,法度恭卑,坐不蹲踞,如此天竺不及也。或有奉大道者。中分地亦 方二万里,多寒饶霜雪,种姜不生,仰天竺姜耳。无蚕桑,皆织毛而为纱谷也。犬羊毛有长二三尺者,男女通续用之。

安息,在月支西八千里,国土风俗,尽与月支同,人马精勇,土方五千里,金玉如石,用为钱。国王死辄更铸钱,有犬马,有大爵。其国左有土地,百余王治,别住,不属月支也。

优钱,在天竺束南七千里,土地人民举止,并与天竺同。珍玩所出,奇璋之物,胜诸月支,如此乃知天地广大,不可意度。此诸国虽远,当后有表,但人莫知其限崖耳。其大秦、月支欲接昆仑,在日南海行之西南也。最是所闻见大国也。

众香杂类,各自有原。木之沈浮,出于日南。都梁青灵,出于典逊。鸡舌芬萝,生于杜薄。幽简茹来,出于无伦。青木天竺,郁金肘宾,苏合安息,熏陆大秦,咸自 草木,各自所珍,或华或胶,或心或枝。唯夫甲香螺蚌之伦,生於歌营句稚之渊,萎萝月支,硫黄都昆,白附师汉,光鼻加陈,兰艾斯调,幽穆优钱,余各妙气,无 及震檀也。

太清金液神丹经卷上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车正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