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黄帝阴符经疏 ● 卷下 强兵战胜演术章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唐·李筌     时间:2012-02-26 09:10:00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黄帝阴符经疏卷下

少室山李筌疏

强兵战胜演术章

瞽者善听,聋者善视。绝利一源,用师十倍;三反昼夜,用师万倍。

绝利者,塞耳则视明,闭目则听审,务使身心不乱,主事精专也。

疏曰:言人眼贪色,则耳不闻正声;听淫声,则目不睹正色。此视听二徒,俱主于心也。道德之士,心无邪妄,虽耳目闻见万种声色,其心正定,都无爱悦贪著之心,与无耳目不殊,何必在于聋瞽者哉?但心中纳正,则耳目无邪;耳目无邪,则身心不乱;身心不乱,则精思举事发机皆合于天道。比之凡情,十倍利益。事皆成遂,何必独在用师。他皆仿此。“三反昼夜,用师万倍”者,上云身心正定,耳目聪明,举事发机,比常十倍,就中更能三思反复,日夜精专,举事发机,比常情万倍,何必独在用师也?《论语》云:“三思而后行,再,思而可矣。”使人用心必须精审,此之义也。所言师者,兵也。兵者,凶器。战者,危事。处战争之地、危亡之际,必须三反精思,深谋远略。若寡于谋虑,轻为进退,竟致败亡。所以将此耳目精思,引以用师为喻,切令修炼保护其身,非真用师也。道德之士,嫉恶如仇,知此耳目绝利之源,三反精思之义,深沈审细,理正居贞,诛锄邪佞之贼,自固其躬,久久成道,则黄帝灭蚩尤是也。至如古今名将,孙、吴、韩、白、武侯、卫公,皆善用师,悉能三反昼夜,成功立事,以致荣华。然终谓强兵战胜之术,以为轻命之机必也。黄帝得之,以登云天;傅说得之,以处玄枵也。故上文云“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轻命”。

心生于物,死于物,机在目。

心贪于物者损寿,目视无厌则意荒。但戒目收心,则无祸败之患也。

疏曰:道德之士,心不妄生,机不妄动,辄加于物情。而耽徇之人,取万物资身养命者,亦天然之理。但不令越分乖宜,反伤其性。故亢仓子言:“万人操弓,共射一招,招无不中。”招,垛也,亦云:招,箭人也。万物彰彰,以害一生,生无不伤者,以养性命也。今代之惑者,多以性养物,不知休息。此言心生贪婪,为物所盗,使人祸败耳。《家语》云:“嗜欲无厌,贪求不止者,刑其杀之。”《老子》云:“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所贵知足适其中,不令将心苦贪于物,反伤正性,必害于人。故《刘子》云“火林养鸟,温汤养鱼”之义,以生于物、死于物也。“机在目”者,言人动生妄心,加于物者,皆由自睹而心生,故云“机在目”。欲令戒慎其目,勿令妄视邪淫之色,使心于物不生妄动之机,不挠其性,以固寿保躬也。

天之无恩,而大恩生。

天地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养万物,不求恩报。而万物感其覆育,自有恩生。

疏曰:天地万物,自然有之,此皆至道之所含育,不求恩报于万物。万物承天之覆育,自怀恩于天。故《老子》言:“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

迅雷烈风,莫不蠢然。

迅雷烈风,阴阳动用,人自怀惧,蠢然而惊。

疏曰:迅雷者,阴阳激搏之声也;烈风者,《庄子》言大块噫炁,其名为风。凡此风雷,阴阳自有,本不威人,人自畏之,莫不蠢然而动,怀惊惧也。此言道德之君,抚育万灵,同天地之不仁,大地、人民、禽兽、草木皆自归恩于君,感戴如天,各守其分,各安其业,无不逍遥也。明君但施其正令,以示国章,兆人睹其威命,如迅雷烈风,莫不蠢然而动,咸生恐惧之心,各自警戒,各自慎行也。以此治军,则将勇兵强,上威下惧,必然诛暴定乱,故言下有强兵战胜之术也。

至乐性余,至静性廉。

至尚廉静,则心无忧惧;情怀悦乐,则逍遥有余。

疏曰:至乐者,非丝竹欢娱之乐也。若以此乐必无余。故《家语》云:“至乐无声,而天下之人安。”《三略》云:“有道之君,以乐乐人。”此言贤人君子,以心平性正,不欺于物,不徇于时,理国安家,无淫刑滥罚,不越国章,身无过犯,无所忧惧,自然心怀悦乐,情性怡逸,逍遥有余。岂将丝竹欢宴之乐,而方比此乐乎?至如古人鼓琴拾穗,行歌待终,故曰“至乐性余”也。“至静则廉”者,既不为小人丝竹奢淫之乐,自保其无忧无事之欢,如此则不为声色所挠,而性静情逸,神贞志廉也。《亢仓子》曰:“贵则语通,富则身通,穷则意通,静则神通。”引出四通之体,义存乎一,故谓至乐至静人也。人能至静,可致神通,是名至静则廉也。夫将帅之体,贵其廉静,杜其喧挠,赏罚不差,父子为军,心怀悦乐,性多余勇,然可摧凶克敌,功业必成。故曰下有强兵战胜之术也。夫能栖神静乐之间,谓之守中,六情不染,二景常然。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天道幽隐,不可窥测,至私也。万物生成,圣功显著,至公也。

疏曰:天者,至道也。言至道包含万类,幽深恍惚,无有形段,不可窥测,是名至私。私者,隐匿之义也。能于杳冥之中,应用无穷,生成万物,各具形体,随用立名,乃至公也。公者,明白显用,众可观之义也。此言道德之君,智虑广博,包总万机,智谋巧拙,进退可否,悉能私隐于深心,人不可得而窥之,是至私也。及其动用,观善恶,察是非,施政令,行赏罚,显然明白,为天下之可观,乃至公也。故曰“天之至私,用之至公”也。为军帅之体,能用以隐密,机数难窥,取舍如神,维恩显著,上清下正,将勇兵强,克敌摧凶,功业盛茂,故曰下有强兵战胜之术也。

禽之制在炁。

鹏抟九万,积炁而生;蜩鸠抢榆,决起而上,皆能制炁,进退而自由也。

疏曰:禽者,羽化百鸟之类也。炁者,天地阴阳之炁也。人之运动,皆以手足进退为利;禽鸟运动,皆以翅羽鼓炁。心动翅鼓,无所不之,上下由之。况人最灵,不能善用天机道德之炁,固躬养命,以致长生久视乎?若人善能制道德之炁,则遨游太虚,禽鸟不足比也。为军帅之体,善用五行休王之炁,能知阴阳制伏之源,则摧凶克敌,不足为难。故曰下有强兵战胜之术也。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愚人徇物而贪生,违生之理者促寿;贤人损己以求道,德其妙者固躬而不亡。

疏曰:此言人之在世,贪生恶死,皆自厚养其身,恐致灭亡也。鞠养身命,必须饮食衣服,此亦天然自合之理,故《庄子》言:“耕而食,织而衣,其德不离;织而衣,耕而食,是谓同德。”故知人生必资衣食之育养也。然在于俭约处中则吉,若纵恣奢溢过分则凶,而反害其生也。至若上古之人,巢居穴处,情性质朴,亦不知有长生促短之理,任自然而逍遥,年寿长永。后代真源道丧,浮薄将兴,广设华宇,衣服纨彩,滋味肴膳,越分怡养,恐身之不康。殊不知养之太过,役心损虑,反招祸患,为促寿之根本。故曰“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者。至如道德之士,损己忘劬,以求长生之术,或则餐霞服炁,辟谷休粮,心若死灰,形同槁木,世人观之,必死之象,殊不知长生之根本也。故曰“死者生之根”也。夫将帅之体,能知幸生即死,必死而反生者,则全军保众,为良将焉,故兵术曰:致兵于死地而反生。此是强兵战胜之术也。《庄子曰》:“方生方死,方死方生也。”

恩生于害,害生于恩。

君子勉善而感恩,恩生于害也;小人辜恩而起害,害生于恩也。

疏曰:此言人心向背,恩害互生也。本来无害亦无恩,因救害而有恩,则恩生于害。至如贤人君子,小有患难,得人拯拔,怀恩感激,终身不忘,是恩生于害也。至如小人,承君子之上恩顾,身居荣禄,不能戒慎,始终保守,一朝,恃宠失权,身陷刑网,不知己过,反生怨害,此曰害生于恩。道德之士,感天地覆育之恩,不辜至道生成之德,修善行正,反朴还元,则无害可生于恩,恩亦无由生于害,不将恩害以挠性,守静默以生淳和。至于恩害相生,宠辱更致者,小人之道也。为将帅之体,不负皇恩,不骄荣宠,慎终如始,保守恩光,竭力尽忠,成功立事,恩亦无由生害,害亦无由起于恩,以道德临戎,有征无战,岂不美哉!故云下有强兵战胜之术也。

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

愚人见星流日晕、风雨雷电、水旱灾蝗,而生忧惧,殊不知君臣道德,政理淳和矣。安抚黎人,转祸为福,以此时物文理哲,唯圣我知之者矣。故天地悬日月以照善恶,垂列宿以示吉凶,皆道德自然之理矣。愚人仰视三光,观天文之变易,睹雷电之震怒,或寒暑不节,或水旱虫蝗,恐祸及身,悉怀忧惧。愚人以此为天地文理圣也。“时物文理”者,但君怀廉静,臣效忠贞,獹鹊不喧,边烽无燧,兆人康乐,寰宇宁泰,纵天地灾祥,无能为也。圣我以此为时物文理者。故《家语》云:“殷太戊之时,道缺法邪,以致之孽桑谷忽生于朝,七日大拱。占者曰:‘桑谷野木,合生于郊,今生于朝,国亡矣!’太戊恐惧,侧身修德,思君臣之政,明养人之道。三年之后,远方慕义,重译而至十有六国。”则桑谷无能为灾。夫子曰:“存亡祸福,皆在于己。”天灾地妖不能加也。则妖祸不胜善政,怪梦不胜善行。又,尧遭洪水九年,汤遭大旱七载,兆庶和平,人无饥色,何者?为君有道,政理均和,主信臣忠,百姓戴上,虽有水旱,不能为灾也。水旱者,天地也;文理者,时物也。若明时物之理者,皆能转祸为福,易死而生,故曰:“我以时物文理哲”。夫为军帅之体,日晕五色,星流四维,怪兽冲营,野鸟入室,以天地文理示其灾祥,但能修政令,设谋虑,恩抚士卒,转祸为福,则敌何敢当?此乃“时物文理哲”也。

故曰下有强兵战胜之术也。下章一百三言,皆使人深思静虑,恩害不生,晓达存亡,公私隐密,开物成务,观天相时,故曰下有强兵战胜之术也。赞曰:

绝利一源,三思反复,徇物之机,生死在目。

乐出安静,恩生害酷,天地灾祥,时理为福。

自然之道静,故天地万物生。天地之道浸,故阴阳胜。

良曰:天地之道浸微,而唯胜者也。

阴阳相推而变化顺矣。

良曰:言阴阳相推,激至于自化,在于目乎?

是故圣人知自然之不可为,因以制之。

良曰:深矣,善矣。天人见之为自然,英雄见之为制,愚人见之为化也。

至静之道,律历所不能契。

鸟兽之谓也。良曰:鸟兽之静,历不能机也。

爰有奇器,是生万象。八卦甲子。

万一决也。

神枢诡藏。

六癸,即玄女符也。

阴阳相胜之术,昭昭乎进乎象矣。

此七十言,理尽不疏也。

黄帝阴符经疏卷下

道教之音首发  手工录入&责任编辑:张恒溢)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上一篇:黄帝阴符经疏 ● 卷中 富国安人演法章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全真青玄济炼铁罐施食全集》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道教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