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云笈七签》卷一百四 纪传部·传二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0-11-01 12:59:11      繁體中文版     

◎玄洲上卿苏君传 ──週季通集

先师先师姓苏,讳林,字 子玄,濮阳曲水人也。少禀异操,独逸无伦,访真之志,与日弥笃。常负担至赵,师琴高先 生,时年二十一,受炼气益命之道。琴高初为週康王门下舍人,以内行补精术及丹法,能水 游飞行。时已九百岁,唯不死而已,飞仙也。后乘赤鲤入水,或出入人间,而林托景丹霄, 志不终此。后改师华山仙人仇先生。仇先生者,汤王时木匠也,服胎食之法,还神守魂之事 ,大得其益。先生曰:子真人也,当学真道,我迹不足蹑矣!乃致林于涓子。

涓子涓 子者,真人也。既见之,遂授以真诀,告林曰:欲作地上真人,必先服食药物,除去三尸, 杀灭谷虫。三尸者:一名青古,伐人眼,是故目暗面皱,口臭齿落,由是青古之气穿凿泥丸 也。二名白姑,伐人五脏,是故心耄气少,喜忘荒闷,由白姑贯穿六腑之液也。三名血尸, 伐人胃管,是故肠轮烦满,骨枯肉燋,志意不开,所思不固,失食则饥,悲愁感叹,精诚昏 怠,神爽杂错,由血尸流噬魂胎之关也。若不去三尸,而服药者,谷食虽断,虫犹不死也。 徒绝五味,虽勤吐纳,亦无益者。盖其虫生,而求人不死,不可得也。是故服食不辟于死生 ,由青古、白姑、血尸三鬼不去所致尔!虽复断谷,人体重滞,奄奄淡闷,又所梦非真,颠 倒翻错,邪淫不除,由虫在内,摇动五神故也。凡欲求真,当先服制虫丸。制虫丸者,一名 初神去本丸也。欲作真人,当先服制仙丸。制仙丸者,太上八琼飞精之丹也。夫求长生不死 ,仙真之初,罔不先服制虫丸,以除尸虫,建长生之根矣。若人腹中有虫,宁得仙乎?形中 饶鬼,安得真乎?其虫凶恶,速人之死,故当除之。

涓子涓子后告林曰:我被帝召, 上补中黄四司大夫,领北海公,去世无复日也。后林诣涓子寝静之室,得书一幅,以遗林也 。其文曰:五斗三一,太帝所秘。精思二十年,三一相见,授子书矣!但有三一,长生不灭 ,况复守之乎!能存三一,名刊玉札,况与三一相见乎!加存洞房为上清公,加知三元为五 帝君。后圣金阙帝君所以乘景迅雷,週行十天,实由洞房三元真一之道。吾饵术精三百年, 服气五百年,精思六百年,守三一三百年,守洞房六百年,守玄丹五百年。中间复週游名山 ,看望八海,回翔五岳,休息洞室,乐林草之垂条,与鸟兽之相激。川渎吐精,丘陵蓊郁。 万物之秀,寒暑之节。弋钓长流,遨游玄濑。静心山岫,念真养气。呼召六丁,玉女见卫。 展转六合,无所羁束。守形思真二千八百余年,实乐中仙,不求闻达。今卒被召,上补天位 。徘徊世泽,惆怅绝气。吾其去矣,请从此别。子勤勖之,相望飚室也。林省书流涕,彷徨 拜空,涓师之迹,于是绝迹矣!

夫玄夫玄丹者,泥丸之神也,其法出《太上素灵诀》 。守三一为地真,守洞房为真人,守玄丹为太微官也。林谨奉法术,施行道成。週观天下, 游睠名山。分形散影,寝息丹陵。卖履市巷,丑形试真。得意而栖,遁化不伦,时人莫能识 也。以汉元帝神爵二年三月六日,告季通曰:我昨被玄洲召为真命上卿,领太极中候大夫, 与汝别。比明旦,有云车羽盖,骖龙驾虎,待从数千人迎,林即日登天,冉冉西北而去。良 久,云气覆之,遂绝。

林未林未去之时,先是太极遣使者下拜为中岳真人,后又太上 遣王郎下拜为五岳地真人,宫在丹陵。予见先师得道为仙,已三被拜授,而乃登升。盖洪德 高妙,玄韵宿感。灵化虚源,神澄八方。龙升凤逐,飞步真门。隐显津梁,观试风尘。其道 神矣!其法珍矣!非纸札粗意所能述宣。今聊撰本师之标略尔。将来有道之士,以游目也。

◎太◎太和真人传元阳子附

太和太和真人尹轨,字公度,太原人也,乃文始 先生之从弟。少学天文,兼通谶纬,来事先生。因教服黄精花,及授诸道经凡百余篇,皆蒙 口诀。先生登真之后,即与隐士杜冲等同于先生宅修学,时年二十八,绝粒行气,专修上法 。太上哀之,赐任太和真人,仍下统仙寮于杜阳宫。时复出游,带神丹十余筒,週历天下, 济护有缘。或炼金银,以赈贫穷,或行丹药,以救危厄。求哀之人,咸得其福利焉。或上朝 玉京,校一切行业善恶报应宿命之期;或论天地日月星辰运度赊促之分;或游宴诸天,参校 神仙图箓,品位部御之方,或论童真始仙威仪俯仰之格;或临诸地,领察兆人建功立行斋请 之福;或监度学道男女,经方药饵之道,或游百山千川,检阅神司鬼神考录罪福之目;或论 风雨雷电水旱丰俭之事焉。吾所游行,或为道士,或为儒生,或为童愚,或为长老,不可以 一涂限也。或与群真众仙,骖龙驭凤,策空驾虚,云驰电迈,出有入无,分形散影,处处游 集。或巡五岳之洞,适十洲之宫,出八荒之域,入九幽之府。或酌碧海之津,挹玄丘之云, 采丹华于阆苑,掇绛实于玉圃。故《上清琼文帝章》曰:太和真人与太华真人、三天长生君 、南极总司禁君、西台中候、北帝中真、九灵王子、太灵仙妃、赤精玉童、玄谷先生、南岳 赤松子、中山王乔、紫阳真人、西城王君、中黄先生、赵伯玄、山仲宗等,同修行三真宝经 上法。皆面发金容,项负圆光,乘虚登霄,游宴紫庭,变化万方,适意翱翔,啸命立到,征 召万灵,摄制群魔,决生死,驾霄乘烟,出入帝庭焉。

○附○附:元阳 子

元阳元阳子者,仙人也。生于北极之端,育于虚无之中,与天地浮沉,随日月週回 ,被服自然,含刚怀柔,优游乎太漠之外,踟蹰乎中岳之上,观和气之布施,察万物之经纪 ,览纬度之差序,图盛衰之终始。乃遇老君,哀愍元阳,遣经一卷,名曰《黄庭》。乃太素 之始元,阴阳之至道,分理之真要,养神之诀文。上古之人,行得其真;中古以来,不得其 要。传授谬误,亦从来久也。本黄老作此经,令学者皆得神仙。然黄老已来,英儒之士多为 注解,不得黄老之本旨,失其要说。于是元阳怃然退思,采黄老之妙谶,粗为其注,不能究 尽道意,深远至通,犹可为学之徒使微悟之尔!有得《黄庭经》者,老子也。《史记》或云 :“黄者、黄帝;老者、老子。今亦谓《太上经》为正也。”

◎太◎太极 真人传

太极太极真人杜冲,字玄逸,镐京人也。以週昭王丁巳年,闻文始先生登真, 乃于兹灵宅栖玄学道。于时幽人逸士自远而来者,有五人焉。并沈默虚远,方雅高素,道术 相忘,共弘不伐之则也。后穆王闻之,为修观建祠,置冲为道士焉。将以气均巢许,德为物 范,故天子礼之而不臣,诸侯敬之而不爵,盖以其弘修道业故也。

冲闲冲闲居幽室, 吟咏道德,常摄护气液,吐纳光华。经二十余载,幽感真人展先生降于寝静,侍者二人,捧 碧玉函立于左右。冲乃拜首求哀,蒙授《九华丹方》一函。谓冲曰:老君与尹先生于东海八 渟山,召太帝,集群真,天下山川洞室仙人,不远而至。时有地司保举子之勤劳,老君敕我 付尔仙经也。冲依按合服,而身生玉映,五脏坚润,裁容气息。又感真人李君授以《太上素 灵洞玄大有妙经》,冲复修之,甚得其验,遂乃解胞释结,保命凝真,领摄群神,洞观众妙 焉。

穆王穆王亲崇道教,以祈神仙,共策遗风之骏,日驰千里,中到昆仑山,升玄圃 之宫;西诣龟山,谒王母于青琳之室;东游碧海,展敬丈人,采若木之华;北适玄垄;南迈 长离,同挹绛山之髓。驱策虎豹,役使百灵,通冥达幽,莫测其涯。年一百二十余,以懿王 巳亥岁,上清元君遣仙官下迎,授书为太极真人,下任王屋山仙王矣。

◎太◎太清真 人传

太清太清真人宋伦,字德玄,洛阳人也。以厉王甲辰岁入道,于是凝心寝景,抱 一冲和,不交人事,日诵《五千文》数遍,服黄精白术。积二十余年,乃密感老君,项负圆 明,面放金光,披九色离罗之帔,建七映晖晨之冠,有仙童六人,负真执箓。伦匍匐乞哀, 乃告伦曰:吾有景中之道,通真之经,生乎三元之始,出乎九玄之庭。五德合庆,六气凝精 ,分真散景,保遐固龄。子能修之,立致云轩,出有入无,彻幽洞冥。三光并耀,二气灵, 变化适意,飞升上清。伦拜受之,乃开蕴,出《灵飞六甲素奏丹符》以付于伦。伦得经修之 ,乃自然通感。常有玉童六人,更递侍之,察物如神,言无不验。能望岩申步,凌波涉险, 不由津路。或化为麞鹿,或托作鸠鸽,翱翔原陆,试人之心。年九十余,以景王时,受书为 太清真人,下司中岳神仙之录焉。

论曰论曰:按《楼观仙师传》及《楼 观本记》并云,昔週康王闻尹先生有神仙大度之志,乃拜为大夫,并赐嘉名,因号此宅为楼 观焉。次昭王时,大夫遇老君,因遂得道。其次穆王乃钦尚遗尘,为建祠修观,召幽逸之人 ,置为道士,自尔相承,于今不绝。故《楼观碑》云:楼观者,昔週康王大夫关令尹喜所立 也,以其结草为楼,因即为号。又云:週穆王西游,秦文东猎,并枉驾回轮,亲崇道教。始 皇建庙于楼南,汉武立宫于观北,晋宋谒板,于今尚存。秦汉庙户,相继不绝。由是论之, 乃验老君西度关在于昭王之时,信矣!或云幽厉平敬之时西度者,此由后人不见《老君本纪 》,妄为穿凿者也。幽王时,孔子时有见老君者,斯并化胡之后,复还中夏幽演之时也。或 云老君西出散关者,按张天师述《老君本纪》云,老子幽演讫,乃与文始先生游此赤城上虞 山,过女几鸡头天柱太白山。秦昭襄王闻之,于西麓下为修城邑,今散关中其故墟犹在是也 。谓曾于此过,乃升于昆仑山,故此旧墟尚称尹喜城,老停驿等名尔。以此详之,则癸丑年 复非度此散关明矣。或云《史记》无文,事同虚妄者,至如九天九垒,川源土俗,遍于六合 ,犹有不书,况其一区一第,辄能备载焉?若编以史为实录者,则天下谱牒图书,谶纬经论 ,并为虚诞,岂独此一观一传而已哉!盖验之在实,其来久矣。週宣王时,郊闻采薪之人行 歌曰:巾金巾,入天门。呼长精,歙玄泉。鸣天鼓,养泥丸。时人莫能知之,惟老君曰:此 活国中人,其语秘矣!斯皆修习无上正真之道也。

◎太◎太元真人东岳上卿司命真君 传 ──弟子中候仙人李道字安林撰

真人真人姓茅,讳盈字叔申,咸阳南关人也。姬 胄分根,氏族于茅,积德累仁,祚流百世,诞纵明贤,继踵相承。高祖父讳濛,字初成,深 识玄远,察览兴亡,知週之衰,不仕诸侯。乃师于北郭北阿鬼谷先生,遂隐遁华山,盘桓灵 峰,逍遥幽岫,静念神仙,高抗萧寥,绝尘人间也。盈曾祖父讳偃,字泰能,濛之第四子也 。仕秦昭王之世,位为舍人,稍迁车骑校尉、长平恭侯,毗弼霸正,有功业于时焉。盈祖父 讳嘉,字正伦,仕秦庄王,为广信侯。始皇即位,嘉辅帝室。当庄襄王时也,秦地渐以并巴 蜀、汉中、宛郢,置南郡矣,北收上郡以东,为河东、太原、上党,东至荥阳,灭二週,置 三川郡。以吕不韦为丞相,号文信侯,以嘉为德信侯,使招置宾客游士,欲并天下。始皇六 年,韩、魏、赵、卫、楚共击秦,取寿陵。始皇使嘉将兵攻之,有功焉。卫迫东都,嘉又克 讨,皆平之。始皇壮嘉志节,赐金五千斤。二十五年,秦大兴兵,使嘉攻燕辽东,得燕王而 还。又遣嘉定荆,江南地皆降,是年置会稽郡,嘉将兵于会稽而亡。始皇哀其忠,因以相国 礼葬之于长安龙首山西南。嘉有六子,并知名于时,始皇皆官爵承先,并各赐姓。其第六子 讳祚字彦英,不仕不学,志愿农巷,即盈之父也。祚有三子:长子讳盈,字叔申;次子讳固 ,字季伟;小子讳衷,字思和。

盈少盈少秉异操,天才颖烁。矫志萧抗,行迈远逸。 不营闻达,不交非类,独味清虚,恬心玄漠。盈时年十八,遂弃家委亲,入于恒山,读老子 《道德经》及《週易传》,采取山术而饵服之。潜景绝崖,素挺灵岫,仰希标玄,与世永违 。

始皇始皇三十年九月庚子,盈高祖父濛,于华山之中,乘云驾龙,白日升天。先是 时,其邑谣曰:神仙得者茅初成,驾龙上升入太清,时下玄洲戏赤城。继世而往在我盈,帝 若学之腊嘉平。始皇闻谣歌而问其故,父老具对曰:此仙人之谣,劝帝求长生之事。于是始 皇忻然,乃有寻仙之志,因改腊曰嘉平。

盈于盈于恒山积六年,思念至道,诚感密应 ,寝兴妙论,通于神梦,仿佛见太玄玉女把玉札而携之曰:西城有王君得真道,可为君师, 子奚不寻而受教乎?心豁灵暢,启徒内爽,觉悟流光之腾晔,自谓已得之于千载矣。明辰植 晖,东盼霄迈,登岭陟峻,径到西城。斋戒三月,沐浴向望,遂超榛冒险,稽首灵域,卒见 王君。

后二后二十年,从王君西至龟山,见王母。盈乃叩头再拜,自陈于王母曰:盈 小丑贱,生枯骨之余。敢以不肖之躯,而慕龙凤之年,欲以朝菌之质,窃求积朔之期。虽仰 远流,莫以知济,津途坚塞,所要无寄。常恐一旦死于钻放之难,取笑于世俗之夫。是以昔 日负笈幽林,贪师所生,遂遇王君,哀盈丹苦,见授治身之要,服气之法。于是静斋深室, 造行其事。师重见告,以盈身非玉石,而无主于恒。气非四时,常生于内。正当率御出入, 呼吸中适。和液得修,形神靡错。感应思积,则魂魄不滞。理合其分,气甄其适,乃可形精 不枯。宅不可废也。若使精神疲于往反,津液劳于出入,则形当日凋,神亦枯落,岁减其始 ,月亏其昔矣。宜便妙访,求其长易之益。西王母曰:子心至矣!吾昔先师元始天王及皇天 扶桑太帝君见遗以要言,汝愿闻之邪?于是口告盈以玉佩金珰之道、太极玄真之经。盈拜受 所言,稽首而立。又告盈曰:“夫金珰者,上清之华盖,阴景之内真,玉佩者,太上之 隐玄,洞飞之宝章。得其道者,皆上陟霄霞,登遨太极,寝晏高空,游行紫虚也。向说元始 天王、太帝君言,是《太霄二景隐书》,玉佩金珰之文章也。又有《阴阳二景内真符》,与 本文相随太上法,惟令授诸司命。子玉札玄挺,录字刊金,黄映内曜,素书上清,似当为上 卿之君,司命之任矣。此道后别当付于子也。然不先闻明堂玄真之道,亦无由得《太霄隐书 》也。

盈于盈于是辞师乃归,带索混俗,亦不矫于世。自说入恒山北谷学儒俗之业, 时年四十九也。盈父母尚存,父见大怒:为子不孝,不亲供养,寻逐妖妄,流走四方,吾当 喻汝为不生之子也。欲杖罚之。盈长跪谢曰:盈受命应当得道,道法世事两不相济。虽违远 供养,无旦夕之益。能使家门平安,父母老寿。盈已受圣师符箓,见营助者以天丁之兵,见 侍卫者以仙童玉女。今道已成,不可打击,恐三官考察,非小故也。父外信礼度未该,内修 道德玄域,意有未释。故验盈情状,俾众不惑。于是操杖向盈,适欲举杖,杖即摧折成数十 段,段皆飞扬,如弓矢之发,中壁壁穿,中柱柱陷。父悟不凡,嗔意乃止。盈曰:向所启正 虑如此,邂逅中人,则有所伤故耳。

至汉至汉宣帝时,二弟俱贵。衷为 五官大夫、西河太守,固为执金吾,并当之官,乡里相送者数百人。时盈亦在座,谓宾曰: 吾虽不作二千石,亦有仙灵之职矣。来年四月三日当之官,能如今日之集会不?众许之。至 期日,盈门前数顷地忽自平治,无复寸芥,皆青缣幄屋,屋下铺数重白氈,容数百人坐。远 近翕赫相语,来者塞道。客乃有数倍于送弟时。众宾并集,尔乃大作主人,不见使人,但见 金盘玉杯,自至人前,奇靦异果,不可名字。酒又美好,又有妓乐,丝竹金石,声动天地。 香麝之芳,达于数里。饮食随益,六百余人,莫不醉饱。明日迎官来至,文官则硃衣素带数 百人,武官则甲兵牙旗器杖曜日。盈与家人及亲族辞决,而语宗室子弟曰:夫真仙道隐,贵 在迹翳,不应表光曲饰,动耀视听。吾所以不得默遁藏景,潜举空同者,盖欲以此道诱劝二 弟之追慕也。亦何但固衷之返迷耶?天下有心者,尽当注向神仙之冀获尔!言讫,遂归句曲 。邦人因改句曲为茅君之山。

时二时二弟在官,闻盈玄迹眇迈,白日神仙,乘飞步虚 ,越波凌津,灵官奉从,著于民口,节盖旌旗,光耀天下。始乃信仙化可学,神灵可致。然 后明松乔不虚,鼎湖实有。于是并各弃官还家,以日仄之年,方修盈糟粕遗事。不得口诀, 未为补益。乃相与共叹而相谓曰:家兄得道,非他人也。曷不往从亲禀问密诀,而留此按云 云方书,以规度世乎?纵往而不达,兄之神仙,终不使吾等死于非所也。遂共弃家,扶舆自 载,以寻斯举。以汉元帝永光五年三月六日渡江,求兄于东山,遂与相见。悲忻流涕,告二 弟曰:悟何晚矣!二弟跪曰:固衷顽下,不达道德。愿赐长生,济弟元元。盈曰:卿已老矣 ,欲难可补复。纵得真诀,适可成地上仙耳。其上清升霄大术,非老夫所学。今且当渐阶其 易行,以自支住。于是并教二弟服青牙始生、咽气液之道,以住血断,补焦枯摄筋骨之益, 亦停年不死之法也。因以长斋三年,授以上道,使存明堂玄真之气,以摄运生精,理和魂神 。三年之内,竭诚精思,神光乃见。于是六丁奉侍,天兵卫护。盈又各赐九转还丹一剂,并 神方一首,各拜而服之,仙道成矣。

后授后授《紫素》之书各百字,以付固、衷。固 、衷拜受,其时亦有执仪者以启正之。《紫素文》曰:太上有命,天载真书,言咸阳茅固, 家于南关,厥字季伟,受名当仙。位为定录,兼统地真。使保举有道,年命相关,勤恭所莅 ,四极法令,宫馆洞台,治丹阳句曲之山。固其勖之,动静察闻。又曰:盈、固弟衷,挺业 该清。虽晚反正,思微彻诚。断馘六天,才颖标明。今屈司三官,保命建名。总括岱宗,领 死记生。位为地仙,九宫之英。劝教童蒙,开道方成。教训女官,授诸妙灵。莅治百鬼,典 祟校精。开察水源,江海流倾。封掌金谷,藏录玉浆。监植龙芝,洞草夜光。治于良常之山 ,带北洞之口,镇阴宫之门也。使者授书讫而去。

至汉至汉平帝元寿二年八月巳酉, 五帝各乘方面色车,从群官来下,受太帝之命,授盈为司命东卿上真君。文以紫玉为板,黄 金刻之。其文曰:帷盈虚挺远朗,幽耽妙玄。爰自童蒙,散发北山。静心林泽,积思求神。 登峻履谷,艰寻师门。掷形绝崿,投躯万津。丹诚率往,肆其天然。遂造明匠,乃授灵篇。 剪发祝<贝危>,残首截身。带索自乐,不耻饥寒。所适惟道,所保以真。情昭上帝, 感激太玄。今敬授盈位为太元真人,领东岳上卿司命神君。君平心正格,秉操金石,丹心矫 众,栖神高映。故报盈以玉钺、绿旌、八威之策,使盈征伐源泽,折冲万神。君寒冻林谷, 味玄仰真,思激穷岫,启心精诚。今故报盈以紫髦之节,藕敷华寇,使盈招驱万灵,封山召 云。君弃家独往,离亲乐仙,契阔险巇,冬袒山川。今故报盈绣羽紫帔,丹青飞群。使盈从 容霄阶,携命玉真。君步骤深薮,足履危仞,心耽志尚,曾不愆惮。今故报盈以斑龙之舆, 素虎之軿,盈浮晏太空,飞轮帝庭。君披榛并景,寒凌霜雪,心求明真,不战不慓。今故报 盈以曲晨宝盖,琼帏绿室。使盈游盼九宫,静神温密。君远秀遁荣,无疲于心,潜形幽岳, 静思万林。今故报盈以流金火铃,双珠月明。可以上闻太极,通音上清。君贞心高静,谣累 不经,素挺浩映,内外坦平。今故报盈以锦旌绣幡,白羽玄竿。可以呼召六阴,玉女侍轩。 君慈向触物,阴德万生,蠢动之毛,皆念经营。今故报盈以凤鸾之箫,金钟玉磬。可以和神 虚馆,乐真舞灵。君饥渴养神,艰辛求真,万物不能致其惑,千邪不能毁其淳。今故赐盈紫 琳之腴,玉浆金罂。可以寿同三光,刻简丹琼也。盈标领清玄,紫玮八映,心晖重离,神曜 太霞。实真人之长者,故以太元为号。君九德既备,感积太微,天人虚白,不期同归。今酬 九事,以报往怀。盈心神方朗,四灵所栖。丹神启焕,秉直不回。正任全固,监无昭微。今 屈宰上卿,总括东岳。又加司命之任,以领录图籍。给玉童玉女各四十人,以出入太微,受 事太极也。治宫赤城玉洞之府,盈其莅之,动静以闻。

于是于是盈与二弟决别,而与 王君俱去,到赤城玉洞之府。道次,诸山川神灵有司迎启,引者将以千万矣。临去,告二弟 曰:吾今去矣,便有局任,不得复数相往来,旦夕相见。要当一年再过来于此山,三月十八 日、十二月二日期,要吾师及南岳太虚赤真人,游盼于二弟之处也。将可记识之。及有好道 者,待我于是乎!吾自当料理之,以相教训未悟。

于是于是季伟思和遂留治此山洞内 ,立宫结构于外。将道著万物,流润苍生。德加鸟兽,各获其情。神验祸福,罪恶必明。内 法既融,外教坦平。尔乃风雨以时,五禾成熟。疾疠不起,暴害不行。父老歌曰:茅山连金 陵,江湖据下流。三神乘白鹄,各治一山头。召雨灌旱稻,陆田苗亦桑。妻子咸保室,使我 无百忧。白鹄翔青天,何时复来游?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