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云笈七签》卷一百五 纪传部·传三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0-11-01 12:59:11      繁體中文版     

 ◎清灵真人裴君传 ──弟子邓云子撰

清灵 真人裴君,字玄仁,右扶风夏阳人也,以汉孝文帝二年,君始生焉。为人清明,颜仪整素, 善于言笑,目有精光,垂臂下膝,声气高彻,呼如钟鸣。家奉佛道,年十余岁,昼夜不寐, 精思读经。尝于四月八日,与冯翊赵康子、上党皓季成共载诣佛图。时天阴雨,忽有贱人著 故布单衣,巾黄巾,诣君车后索载,君礼而问之,不答,君下车以载之。康子、季成并大怒 ,呵问:何等人而上吾车乎?君乃陈谕,遂听俱载。君自徒行在后,颜无变色,寄载人自若 ,亦不以为惭也。将至佛图,乃曰:吾家近在此。乃下车,奄然失之。佛图中道人支子元者 ,亦颇知道,宿旧人传之,云已年一百七十岁。见君而叹曰:吾从少至老,见人多矣!而未 尝见如子者。乃延君入曲室之中、幽静之房,大设丰馔。饮食既毕,将君更移隐处,呼之共 坐,乃谓曰:吾善相人,莫如尔者。子目中珠子,正似北斗瑶光星,自背已下象如河魁。既 有贵爵,又当神仙,天下志愿,子宝享焉。然津梁未启,七气未淳,不见妙事,亦无缘而成 也。因以所修秘术密以告君,道人曰:此长生内术,世莫得知。吾昔游焦山,及鳖祖之阿, 遇仙人蒋先生者,乃赤将子舆也,以《神诀》五首授吾。奉而行之,于今一百七年矣,气力 轻壮,不觉衰老。但行之不动,多失真志,不能去世,故虽延年,不得神仙也。犹是行之多 违,精思不至之罪也。今以教子,子秘而慎传之。

第一思存五星,以体象五灵。 存之法:常于密室,以夜半后生气之时,服挹五方之气。于寝床上平坐,向月建所在,先叩 齿九通,咽液三十过。毕,存想五星,使北方辰星在头上,东方岁星在左,西方太白星在右 ,南方荧惑星在膝中间,中央镇星在心中。久久行之,出入远行,常思不忘,无所不却,万 祸所不能干也。后当奄见五老人,则是五星精神也。若见者,当问以飞仙之道。五神共扶人 身形,白日升天。

第二初以甲子上旬,直开除之日为始,以生气之时,夜半之后 ,勿以大醉大饱,身体不精,皆生疾病也。当精思远念,于是男女可行长生之道。其法要秘 ,非贤勿传,使男女并取生气,含养精血,此非外法,专采阴益阳也。若行之如法,则气液 云行,精醴凝和,不期老少之皆返童矣。凡入靖先须忘形忘物,然后叩齿七通而咒曰:

白元金精,五华敷生,中央黄老君,和魂摄精,皇上太精,凝液骨灵,无上太真 ,六气内缠,上精玄老,还神补脑,使我合会,炼胎守宝。祝毕,男子守肾,固精炼炁,从 夹脊溯上泥丸,号曰还元。女子守心,养神炼火,不动,以两乳气下肾,夹脊上行,亦到泥 丸,号曰化真。养之丹扃,百日通灵。若久久行之,自然成真,长生住世、不死之道也。

第三用《五行紫文》,以除三尸。常用朔望之日,日中时,临目南向。临目者, 当闭而不闭也。心存两目,中出青气,心中出赤气,脐中出黄气。于是三气相绕,合为一气 ,以贯一身。须臾,内外洞彻,如火光之状,良久,乃叩齿十四通,咽液十四过毕。此炼形 之道,除尸虫之法也。久而行之,体有五香之气,目明耳聪,长生不死。

第四名 曰《阴德致神仙之道》。其文曰常以甲子日沐浴竟,甲子上旬日,当烧香于所止床之左右, 久久行之,天仙玉女下降也又一法:当养白犬白鸡,犬名曰白灵,鸡名曰白精。诸八节日及 行入五岳,乃登名山,诸有神仙之所在处,密放鸡犬于其间,去勿回顾。天真仙官,当与子 芝英灵草矣。又一法:作素奏使长一尺二寸,丹书其文曰:“某郡县乡里某,欲得长生 ,登仙度世,飞行上清。真人至神,五岳群灵,三官九府,乞除罪名。”书奏毕,以青 丝系金环一双,合以缠奏,再拜,北向置奏石上,因以火烧成灰,乃藏环于密石间而去,勿 反顾。无环,可用条脱一双以代环,古人名为纵容珠子也。慎与多口嫉妒之人道之,非但无 益,乃更致祸。如此十过,天上五帝三官九府,更相属敕除人罪过,著名生录,刊定仙籍。 入山求芝草灵药,所欲皆得,山神玉女,自来营卫,狼虎百害,不敢犯近,神灵祐助,常欲 使人得道,开人心意,恶鬼老魅,不敢试人。行此道易成而无患。若道士不知此术,入山必 多不利,数为鬼物所试;在人间则多轗轲疾病,财物不昌,所愿不从。若能行此道,长生神 仙。

第五太极真人常以立春之日,日中时,会诸仙人于太极宫,刻玉简记仙名。 常以其夕夜半时,正北向仰视北极,再拜顿首,陈乞己罪多少之数,求解释之意,毕,复再 拜乃止。至春分之日,日中时,昆仑瑶台太素真人会诸仙官,校定真经。至立夏之日,日中 时,上清五帝会诸仙人于紫微宫,见四真人,论求道者之功过。至夏至之日,日中时,天上 三官会于司命河侯,校定万民罪福,增年减算。至立秋之日,日中时,五岳诸真人诣中央黄 老君于黄房云庭山,会仙官于日中,定天下神图灵药。至秋分之日,日中时,上皇大帝乃登 玉清灵阙太微之观,会太上三老君,北极诸真公、八海大神、五岳尊灵、仙官万万共集,议 定天下万兆之罪福、学道之勤懈,一一条列,副之司命。至立冬之日,日中时,阳台真人会 诸仙官玉女,定新得道始入仙录之人。至冬至之日,日中时,天真众仙诸方诸东华大宫,见 东海青童君,刻定众仙籍金书内字。常以八节日夜半日中,谢七世祖父母及身中罪过,罪过 自除也。久行之,神仙不死。夫秋分日者,太上神真观试万仙,自非真正者,不可轻用其日 谢罪也。真人仙官以八节日日中时,共会集三日乃解,欲修道者,当先斋戒,勿失之也。又 一法:每至八节日,常当行入五岳,若神仙真人所栖名山之处也,每于深僻隐岩之中,密烧 香乞愿,祝曰:玄上九灵,太真高神,使某长生,所欲从心,百福如愿,寿如灵山,谨以节 日,登岩请生。毕,因散香于左右,勿顾而返。常能行此,必长生神仙,所欲如心,玉女诣 房,众灵卫身也。若或有栖遁冥契而不获登山者,寄心启愿,精意向真,亦与身诣名山者无 异。每事决在心诚密暢,求真坚正,乃获之也。此赤将子舆五首隐诀内道要事毕矣。

君乃再拜而奉要言还归,精思行之,常处隐室,不棣名好。乃服食茯苓,饵卉醴华腴。 积十一年,夜视有光,常能不息,从旦至中。年二十三,本郡所命为功曹,君不应命。寻又 州辟主簿,转别驾,举秀才,诣长安拜博士高第,转尚书,选曹郎、御史中丞、散骑常侍、 侍中。出为北军中候,以伐匈奴有功,封濉阳侯,后迁冀州刺史。别驾刘安之,时年四十五 ,初迎君为主簿,后转别驾,亦知仙道。饮食黄精,积二十余年,身轻,面有华光,数与君 俱斋静室中。以正月上旬,君沐浴斋于静室,至三月,奄有仙人,乘白鹿,从玉童玉女各七 人,从天中来下在庭中,他人莫之见。君拜顿首,乞请一言,仙人曰:我南岳真人赤松子也 ,闻子好道,故来相过,君何所修行乎?君长跪自陈所奉行凡百二十事。松子曰:勤存五灵 ,别当授子真道。奄然而去。君于是乃求解去官,自称笃疾,欲诣太上请命,遂弃官委家, 逃游名山,寻此微妙,别驾刘安之从焉。

君时年四十五,帝累征召,一不应命。 逼之不已,君乃北游到阳浴山,以避人间之网罗也。遂入石室北洞中,学道精思,无所不至 ,安之不能久处山中,时复出于人间。君于后将云子去,乃登太华山,入西洞玄石室里,积 二十二年,奄见五老人皆巾来诣,君再拜顿首,乞请神诀,乃出神芝见赐。一老人巾青巾, 著青衣,柱青杖,带通光阳霞之符,乃东方岁星之大神也,以青华之芝见赐,出青书一卷, 是《紫微始青道经》也。又一老人巾苍巾,著苍衣,柱苍杖,带郁真箫凤之符,乃北方辰星 之大神也,以苍华之芝见赐,出《苍元上箓北斗真经中命四旋经》四卷见授。又一老人巾白 巾,著白衣,柱白杖,带皓灵扶希之符,乃西方太白星之大神也,以白华之芝见赐,出《太 素玉箓宝玄真经》三卷见授。又一老人巾赤巾,著赤衣,柱赤杖,带四明硃碧之符,乃南方 荧惑星之大神也,以丹华之芝见赐,出《龙胎太和丹经》二卷见授。又一老人巾黄巾,著黄 衣,柱黄杖,带中元八维玉门之符,乃中央镇星之大神也,以黄华之芝见赐,出《四气上枢 太元黄书》八卷见授。乃五星之精,天之大神也。

君再拜,服此神 芝,读神经。十旬之间,视见万里之外,能日步千里,能隐能彰,役使鬼神,乃游行天下。 东到青丘,遇谷希子青帝君,授以青精日水饮食青芝。还到太山,遇司命君,授以《上皇金 录》。乃西到流沙滨白水岸,遇太素真人,乘龙云轩,建紫晨巾,以紫羽为盖,仗七色之节 ,侍从神童玉女各二百许人,在白水沙洲空山之上,方游观金城,鸣玉钟,舞华幢,望在空 山之上,往而不至。君乃身投长渊,浮白水,冒洪波,越沙岸,嶮巇沈溺,遂登空山,见而 拜焉,顿头稽颡,乞请真诀。太素真人笑曰:危乎济哉!子今日始当得之矣。因口教《服二 景飞华上奔日月之法》,又授《太上隐书》。告君曰:此足以为真矣。遂留空山上,修二景 引日法,诵《隐书》。

积十一年,太素真人曰:子道已成矣。因以景云龙舆见载 ,羽盖华宝之仪,诣太素宫,见上清三元君。君当尔之时,亦不知在何处也。三元君治太素 宫,诸仙童玉女侍者有千余人,以黄金为屋,青玉为床。君既诣金阙,再拜稽首。三元君以 玉玺金真见赐,玉女二十四人,玉童三十二人见侍。乃乘飞云中辇,复北游诣太极宫,见太 极四真人。四真人见授神虎符、流金火铃。乃诣太微宫,受书为清灵真人,治青灵宫。佩三 华宝衣,乘飞龙景舆,仗青旂、玉钺七色之节,游行上清九宫。

西玄者,葛衍山 之别名。葛衍有三山相连,西为西玄,东为郁绝根山,中央名葛衍山。三山有三府,名曰三 宫,西玄山为清灵宫,葛衍山为紫阳宫,郁绝根山为极真宫。三山缠固万三千里,高二千七 百里,下有洞庭,潜行地中,通玄洲昆仑府也。西玄山下有洞台,方圆千里,金城九重,有 玉堂兰室,东西宫殿,中有四百二十真人处焉。其树则绛碧,草则芝英,其鸟兽则麒麟凤凰 。距昆仑七万里,其间有高晖山,上有洞,光如日,葛衍、西玄、郁绝根三山也。

   道人支子元受蒋先生入室精思、存五灵之神光、服气之法,常以夜半之时,静室独处,平 坐向东,暝目阴咒曰:

苍无皓灵,少阳先生,九气还肝,使我魂宁,上帝玉箓, 名上太清。毕,因闭气九息,咽液九过,叩齿九通。次南向,暝目,阴咒曰:

赤 庭绛云,上有高真,三气归心,是我丹元,太微绿字,书名神仙。毕,因闭气三息,咽液三 过,叩齿三通。次西向暝目,阴咒曰:

素元洞虚,天真神庐,七气守肺,与神同 居,白玉金字,九帝之书,使我飞仙,死名已除。毕,因闭气七息,咽液七过,叩齿七通。 次向生年之本命处,暝目阴咒曰:

黄元中帝,本命之神,一气侍脾,使我得真, 老君玄箓,书名神仙,长生久视,与命永存。毕,因闭气一息,咽液一过,叩齿一通。次北 向暝目,阴咒曰:

玄元北极,太上之机。五气卫肾,龟玉参差,神名玉札,年同 二仪,役使六甲,以致八威。毕,因闭气五息,咽液五过,叩齿五通。尔乃存五方之气都毕 ,又咽液九过,北向再拜,阴咒曰:

谨白太上太极四真君,请存五方五灵神,使 某相见得语言。毕乃精思。此一法存五灵先服气阴祝之道,与出中庭存法等耳。此法乃迳要 不烦,又于静思易也。裴君后重更授传如此。于静室祝时,亦先存五灵在体中使备,然后服 气尔。庭中之法,所修烦多难行,又于致神之验不胜于静室之速也。后出要言秘之勿传,庭 中之法,以劝于始学,使不懈怠尔。笃而言之,室中为要法。

支子元受蒋先生第 五首之诀,以八节之日,存思陈己立身已来罪过多少之数,输诚自状已上,希天皇诸真开写 之祐,剋身归善,以求长生神仙者也。盖秋分之节者,气处清灵太和之正日也。众真诸仙, 是其日皆听讼焉。又地上刺奸吏部境域诸仙官,并纠奏所在道士之功过,及万民有罪应死生 者也。《仙忌真记》曰:子欲升天慎秋分,罪无大小皆上闻。以罪求仙仙甚难,是故学道为 心寒。此是硃火丹陵仲阳先生之要言矣。

秋分气调日和,中顺天地者也。夫火炎 之气,摧于凋落之势;玄水包津,胎于金生之府。乃太阳光转少阳,藏养天地,于是所以定 刚柔之际,合二象之序,焕成流明,乃别阴阳三元,实八节之标日,求道之要梯矣。每至其 日日中之时,上皇太帝君玉尊陛下,乃登广寒上清灵宅、太空之阙、丹城紫台、长锦玉楼, 群真集于太微之观,上关九天之真皇,中要太上三老君、北极诸真及八海大神,下命五岳名 山诸得道者,尊灵万万,并会于阳寥之殿,共集议定天下万民之罪福,记学道求仙者之勤疏 ,议犯过日月修行善恶刑罚之科、生死之状。各随其所属部境,根源条例,副之司命,书之 皇录。罪福纤芥,刻于丹城之籍,伏匿之犯恶、阴德之细切者,无不一二缕而知之者也。

其夕夜半,当出中庭,北向脱巾,再拜长跪,上启太上北极天帝太 帝君,因密自陈己立身已来犯罪多少之状,乞得赦贳、从今自后改往修来之言,言之必使信 ,誓于丹心,盟于天地,不敢复犯恶之行也。其中言在意陈之也。毕云愿太上皇帝削其罪名 ,移书三官,使神仙之录某厕玉札,长生久视,通真达灵。毕,又叩齿四下,再拜而还静室 ,深自刻责,并存念三元中神,令上启太上。如此者三,名上仙籍,罪咎除灭也。三元、泥 丸、绛宫、丹田三神也。存令三元三神,上启天尊,求恩赦助。已自陈令,必上闻也。三启 秋分,生籍乃定,死名乃除。此一法出《经命青图》,是长生秘法矣。俗人虽存道,未离人 间,甚多罪咎,犯之者非一,恐未便可施用秋分首过之法也。入山林中,远去人事,萧然独 处,不犯万物者,乃可为之。既有反善之词,誓有改行之言,言已闻于高上之听,慎不可复 使犯恶远生之事也。重犯罪十过,天地弗救,身死为验,非可复改补者矣。以此求道,无所 复索也。养生者有如水火之交尔,得其益则白日升天,犯戒律则身没三泉也。

又 此日独重于七节,赵伯玄所谓生死门户者也。《三九素语》曰:秋判之日,尊卑尽会,生死 之日也。古人以秋分之日为秋判之日也。所以尔者,秋分之日,乃会九天八地众真人神、上 皇至尊,三日三夕,共定万民之命,所聚议者咸多,而神尊并集故也。诸八节日,会天地诸 真官,先后及节,凡三日三夕,而各还所司。此是支公之口诀,又别此一事,不离七节之条 例也。《候夜神童金根经》曰:八节之日,求仙极会,天命众真,皆当集对。未节一日,万 灵诣阙,节日日中,尊毕入谒。节后一日,罪福分别,三日三夕,天事乃毕。子其慎罪,务 为功德,名可上真,列编太极。吾不试言,知者深密,急宜谢过,秘而慎泄。此亦支公所告 ,出以传示裴君。

太素真人教裴君二事。为真人之法,曰:旦视日初出之时,临 目闭气十息,因又咽日光十过,当存令日光霞,使入口中,即而吞之。毕仍存青帝君,从日 光中,来在我之左;次存赤帝君,从日光中来,在我之右;次存白帝君,从日光中来,在我 之背;次存黑帝君,从日光中来,在我之左手上;次存黄帝君,从日光中来,在我之右手上 。五帝都来,乃又存阳燧绛云之车,驾九龙,从日光中来,到我之前,仍与五君共载而奔日 也。

裴君止于空山之上,修行精思。一年之中,仿佛形象。二年之中,五帝俱乘 日形见在左右。三年之中,终日而言语笑乐。五年之中,五帝日君遂与裴君骖乘飞龙之车, 东到日窟之天、东蒙长丘、大桑之宫、八极之城,登明真之台,坐希琳之殿。授裴君以《挥 神》之章,《九有》之符。食青精日台,饮云碧玄腴。于是与五帝日君日日而游,此所谓 奔日之道也。日中亦有五帝,一曰日君。《太上隐书》中篇曰:子欲为真,当存日君,驾龙 骖凤,乘天景云,东游希琳,遂入帝门。精思仍得,要道不烦,名上清灵,列位真官,乃执 《郁仪文》。

第二事为真人之法:日夕视月,临目闭气九息,因又咽月光九过。 当存月光,使入口中,即而吞之。毕仍存青帝夫人,从月光中来,在我之左;次又存赤帝夫 人,从月光中来,在我之右;次又存白帝夫人,从月光中来,在我之背,次又存黑帝夫人, 从月光中来,在我左手上;次又存黄帝夫人,从月光中来,在我右手上。五帝夫人都来,乃 又存流铃飞云之车,驾十龙,从月光中来,到我之前,仍存五夫人共载而奔月也。

   裴君止于空山之上,修行精思。一年之中,仿佛姿容。二年之中,五夫人遂俱乘月形见在 君左右。三年之中,并共笑乐言语。五年之中,五帝月夫人遂与君共乘飞龙之车,西到六岭 之门、八络之丘、协晨之宫、八景之城,登七灵之台,坐太和之殿。授裴君《流星夜光》之 章、《十明》之符。食黄琬紫津之禋,饮月华云膏。于是与五夫人夕夕共游,此所谓奔月之 道矣。月中亦有五帝夫人,《外经》云:日君月夫人者,是少有仿佛也。《太上隐书》中篇 曰:子欲升天,当存月夫人,驾十飞龙,乘我流铃。西到六岭,遂入帝堂,精思乃见,上朝 天皇,乃执《结璘章》。

裴君白日精思对日,存日中五帝君;夜则精思对月,存 月中五夫人。五年之中,日月精神并到,共乘飞龙,上游太玄。始学则五灵形见,授书赐芝 。终成则日月五帝君五夫人,骖辔清虚,乘云太丹,朝谒三元,稽首金阙,乃获玉玺金真, 威制群神,役使玉女玉童。北朝四真人,受书为真。佩神虎之符,以制严六天,授流金之铃 ,以命召众精;仗青旄之节,以週流九宫。皆由精思微妙,幽感天心,是以灵降扶身,上升 帝庭尔。道士行之者则是耳,不必以已仙人也。若处密室,及日月不见时,但心中存而思之 可也,不待见日月。要见视之为至佳。惟精思心尽,无所不通,此言要也。

临目 者,令目当闭而不闭之间也,少令得见日月之光景。密而行之,勿令人知。虽杂人同室而止 ,有密其思者,比肩仍自不觉。每事尽当尔,不但此一条而已。求生养命在于心,三丹田三 寸之间耳。是以龙变蝉蜕,皆以一致而成也。《八素经》曰:仙者心学,心诚则成仙;道者 内求,内密则道来;荣者外求,口发则贵至;财者动心,心寂则富集。诸寂动异用,而所攻 者一,守之在役用之机也。

太素真人曰:为真不知道者,亦复多耳。要于乘光扬 景,腾云升虚,并日月之精,游九天之表,餐霞饮玄,呼吸太和,乃不可不为此奇道,此道 亦易成而速得也。众真有不知此道者,见吾乘云而携日月五帝五夫人,莫不敬亲而求请问之 也,吾亦复未示之也。《内视中方》曰:子欲步空常,当存日月;子欲登清泠,当存五星。 密室密行,不出宇庭,此之谓也。

夫守道者,及学道求仙者,修行 至精,皆可为之。为之既得,便成升天仙人也。此道不必真人,而当独行之也。子有真骨真 性而密行之,必能舍章守慎,不妄传泄,故以相教耳。《黄老秘言》曰:子得《郁仪》《结 璘》,乃成上清之真。子得《大洞真经》,乃能飞行上清。无此三文,不得见三元君,要道 尽此,仙子加勤。中仙都无知此道者,此道相传惟口诀耳。能知此道,不问贤愚,皆乘云升 天,役使鬼神。群仙立盟为约,不得妄宣,泄则灭门。口诀者,《黄老秘言》是也。

裴君受命,留在空山之上,精思存修二事。五年之中,得见日月之精五帝夫人。读《隐 书》及《九有》、《十明》之符,积十一年,太素真人来告曰:子成真矣。因锡以龙车,给 以羽盖,并日月之游精,参五帝之同乘。诣太素宫,见上清三元君,受玉玺金真,给玉女二 十四人,玉童三十二人,北游诣太极宫及太微宫,位为清灵真人。

太素真人曰: 子存日精五帝君,口含《太上郁仪文》,须此道成,乃见日中君,无此徒劳自烦冤。太素真 人曰:“子存月精五帝月夫人,口含《太上结璘章》,须此道成,乃见月中夫人,无此 徒劳自悼伤。右二条太素真人受太帝君诀言。《太上隐书》云:存时执之。帝君云:含之。 太素真人教裴君:存时含一文,执一文,并行之。

《太上隐书》曰:欲行此道, 不必愚贤,但地上无此文耳。真官玄法,启誓乃传。金丹之信,道乃备焉。青帛之盟,道乃 可宣。有得而行,位为真人。乃乘步景云晏,羽旂琼轮,游行九天,上诣太极宫,谒高皇上 元君。裴君乃先密受《太上郁仪文》、《太上结璘章》二书,然后斋戒,而得存日月之精尔 。有仙名骨录者,乃得见此二书。见之者仙,为之者真。《郁仪》、《结璘经》及《大洞真 经》,乃太极四真人之所秘,上清天皇之所珍贵也。西玄山下洞台中有此书,刻以玉简,书 以金字。及王屋清虚洞中,亦见有《郁仪》《结璘》之篇目尔,而不尽备具,惟大玄宫高上 台,及蓬莱府北室,金柱玉壁,刻文并备具也。精心存念,昼夜为之,十一年而成尔。与修 洞经者大都等尔。

夫此二文,是《洞经》之祖宗,《素灵经》之园囿尔。凡诸下 仙,莫有闻《郁仪》之篇目、《结璘》之密旨者。得其道皆速成,而无试也。又致神之验, 是为迳疾,得其要道者,但速于《大洞》之秘妙尔。非有仙名者,皆不得闻此书。闻见此书 ,而敢妄以语一人者,即灭侍真官玉女玉童各十人,自然使天火灾而失之。语二人已上,不 可得以学仙也。按泄《洞经》之科条,即已有轻重之异,减损侍真,便十倍于《大洞》。地 上骨录有相之道人而有此书者,皆为师主。男称监灵大夫,女称执明大夫,男称左,女称右 。《素奏丹符》曰:大哉《郁仪》,妙行《结璘》,非上真不见,非上仙不闻。以致日月五 精之神,乘龙步空,足蹑景云,遂与五帝,上入天门。有之闻之,慎忽妄言。去世可出,誓 金乃传。要付弟子,有心之者。勿道篇目,玉童上言。泄则被考,身终不仙。玉童玉女,去 而不还,书文必失,获刑三官。子其慎之,言为罪先。

峨嵋山北洞中石室户枢刻 石书字曰:《郁仪》引日精,《结璘》致月神,得道为上宫,位称大夫真。凡二十字,下仙 读此,不解其意,仙人自有不见其篇目者,多矣。其金液九丹,盖小术也,皆不得飞行上清 。《大洞真经》有泄之者,按玄中科,即减一纪,玉童玉女,各减一人。三泄之身死,不得 复成仙人。太上《郁仪文》、《结璘章》有泄之者,减玉童玉女各十人,天火烧屋,书从火 中失,而还上天也。再泄身刑,死不复生,学道终不成仙也。泄言妄说篇目,并受考于三官 。师有当因缘去世之日,或归反阴涂,绝迹藏变之时,要当有所授,若无其人,乃自随身。 受之者皆青金丹缕之<贝危>,为誓天地,不泄宣之,盟约乃得出之,师随事上闻,而 有奏署日月也。不从科条,皆为妄泄。

《大洞真经》乃中央黄老君之宝书,非至 真上士有玉名之者,莫见篇章条目也,真仙亦有不闻此书者矣。初限令一百年乃得一出传, 可成而不得妄说篇目。太上《郁仪》、》《结璘》文章,以致于日月之精神,上奔日月,通 天光,飞太空之道也。皆乘云车羽盖,驾命群龙,而上升皇天紫庭也。《大洞真经》以致于 朝灵之道,招神成真人之法也。乘云驾龙,腾跃玄虚,衣绣羽,佩金真玉光,逍遥太霞,上 升九霄矣。此二书,天帝之秘途,微妙哉!太素真人犹隐其篇目,但漫云二事者,是秘讳之 甚也,况世人而令知其甲乙乎!有相遇而得之者,至诚好事,仍可为之,别有事旨,故不一 二。

裴君所受真书篇目,列之于左:

《支子元神诀》 五首,蒋先生所秘用,咸阳城南佛图中曲室密房受之。

青帝君授《紫微始青道经 》一卷。

苍帝君授《苍元上箓北斗真经中命四旋经》四卷。

白帝君 授《太素玉箓宝玄经》三卷。

赤帝君授《龙胎太和丹经》二卷。

黄 帝君授《四气上枢太元黄书》八卷。

青帝君授《通光阳霞》之符。

苍帝君授《郁真箫凤》之符。

白帝君授《皓灵扶希》之符。

赤帝君 授《四明硃碧》之符。

黄帝君授《中元八维玉门》之符。

右十书于 太华山西洞玄石室受。

谷希子青帝君授青精日水青华芝。东到青丘受服。

《上皇金箓》,司命君于太山授。

太素真人授《太上郁仪文》。在 白水沙洲空山之上授;

太素真人授《太上结璘文》。在白水沙洲空山之上授。

太素真人授《太上隐书》。在白水沙洲空山之上授。

上清三元君授 《玉玺金真》。在太素宫金阙下授。

四真人授《神虎符》、流金火铃。在太极宫 授。

日中五帝君授《挥神》之章、《九有》之符、青精日饴、云碧玄腴。

月中五帝夫人授《流星夜光章》、《十明之符》、黄琬紫津之饴、月华云膏。右 裴君所受众书符之目。

裴君授支子元《服茯苓法》,焦山蒋先生所传。茯苓五斤 ,盛治去外皮,乃捣下细{徒,以渍白蜜三斗中,盛之以铜器,若耐热,白瓦器,以此器著 大釜中,著水裁半于所盛药器腹,微火烧釜,令水沸煮药器,数反侧药,令相和合,良久蜜 销竭煎,出著铁臼中,捣三万杵,令可丸。但服三十丸,如梧桐子大。百日百病除,二百日 可夜书,二年使鬼神,四年玉女侍卫,十年夜视有光,能隐能彰,长生久视。服此一年,百 害不能伤,疾病不复干,色反婴兒,肌肤充悦,白发再黑,眼有流光。合药斋三日,煮之于 密盛处,勿令妇人鸡犬见,及秽漫之也。五斤茯苓、三斗白蜜为一剂。当作木盖,盖之煮药 器上,勿露也。煮之时,反侧药,熟乃开之耳。火以好薪炭,不可用不成樵辈以煮之也。当 用意伺候料视,恒以为意,欲并合多少在意。药成,预作丸,盛之以密器,可经于千岁不败 。

裴君受支子元《服胡麻法》,蒋先生于黄金鳖祖山中授支公也。

胡麻三斗肥者,黄黑无拘,在可择之,使精洁,于微火上熬令香,气极令燥,细捣以为散, 令设设尔,勿下{徒。白蜜三斗,以胡麻散渍会蜜中,搅令相和,使调匝,安器,著釜水中 乃煮,如前煮《茯苓法》也。伺候令煎竭可捣,乃出捣之三万杵,如桐子大,旦服三十丸, 尽一剂,肠化为筋,不知寒热,面反童颜,役使众灵。蒋先生惟服此二方,先生已凌烟化升 ,呼吸立至,出入无间,舆乘群龙,上朝帝真,位为仙宗者也。当簸择胡麻令精。

   此二方与世方书小异,裴君所秘者,验而有实也。云体先不虚损,及年少之时,当服茯苓 ,若出三十者,当服胡麻。蒋先生云:此二方是大有之要法,长生神仙之秘宝。《宝玄经》 云:茯苓治少,胡麻治老。合以斋戒,服以朝蚤。卉醴华腴,火精水宝。和以为一,还精归 宝。此之谓也。卉醴华腴,蜜也。火精,茯苓也。水宝,胡麻也。裴君以年少时所用,故服 茯苓,二方同耳,皆长生不死、必仙之奇方也。若大有资力者,亦可合二物,倍用蜜共煎, 捣以为丸乃佳,亦并治老少矣。茯苓、胡麻,不必别作之也。此二方,蒋先生乃各在一处授 支公,不顿之也。是以焦山而茯苓方传,鳖祖而胡麻方出,明道秘之文,乃不可得一尽其根 源也。至于支公授裴君,亦乃顿倒囊笈之奥言,肆倾玄真之秘途,将以逆鉴察天录,必当已 知应为仙真乎!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