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云笈七签》卷一百六 纪传部·传四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0-11-01 12:59:11      繁體中文版     

◎清虚真人王君内传 ──弟子南岳夫人魏华存撰

华存师清 虚真人王君,讳褒字子登,范阳襄平人也,安国侯七世之孙。君以汉元帝建昭三年九月二十 七日诞焉。洪基大业,世籍贵盛。君父讳楷,以德行懿美,比州所称,举茂才,除议郎,转 中垒大夫、上党太守、黄门侍郎、侍中、左将军、雁门太守。楷正色彤管,坦诚献替,纳言 推谟,披衿拔领,率职莅民,政以礼成,舍刑宽赋,不肃而敬。天子贤之,迁殿上三老,使 宾皇太子,讲《春秋》、《尚书》、《论语》、《礼》、《易》。恢恢仁长,循循善诱。微 言既甄,矰绅乘其范,大义已陈,百王格其准。迁光禄大夫,谥曰文侯。夫人司马迁之孙, 淑慎沈博,德配母仪。盖以清源高流,圆颖远映,灵根散条,芳华朗曜。是用忠孝启于上叶 ,善诱彰于文德,世载英旄,斯人有焉。

君体六和之妙炁,挺天然之嘉质,含岳秀以 植韵,秉灵符而标贵,晖灼焕于三晨,峻逸超于玄风。少读五经,傍看百子,综算象纬,通 探阴阳,及风炁律吕,靡有不览也。父为娉丞相孔光女,娶妇在室,以和人伦。而君凝形淳 观,明德独往,高期真全,绝不内盼。峨峨焉若望庆云之沓轸,浩浩焉似泛沧溟之无极。神 栖万物之岭,气迈霄汉之津。鸿渐邓林,展翮东园。将藏凤羽以翳于南风,匿龙华以沉于幽 源。是乃夜光潜跃,映耀于难掩。遂名沸绝圃,声驰京夏,四府交辟。君即闲夜之感,喟然 悲叹曰:人间尘蔼,趣竞得失,利害相攻,有逾鹓刍 之视老燕矣!遂决志辞亲,入华山中。 九年,契阔备至,精感昊穹,神映幽人,体期冥灵,心唱至真尔!

一日夜半,忽闻林 泽中有人马之声,箫鼓之音,须臾之间,渐近此山,仰而望之,见千骑万乘,浮虚空而至。 神人乘三素云辇,手把虎符,硃钺启途,握节执旄,曲晨倾廕,锦旍蔽虚。神人暂停驾而言 曰:吾太极真人西梁子文也。闻子好道,劬劳山林,未该真要,诚可愍也!勤企长生,实为 至矣!君乃驰诣轮毂之下,叩头自抟而言曰:褒以肉人,愚顽庸贱,体染风尘,恣躁乱性。 然少好生道,莫知以度?真人曰:夫学道无师,无缘自解。我太极真人,神仙之司,主试校 学者,领举正真尔!子玄录上清,金书东华,名编清虚,位登小有,必当掌括宝籍,为天王 之任尔。但注心四景,勤慕上业,道自成也。

后隐阳洛山中,感南极夫人、西城真人 并降。南极夫人乃指西城曰:君当为王子登之师,子登亦佳弟子也。良久,西城真人长叹而 谓君曰:夫学道者,谅不可以仓卒,期求生者不可以立尔,综故冥术,栖于玄元,而高偕太 妙,凌重霄以累抗矣。夫道虽无形,其实有焉;妙虽昧昧,其实坦然。子当勤求其无,然后 见其至有。子广延诸妙,然后究其坦大。得有则有生,得妙则年全也。子求生虽笃,而未见 其涯。慕道虽勤,而未启其门。殆犹汹涌波以索鸟巢,寻长木而访渊鳞尔!是故子心疲于导 引,而硃宫为之丧溃。肺弊于理炁,故神华为之凋落。肝劳于视盼,而魂精为之辽索。脾竭 于守神,而丹田为之阂滞。肾困于经纬,而津液为之不泽。胆锐于趣竞,故四肢为之乱作。 五脏相攻,六腑颠覆。三焦滞而不泻,八关绝而无续。赖惸饭以劲汝身,恃丹青以固汝内尔 !正可却衰白之凋折,犹不免必死之期会。徒有万年之寿,岂足贵乎?

西城真人遂以 即日授君《太上宝文》、《八素隐书》、《大洞真经》、《灵书八道》、《紫度》、《炎光 》、《石精》、《玉马》、《神真》、《虎文》、《高仙》、《羽玄》凡三十一卷,依科立 盟,结誓而付。乃将,须臾而至。四面大海,悬涛千丈,洲上宫阙,硃阁楼观,琼室瑶房, 不可称记。西城真人曰:此仙都之府,太上丈人处之。乃将君入紫桂宫,见丈人著流霞羽袍 ,冠芙蓉之冠,腰带神光,手把火铃,侍女数百,龙虎卫阶。太上丈人与西城真人相礼而已 ,相携共坐,君时侍侧焉。太上丈人曰:彼所谓王子登乎?学道遭逢良师,将得之矣。西城 真人笑,因命君拜。拜毕,太上丈人使坐北向。丈人乃设厨膳,呼吸立具,灵肴千种,丹醴 湛溢,燔烟震檀,飞节玄香,陈钧天之大乐,击金璈于七芒,崆峒启音,彻朗天丘。于是龙 腾云崖,飞凤鸣啸,山阜洪鲸,涌波凌涛,云起太虚,风生广辽,灵歌九真,雅吟空无,玉 华作唱,西妃折腰。尔乃众仙挥袂,万神迁延,羽童拊节,庆云缠绵。于是太上丈人会二十 九真人,皆玄洲之太真公也。其第一真人自称主仙道君,指君而向西城真人言曰:彼悠悠者 ,将西城之室客,上宰之宾友耶!视此子心眸澄邈,神渟形凝,圆晨不焕,六景生华,殆真 人之美者、小有之贤王也。未彼果何人哉?于是西城真人笑而答曰:道君今何清音之不妙、 曲问之陋碎哉?请粗陈其归要焉。盖夫圣匠剖太混之一朴,分为亿万之体;发大蕴之一包, 散为无穷之物。是故立三光,呼天而置晷仪,封区域,呼地而制五服,制漏刻以分日夜,正 四时以财岁月,五位以正方面,山川以定险阻,城郭以自居焉,兵械以自卫焉,旌旗舆服以 自表,用九谷以自养。凡此之类,象玄乎天,而形存乎地,日月有幽明之分,寒暑有生杀之 气,震雷有出入之期,风雨有动静之节,类气浮乎上,而众精流乎下,废兴之数、治乱之运 、贤愚之质、善恶之性、刚柔之气、寿夭之命、贵贱之位、尊卑之班、吉凶之征、穷达之期 普陈矣。性发乎天,而命成乎人也。故立之者天,而行之者道,受焉性合神同,混而为一, 流通并行,不可细得分别也。于是主仙道君命侍女范运华、赵峻珠、王抱台等,发琼笈、披 绿蕴,出《上清隐书龙文八灵真经》二卷授子登,又以云碧阳水晨飞丹腴二升赐君,君拜服 之。

真人遂将君还西城,九年道成,给飞飚之车,东行渡启明沧海,登 广桑山,入始晖庭,诣太帝君,稽首再拜,太帝授以《龙景九文紫凤赤书》、《上清神图八 道玉箓》。次南行渡渤海、丹海,登长离山,诣南极紫元夫人,一号南极元君,授以《九道 回玄太丹绿书》。又诣赤台童子、华盖上公,授以五云夜光云琅水霜。南极夫人曰:昔日之 言,岂负举哉!君稽首谢恩辞退。次西行,渡庾丘巨海沉羽之津,登丽农山,诣紫盖晨夫人 、景真三皇道君,授以《玉道绿字回曜太真隐书》。次北游,渡彫柔玄海,济饮龙上河匏瓜 津,登广野山,诣高上虚皇大道玉君。会其出游,驾日月之晨,乘紫始之光,郁蔼黄素之云 ,勃蔚八景之曜,飞真万亿,不可称数。君再拜,道侧唱者曰:闻君乃诣上清玉晨帝君、玄 清六微元君,二君授以《宝洞飞霄绝玄金章》及赐《太极隐书》、龙明珠绛和云芝,君拜而 饮之,即身金色,项映圆光,七曜散华,流焕映形。又退登阆风之野,玄圃之宫,诣中皇玉 帝,受《解形遁变流景玉经》。乃越郁绝,济弱河,西诣龟台,谒九灵太真上清夫人,退更 清斋三月,受《三华宝曜琼文琅书》、《灵晖上箓》、《七晨素经》。退又清斋三年,浮浩 汗之河,登白空虞山,山週回三万里游行。翌日,趋诣紫清太素琼阙,即太素三元上道君所 治焉。处丹灵白玉宫,飞映绝曜,紫霞落焕,七光交陈,结于云宇之上,奇丽玄黄,不可名 字。仙童玉女侍右,天尊,盖无数也。君既至,稽首再拜,诣琼阙之下,久时,太素三元上 道君乃使绣衣命者西林藻授君《金真玉光流金火铃豁落七元八景飞晨》。又使清真左夫人郭 灵盖、右阳玉华仲飞姬,赍神策玉玺授君,以为太素清虚真人,领小有天王、三元四司、右 保上公,治王屋山洞天之中,给玉童玉女各三百人,主领上清玉章、太素宝玄、太极上品、 九天灵文、六合秘籍、山海妙经,悉主之焉。又总括洞内明景三宝,得乘虎旂龙辇、金盖琼 轮、八景飞舆,出入上清,受事太素,寝宴太极也。后归西城,清斋三月,授书为太素清虚 真人矣。

紫阳真人週君内传

紫阳真人姓週,讳义山,字季通,汝阴人也。 汉丞相勃七世之孙,以冠族播流,世居贵宦。祖父玄,元凤元年为青州刺史。父秘,为范阳 令,时君始生焉。父后积秩累迁,官至陈留刺史,君时年十六,随从在郡,始读《孝经》、 《论语》、《週易》。为人沉重,少言笑,喜怒不形于色。好独坐静处,不结名好。然精思 微密,所存必感。常以平旦之后,日出之前,正东向立,漱口咽液,服气百数,向日再拜。 旦旦如此,为之经年。父怪而问之:所行何等?君长跪对曰:义山中心好日光长景之晖,是 以拜之尔。至月朔旦之日,辄游市及闾阎陋巷之中,见穷乏饥饿之人,解衣与之。时时上登 名山,喟然悲叹,或入石室中,欢然独笑。时陈留大儒名士,闻君盛德,体性沉美,咸修诣 焉。君辄称疾,不见宾客。汉侍中蔡咸,陈留高士,亦颇知道。闻君德行,数往诣君,辄解 疾,不欲见之。父乃大怪,怒责之,督切使出见之。既不得已,遂出相见。咸大发清谈,及 论神仙之道,变化之事。君乃凝默内闭,敛神虚静,颔而和之,一不答也。

是岁是岁 大旱,斗米千钱,路多饥莩。君乃倾财竭家,以济其困,阴行之,人亦不知是君之慈施也。 对万物如临赤子,斯积善德仁爱之施矣。后遇陈留黄泰,告君曰:闻君好道,阴德流行,用 思微妙,诚感于我,是以相诣。吾是中岳仙人须林,字子玄也。本卫人,灵公末年生,少好 道德,受学于岑先生,见授炼身消灾之道术。后又遇仇公,公乃见教以服气之法,还神守魂 之事,吾行之甚验,大得其益。子少知还阳,精髓不泄。又知导引服气,吞景咽浆,不复须 阴丹内术补胎之益也。然犹三虫未坏,三尸未死,故导引服气不得其理。可先服制虫细丸, 以杀谷虫。虫有三名:一名青古,二名白姑,三名血尸,谓之三虫。三虫在内,令人心烦满 ,意志不开,所思不固,失食则饥,悲愁感动,精志不至,仍以饮食不节断也。虽复断谷, 人体重滞,奄奄淡闷,所梦非真,颠倒翻错,邪俗不除,皆由此虫在内,摇动五脏故也。杀 虫之方如后:

附子附子五两 麻子七升 地黄六两 术七两

茱萸根大者七寸 桂 四两 云芝英五两

凡七种,先取菖蒲根,煮浓作酒,使清淳重美,一斗半,以七种药 父咀,内器中渍之,亦可用牴咀。三宿乃出,曝之令燥。又取前酒汁渍之,三宿又出曝之, 须酒尽,乃止曝令燥。内铁臼中捣之,下细筛令成粉。取白蜜和之,令可丸。以平旦东向, 初服二丸如小豆,渐益一丸,乃可至十余丸也。治腹内弦实上气,心胸结塞,益肌肤,令体 轻有光华。尽一剂则虫死,虫死则三尸枯,三尸枯则自然落矣。亦可数作,不限一剂也。然 后合四镇丸,加曾青、黄精各一两以断谷。毕,若导引服气,不得其理,可先服食众草药, 巨胜、茯苓、术、桂、天门冬、黄连、地黄、大黄、桃樘及皮任择焉。虽服此药以得其力, 不得九转神丹金液之道,不能飞仙矣。为可延年益寿,亦辟其死也。

君按次为之,服 食术五年,身生光泽,彻视内见五脏,乃就仙人求飞仙要诀。仙人曰:“药有数种,仙 有数品。有乘云驾龙,白日升天,与太极真人为友,拜为仙宫之主,其位可司,真公定元公 、太生公,及中黄大夫、九气丈人、仙都公,此皆上仙也;或为仙卿大夫,上仙之次也。游 行五岳,或造太清,役使鬼神,中仙也;或受封一山,总领鬼神;或游翔小有,群集清虚之 宫,中仙之次也。若食谷不死,日中无影,下仙也;或白日尸解,过死太阴,然后乃仙,下 仙之次也。我受涓子秘要,是中仙耳。子名上金书,当为真人,我之道,非子非真人所学也 。今以《守三之一法》、《灵妙小有之书》二百事传子,石菌硃柯若乾芝与子服之,吾道毕 矣。子可远索师也。”

君再拜受教,退而服神芝,五年,目视千 里外,日行五百里。遂巡行名山,寻索仙人。闻蒙山栾先生能读《龙晙经》,遂往寻之。遇 衍门子,于是授以《龙晙经》及《三皇内文》。退登王屋山,遇赵佗子,受《芝图》十六首 及《五行秘符》。又遇黄先生,受《黄素神方》、《五帝六甲》、《左右灵飞》之书四十四 诀。退登磻冢山,遇上卫君,受太素传《左乙混洞东蒙》之录《右庾素文摄杀》之律。退登 嵩高山,遇中央黄老君,合会仙人在其上太室洞门之内,君顿头再拜,乞长生度世。黄老君 曰:子存洞房之内,见白元君耶?君对曰:实存洞房,尝见白元君。黄老君曰:子道未足矣 ,未见无英君也。且复游行,受诸要诀,当以《上真道经》授子矣。见白元君,下仙之事, 可寿三千年,见无英君,乃为真也,可寿一万年矣。

君再拜,受教而退,游行天下名 山大泽,西登白空山,遇沙野帛先生,受《太清上经》。退登峨嵋山,入空洞金府,遇宁先 生,受《太丹阴书》八禀十诀。退登岷山,遇阴先生,受《九赤班符》。退登岐山,遇臧延 甫,受《忧乐曲素诀辞》。乃登梁山,遇淮南子成,受《天关三图》。乃退登牛首山,遇张 子房,受《太清真经》。乃退登九嶷山,遇李伯阳,受《李氏幽经》。乃游登钟山,遇高丘 子,受《金丹方》二十七首。乃登鹤鸣山,遇阳安君,受《金液丹经》、《九鼎神丹图》。 乃登猛山,遇青精先生,受《黄素传》。乃登陆浑山,潜入伊水洞室,遇李子耳,受《隐地 八术》。乃登戎山,遇赵伯玄,受《三元素语》。乃登阳洛山,遇幼阳君,受《青要紫书》 ,三五顺行。乃登霍山,遇司命君,受《经命青图》、《上皇民籍》。乃登鸟山,遇墨翟子 ,受《紫度炎光内视图中经》。乃登曜名山,遇太帝侯夜神童,受金根之经。乃登委羽山, 遇司马季主,受石精金光藏景化形。乃登大庭山,遇刘子先,受七变神法。乃登都广建木, 遇谷希子,受黄气之法、太空之术、阳精三道之要。乃登桐柏山,遇王乔,受《素奏丹符》 。乃登太华山,遇南岳赤松子,受《上元真君书》。乃登太冥山,遇九老仙都君,受《黄水 月华四真法》。乃登合黎山,遇皇人,受《八素真经》、《太上隐书》。乃登景山,遇黄台 万毕先生,受《九真中经》。乃登玄垄羽山,遇玉童十人、九炁丈人,得白羽紫盖、服黄水 月华法。乃到桑林,登扶广山,遇青真小童君,受《金书秘字》。乃退南行硃火,登丹陵山 ,遇龚仲阳,受《仙忌真记》。

乃西游登空山,见无英君而退洞房中,无英君处其左 ,白元君处其右,黄老君处其中。无英君服金精硃碧玉绫之袍,光赤朝霞,流景耀天,要太 上灵炁之章,佩九帝祛邪之策,戴翠上紫灵之冠。盖太玄丹灵上元赤子之祖父也。左连青宫 之炁炁灌万神,乃未有天地,先自虚空而生矣。白元君服丹玉之锦云罗重袍,白光内硃,流 景参天,垂晖映神,玄黄彻虚,要太上灵精之章,佩玄元摄魔之策,戴招龙皁冠。盖玉房云 庭上元赤子之父,右夹皓青之室,朝运生者也。中夹黄老君是太极四真王之师老矣。上摄九 天,中游昆仑,黄阙来其外,紫户在内,下与二君入洞房,圆三寸,威仪具焉。夫至思神见 ,得为真人。若见白元君,得为下真,寿三千岁;若见无英,得为中真,寿万岁;若见黄老 ,与天相倾,上为真人,列名金台。君既诣之,乃再拜顿首,乞与上真要诀。黄老君曰:可 还视子洞房中。君乃冥目内视,良久,果见洞房中有二神人:无英、白元君也,被服状如在 空山中者。黄老君笑言曰:微乎深哉!子用意思之精也。此白日升天之道,子还登常山,授 子上真之道。

君乃还常山室中,斋戒念道,复积九十余年中,白元君、无英君、黄老 君遂使受之《大洞真经》三十九篇。有玉童二十一人、玉女二十一人,皆侍直烧香,昼夜习 之。积十一年,遂乘云驾龙,白日升天,上诣太微宫,受书为紫阳真人,佩黄旄之节,八威 之策,带流金之铃,服自然之衣,食玉醴之 台,饮金液之浆,治葛衍山金庭铜城,所谓紫阳 宫也。紫阳有八真人,君处其右,一日三登昆仑,一朝太微帝君,以磻冢为紫阳别宫,所谓 洞庭潜宫也。磻冢山有洞穴,潜行通王屋清虚小有天,亦潜通阆风也。

◎马明生真人 传

马明生者,齐国临淄人也,本姓和,字君宝。少为县吏捕贼,为贼所伤,遇太真夫 人适东岳,见而悯之。当时殆死,良久忽见一女子,年可十六七,服奇丽,姿容绝世,行步 其傍,问君宝曰:汝何伤血也?君宝以实对。夫人曰:汝所伤,乃重刃关于肺,五脏泄漏, 血凝绛府,炁激肠外,此将死之急也,不可复生,如何?君宝知是神人,叩头求哀,乞赐救 护。夫人于肘后筒中出药一丸,大如小豆,即令服之,登时而愈,血绝疮合,无复惨痛。君 宝再拜,跪曰:家财不足以谢,不知何以奉答恩施?惟当自展驽力,以报所受尔!夫人曰: 汝必欲以谢我,意亦可佳,可见随去否?君宝乃易名姓,自号马明生,随夫人执役。

夫人入东岳岱宗山峭壁石室之中,上下悬绝,重岩深隐,去地千余丈。石室中有金床玉几, 珍物奇玮,乃人迹所不能至处也。明生初但欲学金疮方,既见其神仙来往,乃知有不死之道 ,旦夕供给扫洒,不敢懈倦。夫人亦以鬼怪狼虎眩惑众变试之,明生神情澄正,终不恐惧。 又使明生他行别宿,因以好女于卧息之间调戏,令接之。明生心坚志静,固无邪念。夫人或 行,去十日五日还,或一月二十日,辄见有仙人宾客,乘龙驾凤往来,或有拜谒者,真仙弥 日盈座。客到,辄令明生出外别室,或立致精细厨食,肴果非常,香酒奇浆,不觉而至,不 可目名。或呼明生坐,与之同饮食。又闻空中有琴瑟之音,歌声宛妙。夫人亦时自弹琴瑟, 有一弦五音并奏,高玄响激,闻于数里,众鸟皆为集于岫室之间,徘徊飞翔,驱之不去。盖 天人之乐,自然之妙音也。夫人栖止,常与明生同石室中,而异榻尔。幽寂之所,都惟二人 。或行去,亦不道所往之处,但见常有一白龙来迎,夫人即著云光绣袍,乘白龙而去。袍上 专是明月珠缀著衣缝,带玉佩,戴金华太玄之冠,亦不见有从者。既还,即龙自去,不知所 在。石室玉床之上,有紫锦被褥,绯罗之帐,中有服玩之物,瑰金亟英,玄黄罗列,非世所 有,不能一一知其名也。有两卷素书,上题曰《九天太上道经》,明生亦竟不敢发舒视其文 也。惟供给扫洒,守岩室而已。至于玩服,亦不敢窃窥之,亦不敢有所请问。

如此五年,愈加勤肃,辄不怠惰。夫人叹而谓之曰:汝可谓真可教也,必能得道者也 。以子俗人,而不谣不慢,恭仰灵气,而莫之废,虽欲求死,亦焉可得乎!因以姓字本末告 之曰:我名婉罗,字勃遂,事玄都太真,有子为三天太上府都官司直,总纠天曹事,官秩比 人间卿佐也。年少,数委官游逸,虚废事任,有司奏劾,降主东岳,退真王之编,司鬼神之 师,五百年一代其职。因来视之,励其后,使修守政事,以补其过。我久在人间,今奉君王 命,又被太上召,不复得停。念汝专谨,故以相语,欲教汝长生之方、延年之术。而我所受 服以太和自然龙胎之体,适可授三天真人,不可以教始学之者,固非汝所得闻矣。纵或闻之 ,亦必不能用以持身也。有安期先生,晓金液丹法,其方秘要,便可立用,是九君太一之道 ,白日升天者矣。安期明日来,吾将以汝付嘱之焉,相随稍久,其术必传。明日安期先生至 ,乘曌驎,著绯衣,戴远游冠,带玉珮及虎头鞶囊,视之可年二十许,洁白严整,从六七仙 人,皆执节奉卫,见夫人揖之甚谨,称下官。须臾,设酒果厨膳,饮宴半日许。夫人语明生 曰:吾不复得停,汝随此君去,勿忧念也。我亦时时当往视汝。因以五言诗二篇赠之,可以 相存。明生流涕而辞,乃随先生受九丹之道。诗曰:

△其一

暂舍墉城内,命 驾岱山阿。仰瞻太清阙,云楼郁嵯峨。虚中有真人,来往何纷葩!炼形保自然,俯仰食太和 。朝朝九天王,夕馆还西华。流精可飞腾,吐纳养青牙。至药非金石,风生自然歌。上下凌 景霄,羽衣何娑婆。五岳非妾室,玄都是我家。下看荣竞子,笃似蛙与蟆。顾盼尘浊中,忧 患自相罗。苟未悟妙旨,安事于琢磨?祸凑由道泄,密慎福臻多。

△其二

昔 生昆陵宫,共讲天年延。金液虽可遐,未若太和仙。仰登冥灵台,虚想咏灵人。忽遇扶桑王 ,九老仙都真。驾骖紫虬辇,灵颜一何鲜!启我寻长途,邀我自然津。告以鸿飞术,受以《 玉胎篇》。琼膏凝玄气,素女为我陈。俯挹琳凤腴,仰上飘三天。云纲立尔步,五岳可暂还 。玄都安足远,蓬莱山脚间。传授相亲爱,结友为天人。替即游刑对,祸必无愚贤。秘则享 无倾,泄则躯身颠。

明生乃随安期先生负笈,西之女几,北到圆丘,南至秦庐,潜及 青城九嶷,週游天下。二十年中,勤苦备尝。安期乃曰:子真有仙骨,何专恭之甚耶!吾所 不及也。遂授以太清金液神丹方,而告之曰:子若未欲升天,但先服半剂。与明生相别而去 。明生乃入华阴山,依方合金丹,饵之半剂得仙,而与俗人无异,人莫识其非凡。汉灵帝时 ,惟太傅胡广知其有道,尝访明生,以国祚大期问之。明生初不对,后亦告焉,无不验者。 后人怪其不老,遂复服金丹半剂,白日升天。临去,著诗三首,以示将来,汉光和三年也。 诗曰:

△其一

太和何久长!人命将不永。噏如朝露晞,奄忽睡觉顷。生生世 所悟,伤生由莫静。我将寻真人,澄神挹容景。盘桓昆陵宫,玄都可驰骋。涓子牵我游,太 真来见省。朝朝王母前,夕归钟岳岭。仰采琼瑶葩,俯漱琳琅井。千龄犹一刻,万纪如电顷 。

△其二

天地天地自有常,人命最险毳。年若惊弦发,时犹轻矢逝。虽有灼 灼姿,玉为尘土秽。林草无秋耀,绿叶岂终岁?惜此繁茂摧,哀彼寒霜厉。有存理必亡,有 兴故有废。真官戏玄津,与物无凝滞。神冲紫霄内,形栖山水际。对虚忘有怀,游目记容裔 。风尘将何来?真道故可大。

△其三

浊涂谅为叹,世乐岂足预?振褐扫尘遐 ,飘飘独远举。寥寥岩岳际,萧萧纵万虑。灵真与我游,落景乘鸿御。朝乘云轮来,夕驾扶 摇去。嗷嘈天地中,嚣声安得附?

◎阴真君传阴真君自叙

阴长生者,新野人 。汉和帝永元八年三月己丑立皇后阴氏,即长生之曾孙也。少处富贵之门,而不好荣位,潜 居隐身,专务道术。末闻有马明生得度世之道,乃以入诸名山求之。到南阳太和山中,得与 相见,乃执奴仆之役,亲运履舄之劳。明生不教以度世之法,但旦夕与之高谈荣华当世之事 ,治生园圃之业。十余年,长生未尝懈怠。同时有共事明生者十二人,皆怨恚归去,独长生 礼敬弥肃,而明生数因言语得失之际屡骂之,长生乃和颜悦心,奉谢不及。

如此积二 十年,后清闲之日,明生问其所欲。长生跽曰:惟乞生尔。今以粪草之身,委质天匠,不敢 有所汲汲,惮于迟速也。明生哀其语,乃告之曰:子真是能得道者也。乃将长生入青城山中 ,煮黄土为金以示之,立坛歃血。即日,以太清金液神丹授之,欲别去。长生乃叩头陈谢, 暂留仙驾,拜辞曰:弟子少长豪乐,希执卑逊,克身励己,若临冰谷。不能弘道赞德,宣暢 妙味,徒尸素壁立,而老耄及之。是以心存生契,舍世寻真,天赐嘉会,有幸遭遇。自执箕 帚二十二年,心力莫植,常惧毁替筋,力弱蒲簿,微效靡骋,恩养不酬,夙夜感慨。告以更 生,顿受灵方。是将灰之质,蒙延续之年;炎林焦草,惠膏泽之霑。若绝炁以其苏息,瞽暗 开其视听,感荷殊戴,非陋词所谢。昔太岁庚辰,闻先生与南岳真人、洪崖君、云成公、瀛 洲仙女数人共坐,论传授当委绢之誓,教授有交带之盟,应祭九老仙都、九气丈人诸君。祷 祠受之,大药必行;不祭而受,为之不成。弟子预在曲室,尝侍帷侧,亦具闻诸仙起末得道 之言,说昔受丹节度矣。先生今日见谕,不复陈此,或非先生所授之不尽,将恐是弟子困穷 尔!”马明生慰谕之曰:非有不尽。汝性耽玄味,专炁而和,灵官幽鉴,以相察矣!不 复烦委,为俗人之信耳。

于是长生入武当山石室中合丹,又服半剂,不即升天,而大 作黄金数万斤,以布施天下穷乏,不问识与不识。週行天下,与妻息相随,举门皆寿。后委 之入平都山,白日升天。临去,著书九篇,云:上古仙者多矣,不可具记而论。但汉兴已来 ,高士得仙者四十五人,迨予为六矣。二十人见尸解去,余者白日升天焉。弟子丹阳葛洪, 字稚川,尝闻谚言有云:不夜行,则不知道,上有夜行人。今不得仙者,亦安知天下山林间 ,密自有学道得仙者耶?阴君已服神药,虽未升天,然方以严丽同声相应,使自与仙人相寻 求闻见,故知此近世诸仙人之数尔!而俗人谓为不然。己所不闻,则谓之无有,不亦悲哉! 夫草泽闲士,以隐逸得志,经籍自娱,不耀文彩,不扬名声,不修求友,不营闻达,犹不能 识之,又况仙人!亦何急令朝菌之徒,知其所云为哉!

◎阴真君自叙

惟汉惟汉延光元年,新野山之子,受仙君神丹要诀。道成去世,副之名山。如有得者 ,列为真人。行乎去来!何为俗间?不死之道,要在神丹。行气导引,俯仰屈伸,服食草木 ,可得小道;不能永度于世,以至天仙。子欲闻道,此是要言。积学所致,不为有神。上士 为之,勉力加勤。下愚大笑,以为不然。能知神丹,久视长存。

◎吴猛真人传

吴猛字世云,豫章人也。性至孝,小兒时在父母膝下,无骄慢色。后得道,海昏上僚 ,路有大蛇,时或断道,以炁吸吞行人,行旅为绝。猛与弟子往除蛇害,蛇乃入藏深穴,猛 敕南昌社公追蛇。蛇头高数丈,猛踏蛇尾,沿背而以足按头,弟子斫杀之。猛云:此蛇是蜀 精,蛇死则杜毅灭矣。果如言。将军王敦迎猛,道过宫亭,庙神具官僚迎猛。猛曰:汝神王 已尽,不宜久居,非据我不相问也。神乃去。至蜀见敦,时多疫病,猛标浦水百步,饮者皆 愈,日中请水者将千人。敦恶之,于座收猛,奄然失去,大相检覆。猛恐坐者多,乃徐步于 万人之中还船,天地冥合,乘风迅逝,一宿至家。弟子见两龙负船,眼如甕大。猛云:敦践 人君之位,命终此稔。其年敦死。后太尉庾亮迎猛,至武昌便归,自言算尽,未至家五十里 亡。殡后疑化,弟子开棺,不见其尸。

许逊真人传

许逊字敬之,南昌人也 。少以射猎为业,一旦入山射鹿,鹿胎从弩箭疮中出堕地,鹿母舐其子,未竟而死。逊怆然 感悟,折弩而归。闻豫章有孝道之士吴猛学道,能通灵达圣。叹我缘薄,未得识之。于是旦 夕遥礼拜猛,久而弥勤。已鉴其心,猛升仙去时,语其子云:吾去后,东南方有人姓许名逊 ,应来吊汝,汝当重看之,可以真符授也。至时逊果来吊,其子以父命,将真符传逊。奉修 真感,有愈于猛。

◎许迈真人传

许迈字叔玄,小名映,丹阳句容人也。世为 胄族,冠冕相承。映总角好道,潜志幽契。曾从郭璞筮卦,遇大壮之大有上六爻发。璞谓映 曰:君元吉自天,宜学轻举之道。初师鲍靓,受中部之法及《三皇天文》。一旦辞家,往而 不返。东入临安县山中,散发去累,改名远游,服术黄精,渐得其益,注心希微,日夜无间 。数年之中,密感玄虚,太元真人、定录茅君,降授上法,遂善于胎息内观,步斗隐逸,每 一感通,将超越云汉。后移临海赤山,遇王世龙、赵道玄传《太初》。映因师世龙,受解束 反行之道,服玉液,朝脑精,三年之中,面有童颜。临应得道,三官都禁遣典柄侯週鲂、主 非使者严白虎,出丹简罪簿,各执一通,诘映诸愆,如其无答,便当执也。赖得龚幼节、李 开林相助,映甚怖惧,强长啸叱咤而答曰:大道无亲,唯善是与。天地无私,随德乃矜。是 以阪泉流血,无违龙髯之举,三苗丹野,涿鹿绛草,岂妨大圣灵化,高通上达耶!吾七世祖 许子阿者,积仁蕴德,阴加鸟兽,遇凶荒疫疠之年,百遗一口,子阿散财拯救,自营方药, 已死之命,悬于子阿手,得济者四百八人。德坠我等,应得仙者五人,皆录字青宫,岂是尔 辈所可豫乎?言毕,会司命君遣中候李遵握铃而至,鲂等笑而走,即得度名东宫,为地仙中 品。

映第五弟谥,小名穆,官至护军长史、散骑侍郎,年七十二,舍世寻仙,能通灵 降真。先经患满,腹中结寒,小便不利。遇西王母第二十七女,号曰紫微夫人,谓穆曰:此 病冢讼之所致,家又有怨鬼为害,可服术,自得豁然除去。紫微夫人因作服术,叙以传。穆 依方修合,服十旬都愈,眼明耳聪,容貌日少。司命君授以飞步之道,告穆曰:渊奇体道, 解幽达精。虚中授物,桑德顺贞。宽慈博采,闻道必行。逍遥飞步,启诚坦平。策龙上超, 浮烟三清。实真仙之师友,乃长里之先生。必当封牧钟邑,守伯仙京,传佐上德,列书绛名 。

穆第二子虎牙,耀颖玄根,列景真图,诸天仙人咸谓为寅兽白齿。定录君所告服药 事多隐语,志诸姓名,曰:凤栖乔木,素衣炳然。履顺思贞,凝心虚玄。五公石腴,彼体所 便。急宜服之,可以少颜。三八合明,次行玄真。解驾偃息,可识洞篇。琼刃应数,适心高 玄。栖隐默沉,正气不衰。木散除疾,是汝所宜。次服ㄒ饭,兼谷勿违。益髓除患,肌肤充 肥。然后登山,咏洞讲微。寅兽白齿,尔能见机。遂得不死,过度壬辰。偃息盛木,玩报週 书。太极殖简,金书西华。学服可否,自应灵符。理契同归,神洞相求。

穆第穆第三 子玉斧,含真渊嶷,少有徽誉,司徒辟掾不就,隐居茅山。师杨羲,受《三天正法》、《曲 素凤文》。后定录君授其上道,告玉斧曰:斧欲学道,当如穿井,井形愈深,土愈难运出。 若不坚其心,正其行,岂得见泉源耶?又曰:夫学道当专注,精无散念。拨奢侈,保冲泊。 寂焉如密有所睹,熙焉若潜有所得。始得道之门也,犹未入道之室也。所谓知道为易,学道 为难者也。若乃幽寂沉味,保和天真,耽正六腑,无视无听,此乃道之易也。即是不能为之 者,所以为难矣。许侯研之哉!斧子莹之哉!年二十八,超然登仙。

映于东山与穆书 曰:吾自寄神炁,收景东林,沐浴明丘,乖我同生。每东瞻沧流,叹逝之迅。西盼云崖,哀 兴内发。仿佛故乡,郁何垒垒!将欲返身归途,但矫足自抑尔!于是静心一思,逸凭灵虚。 登岩崎岖,引领仰玄。真志飞上,游空竦真。始觉形非我质,遂忘躯逐神矣。浪心飚外,世 务永绝。足乐幽林,外难一塞。建志不倦,精诚无废。遂遇明师,见授奇术。请讲新妙,玉 音洞密。吐纳平颜,炼形保骨。冲炁夷泯,无复内外也。但恨吾遭良师之太晚,返滞性之不 早。吾得道之状,艰辛情事,定录真君以当说之矣。崇赖成覆,救济之功,天地不能逾也。 闻弟远造上法,偶真重幽。心观灵无,炁陶太素。登七关之巍峨,味三辰以积迁。虚落霄表 ,映朗九玄。此道高妙,非吾徒所闻也。亦由下挺禀浅,未由望也。然高行者常戒在危殆, 得趣者常险乎将失。祸福之萌,于斯而用。道亲于勤,神归精感。丹心待真,招之须臾。若 念虑百端,协以营道,虽骋百年,亦无冀也。三官急难,吾昔闻之在前。七考之福,既已播 之于后。因运乘易,不亦速耶!几成而败,自己而作,试校千端,因邪而生矣!尔想善功, 苦心劳形,勤立功德,万物芸芸,亦何益哉?斧子萧萧,其可羡也。各不自悟,当造此事, 斧独何人,享其高乎?师友之结,得失所宗,托景希真,在于此举也。吾方栖神空岫,廕形 深林,采汧谷之幽芝,掇丹草以成真矣。昔约道成当还,旂信虽未通彻,粗有仿佛,亦欲暂 偃洞野,看望坟茔,不期而往,冀暂见弟。因缘简略,临书增怀。映报。

◎杨羲真人 传

杨羲者,不知何许人也。仕晋简文帝为舍人,朝隐唯要,人莫能识。少好道,服食 精思,遂能进灵接真,屡降玄人。茅君、定录、安九华等授其道要,西城王君又教服日月之 精,及思泥九绛宫、炼魂制魄、灭三尸之法。玄清真人谓羲曰:夫为道当如射箭,箭直往不 顾,乃造堋的。操志入山,惟往勿疑,乃获至真。羲恭受,勤行得仙。简文后师羲得道。

◎鲍靓真人传

鲍靓字太玄,陈留人也。少有密鉴,洞于幽元,深心冥肆,人 莫之知。按《洞天记》云:靓及妹并是先身七世祖李湛、张虑者,俱杜陵北乡人,同在渭桥 为客舍居。积行阴德,好道希生,故福逮于靓等,使易世变炼,改氏更生,合为天伦。根胄 虽异,德廕并同。靓学明经、术纬侯,师左元放,受中部法及三皇五岳劾召之要。行之神验 ,能役使鬼神,封山制魔。

晋太兴元年,靓暂往江东,于蒋山北道见一人,年可十六 七许,好颜色。俱行数里,其人徐徐动足,靓奔马不及,已渐而远。因问曰:相观行步,必 有道者。其人曰:吾仙人阴长生也。太上使到赤城,君有心,故得见我尔。靓即下马,拜问 寒温,未及有所陈。阴君曰:此地复十年,当交兵流血。计至苏峻乱,足十年也。君慕道久 矣,吾相见,当得度尔仙法。考得仙者,尸解为妙,上尸解用刀,下尸解用竹木,皆以神丹 染笔,书《太上太玄阴生符》于刀刃左右。须臾,便灭所书者,而目死于床上矣。其真身遁 去,勿复还家,家人谓刀是其人也。用竹木如刀之法。阴君乃传靓此道。又与靓论晋室修短 之期,皆演一为十,广十为百,以表元帝,托云推步所知,不言见阴君所说,是阴君戒其然 矣。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