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吕祖志卷二(2)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3-07-26 16:58:39      繁體中文版     

  践钱入石
  宋景泰问,邵武军衙前殷姓者香纸店,常供云水道人,每以三钱施之,未曾少倦。一日有道人持稷扇乞钱,适逢殷以他事,迁怒· 形於面色,连以三钱掷稷扇中,随堕於地。道人以足践之,不顾而去。殷乃自拾其钱,则已固结砖上不能动矣。观者骇异,道人杳然不见。殷以锄它出砖,见砖背有诗曰:平生大愿度三千,直到於今不得圆。特持此来应有意,可怜殷氏骨难仙。今此石砌在城隍庙中。
  更名显化-十六条
  吕元圭
  洞宾游江夏,诡为吕元圭。往来居民杨氏家,为人言祸福事,甚验。一日忽辞去,曰:恶人至矣,吾将避之。是夕,提点刑狱喻陆行部至鄂,首觅吕已不见,得其平日所与往还者岑文秀。请其所得岑,曰:无有。喻厉以声色,将笞之,岑答如故。喻命搜其家,得所遗卷长歌一首,论内丹事。喻省之曰:此吕先生也。元圭者,折先生二字。其恶人者,谓喻迫之云。
  思屯乾道人
  金陵万铁老人,号与石。性醇慕道,以召箕自给,每召,即吕祖至。一日忽梦吕祖与说八卦,又梦言某日客来,有手书可求之。至期,果客至,求得其书,乃卜事,为卜者十余年。隆庆庚午得末疾,以帛络臂左,手执杖而行。十一月二十一日早舆过普德寺,下舆见一道人,呼铁为老儿。铁应曰:我不幸得偏枯疾,乃如此。道人厉声日;何谓偏枯,偏枯树,荣悴相半,必属之火,人岂如是。耶问疾始于何时,曰:今七月二十一日。曰:此密云不雨之象也。铁闻其言,乃曰:善药乎。曰:不。善炙乎,日不。曰:然则何以度日。日.一乞於市。铁见系一瓢,曰:乞用瓢乎。曰:然。铁问道人希姓,曰:乾。又问:号。曰:思屯。曰何谓屯,思之何也。曰:屯於义为难,思屯,尝以难自思也。我六岁随师,故不知色,若酒与财气,则尚有之,但能自遣,不似汝致跌尔。又问苔良久,为说屯义,乃曰:今汝以肝气致疾,即屯也。因呼老儿可往桥上行,铁不觉扶杖行,出寺束门。又呼老儿再往前一行,铁辞不能。道人若略以手强拽者,遂自桥及两花之岩倚树而坐。以手扪铁腰肾曰:酸乎。曰:不。又扪至膝曰:酸矣。又见手悬帛,将手向衣内上下扪者三,曰:幸瘦可愈。又曰:尔五脏皆火,不必药,惟武夷茶能解,以束南枝生者佳,烹以涧泉,叶坚立投以井泉即横。铁感其意,乃问所寓,曰:清元观,可问思屯乾道人。因别去,铁归,其疾顿释,步履如初。及人毛俦惊问其故,曰:公遇仙矣,思者丝也,加屯纯也,乾阳也,所遇乃吕祖。因至清元观访之,止塑像在焉。
  回道士
  滕宗谅子京谪守巴陵,洞宾诡为回道士上谒,风骨耸秀,谈论俊辩。子京异之,口占诗赠之曰:华州回道人,来到宜阳城。别我游何处,秋空一剑横。洞宾大笑,俄不见。子京使人绘其像,置于岳阳楼。
  回道人
  江州太平宫道士十徐辈集于库堂,有客自称回道人,掉臂径入,傲睨四座。众恕相谓曰:妄人纷纷多,窃此名以自街,特可绍俗耳,吾曹何取焉。皆去弗顾,唯胡用宗揖入,坐小轩,雍容款接,奇其风骨,待遇加敬。既而索酒饮,徐顾左右,觅刀刮土沥酒漱液,就掌搏和,吹嘘成墨,锭,掷之案上,铿然有声。语胡曰:善藏之饵,此亦能去病。取视,香气四发,郁然袭人,殆非兰麝可比。复邀胡登搂饮酒,辞以日暮,笑而去。明日胡趁郡,未旦抵成门,逢其自城中出笑而顾旋。闻合吏言,半夜时回道人已在此候门矣。胡益异之,归验所假,刀半已化金色,稍服所遗之墨,累年后貌不少改,而酒量日增。异日道人又至,敝衫破帽,鞋草带,自挑二壶胡,问壶胡所有,倾苏视之,皆药银也。始悟为真吕爷,拜以师礼,虔扣长生之术。有更似南津港,再遇吕公船之句。其孙尝出其祖所绘黄袄翁像,诚清峻绝俗云。
  回道人
  洞宾游长沙,诡为回道人。持小瓦罐乞钱,得钱无筹,而罐常不满,人皆神之。一日坐市道上,言有能以钱满吾罐者,当授以道。人争以钱投罐,竟不满。有僧驱一车钱戏曰:汰罐能容之否。道人唯唯,及推车入罐,戛戛有声,俄不见。僧曰:神仙耶,幻卫耶。道人口占诗曰;非神亦非仙,非术亦非幻。天地有终穷,桑田几迁变。身固非我有,财亦何足恋。曷不从吾游,骑鲸腾汗漫。僧益惊疑,欲执之,道人曰:若惜此钱耶,吾今偿你。取片纸投罐,祝曰:速推车出。良久不出,曰:非我自取不可。因跳入罐寂然,僧击罐碎,有片纸题一诗曰:寻真要识真,见真浑未悟。一笑再相逢,驱车束平路。僧帐然归,次束平忽见道人,曰:吾俟君久矣,以车还之,钱皆在。曰:我吕公也,始谓汝可教,今惜钱之念如此,不可也。僧方悔谢不及矣。游太平观亦称道人。
  回处士
  尚书郎贾师雄藏古铁镜,尝欲淬一磨。洞宾称回处士谒焉,乞试其枝。笋中取药少许,真镜上,辞去曰:俟更取药来。追之已不见。但见所寓太平寺,扉上题诗曰:手内青蛇凌白日,洞中仙果艳长春。须知物外烟霞客,不是尘中磨镜人。视镜上药已飞去,一点光明如玉。
  回山人
  熙宁元年八月十九日,遇湖州束林沈山,自称回山人。用石榴树皮写绝句於壁,诗云:西邻已富忧不足,束老虽贫乐有余。白酒酿来绿好客,黄金散尽为收书。一称回叟见后谒石国监条。
  回后养
  洞宾游秦州天庆观,时道流悉赴邻郡醮席,独一小童在。洞宾求笔欲书壁,童辞以观堂新修,师戒毋污壁。乃曰:但烦贮火殿炉,欲礼三清。既往,见殿后池水清沘,以瓜画壁书曰:石池清水是吾心,刚被桃花影倒沉。一到邦山宫阙内,销闲澄虑七弦琴。末题云:回后养。书壁绝高,非手所能及,众叹异,始悟回为吕,后养者,先生反对。
  谷客
  元丰中,束京有道人称谷客。与布衣滕忠同饮酒,将起以药一丸遗滕,滕素有风癖,服之即愈,遂别,又二年於杨州开明桥束遇谷客,坐水次招滕,滕取路跨桥而往,至则无所睹。始悟其为洞宾也,怏怏未几卒矣。前吞轴题诗,后潭州寓会,俱称谷客
  守谷客
  崔中举进士,道过巴陵旅寓邸,歌沁园春乐章。洞宾适以补蹊隐市井问,质其所歌,曰:何曲也。崔曰:束都新声也。曰:吾不解书,子为书吾词。崔为书其词曰:七返还丹1 百1 万见第八卷崔问姓氏,曰:吾生江口,长山口,今为守谷客。翌旦访太守言之,此吕洞宾也,亟令召之,叩其户,应声渐远再呼不应,排户而入,闱无人矣。壁有诗曰:腹内婴儿养已成,且居鏖市暂娱情。无端措大刚饶舌,却入白云深处行。崔与太守叹恨而已。
  昌虚中
  徽庙时,有一道人自称昌虚中,往来诸琳宫。动履怪异,饮酒无量,啖生鱼肉至数十斤,引玲水数十斛。天大雨,雪平地七八尺余,自埋入雪中,旬日不出。雪霁复起,行於深潭水面,如履平地。又善草书,作枯藤游丝势,一举垂数千,络绎不断。人争携楮以请往,往不与。昌字虚中,吕字也。
  无心昌老
  横浦大庾岭有富家子,慕道建庵,接云水士多年。一日众建黄录大斋,方罢,忽有一褴褛道人至,求斋。众不知恤,或加凌辱,道人题一词曰:暂游大庾,白鹤飞来谁共语。岭畔人家,曾见寒梅几度花。春来春去,人在落花流水处。花满前蹊,藏尽神仙人不知。末书云:无心昌老来五字、作三样笔势,题毕,竟入云堂良久不出。迩之已不见,徐视其字,深透壁后矣‘。始知昌字无心,乃吕公也,众共叹惋。
  患无心
  江西吉水县大江之滨,有玄坛观。一日道倡皆下山斋事,止留小童在观。偶一道人青巾白袍,缓步入观投宿。小童以师不在拒辞不许,道人索笔题诗壁上云:寨裳揽步寻真宿,清景一宵吟不足。月在寒潭风在松,何必洞天三十六。患无心书诗成掷笔而去。次日师归,小童备述道人求宿吟诗意。道众往观,字势飘逸不凡,向房内视之,墨迹透壁,方知为纯阳祖师笔也,嘉靖三十九年洪水泛滥,观宇倾圯,而诗壁挺然独存,灰泥不剥。见者异之,乃为本地势家强取,异至半途过一岭,倾落石上,至今尚有灰迹墨痕存焉。
  宾法师
  青城山丈人观黄若谷,风骨清峻,戒行严洁,常以天心、符水、三光正黑治疾,良验。而得人财帛,即以散施贫乏。洞宾诡为宾法师上谒,留月余,所作符篆,往往吹起皆为龙蛇云雾,飞去治鬼,召将必现其形。通人言语,足踏成雷,目瞬成电,呵气成云,喷唾成雨。又善画不用笔墨,但含墨水喷纸帛上,自然成山川花木宫室禽兽人物之状,略加拂拭而已。每画得钱即市酒,与若谷痛饮。若谷饮素无量,每为宾所困。一日若谷问曰:先生操行异常人,必自神仙中来,还可语吾道否。曰:子左足北斗七星缺其一,奚能成道耶,更一生可也。若谷惊曰:宾公殆圣人矣。盖其左足下有黑子作北斗七星状,而缺其一,未尝为人所知故也。复问寿几何,洞宾倒书九十四字于壁,作两圆相围之,即别去。始悟两圆相乃吕字,而宾姓其字也。后若谷四十九岁卒,果符倒书之谶。
  同客
  熙宁中江南有李先生者,自号同客人。持莎笠轮竽,敲短板,唱渔家傲,又为呜榔之声以参之。音清悲激,如在青霄。其词曰:二月江南山水路,李花零落春无主。一个鱼儿无觅处,风和雨玉龙生甲,归天去。人或与钱不受,与酒即不辞。后以甲辰二月终,座之无尸。始悟同客者,即吕洞宾也。
  黄袄翁
  长沙锺-将之仲山,嘉定己巳自金陵罢官归。舟次巴陵南津哺时,俄睹一舟过焉,舟中一黄袄翁风貌奇庞,凝然仁立,熟视仲山良久。仲山窥其蓬中无他物,惟船头有黑瓶罐十枚,蓬前两青衣童参差立。仲山意其必径渡,既而仅行二丈许即回楫,而黄袄翕已复端坐蓬后矣。再熟视仲山良久,俄失船所在。仲山始谓为巨商不与之语,至是恍然惊讶,知其为异人也。翼且往吕仙庵拜礼,真像果俨然,衣黄衣,亦有两青童侍侧。而其貌,则皆与昨日所见者惟肖也。仲山自恨凡目不识真仙,感叹无已,作水调歌头词,有更似南津港再遇吕公船之句。次年下世,其后仲山之孙尝出其祖所绘黄袄翁真像示人,诚为清俊绝俗云。
  晋谒儒门八条
  谒丁晋公
  丁晋公谓伴鄱阳,洞宾和一秀才往谒,曰:吾唐吕渭之孙也,经史百家,无不通究。因与晋公言君状貌大似李德裕,他日出处皆如之。后晋公果大拜而窜海外,信似赞皇矣。
  谒张参政
  张公洎早年家居,洞宾谒之,与公洎讲《 周易》 ,并言《 孟子》 存心养气之旨。公洎在后文章日进,因索纸笔作八分书诗一章,微示他日将佐鼎席之意,卒章曰:功成当在破瓜年。后张果参政,后十六岁卒。俗以破瓜为,二八盖其谶也。
  谒武昌守
  武昌守伴一日对奕,有道人不通姓氏,直前曰:吾国手也。守试与奕,才下仅八子即曰:太守负矣。守曰:汝子未盈局,安知吾负。道人曰:吾子已分途据要津矣,是以知之。已而果然如是,数局守皆负。俄拂袖去不见,守令人遍城寻之,闻在郡治前吹笛。才至郡治前,则闻笛声在束门。至束门,则闻在西门。至西门,则闻在南门。至南门,闻在北门。至北门,则闻在黄鹤楼前。道人走往石照亭中不见,但见亭中有诗曰:黄鹤楼前吹笛时,白苹红梦满江湄。裹情欲诉谁能会,惟有清风明月知。末书一吕字。
  谒锺弱翁
  锺传弱翕帅平冻,洞宾幅巾衣白纷衣上谒,从牧童牵黄犊立庭下。弱翁异其气局闲雅,指牧童曰:道人能诗,可赋此乎。曰:是儿自能之牧童。大书曰:草铺横野六七里,笛弄晚风三四声。归来饱饭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既别,人皆见其担二大瓮,长歌出郭。或报弱翁曰:瓮二口,此吕公也。亟追之,不复见矣。
  谒石国监
  石介守道为国子监直讲,一方士称回叟上谒,袖出诗曰:高心休拟凤池游,朱绂银章宠已优。莫待祸来名欲灭,林泉养浩预为谋。石逊谢不悟其旨,延以酒食。日将夕,叟辞,石留之宿,曰:吾孤云野鹤,安可留也。既而期年,因贼孔直温谋逆,石尝有书与之,坐贬卒。
  谒王岳州
  太常博士王纶守岳州,有道人上谒,貌清瘦,短褐不掩肝,语音清圆。纶问世系,回曰:世系不必问,所请教者奕暮耳。与奕,纶素号国手,至是连负。日云暮,乃酌以酒,问何方人,回以诗曰:仙籍班班有姓名,蓬莱倦客吕先生,凡夫肉眼知多少,不及城南老树精。纶惊讶问已失之矣,庭下烟云满然,移时不散。
  谒石舍人
  石舍人王休因避暑,有褴褛樵夫持斧而前,眉目秀整,议论清快。石问乡里及世系,曰:老夫生于河南,移居於终南山,吕渭之裔也。所学者《庄子》、《老子》,此外无所为。石曰:终南有佳处。曰:佳处甚多。因举陶隐居诗曰:终南何所有,所有惟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石异之,款留二日,极谈出有入无、超生离死之法。将别,曰:吾将往岳阳。以丹一粒遗石服之,年九十余,面如婴儿。
  巴陵犯节
  洞宾行巴陵市,太守出,犯节,前驱执之。太守置诸狱,令书款,日迨脯,无一辞。吏逼之,洞宾曰:须我酒醒。吏曰:汝不忧罪,尚以酒为解也。言未竟,俄失之,但遗一幅纸曰:暂别蓬莱海上游,偶逢太守问根由。身居北斗星杓下,剑挂南宫月角头。道我醉来真个醉,不知愁是怎生愁。相逢何事不相认,却驾白云归去休。太守惊曰:此吕翁也。夙兴焚香谢过,一日於水盆中见焉。亟召画史图之,与滕子京本绝类也。
  吕祖志卷之二竟
  #1:『间』原为『问』,据《道藏辑要》本改。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上一篇:吕祖志卷一
下一篇:吕祖志卷三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