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云笈七签》卷一百一十三上 纪传部·传十一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0-11-01 12:59:11      繁體中文版     

◎任生

任生者,隐居嵩山读书,志性专静。常夜 闻异香,忽于帘外有谓生曰:某以冥数,合与君偶,故来耳。生意其异物,坚拒不纳,其女 子开帘而入。年可二十余,凝态艳质,世莫之见。有双鬟青衣,左右翼侍。夜渐久,顾谓侍 者曰:郎君书籍中取一幅纸,兼笔砚来。乃作赠诗一首,曰:我名籍上清,谪居游五岳。以 君无俗累,来劝神仙学。又曰:某后三日当来。言毕而去。书生览诗,见笔札秀丽,尤疑其 妖异。三日果来,生志弥坚。女子曰:妾非山精木魅,名列上清,数运冥合,暂谪人间,自 求匹偶。以君闲澹,愿侍巾箱。不止于延福消祸,亦冀贵而且寿。今反自执迷,亦薄命所致 。又赠一篇曰:葛洪亦有妇,王母亦有夫。神仙尽灵匹,君子意何如。书生不对,面墙而已 。女子重赠一篇曰:阮郎迷不悟,何要申情素。明日海山春,彩舟却归去。嗟叹良久,出门 东行数十步,闪闪渐上空中,去地百余丈,犹隐隐见于云间。以三篇示于人,皆知其神仙矣 。痛生之不遇也。

数月,生得疾。见二黄衣人,手持牒来追,曰:子命已尽。遂 被引去,行十余里,忽见幢节幡盖,迤逦不绝,有女子乘翠辇,侍卫数十人。二黄衣与生辟 易,隐于墙下。女子望见,既至,问曰:何人?黄衣具言。女子笑曰:是嵩山读书薄命汉。 谓黄衣把牒来,曰:公数尽矣,今既相遇,不能无情。索笔判牒,更与三年。生再拜之,二 使者曰:此三素元君仙官,最贵,既有命,既须回。使者送至旧居,见身卧于床上,使者从 后推之,乃苏。嗟恨累日,后三年果卒。

◎罗公远

罗公远,八月十 五日夜,侍明皇于宫中玩月。公远曰:陛下莫要月宫中看否?帝唯之。乃以拄杖向空掷之, 化为大桥,桥道如银。与明皇升桥,行若十数里,精光夺目,寒气侵人,遂至大城。公远曰 :此月宫也。见仙女数百,皆素练霓衣,舞于广庭上。问其曲名,曰:“《霓裳羽衣》 也。乃密记其声调。旋为冷气所逼,遂复蹑银桥回,返顾银桥,随步而灭。明日召乐工,依 其调作《霓裳羽衣曲》,遂行于世。明皇欲传隐形之术,公远秘而不说。上怒,乃选善射者 十人伏于壁,召公远与语,众矢俱发,公远致毙,上令瘗于宫内。月余中,使自蜀回,奏事 讫,云:臣至骆谷,见罗公远,令附起居,专于成都望车驾。上大惊,问其行李如何。曰: 跣足,携鞋一只。乃令开棺,视之,唯见一草鞋在棺,有箭孔十数。安禄山犯阙,明皇幸蜀 ,有称维厶延来谒,召之即不见。思其意,维厶延盖公远字也。上悔恨,叹息累日。

◎罗方远

罗方远,江夏人也。刺史春致设,观者如市。有白衣人,长丈余, 质貌甚异,门卫者皆怪。俄有一小兒傍过。叱曰:汝何故离本所,惊怖官司?其人摄衣而走 ,官吏执小兒至宴所,具白刺史,问甚姓,对曰:姓罗,名方远,自幼好道。适见守江龙入 州看设,某叱令回。刺史不信,曰:尔何诞妄!若诚有龙,即令我见本形。方远曰:请试之 。乃于江滨作小坑,深阔一丈,去岸八九尺,引江水注之。刺史与寮佐、郡人皆往注视,逡 巡有白鱼,可长五六寸,随水入坑,腾跃渐大。有青烟如练起,须臾黑气满空,雷电赩赫, 风雨驰骤,久之乃息。见龙于江心,身与云气相连,素光满水,食顷方灭。刺史具表,以进 方远。时明皇方留意神仙,即日召见。上与张果老、叶法善弈棋次,二人见之,大笑曰:村 兒有何解。乃各执棋子数枚,谓方远曰:此有物。曰:空手。及开手,果无所有,悉在方远 处。上大惊异,自后累试,其术如神。

◎李师稷

会昌元年,李师稷 中丞为浙东观察使。有商客遭风,飘不知所止。月余至大山,瑞云覆绕,奇花异树,尽非人 间所睹。山侧有人,迎问安得至此,客具以告。乃令移舟于岸,既登岸,乃云须谒天师。遂 引至一处,若大宫观。既入,见一道士,眉鬓俱白,侍卫十余人,坐大殿,令上与语,曰: 汝中国人也,兹地有缘,方得一到,此即蓬莱山也。乃令左右,引于宫内游观,玉台翠树, 光彩夺目。院宇数十,皆有号。至一院,扃锁严固,窥之,众花满亭堂,有几褥焚香阶下。 客问之此院谁何?答曰:此是白乐天院,乐天在中国,未来耳。乃潜记之,遂辞归。数旬至 越,具白廉使,李公尽录以报白公。公已脱烟埃,投弃轩冕,与居昧。昧者,固不闻也,安 知非谪仙哉!

◎袁滋

袁相名滋,未达时,居复郢间。 复州青溪山,秀丽无比。袁公因晴登临此山,行数里,迳渐幽小,阻绝无踪。有人儒服,市 乐为业,结庐山之下。袁公与语,甚相狎,因留宿其舍。袁公曰:此境山泉奇异,当为灵仙 之所都府。儒生曰:有道士五六人,盖物外之士也,数日一来,莫知其所居处。与之虽熟, 不肯细言。袁公曰:某可来相谒否?曰:彼其恶人,然颇好酒,足下但求美醖一榼,或得见 也。袁公辞归,后得美酒,挈而往。历数宿,五人果来,布裘纱帽,藜杖草履。相见遂通寒 暄,大笑,乃相与临清涧,据石濯足戏调。儒生为列席致酒,五人顾酒甚欢,曰:何处得此 物?来且各三五盏。儒生曰:非某所能致,有客携来,顾谒仙兄。乃引袁公出历拜,五人相 顾失色,悔饮其酒,兼怒儒生,曰:公不合以外人相扰。儒生曰:此人诚志,复是士流,许 之从容,亦何伤也。意遂渐解。见袁公谦恭特甚,乃时与笑语,目袁生曰:坐。袁生再拜就 席。少顷酒酣,乃视袁公相谓曰:此人似西华坐禅僧。良久云真是,便屈指计之,曰:此僧 去来四十七年矣。问袁公之岁,适四十七。抚掌曰:须求官职,福禄已至。遂与袁公握手言 别,过洞逾岭,扪萝跳跃,翩翩如飞,倏忽不见。袁公后乃登第,果拜相,领西蜀节制。

◎王水部

大历中,有水部王员外者,笃好道术。虽居朝列,有布衣 方乐之士,日与游从。一日有道侣数人在,王君方与谈谐。会除厕,裴老携秽路侧,密近 所,王君妻令左右止之。因附耳于壁,听道侣言,窃笑不已,王君仆使皆怪之。少顷,裴 老佣事毕,王君将如厕,遇于户外。裴老敛衣,似有白事,曰:员外甚好道。王君惊曰:老 人安得知?莫有所解否?对曰:某曾留心,知员外酷似好道,然无所遇。适来上数人,大 是凡流,但眩惑员外,希酒食而已。王君异之。其妻骂之曰:君身为朝客,乃与秽夫交结。 遣人逐之,裴老笑请去。王君邀,从容曰:老人请后日相访。王君斋沐净室,裴老布袍曳杖 而至,有隐逸之风。王君坐话,茶酒更进。裴老曰:员外非真好道,乃是爱药术,试炉火可 验。取一铁合重二斤,分为两片,致于火中,须臾色赤。裴老解布衫角药两丸,小于麋粟, 捻碎于合上,复以火烧之,食顷,裴老曰:成矣。令王君仆使壮者,以火箸持之,掷于地, 逡巡成金色,如鸡冠。王君降礼,再拜而谢之。裴老曰:此一两敌常金三两,然员外亦不用 留,将施贫乏。遂辞去。曰:从此亦无复来矣。王君曰:愿至仙伯高第申起居,容进否?裴 老曰:可兰陵西坊大菜园后相寻。遂别。王君乃易服往,果见小门。叩之,有苍头出,曰: 莫是王员外否?遂引人,堂宇甚新净,裴老道服相迎,侍女十余人,皆有殊色。茶酒果实甚 珍,服用辉焕。迨晚,王君告去,裴老送出门。旬日再去,其第已为他所,质裴老,亦不知 所在。

◎崔生

进士崔生,常游青山,解鞍放驴,无仆御,驴逸而走 ,驰之不能及。约行十里,至一洞口,时已曛黑,驴即奔入,崔生悚惧,不敢前进,力固疲 矣,遂寝岩下。至晓,洞中微明,乃入十余里,望见岩壑间有金城绛阙,而被甲执兵者守卫 之。崔生知是仙境,乃告曰:某尘俗之士,顾谒仙翁。守吏趋报,顷之召入。见一人居殿, 服羽衣,身可丈余,侍女数百,与崔生趋拜,使坐与语,忻然留宿。酒味珍香,异果罗列, 谓崔生曰:此非人世府也,驴追益走者,余之奉邀也。盖一女子愿事于君,此亦冥数前定耳 。生再拜谢,遂以女妻之。数日,令左右取青合中药两丸,与生服之。但觉脏腑清莹,摩体 若蝉蜕,莹然婴兒之貌。每朔望,与崔生乘鹤,而上朝蕊宫。月余,崔生曰:某血属在人间 ,请归一诀,非有所恋也。仙公戒之曰:崔郎不得淹留。遂与符一通,急有患祸,此可隐形 ,慎不可游宫禁。临别,又与一符曰:甚急即开。乃命取一驴付之。

崔生到京都 ,试往人家,皆不见,因入内。会剑南进太真锦绣,乃窃其珍者。上曰:计无贼至此,必为 妖取之。遂令罗公远作法,以硃字照之寝殿户,后果得崔生。崔生具写本末,上不信,令笞 死。崔生乃出仙翁临行之符,照公远与持执者,当时绝倒,良久方起。启上曰:此人已居上 界,不可杀也,纵杀之,臣等即受祸,亦非国之福。上乃赦之,犹疑其事不实,遣数百人, 具兵服,兼术士,送至洞口。复见金城绛阙,仙翁御殿,侍从森然,出呼曰:崔郎不取吾语 ,几至颠毁。崔生拜讫,遂升洞门。所送者欲随之,仙翁以杖画地成川,阔数丈,崔生妻掷 一领巾,化为五色绛桥,令崔生踏过,桥随步即灭。既至洞口,崔生谓送人曰:事只如此, 可以归。须臾,云雾四合,咫尺不见,唯闻鸾鹤箫籁之声,遥望云山而去,上方知其神仙也 。

◎黄尊师

茅山黄尊师,法箓甚高尝于山前修观,起 天尊殿,置讲求资,日有数千人。时讲众初合,忽有一人,排门大呼,貌甚粗黑,言词鄙陋 ,腰插驴鞭,如随商客者。骂道士,奴时正热,诱众何事!自不向深山学修道业,何敢妄语 !黄师不测之,即辍讲,逊词谢之,众人悉畏,不敢抵忤。良久,词色稍和,曰:如是聚集 ,岂不是要修堂殿耶?都用几钱?尊师曰:要五千贯。其人曰:可尽辇破铁釜及杂铁来。黄 师疑是异人,遂遽令于观内诸处,收拾约得铁八百斤。其人乃掘地为炉,以火销之,探怀中 取一胡芦,泻出两丸药,以物搅之,少顷,去火已成银。曰:此合钱万贯,若修观,计用有 余,请施贫乏,如所获无多,且罢之。黄师与徒众皆敬谢,问其所欲,笑出门去,不知所之 。后十余年,黄师奉诏入京,忽于市街西见插驴鞭者,肩绊小复子,随骑驴老人行,全无茅 山气色。黄欲趋揖,乃拨手指乘驴者,复连叩头,黄但搕礼而已。老人发尽白,视之如十四 五女子也。

◎卢杞

卢相名杞,少时甚贫,与市妪麻婆者,于东都废 宅,税舍以居。麻婆亦孑然,卢公常以疾卧,月余,麻婆悯之,常来为作粥食。卢病愈,多 谢之。后累日,向晚自外归,见金犊车子,立麻婆户外。卢且惊异,密候之。见一女子,年 十四五,真神仙人。明日潜访,麻婆曰:郎君莫要作婚姻否?如是则为请求之。卢曰:某贫 贱,安敢辄有此意?麻曰:亦何妨。既夜,麻婆曰:事谐矣,请郎君清斋三日,会于城东废 观。既至,见古树荒草,久无人居,逡巡雷电震曜,风雨暴至,化为楼台,金炉玉账,景物 华丽。俄有辎軿降空,即所见女子也。与卢相见曰:某奉上帝命,遣人间自求匹偶,郎君有 仙相,故遣麻婆传意旨,更七日清斋,当再奉见。女子呼麻婆,付药两丸。须臾雷电黑云, 女子忽失所在,古树荒草,苍然如旧。麻婆与卢遂归。又清斋七日,地种药,适已蔓生, 未移刻,二胡芦生于蔓上,渐大如两斛甕许,麻婆以刀刳其中。及七日之期,与卢公各处其 一,仍令卢公具油衣三领。风云忽起,腾上碧霄,耳中唯闻波涛之声,迤逦东去。又谓卢公 曰:莫寒否?令著油衣,如冰雪中行,复令著至三重,即甚温暖。谓麻婆曰:此去洛阳多少 ?婆曰:已八万里。良久,胡芦止息,遂见楼台,皆以水晶为墙垣,被甲仗者数人。麻婆引 卢公入,见女子居殿,侍从女数百人。命卢公坐,具酒馔。麻婆屏息,立于诸卫之下。女子 谓卢公曰:郎君合得三事取一事,可者言之。若欲长留此宫,寿与天毕,次为地仙,常居人 间,时得至此;下为中国宰相。如何?卢生曰:在此实为上愿。女子喜曰:此水晶宫也,某 为太阴夫人,仙格已高。郎君便当白日升天,须执志坚一,不得改移,以致相累也。仍须启 上帝。乃索青纸为写素,当庭拜奏。

少顷,闻东北喧然声,云帝使至。太阴夫人 与诸仙趋降,俄有幢节香幡,引硃衣少年,立于阶下。硃衣宣帝命:公得太阴夫人状,云卢 杞欲住水晶宫,如何?卢公无言。夫人但令疾应,又无言。夫人及左右大惧,驰入,取鲛绡 五疋,以赂使者,欲其稽缓。食顷间,又问卢杞欲求水晶宫住否,欲地仙否,欲人间宰相否 。卢公大呼曰:欲得人间宰相。硃衣趋去,太阴夫人失色,令麻婆速领回。遂入胡芦,依前 闻风雨之声,至地,遂到旧居。尘榻俨然,时已中夜,胡芦与麻婆俱不见矣。杞后果为相。

◎卢李二生

昔有卢李二生,隐居太白山读书,兼习吐纳导引。一旦 李生告归曰:某不能甘于寒苦,且浪迹江湖。决别而去。后李生为桔子园吏隐欺,折官钱数 千贯,羁縻不得,他去,贫悴日甚。偶过扬州阿师桥,逢见一人,草履麻衣,视之乃卢生也 ,昔号二舅。李生与之语,哀其衣弊,卢生大骂曰:我贫贱何耻!公不外物,投身凡冗之所 ,又有积负,且樱拘囚,尚何面目以相见乎?李生原谢,二舅笑曰:居所不远,翌日驰马奉 迎。至旦,果有一仆。御骏足而来,云二舅邀郎君。既去,马疾如风,出城之南,行数十里 ,路侧有硃门斜开,二舅出,星冠霞帔,容貌光泽,侍女数十人,与桥下仪质全别。邀李生 中堂宴馔,名花异木,疑在仙府。又累出药品,悉皆珍奇。既夕,引李生坐北亭,置酒曰: 适命得佐酒者,颇善箜篌。须臾,红烛引一女子至,容貌极丽,新声甚嘉。李生视箜篌,上 有硃书十字云:天际识归舟,云间辨江树。罢酒,二舅曰:莫愿作婚姻否?此人名家,质貌 兼美。李生曰:某安敢及此。二舅许为成之。又曰:公所负官钱几何?曰:二千贯。乃与一 拄杖曰:将此于波斯店内取钱,可从此学道,无自秽身陷罪也。迨晚,仆人复御前马至,二 舅令李生去,送出门。

洎归,颇疑讶为神仙矣。即以拄杖诣波斯店 ,其辈见杖曰:何以得之?依语付钱,遂得免絷而去。既惊且异,乃再往卢二舅所居,将谢 之。即荒草原地而已,怅望而归。其年往汴州,行军陆长源以女嫁之。既见,颇类卢二舅北 亭见者。复解箜篌,仍有硃字,视之,果见“天际”之句也。李生具说扬州城南 卢二舅亭中筵宴之事,女曰:某少年兄弟戏书之句,尝梦见云仙官追,如公所言也。李生叹 讶之甚,后竟不能得遇。

◎李石

唐相李石,未达时颇好道。尝游嵩 山,荒草中间,有人呻吟声,视之,乃病鹤。鹤乃人语曰:某已为仙,厄运所锺,为樵者见 伤,一足将折,须得人血数合,方能愈也。君有仙骨,故以相托。李公解衣,即欲刺血。鹤 曰:世间人少,公且非纯人。乃拔一眼睫,曰:持往东都,但映照之,即知矣。李公中路自 视,乃马首也。至洛阳,所遇颇众,悉非全人,或犬彘驴马首。偶于桥上,见一老翁骑驴, 以睫照之,乃人也。李公敬揖,具言病鹤之事。老翁忻然下驴,宣臂刺血。李公以小瓶盛之 ,持往鹤所,濡其伤处,裂衣封裹。鹤谢曰:公即为明皇时宰相,后当轻举,相见非遥,慎 勿堕志。李公拜之,鹤冲天而去。

◎李主簿

近有选人李主簿者新婚 ,东出关,过华岳庙,将妻入谒金天王。妻拜未终,气绝而倒,唯心上微暖。舁归客邸,驰 马诣华阴县,求医术之人。县宰曰:叶仙师善术,奉诏投龙回,去此一驿,公可疾往迎之。 李公单骑驰去,约十五余里遇之。李公下马伏地,流涕敬拜,具言其事。仙师曰:何等妖魅 ,乃敢及此!遂与李公先行,谓从者曰:鞍驮速驱,来持硃钵及笔。至舍,已闻哭声。仙师 入见,曰:事急矣,且将墨笔及纸来。遂书一符,焚香,以水噀之。符北飞走,声如飘风, 良久无应。仙师怒,又书一符,其声如雷,顷之亦无验。少时,鞍驮到,取硃笔,令李公左 右煮少许薄粥,以候其起。乃以硃书一符,喷水叱咤之声如霹雳。须臾,口鼻有气,眼开, 良久能言。问其状,曰:某初拜时,金天王曰好夫人,第二拜云留取,遣左右扶归院。适已 三日,亲宾大集,闻敲门,门者走报,王曰何不逐却,乃第一符也。逡巡门外闹甚,门者数 人,细言于王,王曰且发遣,是第二符也。俄有赤龙飞入,王扼喉绕能出声,曰放去,某遂 有人送出,第三符也。李公罄囊以谢之,是知灵庙,女子不得入也。

◎卢常师

秘书少监卢常师,进士擢第。性恬淡,不乐轩冕世利,蔑然无留意。因弃官之东 洛,谓所亲曰:某与浙西鱼尚书故旧,旬日当谒去。又曰:某前身是僧,坐禅处犹在会稽, 亦拟自访遗迹。家人亦怪其将远行,而不备舟楫。不旬日而卒。

◎裴令公

裴令公少时,有术士云,命属北斗廉贞星将军,宜每以清酒名果敬祭,当得冥助 也。裴公自此未尝懈怠。及为相,机务繁迫,乃遗始志,心或不足,未始言于人,诸子亦不 知。在京有道者来,宿于裴公第。中夜谓曰:相公昔年尊奉天神,何故中道而止?崇护不已 ,亦有感于相公。裴公心知其廉贞,不知灵应。后为太原节度使,家人染疾,召女巫视之。 有弹胡琴巫,颠而倒之,良久噘然而起,曰:请见相公,廉贞将军遣某传语,何大无情,都 不相知也。将军怒甚,相公何不敬谢之?裴公大惊,女巫曰:当择良日斋洁,于静院焚香, 设酒果,将军亦欲示见于相公。别日,裴公沐浴具,朝服,立于阶前,东南奠酒,再拜。见 神披金甲、持硃戈,身长三丈余,南向而立。裴公惊悚流汗,俯伏于地不敢动,少顷即不见 ,问左右,皆曰无之。自是裴公尊奉,有逾厥初。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