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云笈七签》卷一百一十三下 纪传部·传十二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0-11-01 12:59:11      繁體中文版     

○续仙传

◎续仙传序

古今神仙,举世 知之,然飞腾隐化,俗难可睹,先贤有言曰,人间得仙之人,且千不闻其一,况史书不载神 仙之事,故多不传于世。详其史意,以君臣父子、理乱忠孝之道,激励终古也,若敦尚虚无 、自然之迹,则人无所拘制矣。《史记》言三神山在海中,仙人居金银宫阙,不死之药生其 上,人有欲往者,则风引舟而去,终莫能到。斯亦激励拘制之意也。

大哉!神仙 之事,灵异罕测。述云初之修也,守一炼气,拘谨法度,孜孜辛勤,恐失于纤微。及其成也 ,千变万化,混迹人间,或藏山林,或游城市。其飞升者,多往海上诸山,积功已高,便为 仙官,卑者犹为仙民。何者?十洲间,动有仙家数十万,耕植芝田,课计顷亩,如种稻焉, 是有仙官,分理仙民,及人间仙凡也。其隐化者如蝉蜕,留皮换骨,炼气养形质于岩洞,然 后飞升成于真仙,信非虚矣。

汾生而慕道,常愧积习。及长,游历宦途,週游寰 宇。凡接高尚所说,或览传记,兼复闻见,皆铭于心而书于牍。又以国史不书,事散于野, 矧当中和兵火之后,坟籍犹阙,讵有秉笔记而述作者,处世斯久,人渐稀传,惜哉!他时寂 无遗声,今故编录其事,分为三卷,冀资好事君子、学道之人谭柄,用显真仙者哉!朝请郎 、前行溧水县令、兼监察御史、赐绯鱼袋沈汾撰。

◎玄真子

玄真子 姓张名志和,会稽山阴人也。博学能文,进士擢第。善画,饮酒三斗不醉。守真养气,卧雪 不寒,入水不濡。天下山水,皆所游览。鲁公颜真卿与之友善。真卿为湖州刺史,与门客会 饮,乃唱和,为《渔父词》。其首唱,即志和之词,曰:西塞山边白鸟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真卿与陆鸿渐、徐士衡、李成矩共唱和二十五首,递 相夸赏。而志和命丹青剪素,写景夹词,须臾成五本,花木禽鱼、山水景像、奇绝踪迹,今 古无伦。而真卿与诸宾客传玩,叹伏不已。其后真卿东游平望驿,志和酒酣,为水戏,铺席 于水上独坐,饮酌啸咏。其席来去迟速,如刺舟声,复有云鹤,随覆其上。真卿亲宾参佐, 观者莫不惊异。寻于水上捴手,以谢真卿,上升而去。今犹有传宝其画在人间者。

   ◎蓝采和

蓝采和,不知何许人也。常衣破蓝衫,六銙黑木腰带阔三寸余,一脚 著靴,一脚跣行。夏则衫内加絮,冬则卧于雪中,气出如蒸。每行歌,于城市乞索。持大拍 板,长三尺余,常醉踏歌。老少皆随看之,机捷谐谑,人问应声答之,笑皆绝倒。似狂非狂 ,行则振鞋踏歌云:踏踏謌,蓝采和。世界能几何。红颜一春树,流年一掷梭。古人混混去 不返,今人纷纷来更多。朝骑鸾凤到碧落,暮见桑田生白波。长景明辉在空际,金银宫阙高 嵯峨。歌词多率尔而作,皆神仙意,人莫之测。但以钱与之,绳穿拖行。或散失亦不回顾, 或见贫人即与之,或与酒家。週游天下,人有为兒童时见者,及斑白见之,颜状如故。后踏 歌濠梁间,于酒楼上乘醉,有云鹤笙箫声,忽然轻举,于云中掷下靴、衫、腰带、拍板,冉 冉而去。其靴衫等,旋亦失亡。

◎硃孺子

硃孺子,永嘉安固人也。 幼而师道士王玄真,居大箬岩岩即陶隐居修《真诰》于此,亦为真诰岩,岩之西有陶山在焉 。勤苦事于玄真,深慕仙道。常登山岭采黄精服饵,历十余年。一日,就溪濯蔬,见岸侧二 小花犬,孺子异之,乃寻逐,入枸杞丛下。归告,玄真讶之。遂与孺子俱往伺之,复见二犬 戏,跃逼之,又入枸杞下。玄真与孺子共寻掘,乃得二枸杞根,形状如花犬,坚若石。洗洁 归以煮之,而孺子益薪看火三日,昼夜不离灶侧,试尝汁味,取吃不已。及见根烂,以告玄 真,共取食之。俄顷,孺子忽飞升在前峰上,玄真惊异,久之,孺子谢别玄真,升云而去。 到今俗呼其峰为童子峰。玄真后饵其根尽,不知其年寿,亦隐于岩之西。陶山有采捕者,时 或见之。

◎王老

王老,坊州宜君县人也。居于村野,颇好道爱客, 务行阴德为意。其妻亦同心不倦。一日,有繿道士造其门,王老与妻俱迎礼之。居月余,间 日与王老玄谈,杯酌甚相欢洽。俄患恶疮偏身,王老乃求医药,看疗益加勤切,而疮日甚。 迨将逾年,道士曰:此不烦以凡药相疗,但得数斛酒,浸之自愈。于是王老为精洁酿酒,及 熟,道士言:以大甕盛酒,吾自加药浸之。遂脱衣入甕,三日方出,鬓发俱黑,而颜复少年 ,肌若凝脂。王老阖家,视之惊异。道士谓王老曰:此酒可饮,能令人飞升上天。王老信之 。初,甕酒五斛余,及窥,三二斗在尔。清冷香美,异于常酒。时方与二人持麦次,遂共饮 ,皆大醉。道士亦饮,云:上天去否?王老曰:愿随师所适。于是祥风忽起,彩云如蒸。屋 舍草树、全家人物鸡犬,一时飞去,空中犹闻打麦声。数村人共观望惊叹。惟猫鼠弃而不去 。风定,其赁持麦二人,乃遗在别村树下,后亦不食,皆得长年。今宜君县西三十里,有升 仙乡存焉。

◎侯道华

侯道华,自言峨嵋山来。泊于河中永乐观,若 风狂人,众道士皆轻易之。而道华能斤斧,观舍有所损,悉自修葺,登危历险,人所难及处 皆到。又为事贱劣,有客来,不问道俗凡庶,悉为担水汲汤,濯足浣衣。又淘溷灌园,辛苦 备历,以资于众。众益贱之,驱叱甚于仆隶,而道华愈忻然。又常好子史,手不释卷,一览 必诵之于口。众或问之:要此何为?答曰:上天无愚懵仙人。众咸笑之。经十余年,殿梁上 或有神光,人每见之。相传云开元年中,有刘天师尝炼丹成,试犬犬死,而人不敢服,藏之 于殿梁,皆谓妄言。忽暴风雨,殿微损,道华乃登梁,复见光于梁上陷中,凿起木,得一合 ,三重内有小金合子,有丹,遂吞之,掷下其合。吞丹讫,遽无变动,谓之虚诳。忽一日, 入市醉归,其观前素有松树偃盖,甚为胜景,道华乃著木履上树,悉斫去松枝。群道士屡止 之,不可,但斫,曰:他日碍我上升处。众人常为风狂,怒之且甚。适永乐县令至,其公人 观见斫松,深讶之。众具白于县官,于是责辱之,道华亦忻然。后七日,道华晨起,沐浴装 饰,焚香曰:我当有仙使来相迎。但望空拜不已。众犹未信。须臾,人言见观前松上,有云 鹤盘旋,笙箫响亮。道华忽飞,在松顶坐,久之,众甚惊忙。永乐县官吏道俗,奔驰瞻礼, 其责辱道华县官,叩磕流血。道华捴手,以谢道俗,云:我受玉皇诏,授仙台郎,知上清宫 善信院,今去矣。俄顷,云中仙众作乐,幡幢隐隐,凌云而去。

◎马自然

马湘,字自然,杭州盐官人也。世为县之小吏,而湘独好经史,攻文学。乃随道 士,天下遍游。后归江南,而常醉于湖州,堕霅溪。经日而出,衣不湿,坐于水上而来言: 适为项王相召,饮酒欲醉方返。溪滨观者如云,酒气犹冲人,状若风狂,路人多随看之。又 时复以拳入鼻,及出拳,鼻如故。又指溪水令逆流,食顷,指柳树随溪水走来去,指桥令断 复续。

后游常州,遇马植出相,任常州刺史,素闻湘名,乃邀相见迎礼,甚异之 。植问:道兄幸同宗姓,欲为兄弟,冀师道术,可乎?湘曰:相公何望?曰:扶风。湘戏曰 :相公扶风,马湘则马风,牛但且相知,无征同姓。意言与植风马牛不相及也。然植留之郡 斋,益敬之。或饮会次,植请见小术,乃于席上,以瓷器盛土种瓜,须臾引蔓,生花结实。 取食,众宾皆称香美,异于常瓜。又于遍身及袜上摸钱,所出不知多少,掷之皆青铜钱。撮 投井中,呼之一一飞出。人有以取者,顷复失之。又植言,此城中鼠极多。湘书一符,令人 帖于南壁下,以箸击盘长啸,鼠成群而来,走就符下俯伏。湘乃呼鼠,有一大者近阶前,湘 曰:汝毛虫微物,天与粒食,何得穿穴屋宇,昼夜挠于相公?且以慈悯为心,未能杀汝,宜 便率众离此。大鼠乃回,群鼠前,皆叩头谢罪,遂作队莫知其数,出城门去,自此城内便绝 鼠。

后南游越州,经洞岩禅院,僧三数百人方斋。而湘与婺州永康县牧马岩道士 王知微、弟子王延叟同行,僧见湘、知微到,踞而食,略无揖者,但使以饭。湘不食,促知 微、延叟速食而起,僧斋未毕。及出门,又促速行,到诸暨县南店中,约去禅院七十余里。 深夜闻寻道士声,主人遽应此有三人。问者极喜,请于主人,愿见道士。及入,乃二僧,见 湘但礼拜哀鸣,曰:禅僧不识道者,昨失迎奉,致贻责怒,三数百僧,到今下床不得。某二 僧是主事,且不坐,所以得来,固乞舍之。湘惟睡而不对,知微、延叟但笑之。僧愈哀乞, 湘起曰:此后无以轻慢人为意,回去入门,僧辈当能下床。僧回,果如其言。湘翌日又南行 ,时方春,见一家好菘菜,求之不得,仍闻恶言,命延叟取纸笔。知微言求菜见阻,诚无讼 理,况在道门,讵宜施之。湘笑曰:我非讼者也,作小戏尔。于是延叟捧纸笔,湘画一白鹭 鸶,以水喷之,飞入菜畦中啄菜,其主人趕起,又飞下再三。湘又画一犭呙子,走趕捉白鹭 鸶,共践其菜,碎尽不已。其主人见道士戏笑求菜,致此虑复为他术,即来哀求。湘曰:非 求乞菜也,故相戏尔。于是呼鹭及犭呙,皆飞走投入湘怀中,视菜如故,悉无所损。又南游 霍桐山,入长溪县界,夜投旅店。宿舍小,而行旅已多,主人戏言无宿处,道士能壁上睡, 即相容。已逼日暮,知微、延臾曰:只能舍宿,争会壁睡?湘曰:尔但俗旅中睡,我坐可到 明。众皆睡,而湘跃身梁上,一脚挂梁倒睡。适主人夜起,烛火照见,大惊异。湘曰:梁上 犹能,壁上何难。而入壁久之,不出。主人祈谢移时,请知微、延叟入家内净处,方出。及 旦,主人留连,忽失所在。知微、延叟前行数里寻求,已在路傍。

自霍桐回永康 县东天宝观驻泊,观前有大枯松,湘指之曰:此松已三千年余,即化为石。自后果化为石, 忽大风雷震,石倒山侧作数截。杨发自广州节度,责授婺州刺史,发性尚奇异,知之,乃徙 两截就郡斋,致之龙兴寺九松院。各高六七尺,径三尺余,其石松皮鳞皴,今犹存焉。或有 告疾者,湘无药,但以竹杖打病处。腹内及身上百病,以竹杖指之,口吹杖头如雷鸣,便愈 。有患腰褭脚曲,持拄杖而来者,亦以杖打之,令放拄杖,应手便伸展。时有以财帛与湘, 阻让不免,留之,复散与贫人。所游行之处,或宫观岩洞,多题诗句。其登杭州秦望山,诗 曰:太一初分何处寻,空留历数变人心。九天日月移朝夕,万里山川换古今。风动水光吞远 峤,雨添岚气没高林。秦皇谩作驱山计,沧海茫茫转更深。

后归故乡省兄,适兄 远出,嫂侄喜归,湘告曰:我与兄共此宅,今归要分,我惟爱东园尔。嫂侄异之,小叔久离 家归来,兄犹未见面,何言分地?骨肉之情,必不忍如此。驻留三日,嫂侄讶之,不食但饮 酒。而待兄不归,及夜遽卒。明日,兄归问妻子,具以实对。兄感恸,乃曰:弟学道多年, 非归要分宅,是归托化于我,以绝思望耳。乃棺殓之。其夕,棺輷然有声,一家惊异,乃葬 于东园。时大中十年也。明年,东川奏,剑州梓桐县道士马自然,白日上升。湘于东川谓人 曰:我盐官人也,新羽化于浙西,今又为玉皇所诏,于此上升。以其事奏之,遂敕浙西道杭 州覆之,发冢视棺,乃一竹杖而已。

◎邬通微

邬通微,不知何许人 也。为道士,神气清爽,静默虚夷。或吟或醉,多游于洪州名山。见之多年,或十数年不见 ,则颜状益少于当时,如此,识者不测其服炼丹药,游行无定止。后于酒楼,乘醉飞升而去 。

◎许碏

许碏,自称高阳人也。少为进士,累举不第。晚学道于王 屋山,週游五岳名山洞府。后从峨嵋山经两京,复自荆、襄、汴、宋抵江淮,茅山、天台、 四明、仙都、委羽、武夷、霍桐、罗浮,无不遍历。到处皆于悬崖峭壁人不及处题云:许碏 自峨嵋寻偃月子到此。观笔踪者,莫不叹其神异,竟莫详偃月子也。后多游庐山,尝醉吟曰 :“阆苑花前是醉乡,滔以冉切翻王母九霞觞。群仙拍手嫌轻薄,谪向人间作酒狂。好 事者诘之,曰:我天仙也,方在昆伦就宴,失仪见谪。人皆笑之,以为风狂。后当春景,插 花满头,把花作舞,上酒楼醉歌,升云而去。

◎金可记

   金可记,新罗人也。宾贡进士。性沉静好道,不尚华侈,或服气炼形,自以为乐。博学强 记,属文清丽。美姿容,举动言谈,迥有中华之风。俄擢第不仕,隐于终南山子午谷葺居。 怀退逸之趣,手植奇花异果极多。常焚香静坐,若有念思,又诵《道德》及诸仙经不辍。后 三年,思归本国,航海而去。复来,衣道服,却入终南。务行阴德,人有所求,无阻者。精 勤为事,人不可偕也。大中十一年十二月上表言:臣奉玉皇诏,为英文台侍郎,明年二月十 五日当上升。时宣宗颇以为异,遣中使徵入内,固辞不就。又求见玉皇诏,辞以为别仙所掌 ,不留人间。遂赐宫女四人、香药金彩,又遣中使二人专看待。然可记独房静室,宫女、中 使多不接近。每夜闻室内常有人谈笑声,中使窃窥,但见仙官仙女各坐龙凤之上,俨然相对 ,复有侍卫非少,而宫女中使不敢辄惊。二月十五日,春景妍媚,花卉烂熳,果有五云唳鹤 ,翔鸾白鹄,笙箫金石,羽盖琼轮,幡幢满空,迎之升天而去。朝列士庶,观者填溢山谷, 莫不瞻礼叹异焉。

◎宋玄白

宋玄白,不知何许人也。为道士,身长 七尺余,眉目如画,端美肥白,言谈秀丽,人见皆爱之。颇有道术,夏则衣绵,冬则单衣。 卧于雪中,去身一丈余,週匝气出如蒸,而雪不凝。又指灯即灭,指人若隙风所吹,飕飕然 ;指庭间花草,飒飒而动。多游名山,自茅山出润州希玄观,入括苍洞。辟谷服气。或时食 彘肉五斤,以蒜韭一盆,撮吃毕,即饮酒二斗,用一白梅。人有求得其一片蒜食之者,言不 作蒜气,味如异香,终日在齿舌间,香不歇。得食之者颇多,而毕身无病,寿皆八九十。玄 白到处,住则以金帛求置二三美妾,行则舍之。人皆以为得补脑还元之术。

又游 越州,适大旱,方暴尪乐龙以祈雨,涉旬,亢阳愈甚。玄白见之,以为凡所祈雨,须候天命 ,非上奏无以致之。乃于所止观,焚香上祝,经夕,大霪雨告足。越人大神异之。复到信州 ,又逢天旱祈祷,有道士知玄白能致雨,州人乃请之。遽作术飞钉,钉城隍神双目。刺史韦 德邻怪其<贝宁>妇女、复钉城隍神,此妖怪也。将加责辱,使健步辈欲向之,手脚皆 不能动,悉自仆倒,枷杖亦自摧折。玄白笑谓德邻曰:使君崿忤刘根,欲诛罚祖祢也?德邻 方惧,祈谢。须臾雨足,礼而遣之。其灵术屡施,不可备录。后于抚州南城县,白日上升而 去。

◎贺自真

贺自真,莫究其所来也。为道士,居嵩山,有文学。 为事高古,常焚修精勤。年少,人亦不知其甲子,然道俗相传,见之多年矣,皆不甚为异。 一日,云鹤满空,声乐清亮,自真忽飞升而去。时有处士陈陶在东都,见洛城人观望瞻礼, 惊叹不已,乃为诗曰:“子晋鸾飞古洛川,金桃再熟贺郎仙。三清乐奏嵩丘下,五色云 屯御苑前。硃顶舞翻迎绛节,青鬟歌对驻香綍。谁能白昼相悲泣,太极光阴几万年。 ”

◎酆去奢

酆去奢,衢州龙丘人也,家住于九峰山下。少入道 ,游学道术,精思忘疲。年三十余,便居处州松阳县安和观,其观即叶静能故乡学道之所。 而观北五里有卯山,高五十余丈,相传云汉张天师及叶静能,皆居此山修道。去奢慕前事, 登其山结庵以居。后观中道士,相率山下居人为构屋,及造堂殿。设老君、张天师像,及叶 静能真影,朝夕焚修朝礼。山东南有一方石,阔二丈余,平若砥,盖天然也。去奢常坐其上 ,拱默静想,一旦感神人,谓之曰:张天师有斩邪剑二口,并瓶贮丹在此石下,可以取之。 去奢谢神人曰:此石天设,非人力可加。自惟荒谬,守真而已。托兹山栖获安,久蒙圣佑, 丹之与剑,讵可辄取?神人曰:但勤修无怠,剑丹自可立致。后三年,神人乃以剑丹送于去 奢。剑乃张天师七星剑。丹以石匣藏之,一瓶贮之,倾药有斗余,如麻子,红色光明。去奢 自服及施人,有疾皆愈。

时丽水县人华造,因中和年荒乱之后,拥土人据岩险。 浙东连帅具以上闻,朝廷议欲息兵,乃授造以刺史。而造凶险,闻去奢神与剑丹,乃以兵围 其山,取去奢并剑丹,到州夺其剑丹,而囚锁去奢于空室中。时方炎暑,一月日不与之水, 造为去奢已毙矣。及开室,见神色俨然,颜状红白,愈于来时。造惊异,乃却送去奢归山, 剑丹留之。一夜风雷,飞鸣失所,去奢闻剑却归石下尔。

后居山十五年余,每言 常见龙虎异鸟,行于庭际。安和观道士多寓山顶烧奏,见龙虎鸟迹,咸惊异之。去奢不食多 年,或人秽触其山,春冬则猛兽来惊,秋夏则毒蛇所螫。去奢又言,每雷雨只在山半,常见 云龙、雷公、电姥、神鬼甚众,或到此相见,咸有礼焉。又寄宿道士,夜闻去奢所居静室, 若与人谈话,窃窥之,惟闻异香满室,及环珮声。或见有戴远游冠、绛服、螺髻垂发、碧绡 衣男女四人对坐,侍从皆玉童玉女,光明照身,复有神人远立于侧,而道士皆不敢惊,但虔 敬而已。一日,去奢告道士曰:恐当离此山去,不长相见也。后数日,有彩云鸾鹄,声乐满 空,徘徊山顶。后有綍舆幡幢,灵官驾龙鹿,皆五色,亦骑鸾凤迎,去奢升天而去,山下道 俗观望者甚众。

孙思邈

孙思邈,京兆华原人也。七岁就学,日诵 千言。及长,好谈庄老百家之说。週宣帝时,以王室多事,隐于太白山学道,炼气养形,求 度世之术。洞晓天文推步,精究医药,审察声色,常蕴仁慈。凡所举动,务行阴德,济物为 功。偶出路行,见牧牛童子杀小蛇,已伤血出,思邈求其童,脱衣赎而救之,以药封裹,放 于草内。

复月余出行,见一白衣少年,仆马甚壮,下马拜思邈,谢以言曰:小弟 蒙道者所救。思邈闻之,不以为意。少年复拜思邈,请以别马载之,偕行如飞。到一城郭, 花木正春,景色和媚,门庭焕赫,人物繁杂,俨若王者之居。少年延思邈入,见一人端正美 貌,袷帽绛衣,侍从甚众,欣喜相接,谢思邈曰:深思道者,故遣兒子相迎。前者小兒独出 ,忽为愚人所伤,赖脱衣赎救,获全其命。此中血属非少,共感再生之恩,今得面道者,荣 幸足矣。俄顷,延入若宫闱内,见中年女子,领一青衣小兒出,再三拜谢思邈曰:此兒痴騃 ,为人伤损,赖救免害。思邈省记尝救青蛇,即讶此何所也。又见左右皆阉人,宫妓呼袷帽 君王,呼女子为妃后,心异之。潜问于左右,曰:此泾阳水府也。王者乃命宾寮,设酒馔妓 乐,以宴思邈,辞以辟谷服气,惟饮酒尔。留连三日,问其欲,对曰:山居乐道,思真炼神 ,目虽所窥,心固无欲。乃以轻绡珠金赠行,思邈坚辞不受。曰:道者不以此为意耶?何以 相报?乃命其子,取龙宫药方三十首与先生,曰:此真方,可以济世救人。俄复命仆马送先 生归山。既归,深自为异,历试诸方,皆若神效。后著《千金方》三十卷,散龙宫方在其内 。又以声色诊人之疾,著《脉经》一卷,大行于世。

隋文帝辅政,徵为国子博士 ,不就。尝谓人曰:过此五十年,当有圣人出,吾方助之,以济生人。至唐太宗时,召诣京 师,讶其容貌甚少,曰:故知有道者,诚可尊重,羡门之徒,岂虚言哉!将授以爵位,固辞 不受。高宗初,拜谏议大夫,复固辞。时年九十余,视听不衰。

范阳卢照邻有时 名,而染恶疾,嗟禀受之不同,昧遐夭之殊致,问于思邈曰:名医愈疾,其道如何?对曰: 吾闻善言天者必质于人,善言人者必本于天。夫天有四时五行,寒暑迭代。其转运也,和而 为雨,怒而为风,凝而为霜雪,张而为虹蜺,天地之常数也。人有四肢五脏,一觉一寐,呼 吸吐纳,动而为往来,流而为荣卫,彰而为气色,发而为音声,此人之常数也。阳用其精, 阴用其形,天人之所同也。及其失也,蒸则生热,否则生寒,结而为疣赘,陷而为痈疽,奔 而为喘息,竭此而为焦枯。诊发乎面,变动乎形。推此以及天地,则亦如彼。故五纬盈缩、 星辰失度、日月错行、彗孛流飞,此天地之疾疹也;寒暑不时,此天地之蒸否也;石立土涌 ,此天地之疣赘也;山崩地陷,此天地之痈疽也;奔风暴雨,此天地之喘乏也;雨泽不时、 川源涸竭,此天地之焦枯也。良医遵之以药石,救之以针剂,圣人和之以道德,辅之以人事 。故人有可愈之疾,天地有可销之灾。又曰:胆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圆而行欲方。《诗》曰 :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谓小心也;“赳赳武夫,公侯干城”,谓大胆也;不为 利回,不为义疾,行之方也;见机而作,不俟终日,智之圆也。其文学也颖出,其道术也不 可胜纪。

高宗后无何,制授承务郎,致之尚药局,不就。永徽三年 二月十五日,晨起沐浴,俨其衣冠,端拱以坐。谓子孙曰:我为世人所逼,隐于洞府修炼, 将升无何之乡,臣于金阙,不能应召往来。俄而气绝,遗令薄葬,不设盟器牲牢之奠。月余 颜色不变,举尸入棺,如空衣焉,已尸解矣。

◎张果

张果隐于恒州 条山,往来汾晋间,时人传有长生秘术。耆老云,为兒童时,人见之,自言数百岁矣。唐太 宗、高宗徵之,不起。则天召之出山,佯死于妒女庙前。时方炎暑,须臾臭烂生虫,于是则 天信其死矣。后有人于恒州山中复见之。

开元二十三年,明皇诏通事舍人裴晤, 驰驿于恒州迎之。果对晤气绝而死,晤乃焚香,宣天子求道之意,俄顷渐苏。晤不敢逼,驰 还奏之,乃命中书舍人徐峤、通事舍人卢重玄,赍玺书迎果。果随峤到东京,于集贤院安置 ,肩舆入宫,备加礼敬。公卿皆往拜谒,问以方外之事,皆诡对,每云:余是尧时丙子年人 。时人莫能测也。又云尧时为侍中,善于胎息,累日不食。时进美酒,及三黄丸。明皇留之 内殿,赐之酒,辞以小臣饮不过二升,有一弟子可饮一斗。明皇闻之喜,令召之。俄顷一小 道士,自殿檐飞下,年可十六七,美姿容,旨趣雅澹。谒见上,言辞清爽,礼貌臻备。明皇 命坐,果曰:弟子常侍立于侧,不可赐坐。明皇愈喜,赐酒。饮及一斗,不醉。果辞曰:不 可更赐,过度必有所失,致龙颜一笑尔。明皇又逼赐之,酒忽从顶涌出,冠子扑落地,化为 榼。明皇及嫔御皆惊笑,视之,失道士矣。但金榼在地覆之,榼贮一斗,验之,乃集贤院中 榼也。累试仙术,不可穷纪。乃下诏曰:恒州张果先生,游方之外者也,迹先高尚,心入菼 冥,是混光尘,应召城阙。莫知甲子之数,且谓羲皇上人,问以道枢,尽会宗极。今则将行 朝礼,爰升宠命,可银青光禄大夫,号通玄先生。

果累陈老病,乞归恒州。赐绢 三百疋,随从弟子二人给驿,肩舁到恒州,弟子一人,放回,一人相随入山。天宝初,明皇 又遣徵诏,果闻之示卒,弟子葬之。后发之,但空棺而已。

◎许宣平

   许宣平,新安歙人也。睿宗景云年中,隐于城阳山南坞,结庵以居。不知其服饵,但见不 食。颜若四十许人,轻健,行疾奔马。时或负薪以卖,薪檐常挂一花瓢,及曲竹杖。每醉行 腾腾以归,吟曰:负薪朝出卖,沽酒日西归。时人莫问我,穿云入翠微。迩来三十余年,或 施人危急,或救人疾苦。城市之人,多访之不见,但览庵壁题诗云:隐居三十载,筑室南山 巅。静夜玩明月,闲朝饮碧泉。樵人歌垅上,谷鸟戏岩前。乐矣不知老,都忘甲子年。好事 者多诵其诗。有抵长安者,于驿路洛阳同华间传舍是处题之。

天宝中,李白自翰 林出东游,经传舍,览诗吟之,叹曰:此仙人诗也。诘之于人,得宣平之实。白于是游及新 安,涉溪登山,累访之不得,乃题诗于庵壁曰:我吟传舍诗,来访仙人居。烟岭迷高迹,云 林隔太虚。窥庭但萧索,倚杖空踌蹰。应化辽天鹤,归当千载余。宣平归庵见壁诗,又吟曰 :一池荷叶衣无尽,两亩黄精食有余。又被人来寻讨著,移庵不免更深居。其庵后为野火烧 之,莫知宣平踪迹。

后百余载,至咸通十二年,郡人许明恕家有婢当逐,伴入山 采樵。一日独于南山中,见一人坐石上,方食桃,甚大。问婢曰:汝许明恕家人也?婢曰: 是其人。曰:我即明恕之祖宣平也。婢言曰:常闻家内说,祖翁得仙多年,无由寻访。宣平 谓婢曰:汝归,为我向明恕道我在此山中。与汝一桃食之,不得将出,山内虎狼甚多,山神 惜此桃。婢乃食之,甚美,顷之而尽。遣婢随樵人归家言之。婢归,觉檐樵轻健。到家,具 言入山逢祖翁宣平。其明恕嗔婢将上祖之名牵呼,取杖打之。其婢随杖身起,不知所之。后 有人入山内,逢见婢,童颜轻健,身衣树皮,行疾如风,遂入升林木而去。

◎刘 商

刘商,彭城人也,家于长安。好学强记,攻文,有《胡笳十八拍》,颇行于世 ,兒童妇女悉诵之。进士擢第,历台省为郎中。性耽道术,逢道士即师资之。炼丹服气,靡 不勤切。每叹光景甚促,筋骸渐衰,朝驰暮止,但自劳苦,浮荣世宦,何益于己!古贤皆堕 官以求道,多得度世,幸毕婚嫁,不为俗累,岂劣于许远游哉!是以托病,免官入道。

游及广陵,于城街逢一道士卖药,聚玩颇众,人言多有灵效。众中见商,目之甚 相异,乃罢药,携手登楼,以酒为欢。道士所谈,自秦汉历代事,皆如目视。商颇为异,即 师敬之。复言神仙道术,不可得也。及暮,商归侨止,道士下楼,闪然不见,商益讶之。翌 日,又于街市访之,道士仍卖药。见商愈喜,复挈上酒楼,剧谈欢醉。出一小药囊赠商,并 戏吟曰:无事到扬州,相携上酒楼,药囊为赠别,千载更何求。商记词得囊,暮乃别去。后 商寻之,不复见也。商乃开囊视,重重纸裹一胡芦,得九粒药,如麻子。依道士口诀吞之, 顿觉神爽不饥,身轻飘然,过江游茅山。久之,复往宜兴张公洞。当春之时,爱罨画溪之景 ,乃入胡父诸葺居,隐于山中。近樵者犹见之,曰:我刘郎中也。莫知所止,盖已为地仙矣 。

◎刘替

刘替音僭,小字宜哥,兄瞻也。替家贫,好道。常 有道士经其居,见替异之,问:知道否?曰:知。然替性饶俗气,业应未净,遽可强学。 道士曰:能相师乎?替曰:何敢。于是师事之,随道士入罗浮山。替与瞻俱读书,替 山栖求道,无巾裹鬃角,布衣事道士为文,而瞻性慕荣达。替谓瞻曰:鄙必不第,则逸于 山野尔,得第则劳于尘俗。竟不及于鄙也,然慎于富贵,四十年当有验。曰:神仙遐远难求 ,秦皇汉武,非不区区也。廊庙咫尺易致,马週、张嘉贞可以继踵矣。自后替愈精思于道 ,乃隐于罗浮山。

瞻进士登科,屡历清显,及升辅相,颇著燮调之称。俄谪南行 ,次广州潮台,泊舟江滨,忽有鬃角布衣少年,冲暴雨而来,衣履不湿,欲见瞻,左右皆讶 ,乃语之,但言宜哥来也,以白瞻。问形状,具以对。瞻惊叹,乃迎而见之。替颜貌可二 十来许,瞻已皤然衰朽,为逐臣。悲喜不胜,替复勉之:与尔为兄弟,手足所痛,曩日之 言,今四十年矣。瞻益感叹,谓替曰:可复修之否?替曰:兄身邀荣宠,职和阴阳,用 心动静,能无损乎!自非弟奈何,况已升天仙,讵能救尔?今惟来相别,非来相救也。于是 同舟行别,话平生隔阔,一夕,失替所在。今罗浮山中,时有见者。瞻乃南行,殁于贬所矣 。

◎罗万象

罗万象,不知何许人。有文学,明天文,洞精于《易》 。节操奇特,惟布衣游行天下。居王屋山,久之,后游罗浮山,叹曰:此硃明洞天,昔葛稚 川曾栖此以炼丹,今虽无邓岳相留,聊自驻泊尔。于是爱石楼之景,乃于山下结庵以居。常 饵黄精,服气数十年。或出游曾城泉山,布水下采药,及入福广城市,卖药饮酒,来往无定 。或一食,则十数人之食;或不食,则莫知岁月。光悦轻健,日行三四百里,缓行奔马莫及 。后却归石楼庵,竟不复出,隐于山中矣。

◎司马承贞

司马承贞, 字子微,博学能文。攻篆,迥为一体,号曰金剪刀书。隐于天台山玉霄峰,自号白云子,有 服饵之术。唐则天累诏之,不起。睿宗深尚道教,屡加尊异,承贞方赴召。睿宗问阴阳术数 之事,承贞对曰:《老君经》云,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且心目所见,知每损之尚未能已 ,岂复攻乎异端,而增智虑哉!睿宗曰:理身无为,则清高矣,理国无为,如之何?对曰: 国犹身也。《庄子》云,游心于澹,合气于漠。顺于自然,乃无私焉,而天下理。《易》曰 圣人者,与天地合其德。是知天不言而信,不为而成。无为之旨,理国之要也。睿宗深赏异 ,留之欲加宠位,固辞不可,告归山。乃赐宝琴花帔以遣之,公卿多赋诗以送。常侍徐彦伯 ,撮其美者三十余篇,为制序,名曰《白云记》,见传于世。时卢藏用早隐于终南山,后登 朝居要官,见承贞将还天台,藏用指终南谓之曰:此中大有佳处,何必天台?承贞徐对曰: 以仆所观,乃仕宦之捷径尔。藏用有惭色。

明皇在宥天下,深好道术,徵诏承贞 ,到京留于内殿,颇加礼敬。问以延年度世之事,承贞隐而微言,明皇亦传而秘之,故人莫 得知也。由是明皇理国四十五年,虽禄山犯阙,銮舆狩蜀,及为上皇回,又七年方始晏驾, 虽由天数,岂非道力之助延长耶!初,明皇登封泰山回,问承贞:五岳何神主之?对曰:岳 者,山之巨镇。而能出雷雨,潜诸神仙,国之望者为之。然山林神也,亦有仙官主之。于是 诏五岳,于山顶别置仙官庙,自承贞始也。

又蜀女真谢自然泛海,将诣蓬莱求师 ,船为风飘到一山。见道士指言天台山司马承贞名,在丹台,身居赤城,此真良师也。蓬莱 隔弱水三十万里,非舟楫可行,非飞仙无以到。自然乃回,求承贞受度,后白日上升而去。 承贞居山,修真勤苦。年一百余岁,童颜轻健,若三十许人。有弟子七十余人。一旦,告弟 子曰:吾自玉霄峰东望,蓬莱常有真灵降驾,今为东海青童君、东华君所召,必须去人间。 俄顷气绝,若蝉蜕,已解化矣!弟子葬其衣冠焉。

◎闾丘方远

闾丘 方远,字大方,舒州宿松人也。幼而辩慧,年十六,精通《诗》、《书》,学《易》于庐山 陈元晤。二十九问大丹于香林左元泽,泽奇之。后师事于仙都山隐真岩刘处靖,学修真出世 之术。三十四受法箓于天台山玉霄宫叶藏质,真文秘诀,尽以付授。而方远守一行气之暇, 笃好子史,群书每披卷,必一览之,不遗于心。常自言:葛稚川、陶贞白,吾之师友也。铨 《太平经》为三十篇,备尽枢要,其声名愈播于江淮间。唐景祐二年,钱塘彭城王钱肸,深 慕方远道德,礼谒。于馀杭大涤洞筑室宇以安之,列行业以表之。昭宗累徵之,方远以天文 推寻,秦地将欲荆榛,唐祚必当革易,侔之园绮,不出山林,竟不赴召。乃降诏褒异,就颁 命服,俾耀玄风,赐号妙有大师玄同先生。阐扬圣化,启发蒙昧,真灵事迹,显闻吴楚。由 是从而学者,若正一真人之在蜀。赵升、王长亦混于门下,弟子二百余人。会稽夏隐言、谯 国戴隐虞、荥阳郑隐瑶、吴郡陆隐週、广陵盛隐林、武都章隐芝,皆传道要而升堂奥者也。 广平程紫霄应召于秦宫,新安聂师道行教于吴国。安定胡谦光、鲁国孔宗鲁十人,皆受思真 炼神之妙旨。其余游于圣迹,藏于名山,不复得而记矣。

天复二年二月十四日, 沐浴焚香,端拱而坐,俟亭午而化。颜色怡暢,屈伸自遂,异香芬馥,三日不散。弟子以从 俗葬,举以就棺,但空衣而尸解矣。葬于大涤洞之傍白鹿山。后有道俗,于仙都山及庐山累 见之。自言:我舍大涤洞,归隐■山天柱源也。

◎聂师道

聂师道, 字通微,新安歙人也。性聪淳直,言行谦谨,养亲以孝闻,深为乡里所敬。少师事道士于方 外,即德诲之从兄也。德诲自省郎出牧新安之二年,方外从之荆南书记,早舍妻子入道,学 养气修真之术,週游五岳名山,到新安。德诲乃于郡之东山选胜地,构室宇以居之,目为问 政山房,而师道事之。辛勤十余年,传法箓修真之要。后出游续溪山,自言尝览内传,见服 松脂法。乃与道侣,上百丈山采松脂。崖石回耸百丈,遂以名之,其四望高千余仞。夜宿于 崖顶松下,天清月朗,忽闻仙乐起,自东南紫云上遥遥而来,迟缓过于石金山。石金与百丈 ,其高相等,虽平地隔三十里,山顶相望咫尺间。乃闻仙乐到彼,辍少时,敲小鼓三通,复 奏乐,金石笙箫,丝匏响亮,击鼓而拍,莫审其曲调,声揭而清,特异人间之乐。自三更及 鸡鸣而止。后问于山下人,是夜皆闻之。其同侣叹曰:方采灵药,遽闻仙乐,岂非有感?此 亦君得道之嘉兆矣。

其后游行归南岳,礼玉清及光天二坛。后泊招仙观,入洞灵 源。时当春景,闻蔡真人旧隐处不远,有花木甚异,采樵者时或见蔡真人在其间。师道喜之 ,乃辟谷七日,晨起独趋山中渐行,见花有异香,不觉日晚。忽到大溪傍,见一樵人,临水 坐于沙上。师道骤欲亲近之,乃负薪将下溪,回顾师道,却驻樵檐,问独此何往。应之曰: 学道寻仙,深心所切,闻蔡真人隐此山,愿一礼谒耳。樵人曰:蔡君所居极深,人不可到。 师道曰:攀萝登崖,已及于此,有山通行,岂惮远近!樵人又曰:日将暮矣,且行过此山东 ,有人家可宿。师道欲随樵人去,樵人遽入水,甚浅,及师道入水,极深而急,不敢涉。樵 人曰:尔五十年后,方过得此溪。目送樵人,步水面而去,不见乃回。

山东行十 余里,遥望见草舍三间,有篱落鸡犬。渐近,见一人青白色似农者,年可三十,独居。见师 道到,甚讶师道深山自行。忽曰:家累俱出何为?主人又问师道:此来何之?应曰:寻蔡真 人。居主人曰:路上见一樵人否?曰:见。主人曰:此蔡道者适过也。师道闻之,礼祝曰: 凡愚见仙圣不识,亦命也。已逼夜,山林深黑,投宿无地。又问曰:从何来?具以发迹新安 ,寻真之由以对。乃许入其舍,复指师道,令近火炉边床上坐。曰:山中偶食尽,求之未归 。师道曰:绝粮多时,却不以食为念。见火侧有汤鼎,复有数个黄瓷合,主人曰:合内物皆 堪吃,任意取之。乃揭一合,是茶。主人以汤泼,及吃,气味颇异于常茶。复思茶,更揭之 ,合不可开。遍揭诸合,皆不能开。师道心讶不似村人家,而不敢言。主人别屋睡,日高不 起,又无火烛,睡中曰:此孤寂之处,忽病无以相待,前村人家甚多,可以往彼。

师道便行,数里不见人家,悉是崖险,乃回,已迷向宿之处。复行 约三十余里,即逢见一老人,欣喜,邀于石上坐,问入山之意,具以前事对之。老人曰:蔡 君父子俱隐于此山,昨夜所宿之处,即其子也。又曰:尔道气甚浓,仙骨未就,入山饥渴, 何能却回?俄折草一茎与师道,形如姜苗而长尺余,嚼之味甘美。复令取泉水,吃次举头, 已失老人所在。师道悲叹不已,而觉食茶草之后,气力轻健,愈于来时。却欲沿山路寻宿处 ,其路已为棘蔓蔽塞,前去不通。却回招仙观,众道士忽见师道,惊异曰:此观地虽灵岳, 侧近虫兽甚多,人罕能独行,何忽去月余日?实久忧望。师道曰:昨日方去,始经一宿。具 言见樵人及宿处,又逢老人。道士皆叹曰:吾辈虽同居此观,徒为学道,知有蔡真人,无缘 一见。吾子夙有仙分,已见蔡君父子。其老人者,昔闻彭真人亦隐此山,岂非彭君乎?子一 入见,遽逢三仙人。一日一宿,人间月余矣。其实积习之命也。师道深自叹异。

驻招仙观修炼逾年,后以亲老思归,却回问政山。每入诸山,拾薪劚药,或逢虎豹,见师道 垂耳摇尾,俯伏于地。师道以手抚而呼之,乃起随行。或以薪药附于背上,负之送归而去。 昔郭文泰之居大涤洞,伏虎亦如之歙之。近山颇有猛兽,而不为人之害者,自师道之感也。 其亲时问师道游学所益,具陈其事。亲闻之而喜曰:汝以孝养我,以道资我,亦幸为汝母矣 。此盖宿庆之及也。

后又出游,复思往南岳九嶷山。早闻梅真人、萧侍郎皆隐玉 笥山,时人多见之。梅即汉南昌尉福也。箫即子云,字景乔,梁之公子,自东阳太守避侯景 之乱,全家入山。二人俱得道于此。师道且止玉笥清虚观,思慕梅、萧,三游郁木坑,或冀 一见,坚心以去。山行极深,忽见一人,布衣乌纱帽,颜若五十许人,师道礼敬问之。初自 称行者,问师道何往,乃以寻梅萧为答。行者曰:闻尔精勤慕道,遍访名山,情亦非易。欲 见二君,行者可以相引。尔宿业甚净,已应玉籍有名。虽未便飞升,当亦度世尔。行者又曰 :“我谢修通也,恐尔未识,故以自言,本居南岳,与彭蔡同隐,已三百年。知尔常游 洞灵源,我适为东华君命,主玉笥山林地仙,兼掌清虚观境土社令,尔与我素有道缘,是时 相见。然梅萧日中为小有天王所召,恐未便还,非可俟也。师道于是虔拜曰:凡世肉人,谬 探大道,凝神注想,以朝继夕。未知要妙,若浮于海,讵识其涯。不期今日获见道君,实百 生之幸也。修通曰:丹心恳苦,深可悯哉!尔世事未了,且当送尔出山路,往我所止。随行 数里,忽见草舍两间,甚新洁,有床席,小铛然火煎汤,俨若书生所居,而无人。修通命师 道入,坐于木兔上,修通自坐白石鹿床上。俄有一总角童,以汤一碗与师道,呷之神气爽然 。又指令架上自袖取书一卷,修通曰:此《素书》也,但习之无怠,当得真旨。师道意欲求 住师学,未之启言,而修通已知,曰:尔有亲垂老,虽有兄能养,若欲更南游,此未可言住 。我弟子紫芝在九嶷山,若往彼见之,为我传语,兼出《素书》示之,得尽其旨矣。或不见 ,但投《素书》于毛如溪上洞中,仍题石壁,记我传语之意,紫芝当自授尔要道。言讫,乃 发遣师道回,俄不见修通,已在郁木坑,师道入清虚观矣。众道士惊曰:一去七日而返,何 之也?师道具以对之。有道士二人欣跃,乞与师道共入郁木坑。到旧处,岩石草树,历历宛 然,但失其草舍,竟日怅望而回。

师道得《素书》,文字可识,皆说龟山王母, 理化众仙秘要真诀也。他仙习此,当得升天。世人授之,迹参洞府。其间有疑义,不可究也 。后到南岳九嶷山湘真观,月余,寻问紫芝踪迹,咸言毛如溪有一隐士,莫知姓名,人或见 者。师道累入山,寻之不见,乃如修通之言,投书题石壁。后常梦神人,称紫芝,教之以释 凝滞,意乃醒然。经岁余,复还问政。居二十余年,每焚修,即以二蔡、彭、谢真形画像瞻 礼,仍自以管幅编异,传于道俗。

其后吴太祖霸江淮间,闻师道名迹,冀其道德 护于军庶,继发召止,及广陵建玄元宫以居之。每升坛,祈恩祷福,水旱无不应。致天地感 动,烟云呈祥。是以人情咸依道化,境若华胥,俗皆可封。虽古今异时,实大帝之介君也。 乃降褒美为逍遥大师、问政先生,以显国之师也。弟子邹德匡、王处讷、杨匡翌、汪用真、 程守朴、曾景霄、王可儒、崔繟然、杜崇真、邓启遐、吴知古,皆得妙理,传上清法,散于 诸州府。袭真风而行教,朝廷皆命以紫衣,光其玄门。有秦、吴、荆、齐、燕、梁、闽、蜀 之士,咸来逾纪,勤苦奉事。师道常谓之曰:我无道术,何以远来若此?弟子皆曰:昔张君 居蜀,天下之人,悉往师之。随其所修,各授以道要焉。群弟子执奴仆之役,久而不去者, 方得成仙。今悉是枯骨子孙,日逼朽腐,思避短景,希度长生,愿无却恳切也。然师道以仁 慈接众,言不阻违,随其性识,指以道要。若久行雾露,余润渍衣,近罗沉檀,轻香袭体。

由是居广陵三十余年,有弟子五百余人。而师道胎息已久,炼丹有成。一旦,告 弟子曰:适为黑帻硃衣一符吏,告我为仙官所召,必须去矣。顷之,异香满室,云鹄近庭, 若真灵所集,爽然言别而化。弟子殓之,棺忽有声,视之若蝉蜕尸解矣。后数日,人自豫章 来,见之领一柷角童随行,道俗多识之,咸问:何为远游。曰:离南岳多年,今暂往尔。所 在多泊旧游宫观。而去半年后,有人自长沙来,亦如豫章所见。复言衡阳路见,归洞灵源去 。樵人言五十年后过此溪,适足验矣。详其由来,是二蔡、彭,谢之俦侣也。隐化而往,绝 世思望,神仙皆然矣。

◎殷文祥

殷七七,名文祥,又名道筌。常自 称七七,俗多呼之,不知何所人也。游行天下,人言久见之,不测其年寿。面光白若四十许 人,到处或易其姓名,不定。曾于泾州卖药,时灵台蕃汉疫疠俱甚,得药入口即愈,皆谓之 神圣。得钱即施之于人,而常醉于城市间。週宝于长安识之,寻为泾原节度,迎之礼重,慕 之道术还元之事。及宝移镇浙西,数年后,七七忽到,复卖药。宝闻之惊喜,遽召之,师敬 益甚。每醉,自歌曰:解醖须臾酒,能开顷刻花。琴弹碧玉调,炉炼白硃砂。宝尝试之,悉 有验。其于种瓜钓鱼,若葛仙公术也。

鹄林寺杜鹃花高丈余,每春末花烂熳。僧 传言,贞元年中,有外国僧,自天台钵盂中,以药养其根来种之,自后构饰花院,锁闭。人 或窥见女子,红裳艳丽,游于树下,有辄采花折枝者,必为所祟,俗传女子花神也。所以人 共保惜,故繁艳异于常花。其花欲开,探报分数,节度使宾寮官属,继日赏玩。其后一城士 女,四方之人,无不以酒乐游从。连春入夏,自旦及昏,闾里之间,殆于废业。宝一日谓七 七曰:鹄林之花,天下奇绝,尝闻能开非时之花,此可开否?七七曰:可也。宝曰:今重九 将近,能副此日否?七七诺之。乃前三日,往鹄林寺宿焉。中夜女子来谓七七曰:道者欲开 此花耶?七七乃问:何人深夜到此?女子曰:妾为上玄所命,下司此花,在人间已逾百年, 非久即归阆苑去,今与道者共开之,非道者无以感妾。于是女子倏然不见。来日晨起,寺僧 或讶花渐拆蕊,及九日,烂熳如春。乃以闻宝,一城士庶异之,游赏复如春夏间。数日,花 俄不见,亦无落花在地。

后七七偶到官僚家,适值会宾次,主与宾趋而迎之。有 佐酒倡优共轻侮之,七七乃白主人:欲以二栗为令,可乎?咸喜,谓必有戏术,资于欢笑。 乃以栗巡行,嗅者皆闻异香,惊叹,惟佐酒笑七七者二人,嗅之化作石,缀于鼻,掣不落, 但言秽气不可堪。二人共起狂舞,花钿委地,相次悲啼,粉黛交下。优伶辈一时辞舞,鼓乐 自作,声颇合节,奏曲止而舞不已。一席之人,笑皆绝倒。久之,主人祈谢于七七。有顷, 石自鼻落,复为栗,传之皆有异香。及花钿粉黛悉如旧,略无所损,咸敬事之。又七七酌水 为酒,削木为脯,使人退行,止船即住,呼鸟自随,唾鱼即活,撮土画地,状山川形势,折 茆聚蚁,变城市人物。有人曾经行处见之,言历历皆似,但小狭尔。凡诸术不可胜纪。

后二年,薛玄、刘浩作乱,宝南奔杭州。而宝总戎为政,刑或无辜。前上饶牧陈 全裕经其境,构之以祸,尽赤其族。宝八十三,筋力尤壮,女妓百数,盖得七七之术,后为 无辜及全裕作厉,一旦忽殂。七七刘浩军变之时,甘露寺为众推落北崖,谓堕江死矣。其后 人见在江西十余年,卖药。入蜀,莫知所止。其鹄林花,兵火焚,树失,根株信归阆苑矣。

◎谭峭

谭峭,字景升,国子司业洙之子,幼而聪明。及长,颇涉经 史,强记,问无不知,属文清丽。洙训以进士为业,而峭不然。迥好黄老,诸子及週穆、汉 武、茅君、列仙内传,靡不精究。一旦,告父出游终南山,父以南山近京都,许之。自经终 南、太白、太行、王屋、嵩、华、泰岳,迤逦游历名山,不复归。宁父驰书责之,复谢曰: 茅君昔为人子,亦辞父学仙,今峭慕之,冀其有益。父母以其坚心求道,岂以世事拘之,乃 听其所从。而峭师于嵩山道士十余年,得辟谷养气之术,惟以酒为乐,常醉腾腾,週游无所 不之。夏则服乌裘,冬则绿布衫。或卧于风雨雪霜中经日,人为已毙,视之,气出怵怵然。 父常念之,每遣家僮寻访,春冬必寄之衣及钱帛。捧之且喜,复书,遽遣家僮,乃厚遗之。 才去,便以父所寄衣出街,路见贫寒者与之。及寄于酒家,一无所留。人或问之何为如此, 曰:何能看得盗之所窃,必累于人,不衣不食,固无忧也。常欣欣然,或谓风狂,每行吟曰 :线作长江扇作天,靸鞋抛向海东边。蓬莱信道无多路,只在谭生柱杖前。尔后居南岳,炼 丹成,服之,入水不濡,入火不灼,亦能隐化,复入青城而去。

◎杜升

杜升,字可云,自言京兆杜陵人也,莫测其年寿。不食,常饮酒三斗不醉,颜甚悦泽, 若三十许人。裹大方巾,破帽,冬夏常著绿布衫,而言谈甚高,颇有文学。人有与换新巾衫 ,必受之,旧者坚不脱,得新者出门,逢人便与。常游城市门醉行。能沙书,好于水碗及盆 内,以沙书龙字,浮而左右转,或叱之,则飞起,高丈余,隐隐若云雾,作小龙形,呼之复 下水中。不就人求钱,人自以钱与之。召人穿檐行,少顷之间,得钱甚多,便散与贫人及酒 家。如此到处,日日为之,人皆不厌以钱与之,疑以术惑于众也。冬则卧于雪中三两日,人 以为僵毙矣,或拔看之,徐起,抖擞雪而行,犹若醺酣气出,如夏醉睡醒也。

杜 孺休,邠国公琮之子也,为苏州牧。或闻可云在城市,极喜,乃延入州,拜之,呼为道翁。 宾客僚属皆讶之,孺休曰:先君出镇西川,日与此道翁深相喜重,常来去书斋中。时孺休才 年十余岁,今五十余岁,别道翁四十年,而装饰颜貌,一如当时。乃留之郡斋,咨以道术。 可云曰:但以政化及人,慈爱为意,况今多事,尤在保身,未能脱屣世尘,委家林野,宜远 于兵伤,道术讵可问也。时郡人以钱帛与之,阻让不可,出城便散与人,孺休敬之愈甚。可 云或与孺休宾僚聚饮,有唱和者,而可云出口成章,属章深远,多神仙旨趣,人无以缀之。 后军乱,孺休果为兵伤而死。可云人见亦被伤杀,顷之,但有旧衫一领,作三四段斫破痕在 地。后数日,人多见过松江、浙江,经杭、越、衢、信入江西,市醉吟、沙书如故。又一年 ,人于湖南见之,问苏州事,历历话而笑,复言曾居南岳,即当去矣。详而究之,是得隐形 解化之道,人莫可知也。

◎羊愔

羊愔,太山人也。以世禄官,家于 缙云。明经擢第,解褐喜州夹江县尉,罢归缙云。兄忻为台州乐安令。愔幽栖括苍山,性惟 沉静,薄于世荣,志尚逍遥,常慕道术。一旦妻暴亡,曰:庄生鼓盆,迥为达者,今乐矣, 葬之不亦宜乎!男且有业,女已有归,永无累也。后游阮郎亭,崖上去地十余丈,有篆书刻 石,字极大,世传言阮肇题诗所成,使匠人錾石摸搭。验之,乃唐李阳冰常为缙云令,游此 亭题诗,曰:阮客身何在,仙云洞口横。人间不到处,今日此中行。

愔于亭侧, 与缙云观道士数人,花时饮酒,日午,忽仆地若毙,气息犹暖,乃舁还家,七日方醒。乡里 之人,与道士俱往问之,愔曰:“初为一人青帻绛服,自称灵英,邀入洞府中,见楼观 宏丽,鸾鹄徘徊,天清景暖,异于人间。须臾,一石穴中有物飞出,状如簦,青色,柄长。 灵英指之曰:此青灵芝也,可食之得仙。愔觉饥方甚,取坐于石上食之,味甘美,俄而都尽 。灵英曰:尔夙有仙分,今日遽得见仙官。乃引见仙官,戴远游冠、霞帔三人,文武侍从极 多。灵英谓愔曰:一人小有天王君,一人华阳大茅君,一人隐玄天佐命君。愔历拜之,咸曰 :有仙骨未能飞升,犹宜地上修炼。俄而灵英送出,乃括苍洞西门也。

愔方悟此 身,后不喜谷气,但饮水三升,日食百合一盏。身轻,骨节皆动,抖擞如竹片及拍板声。又 多言语吟咏,若与人谈话,昼夜不已。时或以纸三二百幅书之,顷刻皆遍文字,人莫识之。 愔读之悉是文章,道侣好事者,依口录之,实亦清辞丽句,多神仙瀛洲阆苑之意。如此经年 ,清瘦轻健。有不信者,谓之妖物所魅。及二年,渐肥白,不喜食百合,惟饮水饮酒。三年 ,鬓发如漆,面有童颜,行步轻健似飞,饮酒三斗不醉,衣布褐。后南行入委羽山,人莫得 见。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