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云笈七签》卷一百一十四 经传部·传十三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0-11-01 12:59:11      繁體中文版     

◎墉城集仙录叙

《墉城集仙录》者,纪古今女子 得道升仙之事也。夫去俗登仙,超凡证道,驻隙马风灯之景,享庄椿蟾桂之龄,变泡沫之姿 ,同金石之固,长生度世,代有其人。绵历劫年,编载经诰,玄图秘箓,灿然可观。神仙得 道之踪,或品升上圣,或秩预高真,或统御诸天,或主司列岳,或骑箕浮汉,或隐月奔晨, 或朝宴九清,或徊翔八极。开皇已往,劫运之前,三洞宝书,多所详述。洎九皇三古之后, 服牛乘马已还,皆辍天府而下拯生灵,由仙曹而暂司宰制,垂法立教,秉国佐时,儒籍史臣 ,备显其事。至有韬光混迹,驾景登晨。或功著岩林,朔烟霞而轻举;或身离嚣浊,控鸾鹤 以冲虚。或躬赞帝王,或乐居氓俗。阴功克就,玄德升闻,使鸡犬以俱飞,拔庭除而共举。 光于简册,无世无之。

昔秦大夫阮苍、汉校尉刘向,继有述作,行于世间。次有 《洞冥书》、《神仙传》、《道学传》、《集仙传》、《续神仙传》、《后仙传》、《洞仙 传》、《上真记》,编次纪录,不啻十家。又名山福地之篇、括地山海之说、搜神博物之记 、仙方药品之文,旁引姓名,别书事迹,接于闻见,讵可胜言,则神仙之事,焕乎无隐矣。 常俗之流,或言神仙者,必俟身形委谢,魂识成真,而后谓之神仙,非是骨肉升翥,此盖愚 瞽未达之甚也。何者?《真经》云:得道去世,或隐或显,证道虽一,修习或殊。故云神仙 之道百数,非一途所限,非一法所拘也。或为真人之友,或为天帝之宾,倏忽而龙驾来迎, 参差而云骈遐迈者,则谷希、长里、青光、赤松之例是也。或受书禀箓,阴景炼形,灵肉再 生,前功克懋者,则五老、上帝、四极真王之例是也。或精诚不易,试难不移,目注昆丘, 心朝大帝而得道者,黄观、韦道微、傅君之例是也。况复《大洞》、《七变》、《八禀》、 《三图》、《胎精》、《斑符》、《隐芝曲素》、《玉精金液》、《黄水秘符》。《赤树青 英》、《环刚绛实》、《白羽皇象》、《九转八琼》,服之而化凤化龙,饵之而为金为玉。 复有《金珰》、《玉珮》之诀,《三皇》、《八景》之文,华丹素奏之灵,《神虎》、《金 真》之要。飞行之羽,超虚蹑空;流金之光,摄神制逆。翱翔则翠羽玄翮,控御则飞盖曲晨 。七十四方之所修,靡亏毫发;三十七色之所授,渐备羽仪。至或降九锡以腾凌,践七试而 贞介。资师秘诀,证自我心。历象不能易其坚,雷霆不能骇其听,富贵不能惑其志,声色不 能诱其衷,此则我命在我,长生自致。故古今得者,讵可殚论。南真云,功满三千,白日升 天。弘道无已,自致不死。此之谓也。

夫神仙之上者,云车羽盖,形神俱飞;其 次牝谷幽林,隐景潜化;其次解形托象,蛇蜕蝉飞。然而冲天者为优,尸解者为劣。又有积 功未备,累德未彰,或至孝至忠、至贞至烈,或心不忘道、功未及人、寒栖独炼于己身、善 行不加于幽显者,太上以其有志、太极以其推诚,限尽而终,魂神受福者,得为善爽之鬼。 地司不制,鬼录不书,逍遥福乡,逸乐遂志,年充数足,得为鬼仙。然后升阴景之中,居王 者之秩,积功累德,亦入仙阶矣。如此则善不徒施,仙固可学,功无巨细,行无洪织,在立 功而不休,为善而不倦也。修习之士,得不勖哉!

又一阴一阳,道之妙用,裁成 品物,孕育群形,生生不停,新新相续。是以天覆地载,清浊同其功;日照月临,昼夜齐其 用。假彼二象,成我三才。故木公主于震方,金母尊于兑泽,男真女仙之位,所治昭然。观 夫诰籍之中,图传所述,混同载录,未有解张。今按上清七部之经、存注修行之事、日月五 星之内、空常飞步之篇,元父玄母以兼行,阳号阴名而具著,纂彼众说,集为一家。女仙以 金母为尊,金母以墉城为治,编记古今女仙得道事实,目为《墉城集仙录》。《上经》曰: 男子得道,位极于真君;女子得道,位极于元君。此传以金母为主,元君次之,凡十卷矣。 广成先生杜光庭撰。

◎西王母传

西王母者,九灵太妙龟山金母也。 一号太灵九光龟台金母,亦号曰金母元君,乃西华之至妙、洞阴之极尊。在昔道气凝寂,湛 体无为,将欲启迪玄功,生化万物,先以东华至真之气,化而生木公焉。木公生于碧海之上 ,苍灵之墟,以主阳和之气,理于东方,亦号曰王公焉。又以西华至妙之气,化而生金母焉 。金母生于神洲伊川,厥姓缑氏。生而飞翔,以主阴灵之气,理于西方,亦号王母。皆挺质 太无,毓神玄奥,于西方眇莽之中,分大道纯精之气,结气成形。与东王木公共理二气,而 育养天地,陶钧万物矣。体柔顺之本,为极阴之元,位配西方,母养群品。天上天下,三界 十方,女子之登仙得道者,咸所隶焉。

所居宫阙,在龟山之春山西那之都、昆仑玄圃阆风之苑。有金城千重, 玉楼十二,琼华之阙,光碧之堂,九层玄台,紫翠丹房。左带瑶池,右环翠水。其山之下, 弱水九重,洪涛万丈,非飙车羽轮不可到也。所谓玉阙塈天,绿台承霄,青琳之宇、硃紫之 房,连琳彩帐,明月四朗。戴华胜,佩灵章,左侍仙女,右侍羽童,宝盖沓映,羽旗廕庭。 轩砌之下,植以白环之树,丹刚之林,空青万条瑶干。千寻无风,而神籁自韵,琅然皆九奏 八会之音也。神洲在昆仑之东南,故《尔雅》云“西王母日下”是矣。又云王母 蓬发戴胜、虎齿善啸者,此乃王母之使金方白虎之神,非王母之真形也。元始天王授以《万 天元统》、《龟山九光》之箓,使制召万灵,统括真圣,监盟证信,总诸天之羽仪。天尊上 圣朝宴之会、考校之所,王母皆临映焉。上清宝经、三洞玉书,凡所授度,咸所关预也。

昔黄帝讨蚩尤之暴,威所未禁,而蚩尤幻化多方,徵风召雨,吹烟喷雾,师众大 迷。帝归,息太山之阿,昏然忧寐。王母遣使披玄狐之裘,以符授帝曰:太一在前,天一在 后,得之者胜,战则剋矣。符广三寸,长一尺,青莹如玉,丹血为丈。佩符既毕,王母乃命 一妇人,人首鸟身,谓帝曰:我九天玄女也。授帝以三宫、五意、阴阳之略,太一遁甲、六 壬步斗之术,《阴符》之机,《灵宝五符》、《五胜》之文。遂克蚩尤于中冀,剪神农之后 ,诛榆冈于阪泉,而天下大定,都于上谷之涿鹿。又数年,王母遣使白虎之神,乘白虎,集 帝之庭,授以地图。其后虞舜摄位,王母遣使,授舜白玉环,又授益地图。遂广黄帝之九州 ,为十有二州。王母又遣使献舜皇献,吹之以和八风。

《尚书帝验期》曰:王母 之国,在西荒之野。昔茅盈字叔申、王褒字子登、张道陵字辅汉,洎九圣七真,凡得受书者 ,皆朝王母于昆陵之阙焉。时叔申、道陵侍太上道君,乘九盖之车,控飞虬之轩,越积石之 峰,济弱流之津,渡白水,凌黑波,顾盼倏忽,谒王母于阙下。子登清斋三月,王母授以《 琼华宝曜七辰素经》。茅君从西城王君,诣白玉龟台,朝谒王母,求乞长生之道曰:盈不肖 之躯,慕龙凤之年,欲以朝菌之脆,求积朔之期。王母愍其勤志,告之曰:吾昔师元始天王 ,及皇天搏桑帝君,授我以玉珮金珰二景缠练之道,上行太极,下造十方,溉月咀日,以入 天门,名曰《玄真》之经,今以授尔,宜勤修焉。因敕西城王君,一一解释以授焉。又授宝 书《四童散方》。洎週穆王满命八骏与七萃之士,骅骝赤骥,蹈骊山子之乘,驾以飞綍之轮 ,柏夭导车,造父为右,风驰电逝三千里,越剖闾无凫之乡,犀玉玄池之野。吉日甲子,鼋 鼍鱼龟为梁,以济弱水,而升昆仑玄圃阆风之野,而宾于王母。穆天子持白珪重锦,以为王 母之寿。歌白云之谣,刻石纪迹于弇山之上,而还中土矣。

世之升天之仙,凡有 九品:第一上仙,号九天真王;第二次仙,号三天真皇;第三号太上真人;第四号飞天真人 ;第五号灵仙;第六号真人;第七号灵人;第八号飞仙;第九号仙人。凡此品次,不可差越 。然其升天之时,先拜木公,后谒金母,受事既讫,方得升九天,入三清,拜太上,觐奉元 始天尊耳。故汉初有四五小兒,戏于路中,一兒歌曰:著青裙,入天门,揖金母,拜木公。 时人皆莫知之,唯张子房知之,乃往拜焉,曰:此乃东王公之玉童也。仙人得道升天,当揖 金母,而拜木公也。自非冲虚登真之子,莫知其津矣。

汉孝武皇帝彻,好长生之 道。以元封元年,登嵩高之岳,筑寻真之台,斋戒精思。四月戊辰,王母使墉城玉女王子登 来语帝曰:闻子欲轻四海之禄,迂万乘之贵,以求长生,真乎勤哉!七月七日,吾当暂来也 。帝问东方朔,审其神应。乃清斋百日,焚香宫中。夜二唱之后,白云起于西南,郁郁而至 ,径趣宫庭。渐近,则云霞九色,箫鼓震空,龙凤人马之众,乘麟驾鹿之卫,科车天马,霓 旗羽幢,千乘万骑,光耀宫阙。大仙从官,森罗亿众,皆长丈余。既至,从官不知所在。王 母乘紫云之辇,驾九色斑龙,带天真之策,佩金刚灵玺,黄锦之服,文彩鲜明,金光奕奕, 腰分景色之剑,结飞云大绶,头上华髻,戴太真晨缨之冠,蹑方琼凤文之履,可年二十许, 天姿奄蔼,灵颜绝世,真灵人也。下车扶侍二女登床,东向而坐。帝拜,跪问寒温,侍立良 久,呼帝使坐,设以天厨。芳华百果,紫芝萎蕊,纷若瑱摞,精珍异常,非世所有,帝不能 名也。又命侍女取桃,玉盘盛七枚,大如包音保,与敔同子,四以与帝,母自食三。帝食 桃,辄收其核,母问何为,帝曰:欲种之耳。母曰:此桃三千岁一实,中国土地薄,种之不 生,如何?于是王母命侍女王子登弹八珍之璈,董双成吹云和之笙,石公子击昆庭之玉,许 飞琼鼓震灵之簧,婉凌华拊吾陵之石,范成君拍洞阴之磬,段安香作九天之钧,法婴歌玄灵 之曲。众声激朗,清音骇空。歌毕,帝下席叩头,以问长生之道,王母曰:汝能贱荣乐卑, 耽虚味道,自复佳耳。然汝性姿体欲,淫乱过甚,杀伐非法,奢侈姿性。夫侈者,裂身之车 也;淫者,破身之斧也。杀者响对,奢者心烂,积欲则神陨,聚秽则命断。以子蕞尔之身, 而宅残形之贼;盈尺之材,乃攻之者百刃。欲以解脱三尸,全身永久,不可得也。有似无翅 之鷃,愿鼓天池;朝生之菌,而乐春秋者哉!若能荡此众乱,拔秽易意,保神气于绛府,闭 淫宫而不开,静奢侈于寂室,爱众生而不危,守慈务施,炼气惜精,傥有若斯之事,岂无仿 佛耶!若不尔者,譬如抱石,而济长河耳。帝跪受王母之诫,曰:彻不才,沉沦流俗,承禅 先业,遂羁世累,刑政乖谬,罪积丘山,今日之后,请事斯语矣。

王母曰:夫养性之道、理身之要,汝固知矣,但在勤行不 怠也。我师元始天王,昔于严霄之台,授我要言曰:欲长生者,先取诸身,坚守三一保灵根 ,玄谷华体灌沉珍,溉长清精入天门,金室宛转在中关,青白分明适泥丸,养液闭精具身神 ,三宫备卫存绛宫,黄庭戊己无流源,彻通五脏十二纶,吐纳六府魂魄欣,却此百病辟热寒 ,保精留命永长存。此所谓呼吸太和、保守自然,真要道者也。凡人为之,皆必长生,亦可 役使鬼神,游戏五岳,但不得飞空腾虚而已。汝能为之,足可度世也。夫学仙者,未有不由 此而始也。至若太上灵药,上帝奇物,地下阴生,重云妙草,皆神仙之药也。得上品者,后 天而老,乃太上之所服,非中仙之所宝。其中品者,有得服之,后天之逝,乃天真之所服, 非下仙之所逮。其次药有九丹金液,紫华虹英,太清九转,五云之浆,玄霜绛雪,腾跃三黄 ,东瀛白香,玄洲飞生,八石千芝,威喜九光,西流石胆,东沧青钱,高丘余粮,积石琼田 ,太虚还丹,盛以金兰,长光绛草,云童飞千。有得服之,白日升天,此飞仙之所服,非地 仙之所闻。其下药有松柏之膏,山姜沉精,菊花泽泻,苟杞茯苓,菖蒲门冬,巨胜黄精,灵 飞赤板,桃胶木英,升麻续断,威蕤黄连。如此下药,略举其端,草类繁多,名数有千。子 得服之,可以延年。虽不能长享无期,上升青天,亦可以身生光泽,返老童颜,役使群鬼, 得为地仙。求入道者,要先凭此阶,渐而能致远胜也。若能呼吸御精,保固神气,精不脱则 永久,气长存则不死,不用药石之费,又无营索之劳,取之于身耳。百姓日用,而不知此, 故为上品自然之要也。且夫一人之身,天付之以神,地付之以形,道付之以气。气存则生, 气去即死,万物草木,亦皆如之。身以道为本,岂可不养神固气,以全尔形也。形神俱全, 上圣所贵,形灭神逝,岂不痛哉!一失此身,万劫不复,子其宝焉。我之所言,乃我师元始 天王所授之词也。即敕玉女李庆孙书,出之以付于帝,勖善修之焉。王母命驾将去,帝下席 ,叩头请留。王母即命侍女,召上元夫人同降帝宫。良久,上元夫人至,复坐,设天厨。久 之,王母命夫人出《八会》之书,《五岳真形》、《五帝六甲灵飞》之符,凡十二事,云此 书天上四万劫一传,若在人间,四十年可授有道之士。王母乃命侍女宋灵宾开云锦之囊,取 一策以授帝。王母执书,起立以付帝,王母咒曰:

天高地卑,五岳镇形。元真激 气,太泽玄精。天回九道,六和长平。太上八会,飞天之成。真仙节信,由兹通灵。泄坠灭 腐,宝归长龄。彻其慎之,敢告刘生。祝毕,帝拜授之。王母曰:夫始学道受符者,宜别祭 川岳诸真灵,洁斋而佩之焉。四十年后,若将传付汝之所有,董仲君、李少君可校之尔。况 为帝王,可勤祭川岳,以安国家,授简真灵,以祐黎庶也。言讫,与上元夫人命车言去,从 官互集,将欲登天。因笑指方朔曰:此我邻家小兒,性多滑稽,曾三来偷桃矣。昔为太山仙 官,因沉湎于玉酒,失部御之和,谪佐于汝,非流俗之夫也。

其后武帝不能用王 母之戒,为酒色所惑,杀伐不休。征辽东,击朝鲜,通西南夷,筑台榭,兴土木,海内愁怨 ,自此失道。幸回中临东海三祠,王母不复降焉。所受之书,置于柏梁台上,为天火所焚。 李少君解形而去,东方朔飞翥不还,巫蛊事起,帝愈悔恨。元始二年,崩于五柞宫,葬于茂 陵。其后茂陵所藏道书五十余卷,盛以金箱,一旦出于抱犊山中,又玉箱玉杖出于扶风市。 验茂陵宛然如故,而箱杖出于人间,此亦得托形尸解之验也。

又大茅君盈,南治 句曲之山。元寿二年八月己酉,南岳真人赤君、西城王君、方诸青童,并从王母,降于茅盈 之室。顷之,天皇大帝遣绣衣使者泠广子期,赐盈神玺玉策;太微帝君遣三天左宫御史管脩 条,赐盈八龙锦舆、紫羽华衣;太上大道君遣协晨大夫石叔门,赐盈金虎真符、流金之铃; 金阙圣君命太极真人使正一上玄玉郎王忠、鲍丘等,赐盈以四节燕胎流明神芝。四使者授讫 ,使盈食芝佩玺,服衣正冠,带符握铃而立。四使者告盈曰:食四节隐芝者,位为真卿;食 金阙玉芝者,位为司命;食流明金英者,位为司禄;食长曜双飞者,位为真伯;食夜光洞草 者,总主左右御史之任。子尽食之矣,寿齐天地,位为司命,授东岳上卿,统吴越之神仙, 综江左之山源矣。言毕,使者俱去。五帝君各以方面车服,降于其庭,传大帝之命,赐盈紫 玉之版,黄金刻书,九锡之文。拜盈为东岳上卿司命真君太元真人。授事讫,俱去。王母及 盈师西城王君,为盈设天厨,酣宴,歌玄灵之曲。宴罢,王母携王君及盈,省顾盈之二弟, 各授道要。王母命上元夫人,授茅固、衷《太霄隐书》、《丹景道精》等丛刊宝经。王母执 《太霄隐书》,命侍女张灵子执交信之盟,以授于盈、固及衷。事讫,西王母升天而去。

其后紫虚元君魏华存夫人,清斋于阳洛隐元之台,西王母与金阙圣君降于台中, 乘八景舆,同诣清虚上宫,传《玉清隐书》四卷以授华存。是时三元夫人冯双礼、紫阳左仙 公石路成、太极高仙伯延盖公子、西城真人王方平、太虚真人南岳赤松子、桐柏真人王子乔 等三十余真,各歌太极阴歌阳歌之曲,母为之歌曰:

驾我八景舆,欻然入玉清。龙旌拂霄上,虎旗摄硃兵。逍遥玄津际,万 流无暂停。哀此去留会,劫尽天地倾。当寻无中景,不死亦不生。体彼自然道,寂观合太冥 。南岳挺真幹,玉映辉颖精。在任靡其事,虚心自受灵。嘉会绛河曲,相与乐未央。歌毕, 三元夫人答歌亦竟,王母及三元夫人、紫阳左仙公、太极仙伯、清虚王君,乃携南岳魏华存 ,同去东南行,俱诣天台霍山,过句曲之金坛,宴太元茅真人于华阳洞天,留华存于霍山洞 宫玉宇之下,众真皆从王母,升还龟台矣。太真金母,师匠万品,校领群真,圣位尊高,总 录幽显。至若边洞玄躬朝而受道,谢自然景侍而登仙,故《洞玄》及《自然传》,谓金母师 即王母也。《玄经》所证事迹盖多,此未备录矣。

◎九天玄女传

九 天玄女者,黄帝之师圣母元君弟子也。黄帝在昔,为有熊之国君,佐神农之孙,榆冈既衰, 诸侯相伐,干戈相寻,各据方色,自称五行之号。太皞之后,自为青帝;榆冈神农之后,自 号赤帝;共工之后,自号白帝;葛天氏之后,自号黑帝;帝起有熊之墟,自号黄帝。帝乃恭 己下士,侧身修德,在位二十一年,而蚩尤肆孽。弟兄八十一人,兽身人语,铜头铁额,啖 砂吞石,不食五谷,作五虎之形,以害黎庶,铸兵于葛炉之山,不用帝命。帝欲征之,博求 贤能,以为己助。得风后于海隅,得力牧于大泽,以大鸿为佐,天老为师。置三公以象三台 ,风后为上台,天老为中台,五圣为下台。始获宝鼎,不爨而熟,迎日推策。以封胡为将, 以夫人费修之子为太子,用张若、隰朋、力牧、容光、龙行、仓颉、容成、大挠、奢龙、众 臣以为辅翼,战蚩尤于涿鹿。

帝师不胜,蚩尤作大雾三日,内外皆迷。风后法斗 机作大车,以杓指南,以正四方。帝用忧愤,斋于太山之下。王母遣使,披玄狐之裘,以符 授帝曰:精思告天,必有太上之应。居数日,大雾,冥冥书晦。玄女降焉,乘丹凤,御景云 ,服九色彩翠之衣,集于帝前。帝再拜受命,玄女曰:吾以太上之教,有疑可问也。帝稽首 曰:蚩尤暴横,毒害蒸黎,四海嗷嗷,莫保性命。欲万战万胜之术,与人除害,可乎?玄女 即授帝六甲、六壬兵信之符,《灵宝五符》策使鬼神之书,制袄、通灵五明之印,五阴、五 阳遁甲之式,太一、十精、四神胜负握机之图,五岳、河图策精之诀,九光、玉节、十绝、 灵幡命魔之剑,霞冠火珮,龙戟霓旗,翠辇绿綍,虬骖虎骑,千花之盖,八鸾之舆,羽龠、 玄竿、虹旌、玉钺神仙之物,五龙之印,九明之珠。九天之节以为兵信,五色之幡以辨五方 。

帝遂复率诸侯再战。蚩尤驱魑魅杂袄以为阵,雨师风伯以为卫,应龙蓄水以攻 于帝。帝尽制之,遂灭蚩尤于绝辔之野、中冀之乡,冢分其四肢以葬之。由是榆冈拒命,反 诛之于版泉之野。北逐獯鬻,大定四方。步四极,凡二万八千里。乃铸鼎立九州,置九行九 德之臣,以观天地,祠万灵,无法设教。然后采首山之铜,铸鼎于荆山之下,黄龙下迎,帝 乘龙升天。皆由玄女之所授符策图局也。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