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云笈七签》卷一百一十八 灵验部二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0-11-01 12:59:11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尊像见

◎木文天尊见像验

木文天尊 者。开元七年,蜀州新津县新兴尼寺,四月八日设大斋。聚食之次,有一道流后至,就众中 坐,众人轻侮之,不与设斋。斋毕,道流起,入佛殿中,良久不出。人皆异之,争入殿寻求 ,无复踪迹。忽见道流隐形在殿柱中,隐隐分明。以刀斧削之,益加精好。其像于殿柱中, 自然而见,高三尺五寸以来。云冠霞衣,左手执手炉,右手炷香于烟上,冠中有鸟如鸳鸯形 。足下方头履,履下莲花,花后荷叶,上有神龟之形。左肘后有云片连焰,光中有青龙之首 ,右肩之前有虎形,回顾于左。此外週身光焰,如太一天尊,眉髯鬓发,细于图画,自外绕 身,有云叶天花,一十二处。头光之上,有大花如盖,以廕其身。长史张敬忠,具以上闻。 敕内官林昭隐,就川迎取像柱,令作宝舆,好好立安。至京,进于内殿,上躬亲礼谒。三日 大斋讫,令卫尉寺于东明观陈设,宣送天尊就观安置。大开道场,许臣庶瞻礼。仍令两街大 宫观,每处作道场七日。

是时僧等上表抗论,云寺中示现,必是维摩诘之像,非 关道门所有。上令宣示曰:朕观像柱之异,是天尊之冠,非维摩诘巾也。僧等既惭于妄奏, 乃雇有力之士,使于东明观道场中窃之。既供养数日,人心怠倦,力士夜于道场中,抱取像 柱,以绢绳系缚,负之而出观院之外。历街坊极远,约十余坊,力疲而坐歇。须臾既晓,只 在道场之前,众遂擒之。讯其所以,乃西明寺僧,召募三十人,令其窃取像柱。具事密奏, 明皇不令寻究,收像柱于大内。其后榻写绢本,宣赐诸道及宰臣焉。

◎汉州什邡 县水浮铁像天尊验

汉州什邡县铁像天尊,高丈二三,俗谓之乌金像。元在金堂峡 中崖壁之下,大水石摧,像仍露现。或浮于水上,出五六尺,其侧即昌利化也。道众焚香, 备幡花迎引,寻却沉隐不见。稍晴,又泛泛而出昌利,三迎之,皆不可致。明年夏,大水泛 滥,乃溯流至什邡县兴道观。后水脉甚小,不知其所来之由。邑人迎引上岸,初只百人引拽 ,已及平地,欲置于大殿之中,数百人挽之,竟不能动,因立讲堂以盖之。至今频经乱离, 虽堂宇尽焚,此像不损。

◎青城丈人真君赐钱验铁像验附

青城山丈 人观真君像,冠盖天之冠,著硃光之袍,佩三亭之印,以主五岳,威制万神。开元中,明皇 感梦,乃夹鏚制像,送于山中。自天国祠宇,移观于今所盖,取春秋祭山,去县稍近,以天 国太深故也。数十年,金冠之色,宛如新制。有村人无知,以赋税所迫,徵促鞭箠,一夕走 投观中,斋三数钱神香,于真君烧香,告以官税所切,累遭杖责,乞真君头冠,卖以充税。 因睡,忽梦见真君谓之曰:我头上冠,非是纯金,乃金薄耳,卖无所直。汝或得金,亦为官 中所责,损汝性命,其祸不小。山门庙前,有十千钱,碑傍木叶下,可以取之。官税之外, 资汝家产。此人礼敬致谢,出山得钱,租税既毕,家亦渐富,自是每月送香油观中。至今真 君头冠,低俯向前,传云令此人看验,冠非纯金,所以然矣。

云顶山铁像天尊, 高三四尺,亦是则天朝濛阳匠人廖元立所铸。其山本是仙居观,有两处洞门,及卢照璘碑。 近无道士住持,为僧徒所夺为。寺碑及洞穴,亦已掩蔽摧损,唯天尊一躯。每有僧徒,创意 欲毁之,立有祸患。捶击不坏,锤锻不伤。僧徒托言山神有灵,掩闭天尊之验,远近莫能知 之。廖元立初铸天尊之时,有紫云如城,其上吐五色,以捧于日,众共瞻礼。忽有灵鹤数只 ,引一大鸟,翼广丈余,通身赤色,其形如凤。众鹤绕炉盘旋,嘹唳相应,大鸟飞势迅疾, 径入炉中。众方惊异,即有火焰,高三五十丈,其声如雷,逦迤属天,迸散流溢,直遍山上 。众人奔骇,但闻异香之气,弥日方歇。既铸成,天尊仪相奇妙,四方祷请,立蒙福祐。灵 验如此,岂常凡之意,可以毁伤哉!

◎金州洵阳县望仙观天尊理讼验

   金州洵阳县望仙观天尊,古迹所造,极多灵应。县境之人,有论讼难理之事,公私攘窃之 徒,但焚香披陈,即有响答。有隐情诬蔽者,即夜有神人,诣门唤之,遽令对会。被唤者见 宫阙官署,在大殿之后,别有楼阁十余间,两廊下列曹吏,鞠勘一如人间官府矣。故有匿情 狡蠹、朋党奸恶者,亦见送于狱中。送狱者于此即死,对会者但具情状,即复放还。由是境 内畏威,各洗心改过,而为善矣。其邑中失走猫犬、巨细论讼,陈状于殿壁之上,动盈百幅 矣。至今常然。

◎张仁表念太一救苦天尊验

左街道士 张仁表,辩博多才。应内殿讲论,逗机响答,抗敌折冲,莫能当之也。而所履浮诞,未尝有 由衷之言,及于侪友险躁诡妄,人多薄之。因疾作逾月,医不能效,梦为司命所摄,步卒骑 吏,就所居以捕之,亦如世上之擒寇捕奸尔。窜匿无所,縻束将去,历荒径旷原,皆荆棘之 地,牵顿舁曳,其速如飞。衣挂丛刺,肉碎芒棘,苦不可堪。行可三十余里,遥见黑城,上 有烟焰,渐近视之,乃铁城也。拥关卫门、守陴抗敌,皆兽头人身、辫蛇臂蛇之士。或四口 八目,或十臂九头,齿若霜雪,牙如锋剑,真世之所画地狱状也。入门则珠宫琼堂、玉楼金 殿,非常目所睹,顿异于冥关之中。行四五里,一无所睹,徐问所驱捕者:此何处也?与门 外所见不同。或答曰:此太一天尊宫耳,过此方到本司。仁表闻太一之名,忽记得平常讲说 之处,多劝人念太一救苦天尊,今此乃天尊之宫,何可不念。即高声念太一救苦天尊十余声 ,牵顿者皆笑曰:临渴穿井,事同噬脐,胡可得也!既闻众笑,不阻其念,更唱十余声,其 调哀楚,其音悲切,亦泪下沾衣。如是忽有赤光,照其左右,牵顿者一时舍去,独在光明之 中。顾眄四方,即山川明媚,云物闲暇。顷之,天尊与侍从千余人,现其前矣。

仁表礼谒悲咽,叩搏稽颡,述平生之过,愿乞忏悔。天尊坐五色莲花之座,垂足二小莲花中 ,其下有五色狮子九头,共捧其座,口吐火焰,绕天尊之身。于火焰中,别有九色神光,週 身及顶,光焰锋芒外射,如千万枪剑之形。覆七宝之盖,后有骞木宝花,照曜八极。真人力 士、金刚神王、玉女玉童,充塞侍卫。阴阳太一、四十六神,自领队从,亦侍左右。云车羽 盖,遍满空中。天尊谓仁表曰:人之在生,大慎三业十恶。三业之中,口过尤甚。一人妄说 ,万人妄行。妄说之人,首当其罪。汝之三业,罪无不为,吾不救护,永沦幽苦。汝寿命已 尽,不当复还,今赦汝七年,诱化于世,以吾此像,广示于人,开引进之门,为趣善之要, 勉宜行之。即使童子引还,疾已瘳矣。数日后,以己之财帛,于肃明观画天尊之像。东洛关 外、畿辅之间,传写其本,遍令开悟。仁表因出城,于春明门外,见蒿棘之中,如曾行之处 ,视棘刺之末,有所罥挂衣线紫缕,及棘上微有血痕。果是所追之夕,经行其路,七年而终 。

◎李邵画太一天尊验

李邵者,为葭萌县令。云其妻亡已八九年, 素不在京国。忽因参选入京,就于三洞观侧客邸之中,偶见其家亡婢,自邻居而出。熟视之 ,果其婢小玉也,以名呼之,敛衽而至。问其故,即云:某随娘子在此,已岁余矣,暂出买 物,逡巡即回,回即与报娘子矣。邵待之,食顷方至,买果实茶饼之属,奔驰还家。良久, 延邵相见。所居两间,自有庭除少许。既见,叙存没之事,或泣或悲,而频令小玉看时节。 久之,小玉报云:来矣。颜色惨悴,语声哽咽,揖邵请去。邵未出门,有一少年,张盖而入 ,邵忽遽避之,小玉即引于帘后且立。其妻出迎少年,拜亦不顾,掷盖于地,化为大镬,水 满火起,烟焰蓬勃,少时即沸。少年去大帽,即牛头神人也。持义立于镬前,以叉其妻,抛 于镬中,号叫痛楚。不久即烂,骨肉分张,寻亦火灭。以叉挑其骨,排于庭中,张盖而去。 其妻身亦复旧,苏而徐起,泣谓邵曰:平生罪业,合受三年,今已一年余矣。每日如此,痛 苦难言。

邵见其变化苦楚,亦深悲叹,问妻曰:今既相见,所须何 物?莫要作功德救拔否?妻曰:适令小玉相邀,全无功德相托尔。此处邻里,有受苦者,画 太一天尊一身,便得免罪。知之数月,无托人处,今得君来,将有离苦之望矣。邵即于三洞 观中,访太一天尊之像。殿上有古本剥落,厚以金帛,召工画之,亦就观设斋表祝。只三日 内,事事週毕,躬自检校无暇。到妻所居,功德既了,方得往报。见其所止,已空屋尔。留 托邻母,深荷太一功德,已得解脱往生矣。昨日辰巳间,与小玉俱去也。邵每劝人作太一天 尊像,其福报可以立待矣。

◎杨师谟修观享寿验

合州庆林观,多年 摧朽,殿宇不修,穿漏尤甚,雨滴太上尊容。刺史杨师谟,梦太上示现,而左目有泪痕,乃 巡谒诸观,朝礼功德。至庆林方验,尊像左目前,漏滴之痕,宛若垂泪。因皦薙荒芜,恢张 制度,创两殿二楼,重门邃宇,壮丽华盛,冠绝一时。既毕,复梦太上谓之曰:子以崇葺之 功,上简玄府,当流化十郡矣。其后师谟累典符竹,日深渥恩,凡一十一郡,享寿九十焉大 中年。

◎吕细修观仙人来往验

益州唐隆县大通观,晋义熙元年乙巳 置,週末摧残,仅存基址。武德中,邑人吕细,因过其地,遇一道士,乘青驴自天而下,于 观基之内,盘回指画,良久升天。吕细与范仲良同受其教,即日共出金帛,特造观宇。有紫 微阁,高八十余尺,尤为宏壮。太尉南康王韦皋,再加修饰。其侧有市城,观在县西南八里 ,有石像天尊一十三,身高一丈三尺。每至斋月吉辰,钟或自鸣,夜有神灯,昼有仙人来往 ,远近共知焉。

◎黑髭老君召代宗游十洲三岛验

黑髭老君,在京左 街务本坊光天观东圣祖院。夹纻所作,功用精能,相好週圆,常作所不可及。日月角隆起, 身长丈五六余。左右侍立玉童玉女十二人,真人八身,金刚力士、神王各四身。两壁画金甲 神王各八人,天乐一部。老君黑髭,山水帔,黄金九凤冠,凭机而坐。怅幄严备,不知所置 年月,亦不知所制之由。代宗皇帝,常梦为二青童所召,混元圣祖,命皇帝从游四海之外。 梦中随二童至老君所,帝著绛纱衣,平天冠,执圭立于老君之后,游十洲三岛。六合四方、 海岳山川,无不备到。历历记之,队从仪卫,一无遗忘。既觉,命画工图之,宣示京师,求 访其像。于光天观所验部仗人物,与所梦同焉。敕塑御容,乘五色云,立从老君之后。选高 德道士七人,焚修住持。内库及度支,别给服用斋厨。刻石以纪其瑞焉。

◎玉局 化玉像老君应梦验

玉局化玉像老君,天宝中,观前江内,往往夜中有光,从水而 出,高七八尺,上赤下白,其末如烟。众人瞻之,以为有宝器之物,捞摝求访,又无所见。 明皇幸蜀,梦有圣祖真容,在江水之内。果有人见神光,于光处得玉像老君以进。高余一尺 ,天姿莹洁。其相圆明,殆非人工所制。驾回,留镇太清宫,其光见处,号为圣容坝,亦是 玉女坝、金砂泉古迹连接矣。玉像老君,自近年以来,不知所在。

◎自然石文老 君降雨验

阆州石壁自然石丈老君像。中书舍人高元裕,责授阆州刺史。是岁大旱 ,元裕祷祈,山川祠庙,无不週诣。忽于玉台观前,瞻望山东丛林之上,见有异气。披榛径 往,果有嵌窦悬泉,在峭岩之曲,乔木之下,有石壁奇文,自然老君之状。前有玉童,裒袖 捧炉,双髻高竦;后有神王之形,恭若听命。元裕焚香叩祈,以崇葺为请雨。还未及州,甘 雨大沴,连绵两夕,远近告足。乃翦薙芜翳,创为斋宫,立碑以纪其事。于悬泉之下,堰为 方塘,引水注为流杯小池,植花木松竹,遽成胜赏。光启年,大驾还京,光庭奏置玄元观, 宠诏褒允。至今郡中水旱,祈祝灵验益彰矣。

◎赖处士预言老君降生作幼主验

赖处士者,江湖人也。在杨公玄默门馆为客,十余年矣,不知其道术所习。杨公 每尽礼敬之,若师友焉。多在宅内,少有见者。杨公时为左军,有小判官数人,有王有梁。 王则辩博聪明,人多致敬,必谓其有非常之位也;梁则谦默谨静,慎重寡言,人多睟之,必 谓其不肖也。唯使宅军将成君,常与梁稍狎。赖处士忽于宅门,与成语曰:致身之道,先须 识贵人,颇识之乎?成曰:某愚暗,何以能辨?愿山丈教之。处士曰:梁大夫贵人也,此后 当主枢机重务,吾子立身领旄节,须在其手,善依托焉。王大夫虽聪颖如此,寿且不永,将 殁于他乡。此后宗社不宁,天下荒乱,兵戈竞起,祚历甚危。太上老君自降王宫,作幼主以 扶此难,社稷可以存尔。梁大夫主机务,吾子领籓方,皆在幼主之手,可自保爱尔,吾自此 不复留也。数日,处士辞杨公而去。成异其言,礼敬于梁,交结甚固。俄而杨公罢权位,王 有罪窜于南方,死于道路,其言愈验。咸通十四年秋,梁为内枢密,成为军使。僖宗即位, 三日对军,日色初出,微照阶砌,圣上起,更衣未坐,梁公醒然忆悟赖处士之说,因临阶与 成话之。左军韩公颇异其私语,诘之再三,梁与成以实白之。韩以少主初立,中外未安,闻 此言,极为慰喜。自是成持节沧州,皆如赖处士之说。中原纷扰,祸乱积年,社稷晏安,宫 城再复,驻跸数年,圣德如一,僖宗中兴之力也。

◎贾湘严奉老君 验

贾湘,累世好道,崇奉香灯。隶职计司,家颇富赡,然其修奉勤至,人所不及 。有一幅老君像帧,持以自随,所至之处,虽一日一夕,亦设焚香之位,应感之效,不可殚 述。黄巢既陷长安,大驾西幸,湘赩金帛,挈骨肉,自东渭桥出,道路剽掠之人,不知纪极 ,其一家百余人,行李无所惊惧。遂于龙角山下,葺居避难。衣冠及远近道流,皆投其家, 各与拯给,请道流转《道德度人经》不啻万卷。有群贼忽围其家,湘入告老君,乃出与语, 贼投刃于地,罗拜其前。湘问其故,默而不答,拜亦不已。湘舍而入门,群贼犹拜,唯称罪 过。湘哀之,持缯帛,使人与之,慰勉移时,稍稍而去,一无所取。自此外户不扃,人无敢 犯。或问群恶,有何所见,而反拜之。曰:我见贾湘常侍左右,神兵极多,皆长数丈,呀口 瞪目,似欲吞噬,不觉亡魂丧胆,唯恐不得命耳。时既修宫阙,车驾将还,湘于老君前,请 进退之兆。忽见香炉边,有粟苗甚茂,上有两穗,如风所动,粟穗西指,乃破产移家,归京 永兴里。寻其旧第,已隳拆,有小舍一二十间,权为栖止。三月驾归京师,方薙草构宇,于 基址之下,得银六千两,家产益赡。五载乱离,力未尝阙,乃其严奉精专,太上垂祐,使之 然也。

◎沈莹供养老君验

吴兴沈莹,宿奉至道,常供养老君,于越 州剡县市中有居第。时草寇裘甫,起自农亩,聚集凶徒,奔突县邑。素无武备,官吏奔骇, 甫因据有县城。诏征陈、许、郑、滑、淮、浙、徐、泗之军以讨之。八道天军围城以攻之, 海内久无兵戈,居人不识征战,师至之日,皆潜窜村落。莹仓惶锁其外门而逸,士马既至, 莹误锁小童一人在舍中,却回将开门,则营幕施列,不敢窥犯而去。其后或胜或败,兵势不 常,市肆半被焚翾。或逆徒所据,或家军所收,十余月日,方至诛殄。罢兵之后,莹所居六 七间,扃趯如常,篱垣完备。及开趯,小童安然,问其故,云门闭之后,有一童子,青衣, 年可十三四,云老君令与其嬉戏。良久,引去一大宅内,得饮食果实。餐啗了却,与童子为 伴游戏。如半日顷,即闻老君令其添香,才炷香了,即闻开门之声。莹入门时,香烟未歇, 问其斗战火烛、邻里焚烧、惊怕之事,一无所闻。是则十月战争,比邻灼热,如同顷刻,殊 不觉知。列肆并焚,其家独在,非大圣神通之力,孰能及于此乎!莹亦自此栖心玄门,探真 慕道,将有长往之志。寻离乡邑,莫知所之,只领此童而去。

◎姚鹄修老君殿验

台州刺史姚鹄,因游天台山天台观,命于讲堂后凿崖伐木,创老君殿焉。将平基 址,于巨石下得石函,方可三尺。发之,中有小石函,得丹砂三两,玉简一枚。长九寸、阔 二寸、厚五六分,上有文曰:海水竭,台山缺,皇家宝祚无休歇。具以上闻,敕曰:上天降 祉,厚地呈祥,爰有白简之灵书,出于玄元之宝殿,告国祚廷洪之兆,示坤珍启迪之符。惟 此休征,实为上瑞,宣付史馆,颁示万方。乃咸通十三年壬辰之岁也。

鹄塑老君 像,而山中土石相浑,求访极难。梦青童告之曰:殿东丈余,所有土如垩,可以用之。求而 果得,塑太上之容,侍卫凡八九身,土无余矣。既成,天仪粲然,睟容伊穆。月玄日角,若 载诞于涡川;双柱三门,疑表灵于相野。洎洁斋以赞之,则景气融空,奇光炜烁,似间笙磬 丝竹之音,咸以为休瑞。昔桐柏初构天尊之堂,有云五色,浮霭其上,三井有异,云气入堂 ,复出者三书于国史,以纪符应。清河崔尚碑文详焉。此圣祖殿亦自有记。

◎杨 闹兒奉事老君验

成都杨闹兒,父母崇道,常奉事老君,精勤不怠。闹兒在军伍中 ,于金堂把截,为敌人擒虏,往南山寨中,不被伤杀。昼夜常念老君,愿再见父母。忽梦老 君赐云一朵,令童子引之,送于平地。童子曰:可以归矣。及觉,已出山寨,因得还家。到 家之日,父母为其作百日斋矣。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全真青玄济炼铁罐施食全集》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道教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