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云笈七签》卷一百一十九 灵验部三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0-11-01 12:59:11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昭成观壁画天师

昭成观壁画天师,岁月既深, 彩粉昏剥,在通廊之下,未尝有香灯之荐。颁政坊内居人姓李,患痁逾年,医不能愈,日以 羸瘠,待时而已。忽梦一道流,长八九尺,来至其前,以大袖布衣,拂其面目之上,顿觉清 凉。谓之曰:自此差矣,勿复忧也。于是醒然疾愈,稍能饮食。洎晚策杖,行绕其家,不觉 为倦,但觉所梦道流,犹在其前,遽欲入昭成观。家人虑其困惫,亦颇多止之,不听,入观 ,于天师真前,瞻视良久,曰:即所梦也。拜礼数四,乃命夹鏚塑人刘处士塑天师真,改葺 堂宇,旦夕供养,人所祈祷,福祥立应。其所塑夹鏚真,于夹鏚内,画罗隔布肉色,缝绛采 为五脏肠胃。喉咙十二结十二环,与舌本相应。脏内填五色香,各依五脏两数。当心置水银 镜,一一精至,与常塑不同。其塑中土形,移在天长观,金彩严饰,亦皆灵验。

彭城刘存希,天师灵验,云自幼以来,于唐兴观瞻礼天师,发心图写供养,因得绢本,出入 护持。虽祗命远行,奉使南北,未尝一日阙香火之荐。黄巢犯阙,时在内署,苍惶之际,随 驾不及,唯卷天师帧,捧持而行。同伍三十余人,皆为掳捉,或被杀伤,独于众中得免。将 入南山,夜深村落,行次遇避难人偶语,而闻妻在其间,因得同往洋州大岩山深处,结草寓 居。况素无骨肉,唯夫妇而已,既免支离,决志林谷,不复有名宦之望。野麋山鹿,性已成 矣。山下居人,以其口食不多,时亦助其粮储,馈其盐酪。此外拾柏子焚香,礼敬天师而已 。无何,旧交宋开府入掌枢务,知其在洋山之中,强之使出,锡以硃绂,加以品位。固辞不 获,黾勉从焉。又驾出石门,因便奔窜,投莎城山中,自匿数月。有军士搜山谷,不得安居 ,夫妇弃缯帛之衣,夜行四十余里。出及平陆,遥见马军十余骑,两面交至,已擒掳行人数 辈。存希夫妇惊恐而立,马军过其侧,似若不见,由是得免。后数年,奉使西川,携天师帧 而至。余亦传写其本。存希深山穷谷、虎狼之中,军士纷扰、白刃之下,心常坦然,若与数 人居,忧惧之际,隐隐然若侍立在天师之侧。亦有感降之事,秘而不言。

◎陵州 天师井填欠数盐课验

《陵州天师井本传》云,天师经行山中,有十二玉女,来谒 天师,愿奉箕帚。天师知其地下阴神也,谓之曰:汝等何以为献?将观汝心厚薄,选而纳焉 。玉女各持一玉环,径皆数寸。天师曰:所献一般,不可并纳。吾化此十二环,令作一环, 投之入地,有得之者,即纳之焉。遂合十二环为一大环,径余一尺,投于地中,随即深陷, 已成井矣。玉女皆脱衣入井,以探玉环,竟不能得。天师取其衣,藏石匮中,玉女至今只在 井内。今陵州盐井,直下五百七十尺,透两重大石,方及咸水。每年一度,淘洗其中,须歌 唱喧聒,然后入井。不然必见玉女,裸居井中,见者多所不利。井既深,不可数入,或絙索 断损,皮囊坠落,唯于天师前,炷香良久,玉女自与挂之,依旧不失。

顷年井属 东川,有张常侍主其盐务,于事稍怠,盐课不登,欠数千斤,交替之后,縻留填纳,未得解 去。替人素亦崇道,因与虔告天师云:张填所欠之盐,家资已尽,空此留滞,益恐困穷。于 三五日内,愿借神力,增加所出,为其填纳。与张俱拜,祈诉恳切。自每日所煎水数,四十 五函如常,而盐数羡溢,五六日内填之果足。此后一如旧数,无复增减矣。十二玉女,戌亥 二人在天,唯十人在井,所煎盐至戌亥时亦歇。天师初以兹地荒梗,无人安居,山川亦贫, 不可耕植,化盐井以救穷民。民聚居井傍,户口日众,遂置州统之。以天师名,故曰陵州。 天师誓曰:我所化井,以养贫民,若官夺其利,千年外井当陷矣。今诸井皆有天师玉女之像 焉。

◎李环梦遇天师告授陵州刺史验

李环,咸通中为王府长史,以 勋贵之族,不惯食贫,居闲力阙,郁郁不得志。中夜而寐,梦入深山穷谷,栈阁萦折,流水 潺湲,如此者不知其几千百里。又见阛阓杂遝,城昽爽垲,飞宇横楼,摩霄概日,不知其几 千万家。纵神游目,熙熙自得。又出郊甸,涉冈源,荒榛茂草,小松巨木,间以果林,厕以 筠筱,山岭危峭,或迂或平。山回途尽,抵一小郡,茅栋纵横,隘路欹侧,傍有公署。署内 白气属天,其大如屋,中有悲歌号呼之声。见一青童,引环即路,蹑危磴,步石梯,入门甚 峻,门内古树芳草,若古观宇焉。环素崇玄教,颇为慰悦,俄而升殿,见像设尊仪,笑而谓 之曰:尔来耶,吾待尔久矣。入天门、漱玄泉,古人所修也;注丹田、存白元,上士所修也 。混而合之,子其行之。阴功及人,阴德济物。千百之家,待子而字之。勉哉,勉哉!明年 之春。环再拜稽首,受其言而觉。是冬频诉于宰执,复希入用,乃授陵州刺史之任。是时经 历山川郡邑,神思恍,皆如常所经行。素未入蜀,莫可知其由也。至郡,乃谒天师,升阶 及门,至于殿所。观其真像侍卫、屋宇布列,醒然而悟,乃叶其所梦矣。乃以俸金修天师之 堂,加以丹雘,立为铭碑志。其白气属天,乃盐井之所也;悲歌之声,乃转车之人也。而内 修之诀,环未得之矣环即西平王孙也。

◎谢贞精意圬墁遇天师授符验

   谢贞者,临邛工人也,善圬墁而用意精确。鹄鸣化天师修道、老君感降之所,顶上有上清 古宫,相传云天师时所制,岁月甚多,而结构如旧,但氏破壁坏而已。贞赁工为修泥之,贞 精研尽意,墁饰週密。有道流引二从者,观其功用,神彩异常,身逾九尺。自门而入,谓贞 曰:山中难值修葺,颇愧用心。以手画地作一符,使贞再三审记之,曰:此后有疾者,虽千 里之外,行符必效,勿多取钱,但可资家,给终身衣食。而贞具记符,行之极效,大获金帛 ,家业殷丰。鹄鸣诸山无天师真像,陵州井中所塑,又非世代子孙所传之真。贞忽于青城山 ,遇峡中贾客修斋,有天师小帧供养,乃是授符应现之真尔。

◎道士刘方瀛依天 师剑法治疾验

天台道士刘方瀛,师事老君,精修介洁,早佩毕道法箓,常以丹篆 救人。与同志弋阳县令刘翙,按天师剑法,以五月五日,就弋阳葛溪炼钢造剑,敕符禁水, 疾者登时即愈。尝于黄岩县修斋敕坛,以救疫毒。有见鬼巫者,潜往视之,见鬼神数千,奔 北溃散,如大阵崩败,一县之疫,数日而愈。咸通末,方瀛无疾而终,戒其门人,使与剑俱 葬,莫敢违之。乾符中和间,台州帅刘文下裨将李生,领徒发其墓,欲以取剑。见其尸柔软 ,容色不变,如醉卧而已,顾视其剑,哮吼有声,群党惊惧,卒不敢取,李生命瘗之而去。 不独剑之有灵,刘方瀛亦阴景炼形,得道之流也。

◎西王母塑像救疾验三将军附

玉局化西王母塑像多年,顷因观宇烧焚,廊屋颓坏,而仪像不损,人称其灵。居 人范彦通忽患风癞,疮痍既甚,眉须渐落,因入观于王母前发愿,但所疾较损,即竭力修装 。是夕,梦一玉女,手执花盘,以衣袖拂其身,曰:王母令我救汝,疾即愈矣。数日之间, 所疾渐退,疮肿皆息,眉须复生。遂造纱窗,装金彩,通檐两楹,严洁修奉,每月自送香灯 ,近年方稍不见。

观中三将军,亦古之所塑。观因南诏焚烧,屋宇摧尽,而三将 军塑像不坏,起观之日,再于其上立堂宇。居人阎士林,卧疾月余,迨将不救。梦三将军, 以戟挥其身上,穿一物去,状如黑犬,自此疾愈。乃舍衣物制纱窗,重加彩缋矣。

   ◎归州黄魔神峡水救船验

归州黄魔神。因相国李吉甫,自忠州除替,五月下峡 ,至峡水之中,波涛极甚,忽有神人涌于水上,为其扶船,三面六手,丑眸硃发,袒而虓譀 ,风涛遽息。李公祝而谢曰:是何灵神,拯危救难?神曰:我是黄魔神也。既而归州驻船旬 月,选地立宇,于紫极宫作黄魔堂,言是黄天魔王横天檐力之神也,刻石纪焉。相国萧遘, 自拾遗左迁峡内,征还京师,峡水泛涨,舟船将没,亦见其神捧船以救之。复命修饰,加其 粉缋,严其室宇,刻石为志,亦列于次焉。

◎青城丈人同葛璝化灵 官示现验

青城丈人真君。太和六年壬子,节度使赞皇李公德裕,差军将蔡举二人 ,就山修斋,便令访寻草药。蔡举于六时岩下,忽有劲风自谷中出,因见二神人行虚空中。 一人在前,长丈余,著大袖衣,平冠;一人居后,著青衣大袖,捧一帙书。举惊悸问曰:何 鬼神也?前一人答曰:我是竹枝老。又指其后人曰:此是璝之璪。我有密语两纸,可一一记 之,录与尚书。今年西蜀合有水灾,以修斋之故,我回后山一峰,堰水向东,梓州当秋大水 ,即其应也。于是授以密语,述李公吉凶未兆之事,蔡举一一记之。归常道观,录于纸上, 果得两纸,依神人之言,封题送李公。书写既毕,并亦遗忘矣。是年八月,东川水深数丈, 西蜀无害。李公历问官寮及道流,解隐语不得。李公曰:竹枝,老丈人也,此当是丈人真君 耳。璝之璪者,本命属葛璝化,亦恐是化中灵官。特此示见,以彰灵应也。

◎罗 真人降雨助金验

罗真人,即神仙罗公远也。于濛阳罗江坝,接九陇、什邡之界, 在漓沅化后今相传号罗仙范仙宅,修道于青城之南,今号罗家山。明皇朝,出入帝宫,辅导 圣德,自有内传。至今隐见于堋口、什邡、杨村、濛阳、新繁、新都、畿服之内,人多见之 。不常厥状,或为老妪,或为丐食之人。每风雨愆期,田农旷废,则必见焉。疑其仙品之中 ,主司风雨水旱之事也。杨村居人众以旱又,将祷于洛口后城李冰祠庙。热甚,憩于路隔 树阴之下,忽有老妪,歇而问曰:众人欲何往也?悉以祈雨事答之。妪曰:要雨须求罗真人 ,其余鬼神,不可致也。言讫不见,众知妪即罗真人也,于是见处焚香以告焉。俄而风起云 布,微雨已至,众乃还家。是夕,数十里内,甘雨告足。乃于其所置天宫,塑像焉。诸乡未 得雨处,传闻此说,以音乐香花,就新宫祈请,迎就本村,别设坛场,创宫室,雨亦立应。 如是什邡、绵竹七八县界,真人之宫,处处皆有,请祷祈福,无不征效。忽为乞士,于堋口 江畔,谓人曰:此将大水,漂损居人,信我者迁居以避之,不旬日矣。有疑其异者,即移卜 高处,以避水灾,其不信者,安然而处。五六日,暴水大至,漂坏庐舍,损溺户民,十有三 四焉。居人以为信,立殿塑像以祠之。金银行人杨初,在重围之内,配纳赡军钱七百余千, 货鬻家资,未支其半。初事母以孝,每为供军司追促,必托以他出,恐母为忧。尝于山观, 得真人像帧一幅,香灯严奉,已数年矣。至是,真人托为常人,诣其肆中,问以所纳官钱, 以何准备。具以困窘言之。此人令市生铁,备炭火。明日,复来燃炭,垒铁投之,一夕而去 。临行谓之曰:我罗公远也,在青城山中。以尔孝不违亲,心不忘道,以此金相助,支官钱 之外,可以肥家。复引初往山中,时令归觐。初亦得丹药,以奉其亲。发白还青,老能返壮 矣。

◎嘉州开元观飞天神王像捍贼验

嘉州开元观,后週所创,本名 弘明观。隋大业中,方制大殿,于殿西头,塑飞天神王像。坐高二丈余,坐二鬼之上。初修 观,道士吕元璪,数夕梦神人在山顶,其形接天,或白日仿佛如见。郡人有好道者,时亦见 之,或通梦寐,遂商议塑此形像。本有十身,初制其一。而隋末多事,中原沸腾,不果遍。 就像之灵应,郡人所知矣。疾瘵之家,祈祷必验。其下二鬼青黑者,往往见于人家。

太和中,相国杜元颖镇成都,闉场不修,关戍失守,为南诏侵轶。木源川路境上,夷人 导诱,蛮蜑分三道而来,掩我不备,将取嘉州。去州四十余里,寇乃大惊,奔溃而去。州境 稍安,方设备御。有擒得夷人觇侯者,大寇及境,何惊而去?云三路蛮寇,本欲径取嘉州, 谓州中无备。去州四十里,忽旗帜遍山,兵士罗立,不知其数。有三五人大将军,金甲持斧 ,长三二丈,声如雷霆,立二鬼之上,麾诸山兵士,齐为拒捍,自量力不可敌,惊奔而去。 是日蛮中主军酋帅,死者三人。蛮国之法,行军有死伤及粪秽,旋即瘗藏,不令露见,由是 不知酋帅瘗埋之所。时众闻之,皆言飞天神王兵示现,以全州境。自是祈福祷愿,迨无虚日 。

又尝有人,下峡之时,曾诣飞天,求乞保护。至瞿唐,水方泛溢,波涛甚恶, 同宗三船,一已损失,二皆危惧。忽见神人立于岸上,如飞天之形,使二大鬼入水扶船, 鬼亦长丈余,船乃安定,风涛亦止。惊迫之际,莫知所自,徐而思之,乃飞天所坐二鬼,救 其船耳,一赤一青,形与所塑无异。

成都乾元观在蚕市,创制多年,顷因用军, 焚毁都尽。三门之下,旧有东华、南极、西灵、北真四天神王,依华清宫朝元阁样,塑于外 门之下,并金甲天衣。门既隳坏,而神王无损,风雨飘渍,亦无所伤。邑人相传,颇为灵应 。时蜀王既克川蜀,移军收彭州,围州久矣,因暂还成都。方当暑月,参从将吏所在,取便 而行。大将杜克修,先至神王之所,见众人聚观塑像,问其故,云塑神皆动。克修以器盛水 ,致神手中,果摇动而水溢出。顷之蜀主至,复祝而试焉,曰:若即克彭州,更观摇动之应 。良久而振动数四。不逾月而克州城,歼殄大敌。乃施金币,命本邑创制堂宇,以崇饰之。

◎楚王赵匡凝北帝祥应

楚王赵匡凝,镇襄州也。州郭旧有北帝堂, 岁久芜毁,在营垒中。一旦,楚王寝室之上,有物如曳戟皮革之声,瓦皆震动。潜起视之, 见黑气一道,自北帝旧基之所,至板屋上。楚王异之,密加庆祝,将欲兴创堂宇,以答祥应 。诘明视事之际,先尝选将校五十人,俾往营田,日给以衣装农器,指挥教命,一无应者, 楚王疑有异图,拘而讯之,得其构孽之状,咸剿戮焉。王乃谓人曰:北帝灵验,信有征矣。 中夜有云气之异,诘朝乃奸慝彰明,若非玄功告示,几有不测之祸。遂缔饰堂庑,崇严像貌 ,俾谒之士,主其香灯。阖境瞻祷,累获符应矣。

◎李昌遐诵《消 灾经》验

李昌遐者,后汉兗州刺史之后也。生而奉道,常诵《太上灵宝升玄消灾 护命经》。而禀性柔弱,每为众流之所侵虐。忽因昼寝,梦坐烟霞之境,四顾而望,熊罴虎 豹,围绕週匝,莫知所措。不觉伤叹:何警戒之甚邪!谓积善之无验。于时空中有一道士, 呼其名而语之曰:吾即救苦真人也,汝勿惊骇,吾奉太上符命,与诸神将密卫于汝。且汝常 念者,经云流通,读诵则有飞天神王、破邪金刚、护法灵童、救苦真人、金精猛兽,各百亿 万众,俱侍卫是经。昌遐既觉,豁然大悟,因知自前侵虐我者,未有无祸患殃咎,盖诵经之 所验也。

◎崔昼诵《度人经》验

崔昼者,汉汶阳侯仲牟之后。尝谒 白云先生,学修身之术。先生曰:汝富贵之子,何思淡泊?崔子避席而对曰:以财赈人,财 有数而人无厌矣;以爵赏人,爵既崇而人或骄矣。如何示我以道,将以普济生灵。先生曰: 吾道之内,有《度人经》在,汝可诵之。崔昼乃作礼承受,至诚诵之。厥后有使者,驰一缄 遗崔公曰:子之先君,令吾持此谢汝。言讫,使者忽然不见。于是启缄熟视,果备认得,先 君亲札云:感汝念诵《度人经》功德之力,累世之祖,尽得生天。自后崔昼一家,至今念诵 。

◎姚元崇女精志焚修老君授经验

开元宰相姚元崇,昔出官为冯翊 太守。有一女,名长寿,年七岁,不茹荤,不饮酒。父母常令于玄元像前,焚香点灯。忽昼 寝,梦见老君,有二侍童、二神将夹侍,左右侍童语长寿曰:尔之焚修,精志可随,口授汝 《九天生神经》一章云云。

◎王道珂诵《天蓬咒》验

王道珂,成督 双流县南笆居住。当僖宗幸蜀之时,常以卜筮符术为业,行坐常诵《天蓬咒》。每入双流市 ,货符卜得钱,须吃酒至醉方归。其郭门外,有白马将军庙,晓夕有人祈赛。长垂帘,帘内 往往有光,及闻吹口之声,以此妖异,人皆竞信。所下酒食,忽忽不见,愚民畏惧,无有辄 敢正视者。道珂因吃酒回归,入庙朗诵神咒,则庙堂之上悄悄然。傍人视之,无不惊骇。道 珂异日,晨鸡初叫,忽随村人担蒜趁市,夜行至庙前,忽然倒地。苍惶之间,见野狐数头, 眼如火炬,御拽入庙堂阶之下,闻堂上有人呵责曰:你何得恃酒入我庙内,念咒惊动我眷属 ?道珂心中默持《天蓬神咒》,逡巡却苏。盖缘其时与擎蒜同行,神兵远其秽臭,而不卫其 身,遂被妖狐擒伏。洎擎蒜人抛去,道珂心中想念神咒,即妖狐便致害不得。

既 苏息之后,遂归家沐浴清洁,却来庙内,大诟而责曰:我是太上弟子,不独只解持《天蓬咒 》,常诵《道经》。《经》云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尔若是神明,只合助 道行化,何以恶闻神咒?我知非白马明神。狐狸精怪,傍附神祠,幻惑生灵。今日我决定于 此止泊,持咒为民除害。遂志心朗念神咒,至夜不歇。庙堂之上,寂然无声,亦无光透帘幕 ,唯闻自扑呻吟之声。至明,呼唤邻近居人视之,唯见老野狐五头,皆头破,血流满地,已 毙。自后寂无妖异,竟绝祭祀,庙宇荒废。是知凡持此咒,勿得食蒜,至甚触秽。天蓬将军 是北帝上将,制服一切鬼神,岂止诛灭狐狸小小妖怪矣。

◎王清远诵《神咒经》 验

王清远,世居北邙山下。唐咸通年,时多疫疾。清远身虽在俗,常服气行药, 诵《神咒经》,自称是缑山真人远孙。是时天子蒙尘入蜀,兵火不息,疫疠大行,连州匝县 ,饥荒病患众矣。清远佩受《神咒经箓》,每行符药,救人多不受钱,只要少香油,供养经 箓。乡人迎请医疗,日夕喧阗。清远有表弟一人为僧,名法超,亦持《大悲轮行秘字》, 自清远之医道大亨。忽一日,冒夜来投宿止,潜以瓶盛狗血,倾于清远道堂内。至二更已来 ,忽闻空中有兵甲之声,顷闻法超于床上,如有人挽拽叫皛,唯言乞命。清远命灯照之,但 见以头自顿地,头面血流,至平明不息。须臾之间,但见两脚直下,如人拖拽奔窜,入缑水 江内,浮尸水上。阖市目击,无不惊叹。是知神咒真经,实有神将吏兵守护,岂容嫉妒。庸 僧将秽恶之物犯冒,所谓为不善于幽暗之中,神得而诛之。清远袭气持经,阴功济物,寿一 百七岁。辞世之夕,阖境皆闻异香仙药,斯亦证道之渐阶矣。

◎忠州平都山仙都 观取《太平经》验

忠州平都山仙都观阴真人镇山《太平经》,武德中,刺史独孤 晟,取经欲进。舟行半日,有二龙,一青一白,横江鼓波,船不得进。舟人惊惧,复溯流还 郡。晟即命所由垫江路,陆行进经。时山川之中,久无挚兽,至是蛇虎当道,经使恐惧,将 经却回。晟即脩黄箓道场,拜表上告,然后取经以进,在内道场供养,绵历岁年。开元中, 供奉道士司马秀,准诏祭醮名山,开函取经,但空函而已。诃诘道众,疑是观司隐藏,法侣 惊惧,无词披雪。遂焚香告真,述武德中经已将去,今诏旨搜访,无经上进,仰忧谴责。时 景气晴朗,野绝尘埃,忽阴云覆殿,迅雷震击。俄而檐宇溢霁,经在案上,异香盈空,祥烟 纷霭,复得昔日所取之经以进。会昌中,赐紫道士郭重光、晏玄寿,复赍诏醮山,取经石函 之中,经复如旧。至今镇观者,犹是此经,不知何年归还耳。

◎天台玉霄宫叶尊 师符治狂邪验

天台山玉霄宫叶尊师,修养之暇,亦以符术救人。婺州居人叶氏, 其富亿计,忽中狂瞽之疾,积年不瘳。数月沉顿,后乃叫号悲笑,裸露奔走,力敌数人。初 以绢索縻絷之,俄而绝绊出通衢,犯公署,不可枝梧。官以富室之子,不能加罪,频有所犯 ,亦约束其家,严为守卫,加持禳制。饭僧祈福,祠神鬼,召巫觋,靡所不作,莫能致效。 其家素不信道,偶有人谓之,令诣天台,请玉霄宫叶尊师符,可祛此疾,不然莫知其可也。 乃备缯帛器皿,入山请符。尊师谓使者曰:此符到家,疾当愈矣。无以器帛为用,尽归之使 者。未至三日,疾者方作,断絙投石,举家闭户以拒之,折关枝棂,力不可御,如此狂猛, 非人所遏。忽忽遽敛容,自归真室,盥洗巾栉,束带郭足,执板罄折,于门内道左,其色 怡然。一家忻喜,争问其故。笑而不答,但言天使即来。饮食都忘,夕不暇寝,孜孜焉企踵 翘足,延颈望风,汗流浃背,不敢为倦。如此二日三夕,使者持符而至,入门迎拜,欢呼踊 跃,前导得符,服之瞑然,食顷疾已瘳矣。由是躬诣山门,厚施金帛,助修宫宇,一家脩道 ,置靖室道堂,旦夕焚脩焉。初,玉霄赐二符,一已吞之,一帖房门之上。叶之女使窃酒饮 之,呕于符下。叶见一神人,介金执剑,长可三四寸,从符中出去,焚香拜谢,而不见其归 。数日,亲戚家女使近患风魔疾,尚未甚困,来叶房之前,立且未定,忽叫一声。叶见符中 将军,如前之形,挥剑加女使头上。问其故,云适有神人,以剑于头上斩下一物,坠于衣领 中。令二三女仆捧持,验有蛇头如指,断在衣领中,血犹滴焉。风魔之疾,自此亦愈。

◎贾琼受《童子箓》验

成都贾琼,年三岁。其母因看蚕市,三月三 日,过龙兴观,门众齐受箓,遂诣观,受《童子箓》一阶。十余年后,因女兄有疾,母为请 处士吴太玄,为入冥看检致疾之由,仍看弟兄年命凶吉。经宿太玄还,言疾在江渎,求之即 差,籍中不见有贾琼之名。父母愈忧,复请太玄看之。时太玄每与人入冥检事,必锁于一屋 中,安寝而往,不复人惊呼,候其自醒,唤人开门,乃开之,历历说冥中之事,有如目击, 言必信验。或两宿,然后回尔。既再往检琼名字,云年三岁时,三月三日,于龙兴观受《正 一箓》,已名系天府,不属地司,籍中不见名字,于天曹黄簿之内,检得其名。

◎尹言念《阴符经》验

尹言者,修德坊居。与明道大师尹嗣玄为宗姓之弟,常崇 道慕善,孜孜不倦。因诣嗣玄,受《阴符经》,至诚讠奉讽念。为其常少记性,愿得心神聪 爽,受之数年,念逾万遍,稍觉心力开悟。因本命日斋洁焚香,念三十遍,忽了忆前生之事 。姓张名处厚,在延寿坊居。家有巨业,兒女皆存,记其小字,年几一一明了。与其家说之 ,乃往寻访,述张生死年月,形色情性,无所差异。张之兒女,闻之呜咽感认,言其今之状 貌,与昔不殊。但性较舒缓尔。自是两家契为骨肉,黄寇犯阙之前,其二家皆在。

   ◎赵业受《正一箓》验

赵业,定州人。开成中,为晋安县令。因疾暴卒,手足 柔软,心上微暖,三日乃苏。云初为冥官所追,牵拽甚急,问其所以,但云为欠债抵讳事, 自思身心无此罪犯,必恐误追。行三五十里,过一山岭,上有宫阙崇丽,人物甚多,有一青 衣童子,前来问云:汝非道士赵太玄乎?某答云:晋安县令赵业耳。童子笑曰:岂得便忘却 耶?又一童子续来,云太一令唤赵太玄追事。人一时散去,即与童子到宫阙中,不见太一, 但见一道流云:汝六岁时,为有疾,受《正一八阶法箓》,名为太玄,岂得流于俗官,并忘 此事耶?太一有命,便令放还,却须佩箓修真,行功及物,居官理务,勿贪渎货财,轻人性 命。言讫不见,所疾已苏。遂于思依山参受法箓,累置坛场,广崇功德,复以法名太玄矣。

◎僧法成窃改道经验

僧法成,姓陈,不知何许人。立 性拘执,束于本教,而矫饰多端。因游庐山,至简寂观,不遇道流,而堂殿经厨,素不关钥 ,遂取道经看之。将三十四卷,往灵溪观栖止,诳云:某在僧中,本意好道,欲于此驻泊, 转读道经,兼欲长发入道。人皆善其所言。又取观中经百余卷,日夕披览。每三五日一度, 下山化粮。人闻其所说,施与甚多,粮盐所须,计月不阙。乃改换道经题目,立佛经名字。 改天尊为佛,言真人为菩萨罗汉,对答词理,亦多换易。涂抹剪破,计一百六十余卷。

忽山下有人请斋,兼欲求丐纸笔,借观奴一人同去。行三二里,见军吏队仗,呵 道甚严,谓是刺史游山,法成与奴下道,于林中回避。良久,见旗帜驻队,有大官立马于道 中,促唤地界,令捉僧法成来。法成与奴闻之,未暇奔窜,力士数人,就林中擒去,奴随看 之。官人责曰:大道经教,圣人之言,关汝何事,辄敢改易!决痛杖一百,令其依旧修写, 填纳观中,填了报来,别有处分。即于道中决杖百下,仆于地上,疮血遍身。队仗寻亦不见 。奴走报观中,差人看验,微有喘息而已。扶舁入山,数日方较。遂出所改换经本,呈众道 流。法成本有衣钵,寄在江州寺中,取来货卖,更求乞纸笔,经年修写。经足送还本观,烧 香恳谢,欲愿入道,道流以其无赖,无人许之。是夜叫呼数声,如被殴击,耳鼻血流而死矣 。

◎僧行端辄改《五厨经》验

僧行端,性颇狂谲。因看道门《五厨 经》,只有五首咒偈,遂改添题目,云《佛说三停厨经》,以五咒为五如来所说,经末复加 转读功效之词,增加文句,不啻一纸。《五厨经》属太清部,明皇朝,谏议大夫、肃明观主 尹愔注云:盖五神之秘言,五脏之真气,持之百遍,则五气自和,可以不食。其经第一咒云 :一气和太和,得一道皆泰,和乃无不和,玄理同玄际。开元中,天师赵仙甫为疏,皆以习 气和神为指。行端旁附此说,即云读诵百二十遍,可以咒水,饮之令人不食。名为《三停厨 经》。词理鄙浅,与尹、赵注疏,殊不相近。改经既了,已写五六本,传于他人。

   于窗下写经之际,忽有神人,长八九尺,仗剑而来,谓之曰:太上真经,历代所宝,何得 轻肆庸愚,辄为改易!奋剑斩之,以手拒剑,伤落数指。同居僧二人,共见其事,惊为哀乞 。神人曰:如此无良也,解惜命促!令追收写换,然后奏听敕旨。行端与同居僧,散寻所行 之本,只得一半,余本已被僧将出关,别写元本经十本,烧香忏谢,所改添本,香上焚之。 神人复见曰:訾毁圣文,追收不获,不宜免死。逡巡顿仆而卒。其所改经,至今往往传行诸 处,览观其义,自可晓焉。

◎崔公辅取宝经不还验

崔公辅,明经及 第,历官至雅州刺史。至官一年,忽觉精神恍忽,多悲恚狷急,往往忽忘,举家异之。一旦 无疾而终,心上犹暖,三日再苏,亦即平复。谓其寮佐曰:昨为冥使赍帖见追,随行三五十 里,甚为困惫,至城阙,入门数重,追者引到曹署之门,立于屏外,逡巡有官人,着绯执版 ,至屏迎之先拜,公辅惊曰:某为帖所追,乃罪人也,官人见迎致拜,深所不安。官人曰: 使君固应忘之矣,某是华阴县押司录事巨简,使君初官,曾获伏事庭庑。近奉天符,得酆都 掾地司所奏,使君任酆都县令之日,于仙都观中,取《真人阴君宝经》四卷,至今不还。天 符令追生魂勘责,使君一魂,日夕在此对会,恐使君不知,故欲面见,具此谘述,以报往日 之恩耳。使君颇觉近日忿怒悲愁,精神遗忘否?此是生魂被执系故也。于是引至中,良久 言曰:此有茶饭,不可与使君食,食之不得复归人间矣。但修一状,请置黄箓道场,忏悔所 犯,兼请送经却归本山,即生魂释放矣。因本司检使君年禄远近,逡巡有吏执案云:崔公辅 自此犹有三任刺史,二十三年寿。言讫,公辅留手状,官人差吏送还。乃于成都及雅州紫极 宫、忠州仙都山三处,修黄箓道场,赍送经还本观。公辅平复如常。其后历官、年寿皆如所 说。此事是开成年中任雅州刺史也。

◎刘载之诵《天蓬咒》验

彭城 刘载之,儒家子。修辞学外,常事北极,香火不懈。多寓京师,少而神气怯懦,每惊魇,往 往不悟。尝遇苏门道士刘大观,授以《天蓬神咒》,令持诵千遍,载之勤而行焉。绝荤腥, 专香火,逆旅之中,亦拳拳修尚,自是无复魇悸矣。寇陷长安,在宣杨里,为寇所虏。力役 劳苦之事,素非其所能,稍或迟舒,必承之以剑,性命忧迫,在乎顷刻,而密诵神咒,以求 其祐。是夕,有一人如军士之饰,谓之曰:劳役之事,吾为子免之,此有径路,可以脱祸, 可相随而行也。载之疑为寇所试,辞焉。此人引其手,若腾跃于空中,良久覆地。

   是夕月光如昼,但见山川参差,泉声流激,已在巨石之上。惊异之际,有村童前引,入洞 府中。宫阙深严,层城焕丽,金楼玉堂,奇禽珍木,週还数十里。有谒者,平冠褒袖,云太 帝君令于宾宇憩息,俄赐酒馔仙果。二仙官与之宴饮。载之问:太帝君所主何国?某未曾朝 拜,忽奉恩敕,深所忧惧。仙官曰:太帝是北斗之中紫微上宫玄卿太帝君也,上理斗极,下 统酆都。阴境帝君,乃太帝之所部;天蓬上将,即太帝之元帅也。吾子冥心北元,尊奉神咒 ,而值此危难,将陷锋镝。太帝阅籍,当在驱除之伍,仰轸圣虑,已奏章太上,述勤瘁之心 ,延寿三纪,使还于故里尔。顷之,得朝谒太帝,叩蜺谢恩于阙下,命二童送之,食顷已达 泗州。其友人谢良,奏事行朝,具话其事。载之今犹在江表。是则太帝之昭鉴、天蓬之威神 ,不遗毫分之善也。

◎姚生持《黄庭经》验

姚生者,华原人也。幼 而好道,持《黄庭经》。光启中,僖宗再幸陈仓,远近惊扰。姚为贼所迫,夜走堕枯井中, 伤足,求出未得,乃旁有窨穴,匿于其中,昼夜念经,因不饥渴,足疾亦愈。时襄土既平, 大驾归阙,乡里人户稍复。有游军夜宿井侧,见井中有光,拯而出之,具述经灵验。遂为道 士,居华原西界观中焉。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全真青玄济炼铁罐施食全集》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道教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