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云笈七签》卷一百二十 灵验部四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0-11-01 12:59:11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处州青田县清溪观古钟自归验

处州青田县清溪 观,古有铜钟,因袁晁乱,后失其所在,有墨书《青田》字,人或记焉。其后温州岛屿山下 水中,舟人时闻钟声,幽咽不远。一旦,有人忽见水中一物,如半钟之形,侧露水上,荡桨 视之,既近即覆矣。露其一半,认其模范之迹、蒲牢之形,乃钟也。以物触之,沉于水中矣 。与人语其异,好事者乘舟看之,天气晴霁,亦时一见。州寺僧结彩舫,具幡花,致斋迎之 ,或经宿水上道场,礼忏而请,或得见之,寻又沉去。道门亦备幡花、舟舫、香火迎之,见 而不得。清溪道士,时亦在迎钟众中,稽首祝之曰:此州观寺皆自有钟,唯清溪观无钟多年 ,极是阙事。远地不办香花,丹心而已。钟若有灵,愿溯流自往。某旬日,即归于观前溪中 奉候。众闻其说,皆笑之。十余日,道士归青田,钟已在观前潭中矣。焚香迎之,泛泛就岸 ,重千余斤,数人挽拽悬挂,若百许斤耳。日后时亦飞去,旬日却回,今以大锁系之,不复 去矣。其上墨书“青田”字,久在水中,宛然不灭。井邑老人详认其字,乃观中 旧钟也。

◎青城山宗玄观铜钟不能损验

青城山宗玄观古迹铜钟,三 千余斤,隐花文,飞仙幢节之状,工甚精好。刘辟据成都,取管内铜像大钟,铸兵器及钱。 此钟差县人挽拽下山,磨其上隐起花文欲尽,频以巨石捶击,终不能损。拽至江干,将入竹 筏,力敌万斤,竟亦不动。县状申辟,辟异之,令送山中。三二十人牵送上山,才若一二百 斤耳。既复悬挂,时或击之,立致云雨,至今见在。

◎温江县太平观铸钟道士得 道验

温江县太平观,有任尊师者,于市中,每日户乞一钱,铸钟万斤,数年钟成 ,尊师年已八十余矣。作大斋表赞,扣钟数百下,辞决而去,即大历年中也。其后刘潼仆射 拥旄西川,观寺钟上,皆镌刻蕣罗尼咒。至是任尊师复归,领巧工,于咒边刻云:观家铜钟 ,不合妄刻佛咒。别立誓词数句。而人见任状貌益少,壮于当时,信是得道者。

◎眉州故彭山市观大钟伤寺匠验

眉州故彭山市观,有大钟重千斤。观去州二十余 里,每扣钟之时,声应州郭。顷年,僧辈诳陈文状,云观无道士,钟在草中,当用运之。时 官无正理,遂移于州寺。悬挂上钟之时,折匠人之足,人以为灵验。寺当州门,扣击之声, 不闻州内。群僧别铸大钟,此钟不还本观,卖与嘉州寺中。下楼之时,伤其二匠,断足折腰 。入船出岸,皆有伤损。聋俗不以为灵验,至今流俗未还,良可惜也。

◎浴爰赤 木古钟水洗疮验古钟验附

爰赤木古钟,开元中所进。云赤木庄在玉山之下,时闻 地中隐隐然有钟声,寻求莫能致。一旦赤木患疮疾且甚,医不能祛,梦一青童曰:得浴钟水 洗之即愈。赤木就近观寺中,以水洗钟,用器盛之,归以洗疮,微加痛剧。乃令人于常闻钟 声处听之,果闻钟在地下,掘数尺而得形,上有坐师子为鼻,鼻下平阔,其顶圆大,围三尺 余,六七寸顿小,如腰鼓形,向下复大。奇文隐镂,万状千名,迨非镕范所作。既得,以水 浴去泥土,取其水洗疮,即日痊愈。夜有光影,时或自鸣,为邻里所异,不敢藏隐,奉表进 焉。敕赐景龙观。黄巢前,此钟犹在。

宝应中,盩厔县居人耕地,亦得古钟百余 斤。上有伏虎形为鼻,自鼻以下顿大,数寸而小杀之,如是再杀三成,共高一尺八九寸,遍 身天花云叶,工用殊妙,比赤木所得圆厚而重。既得,夜夜有光,或飞于空中,声韵清越。 亦表上进,诏送玄真观。久之,取留内殿。

◎渝州南平县道昌观古钟奇巧验

渝州南平县道昌观,有古钟焉。以二狮子,对立捧花座,蛟螭为鼻,蛟尾分绕狮 之足,盘于钟上。钟形再杀三成,如盩厔古钟之状,于其杀处,细花文五条。当中一条,黄 色明净,累累若珠贯焉;次珠条之外,作花片之状,屈曲相萦;又外一重,云叶缠绕。踪迹 奇巧,工甚週细,若非人工。此外週身有花,不可细记。云是湘东王送与隐居陶贞白。近因 乱离,钟已遗失。

◎黔南盐井古钟多年无毁蚀验

黔南盐井中,因摧 损修筑,得一古钟。长三四尺,中细而实,如腰鼓瓦腔之状,两头圆厚,扣之皆有声,奇音 响亮,与常钟异。在盐井多年,益加光腻,无毁蚀之势,时有金色,精明异常。节度使僖公 ,留镇府库焉。

◎天台山玉霄宫古钟僧偷而卒验

天台山玉霄宫古钟 ,高二尺,重百余斤。制度浑厚,形如铎,上有三十六乳,隐起之文,亦甚精妙,相传云夏 禹所铸,或云是越王乐器。顷年于空中,夜夜飞鸣,人皆闻之。忽堕于禹庙内,藏之府库, 绵历七八十年。累有名僧求请,欲彰其异,而皆嫌间不与。咸通中,左常侍李绾为浙东观察 使,请玉霄峰叶尊师,修斋受箓,于使宅立坛,出此钟以击之。既而水部员外柳韬白,上京 得老君夹鏚像,高三四尺,圣相奇妙。乃重装修,作顶宝帐,以白金、香鸭、香龟数事, 送于玉霄,亦便留箓坛内。供养斋毕,李乃命宾为钟铭,具以岁日,刻于钟上,并老君像, 皆送山中。所刻之处,灿然金色。禹迹寺僧频求此钟不得,既知镌勒铭篆,已送天台,计无 所出,乃扬言曰:天台所得古钟,乃真金也。匠人所刻之末,是数两金,况于钟乎!又有香 鸭、器皿,计其所直多矣。因有衲僧,与不道辈十余人,夜入玉霄宫,伏于版阁之下,中夜 逾栏干而上,于道场中取香鸭、香龟金龙道具,实于囊中,縻钟于背,出门群呼而去。尊师 知之,不许徒弟追之。僧等约行三十余里,憩一大树下,良久天明,只在阁柱之侧。众小师 往视之,背钟者已僵死矣。其余徒党,痴懵凝然,不辨人物,钟及金帛,一无所失。尊师咒 水洒之,良久,僧亦稍醒,群贼乃苏。发愿立誓,乞不闻于官,乃尽释之,扶舁病僧而去, 僧至山下乃卒。

◎开州龙兴观钟雪冤验云安钟附

开州 龙兴观钟,七八千斤,未有钟楼,悬于殿上而已。相传云,州中有<襄支>敚之徒、遗 失之物、诤讼不决之事、沉滞抑屈之情,焚香扣钟,立有明效。至有囚徒刑狱,推鞠不得其 实者,即入款请击钟,便可分雪明白。余顷驻泊观中,忽见官吏押领囚徒,来于钟前,焚香 告誓,援槌将击之际,有人抑止之,更令取款,如是数四,都不击钟,论讼已得其理矣。因 问其故,云累有公案不决者,请击此钟,击钟之后,旬日之内,诬誷冤抑于人者,必暴病而 死;情有相党、事有连累者,一年之中,无孑遗矣;有理被抑之人,宛然无苦。由是刑狱大 小,无敢有欺,以钟为准的也。云安白鹤观钟,亦类于此,远近传焉。

◎施州清 江郡开元观钟见梦验

施州清江郡开元观,有钟焉。其形绝古,用麟为鼻,以系於 虡,状若悬匏。扣之,初则清音纤远,俄而震然,响闻数里,然不知何代之器也。初有郡民 ,牧牛于郡南田间,忽闻有异声自地中发,民与牧童数辈闻之,皆惊走辟易。其后,民热病 旬余,梦一丈夫,衣青襦,告之曰:汝迁我于开元观。民亦不悟其旨。又到田间,再闻其声 如前,而密志其地,即以事白于郡守。郡守封君怒曰:此民妄,辄以不急之事干我耶!叱 去之。是夕,民又梦青襦者曰:吾委迹于地下有年矣,汝不速出者,必有大咎。民大惧,及 晓,与其子皆往,凿其地,深丈余得此钟,色青,如所梦丈夫色也。遂再白郡守,置于开元 观。是日辰时,不击自鸣,震响极远,郡人俱异而叹之。郡守以其事上闻,明皇诏编于国史 ,复命宰臣李林甫写其奏,以颁示天下矣。

◎洪州游帷观钟州官强取入寺验

洪州游帷观有二钟,一是观司特敕所铸,一是许真君修行钟,历代传之,在真君 殿,稍小于观钟尔。节度使严跼,创置节制,威令风行。素重缁徒长老,增修其院,长老欲 取许真君钟,严令官吏取而授之,道士皆不敢论其曲直。取钟之日,雷风震击,是时大设斋 筵,费用极广,风雨暴至,曾不施张,顷刻水溢数尺。及扣其钟,如击土木,并无音响。长 老谓严曰:此州道士,例多妖法,必是禁钟,使无声尔。严怒捕诸道士,所在禁系,责其邪 幻,将加重法,官吏畏威,无敢谏者。严忽沉然思寐,梦见许真君与二从者,来至其前,谓 严曰:无知无道,强取我钟,又加法于道士,若不送钟还观,礼谢大道,令侍者断其头来。 即见授剑于侍者。严惊觉汗流,而侍者持剑,仿佛在其前。遽释诸道士,送钟还观,自诣游 帷,焚香致谢。回顾见持剑侍者,谓之曰:汝为不道,加害于人,上帝所责断头之事,恐将 不免。言讫而去。不久,已开江事败,断鞅而死。

◎天师剑愈疾验

天师剑,五所铸。状若生铜,五节连环之柄,上有隐起符文、星辰日月之象,重八十一两。 尝用诛制鬼神,降剪凶丑。升天之日,留剑及都功印,传于子孙。誓曰:我一世有子一人, 传于印剑及都功箓。唯此,非子孙不传于世。顶上有硃发十数茎,以表奇相,于今二十一世 矣。其剑时有异光,或闻吟吼,乍存乍亡,颇彰灵应。至十六世,天师好以慈惠及人,忧轸 于物,以神剑灵效,每有疾苦者,多借令供养,即所疾旋祛。邻家夜产,性命危切,亦以此 剑借之。既至产家,有神光如烛,闪然照一室之中,堕地而折。

经数十年,十八 世孙惠钦,性温和,守谦退,与物无竞,俗机世务,泛然不经其心。人有所言,虽谲诈者, 亦皆信用,略无疑虑。一旦,有人挈布囊,入云锦山仙居观,週行廊庑之下,瞻礼功德,云 解磨镜钉铰。门人令其缀焊小铜锁子,师见之,问曰:我有折剑,焊缀得乎?此人请剑看之 ,云可矣,请别扫一室,须炭数斤。反扃其门,以巨石为砧,炽炭锤击,声闻于外。门人皆 股慓心战,忧此剑碎于其手,师殊不为虑。顷之,锤锻声绝,工人执剑以呈,果完缀如旧, 所焊之处,微有黑痕,如丝发尔。师以钱半千酬之,此人得钱愧谢,致于老君前,负囊而去 。出门数步,寻失所有。识者疑是天师化现,降于人间,自续其剑。不然,何得重新若此, 而锤击不伤,完复如故。

◎张让黄神印救疾验

张让家 于桂州,客游湘鄂间。因得心疾,初则迷忘,在途忘行,在室忘坐,惑于昏晓,迷其东西。 累月之后,复多狂怒,诟责鬼神,凌突于人,至于裸露驰聘,不知避忌。履水火,冒锋刃, 不为忧患,时亦烧灼害之,伤割及之。道士袁归真,新刻黄神越章印,醮祭方毕,试为焚香 ,依法以印印之,印心及背。让正狂走,执而印焉,然而睡,归真知印之效也。复染丹炷 香,再印其心,倏然疾愈。有物如鹘,从其口中,飞去数丈之外,坠于地上。众往视之,乃 大蝙蝠耳。背上印字宛然,让乃平复如旧。归真持此印,所在救疾,大获灵验。

◎范希越天蓬印祈雨验

范希越,成都人也。事北帝修奉之术,雕天蓬印以行之, 祭醮严洁,逾于常法。广明庚子岁,三月不雨,五月愈望,人心燋然,谷稼将废。愿于万岁 池试行神印,为生灵祈雨,于是诣至真观致斋。是日庚辰,以戌时投印池中,阴风遽起,云 物週布,亥时大雨达晓,及辰,大雷迅电,惊震数四,至巳少霁,乃得归府。升迁桥水,渐 及马腹,罗城四江,平岸流溢,螟蝗之属,淹渍皆死,自是有年矣。

驾驻成都, 上知其道术,召对问以逆寇诛锄、宫城克复之事,命持印于内殿,奏醮积雨之中,云霁月朗 。是夕,梦神人示以诛寇复城之兆。上大悦,授太常寺奉礼郎,累迁主客员外郎、卫尉少卿 ,锡以硃绂。黄巢捷至,果符圣梦之旨,特加宠异。自言初居煮胶巷,印篆初成,而蛮寇凌 突,居人奔散,藏印于堂屋瓦中,蛮去之后,四邻焚烬,其所居独在,疑印之灵也。

◎越州上虞县钟时鸣地中验

越州上虞县郛郭间,有隙地数亩,时闻钟鸣地中 。咸通年,县令夏侯颇倾心崇道,以县邑无观,买其地创造观宇。掘地获古钟,百余斤,上 有文字,曰正观。是冬赐额,以降诞节祝寿所奏,赐名延庆观焉。

◎王谦据蜀隋 文帝黄箓斋克平验

隋文帝开皇之初,干戈不施,寰海克定。唯王谦后週旧臣,勋 名素重,畏惮隋祖,恐祸及身,遂据三蜀以图变。帝出师征之,频战不克,兵士多病,死者 相枕。乃于内殿修黄箓道场,祈天请祐。三日,夜梦神人降曰:帝王上承天命,下顺人心, 天人合符,然后有国。今陛下革週立隋,天所命也,一方之力,何以敌于四海之力乎!帝曰 :剋蜀吊民,盖不获已,但主帅疾疫,以此为忧尔。神人曰:疾疫者,北人不堪瘴毒,所以 多病。坛中法水,可救亿兆,况偏师乎!”即见神人取坛中禁水,向西南噀之,曰:雨 至即愈,无烦圣虑也,子日进军,必当剋蜀。旬日军中奏,某夜雷雨洒营垒之上,三军疾者 皆苏,无复疾疫矣。其后王谦传首,三蜀底宁,果是子日也。

◎青城丈人授黄帝 龙鞬并降雨验

青城山,黄帝诣龙晙真人宁先生,受《龙晙经》,得御飞云之道。 乃封先生为五岳丈人,戴盖天之冠,著硃光之袍,佩三庭之印,为五岳之上司,与潜山司命 、庐山使者为三司之尊。敕五岳神,一月再朝虚中,洒水以代晷漏。其后历代帝王,虽置祠 斋祭,未再加封号。僖宗皇帝中和元年辛丑七月十五日诏:内臣袁易简、刺史王兹、县令崔 正规,与朕诣山修醮。封为五岳丈人、希夷真君。是时县境亢旱,苗谷将焦燋。封醮之夜, 龙吟于观侧,溪中风雨大至,枯苗再茂,县境乃丰。以事上闻,编于国史矣。

◎ 天师叶法善设醮摄魅验

天师叶法善,括州人也。三世为道士,皆有神术,摄养登 真之事,法善符箓,尤能劾役鬼神。显庆中,高宗征入内道场,恩礼优异。时驾幸东都,法 善于陵空观作大坛,设大醮,城中士女,咸往观之。俄有数十人,奔投火中,众皆大惊,救 之而免,亦无伤损。法善曰:此人皆有魅病,为吾法所摄。及问之,果然。尽为劾之,其病 皆愈。法善自高宗、中宗、则天、睿宗、明皇五朝,来往名山,累召入内。先天二年,拜鸿 胪卿、越国公,赠其父歙州刺史焉。

◎范阳卢蔚醮本命验

范阳卢蔚 ,弱冠举进士。有日者言其年寿不永,常宜醮本命,以增年禄。蔚素崇香火,勤于修醮,未 尝辍焉。年二十五,寝疾于东都,逾月益困。忽梦为亲友所招,出门乘马,其行极速,疑为 冥司所摄。有一人乘马,奔来所在留滞,必为捴解遮救,言旨恳切。及到所司,此人又恳为 请托,因得却还。部署行里,有如亲吏焉。所还道中,见兵士数千,初颇疑惧,此人曰:此 皆他日郎君所主兵士也。将至所居,自后垣乘虚而入,径及庭中,有门旗麾锵武器之属。此 人曰:他日当用之。瘗于两阶之下,将别去,蔚曰:素未相识,何忧勤之甚也?答曰:某乃 本命神尔,郎君为冥官所召,大限欲及,某已于天司奏陈,必及中寿,疾亦就痊,无以为忧 也。蔚愧谢而去,疾亦寻愈。其后策名金紫,亦享中年。除宿州刺史、角桥都知兵马指挥使 ,不到任死,以其瘗武器门旗故也。

◎崔图修黄箓斋救母生天验

崔 图者,坊州中都人,好游猎。驰马于野中猎次,马忽不行,鞭箠数下亦不进,图怒,下马欲 射之。马作人言曰:吾是汝之母也,不得相害。曾窃取汝三十千钱,私与小女为嫁资,不告 于汝。吾死,冥司罚吾与汝为马八年,今限已毕,吾将死矣。图闻之,举身自扑,迷闷良久 ,悲告母曰:兒之不孝,致令我母见受如斯罪。马亦流泪曰:吾为马身,报汝未了,更罚与 汝为瞽目之婢,仍复喑哑。图闻之,号哭言曰:如何免得此罪业?母曰:吾闻罪障重者,须 作黄箓道场忏悔,即得免苦。言讫而死,图收葬其马,焚射猎之具。请道流修黄箓道场,三 日三夜。至第三夜,图闻扣门之声甚急,出看乃是其母,还现本形,立于门外。谓其夫妇曰 :人生世间,愿作善业,勿为恶事,冥司报应,一一分明。母用子钱,尚被责罚如此,况他 人非己之物,岂可偷盗乎!吾受此罪,苦痛万般,不可言说。赖汝夫妇,为吾修无上黄箓宝 斋,功德一切,吾乘此功德,已得生天,故来相别。于是乘虚而去。图自此知罪福必应,大 道可依,夫妇诣王屋山,同志修道矣。

◎赫连宠修黄箓斋解父冤验

赫连宠者,灵州定远县人也。父悰,领军于边上,杀降兵一千余人。武德二年八月,死于边 上,冥司论对,受诸罪苦,宠总不知。宠为灵州押衙,贞观八年,奉使入京,因与友人游终 南山。行至炭谷口,有道士杨景通,结庐修行三百余岁,宠醉歇庐前,谓景通曰:吾饥,有 何所食?景通素不饮食,笑而不对。宠令左右取火,焚其庐室。景通曰:汝父屈杀生民,见 受罪地府,不能修善救父,更害于吾。宠曰:何以知之?景通曰:汝坐于此,吾与汝唤,令 汝见之。言讫书一符,掷于空中,逡巡有黑云至于庐前,云中有二十余鬼,领一人枷杻锁械 ,来景通前曰:汝子不孝,不能救汝。宠见之,果父悰也。悲泣谓父曰:何故受苦如斯?父 曰:吾杀降兵,被他冤讼,于地狱下受诸罪苦,汝何故更毁真人,令吾转转罪重?宠乃匍匐 悲泣,忏悔谢过,乞舍己身之罪,救亡父之魂。景通曰:汝要免父之罪,修黄箓道场,可以 救拔,必得汝父生天,免此罪报。逡巡父被诸鬼领去,宠乃礼谢景通,入城于三洞观,设黄 箓道场,七日七夜。至第五日,见父乘云气而来,谓宠曰:吾奉天符,乘黄箓功德,已生天 堂,凡是所杀冤魂,皆已托生人世。

◎唐献修黄箓斋母得生天验

唐献者,蔡州平舆县人也,年二十三。隋大业四年,授导江县尉。宠狎侍婢春红 ,不亲官务,公事数阙,兼患风劳,久未痊瘥。母曰:我兒狂疏疾病,皆嬖婢所致也。母令 货此婢,婢告于献,献恨母拟货其婢,与婢为计,遂鸩其母。母死月余,献亦暴死。三日心 暖,家人不敢便葬,忽即起活,曰:我有大罪,毒母之过也,冥司令我生受罪报。自是每夜 有二鬼使,领夜叉数人,舁大镬于堂中,良久火起汤沸,夜叉叉献于镬汤之中,痛楚号叫, 至五更方息。如此三年,万般舍施功德,终不能免。忽有卖药道士,献问其方术,道士曰: 众生罪业重大,无过黄箓道场,祈告天地,三日三夜,烧香散花,悬诸幡盖,歌赞礼愿,忏 悔拔罪,救度亡魂,解除冤对,最为胜妙之法尔。献遂请道士置黄箓道场,三日之后,鬼使 夜叉不复更至,身心安愈,无复忧患。忽见黄衣使者一人曰:昨奉天符,以修斋之力,母生 天堂,汝大逆之罪,亦已原赦,唯罪婢春红,令疮疥三年尔。自此春红果患三年方愈。献弃 家,于晋州羊角山,请为道士,志修道矣。

◎李承嗣解妻兒冤修黄箓斋验

李承嗣者,鄂州唐年人也。家富巨万,而娶妻貌丑,有子年十岁,仍患腰脚,承 嗣常恶之。乃娶小妇四人,终日伎乐。忽因酒醉,小妇佞言,与丑妻一百千钱,令其离异。 妻欲诣官讼之,因此方免。承嗣遂与小妻为计,夜饮之次,以毒药杀其丑妻及兒。葬后旬日 以来,每至午时,即见二乌,来啄承嗣心,痛不可忍,驱之不去,迷闷于地,久而方定。如 此一年,万法不能救。青城道士罗公远游淮泗间,承嗣请命至家,问禳救方术。公远曰:冤 魂所为,皆上告天帝,奉天符来报,人间方术不能免之,只有修黄箓道场,拜表奏天,可解 斯罪尔。承嗣遂修黄箓道场,三日三夜。二日之后,乌鸟不复来,其妻与兒现于梦中曰:汝 枉杀我母子二人,并命毒药,我上诉于天帝,许报汝冤。今以黄箓善功,太上降敕,我已生 天,受诸福报,与汝永解冤结。留一玉合子,可收之。觉后,于寝室中得玉合子一枚。承嗣 舍于鄂州开元观,大修道门功德,塑尊像,葺理观宇,以报道恩矣。

◎吴韬修黄 箓斋却兵验

吴韬者,汴州开封人也,家富。为魏大将军,领兵三万,氵斥江入蜀 。至戎州,值蜀将关羽,总师五万拒之,与韬水陆大战。韬素好道,常持《黄帝阴符经》。 是日阵败,告天曰:吾闻持《阴符》者,危急之日,有阴灵助之,丧败如此,愿赐救护。言 讫,有二白衣谓韬曰:汝自入峡,纵意杀人,幽魂咨怨,致此亡败。韬曰:危既如此,何以 免之?二神人曰:汝速为冤魂告天发愿,请修黄箓大斋,拔赎亡者,如此当免失利。韬如其 言,即为发愿。关羽亦已收军,韬收合败卒,直至夷陵屯集。乃修黄箓道场三日,前二神人 复见,谓之曰:冤魂并已托生诸方,汝亦沾此余福,神兵密卫,必得大胜,慎勿杀人。夫天 地生万物,一草一叶,尚欲其生长成遂,况人命至重,上应星辰,岂可非理致杀,恣汝胸襟 也!古今名将,不及三世者,为其心计阴谋,杀人利己。虽立功为国,亦须道在其间,善分 逆顺,不枉物命,使功过显明,即必征伐有功,神明祐助。今蜀不久坐见败亡矣。旬月,关 羽兵至,收夷陵。交兵之次,风雷震击,大雨忽至,羽兵溃散,韬开门纳降,得蜀兵三千, 擒其裨将,关羽领兵却回。自兹蜀亦削弱矣。

◎公孙璞修黄箓斋忏悔宿冤验

公孙璞者,雍州高陵人也。武德二年,为华州司马。年四十余,沉湎酒肉,荒淫 财色。常令家童渔钓弋猎,恣杀物命,甘其口腹。忽梦千余人,持刀剑弓矢入其家,擒璞杀 之。璞流汗惊惧,因成疮疾,遍身有疮,皆有口及舌,日夜楚痛,求死不得。璞表兄华阴令 贾宣古,见其所疾,惊曰:未尝见有此疮,当是杀生太多,宿业所致然也。华山道士姚得一 ,多记神方,可使人一往求问也。璞依教,令其长子到华山,具述所疾,涕泣求救。得一曰 :此疾是杀生害命,众冤所为。可修黄箓大斋,忏悔宿冤,疾异可愈尔。

其子以 此告璞,便于所居,修黄箓道场七日。至第五日,璞梦青童二人,引至一处,门阙宏丽,有 如府署。良久,天上有黄光如日,直照地司,其门大开,即见鱼鳖鸟兽、猪羊牛马、奇形异 状者千百头,从门中出,乘此黄光,旋化为人,飞空而去,逡巡化尽。青童曰:此是汝之所 杀冤魂,今天符既下,乘功德力,托生为人,汝罪已除,疮疾亦愈。旬日之间,璞乃平复。 遂入华山,礼谢姚尊师。看览云泉,恋慕幽境,直至日晚。得一曰:山中无食可以延留长者 ,若住宿宵,必恐仆从饥馁,此有径路,可以还家。取一卷仙经掷之,展于崖上,化为一桥 ,二青龙负之,放五色光,其明如画。送璞与仆从此而去,须臾到家。明日差人入山致谢, 已失得一所在。璞全家修道,居于华阳山焉。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网友评论

《全真青玄济炼铁罐施食全集》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道教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