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分享
  •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云笈七签》卷一百二十一 灵验部五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0-11-01 12:59:11      繁體中文版     手机访问道教之音

 ◎胡尊师修清斋验

胡尊师名宗,自称曰亹 孚郭切,居梓州紫极宫。尝氵公江入峡,道中遇神人,授真仙之道。辩博该赡,文而多能, 斋醮之事,未尝不冥心涤虑,以祈感通。梓之连帅皆贤相,重德慕下,尽皆时英硕才,如週 相国李义山,毕加敬致礼,其志亦泊如也。洎解化东蜀,显迹涪陵,方知其蛇蝉之蜕,得道 延永尔。梓、益、褒、阆间,自王法进受清斋之诀,俗以农蚕所务,每岁祈谷,必相率而修 焉。至有白衣之夫、缁服之侣,往往冒科禁而蕆事者,固以为常矣。

有郡人刘崧 ,幕师之道德,请于别地以致斋焉。师谓之曰:夫啸俦侣、命侪友者,犹须正席拂筵,整笾 洗爵,恭敬以成礼,严恪以致事,或惧其诮让,责其不勤,况感降天真,祷求福祐,岂可陡 然而买罪乎!俗之怠惰,有自来矣。子可训勖于众,必精必虔,乃可为尔。崧承命誓众,洁 己率先,而撰香花,备坛墠,师然后往,犹叮咛戒诲。既升坛,展礼思神之际,有黑云暴起 ,旋飚入座,拔其二柱,飘其竹席,投其鎗釜于千步之外,而后卒事,而融风熙熙,祥气亘 野。师诘所投之物,其二柱尝阁于豕圈之上,竹席尝蔽于产妇之室,鎗釜尝爨于缞绖之家。 其不投者,皆物之洁矣。师曰:器用不洁,神明恶之,况尔之心乎!心苟有疵,行苟有玷, 虽百牢陈于席,九韶奏于庭,适足以渎神明、延大祸尔。人之修心,必使乎言行相吻,内外 坦然,明不愧于人,幽不惭于鬼,吾知其可尔。反于是者,岂言行之足征哉!士君子、里巷 之人,闻师之言,各革恶趣善矣。

◎崔玄亮修黄箓斋验持经验附

崔 公玄亮,奕叶崇道,虽登龙射鹄,金印银章,践鸳鹭之庭,列珪组之贵,参玄趋道之志,未 尝怠也。宝历初,除湖州刺史。二年乙巳,于紫极宫修黄箓道场,有鹤三百六十五只,翔集 坛所。紫云蓬勃,祥风虚徐,与之俱自西北而至。其一只硃顶皎白,无复玄翮者,栖于虚皇 台上,自辰及酉而去。杭州刺史白居易,闻其风而悦之,作《吴兴鹤赞》曰:

有 鸟有鸟,从西北来。丹顶火缀,白翎雪开。辽水一去,缑山不回。噫吴兴郡,孰为来哉。宝 历之初,三元四斋。当白昼下,与紫云偕。三百六十,拂坛徘徊。上昭玄贶,下属仙才。谁 其尸之,太守姓崔。

崔公常持《黄庭》度人,《道德》诸经未尝旷矣。其后以感 通之至,弥加笃励。去世之时,入靖室,雰《黄庭》,无疾而化。将葬,棺轻若空衣焉。

◎武昌人醮水验

武昌人,寓居蜀之青城。其邑每岁修竹拏之堰,以 堤川防水,赋税之户,轮供其役。武昌是岁籍在修堰之内,邑吏第名分地以授之。自冬始功 ,讫岁而毕。所受之地,当洄水之穴,新有漩注,基址不立。虽运石以塞之,负土以实之, 一夕之后,已复深矣。主吏疑其龙神所为也,求陀罗尼幢三四尺,投于其中,侵陷弥甚。昼 勤夕劳,不离其所,诸家有绪,而独未定其址,颇以为忧。乃备祷醮之礼,撰词以告焉。其 大旨曰:国以人为本,人以食为先。人依神以安宁,神依人而变化。蜀之田畴既广,租赋是 资。所修堤堰二百余里,或少有怠废,则垫溺为灾,岁苟不登,则饥寒总至,人或失所,神 何依焉。况复漂陷为忧,沦胥是惧,有一于此,则粢盛不供,椒浆莫给,春祈秋报,何所望 于疲民哉!当使封畛克完,浸淫息患,地租天赋,无旷于循常,东作西成,克彰于幽赞矣。 如是洁其器用,丰其礼物,扫地而醮焉。是夕,梦众人纷纭,檐囊荷橐,襁婴携孺,若迁于 他所。明日投石以实之,水乃退涸,遽成其堰。八月之后,方复摧陷,浚为洄潭焉。

◎徐翥为父修黄箓斋验

高平徐翥,涟水人也。因官迁于青州,货殖殷赡。有 子三人,其二癃残,小者项有肉枷,人见所共惊畏。翥初锐意求官,骄佚自任,下辇成宴, 言行事随,欣欣然有凌云霄之志。见二子之疾,未甚介意,及睹肉枷之异,悒悒不乐,道遽 丧矣。因游东海山观中,与道士话其事。道士曰:三子之疾,非己之过,非子之罪,盖宿业 所钟尔。道门所谓宿业,非是疾者前生之业,乃先人之罪,殃流后裔也。君家先世,当有酷 于刑法,暴于捶楚,为官不恤牢狱,不矜囚徒,意生法外,残毒害物,遂使子孙受其报尔。 翥泫然流涕曰:实然!先父为官,当则天之朝,世乱谗胜,诛锄李氏诸王,屠害宗室。朝廷 德望,必设法以陷之,残刑以毒之,诛剿考掠,不胜其毒者,陷于狴牢,死于系械,故不可 胜纪。如武懿宗、来俊臣、週利贞、李义府之徒,恩渥隆异,回天转日,天下畏之。以矜恕 慈惠者为懦夫,以强愎忍酷者为能吏,仁悯道息,贞正事隳,势使然也。先父虽位卑威薄, 时称能官,累案大狱,宁无枉抑?今日之报,信而有征。将祛此罪,涤此冤,奈何?道士曰 :拔先世之考,当修灵宝解厄斋;救存殁之苦,当修黄箓斋。勿金宝,一遵天科,竭财向 善,孜孜不倦,可以谢其罪尔。

翥还家,大修黄箓道场三日。第二日夜,时方响 晦,中夜闻门外,车马人物之声甚众,出门视之,则白光如昼,天兵千余人,官吏数百,罗 列门外,若有所候。良久,黑气郁勃,直北而来,中有三人,枷锁械缚,鬼神数十人领之, 列于官吏天兵之前,一人即翥父玄之也。俄而黄赤光一道,自西北来,照地上草木、屋宇、 人物之形,皆若金色,异香盈空。光中神仙一人、青童十余人,二力士执节前引,其左一人 ,武弁硃衣,执金策,去地三丈许。众官拜迎,神仙俯揖,武弁者称太上之敕,读金札曰: 徐玄之侮法害人,宜加考谪,以其子精修黄箓,功简上玄,即宜赦宥,同恶延逮,并为原除 。于是神仙复去,官吏皆隐。即见其父素服麻衣,谓翥曰:吾不知罪福,但恣胸襟,法外害 人,久被冤诉,考责已十八年。同官属吏,皆均其罪,犹有十二年。殃苦报讫,方履恶道, 痛苦之状,不可具言。赖汝归向法门,精修此福,太上降赦,前罪并除,冤讼之人,先已解 脱,延累之罪,自此亦销。吾得生天去矣,勤于香火,以报道恩。乃飞空而去。翥之三子, 旬月之间,残病者完复,肉项亦销。更修黄箓斋十坛,广为存殁,仍令小子于山观入道,永 奉香灯。翥终身高闲,不窥禄利,常持诵真经,时亦炼气绝粒。

◎张郃妻陪钱纳天曹库验

成都张郃妻死三年, 忽还家下语曰:圣驾在蜀之时,西川进军,在兴平定国寨,以讨黄巢。其时邻家冯老父子二 人,差赴军前,去时留寄物,直三十千,在某处。冯父子殁阵不回,物已寻破用却,近忽于 冥中论理,某被追魂魄对会,经今六年。近奉天曹断下,云自是殁阵不归,非关巨蠹故用, 令陪钱三十贯,即得解免。缘腊月二十五日已后,百司交替,又须停住经年,其钱须是二十 五日已前,就玉局化北帝天曹库子送纳,一张纸作一贯。其余库子门司,本案一一别送,与 人间无异。光化三年腊月二十三日,就北帝院,奏前件钱讫。是夕,妻梦中告谢而去。又成 都县押司录事姓冯,死十余年。其侄为冥司误追到县,冯怒,所追吏放其侄,自县后门仓院 路而还,见路两畔有舍六十余间,云是天曹库,收贮玉局化所奏钱。

◎苏州盐铁 院招商官修神咒道场验

苏州盐铁院招商官,姓王,其家巨富,货殖丰积,而疾苦 沉痼,逾年不痊。斋供像设,巫医符咒,靡不週诣,莫能蠲除。玉芝观道士陈道明,专勤清 斋,拜章累有征验,而招商素不崇道,闻之蔑如也。攻理所疾,费货财万计矣,日以羸歊, 俟时而已。其亲友劝勉,俾请陈道明章醮祈禳,不获已而召焉。道明为于其家,修神咒道场 。疾方绵笃,不保旦夕,促以启坛。当禁坛之际,疾士冥然,家眷亲友,相顾失色。禁坛既 毕,道明持剑水,诣房内外,喷水除秽。疾士曰:请尊师就此喷水,可否?道明就卧内喷之 ,忽然起坐,稽首顶礼曰:深谢神功,我疾有瘳矣。

乃求衣命机,隐坐而喜曰: 一生错用心,不知有大道,今日方荷天兵之力也。徐与亲友、妻子言曰:我初困顿绝甚,谓 今夕死矣,尊师开道场之时,都不醒悟。但闻空中有言,大帝下降,领天兵讨逆。如是即黄 光如日,照灼远近,即见千乘万骑、天兵神将围绕此宅,鬼物邪怪,并已擒缚去矣。方见大 帝、太一乘七宝车,对行前引,侍卫仪仗,如人间帝王。忽令召某至太一前,令神以水喷面 ,清凉彻心,无复痛楚,但气稍羸歊。即云元始下降,乃见大帝、太一对望迎拜,队仗倍于 前百倍多矣。元始天尊有光一道,下照某身,今则气力亦似胜任矣。速备盥洗,自要临拜坛 前。亲友尚恐其未任,劝俟来日。恳要盥漱更衣,扶杖而立良久,舍杖而行,便于拜跪数四 ,家人扶策,挥手拒之。因坐观法事,素若无疾,饮食气力,逡巡如常。

自是三 日斋坛,炷香虔对,略无暂替。乃独修创玉芝观,讲堂大殿,三门通廊,斋厨道院,前及官 河开街,广四十余步。土木之用、像设之制、床机器皿、服玩庖厨,凡计钱数百万。二年之 内,毕週备焉。自兹气爽神清,智识明敏,乃乞解所职,养道闲居。

◎相国杜豳 公修黄箓斋免阎罗王验

相国杜豳公,幼履显荣,历居大任,名籓重镇,皆再领之 。年九十余,薨于荆渚。是夕,中使杨鲁週,自五领使回,止于传舍。一更之后,风势可惧 ,敲磕击触,若兵甲之声,人人股忄栗,莫知所以。鲁週驲骑所倦,寻亦成寐。四衢之内, 师旅充斥,不通人行,问其故,皆曰:迎阎罗王,今夜四更去。又问王是何人,曰:此州大 将,官高年长者是。既觉,召驿吏问之,时公不愈半月矣,官高年长,首冠众人,疑其必有 薨变,是夕四更,果去世矣。鲁週话此事于侪友间,自是京师亦有知者。

明年春 ,女妓间有暴殒而苏,传公之命云:我今居阎罗之任,要作十坛黄箓道场,以希退免。令送 钱二百万,图幕各二百事,于开元观古柏院,诣冲真大师胡紫阳,严修斋法。斋毕,前传命 之妓,复暴殒如初,云:我已奉上帝之命,为他国之王,免冥官之任矣。言罪福之报,信如 影响,不可不戒也。凡修黄箓道场,表奏上帝,上帝降命,无所不可。

◎南康王韦皋修黄箓道场验

太尉、中书、令南康王韦皋,节制成都,于万里桥,隔江创置新南市,发掘坟墓,开拓通街 。水之南岸,人逾万户,邅阓楼阁,连属宏丽,为一时之盛。然每至昏瞑,则人多惊悸,投 砾掷石,鬼哭呜咽。其丧失坟垅,平铲墟墓,无所告诉,故俗谓之虚耗焉。居既不安,市亦 不甚完葺。韦公知之,请道流置黄箓道场,精伸忏谢。至第三日,鬼哭之声顿息,居人亦安 。韦公梦神人曰:所营南市,开发坟冢,使幽鬼之类,失其所居,丧其骸骨,相与悲怨,几 为分野之灾。赖黄箓之功,为其迁拔,上帝敕穷魂三万余辈,皆乘此福,托生诸方。居人自 此安矣,勿复为忧也。公深异之,自制《黄箓记》,立于真符观。

◎李约妻要黄 箓道场验

李约者,咸通十二年,为诸卫小将军。妻王氏,死已逾年。忽一日还家 ,约勒大小,干当家事,言语历历,一如平生。初一家甚惊,及旬月后,亦已为常矣。约罢 官二年,力甚困阙,频入中书,见宰相求官,未有成命。妻忽谓约曰:人间命官,须得天符 先下,然后受官。近见阴司文字,五月二十五日,方得符下,必受黄州剌史。可用二十三日 ,更入中书投状也。约如其言,二十三日入中书求官。时相侍中路严,性甚强正,早闻其妻 还魂之事,又闻二十五日必除刺史,适会其日,路公知即,因会话之际,已与诸有约云: 李约祅妄之言,固不可听,某已断意,不与除官矣。至二十五日,路公知即,黄州刺史有阙 ,路迟疑多时,未欲注拟。忽下笔与署黄州刺史,亦总不知,敕下之后,方复醒悟。乃叹曰 :此天道也,岂人力可争乎!约将赴任,妻亦随之,发日及上官日,皆其妻所择。

   到任旬月,妻谓约曰:我人间世限尽,与君生死之决,所以未去者,为天司与一主持处日 限,未即赴任,又以平生过咎,未得原免,今居官之际,可为作少功德也。约问要何功德, 妻曰:请修黄箓道场三日。约素不好道,意甚疑之,问何故须修黄箓道场。曰:天上地下, 一切神明,无幽无显,无小无大,皆属道法所制,如人间万国,遵奉帝王尔。黄箓斋者,济 拔存亡,消解冤结,忏谢罪犯,召命神明,无所不可。上告天地,拜表陈词,如世间表奏, 帝王即降明敕。上天有命,万神奉行。天符下时,先有黄光,如日出之象,照地狱中,一切 苦恼,俱得停歇,救济拔赎,功德极速,故须修黄箓道场为急矣。约问曰:佛家功德,甚有 福利,何得不言?妻曰:佛门功德,不从上帝所命,不得天符指挥,只似世间人情,请托嘱 致而已。神鬼无所遵禀,得力极迟,虽云来世他生,亦恐难得其效。

约闻之,乃 备法物,置黄箓道场,三日三夜。其兒女复为母氏,于紫极宫别修一坛,亦三日三夜。斋时 ,妻于坛前,设位奉香,观听法事。既毕,谓约曰:此官二十九个月即当除替,授金吾小将 军。但勤心奉公,济恤贫弱,矜悯孤独,睟薄财货,重人性命,哀矜刑狱,崇奉大道,清静 身心,勿食珍鲜,勿衣华美,即为上矣。勿以久贫而贪财帛,人生各有定分,勉之思之。此 去授一职任,足以自安,无以眷属为念也。长子后宰昌明,亦在道乡;中子一尉,不足荣显 ;小子当令入道,以奉香火。十年之内,四海多事,善自保焉。言讫,不复影响。约更焚香 虔请,竟无言矣。后三子及约官任,如知其所言。

◎卢贲修黄箓道场验

卢贲者,邠州三水人也。晋永和二年,为道州司法参军。性强毒,凡推诘刑狱,鞭笞捶 楚,人不胜酷,死者甚众。忽一日,前地裂,有二鬼舁一大镬,置于庭中,发火煎之,水 已沸涌,数人上擒贲,投入镬中煎煮,楚痛叫唤,半日余,乃擎出于地上,诸鬼乃去。醒 后浑身犹如火色,官吏共见。如此半年,每日受苦,无方救拔。罗浮山道士孟知微,因游州 境,贲延请到家,告以斯苦。知微曰:此乃枉害良善,魂告于天,乃受斯报。急修黄箓道场 ,得天符,放救冤魂生天,此罪方免。遂请道士,修黄箓道场,三日礼谢。至第三日,梦三 十余人,有鬼吏引之,谓贲曰:国之刑律,自有常科,讯狱详刑,哀矜而勿喜。赏宜从重, 所以示恩也;罚宜从轻,所以示仁也。忧人之情,惜人之命,常兢兢而慎之,岂可肆汝心胸 ,法外加罚,苦毒捶楚,害及于人。非罪而死者,其魂告天,幽冥不能制,鬼神不能拒,上 帝有命,许其雪冤,所以汝受其苦。今黄箓忏谢,救彼冤魂,魂既生天,冤即解矣。此三十 余人,各执莲花,乘云气,从道场之侧,翩翩上天。自此镬汤永息,贲遂舍官,入峨嵋山修 道矣。

◎樊令言修北帝道场诛狐魅验

樊令言者,汴州人也。庄在外 县,因晚归庄,仆从行迟,其马骏疾,不觉独行。三二十里,道傍见一少女悲泣,驻马问之 ,睹其祆艳,迟回不去。遂与此女同入道侧,数里之间,到其居处,屋宇宏丽,侍从繁奢, 如公郡之家矣。是夕,女之母约与令言为婚,留连饮宴,亲宾皆集,不觉已三日矣。恳欲还 庄,母亦令从者车檐、侍女数人,使其女随往庄所。燕婉欢乐,弥日移时,令言日以瘦削, 因而成疾。未及床枕,体弱气衰,唯荒诞是务,不接宾友,恶见于人,时多恚怒,心神恍惚 。偶自庄还家,数里下马,频频憩息。于店中遇一道士,自言是终南圭峰杜太明,熟视令言 ,谓之曰:子之邪气贯心,祆疾已作,百脉奔散,五藏虚劳,若不救理,死亡无日矣。吾之 山童善于杂术,子可遽还,与此童偕往,可密室之中,作北帝道场,今夕当有其效,勿为惊 怛,如此即性命可全,形骸可保矣。

令言异其说,奉其教,素亦贮疑,径与此童 还庄中,扫沥密室,备香火案几。其妇望而怒之曰:信邪妄之言,行非正之事,祸由自投, 非我本所知也。洎晚,有十余人,将鹰犬弋猎之具,从空中而下,径入堂内,杀其妇及女仆 凡七八人,既死,皆化为狐矣。令言惊惧,投密室中,不见童子,但留硃字一行,曰:太上 命北帝鹰犬军,诛樊令言家害人狐魅之鬼,如符命。自此令言所疾日痊,心力日益,神气充 溢,年八十犹如少童。则天时,为东台御史。

◎鲜于甫为解冤修黄箓道场验

鲜于甫者,邓州南阳人也。属隋朝丧乱,年三十七,胆勇多计,率庄户一百余人 ,初即自卫乡里,寻乃攻劫近封。汝、郢、荆、襄之间,大为劫夺,杀害户口,侵掠行人。 至武德初,甫忽患双手痛疹,如被烧煮,三日一烂,疾状异常,万药千医,了不能救。舍数 百千钱,作诸功德,亦无所应。乃入京寻医,至蓝田,与道士同店止宿,因话所疾,道士曰 :此冤横杀人,业报使然也,急诣宫观,修黄箓道场,可以济拔耳。遂还家,置黄箓道场, 三日三夜,手不复痛,平复如常。有十余人,或硃或紫,或官或庶,去坛百余步,于东北隅 仿佛而现,使人致谢于甫,甫往见之,欣然款晤曰:君昔以无辜杀我,实抱沉冤,上诉于天 ,乞报其酷,皇天降命,得以相雠。君忽值神仙,示以至道,依玄经圣典,开黄箓道场,奏 表九天,垂恩大宥,非止我等之身,君之九祖,亦同得生天矣。斋功重大,圣力显明,所有 冤对,自此永解。十华真人奉太上命,下校善功,但当修福,勿复念恶也。甫舍钱三千余贯 ,广修宫观,补葺尊像,施及贫病,救厄济危。于邓州修观立碑,具纪灵验之事。

◎窦德玄为天符专追求奏章免验

都水使者窦德玄,贞观中,奉诏于淮浙名山,检括真经。于汴河上逢一使者,脚痛途步 ,甚为艰难,欲托船后,谓从者曰:某远道行役,脚疾忽甚,官程有限,又难驻留,欲寄船 后,聊歇三五十里,不知可否?从者白于德玄,德玄亦以窗中窥见,深有哀悯之心,因令船 后安泊,日给茶饭。直过淮口,将息已较,欲辞德玄出船,方问其行止,曰:某太山使者, 非世间人也,奉天符往扬州,追窦都水耳。闻之极惊,请天符一看,如人间符牒,不敢开之 。因问曰:某都水使者窦德玄也,既是专追,何须待到扬州耶?使者曰:某不识其人,但据 文字行耳。所到之处,下天符之后,当处土地同共追收,未到之间,固不合妄泄于天机也。 既君是都水,与牒中事同,数日存血阝之恩,理须奉报。欲免此难,可径诣扬州王远知仙伯 ,拜章求请,某即未下天符,待上章了,必有敕命尔,此外不可禳之也。德玄至扬州,主客 参迎才华,便诣王仙伯,具述性命之急,恳乞拜章。仙伯曰:某退迹自修,不营章表,既有 冥数之急,敢不奉为也。乃与自写章拜之。是夕,使者复来,白章已达矣。太上有敕,更延 三十年,位为左相。其后年寿官秩,皆如其言矣。

◎马敬宣为妻修黄箓道场验

马敬宣者,怀州武陟人也。开元六年春,授司农寺丞,移家入京。妻亡,有二男 一女,亦皆幼小。后妻姓谢,前室兒女多被抑挫,衣食不足,鞭楚异常,敬宣皆不得知。因 夜作煎饼,前室女,方七岁,饥甚,窃而食之,谢氏候敬宣不在,以热火箸刺其手掌。不经 旬日,女乃致死,数日,谢亦无疾而卒。心上微暖,三日却活,敬宣问其所见之事,曰:汝 前妻诉我,为火箸之事,冥司罚我生受烂足之报,今乃双足痛苦,不可堪忍。敬宣遂看之, 足已烂矣,脓血横流,痛楚极甚。敬宣初不知火箸刺女手之事,及是闻之,甚加痛恨。谢之 所病三年,求死不得,医药弥甚,广作功德,亦无济益。敬宣于永穆观烧香,女冠杜子霞颇 有高行,因以此事问之。子霞曰:解冤释结,除宿报之灾,唯黄箓道场,可以忏拔冤魂生天 ,疾病自损,过此不知也。遂于景龙观,修黄箓斋七日七夜。谢梦前妻及亡女曰:以功德故 ,舍汝大冤,天符下临,不得久住,今则受福,于天堂去矣。足疾遂愈。敬宣夫妇,常修斋 戒,归心妙门矣。

◎秦万受斗尺欺人罪修黄箓斋验

秦万者,庐州巢 县人也。家富,开米面彩帛之肆,常用长尺大斗以买,短尺小斗以卖,虽良友劝之,终不改 悔。元和四年五月身死,冥司考责了,罚为大蛇,身长丈余,无目。在山林中,被诸小虫日 夜食,疼痛苦楚,无休歇时。托梦与其子,具说此苦云:汝明日于南山二十里,林间看我 ,与少水吃,广造功德。其子梦觉语之,一家悲叹,坐以待旦。及明,径至城南林中,果见 大蛇无目,被众虫噆食,鳞甲血流,异常腥秽。一家见之号泣,以水于盆饮之。饮水欣喜, 举身蟠屈,若有所告。

其子广求救护,历问于人。紫极宫道士霍太清曰:可修黄 箓道场三日忏悔,必可济拔。其子即于宫中修斋,三日三夜。至第二日,见一大蛇,在道场 中香案之下,与林中蛇大小无异,忽复不见。是夜,妻梦见万著白衣,坐紫云中,谓其妻曰 :深愧修此道场,已蒙天符释放,前罪并尽,今便生天上。更可舍三千贯钱,大修道门功德 ,以救贫病。自此子孙不得轻秤小斗、短尺狭度,欺于平人,受无眼众毒之报。此事显然, 如影随形尔。非黄箓大斋忏拔,上达天宫,太上有敕,天符放赦,此罪万劫不可卒除。吾有 金装割爪刀子,留以为验。梦觉,果得此刀,乃是棺中随殓之物,信知生天非谬。斋毕,却 往林中,不复见大蛇矣。乃施刀子,入紫极宫,大修宫宇,立碑标载其事。

◎杜 鹏举父母修南斗延生醮验

京兆杜鹏举,相国鸿渐之兄也。其父年长无子,历祷神 祇,乃生鹏举。二三岁间,终年多疾,十岁犹尪劣怯懦,父母常以为忧。太白山道士过其家 ,说阴阳休咎之事,因以鹏举甲子问之。道士曰:此子年寿,不过十八岁。父母大惊曰:年 长无子,唯此一兒,将以绍续祭祀,如其不永,杜氏之鬼神,将有若敖之馁乎!相视沥涕, 请其禳护之法。道士曰:我有司命延生之术,但勤而行之,三年之外,不独保此一兒,更当 有兴门族、居大位者。父母拜而请之,因授以醮南斗延生之诀,使五月五日,依法祈醮,然 后每日所食,别设一分,若待宾客,虽常馔亦可设之,如是一年,当有嘉应。父母勤奉无阙 ,致醮之夕,有物如流星坠席中。

一年之外,忽有青衣吏二人,过憩其门,留连 与语,吏曰:主人每日常馔,亦设位致飨,何所求也?具以前事白之,吏曰:司命知君竭诚 ,明年复当有一子。此之二子,皆保眉寿,其名有一边著鸟,向下悬针者,当居重任,必为 相国。所食自此无烦致享。明年果有此子,兄弟俱充盛无疾。自是兄名鹏举,终安州都督; 弟名鸿渐,为国相、西川节度使。并寿逾九十,终身无疾。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上一篇:《云笈七签》卷一百二十 灵验部四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全真青玄济炼铁罐施食全集》
精品道德经支持订制

道教视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