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
    微信号:daoismswd道教之音公众平台微信号
水杯

高上玉皇本行经集注之一


来源:道教之音整理     作者:佚名     时间:2013-11-20 21:44:02      繁體中文版     

高上玉皇本行经集注

经名:高上玉皇本行经集注。简称《皇经集注》。明全真道士周玄贞撰。汇集宋金元明诸家《玉皇经》注,并附《玉皇心印经注》。十卷。底本出处:《万历续道藏》。

皇经注解卷之一

皇经集注启赞序

天猷副元帅和应善天尊制

原夫大道无刑,妙万物而资始;至真罔象,摄群心而自归。机若洪锺,扣之立应。邈哉上圣,至诚遂通。恭惟《本行经》者,玄皇之秘言,穹昊之枢要。浮黎真境,纪谈授道之初;紫微上宫,显露缄藏之迹。实诸天之隐韵,乃大梵之仙章。八角垂亡,本由於宸翰;千真列卫,普度於人灵。年劫孰究,世数莫知。盖大地众生迷谬,丧失真谅,自坏刑体,耽惑情欲,不能洗涤,圣文遂隐。今日昆山玉显,巨海珠分,获睹琼文,伏增惊叹。所谓幽囚重系,慕妙义以荐原;痼疾沉痾,仰德音而顿愈。昏衢惠炬,溟渤舟航,保国宁家,济生度死。金编玉轴,浩渺难量。非慕真风,曷契斯理?聊叙大要,以化未萌云耳。

高上玉皇本行集经前序

道本无言,诸经皆真圣唾迹,但因言显道,文亦圣贤之所不废。自三才分,名教立,理本一致,谬妄者或歧之,歧之非是也。元始坐照於诸劫之先,当时至运会,诸真问玉帝行因,遂说是经。乃法品最尊、灵文第一,自来经书无有及此者。真文隐奥,不事奇丽,梵对而旨自难穷,诸圣所不能言,思议所不能到,此经括尽明若掌。臣张仲事文中古,供职於周,柢承上帝,即闻此经,愿终宝持。帝偶较人间功过,录臣仲在忠孝之途,命掌化九天,编辑此经。经中玄蕴,益得饱味。惜世观经者,不能体圣意,契玄旨,谬刊讹传,言韵或误,遂分洞玄、高上二名,各执私见以传习,大悖说经之意,甚至胶柱。狂诞之徒,或不信此经,或以为因袭他典,或无知强解,皆不知是经之尊,而罪福报应不可逃也?其过何可言。臣仲不忍盛典之失传,惜尘俗之愚谬,误犯无知不闻大道。奏承帝命,使仙真解经说义,流传凡世,作穷经之关钥,为人道之梯阶。庶圣经法航,可济久溺之流;玄宗妙药,易医积沉之病。闻经悟道,永无妄议;应机识真,终免轮沉。三千大千,界界悉太和之域;从劫至劫,代代为乐利之场。求道必得,无愿不成。是经功德,斯无负矣。谨序。九天开化文昌梓橦帝君臣张仲顿首百拜。

原道

南极遐龄老人臞仙撰

臞仙曰:稽夫道教之源,昔在混茫始判,人道未备。天命我道祖轩辕黄帝,承九皇之运,秉六龙以御天,代天立极,以定三才。当是时也,天地尚未昭晰,无有文字,结绳以代政;无有房屋,巢居以穴处;无有衣裳,结草以蔽体;无有器用,汗尊而杯饮。我道祖轩辕黄帝,始创制文字,制衣服,作宫室,制器用,而人事始备。今九流之中,三教之内,所用之文字,所服之衣裳,所居之房屋,所用之器皿,皆黄帝之始制,是皆出於吾道家黄帝之教焉。且夫老子谓,生天、生地、生人、生万物,必有所生者,曰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强字之曰大,故曰大道,其教曰道教,世方有道字之名。以是论之,凡言修道、学道者,是皆窃老子之言,以道为名也。岂非老氏之徒乎?又若老子所谓玄之又玄,为众妙门。玄二字,又皆窃之为名,用之於经者,是皆用老子之言也。又若《庄子》书曰:有大觉而后知圣人。此大觉二字,乃庄子所立之名,徽宗取之而封金仙。其经皆用之,是皆出於吾道家之书,黄帝、老庄之教也。

皇经注绪前序

道之一字,三教同尊称之。乃妄诞狂流,目道为二乘,是不知道也。玉帝,三同尊事之。盲徒或称为天主,议其不尊,是不玫玉帝本行根由也。帝修德无量,功成不毁,位至尊,名最胜,统万天,包三教。御三千大千,历劫自如。儒家称为上帝,佛家号曰燃灯,道号玄主,尊贵无伦。睹是经,则知帝妙行,可破千古之疑,万种之惑。惜不知者,未契经文,犹有妄议,不能了悟,增罪愈深。岂识人生本於道,宰於上帝,明心於圣训。若轻帝慢天,毁谤经文,皆不明大道,是背本忘亲,不达生成之自也。臣嵓慨此已久,故序於经注之首以示戒。纯阳警化孚佑帝君臣吕嵓顿首百拜序。

皇经集注再绪前序

道之有经,如天之有日月,国之有典章。睹日月而面墙之弊可免,遵先王之法而过者未之有也。则崇信真经,岂非入道之准的乎。况此经元始亲传,玉帝诸神承宣,三教最上品,大圣秘密言,在在宜尊,劫劫当重。但无言之道,此经已作文具,又何用注解哉?然经以文言,自得道者观之耳。未得入门,正深借於此矣。不然渡河无筏,焉得到岸?嗟嗟,舍经求道,非也;执经为道,亦非也。以心观经,以经验心,心融神会,此天宝灵章,固在我性分中。真明,不至泥文矣,奚有二病哉。长春辅化明应真君臣丘处机顿首百拜。

皇经集注前四序

道之大,玉帝之尊,《皇经》圣玄奥,臣震知之已久。世多昧而兴妄议,将以道可离,天可亵,圣经可轻耶?岂知道有经,即性有此身;天有帝,即身有天君耳。无幻身,则性无所附,而妙不彰;非天君,则身无主,而形为虚。身心不可无,则帝恩可不报,经功可不信哉?但信经非徒以文,惟神会以心耳,真得不忘,则妙果成矣。雷霆大元帅臣邓天君顿首百拜恪序。

三赞

臣邓天君稽首言:

赞大哉至道,无宗上真。

道卓尔三教,惟此独尊。

赞皇矣玉帝,三教无伦。

帝沙界浩劫,永皈至尊。

赞皇经盛典,微妙甚深。

经三教括尽,法品最尊。

皇经集注初纂前序

宣圣不言神,而袛事上帝;儒者讳谈玄,而敦尚心学。上帝固儒家之不敢慢矣,卒无观道经,会玄旨,融三为一者。岂意专立门耶?抑行道而不暇耶?吁,亦隘矣。事不在於徇名,道惟贵於实益。玄经非矣,何以言道;是矣,又何殊於儒,而可拘拘哉?臣洪先幼习孔训,尝及玄典,恍若有得,未敢辄是。迨长捷龙头,居金鸾坡,得备览三教书,益知莫尊於道,莫深於玄。三教语莫胜於《皇经》,如菽粟布帛之不可少。奥意难规,诸仙注不可不传。因寄迹方外。虔辑成卷。惜弱躯日赢,未及刊布。后遇山东济南隐客,周云清氏,讲玄经,修《道藏》,遂托友人天拙子记愚言以付之。明万历十三年冬,前状元方忆臣江西罗洪先叩序。

皇经集注纂序

道之难言久矣。臣玄贞。蒙尔蠢质,草莽下士,何足知道,而修玄藏,集《皇经编注》耶?以蚊负山,徒见其不胜任已。但大道不遗於卑陋,下学亦可以知言。玉经虽玄,诸仙明懈。适罗太史付愚,不汇入藏,是秘天宝;参入,又於见未安。惧劣质管见,不能联仙旨,融注意,嚼饭旁付,令人呕哕,使道味至趣,为某调乱,则罪益甚矣。呜呼,述者之明,世亦希靓。臣愚陋而潜述者之事,宜无功而取罪也。然志在行道,罪我之议,孔子不辞。愚何人,斯敢避罪而不述已成之论耶?若重道英流,观某管见而怜之,继为发明,以宣此经之义,是编为不徒矣。谨序。明万历十五年,讲修道经臣山东周玄贞百拜。

皇经集注誊录序

行道扬名,以光先人。世所谓忠以成孝,古今相袭之道也。臣静粹,幼业儒,虽知天帝之尊,行道不在功名,寔知所未逮矣。后从玄师周云清修《道藏》,供书务,观《皇经注》,乃知三教一理,性道无二。此经直指玄要,悟此则道尽。遂僭序卷首以自勉。明万历十六年夏京都奉道臣王静粹叩书。

诸义考目

道源考

道本无象无名,孰究其源,奚从而考。自元始分化,太虚孕妙有,道之秘彰,名因以立。真一含三,三教峙焉。有无终始,不外五行。劫劫相生,圣圣相承,皆道也。纵有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亦不免为成道之人耳。固道之所由显,道家之名,所自来矣。故寻经源先考此。

经源考

经以载道,度世慈航,诸经皆圣真法言,无非至理。但此经演自元始,化本玉帝。元始为三教之首,玉帝为万法之宗。此经至玄极妙,独冠三教;又为诸经之王,浩劫常存。演从无始,秘之玄天,韫在玉岌。字非凡品,广长一丈,光彻无量。天真皇人,应时按笔,书传世间。此经之所由宣布。故续道源以继考。

玉帝万法教主圣祖玄师出处世系考

师以度世,破迷拔苦,传道授经,开来继往。大道玄师,统三教,包万法,居天中之天,为圣中之圣,无始无终,本莫穷其自,在万象之先。但道妙分真,现生光严妙乐国中,乃往昔劫中化显也。世人观天道阳明,阳主施,其机常张,尊帝曰张大帝。迷徒不达此理,妄以今北直隶真定府行唐张氏族,为玉帝之后。岂知行唐张族,乃张果之支裔,张仙之后也。奚可混作一论哉?此姓氏世族之考耳。若论世系,玉帝为大道之首分,浩劫之古祖,焉有死生姓名耶?若玉帝圣后、圣子、眷属,皆化光严太子时宫眷。帝复登升,宫眷悉证道耳。要之,帝后宫眷非实女身,皆天至真。为度群生,显化女身,经已言之。即佛成道,妻子证圣也。目玉帝为道祖,累劫众生万类,皆天地之生意,道脉之支分。孰非玉帝之眷属统系?若大罗宫眷证道后,皆天真圣身。如文殊掌无垢世界,龙女成道而化男身,义同。今之僧道世人,不观此理,妄以为玉帝有宫眷,有轮回,为二乘果。岂知诸天可尽,三清境大罗天无尽;诸天帝轮回,玉帝不轮回。盖玉帝乃道身,道无穷,玉帝岂有穷乎?信乎,玉帝最上一乘诸佛之师,万天之王,宫眷皆道化之妙矣。玄系之略若此。学者勿妄论,请详是考。

刊经功德考

太古经无纸笔,方策记之。蒙恬、蔡伦造纸笔。载经书后,高士刊板印记,功德又加倍。世之迷徒旁门,不知恬、伦受福於兜率天,以兹二人有地狱之报。二人之游冥府,从太乙救苦天尊、冥主地藏菩萨,执经入地府,化度邪说罪人耳。二人岂有地狱之苦哉?功德甚大,刊经演教之品也。

持诵施经讲注实益考

持诵讲解,心要至诚,一无染眷贪妄,功德如经中语。印经施舍,功德又大,以其广布法品。若轻经、谤经,污损经典,罪亦深重。勉之、戒之,勿负圣贤之教。

玉帝圣号同异考

玉帝圣号,崇自浩劫前,中古复尊上,重称赞耳。世主好道,感玄.恩,各就所见闻、所皈重。事与时会,功以世显,随其彰着,人人共睹听者,敬上诸神之号,以定称谓。玉帝有四:一太微玉帝,汉武帝上太薇垣星主号也;二梵天玉帝,汉宣帝上天市垣帝主号也;三焰华少微玉帝,汉哀帝上先天定位号也;四紫极玉帝,汉光武上后天乾号也。皆非此玉帝。此玉帝号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又曰玄穹高上玉皇大帝。是帝宰诸天,永不毁沦,世不详考,谬谓帝即帝释,不知玉帝名号,各有不同。其四玉帝,俱属高上玉帝统御。今言四帝天皇同列者,亦非是玉帝。达天者详之。

玉帝御莅推极考

葛仙翁曰:世界之天,所见皆同。儒家言一天地,一上帝。道教言三十亿万大法界,界有三十六天,天各有帝,俱属高上玉帝统摄。释教言三千大千世界,界有三十二天,界各一玉帝。三教之论若殊。然言一天者,天外言太虚,称其不可穷,言三十亿万。自是之外,亦言不可思议。言三千大千者,自此之外,亦言无尽量。故儒言顺帝之则。又曰圣希天。天体无穷,至元会运世,此理亦在。是以上帝为不变迁也。道言高上虚无,真帝不毁;佛言真如自在,永不退转。是俱言玉帝无毁沦也。故言一天者,非遗大也,举总名而言之,与玄、释不二矣。言三十亿万,三千大千,非谬说也。析分数而言,与儒者相同矣。至於释言各一玉帝,一界各一极也。道言共此玉帝,众界同一无极也。曰太虚,曰不思议,曰无尽量,皆知道不变,玉帝常在耳。苟以世界分而谓玉帝殊,岂以无极之理有二乎?或以元会迁而上帝段,岂无极之理有坏乎?知道不坏,则玉帝常在。信矣,毋持魔说以谤圣。

玉帝清微天界考

王重阳曰:清微,天之最上玄微处,即道家所谓种民天,儒家所谓冲漠之表,苍苍不毁,释教所谓不退转之地。今禅之杂文内,误言玉帝在须弥山顶,乃日月天四王天,或有毁坏,惟弥勒内院为不退处。又言弥罗垣,又言弥来园,此三个异名,是道经无上元君分出,即弥罗玄真境玉帝所居清微天也。其日月四王天,盖太微玉帝之居,非此大天尊高上玉帝也。故道经言:玄谷山顶有帝君,上礼玉皇大天尊。玄谷山,即禅家须弥山,日月天主,管理此天之神。即今帝都京兆尹也。是以释经言如来说法,帝释张盖,即此时状元及第。金殿传胪,礼部举觞,京兆尹张盖,以示朝廷旌贤之意。邪流遂以张盖之帝释为高上玉皇,是以张盖京兆尹为皇帝也。其谬甚矣,惟讹谬若此。斯杂文中,言昆仑山有八处。不知方向虽有八极,八极总有一西北,西北乾首昆仑,儒家所谓天柱地维,即道之玄谷山、释之须弥山,岂有八个之理?世人讹言己久,故因考清微天界,并言而戒误论者。

玉帝尊次考

刘海蟾云:玉帝,在道教即三清之化。道家先三清者,先虚无而后妙有,所谓无极、太极,非有尊卑之殊。在释教即燃灯古佛,显化释迦佛身。禅家先佛而后玉帝,即外国尊其主而后中国皇帝之义也。若考道之尊处,《金轮经》云:玉斗玄命驾,神游上极,前行五星为使者,后以释梵作威仪。释梵,仙佛菩萨也。帝信三清与佛者,显身度众生使皈道也。世流妄分乘位,不考源流,以玉帝为次尊,是世人有大於帝王者矣。甚至以三清、佛尊比太上皇,又悖玉帝先后显化之意。而以异姓异号拟父子,其罪尤甚。噫,世不能无玉帝,犹生必有宗祖、父母也。谤上帝而别立门户,是舍宗祖、父母而自尊也。奚可哉?

玉帝号称利益考

蓝采和云:人知尊上帝,不称玉帝宝号。儒者或言诵之非是,不知大孝终身慕父母,非孟子之言乎?慕父母而心诚,则为孝子;称帝号而心诚,永无过行,岂不为乾坤肖子哉?践形惟肖,则天地皆归,利益岂不大乎?

皇经利益考

张紫阳云:有帝王之兴,必有帝王之制,守王制而过者,未之有也。况《皇经》心印,乃道要心宗,体之则为至圣,岂止免过哉?今人不信利益,惟体会诵持未诚耳。智者思之。

帝经校录功过考

钟离子曰:人物之生本於道,皆自天帝而分真。故善则德动天,福自至,即贫贱,而安乐胜於他人,是真福堂。恶则自作孽,天降殃,即富贵而凶咎,是活地狱。祸福有定,随人善恶;天人交应,捷於影响。迷徒不信,故功格言:真诵《皇经》一部,为千种功德,即升天堂。真诵者,内外总一,言行合道,不在口上念经,惟在心心实善。善乎。王灵官曰:何劳妙手图吾像,但愿君心合我心。能心合上帝,则德福并懋,乃真诵善功。其余持诵经文,戒口制心。尊信论岁月,虽有福德,因其善之大小而应,是又次矣。过格言:不信此经,堕入邪道,以心不合道,遂作邪人也。又言:毁谤真文,身堕地狱。不信者惟闻经中功德,信之不及,尚为小过;毁谤则废天章。心作大业,凶咎无边,沦於阴恶,罪不可活,故堕地狱途。又言:诋帝毁圣,废神居,裂真经,顽恶无忌,永受业禁,祸及七祖。毁谤则口讪灵章,言冒天威,故罪在自己。诋帝裂经,纵恶不悛,身为不善,遗臭无穷,亏体辱亲,虽孝子慈孙,百世不能改;己身罪业,岂有出期;祖亲之咎,又何能赦?不然,国家设法,禁罪人可矣,有夷三族、灭九族者,何也?以罪犯过重,故延及亲族。惟若此,则为法网虽延,其余或邪视经典,或诵置不虔,或持念讹慢,或妄意裁度,或是此非彼,或优彼劣此,随其过之大小,又有一定之报在矣。呜呼,帝之经当今之法也。不信王法,律有明章;不遵盛典,岂无天条。惜人身难得,至道难闻,父母生我,其劳苦同。有德者福祖亲,即今世登甲科,封赠显亲也。有过者祸祖亲,即今世子弟犯事,罪坐家长也。人身同而善恶异,亲恩同而福业殊,人何不为善而甘作恶,徒遗累亲宗哉?经功过格言此,见真经在人心上,纯善则经功自有。上智行自合经,不在口诵。中智者因经见道,下愚则语之弗信。上智不常有,下愚亦不多,中人既广,则教化之功,信不可缺。观是经者,岂可不体玉帝慈悲度世之意,而视为泛常耶?

皇经集注义略考

石杏林云:《皇经》言道之真,吾性分固有之,宜不须解。世人多虑,资有高下,偏见者广,诸仙解是,非能尽说玄旨。姑备后人之折衷耳。

皇经同异考

张子房云:此经本无二名、高上灵宝之分,后人穿鉴,随意增减字句,牵合文,殊失本旨。今考高上灵宝,出自各仙真称扬语,后人误执为二。兹据玄都定论,录传世间。后学鉴此,定志默体,或遇刊写传讲差处,从公考校。其外添文句字画,皆讹误也。达者勿泥执焉。

皇经集注刊传疏文

大明讲道经修玄箴嗣全真弟子山东小兆臣周玄贞,诚惶诚恐,稽首顿首,斋沐百拜,奏:伏以道妙无为,每因时而着见;人心有觉,宜随地以积功。臣玄贞一介微质,三才末品,慕妙法以皈玄,本儒行而会道。一睹帝经,胜获珍异,即逐字以精研,冀因文而了悟。但圣典无注,体认惟难。臣贞用发衷虔,博方解义。绪纂仙圣格言,汇入道藏函部。缘三卷之真文,用集序次;敷五品之秘论,以列篇名。卷编为十,幅计六百,总列一百八章,大略十余万言。千圣心法,睹册昭然,浩劫玄宗,举目如在。虽未能独窥上圣之蕴奥,亦庶使众观最盛之真文。寸劳既效,良缘若存。涓吉朝而虔刻,资善信以协成。预奏疏词,上干玄鉴,增君民清浄之福,赦小兆僭妄之罪。使诸界多方,尽为十七光明之照彻;绝今倾古,悉被三十大愿之陶镕。人物俱登重玄,冥阳永沾法利。庶臣玄贞之诚,少伸万一矣。谨奏。

  • 流泪

    0人

  • 鼓掌

    0人

  • 愤怒

    0人

  • 无语

    0人


关注道教之音官方微信

欢迎投稿:
Email:server#daoisms.org(注:发邮件时请将#改为@)

免责声明:
  1、“道教之音”所载的文、图、音视频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道教文化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道教之音”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道教之音网站”所有,任何经营性媒体、书刊、杂志、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道教之音”, 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3、凡本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均标注来源,由于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便迅速采取适当措施。

图文动态

更多